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柴么女勞碌命(2)
cover
目錄

第二十六章 平安獲救

第二十七章 隨心所欲

第二十八章 花樓競標

第二十九章 離經叛道

第三十章 好戲上場

第三十一章 扭轉印象

第三十二章 使臣來訪

第三十三章 各懷鬼胎

第三十四章 當眾挑釁

第三十五章 權衡輕重

第三十六章 自告奮勇

第三十七章 強力說客

第三十八章 形勢險峻

第三十九章 心有所感

第四十章 瘟疫爆發

第四十一章 刮目相看

第四十二章 蓄意煽動

第四十三章 謠言擴散

第四十四章 引蛇出洞

第四十五章 遠離朝堂

第四十六章 有孕在身

第四十七章 人心浮動

第四十八章 無處可藏

第四十九章 父憑子貴

第五十章 爭儲工具

試閱內容

第二十六章 平安獲救

趙瑾往後縮了一下,語氣裡加了些恐嚇的成分。「你、你是誰?既然知道本宮的身分,還不趕緊將本宮放了?若是皇兄知道你如此膽大包天,你定要掉腦袋!」

誰知那男人竟是笑了,他湊近趙瑾,幾乎是貼著她的臉頰道:「就是那個連儲君都生不出來的聖上?他自己都沒多久好活了,哪裡顧得上妳這個妹妹?」

趙瑾臉上的表情滿是恐懼,戴著面具的男人掐著她的臉,低聲蠱惑道:「不如,公主和我生一個,我助我們的孩子登上九五之尊的位置,如何?」

饒是演技再爐火純青,在聽見這麼離譜的事時,趙瑾還是沒忍住在心裡狂罵對方祖宗十八代,她迫切想看看這面具下究竟是長了張什麼樣的臉,臉皮竟然能厚成這樣。

自古以來,別說是公主了,被擄走的女子都沒幾個有好下場,只是大多數是被流言蜚語所殺,她們清清白白的心,死在得救之後的異樣眼光與閒言碎語裡。

趙瑾不知道今日這一齣對方打的究竟是什麼主意,但不妨礙她想給他來個斷子絕孫的套餐。

趙瑾這會兒已經在心裡給這個男人配藥了,但表面上還是裝出畏懼的模樣。在力量上,她沒勝算,就算僥倖能從這屋子裡出去,也未必能從外面的守衛眼皮子底下逃走。

最穩妥的辦法,是等待救援。堂堂公主在皇宮門口被擄走,最遲等到駙馬返家也該發現了。

趙瑾頭一次意識到,身邊沒幾個會武的人到底有多不方便,她畢竟不是每次都能游刃有餘地思考自救之道,眼前這魁梧的男人,一個就能抵上兩個她。

眼下,趙瑾不斷往後退,手往袖間摸去,那男人卻抓過她的手腕,將她往前拖了兩步,甩向屋內的床榻上。

「橫豎妳這肚子都要生一個,生駙馬的,不如生爺的……」

趙瑾撞在床緣上,腰腹猝不及防被磕了個正著,這一刻,嬌生慣養的趙瑾想殺人的心都有了。

手中捏住一個小瓷瓶,趙瑾看見男人欺身過來時,她正要動手的那一瞬間──屋頂「砰」的一聲巨響,上方的磚瓦噼哩啪啦地往下掉,一桿長槍自屋頂插了下來,恰好刺中那個男人的胸膛。

從背部直接穿透心臟……這種情況下,趙瑾光是看一眼,就知道他沒救了。

片刻後,從屋頂上方跳下一個同樣捂得嚴嚴實實、只留一雙眼睛在外面的男人,他一身黑衣,躍下來時彷彿沒有染上一粒塵埃。

趙瑾擔憂自己小命的同時,還不忘羨慕一下高手的武功。

然而,最有存在感的,當數橫躺在她面前的那具新鮮屍體,鮮血從傷口處洶湧地流了出來。

趙瑾覺得自己的血液凝固了一般。

在生老病死面前,沒人能比醫生更麻木,可眼睜睜地目睹一個人被當場刺死,這種畫面在趙瑾眼中還是挺衝擊的。

出了這麼大的動靜,外面的人不可能沒聽見,一時之間,眾人拿著武器闖了進來。

趙瑾看到自己活了這麼久都沒見過的一幕:從天而降的男人,手執長槍,在她面前表演什麼叫做「以一敵十」,一整個氣勢逼人。

由於震驚,趙瑾說不出話來,那頭紫韻幽幽轉醒,就被滿地的屍體嚇得尖叫起來,隨即被趙瑾捂住了嘴巴。

那神秘人解決了所有人後,回頭看了她們主僕兩人一眼,那雙眼睛有些說不出的眼熟,但絕非趙瑾認識的人。

只見那人單膝跪在趙瑾跟前,輕聲道:「臣救駕來遲,還請殿下恕罪。」

這聲音同樣陌生,然而趙瑾看著那雙眼睛,卻忽然脫口而出。「唐世子?」

跟前的人還沒站起身來,聞言,他抬起了頭,摘下臉上的遮掩,露出一張略帶野性的臉。

他與唐韞修生得相似,然而兩兄弟之間有許多不同之處,譬如世子在邊疆戍守多年,在風吹日曬雨淋下,膚色略深了些,容貌和身形也粗獷了點,但眉眼倒是如出一轍,生得頗為勾人。

「殿下認得臣?」這下輪到唐韞錦愣住了。

趙瑾心想,你們兩兄弟這雙眼睛,確實不是那麼難辨認。

「唐世子什麼時候回京了?」趙瑾問起了正事。

戍守邊疆的將軍毫無聲息地返京,怎麼看都不像是什麼好事。

唐韞錦朝趙瑾行禮作揖道:「今日方到。」

說來也巧,唐韞錦在宮門前撞見形跡可疑的人,又看見趙瑾上了馬車,便一路跟著,幸虧他這麼做了,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聽著唐韞錦說的話,趙瑾沈默了一下,悄悄收好自己袖間的東西。

多虧唐世子來得及時,再晚一點,那人就輪不到他來殺了。

趙瑾沒殺過人,但是方才那個情況,她若是不動手便會遭殃,她寧願死的是別人,而非自己。

當然,現在有人罩著,華爍公主頓時「嬌弱」了起來,她抹了把不存在的眼淚,又驚又懼地說道:「幸得世子相救,本宮在此謝過……」

唐韞錦看著遲鈍地「驚嚇過度」的弟妹,難得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道:「臣已派人去通知韞修,他很快便會趕來。」

在駙馬以及官兵趕到之前,這唐世子……不知道從哪裡突然抱出了個肉團子,塞進趙瑾懷裡。

「殿下若怕,抱點東西壓壓驚。」

趙瑾低頭跟懷裡的小孩大眼瞪小眼,這孩子看著可愛,肉也生得結結實實的,只是這……是從哪裡變出來的?

魔術嗎?

沒等趙瑾發問,懷裡的人類幼崽抬眸看著陌生的面孔,神情中帶著疑惑與茫然,又轉頭看著兩步之外的唐世子,嘴一嘟,沒有任何預兆,猛然放聲大哭。

「爹──」

幼崽腦袋上有不知從何處沾上的草屑,臉上掛著豆大的淚珠,滴溜溜的眼睛一直追隨親爹,看起來弱小無助,還有點小可愛。

唐韞錦身為戍守邊疆的將領,他的膚色與趙瑾懷裡的幼崽形成鮮明的對比,由此可見,大將軍在養孩子方面也挺精心呵護的。

幼崽剛開始是有些怕生,然而在意識到眼淚也沒辦法讓他重回親爹的懷抱後,便漸漸認命,最後哭累了,窩在趙瑾的懷裡睡著,肉乎乎的臉上還掛著晶瑩剔透的淚珠,實在令人憐惜。

起初趙瑾不適應懷裡多了這麼一個小肉團子,但抱著抱著,幼崽靠過來緊貼的模樣,很難不讓人心軟。

除了這個孩子,唐世子看起來是孤身一人。

趙瑾還沒看明白這一齣,畢竟戍守邊疆的將領無詔回京是重罪,何況是這樣大搖大擺地出現在皇室成員面前,就算現在彼此沾親帶故,也不代表趙瑾能替他兜著。

在其他人尚未到來之前,趙瑾瞧見唐韞錦低頭檢查那些死者的盔甲以及物品,隨後那雙與唐韞修有幾分相似的眸子變得越發冷淡。

趙瑾問了一句。「世子,這些是何人?」

好端端的準備回家,卻莫名其妙被人綁架,趙瑾無論如何都要問個清楚。

在蹲下檢查了一番後,唐韞錦沈默了會兒,隨後才緩緩轉頭,回答趙瑾的問題。「回殿下,從裝扮與配飾看,應當是唐家軍。」

唐家軍,這三個字落在趙瑾耳中,有那麼一瞬間,她甚至懷疑自己聽錯了,唐家軍的將領就站在她面前,他卻說這遍地的屍體屬於他手下的唐家軍。

趙瑾在宮中這種隨處埋著地雷的環境中活了二十年,當然明白事情沒那麼簡單。

有人藉著她或唐家的身分在下棋,今日若無唐韞錦,那麼她或唐家……包括永平侯府,都會成為被利用的棋子。

不僅是唐韞錦本人,軍隊同樣不能無詔回京,唐韞錦這條命都未必能留下,更何況是他手上的兵權。

換個方向想,若這些是真的唐家軍,那唐韞錦下手如此狠辣,也令趙瑾忍不住心底生寒。

只是如今唐韞錦是救命恩人,她懷裡還抱著人家的兒子,這個連睡夢中都下意識地用小手抓住趙瑾袖子的幼崽,成功地讓人卸下不少防備之心。

約莫過了半炷香的時間,外頭傳來密集的腳步聲,唐韞錦忽然對趙瑾道:「殿下,臣還有事,可以煩勞殿下將孩子交給韞修嗎?」

趙瑾還沒反應過來就點了點頭,唐韞錦倏地從她眼前消失,大概是藉著房屋或樹木作為掩護吧。趙瑾心生羨慕的同時,開始煩惱懷裡的小肉墩若是醒來看不見他的親爹,是不是又該哭鬧了。

這麼點糾結的過程中,有人瞧見了他們,趙瑾抬眸看去,只見領隊找上門的人正是唐韞修。

他匆匆忙忙地趕來,直跑到趙瑾面前才停下腳步,他探手拂了一下她臉頰旁的髮絲,方才那盆水,完全將趙瑾的妝容與髮型給毀了。

唐韞修前前後後確認趙瑾並無受傷後,終於鬆了一口氣。「殿下可還好?」

趙瑾道:「沒事,只是……」她低頭看了那睡得酣甜的小肉墩一眼。「他怎麼辦?」

唐韞修將孩子從趙瑾懷中接了過來,睡得正熟的幼崽猛然驚醒,還沒睜眼就要哭了,然而他的叔叔將他摟進更寬厚的懷抱,伸手拍拍他的背和屁屁,輕易地又將他哄睡了。

趙瑾嘆為觀止。

駙馬用實際行動展現了自己在帶孩子方面的天賦異稟。

兩歲的幼崽就這樣被親爹扔給叔叔跟嬸嬸,等他再度醒來時,就處在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

這裡不是邊疆,身邊也沒有爹娘,雖然是個男孩,但隱約能瞧出是個哭包,幼崽一張口,眼看著就要哭了,下一秒嘴裡卻被塞了個奇怪的東西。

孩子順著天性下意識地一咬一吸──咦?

溫熱的牛乳順著奶瓶流入嘴裡,幼崽的眼睛睜圓了些,透著驚喜和好奇,再吸一下後,幼崽的雙眸徹底亮了。

趙瑾就站在兩步之外看著幼崽喝奶。

奶瓶當然不是這個朝代的東西,只是莫要小瞧了人類的智慧,趙瑾從前沒往這方面考慮過,只是近兩年不得不思考,日後若是有了孩子,怎麼養可是個問題。

雖然幫忙帶孩子的人不少,但輔助物品自然是多多益善。

趙瑾花了大錢,找人做出不少有點像又不太像的小玩意兒,這個奶瓶算是其中最像樣子的了。

奶嘴的材料是趙瑾淘汰了不少東西才弄出來的,原料主要是南方運回來的天然橡膠,那一帶才能找到橡膠樹,只是這種東西目前還是難以量產,正好府上來了個幼崽,便讓他用了。

兩歲的孩子已能自己抱著奶瓶喝奶了,唐韞修就在旁邊看著,對幼崽手中的奶瓶也滿是好奇。

「殿下,這是何物?」唐韞修覺得相當新奇,這瓶子的形狀跟讓幼崽吸食的部位,有些像……女子胸部。

趙瑾回答道:「叫奶瓶,讓孩子喝奶的。」

簡單易懂。

唐韞修是個不太有道德感與愛心的叔叔,他看著幼崽喝得津津有味,於是手賤地往前推了一下瓶底。

幼崽被推了個猝不及防,愣了一下,奶瓶從嘴裡滑出來,他的嘴角沾了些奶漬,一雙圓滾滾的眼睛落在唐韞修臉上,十分認真地打量了起來。

這張臉有點眼熟又不太眼熟,像他爹又不像他爹,幼崽只是靜靜地看著,好半天沒喊人,最後像是有點尷尬,視線往旁邊轉了一下,落在趙瑾身上。

牛乳不喝了,他抬手向趙瑾道:「抱抱。」

幼崽長得有幾分像他爹,四捨五入也像他的叔叔,又正值年幼,一張可愛的臉足以秒殺眾多擁有母性愛的女子。

然而,這點可愛在唐韞修看見自己剛娶上沒幾日的妻子伸手去抱他時,瞬間蕩然無存,他看著那個幼崽自顧自地伸出雙手環住趙瑾的脖子,湊上去貼貼。

一隻茶裡茶氣的幼崽。

「唐煜,你多大了,怎麼還黏著人不放?」叔叔忽然開啟了教育模式。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6/4上市的【文創風】1264《廢柴么女勞碌命》2。

商品簡介

笑是一天、瘋是一天,

歡聲笑語的日子看似無際無邊,

可家國憂患近在眼前……

趙瑾實在是想不通,選了一個出乎眾人意料的駙馬又怎麼了,

那覬覦皇位之人,有必要在他們新婚三天就把她擄走,

甚至揚言要她替自己生下子嗣嗎?也太心急了。

不管怎樣,雖然火速平安獲救,她的信念卻更堅定了;

絕對不生孩子,說什麼都要遠離紛紛擾擾的朝堂。

於是乎,趙瑾拉著把她當女神的丈夫──侯府次子唐韞修,

結伴同去青樓競標花魁,大把大把銀兩往外撒,

準備開一間讓人只賣藝不賣身的樂坊。

原本趙瑾是玩得挺開心的,可外邦對武朝虎視眈眈,

江南還在此時爆發水患,朝中上下全沒了主意,

向來「胸無點墨」的廢柴公主再也看不下去,決定自請救災,

她的皇帝哥哥卻一臉懷疑地看著她,彷彿她腦子有洞……

呵呵呵,看來就算她再不願意,也得秀出真本事了!

作者簡介

雁中亭

晉江文學城簽約作者,00後天蠍座,廣東人。資深夜貓子,熱愛美食與網路文學,喜歡看文也喜歡寫文,深耕網路文學創作多年,文風多變,較擅長古言與現言小甜文,用心完成每一部小說,日常勤奮打字的鍵盤工一枚。

廢柴么女勞碌命(2)
作者:雁中亭
出版社: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24-06-06
ISBN:9789865095277
定價:290元
特價:79折  229
特價期間:2024-07-01 ~ 2024-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