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強自己,我才會是洪一中【歡慶千勝特別版!隨書附贈獨家紀念海報】
cover
目錄

推薦序 總教練不是人幹的,但洪一中很有人味/曾文誠

推薦序 哲學家洪總/呂捷

推薦序 我欽佩的鐵捕/賴清德

推薦序 傳奇人物真心話/蔡其昌

第一章 為家庭而戰——洪總的人生哲學

第一節 家庭第一,工作更專一

第二節 我每天都在過父親節

第三節 可以討厭場上的我,很難批評場外的我

【EXTRA】 洪太太有話說:我只有一個抱怨

第二章 勉強自己做到盡——洪總談職場生存之道

第一節 全勤是我唯一的目標

第二節 每場比賽,都是第一場比賽

第三節 練習做到一百分,上場才有九十分

第四節 保持熱情,就是快樂打球

第五節 夢想因務實而成真

【EXTRA】 球迷大聲公:對紅中的愛與恨

第三章 總教練沒有教科書——洪總的管理統御理念

第一節 總教練不辛苦,總教練是痛苦

第二節 決定沒有對錯,只有成功不成功

第三節 帶人帶心,只能取其一

第四節 給台灣棒球的真心話

【EXTRA】 副總的指教:爸爸是我人生的總教練

後 記 「洪一中人生管理學」修課心得/陳祖安

特別收錄 洪一中千勝感言Q&A/倪婉君

附 錄 洪一中生涯大事紀

試閱內容

三個家庭帶我成為人生勝利組

我的原生家庭也是讓我能繼續在棒球這條路上的支柱,我從小三開始打棒球,但其實小學畢業上國中的第一年,就想放棄打棒球了。本來我成績還不錯,因為我的邏輯很好,數學幾乎都是一百分,考八十八分還會被老師撕考卷。然而參加校隊卻是真的是當專業選手在訓練,小學六年級又是少棒最重要的時期,那時完全沒有在上課,一直在練球練到晚上學校都沒人了。日子實在太苦,又自覺沒什麼天份,所以到國一完全不想再打球,但是小六荒廢課業一整年,到了國中上課完全聽不懂,聽不懂就更沒興趣,就整天跟學長去撞球間,我爸爸看我這樣玩下去不行,才去拜託棒球名校美和中學的教練收我。

父親從小就很疼我,也一直很支持我打球,以前兄弟到高雄比賽時他常來看我打球。我們感情很好,我從小離家打球很少回家,所以只要回高雄他都把我顧好好,他知道我喜歡吃鱔魚麵,就把錢寄在我常去的那家店,跟老闆說「只要我兒子有來就讓他吃」,他是自己捨不得吃,看著我吃就好,就是老爸那種疼小孩的樣子。

很遺憾他在我當選手時就離開了,他沒有看過我當教練的樣子。我每次帶中華隊,拿到好成績的時候就會想,假如他還在,他一定會很高興,當父親的有一個兒子很有成就,一定很有面子。像以前在兄弟的時候,多少有點名氣,和親戚聚會或是參加婚宴,他都會找我一起去,在朋友面前介紹洪一中是他的兒子,他為我感到驕傲,這個感覺我是知道的。所以當時選擇離開中職去那魯灣,主要就是因為我父親,他當年身體已經不太好,跟我說一樣是打球為什麼不回到高雄來,剛好那魯灣有這個機會。我到那魯灣唯一有開出的條件,就是我一定要去雷公隊,因為主場在高雄,這樣我才能和父親相處一年多,他才走的,事後回想我都會覺得好在我有回高雄,所以若是人生重來,即使知道會被稱為「叛將」,我還是不會改變我的選擇。

母親也很支持我打球,一直以來能夠接受兒子不在身邊也不容易。她本來是身體很健康,忙東忙西閒不下來,每天都要去爬山的人,但二〇〇八年那天早上就是要去爬山時不幸出了車禍,傷到骨盆行動就比較不方便,身體狀況每況愈下,不過也是到八十幾歲才離開。母親走的那一天,剛好是中職的明星賽打到第八局,弟弟打來說媽媽有點危險,我就趕快請假和太太開車趕下去,但是開到一半時,弟弟就打來說不要急慢慢來,媽媽已經離開了,雖然來不及見最後一面很難過,但覺得媽媽這個病拖很久了,對她而言也是一種解脫。

與父母親的緣份比較淡薄,但他們絕對也是支持我的力量,原生家庭和自己的家庭對我來說都很重要,還有岳父母的家庭生活也讓我心生嚮往。

我很喜歡太太家的氣氛,在外面是很少見的,岳父還在的時候,每天晚上全家四個兄弟姊妹都會帶著孩子回來吃飯,女兒、媳婦輪流煮飯,小朋友玩在一起,像菜市場一樣很熱閙。岳父岳母感情也很好,他們會坐公車去十分寮的一塊地種田,過很健康的生活,很遺憾岳母有一天不小心摔倒,岳父隔年就走了。岳母現在長年臥床,我太太和三個兄弟姊妹仍每天輪流去看她,和媽媽說說話、按摩、擦乳液,把她照顧好,我在旁邊看了非常感動。

我很感謝三個家庭帶給我的人生,父親的導正、太太的支持、岳父的激勵,讓我在棒球界還算有點成績,也還可以繼續打拚下去。父母親和岳父現在都安息了,自己和太太加上三個女兒緊密地生活在一起,可以有點像太太娘家那樣熱熱鬧鬧,我感到十分滿足。至於總是會被談論的執教一千勝,有當然很好,沒有真的也不會在意,我還是相信只要把家庭擺第一,工作自然就會做得好,棒球對我來說只是一份為家庭而戰的工作,擁有美好的家庭才是人生最大的勝利。而關於美好家庭我沒有什麼偉大的願景,只希望能繼續像現在一樣,然後將來退休後我和太太都身體健康,開著小車子到處跑,要上山就上山、要下海就下海(或是一起跳跳舞)這樣就很好。

嚴以待人,要先嚴以律己

年輕時我是一個會抽菸、跳舞、愛玩的人,但是結婚以後就收心了,想為家庭好好打拚。我認為一個職業球員生涯要長久,能夠自我控制非常重要,所以我很重視自律。

職業球員要維持長遠,很多事情是可以靠教練團、球團提供資源去幫助你,但是有兩件事別人沒有辦法幫你,要靠自己去控制,一個是自律,一個是情緒管理,我認為選手未來的路好不好走,這兩個是很重要的因素。

在訓練和生活上各方面都要做到自律,比方說葡萄牙足球明星C羅(Cristiano Ronaldo),職業運動員生涯十幾年來的飲食都很控制,這個就是自律。該幾點睡覺、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該什麼時候訓練、訓練要到什麼程度才算完成,這些都是自律。有的球員一休假就放縱,吃喝玩樂都不控制,回來春訓時就胖一圈,只好趕快減肥,但減肥的時候,就把那一段該用來訓練的時間浪費掉了。

之前就遇過,洋將在球季結束回到自己國家後就不練習了,來台灣報到才慢慢調整,連續兩、三球季都這樣,結果沒有辦法在開賽時間準時和球隊配合,大家已經在作戰了,他要慢一個半月才上場,比如說三月底開賽,要是他一直要調整到五月中才能出賽,就很有可能讓球隊喪失掉打進季後賽的機會。如果他開季就能出賽,可能就可以多先發五次,讓我們爭取更多勝場。我要說的就是,職業球員的義務之一,就是在開季前能調整好,這就是自律。

我很幸運,在剛進職棒時遇到兩個自律甚嚴的教練,讓我在球員時期就養成了正確的態度,可能也形成了後來對於當教練的觀念。總教練帶兵沒有一定的步驟、訓練、作戰和帶隊方式,沒有什麼是絕對錯或絕對對,所以我不太會去學習別人,完全是依照自己的感覺走,只有自律的態度我會效法。

剛進兄弟飯店隊,就遇上曾紀恩教練。「教官」就是我第一個榜樣,他非常嚴格,但他以身作則,以前可能沒那麼多專業的訓練方式,他就是土法煉鋼一步步訓練我們,對自己也極其要求。再來就是森下正夫總教練,他非常認真,百分百投入比賽,讓球員也不得不跟著專注在場上。這兩個教練影響我最深,他們很像,就做什麼是什麼,說一是一、說二是二。我相信一般職場上,自律的人一定也比較有成就,兄弟的洪老闆就是這樣的人,對私生活也很要求,要求別人也要求自己。過去在兄弟隊當球員,等於是一出社會就遇到這三個人,受他們的啟發,可以說是奠定了我一生的基礎。

情緒管理為什麼也很重要?因為一個球員在球場上要面對隊友、教練、裁判、球迷,如果情緒沒有控制好,很容易就爆發的。對教練不滿,對隊友不高興,對裁判不服,對酸民不爽。如果一直在不好的情緒裡打轉,球技就很難更上一層樓。情緒控制很困難是在於,年輕的時候沒人跟你講這件事很重要,會被看做是年輕人難免血氣方剛,習慣養成就很難改。如果能在年輕時試著將情緒控制好,就比較能冷靜面對自己不好的地方,去做思考、去做訓練,比較不容易影響到往後的表現。

情緒控制除了難在很少人能在年輕時就養成外,還有因為人性,人通常都會先檢討別人,不檢討自己,要學習和練習克服這個天性。比方說發生失誤,被教練唸,情緒就會出來,就算忍住沒有對教練發怒,但內心有情緒,就會消極抵抗,就不會去想這個失誤應該怎麼避免,不會去和教練討論如何改善,和教練的距離會越來越遠。如果可以控制好,先不急著動怒,先去問教練該怎麼做,才能真心發現和解決自己的問題,這樣就會進步得比較快。或者是被球迷罵了,不會去想球迷是越愛越在乎,他又不能下去打球就只能罵你,一直花時間在和不懂的人生氣,就不會花時間去和真正懂的教練討教怎麼加強,怎麼克服低潮。

洪老六團寵的夢

退伍後原本只想隨便找個工作做,或是乾脆回家鄉海邊幫父親搬魚貨,沒想到曾紀恩教練要籌組兄弟隊,球隊缺捕手找我去,受到待遇吸引就過去了。那時候打球沒有什麼前途,又沒有職棒,最好的出路就是到合庫和台電,但是全台灣那麼多人打棒球,只有這兩支球隊名額有限,所以我岳父才會擔心女兒嫁球員。其實兄弟成立球隊時,有說這支球隊將來要變成職棒隊,不過大家也是半信半疑,我是想先有個工作就好了,但是有些人真的選擇相信,像是李居明、江仲豪他們就辭掉合庫來加入。

在兄弟的日子很辛苦,但是因為認識太太就留了下來,後來真的等到成立職棒,居然可以把棒球當穩定的工作做了。當時我們能夠有職棒可以打,都覺得是夢寐以求的,而且簽約時我已經二十九歲,以前在業餘的觀念是,過三十歲還在打會被人家笑,說是「占著茅坑不拉屎」,因為不退去公司上班,那個缺就不會空出來。所以職棒成立時,看到那個合約寫五年,想想打到那時候都三十四歲了,都不知道能不能撐那麼久,根本不會去想什麼未來的問題,我又是很怕麻煩的人,從以前簽任何合約都沒在看內容,公司說怎樣就怎樣。

職棒第一年剛開始打二十幾場時,有一天我就坐在休息室和李居明聊天說,「吼,想到還要打五年,不知道能不能撐到那個時候。」結果我們不但打超過五年,還一起創造了三連覇。兄弟球迷全台灣最多,戰績好的時候每天去球場都很開心,覺得自己又要贏球了。

兄弟象的團隊氣氛真的很符合這個名字,當時我們這群所謂的一代象球員彼此感情都很好,雖然後來大家各自有不同的發展,但是一起在兄弟的那段時光對我們都有特殊意義,每每在一些像是傳奇賽那種活動場合見到,很多美好的回憶又會再現腦中。以前住台北時和李居明就住隔壁條街,我太太和李太太很要好,大女兒還認她做乾媽,我也時常帶李居明的女兒一起出去玩。現在大家偶爾只會在婚喪喜慶時碰面,李居明女兒結婚時,我們還在唸「王光輝怎麼沒有來?」後來才知道他是因為生病了,現在回想起來很是傷感。

因因為兄弟隊是兄弟大飯店洪家五兄弟一起成立的,我剛好也姓洪,在球隊也受重用,個頭小又娃娃臉,大家都很疼我照顧我,所以戲稱我是洪老六。像現在中信兄弟的「小可愛」江坤宇那樣,我可是兄弟「團寵」第一代。

中華職棒沒有洪家兄弟的奔走根本不會起來,洪騰勝和洪瑞河老闆真的對選手很大方、很敢給,身教和言教也都很好,我很感激和敬重他們。但是這份感激也只能放在心中,後來我選擇離開中華職棒加入台灣大聯盟,我知道洪老闆非常不諒解,雖然覺得自己這樣做沒錯,我還是會怕面對他們。多年後終於有機會和洪老闆見面吃飯,他展現了企業家的大肚量,我才比較放下心來。

只是差不多快要有十年的時間,經常夢到自己還穿著兄弟的球衣,通常都會夢到要去比賽了,要穿上球衣,但為什麼都沒有辦法穿好?但是快要來不及了,要比賽了,怎麼樣都穿不起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心裡還是很喜歡這支球隊,雖然叛將說這種話別人或許會覺得噁心,但是很多時候是最苦的地方,應該就是留下最多懷念的地方吧。

美好的回憶就留在夢中,我是務實的人,還是要向前看。

一個人要扛全部責任的工作

總教練的痛苦指數非常高,要下決策,但是執行的人不是自己,球隊的輸贏主要是掌握在選手的表現上。不過我想棒球的無法控制也就是它好看的地方,就像打電動,打到後來就不好玩了,像我之前在玩《惡靈古堡》,最後某幾關怎麼樣就是打不過,但是我可以看攻略,人家會講解,教我怎麼破關,我只要照做,最後一定可以過關,但這樣就沒意思了。我知道棒球的魔力,所以我被球迷罵沒關係,他們不懂,他們就是愛這個運動,有期待才會這樣。但是被同行批評,我就很不喜歡了,對我來說這不是指教,只是事後諸葛,如果真的這麼厲害,怎麼不出一本教科書,寫一個總教練攻略,那大家都可以照著做了。總教練是沒有教科書的,所以當別人問我可以給其他總教練什麼建議,我最忌諱這個,我一定不會給,我又沒有比較強,憑什麼給別人建議呢?

我最多只能分享我的經驗,那就是總教練是一份痛苦的工作,必須要把自己心理強度建設好,要承擔各種負面情緒的苦,做決策後出來的結果,不只是要面對自己,還要面對公司,面對球員,還有球迷的檢視。就算你認為是對的選擇,結果呈現出來是錯的,就還是會被罵,因為看球的人只能在旁邊罵。總教練會被所有人罵,但是又不可能去罵老闆、罵球迷,有時候在比賽的當下還不能去罵選手,罵了無濟於事而且可能變得更糟,所有情緒只能忍在心裡,那個反差很大,所以總教練很容易生病。我又是一個急性子,一看到不對的事會立刻想去導正過來,碎碎唸個不停,我知道選手表現不好,回到休息室馬上被唸,只會表現更差,但我就是忍不住,因為我很急著想盡快把問題解決。總教練當了十幾年,除了要不要換人,看到問題要不要講,我也常在做掙扎,覺得不講不行,講了氣氛又不好,這點我始終拿捏不好。

我在當選手時就對輸贏沒有那麼看重,當然也是會想贏球,但是如果輸了就輸了,我只要把自己顧好就好了,因為縱使今天球賽輸了,但是個人成績很好,責任就不一定是我要扛,就算是我沒打好,也不完全是我的問題,所以回去可以一覺到天亮。有一年兄弟勝率超高,每一天進球場都很開心,感覺今天又要來贏球了,不會覺得要輸了,一點都不擔心,就算結果是輸球,就會覺得下一場再贏回來就好了。但是當總教練不一樣,輸了就會被當箭靶,冠軍就是全體球員和球團成員的功勞,輸了就是總教練的責任。

總教練和球員最大的不同是,球員是比較辛苦,要練球、要比賽,但是不痛苦,因為不用做決定,上面交待下來,有盡力把它完成就好了;總教練不辛苦,不用訓練,不用上場打球,但是要一直下判斷、承擔責任比較痛苦,做決定又比做事困難得多。我知道這個心理差異,所以我很難要求球員理解我所承擔的壓力。

有一個部分我覺得自己做得比較好,那就是我很公平。只要能贏球,我對選手的好惡不會影響我的決策。只有在簽賭案那一年,選手對我的不滿來自我無法信任他們,進而做出讓他們不能接受的決策,那時候的氣氛,真的會讓我很想辭職。除此之外,日後發生幾次選手對我不滿的事件,我真的完全不會介意,我很習慣被選手批評了,我端端正正,我又不是拿錢打假球,或是因為你來賄賂我我才用你,還是有什麼私生活不檢點,我就事論事,你要怎麼講我,你就講,你這個選手可以用,我還是會用你。我會用你不是我個人的好惡,而是公司請我來把這個球隊帶好,我要對公司負責,我跟你沒有私人恩怨,你罵我,是你自己對我不滿,但我還是要把我的事情做好,我公私分得很清楚,平常我們不來往就好。

有時候球員會來和我解釋或道歉,我都說:「沒關係,我不在意,只要你可以比賽就好。」當然,如果是公司決定不用那個選手,我就沒辦法了,雖然我知道如果球員被冷凍了,矛頭一定都指向我,可是當總教練這個職位就是得扛這種東西。這也說明了總教練能不能帶好一支球隊,和公司老闆的想法也很有關係,老闆能不能真的尊重專業,信任我的決策,就很重要;而不是被球員甚至是球迷牽著鼻子走,如果不行,總教練綁手綁腳工作就不可能做得好。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核心是教練團,在日本職棒,如果總教練被換掉,會是全部教練一起走,我在Lamigo桃猿隊的時候,曾經有一個日本巨人隊的球探來台灣和我聊天,問我總教練當了幾年,我說十幾年,他就說「哇!Lamigo桃猿隊的教練團很幸福。」因為對日本人來說,總教練沒換,這個教練團成員就可以一直在。但是台灣的制度不一樣,教練團各自獨立,也許公司會參考總教練的建議,最後去留還是老闆說了算。所以教練有可能會想討好選手,不一定心向著總教練,因為如果照總教練的意思去督促選手而被選手討厭,總教練被換掉的時候教練一定跟著一起位子不保;如果戰績不好總教練被換掉,但教練和選手關係還不錯,選手可能會幫教練向公司講話,他就不一定會被換掉。這樣的制度很容易造成教練團無法同心,我在上面罵,教練在私下安撫說不用聽總教練的,大家都做好人,壞人當然就總教練一個人當,甚至最後變得連選手的調度,總教練一點權力都沒有,都被架空了,要怎麼運作?球隊打不好,是我要一肩扛,哪有這種事情。如果教練團一條心,球隊就會好帶,因為選手會越來越少反抗,球隊的運作就能照著總教練的規劃去走。

總教練要對抗自己的心魔,還要能駕馭球員,背後要受公司的信賴和支持,還要有教練團的同心協力,這些全都缺一不可。全部都有了,還得求天、求地,在棒球這個不受控的領域裡得到一點運氣,真的是一個極度痛苦的工作,也許就是這麼困難,才會讓人那麼想挑戰吧。至於我,這麼痛苦的工作為什麼還能繼續做下去?我還是那句話,如果不是為了家庭,我早就不做了。

(更多內容,請購買感電出版《勉強自己,我才會是洪一中》)

商品簡介

★ 慶祝千勝!洪總海報書衣紀念 ★

特別收錄:洪總千勝感言

\\\闖蕩職棒35年,史上第一位千勝總教練的偉大記錄///

\\\「辣個男人」洪一中的動人告白///

台灣棒壇傳奇教頭洪一中,回首一甲子,如何從抗拒打棒球的孩子,成為職棒賽場叱吒風雲的名帥?什麼樣的養成經驗、什麼樣的態度、什麼價值觀,造就了今日屢創佳績的洪一中?

「擁有美好的家庭才是人生最大的勝利。」

洪一中的家庭觀——生活很簡單,只有家裡和球場,沒有什麼交際應酬,工作以外所有時間全都給了家庭,因為家人顧得好,工作表現才會好。

28歲踏入職棒賽場,對洪一中來說,棒球就是為家庭而戰的工作。經歷一代象三連霸的黃金歲月,備受球迷和隊友歡迎,猶如洪家「老六」、兄弟象「團寵」始祖,卻因為家庭因素,跳槽那魯灣,背負莫須有的「叛將」罪名。

「我有遺憾,但不後悔。」

洪一中的職場觀——公司過去對自己的好,能夠永遠心存感激就好,換了工作,就不再去想過去的豐功偉業。

從兄弟到雷公,從La New到富邦,現在落腳新成軍的台鋼雄鷹。從明星球員變成冠軍教練,一路走來並不順遂,歷經兩聯盟合併,一度無球可打、無隊可依,終於重回賽場,洪一中隨時做好準備,調整好自己的心態:「每一場比賽都當成重新開始。」

「我沒有勝利方程式。」

洪一中的領導決策觀——球隊必須要給總教練時間,強化球隊的體質,建立球隊的風格文化,才能在高張力的比賽,能依本能做出最果斷明快的決定。

洪一中自認沒有勝利方程式、沒有神調度,他也不是「諸葛紅中」,因為這次成功下次不一定會成功:「棒球是個高失敗率的工作,一個強打者打擊率不過三、四成,有六、七成的可能會出局;一支強隊半季最高勝率不過七成,還是有三成的比賽會輸球。」這個職務,每分每秒都要做決定,要不要換投、換守備、換代打,換了對不對,不換對不對,怎麼布陣、怎麼跑壘,都是掙扎。

總教練是沒有教科書的,如果有誰真的這麼厲害,就出一本教科書,那大家都可以照著做了。身為一個決策者,需要有強大的心智,去承受各種痛苦;除了做決定的苦,還有要承擔各種負面情緒的苦;總教練做決策出來的結果,不只是要面對自己,還要面對公司、球員、球迷的檢視。

在漫長的棒球生涯中,洪一中了解,每一個決定是當下自己認為最好的決定,所以不會後悔;不要因為一次的失敗,就覺得自己錯了,也不能因為一次的成功,就覺得將來就能夠複製同個模式。

\\\另類視角:家人與球迷眼中的洪總///

洪太太:「當初婚禮結束隔天他就要去集訓,新婚隔天的新聞,標題寫著《洪一中洞房別嬌妻》,我才想到,『對喔,我們結婚第一天就分隔兩地』,想說要把它留起來,如果以後發生什麼事可以拿出來給他看。那時候我們住二樓,怕別人會闖空門,所以客廳的結婚照旁邊,還放了一支球棒。每次我下班回來吃晚餐時,就會跟結婚照裡的那個男人說,『我們要吃飯囉!』讓自己安心一下,想來真的挺好笑的。我其實不太會感覺寂寞,因為不管洪一中人在哪裡,每天都會打電話回家,他就是能讓我感受到他的心在家裡。」

「副總」小女兒:「爸爸是不是諸葛紅中我不敢說,但我不得不說,他對棒球規則真的很熟悉,所以他要去和裁判理論時,他都有自己的一套。另外他每次來跟我們講說,某個球員表現不好很久了,媽媽可能就會說,『那你應該去跟他聊一聊啊』,他就會回,『那很難聊,用說的沒有用』什麼的。但是一旦他去找那個球員聊,那個球員就真的會好轉了,他實際講了什麼我們不知道,但是很常會有這種事發生,我就覺得他其實很有辦法。」

球迷:「台灣職棒沒有洪總就不好玩了,他就是很懂規則,擅長把握時機挑戰或抗議,所以對手都超討厭他,但他有「被討厭的勇氣」,願意承擔勝敗的責任。他的自律和對家庭的關心更是讓人敬佩,對球迷也非常好,他不只是賽場上的戰術大師,也是球迷心中的精神支柱;而對球員來說,他是嚴肅的總教練,但他很守本分,又像牛一樣勤奮,一步一腳印地犁自己的良田,帶領自己的球隊一步步邁向長久的勝利。」

\\\特別收錄:洪總千勝感言///

九九一到一千,只是數字的改變,我不會覺得九百九十一勝很少,也不會覺得一千勝很多。對我來講,我比較在意的是今天比賽能不能贏,我本來就是一個很務實的人,過去了就是回憶,千勝高興一下就好,今天還是要比賽,輸球也一樣痛苦啊!

千勝拿到的時候,其實心情是被現場氣氛所感染,本來自己也覺得不怎麼樣,但被現場球迷喊一喊,才覺得好像也滿光榮的。我對里程碑本來就看得很淡,但事實上它也是很難突破的紀錄,因為不管你的能力再怎麼強,要能達到千勝,一定需要時間累積。

各界好評

曾文誠|資深體育媒體人

呂捷|知名主持人、歷史老師

賴清德|中華民國總統

蔡其昌|中華職棒大聯盟會長

——專文推薦

彭政閔|中信兄弟二軍總教練

馮勝賢|中華職棒大聯盟前秘書長

倪婉君|資深棒球記者

劉東洋|台鋼雄鷹領隊

林威助|前中職冠軍總教練

林岳平|統一7-ELEVEN獅總教練

盧建彰|詩人導演

徐展元|熱血棒球主播

陳其邁|高雄市長

卓君澤|運動媒體主理人

吳志揚|中華職棒大聯盟前會長

——聯袂肯定(依注音符號排序)

「一天要下五十四次決策的工作」簡直不是人幹的工作,但他還是有自己一套的洪式帶兵哲學——我是來贏球不是來贏人心的。——曾文誠

我想支持洪總征戰球場的動力不是輸贏,而是家庭,這是最令人感動的,這樣一位征戰球場的鐵漢,是多麼熱愛他的家庭。——呂捷

可以從洪總在書中所分享的寶貴棒球與人生經驗中,汲取智慧精華,找到屬於人生的堅持與追求,為台灣社會帶來更多的正能量。——賴清德

書中分享自律、分享謙虛的自信,還有執著和盡力,以及公、私分明的工作態度,很多真實的洪式生活哲學,都值得去閱讀、去感受。——蔡其昌

「把家庭擺第一,事業就會第一」,在場上不必追求第一,一直站在那裡,當其他人消失後,你就會是第一了。這是我從洪總的身上學到的哲學。——盧建彰

洪總是台灣棒壇的傳奇,在這本書裡,可以看到他有南台灣孩子的質樸,又帶著港都男兒的堅毅。洪總親口訴說從小國手、鐵捕再到總教練的蛻變歷程,讓讀者了解洪總從零到九百九十一勝的關鍵因素是什麼。——陳其邁

他敢做決定,勇於承擔,是國家隊總教練最適人選。他不認為自己是諸葛紅中,只希望事後諸葛能夠少一點。——吳志揚

作者簡介

洪一中

1961年生,高雄人。現任中華職棒台鋼雄鷹隊總教練,曾任Lamigo桃猿(原名La New熊)隊、富邦悍將隊總教練,總教練生涯締造眾多聯盟紀錄,包括在2024年成為史上首位達成例行賽千勝的總教練,為目前中職史上最多勝,另外累積7座總冠軍、13座季冠軍,亦為聯盟第一。另外曾任台灣國家隊總教練,征戰2008年奧運八搶三資格賽、北京奧運、2017亞冠賽、2019世界十二強賽。球員時期專職捕手,為兄弟象隊、高屏雷公隊明星球員,13年職業選手生涯榮獲7座捕手金手套獎、6座最佳九人獎、1座總冠軍賽MVP,並於1993到1996年間達成連續4個球季全勤出賽紀錄。

名人導讀

推薦序 總教練不是人幹的,但洪一中很有人味

曾文誠/資深體育媒體人

從「喜歡一件事」開始

我喜歡做一件事。

新莊棒球場一樓,左右各有通道可以到達比賽場地,主隊通道左側有個小房間,在我擔任富邦電視轉播工作時期,比賽前我常到那個小房間報到,洪一中總教練會坐在那裡,偶爾還有他的教練團成員在旁,和洪總在那個空間是很棒的一件事。當時的時間點都快開賽了,一個即將指揮作戰的總教頭和準備上主播台的球評,天南地北地聊,沒有在講任何有關棒球的話題,洪總會講他對一些事物的看法,進而論及他的人生觀,有時就迸出一、兩句金句來,那時坐在洪總對面的我,心想著「他講的這些應該要有人寫下來,幫洪總出本書吧!」

我還喜歡看一個畫面。

本書共同作者之一的祖安,有個名導老公盧建彰,我和她們夫妻倆(還有她們的女兒)認識一段時間了。我們兩家不僅是「認識」而已,我們幾乎是三天兩頭在一起,甚至還一起去美國玩了一趟。我和建彰都是同一德性,天真帶點智障,常忘東忘西,祖安則和我太太個性相近,做起事來認真力求完美,然後兩人都是賢妻良母,不管另一半再怎麼少根筋都還是把家打理得很好。常和祖安家人出遊,我喜歡看一個畫面是,盧導一個人走在前面(我懷疑老婆小孩消失三小時後他才會發現),然後祖安就牽著她們的寶貝盧願走在後頭,那個畫面絕對不會讓人覺得,祖安是不是心裡抱怨「X!為什麼小孩都我在帶?」她是很享受的,享受身為人母、享受那幸福的一刻!

「喜歡」的交集

沒想到我喜歡做的事和我喜歡看的畫面,居然有交集。

祖安是棒球粉,不算極瘋狂但也快接近,看球歷史從舊味全龍開始,她很得意我在不同場合說過以前龍迷出美女這件事,她不在意會透露她的年齡,只在意有人說她(們)美。

現在她的心都在樂天桃猿身上,且支持到碩士論文都以該隊為研究對象,論文題目名為《以利害關係人觀點探討樂天桃猿隊屬地經營之共享價值》,因為不小心成為這本題目長達二十四字的論文口試委員,才首次感受祖安做事認真的一面、認真地訪查、研究資料,最終認真地完成著作拿到學位,甚至還出了兩本可讀性極高的運動(兼旅遊)書。接著她挑戰另一個任務—寫棒球人物,而且還是傳奇總教頭洪一中。

有種說法是,你一再強調某事最後那事會變得平淡無奇。很怕一直說祖安很認真,最後大家會說「好啦!我們都知道」,但她是真的認真(不只說三次了),她下筆之前和洪總訪談無數次,連同周遭親朋好友、洪粉「無一倖免」,查訪資料自然不在話下。

當然如何下筆、完整描繪出洪一中才是最困難的!我直接就先說我看完此書的感想,用一句話代表「那就是充滿人味。」

對於「洪一中」三個字你直接會想到什麼?即將千勝的總教練、兄弟象第一次三連霸的隊員、還有本壘後方的鐵捕?聯想到這些一點都不意外,因為這就是過去超過三十年洪一中留給大家最直接的印象。但如果這本書還是再重複以上豐功偉業的話,呃⋯⋯老實說好像沒什麼特別,點開維基百科就好(雖然未必正確),不用再花錢買什麼書,但這本書不一樣,它清楚地將洪一中還原、回到那原本身為人的角色。強調本書是還原洪一中身為人的本質?是的!我也清楚對多數棒球迷而言,是一點都不在意總教練「是不是人」,即使擺顆西瓜在休息區,只要能贏球就好。但若以此點論之,洪一中也經得起考驗,畢竟是二○二四年後就即將帶兵千勝的人了。還是請大家從一位活生生的「人」的角度去切入本書,你就會看到不一樣的洪一中,祖安用直白的文筆,而不是很文藝腔、雲深不知處地寫下這一切,讓所有讀者就好像我那一次次在球場和洪總聊天時所感受到的一樣,看書就像洪總在你面前講話。那麼洪總在書中「說」了什麼?

真的是「勉強自己」

「我在業餘時代就是一個很普通很普通的選手,年輕時又很愛玩,對跳舞還比棒球這個運動更有興趣,真的是遇到我太太以後,被岳父那樣質疑,我才真的認真覺得要投入這份工作。所以當時如果有人跟我說,我在二十、三十年後能在台灣棒壇有一席之地,打死我也不會相信。」這是洪總說的,是不是很有趣?是不是很像洪總就在你面前說話!

原來洪總年輕時愛跳舞,是舞棍來著,就因為遇到太太才改變他的人生態度,所以在書中強調「有些人會覺得把家庭擺第一的話,工作會做不好,但其實真心把家庭擺第一的人,就會全心投入工作,因為你會想讓家人過好的生活,工作上遇到困難也比較能堅持下來,真心愛家,才能全心工作。」

洪總說「勉強自己」是他的職場座右銘,「我相信自律的態度是讓我能走得比較長久的原因。像是,即使已經當上了教練,不需要像球員那樣訓練,我還是要求自己一定要保持體能,不要讓選手覺得我懶惰。只要總教練都有一定的維持,球員就不能說我只是出一張嘴,自己又做不到。」如果這兩段話還看不出洪一中有多拚的話,那建議你看書中提到他在選手時代為了拚上場忍痛吃藥、冰敷的那段過往,以現在的運動防護觀念當然不鼓勵選手這麼做,但這絕對是洪總能一路走到現在的一貫精神。

這是一本屬於「人」的書,但也能視為一本領導、商管的參考書籍。身為即將成為台灣職棒成立以來首位千勝總教練,洪一中在書裡談了不少教練哲學,這些話語不僅適用於運動場上領兵打仗,也適合在商場上帶人衝刺。

洪總也說當一位領導者要先端正自己,「我在球員時期私生活就很自律,家庭是我生活的全部,當總教練以後,更不會有任何把柄在球員手裡,選手再怎麼討厭我,再怎麼講我,都只能講我很嚴格、很機車,但是無法說我這個人有私德的問題,絕對聽不到這些。我的觀念就是無論場上場下都要坐得正,就不怕因為嚴格而被選手討厭,如果私底下亂來,訓練時又嚴格,那選手怎麼會服氣?我相信工作以外的自己,選手完全沒辦法講我。」洪總的話我是可以印證的,真的有選手說他很機車,呵!但絕沒有人說他人品有問題。

在台灣不少人幹過總教練,但就像人手的指紋一般,每個總教練都不一樣,甚至可用形形色色來描述。

總教練好壞如何評定?成敗論英雄、戰績說話是普世標準,以此論之,洪一中自然可以定義為成功的總教練,但從他親自口述轉化成本書的文字就能發現,洪一中並不自以為就是外界口中的那位「諸葛紅中」,反而他直言:「總教練不辛苦、總教練是痛苦的」、「一天要下五十四次決策的工作」,簡直不是人幹的工作,但他還是有自己一套洪式帶兵哲學,那就是「我是來贏球,不是來贏人心的」,或者是「學長好、教練團合、球隊就會強」,看到洪總這麼談論,或許可以解釋出書前,那件轟動武林的樂天、台鋼交易案的思考邏輯。

洪總帶兵數十年,自然也清楚結果才是一切的道理,所以他說出「決定沒有對錯、只有成功不成功」、「贏球治百病、輸球一身病」這樣的體悟和話語。而且還不忘也學一下鄉民酸那麼一句「最強的總教練在P T T上」,實在令人莞爾。

喜歡和洪總聊天、喜歡看陳祖安的認真、喜歡閱讀,現在這三件事居然有交集地湊在一起,編成這本好書,實在是太棒了!

三件好事連在一塊,你怎能不買下它,好好品讀!

推薦序 哲學家洪總

呂捷/知名主持人、歷史老師

開球開啟寫書的緣分

二○一五年我受邀到Lamigo主場開球,是我第一次跟洪總接觸。或許是因為從小就喜愛棒球的關係,也或許是機會難得,我跟以往的開球嘉賓不太一樣,六點半的比賽,一般嘉賓大概六點到球場,再早頂多五點半到球場,我兩點半就到了,我還自備球具。開賽前我跟副領隊浦韋青說:「我可以用野茂英雄的姿勢開球嗎?」他大概以為我在開玩笑吧,回我:「老師啊!你要用茂野吾郎的姿勢投球我也不管你,受傷了我們這裡有防護員處理。」

當天我用傳奇球星野茂英雄的姿勢投出時速一百零七公里的球速,成為當年球速最快的開球嘉賓,隔年竟收到球團的邀請參加春訓。往後幾年我三不五時就會出現在Lamigo球場,跟洪總也越來越熟。

是的,當初是我用力鼓吹洪總出書!因為他值得,也絕對夠格!

身為中華職棒最多勝的總教練,不夠厲害嗎?那你聽好,從二郭一莊時期開始蹲捕,一直蹲到王建民、曹錦輝當國手,這夠厲害了吧!我是洪總的球迷,也是洪總的朋友,我真的是看著洪一中長大的。

依照自己挖坑自己跳的原則,我寫了這篇序。

我向洪總學習到的⋯⋯

棒球是個複雜且全面的運動,其中包含了投、打、跑、守、場地、戰術、裁判喜好以及上述所綜合起來的突發狀況。我看球、我也打球,我甚至跟職業球團一起練球,但我依舊不敢說我懂棒球。

認識洪總後,他幫我上了三堂棒球哲學課:選手哲學、教練哲學與走出球場之後的哲學,也就是這本書裡讀者會看到。而這三堂課是一系列由小到大、由淺至深的人生課題,不管你在哪個航道都會遇到,簡單來說就是「工作、管理和面對自己的生命課題」。

洪總球員時代是捕手,他與球場上其他八位守備員完全不同方向,是按下比賽開始按鈕的那個人。為了引導投手把球投好,讓野手有機會把能處理的球處理好,所以他在賽前要研究對方打者的打擊習性、優缺點,並根據我方投手的能力、當天的狀況以及場上好壞球的球數、壘包上有沒有跑者?跑者的腳程快不快?會不會盜壘?現在是領先還是落後?綜合以上條件做出有利的配球,並且依照配球與打者的習性,依此預判打者可能的擊球結果,指揮場上的野手布陣。

洪總身為捕手,就是為了解決打者而生,就是比賽的指揮官,要帶頭解決二十七名打者。縱觀洪總的選手生涯,他是「永遠的鐵捕」,連續蹲捕兩千局,為球隊守住本壘的最後一道防線;二○○一年的世界盃,還以四十二歲高齡繼續鎮守本壘大關,帶領中華隊打出一場又一場令人感動的比賽。

兩年之後,他開啟了教練生涯,是更燦爛的篇章,目前累積九百九十一勝,是中華職棒目前的紀錄保持人,千勝大關只是時間問題;目前這個紀錄,看來十年內都很難有人超越了。

選手的工作是把球打好,而總教練的工作是把選手組成一隻會贏的球隊,但生命的課題呢?要怎麼樣才算好?

關於生命的課題,洪總給了一個答案—家庭。本書每一個章節,洪總在聊棒球人生的時刻,不管是業餘、國手、職棒到執教生涯都會突然出現夫人與小孩。我想支持洪總征戰球場的動力不是輸贏,而是家庭,這是最令人感動的,這樣一位在球場上拚搏的鐵漢,是多麼熱愛他的家庭。

我讓洪總「拋妻棄子」

然而,我要講一個值得驕傲的事!

二○二○年洪總轉隊到富邦悍將執教,那一年富邦的秋訓在淡水。洪總得知我也搬上台北,邀請我到淡水走走,看哪天我有空要去,那天他就住宿舍,不回桃園陪妻小。我開玩笑地講,我就是那個能讓洪一中「拋妻棄子」的男人。

認識洪總多年,跟他聊棒球是一件愉快的事,聊天時他總是用詼諧且幽默的方式表達他的棒球哲學與台灣特殊棒球生態的見解,如今他出了人生的第一本書。小時候他用成績帶我走進棒球的世界。這一次,他用文字帶大家走進「洪一中的棒球人生」。

內文試閱

三個家庭帶我成為人生勝利組

我的原生家庭也是讓我能繼續在棒球這條路上的支柱,我從小三開始打棒球,但其實小學畢業上國中的第一年,就想放棄打棒球了。本來我成績還不錯,因為我的邏輯很好,數學幾乎都是一百分,考八十八分還會被老師撕考卷。然而參加校隊卻是真的是當專業選手在訓練,小學六年級又是少棒最重要的時期,那時完全沒有在上課,一直在練球練到晚上學校都沒人了。日子實在太苦,又自覺沒什麼天份,所以到國一完全不想再打球,但是小六荒廢課業一整年,到了國中上課完全聽不懂,聽不懂就更沒興趣,就整天跟學長去撞球間,我爸爸看我這樣玩下去不行,才去拜託棒球名校美和中學的教練收我。

父親從小就很疼我,也一直很支持我打球,以前兄弟到高雄比賽時他常來看我打球。我們感情很好,我從小離家打球很少回家,所以只要回高雄他都把我顧好好,他知道我喜歡吃鱔魚麵,就把錢寄在我常去的那家店,跟老闆說「只要我兒子有來就讓他吃」,他是自己捨不得吃,看著我吃就好,就是老爸那種疼小孩的樣子。

很遺憾他在我當選手時就離開了,他沒有看過我當教練的樣子。我每次帶中華隊,拿到好成績的時候就會想,假如他還在,他一定會很高興,當父親的有一個兒子很有成就,一定很有面子。像以前在兄弟的時候,多少有點名氣,和親戚聚會或是參加婚宴,他都會找我一起去,在朋友面前介紹洪一中是他的兒子,他為我感到驕傲,這個感覺我是知道的。所以當時選擇離開中職去那魯灣,主要就是因為我父親,他當年身體已經不太好,跟我說一樣是打球為什麼不回到高雄來,剛好那魯灣有這個機會。我到那魯灣唯一有開出的條件,就是我一定要去雷公隊,因為主場在高雄,這樣我才能和父親相處一年多,他才走的,事後回想我都會覺得好在我有回高雄,所以若是人生重來,即使知道會被稱為「叛將」,我還是不會改變我的選擇。

母親也很支持我打球,一直以來能夠接受兒子不在身邊也不容易。她本來是身體很健康,忙東忙西閒不下來,每天都要去爬山的人,但二〇〇八年那天早上就是要去爬山時不幸出了車禍,傷到骨盆行動就比較不方便,身體狀況每況愈下,不過也是到八十幾歲才離開。母親走的那一天,剛好是中職的明星賽打到第八局,弟弟打來說媽媽有點危險,我就趕快請假和太太開車趕下去,但是開到一半時,弟弟就打來說不要急慢慢來,媽媽已經離開了,雖然來不及見最後一面很難過,但覺得媽媽這個病拖很久了,對她而言也是一種解脫。

與父母親的緣份比較淡薄,但他們絕對也是支持我的力量,原生家庭和自己的家庭對我來說都很重要,還有岳父母的家庭生活也讓我心生嚮往。

我很喜歡太太家的氣氛,在外面是很少見的,岳父還在的時候,每天晚上全家四個兄弟姊妹都會帶著孩子回來吃飯,女兒、媳婦輪流煮飯,小朋友玩在一起,像菜市場一樣很熱閙。岳父岳母感情也很好,他們會坐公車去十分寮的一塊地種田,過很健康的生活,很遺憾岳母有一天不小心摔倒,岳父隔年就走了。岳母現在長年臥床,我太太和三個兄弟姊妹仍每天輪流去看她,和媽媽說說話、按摩、擦乳液,把她照顧好,我在旁邊看了非常感動。

我很感謝三個家庭帶給我的人生,父親的導正、太太的支持、岳父的激勵,讓我在棒球界還算有點成績,也還可以繼續打拚下去。父母親和岳父現在都安息了,自己和太太加上三個女兒緊密地生活在一起,可以有點像太太娘家那樣熱熱鬧鬧,我感到十分滿足。至於總是會被談論的執教一千勝,有當然很好,沒有真的也不會在意,我還是相信只要把家庭擺第一,工作自然就會做得好,棒球對我來說只是一份為家庭而戰的工作,擁有美好的家庭才是人生最大的勝利。而關於美好家庭我沒有什麼偉大的願景,只希望能繼續像現在一樣,然後將來退休後我和太太都身體健康,開著小車子到處跑,要上山就上山、要下海就下海(或是一起跳跳舞)這樣就很好。

嚴以待人,要先嚴以律己

年輕時我是一個會抽菸、跳舞、愛玩的人,但是結婚以後就收心了,想為家庭好好打拚。我認為一個職業球員生涯要長久,能夠自我控制非常重要,所以我很重視自律。

職業球員要維持長遠,很多事情是可以靠教練團、球團提供資源去幫助你,但是有兩件事別人沒有辦法幫你,要靠自己去控制,一個是自律,一個是情緒管理,我認為選手未來的路好不好走,這兩個是很重要的因素。

在訓練和生活上各方面都要做到自律,比方說葡萄牙足球明星C羅(Cristiano Ronaldo),職業運動員生涯十幾年來的飲食都很控制,這個就是自律。該幾點睡覺、什麼能吃、什麼不能吃,該什麼時候訓練、訓練要到什麼程度才算完成,這些都是自律。有的球員一休假就放縱,吃喝玩樂都不控制,回來春訓時就胖一圈,只好趕快減肥,但減肥的時候,就把那一段該用來訓練的時間浪費掉了。

之前就遇過,洋將在球季結束回到自己國家後就不練習了,來台灣報到才慢慢調整,連續兩、三球季都這樣,結果沒有辦法在開賽時間準時和球隊配合,大家已經在作戰了,他要慢一個半月才上場,比如說三月底開賽,要是他一直要調整到五月中才能出賽,就很有可能讓球隊喪失掉打進季後賽的機會。如果他開季就能出賽,可能就可以多先發五次,讓我們爭取更多勝場。我要說的就是,職業球員的義務之一,就是在開季前能調整好,這就是自律。

我很幸運,在剛進職棒時遇到兩個自律甚嚴的教練,讓我在球員時期就養成了正確的態度,可能也形成了後來對於當教練的觀念。總教練帶兵沒有一定的步驟、訓練、作戰和帶隊方式,沒有什麼是絕對錯或絕對對,所以我不太會去學習別人,完全是依照自己的感覺走,只有自律的態度我會效法。

剛進兄弟飯店隊,就遇上曾紀恩教練。「教官」就是我第一個榜樣,他非常嚴格,但他以身作則,以前可能沒那麼多專業的訓練方式,他就是土法煉鋼一步步訓練我們,對自己也極其要求。再來就是森下正夫總教練,他非常認真,百分百投入比賽,讓球員也不得不跟著專注在場上。這兩個教練影響我最深,他們很像,就做什麼是什麼,說一是一、說二是二。我相信一般職場上,自律的人一定也比較有成就,兄弟的洪老闆就是這樣的人,對私生活也很要求,要求別人也要求自己。過去在兄弟隊當球員,等於是一出社會就遇到這三個人,受他們的啟發,可以說是奠定了我一生的基礎。

情緒管理為什麼也很重要?因為一個球員在球場上要面對隊友、教練、裁判、球迷,如果情緒沒有控制好,很容易就爆發的。對教練不滿,對隊友不高興,對裁判不服,對酸民不爽。如果一直在不好的情緒裡打轉,球技就很難更上一層樓。情緒控制很困難是在於,年輕的時候沒人跟你講這件事很重要,會被看做是年輕人難免血氣方剛,習慣養成就很難改。如果能在年輕時試著將情緒控制好,就比較能冷靜面對自己不好的地方,去做思考、去做訓練,比較不容易影響到往後的表現。

情緒控制除了難在很少人能在年輕時就養成外,還有因為人性,人通常都會先檢討別人,不檢討自己,要學習和練習克服這個天性。比方說發生失誤,被教練唸,情緒就會出來,就算忍住沒有對教練發怒,但內心有情緒,就會消極抵抗,就不會去想這個失誤應該怎麼避免,不會去和教練討論如何改善,和教練的距離會越來越遠。如果可以控制好,先不急著動怒,先去問教練該怎麼做,才能真心發現和解決自己的問題,這樣就會進步得比較快。或者是被球迷罵了,不會去想球迷是越愛越在乎,他又不能下去打球就只能罵你,一直花時間在和不懂的人生氣,就不會花時間去和真正懂的教練討教怎麼加強,怎麼克服低潮。

洪老六團寵的夢

退伍後原本只想隨便找個工作做,或是乾脆回家鄉海邊幫父親搬魚貨,沒想到曾紀恩教練要籌組兄弟隊,球隊缺捕手找我去,受到待遇吸引就過去了。那時候打球沒有什麼前途,又沒有職棒,最好的出路就是到合庫和台電,但是全台灣那麼多人打棒球,只有這兩支球隊名額有限,所以我岳父才會擔心女兒嫁球員。其實兄弟成立球隊時,有說這支球隊將來要變成職棒隊,不過大家也是半信半疑,我是想先有個工作就好了,但是有些人真的選擇相信,像是李居明、江仲豪他們就辭掉合庫來加入。

在兄弟的日子很辛苦,但是因為認識太太就留了下來,後來真的等到成立職棒,居然可以把棒球當穩定的工作做了。當時我們能夠有職棒可以打,都覺得是夢寐以求的,而且簽約時我已經二十九歲,以前在業餘的觀念是,過三十歲還在打會被人家笑,說是「占著茅坑不拉屎」,因為不退去公司上班,那個缺就不會空出來。所以職棒成立時,看到那個合約寫五年,想想打到那時候都三十四歲了,都不知道能不能撐那麼久,根本不會去想什麼未來的問題,我又是很怕麻煩的人,從以前簽任何合約都沒在看內容,公司說怎樣就怎樣。

職棒第一年剛開始打二十幾場時,有一天我就坐在休息室和李居明聊天說,「吼,想到還要打五年,不知道能不能撐到那個時候。」結果我們不但打超過五年,還一起創造了三連覇。兄弟球迷全台灣最多,戰績好的時候每天去球場都很開心,覺得自己又要贏球了。

兄弟象的團隊氣氛真的很符合這個名字,當時我們這群所謂的一代象球員彼此感情都很好,雖然後來大家各自有不同的發展,但是一起在兄弟的那段時光對我們都有特殊意義,每每在一些像是傳奇賽那種活動場合見到,很多美好的回憶又會再現腦中。以前住台北時和李居明就住隔壁條街,我太太和李太太很要好,大女兒還認她做乾媽,我也時常帶李居明的女兒一起出去玩。現在大家偶爾只會在婚喪喜慶時碰面,李居明女兒結婚時,我們還在唸「王光輝怎麼沒有來?」後來才知道他是因為生病了,現在回想起來很是傷感。

因因為兄弟隊是兄弟大飯店洪家五兄弟一起成立的,我剛好也姓洪,在球隊也受重用,個頭小又娃娃臉,大家都很疼我照顧我,所以戲稱我是洪老六。像現在中信兄弟的「小可愛」江坤宇那樣,我可是兄弟「團寵」第一代。

中華職棒沒有洪家兄弟的奔走根本不會起來,洪騰勝和洪瑞河老闆真的對選手很大方、很敢給,身教和言教也都很好,我很感激和敬重他們。但是這份感激也只能放在心中,後來我選擇離開中華職棒加入台灣大聯盟,我知道洪老闆非常不諒解,雖然覺得自己這樣做沒錯,我還是會怕面對他們。多年後終於有機會和洪老闆見面吃飯,他展現了企業家的大肚量,我才比較放下心來。

只是差不多快要有十年的時間,經常夢到自己還穿著兄弟的球衣,通常都會夢到要去比賽了,要穿上球衣,但為什麼都沒有辦法穿好?但是快要來不及了,要比賽了,怎麼樣都穿不起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可能心裡還是很喜歡這支球隊,雖然叛將說這種話別人或許會覺得噁心,但是很多時候是最苦的地方,應該就是留下最多懷念的地方吧。

美好的回憶就留在夢中,我是務實的人,還是要向前看。

一個人要扛全部責任的工作

總教練的痛苦指數非常高,要下決策,但是執行的人不是自己,球隊的輸贏主要是掌握在選手的表現上。不過我想棒球的無法控制也就是它好看的地方,就像打電動,打到後來就不好玩了,像我之前在玩《惡靈古堡》,最後某幾關怎麼樣就是打不過,但是我可以看攻略,人家會講解,教我怎麼破關,我只要照做,最後一定可以過關,但這樣就沒意思了。我知道棒球的魔力,所以我被球迷罵沒關係,他們不懂,他們就是愛這個運動,有期待才會這樣。但是被同行批評,我就很不喜歡了,對我來說這不是指教,只是事後諸葛,如果真的這麼厲害,怎麼不出一本教科書,寫一個總教練攻略,那大家都可以照著做了。總教練是沒有教科書的,所以當別人問我可以給其他總教練什麼建議,我最忌諱這個,我一定不會給,我又沒有比較強,憑什麼給別人建議呢?

我最多只能分享我的經驗,那就是總教練是一份痛苦的工作,必須要把自己心理強度建設好,要承擔各種負面情緒的苦,做決策後出來的結果,不只是要面對自己,還要面對公司,面對球員,還有球迷的檢視。就算你認為是對的選擇,結果呈現出來是錯的,就還是會被罵,因為看球的人只能在旁邊罵。總教練會被所有人罵,但是又不可能去罵老闆、罵球迷,有時候在比賽的當下還不能去罵選手,罵了無濟於事而且可能變得更糟,所有情緒只能忍在心裡,那個反差很大,所以總教練很容易生病。我又是一個急性子,一看到不對的事會立刻想去導正過來,碎碎唸個不停,我知道選手表現不好,回到休息室馬上被唸,只會表現更差,但我就是忍不住,因為我很急著想盡快把問題解決。總教練當了十幾年,除了要不要換人,看到問題要不要講,我也常在做掙扎,覺得不講不行,講了氣氛又不好,這點我始終拿捏不好。

我在當選手時就對輸贏沒有那麼看重,當然也是會想贏球,但是如果輸了就輸了,我只要把自己顧好就好了,因為縱使今天球賽輸了,但是個人成績很好,責任就不一定是我要扛,就算是我沒打好,也不完全是我的問題,所以回去可以一覺到天亮。有一年兄弟勝率超高,每一天進球場都很開心,感覺今天又要來贏球了,不會覺得要輸了,一點都不擔心,就算結果是輸球,就會覺得下一場再贏回來就好了。但是當總教練不一樣,輸了就會被當箭靶,冠軍就是全體球員和球團成員的功勞,輸了就是總教練的責任。

總教練和球員最大的不同是,球員是比較辛苦,要練球、要比賽,但是不痛苦,因為不用做決定,上面交待下來,有盡力把它完成就好了;總教練不辛苦,不用訓練,不用上場打球,但是要一直下判斷、承擔責任比較痛苦,做決定又比做事困難得多。我知道這個心理差異,所以我很難要求球員理解我所承擔的壓力。

有一個部分我覺得自己做得比較好,那就是我很公平。只要能贏球,我對選手的好惡不會影響我的決策。只有在簽賭案那一年,選手對我的不滿來自我無法信任他們,進而做出讓他們不能接受的決策,那時候的氣氛,真的會讓我很想辭職。除此之外,日後發生幾次選手對我不滿的事件,我真的完全不會介意,我很習慣被選手批評了,我端端正正,我又不是拿錢打假球,或是因為你來賄賂我我才用你,還是有什麼私生活不檢點,我就事論事,你要怎麼講我,你就講,你這個選手可以用,我還是會用你。我會用你不是我個人的好惡,而是公司請我來把這個球隊帶好,我要對公司負責,我跟你沒有私人恩怨,你罵我,是你自己對我不滿,但我還是要把我的事情做好,我公私分得很清楚,平常我們不來往就好。

有時候球員會來和我解釋或道歉,我都說:「沒關係,我不在意,只要你可以比賽就好。」當然,如果是公司決定不用那個選手,我就沒辦法了,雖然我知道如果球員被冷凍了,矛頭一定都指向我,可是當總教練這個職位就是得扛這種東西。這也說明了總教練能不能帶好一支球隊,和公司老闆的想法也很有關係,老闆能不能真的尊重專業,信任我的決策,就很重要;而不是被球員甚至是球迷牽著鼻子走,如果不行,總教練綁手綁腳工作就不可能做得好。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核心是教練團,在日本職棒,如果總教練被換掉,會是全部教練一起走,我在Lamigo桃猿隊的時候,曾經有一個日本巨人隊的球探來台灣和我聊天,問我總教練當了幾年,我說十幾年,他就說「哇!Lamigo桃猿隊的教練團很幸福。」因為對日本人來說,總教練沒換,這個教練團成員就可以一直在。但是台灣的制度不一樣,教練團各自獨立,也許公司會參考總教練的建議,最後去留還是老闆說了算。所以教練有可能會想討好選手,不一定心向著總教練,因為如果照總教練的意思去督促選手而被選手討厭,總教練被換掉的時候教練一定跟著一起位子不保;如果戰績不好總教練被換掉,但教練和選手關係還不錯,選手可能會幫教練向公司講話,他就不一定會被換掉。這樣的制度很容易造成教練團無法同心,我在上面罵,教練在私下安撫說不用聽總教練的,大家都做好人,壞人當然就總教練一個人當,甚至最後變得連選手的調度,總教練一點權力都沒有,都被架空了,要怎麼運作?球隊打不好,是我要一肩扛,哪有這種事情。如果教練團一條心,球隊就會好帶,因為選手會越來越少反抗,球隊的運作就能照著總教練的規劃去走。

總教練要對抗自己的心魔,還要能駕馭球員,背後要受公司的信賴和支持,還要有教練團的同心協力,這些全都缺一不可。全部都有了,還得求天、求地,在棒球這個不受控的領域裡得到一點運氣,真的是一個極度痛苦的工作,也許就是這麼困難,才會讓人那麼想挑戰吧。至於我,這麼痛苦的工作為什麼還能繼續做下去?我還是那句話,如果不是為了家庭,我早就不做了。

(更多內容,請購買感電出版《勉強自己,我才會是洪一中》)

名人推薦

各界好評

曾文誠|資深體育媒體人

呂捷|知名主持人、歷史老師

賴清德|中華民國總統

蔡其昌|中華職棒大聯盟會長

——專文推薦

彭政閔|中信兄弟二軍總教練

馮勝賢|中華職棒大聯盟前秘書長

倪婉君|資深棒球記者

劉東洋|台鋼雄鷹領隊

林威助|前中職冠軍總教練

林岳平|統一7-ELEVEN獅總教練

盧建彰|詩人導演

徐展元|熱血棒球主播

陳其邁|高雄市長

卓君澤|運動媒體主理人

吳志揚|中華職棒大聯盟前會長

——聯袂肯定(依注音符號排序)

「一天要下五十四次決策的工作」簡直不是人幹的工作,但他還是有自己一套的洪式帶兵哲學——我是來贏球不是來贏人心的。——曾文誠

我想支持洪總征戰球場的動力不是輸贏,而是家庭,這是最令人感動的,這樣一位征戰球場的鐵漢,是多麼熱愛他的家庭。——呂捷

可以從洪總在書中所分享的寶貴棒球與人生經驗中,汲取智慧精華,找到屬於人生的堅持與追求,為台灣社會帶來更多的正能量。——賴清德

書中分享自律、分享謙虛的自信,還有執著和盡力,以及公、私分明的工作態度,很多真實的洪式生活哲學,都值得去閱讀、去感受。——蔡其昌

「把家庭擺第一,事業就會第一」,在場上不必追求第一,一直站在那裡,當其他人消失後,你就會是第一了。這是我從洪總的身上學到的哲學。——盧建彰

洪總是台灣棒壇的傳奇,在這本書裡,可以看到他有南台灣孩子的質樸,又帶著港都男兒的堅毅。洪總親口訴說從小國手、鐵捕再到總教練的蛻變歷程,讓讀者了解洪總從零到九百九十一勝的關鍵因素是什麼。——陳其邁

他敢做決定,勇於承擔,是國家隊總教練最適人選。他不認為自己是諸葛紅中,只希望事後諸葛能夠少一點。——吳志揚

勉強自己,我才會是洪一中【歡慶千勝特別版!隨書附贈獨家紀念海報】
作者:洪一中、陳祖安
出版社:感電出版
出版日期:2024-06-05
ISBN:9786269842285
定價:600元
特價:79折  474
特價期間:2024-05-27 ~ 2024-0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