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東殖民地豫察報文
cover
目錄

推薦序 林玉茹 3

譯者序 張勝雄 5

導讀一 陳偉智 7

導讀二 陳偉智 73

譯書凡例 93

臺東殖民地豫察報文 (明治二十九年調查) 95

緒言 95

事前調查之始末 101

花蓮港新市街用地圖說明 111

臺東郵政路線設置用地參考表說明 112

第一項 地理部 139

地理總論 139

臺東平野面積表說明 153

臺東住民各種族播布區域圖凡例 156

第二項 土著居民上篇 159

總 論 159

第一章 支那人族 161

第二章 加禮宛人族 185

第三章 平埔人族 197

土著居民下篇 207

第四章 土地關係文書 207

第三項 業務部上篇 231

水利港灣的現況(附官設土木事業的急需) 231

業務部中篇 243

現況:土著居民的現今產業 243

第一章 農業的程度 243

第二章 園藝的程度 265

第三章 畜產業 283

第四章 水產業 293

業務部下篇 303

第一章 殖產事業的目標 303

第二章 製材事業 309

第三章 製腦事業 321

第四章 製糖事業 327

第五章 農林副產品事業 351

第六章 果樹栽培業 373

附錄 382

臺東現在居民戶數人口統計表說明 382

臺東現有居民戶數人口概表 384

試閱內容

臺東殖民地豫察報文

(明治二十九年調查)

緒言

本書係自明治二十九年(1896)八月至十二月之間我考察臺東地方,針對這一殖民用地的疆土性質,將來以何種方針經營等各點,逐項檢覈所完成之結果,亦即是當時進行事前調查的所見記錄。遺憾的是其調查範圍有所限制,包括整體事項無法一一詳敘,亦即此次考察的主旨屬於事前調查,因而無法就實行準備的要點深入計算與規劃。然而事前調查的責任原本也不容輕忽,舉凡制定一地方的業務發展目的,在事前調查之際,即應考量將來,廣泛參照各國的先例,在這次的機會當中將大概的基礎加以計劃制定。因而當時我認為,遵照一般的慣例,不過就其地質、水利、里程、草木、物產等實際情況做一普通的調查,即可以復命的形式了結,事情看起來似乎順利,實際上對於我們新入版籍的土地與人民,並未盡到適切的真正義務,倒不如專注於其內部真相的觀察,深究審查將來專門的實施方法。為了回應這一任務,即使有所僭越,我認為不是應該顧慮這些譴責的時機,決心孜孜矻矻,完整地將自己的所見加以繁複綴述,做成這一報告書。尚有地基整理方案、生蕃人事務及森林利用目標、新村落及新市街設立用地、官署設立蒸汽機製材業、樟腦製造以及其他各類特殊的見聞,當時皆有上呈陳述的預定,但是一則恐怕遷延時日,一則又怕徒然畫蛇添足,終於因光陰倏忽而過,自行代作序文。一想到機會一旦失去,事跡便難以追尋,寤寐之間輾轉反側,於心不無愴然。尤其有關殖民這一點,報告書上更擬加設「殖民部」一項,詳述其施行上各件事項的預定,但是與其他各處理機關多有關聯,因而暫且中止。

本島的東海岸僅僅除了宜蘭的一部分之外,正巧包含了產生臺灣中的第二個臺灣的元素,與將來的利弊得失實在關係鉅大。東海岸的疆土空曠,所謂的蠻獠雜處之鄉仍然佔有半數之多,此處的開發也不得不以非常手段。曾經聽聞當地人士所言,「以前日本興兵平定恆春牡丹社時,當時撫臺幾位官員曾經深思熟慮,即於翌年由臺灣南路駐軍統領吳光亮、北路統領羅大春共同帶兵數千,進入後山,開啟官府開發臺東的端緒。吳統領由南方橫貫中央山脈,途中披荊斬棘,生蕃畏懾其武威,各社皆降。羅統領越過南澳險嶺,穿通奇萊新路,大魯閣、加禮宛等各蕃連同南勢阿眉蕃共同抵抗,為官兵討伐,致使加禮宛人四散,不再逞其兇頑。於是清廷設立臺東直隸州,督導與獎勵移民事業,試圖擴張墾殖。之後知州歐陽駿專注於經營大港口,將州廳移到水尾平原,企圖心雄厚,卻於光緒十三年(明治二十年)中途病歿,不復有繼承其志業者,因此景觀依舊,而當地委之於空曠,正為歸屬於日本帝國版圖之日,回顧往事,也是明治二十年(1887)以前的往事了。當時的人不論是吳光亮或歐陽駿,其經營規模可謂壯大,我在臺東視察之際聽聞此事,每次無不羞愧、嘆息不已。

臺東地方為蕃界聞名之鄉,其居民十之七、八為所謂的生蕃種族所構成,然而在本篇拓殖業當中,一句話也不曾涉及生蕃人,想必引起讀者奇異的感覺,這並不是我敢於忽略生蕃人,而是我們的先決問題是只以殖民為目的及其所包含的問題,然而關於生蕃各種族的性情、行為與其習俗等,期待乘機另外收錄在參考資料之中,加以敘述,不得不與其他事務有輕重緩急之分,暫且將此項目省略。

在此針對臺東將來的發展,簡約地在其殖產方面敘述我的看法。臺東的利源,大致上區分為林產、農產、礦產、水產四大資源。林產為樟腦與木材,農產實際上以糖業為主,茶葉、藍靛、苧麻、橡膠、咖啡、水果、藥草、煙草、草綿、米穀、牛、馬等適合作為副產物。大家常以煙草應當作為臺東的主要產物,擬議實施菸草專賣制度,我以往並未考究其方法,雖然無法達到和錫蘭的茶葉、印度的藍靛業、爪哇的咖啡業等一樣地興盛,也不能和呂宋的煙草業相提並論,但是應當能如同夏威夷的糖業,佔有主要收益來源的地位。礦產則暫且不提,水產應該發展捕鯨等遠洋漁業,至於其他工業上的利源開發,不限於今日所言。

領有本島之初的明治二十八年(1895)八月,我曾寫下有關臺東的看法,在同年十二月向總督提出,其要點為現今臺灣南部已漸次平定,懇切建言其背後的卑南、奇萊地方非常急迫需要設置兵營及行政官署,然而因為路途悠遠,枉然成為廢紙。其中一節提到,一般認為新舊臺灣地圖中,畫有生蕃地界線的部分全為生蕃人住居的區域,這樣相信的人應該是有的。雖然其中的曠野已經開發,形成若干清國人民建立的各處村落,與若干歸化的蕃人混住,也有開闢為市街等地方,這些明顯是不爭的事實,特別是卑南、奇萊兩處地方就是如此。日本戰勝之後,歐洲人的意向及清國人的舉動,應該好好加以回顧,一念及此,每當翻閱地圖,但見本島東南海岸一帶空曠,仍然屬於蕃地的界線之內,自宜蘭南端的蘇澳至恆春,百里的長岸空曠,委之於蠻荒,這也是明治二十八年十二月之情景。當時的人看來認為是沒有根據的妄說,然而在今日,卻是連年幼無知的兒童也能知曉的一般尋常之事。現今本報告書中所述諸事,與二十八年時的說法同樣,或許不免強加給眾人一種空想見解的感覺,然而從今再經四、五年之後,或許會成為眾人的一般說法,如同氣運消長、連環不斷。在此翻閱舊稿之際,不禁百感交集,悵然甚久。

明治三十三年(1900)春三月

田代安定 識

商品簡介

1895年6月,日本博物學家田代安定(Tashiro Antei, 或Tashiro Yasusada,1856-1928)隨著軍隊來到臺灣,任職於臺灣總督府民政局殖產部。同年8月曾前往臺灣東部調查。隔年8月奉民政局殖產部進行殖民地調查之命,再度前來臺灣東部調查,從8月到12月在臺灣東部停留了前後約四個月,於12月中返回臺北,並於隔年初向總督府提出調查復命書。1896年此行的臺灣東部調查的成果,於1900年,由臺灣總督府民政部殖產課出版了《臺東殖民地豫察報文》。

作者簡介

田代安定是日本明治時期博物學家,鹿兒島出身,於鹿兒島造士館隨柴田圭三學習法語與博物學。後至東京,任職於內務省博物館,與博物館長田中芳男、職員小野職愨,調查日本植物、整理標本、編輯博物學書籍。後奉農商務省、鹿兒島縣、沖繩縣、帝國大學、東京地學協會等明治政府中央與地方機構委託,調查日本本土各地植物、薩南諸島、吐噶啦列島、奄美列島、琉球列島、八重山列島、南太平洋諸島,留下為數龐大之植物學、動物學、民族學相關調查書類。曾出席1884年於聖彼得堡舉行之萬國植物博覽會,問學於俄國植物學家Carl J. Maximovich,並受邀加入俄國皇家學會,並以其植物學之業績獲得十字騎士勳章。在1895年來臺灣之前,田代安定已經是一名經驗豐富的博物學田野調查學者。

作者自序

譯者序

日本領臺後,為瞭解東臺灣狀況,臺灣總督府派田代安定技師等四人前往實地調查。一行四人於1896年8月20日乘船抵達花蓮港,沿縱谷線經璞石閣、卑南至太麻里溪,然後沿海岸線經成廣澳北上,最北到達石空社(清水斷崖附近)。同年,12月12日搭船離開花蓮港,共費時114天。其間,曾因強渡卑南大溪險遭滅頂,在花蓮港遇火災致調查資料被燬,在花蓮港因舢舨翻覆險遭不測。可以想見,這分資料的取得,的確難能可貴。

田代安定返回總督府後,自1897年1月15日起陸續提出相關調查報告。1900年3月,總督府民政部殖產課將該報告集結成《臺東殖民地豫察報文》出版。這本書,不僅記錄了當時東部的人文地理風貌,為後山勾畫出有跡可尋的故事篇章,並進而為東部之開發擘畫了永續發展的藍圖,對日後東臺灣的殖產政策影響深遠。時至今日,此書依舊是研究東臺灣的珍貴史料。特別是,田代以其專業的真知灼見,提出具前瞻性、可行性、全面性、完整性的長遠規劃,即使對目前制定東部產業政策而言,仍有足供參考借鏡之處。

多年前,承蒙廖聖福兄以日文版《臺東殖民地豫察報文》影印本相贈,捧讀之下,愛不釋手,深仰田代安定其人。之後,在臺東大學李玉芬教授的鼓勵下,提議筆者將該書譯成中文,以與所有關心東臺灣的人共同分享。唯筆者自覺日文根柢不足,對於日文漢字及動植物之譯解恐未臻「信雅達」之理想,故遲遲未能下筆。幸好,在潘明貴校長、曾晴賢教授、江偉全博士、李玉芬教授等前輩加持下,乃不揣淺陋勉力完稿,交給東台灣研究會留供備考。一日,夏黎明教授大駕光臨,謂:東台灣研究會有意將譯稿出版,以做為本會的典藏資料。筆者聞言,不勝惶恐,因拙譯錯誤難免,若倉促付梓恐有貽誤讀者之虞。是故,乃懇請夏教授將拙譯委由精通日文之專家學者校訂,以正其謬,幸得吳玲青、李啟彰等教授費神匡謬補正,並潤色文采,始有此譯文問世。在此,要特別感謝東台灣研究會董事長鄭漢文校長,以及李美貞小姐的大力協助。唯譯文疏漏難免,若有錯誤不當之處,譯者願負文責,尚祈讀者不吝批評指教為禱。

謹以此冊獻給

東台灣研究會夏故董事長 黎明教授

譯者 張勝雄2016年5月

名人導讀

推薦序

對東臺灣地區研究有興趣的學者或民眾,都知道《臺東殖民地豫察報文》一書的重要性和價值。這是1896年日本殖民地政府終於打敗後山的殘餘清軍部隊,確實掌控東部之後,隨即派遣博物學家田代安定實地勘查,並直接訪問當地居民而完成的報告書。其向來是了解清、日跨政權時期東臺灣的經典著作。

自1990年代以來,成立東台灣研究會、積極推動東臺灣研究的夏黎明教授(1956-2015),始終希望能夠將這一本書翻譯成中文,以讓不諳日文的讀者得以一窺全貌。早在2000年左右,他就曾經請我考慮進行此工作。本人深知翻譯此書的價值和意義,一度嘗試,卻由於研究壓力和工作甚多,加以自揣日文能力不足以勝任,最後不了了之。

然而,很令人振奮和敬佩的是,長期在東部服務的張勝雄校長(1940-2019)退休之後,在多種因緣俱足之下,慨然決定翻譯本書。如同他在2016年的「譯者序」所說,夏老師聞訊後,直接邀請張校長考慮將譯著交由東台灣研究會出版。

為了確保翻譯品質、正確性以及可用性,2012年夏天,夏老師也跟我聯繫,詢問我有沒有可能為翻譯成果進行校訂。雖然一聽到張校長正戮力翻譯《臺東殖民地豫察報文》,實在非常敬佩和歡喜,但是基於個人先前翻譯的經驗,認為必須找具有留日經驗、熟諳日文的學者來協助校訂才更適切,因而推薦由高雄師範大學的吳玲青教授擔負重任。之後,吳教授又邀請成功大學歷史系的李啟彰教授共襄盛舉、聯手完成。

在夏老師一開始的規劃中,本書除了有詳盡的翻譯和譯註之外,更納入田代安定研究專家陳偉智的兩篇導讀。透過導讀,讓我們知道《臺東殖民地豫察報文》是臺灣總督府早期殖民地撰寫計劃中的成果,也是唯一出版的調查復命書。田代安定是以臺東行政官署提供的檔案作為基本資料,在具體而清楚的問題意識和博物學知識體系中架構出本書,因而寫作風格和內容也展現田代在臺灣東部調查的脈絡,以及反映明治時期日本關心國家未來發展計畫的知識人對日本國族主義的文化想像。也因此,本書更像一部博物學誌,更是臺灣東部在知識上首次體系性的再現。

導讀二,則是陳偉智利用臺大圖書館所藏田代安定文庫中的手稿和總督府公文類纂資料,針對1896年田代安定到臺灣東部調查所產生的資料,進行盤點,並介紹史料價值。透過這些田野資料,或可以重現當時生活在東臺灣的原住民族群、漢人以及自然環境,而重建當時東臺灣的生活世界。

然而,儘管一開始夏老師做了充分的翻譯、校注以及導讀的安排,但要翻譯一本好書,又要確實地做好校訂工作,且囿於資源有限,可說是歷盡滄桑始得付梓。在經過多人的媒介和合力協助之下,歷經11年(2012-2023),這本書終於出刊,譯者張勝雄校長和積極倡議出版的夏老師卻都已經仙逝,令人不勝唏噓。為此,這本書得以翻譯校註出版,除了可以嘉惠學界和東臺灣研究,讓更多人利用之外,更展現一本代表性經典要翻譯成中文的坎坷之道。讀者閱讀本書,當能感受到翻譯的典雅,校註的下功夫,而體會為本書極力付出的譯者、校註者以及推動者的辛勞和努力。期盼本書的付梓,可以慰逝者在天之靈,也為人間留下另一頁不可磨滅的功績。

林玉茹 2022年6月謹誌於臺南

(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研究員、國立臺北大學歷史系合聘教授)

臺東殖民地豫察報文
作者:田代安定
譯者:張勝雄
編者:吳玲青、李啟彰
出版社:東台灣研究會
出版日期:2023-11-01
ISBN:9786269801107
定價:500元
特價:95折  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