對他別有居心
cover
試閱內容

砰!

不知道是誰在圍牆那邊發出聲響,十五歲的莫武看了過去,驚訝地發現在圍牆旁的不是別人,居然是唐奕生?

那個資優生在幹麼?

莫武此時正打算蹺掉下午的課,他沒想到會在學校無人的圍牆邊看見唐奕生。

憑藉著對唐奕生的好奇,他遠遠地看著唐奕生,只見對方一而再,再而三地爬上圍牆,然後跌落,卻一點也不死心,像是和那片圍牆槓上了一樣。

他到底在幹麼?直到上課鐘響,唐奕生仍沒有離開圍牆的打算,因此莫武才突然意識到—他該不會想蹺課吧?

怎麼會選在這裡呢?莫武心想。

不能怪他一開始沒看出唐奕生想蹺課的意圖,像他們這種蹺課慣犯都知道南棟工藝教室後頭圍牆很矮,旁邊又有廢棄的課桌椅可以踩著爬上去,那裡才是最好偷偷離校的地方。

唐奕生現在爬的這堵圍牆雖然人跡稀少,但牆面光滑毫無著力之處,加上他們學校位於山坡地,圍牆內外有極大的落差,牆內看起來只有一公尺多的高度,牆外則有近三公尺的落差。

要從這堵牆翻出去,除了要身輕體健外,還要有足夠的勇氣,才能克服那將近一層樓的高度,簡而言之,這裡根本不是蹺課的首選。

但這顯然不是一個不曾蹺過課的資優生會知道的事。

怎麼辦?要告訴他嗎?但他從來沒和唐奕生說過話,唐奕生會理他嗎?莫武在心裡斟酌著。

他和唐奕生雖然同樣就讀楓林高中附設國中部,但兩人所處的環境卻截然不同。楓林高中附設國中部分成南、北兩棟樓,升學班位於北棟,國中部所有的好學生都集中在這裡,南棟是技職班,美其名是培養技職體系的學生,但實際上就是所謂的放牛班。

莫武是南棟赫赫有名的不良少年,服裝不整、蹺課、違規都是小事,時不時頂撞師長和逞凶鬧事才是他出名的原因,再加上他身材高大、眼神凶惡,因此很多人都不敢接近他,甚至有人說他和黑道混在一起。

莫武明白自己在別人眼中的形象,更明白唐奕生之於他而言,是天上遙不可及的星星,所以這兩年多的時間裡,他一直是遠遠地注視他,從未想過要靠近他。

在莫武猶豫的時間裡,唐奕生又再次從牆上摔了下來,莫武在心裡默默地為他著急,他知道晚一點教官就會巡查到這一塊,他被抓到蹺課無所謂,但這肯定會成為唐奕生的污點。

他看著唐奕生在小小的助跑後,再一次攀上牆頭,這一次跳得夠高,只差一點點就能成功,偏偏唐奕生的手臂不夠有力氣,無法支撐他再往上爬。

頓時莫武不再猶豫,衝上前去托住唐奕生,將他推了上去。

「快點,我幫你上去!」

被莫武這麼一推,唐奕生順利地爬上牆頭,他想知道是誰幫助他,好奇地回頭往下看,然後露出驚訝的表情。

看樣子是認出他了,莫武對唐奕生笑了笑,試圖表現出友善的樣子,並朝他伸出手,「拉我一把,快點!」

可惜他的笑沒有化解唐奕生對他的戒備,唐奕生明顯愣了下,看著莫武朝他伸出來的手,猶豫不決。

莫武自己也明白,身為全校人人唯恐避之不及的不良少年,最好不要和全校第一名的資優生扯上關係,但沒辦法啊!唐奕生如果想從這堵圍牆出去,接下來還會需要他的幫助,畢竟牆頭距離外邊的地面有將近三公尺的高度,資優生又是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跳下去肯定會受傷。

「快啊!你別自己上去了就不幫我!」莫武現在沒時間和唐奕生解釋,見對方遲遲沒有動作,再次伸出手催促。

唐奕生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伸出手抓住莫武,將他拉了上去。

「謝啦!」莫武跨坐在牆頭,拍了下唐奕生的背,卻一時忘了拿捏力道,差點把人拍下牆。

唐奕生嚇了一跳,莫武趕緊伸手抓住他,卻換得他冷冷的一眼。

莫武帶有歉意地笑了一下,他忘了唐奕生不是他那群狐群狗黨,怎麼承受得住他的力道?

「嗶—」不遠處,尖銳的哨音響起,莫武和唐奕生同時變了臉色。

「那邊那個是誰?快下來!」宏亮且具有威嚴的聲音在哨音落下後響起,正朝他們呼喊的是莫武再熟悉不過的人—全校最凶的侯教官。

侯教官是出了名的嚴厲,只要被他抓住,不管是誰,也不管學生如何求饒,他都照樣把人訓得狗血淋頭,記大過、小過從不手軟。

莫武不知道全校做事最一板一眼的侯教官,遇見全校第一名的唐奕生,會不會有放水的可能,畢竟他從未見過唐奕生被師長罵,甚至連聽都沒聽過。唐奕生是師長的寵兒,所有老師都誇他、捧他,每個老師見到他都和顏悅色的,所以莫武心想,就算被侯教官抓到,或許唐奕生能憑著資優生的身分逃過責罰。

但莫武不想賭,他不想見到唐奕生被責罵,或被記上一絲一毫的污點,所以他不顧近三公尺的高度,毫不猶豫地跳了下去,再回頭朝唐奕生張開雙手。

「快下來!」

唐奕生遲疑不決,他顯然未曾料想到自己會距離地面這麼遠。

「別怕,下來,我會接住你。」莫武再次催促。

唐奕生冷淡、漂亮的眼睛朝他看了過來,評估他話裡的可信度。

莫武堅定地看向唐奕生,像是在說「我一定會接住你」。

教官的聲音逐漸逼近,迫使唐奕生不得不馬上決定,他是要被教官抓走,還是相信一個不良少年說的話。

唐奕生盯著莫武,雙腳用力一蹬,朝莫武跳了過去。

莫武張開手,穩穩接住唐奕生的同時,右腳踝也傳來一陣劇痛。

為了不讓唐奕生發現,莫武隱忍著不適,勉強地對他笑了下,「瞧,這不就下來了嗎?」

跳下圍牆後,唐奕生明顯鬆了口氣。

但危機還沒過去,侯教官氣急敗壞的聲音從牆內傳了過來,「你們兩個,站住!」

「糟了!快跑!」莫武不顧腳上傳來的陣陣疼痛,拉著唐奕生的手,在那條滿是楓樹的林蔭大道上跑了起來。

青綠色的楓葉掩蓋了他們的背影,等侯教官終於攀上牆頭往外查看時,牆外早已不見兩人的蹤影。

「痛……」莫武囈語著。他做了一個夢,夢見他和唐奕生第一次有交集的時候,夢中右腳踝受傷的疼痛感清楚地傳遞過來,將他痛醒。

「醒了?」那聽了十幾年,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從他身邊傳來,莫武眨了眨眼,看見唐奕生坐在他身旁,頭髮有些凌亂,還穿著早上那套西裝,看起來有幾分陰沉,明顯心情不好的模樣。

莫武不知道唐奕生在生氣什麼,只覺得他連生氣的樣子都令人著迷。

記憶漸漸回籠,莫武想起自己在案場中搬運板材跌倒的事,當時他從樓梯上跌落,板材直接壓在他身上,造成他右腳骨折。見兩個年輕的後輩慌了手腳,還是他指揮他們叫救護車和聯絡老闆。

到了醫院又是一陣兵荒馬亂,他的老闆兼師父—陳火言,脾氣暴躁又出了名的護短,一看他受傷就生氣地抓著兩個後輩開始罵人。

從後輩口中了解原因後,陳火言又對隨後趕來的何沐雪痛罵了一頓,讓他一個受傷坐輪椅的人還要忙著安撫勸和,免得陳火言被醫院請出去。

接著又是看診,又是檢查、等報告、等開刀房、簽一堆醫院的單子……因為太過混亂,他沒時間聯絡唐奕生,直到現在在病房醒來後,才發現不知道是誰告訴了唐奕生,讓他過來陪他。

現在其他人似乎都離開了,病房裡只剩他們兩個。

唐奕生平常話很多,但生氣的時候反而不愛說話,讓莫武很難知道他生氣的點在哪裡。

「你怎麼過來了?」莫武不安地看著唐奕生。

唐奕生沒好氣地看了他一眼,彷彿他問了個蠢問題似的,隨後將一個大包包放在他身上,「看看還缺什麼,我明天再拿過來給你。」

莫武打開包包,裡面是毛巾、盥洗用具和內衣褲。唐奕生將住院需要用到的東西都帶了過來,自己卻因為太過匆忙,連衣服都沒換就趕來了。

莫武為自己總是麻煩到他而感到愧疚。

「這些就很夠用了,謝謝。」

「嗯。」

唐奕生神色冷冰冰的,看起來還在生氣,卻沒有馬上離開,這讓莫武想起兩人還不認識的時候,那時的唐奕生總是一臉冷漠,對什麼都不感興趣的樣子,但自從那天他們一起蹺課後,唐奕生便開始莫名其妙地黏著他。

對莫武而言,唐奕生像隻高貴的貓,神情冷淡,卻是到哪都跟著,讓人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會餓嗎?」唐奕生一邊從便利商店的袋子裡拿出麵包和飲料,放到莫武面前,一邊說道:「時間太晚,很多店都關了,只剩便利商店還開著。我不知道你什麼時候開完刀,也不知道你開完刀能不能吃東西,所以買麵包比較方便。」

唐奕生的表情還是不太高興,但行為一如往常的體貼。

「謝謝,又麻煩你了……」莫武接過麵包,滿懷愧疚。

唐奕生彎下腰,親了親莫武的臉頰,「我說了好幾次,對我不用那麼客氣。」

親暱的舉動讓莫武紅了臉,他隨即緊張地看向周圍,擔心有人看見方才的情景。

幸好同病房的人似乎睡了,莫武沒有聽到任何聲音,而且簾子也被拉起來,除非被人打開,否則不會有人知道他們在裡面幹麼。

這讓莫武鬆了口氣。

唐奕生注意到莫武的舉動後,眼神略有不快,但沒說什麼,只是要他快點吃麵包。

莫武打開袋子,咬了一口麵包,然後以眼神詢問唐奕生要不要吃。唐奕生湊了過來,就著他咬過的地方咬了一口。

唐奕生從以前就很喜歡吃他吃過的東西。

莫武想起他第一次和唐奕生說話的時候,天知道那時他有多緊張,一直以來只能遠遠看著的人,突然間有了接近的機會,他整個心臟都怦怦地跳個不停。

那天他們在楓林大道上不斷地向前奔跑,他多希望那條路沒有盡頭,可以和唐奕生一起跑下去,可是右腳踝傳來的劇痛讓他無法忽視,即使他努力想忍耐隱瞞,身體依舊不聽使喚,最後竟然還摔成了狗吃屎,模樣十分狼狽。

他不想讓唐奕生看見,他希望唐奕生最好繼續往前跑不要回頭,這樣一來,就不會發現逞強又自食惡果的他。

可唐奕生卻停下腳步,回頭拉了他一把,「你們平常蹺課都去哪?」

莫武很快地舉出許多他蹺課時會去玩的地方,但唐奕生都不為所動,只是冷眼地看著他的腳,莫武這才後知後覺地會意過來,唐奕生拐著彎要他找地方休息。

莫武想了想,決定邀唐奕生去他認識的大哥家裡。

在莫武很小的時候,那位大哥曾住在他家的隔壁。莫武不知道他的名字,但大家都叫他力哥,他也就跟著喊了。

莫武的母親很早便因為遭受丈夫的家暴而拋下他,導致他在父親發酒瘋打他的時候,根本沒有人可以依靠,也無處可躲。

直到他遇見住在隔壁的力哥,力哥會在他沒東西吃的時候分他一口飯吃,也會在他父親喝酒的時候,提供他一個躲藏的地方。那時的力哥還只是二十出頭的少年,自己的日子過得也沒多好,卻還是對他這個鄰居的孩子伸出援手。

後來力哥有了更好的工作機會,於是搬離他家隔壁,一直到他上了國中後,兩人才在偶然的情況下重逢。

某次莫武蹺課在外遊蕩時,被介紹到力哥開的電子遊樂場,這時的力哥已經相當能幹,管理五、六間店面,還有幾十個手下,走到哪都有人尊敬地喊他一聲力哥,看著十分威風,讓他崇拜不已。

後來莫武才知道,這就是所謂的黑道。

但莫武在力哥身上沒感受到像黑道一樣恐怖壓迫的氣息,相反的,因為從小就認識的關係,他對力哥自然而然產生一股親切感,而力哥對他也像小時候一樣照顧。

「我去適合嗎?」唐奕生知道要去力哥家後,懷疑地問。他並不害怕黑道,只是覺得自己和對方不熟。

「力哥人很好,誰都歡迎。」莫武對著唐奕生大力點頭。

力哥就像電影裡講義氣的大哥一樣,非常懂得照顧人,尤其是像莫武他們這種問題學生或中輟生。力哥把自己的家裝潢得像網吧一樣,收留不想回家或是不能回家的國高中生,讓他們可以待在一個安全的地方。

因此莫武理所當然地將唐奕生帶到力哥家,他們在力哥家裡和其他人一起玩電動,肚子餓了就拿力哥家存放的泡麵來吃。

從小養尊處優的唐奕生從沒吃過泡麵,他的母親只給他吃天然、養生的食物,導致他對泡麵的味道十分敏感。

唐奕生的母親總說「這些化學調味料吃了對你不好」、「有人工色素的東西你不能吃」,這些話言猶在耳,像是一道束縛著他的枷鎖,讓他拿著筷子遲遲無法下箸。

身旁的莫武呼嚕呼嚕吃得極香,彷彿人間美味一般,讓唐奕生懷疑起自己手中的泡麵是否和莫武手中的不一樣。

莫武發現唐奕生沒有動筷,一直盯著他瞧,一時不明白發生什麼事,直到唐奕生把自己手中的泡麵推到他面前,他才知道唐奕生想交換。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莫武還是和他交換了。

兩碗泡麵明明長得一樣,但唐奕生卻覺得莫武吃過的那碗感覺比較好吃,也因此嘗試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口泡麵。

往後的日子裡,唐奕生便養成了跟莫武搶食的習慣。

小小的麵包,兩個大男人分著吃,很快就吃完了。

吃完麵包,唐奕生解開幾顆衣釦,讓自己輕鬆一點,接著整個人屈身躺在小小的陪睡床上準備睡覺。

「你要睡了?」

「嗯。」

莫武看著唐奕生好一會,總覺得委屈他了,「你要不要回去睡?這裡床太小不好睡,我一個人可以的。」

「回去很熱。」唐奕生看了他一眼,意有所指地說。

「啊……」莫武懊惱地嘆了一聲,他都忘記他們房間的冷氣壞了。本來今天陳火言會幫忙把一台工地業主不要的冷氣帶過去裝的,偏偏……

「我明天聯絡我老闆和阿榮,請他們幫忙把冷氣載到我們家安裝。」莫武有很多不同專業的師傅的聯絡資料,阿榮是其中一個認識許久的水電師傅。

「嗯。」唐奕生閉著眼睛,輕輕地點下頭。他沒有很在意冷氣什麼時候裝,那不過是他想留下來的藉口。

莫武躺在病床上,見唐奕生彆扭地縮在陪睡床上,長腳一半懸在外面,頓時覺得罪惡感叢生。莫武的床上像是爬滿了小蟲,讓他怎麼也躺不下去。

「奕生……」

「嗯?」唐奕生沒睜開眼睛,用鼻音小聲地回應,表示自己還醒著,但也快要睡著了。

「你要不要睡床上,讓我睡下面?」莫武覺得這樣他心裡比較過得去。

唐奕生睜開眼睛,看了莫武一眼,眼神有些冷峻,像是在斥責他的荒唐,接著便挪動身子爬上病床。

莫武見狀,趕緊起身想挪到底下的陪睡床上,卻發現他上完石膏的腳根本無法移動。

「唉……我的武哥都這麼大了,還要人哄睡覺……」唐奕生嘆了口氣,將莫武圈在懷裡,輕輕摸了下莫武的頭,又拍了拍他的背,像哄小孩一樣,語氣輕柔地說:「好了,我就抱你一下,你趕快睡。」

莫武愣了一下,隨後便被唐奕生的舉動弄得哭笑不得,「我不是那個意思。」

莫武扭著身體想掙開唐奕生的環抱,唐奕生卻把他抱得更緊,低聲警告:「別動,不然我不敢保證我會不會從單純哄你睡覺變成什麼……」

唐奕生咬著莫武的耳朵,在莫武耳邊悄聲說道:「你知道很多片都喜歡在醫院裡拍……」

莫武一聽,果然不敢再動,唐奕生已經多次以實際行動證明,他隨時隨地都能對他發情,他可不敢惹這頭容易發情的猛獸。

莫武的乖巧讓唐奕生笑了,他親了親莫武的額頭,又拍了拍他的背,說:「快睡。」

莫武很快閉上眼睛,在唐奕生溫暖氣息的包圍下,本來已經因為麻醉而睡了很久的莫武又漸漸有了睡意,在唐奕生懷裡悄悄打了個呵欠。

「我會……你什麼都不用擔心。」

唐奕生說了些什麼,但睡意漸濃的莫武聽不明白,只聽清楚「不用擔心」四個字。在唐奕生身邊,他本來就不太擔心會發生什麼事,於是莫武很放心地讓自己陷入睡眠之中。

商品簡介

\2023POPO華文創作大賞耽美百合組優選、作家評審獎/

偏執菁英攻X反差狗狗受

他的別有居心,他的真心實意,

讓他們注定深陷於對方,因彼此而躁動。

主角之間的羈絆感人,情感真摯。兩人不僅惺惺相惜、相濡以沫,亦有衝突,使得劇情更加扣人心弦。

——特邀評審暢銷人氣作家花於景

◆ 特邀知名繪師ALOKI繪製精緻封面

◆ 收錄全新番外〈同居後第一次H〉、〈日後〉

◆【首刷限定】贈特別番外收藏卡(※首刷售完即無贈品)

唐奕生是眾所皆知的資優生,家境優渥,前景一片光明。

莫武是赫赫有名的不良少年,身材高大,眼神凶惡,讓許多人不敢接近。

唐奕生之於莫武,是遙不可及的存在。

那天,莫武在圍牆邊遇見正在翻牆蹺課的唐奕生,

見對方不熟練的模樣,莫武不禁感到焦急,忍不住伸手幫了他一把。

也就是這麼一次交集,讓截然不同的兩人湊到了一起,

當時的他們不知道,彼此會有靠得這麼近的時候——

「唐奕生,你幹麼?」

「幫你啊。」

在未懂情愛,跟隨本能的年紀,

兩人在青澀中,逐漸染上情慾的顏色……

幾年過去,唐奕生成了菁英律師,

莫武則成了能獨當一面的泥作師傅,

天差地別的兩人是彼此心底最柔軟的一處。

然而,莫武卻因不名譽的過往而不自信,

總是在察覺任何一點不對勁時,就想果斷放棄,

他不禁想,這樣的他,真的能擁有唐奕生給予的喜歡嗎……

作者簡介

無聊種子

一顆無聊的小種子,是個受控,喜歡強受、壯受、平凡受、不良受。

寫BL就是要把自己的喜好通通加進去!

歡迎來找我玩!

IG:utt1416

FB:無聊種子

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67734729718

個人專頁:https://www.popo.tw/users/utt1416

繪者簡介

ALOKI

冬天還是要吃冰,大橘為重養貓人家。

對他別有居心
作者:無聊種子
繪者:ALOKI
出版社:城邦原創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24-07-03
ISBN:9786267455180
定價:350元
特價:79折  276
特價期間:2024-06-27 ~ 2024-07-31其他版本:二手書 68 折, 238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