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劫也是緣(下)
cover
目錄

第三十五章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九章

第四十章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九章

第六十章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二章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四章

試閱內容

第三十五章

在鎮上歇息的兩、三日,裴臨川經常前來孟夷光房門口轉悠。

孟夷光哭過之後就已後悔,覺得很丟臉,不想再見到他,每次給他換了藥之後,就板著臉將他趕回屋。

眼見再不啟程就趕不上崔老太爺的生辰,這天又該換藥,裴臨川進屋後也不吭聲,拿著抹了藥膏的布巾遞給她,熟門熟路地半躺在榻几上。

裴臨川自己開藥方,阿愚去抓藥回來,內服外敷,現在腰傷已經慢慢癒合。孟夷光拆開他腰上的布巾,見今天的傷似乎又好了許多,總算放下心。

「我得啟程去青州,你們打算去哪裡?」孟夷光纏好布巾後,站起來轉過身去,等他穿好衣衫,聽到背後窸窸窣窣的穿衣聲,她開口問話以掩飾自己的尷尬。

裴臨川靜靜地回答。「去青州。」

孟夷光有些詫異地問:「你去青州做什麼?」

背後聲音漸停,卻沒有聽到他的回答,她等了一會兒,轉身疑惑地看過去,剎那間血氣上湧,臉羞得通紅。

他敞著上衫,手撐著頭斜倚在榻几上,如同美人坐臥圖,眼裡含著笑意望著她。

孟夷光經常替他換藥,早就見過他的身體,前世更見多了比他穿得還要少的畫面,可他這樣故意躺在她面前,還是讓她心跳得莫名飛快,手足無措。

裴臨川非常大方地說道:「妳每次都會偷看,現在妳可以多看幾眼。」

孟夷光羞紅了臉,不說話。

裴臨川直起身,手抓著衣衫欲要繼續脫,期待地道:「是不是不夠?我可以都脫掉。」

孟夷光臉頰滾燙,狼狽地轉過身,呵斥道:「誰要看,快給我穿上!」

裴臨川愣了下,慢慢合上衣衫,委屈地道:「只給妳看。」

孟夷光依舊難為情。

裴臨川慢吞吞拉上衣衫,半晌後悶悶地道:「妳上次哭,我想讓妳開心。」

孟夷光心裡一酸,他不是孟浪唐突之人,憑藉著本能想對她好,也敏銳地察覺到這些時日她在躲著他,才會盡心盡力來討好她。

她嘆口氣,轉過身說道:「明早我們就會啟程,你也去青州?」

裴臨川仔細撫平衣衫,說道:「我也去青州,妳去哪裡我也去哪裡。先生說要聽從自己的心,我的心指引我跟隨妳走。空寂老和尚在青州,我想問問他,為什麼我總覺得,自己忘了什麼重要的人和事。」

空寂大師是得道高僧,全大梁無人不知,卻極少有人見過他。

孟夷光愣怔片刻,嘴裡盡是苦意,低聲道:「好,盼著你早日找到。」

裴臨川站起身,緊盯著她的臉,不疾不徐地道:「我會一直護著妳,妳不要傷心。」

孟夷光更覺酸楚,只勉強笑了笑。「你回去歇息吧,明日一早我們就啟程。」

翌日一大早,一行人離開客棧上路。

天氣晴好,馬車也不再那麼顛簸,崔氏送佛送到西,差嬤嬤在裴臨川車裡墊了厚厚的被褥,讓他半躺著舒適許多,又念著他受傷失血,用小爐子換著花樣熬補血的羹湯。

裴臨川見到崔氏像是乳燕投林,每到用飯時辰,就會不由自主圍著她轉,惹得孟季年好幾次都挽著袖子想要揍他。

崔氏卻有自己的想法,將孟季年勸下來。「你瞧他都快成了小九的尾巴,那點小心思都明明白白寫在臉上。他從小孤苦無依,再說這件事又怪不到他頭上,可憐見的,唉,不過是幾口吃食,對他好一些,我們也算是仁至義盡。」

到了青州府城,崔家派人在城門口迎接,親戚互相見禮寒暄,又一起進城回崔府。

裴臨川的馬車一直跟著他們到崔府門口,見他們進了府,才依依不捨地掉頭離去。

崔老太爺有一妻兩妾,嫡妻王老夫人生有長子和三子、嫡長女崔氏,小妾各生有一兒一女。

兒子們又各自娶妻生子,一大家子擠滿正廳,崔氏紅著眼見禮。

孟季年與孟夷光跟在後面打招呼,一圈下來已經頭暈腦脹,誰是誰也只囫圇打了個照面。

王老夫人一手牽著崔氏,一手攜著孟夷光,已哭得泣不成聲,女眷們也在旁邊陪著哭。

崔老太爺年紀比老神仙年長幾歲,仍舊紅光滿面、精神矍鑠,微胖的臉和和氣氣,笑咪咪地道:「女婿一家遠道而來,路上辛苦了,先回院子洗漱歇息,待有了力氣,你們再好好哭。」

孟夷光忍不住看過去,崔老太爺對她眨了眨眼,她莞爾一笑。

能掙下這麼大一份家業,在青州乃至全大梁都是數一數二的富翁,讓皇帝都惦記他口袋裡銀子的人,只怕與老神仙一樣,絕非表面那般和善。

王老夫人忙笑道:「你瞧我都糊塗了,光顧著高興。老大,老大媳婦,你們領著他們去院子,看房裡有沒有缺什麼。」

崔敬是嫡長子,常年跟在崔老太爺身邊經營生意,生得與崔氏有三分相似,身形微胖、面容和善,領著孟季年去前院。

老大媳婦華氏,現在府裡掌管中饋,以前崔氏尚在閨中時,她們關係極好,不待王老夫人吩咐,自是熱絡地挽著崔氏,又招呼著孟夷光,出了大廳、乘上軟轎,前去備好的客院。

崔府占地寬廣,遠比京城孟府還要大上數倍,府裡亭臺樓閣、雕梁畫棟,更有條河流穿府而過。

一路上孟夷光看得眼花撩亂,婆子抬著軟轎穿過垂花門,彎來繞去走了大半炷香的工夫,才到客院。

孟夷光不動聲色地打量,心裡卻暗自咋舌。五進的院子高大軒敞,裡面榻几案桌皆是小葉紫檀,多寶槅上面擺著各種精巧物件,牆上隨意掛著大家真跡字畫,富貴又恰到好處。

華氏笑道:「想著妳們母女平時也難得住在一起,就沒有將妳們分開,安排在同一個院子裡。小九,妳可知曉,這裡是妳阿娘出嫁前住過的院子,後來重新擴建翻修。自從收到妳們要來的書信,母親就急著著手布置,說三娘出嫁前什麼模樣,回到娘家還是什麼模樣。」

崔氏四下打量,見屋子裡的屏風都是雙面繡屏,又忍不住紅了眼眶,哽咽著道:「這一離家就是數十載,阿娘還記得我喜歡這些物件,可我卻不能在她老人家跟前伺候,真是不孝。」

華氏娘家也離得遠,幾年才能回去一次,府裡又忙碌走不開,每次都是匆匆來回,聞言也跟著潸然淚下。

孟夷光忙著左右相勸,華氏才拭去淚水,看著她道:「小九生得真好,又乖巧懂事,是我的不是,妳們累了一場,還陪著我在這裡哭。妳們先去洗漱,略用些點心、茶水,歇息一陣子,晚上再一起飲酒說話,我就先回去了。若有缺什麼東西,差人過來跟我說一聲就行,萬萬莫跟我客氣。」

華氏笑著出了門,崔氏與孟夷光要送她出去,又被她推回來,來回推辭之間,孟夷光只覺得比趕路還要辛苦萬分。

去淨房洗漱之後,坐在軟榻上歇息喝茶,碟子裡的栗子糕做得小巧,軟糯可口又不膩,孟夷光連吃了好幾個,才總算長長舒了口氣。

崔氏也吃了兩個,笑著說道:「我還未出嫁時最喜歡吃栗子糕,這道點心雖說稀鬆平常,到了京城之後,卻再也沒有吃到這個味道。廚房換著方法做,總覺得缺了些什麼。」

「青州的栗子比京城的要甜些,因為這裡是阿娘的故鄉呀。」孟夷光吃不出好壞,知道崔氏只不過是因為想家,才會覺得家裡的更可口美味。

思及崔府的富貴,孟夷光好奇問道:「阿娘,崔家是做什麼生意發家的?」

崔氏抿嘴一笑。「妳外祖父定會跟妳講崔家祖上是做錢莊發家,他還請人編了崔氏札記,送了一本到京城給老神仙,他可曾與妳講過?」

在臨出京城時,老神仙差人將孟夷光叫回孟府,祖孫倆密談很久,又交待她一些事,最後他笑呵呵地告訴她,崔阿財當著眾人面前說的話,她一個大字都別信。

孟夷光搖搖頭,笑道:「老神仙只託我帶了些話給外祖父,其他的倒未曾說起。」

崔氏本來想問,可想到老神仙親口所託,只怕是重要之事。

她雖然對外面之事知曉甚少,可見到孟夷光這一路的行事手腕,看似溫和、不動聲色,又極有耐心,老胡卻對她俯首聽命,他們可能是在謀什麼大事。

崔氏遂不再問,轉而笑道:「妳外曾祖父以前在賭坊門口幫人放印子錢,一來二去賺了幾個大錢,他就得了妳外祖父一個兒子,盼著他讀書考試,能當官光宗耀祖。妳外祖父的確是極聰明,可書就是讀不下去,倒是對放印子錢很有天分,便接下了妳外曾祖父的衣缽,靠著這個賺了些錢,全部拿去組一支商隊,帶了絲綢和茶葉去關外,來回幾次買賣,財富越積越多,後來關外不太平,才又開了錢莊。」

孟夷光這一路走過來,知道這個世間行路有多難,更遑論前朝局勢動盪,崔老太爺的商隊不僅安然無恙,還能積下這麼一大份家產,他就絕非常人。

她微微沈吟後問道:「外祖父以前的商隊,走的可是北戊?」

崔氏回憶了一下道:「好像是,他不止一支商隊,除了北戊還有南疆。又打造了海船跟著賀家出海,前朝末年時,年年打仗,妳外祖父這些生意都停了,一門心思做了糧商。有一次皇帝缺糧草,從妳外祖父手上買糧。說好聽點是買,要是有銀子,還會缺糧草嗎?原本要買上千石的糧食,妳外祖父乾脆開倉庫,讓那些兵丁將糧食全部搬去,只給家人留了些口糧。」

青州靠海,賀家是青州最大的海商,與崔家沾了些遠親。京城馬行街上的「海外奇珍」,就是青州賀家的鋪子。

兩家都遠離京城,賀家還有幾個族人在京城當小官,崔家卻一人都未進京。

孟夷光自是明白,皇帝手上握有重兵,就算崔老太爺不給,那些糧食最後也保不住,借了一次還有下次,倒不如大方高調,乾脆讓他全部拿去,還能落個人情。

以崔老太爺的眼光,又怎麼看不清楚當下局勢,改做糧食買賣,一是藉機賺銀子,二就是為了到時候買崔家一個平安。

皇帝得了好處,念著崔家,要是崔老太爺能進京,崔家幾個舅舅的功名前程自是不在話下。可崔家一人都沒有進京,皇帝不僅欠下了他一份大人情,更是為崔家留了條退路。

自古以來,伴君如伴虎,多少家族一夕崛起,又多少家族頃刻間灰飛煙滅。

孟夷光對崔老太爺的敬佩更甚,他是少有清醒又抵擋得住誘惑之人,不過想到老神仙的話,心裡不免又有些忐忑。

「妳大舅舅、三舅舅倒好,只那老二是姨娘所出,自小就愛讀書,娶的妻子又是舉人家的女兒,在崔府是數一數二的才情過人,妳見著時離他們遠一些。」崔氏也不隱瞞,乾脆道:「全氏就是眼高手低,一直抱怨妳外祖父偏心,不讓老二出仕,我呸,他有本事能考中,會有人攔著他?」

看來家家都有本難唸的經,親兄弟之間還尚有齟齬,何況不是一個娘胎出來的兄弟。

孟夷光笑著應下,兩人又說了一會兒話。

*欲知精采後續,敬請期待5/21上市的【文創風】1262《算是劫也是緣》下。

商品簡介

傳授他一身本領的老先生,將當今聖上視為天意所歸,

可在他心底,孟家小娘子才是他的天命,得護她周全。

「天下很大,有很多人,可我能有的,也只有妳一個。」

有神人般的先生及時相救,裴臨川甦醒過來卻沒了關於她的記憶。

皇帝為了自個兒的千秋大業,萬不能失去算無遺策的國師,

於是金口一開,認定她與國師不宜結親,擅作主張賜了和離。

一別兩寬,收到放妻書的孟夷光離京前往青州散心,還來不及傷感,

半路上,裴臨川就三番兩次與她「巧遇」,嘴裡總嚷著要賺銀子,

他時而茫然道:「我要買花給人戴,可我已不記得那人是誰。」

時而得意地說:「我要去找很重要的人,卦象說那人在青州方向。」

她知道他能窺得天機,又擔憂他憶及過往失了心智,這才刻意保持距離,

怎料不懂人情世故的他卻夜闖閨房,一會兒送助眠藥,一會兒贈烏木簪,

眼看著事態發展越來越難以預料,她不得不狠心與他劃清界線──

「這樣不合規矩。你是國師,該一心一意、心無旁騖為百姓謀福祉。」

他竟不死心地道:「我心悅妳,我想娶妳為妻,妳是否願意?」

如今他不記得她都已執著至此,若他的記憶逐漸明朗,那還得了啊!

換作是尋常夫妻,破鏡重圓是美事一樁,但他們是聖上欽賜的和離,

這段「孽緣」再繼續糾纏下去,豈不是違背天意、大逆不道嗎?

作者簡介

墨脫秘境

晉江文學城簽約作者。生長於江南,雙子座,(以 MBTI分析)在不熟悉的人面前是I人,在友人面前是E人。喜歡看各種亂七八糟的劇、書,大多是無厘頭喜劇,或地理自然傳記一類的書籍。

寫過各種類型的文,劇情類的較多,尤其喜歡寫人,人心,人性。已完結的書大多是甜文,皆大歡喜為主;如今在嘗試寫Bad Ending,希望有天能成為擅長寫纏綿悱惻的「悲情天后」。

算是劫也是緣(下)
作者:墨脫秘境
出版社: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24-05-23
ISBN:9789865095253
定價:290元
特價:79折  229
特價期間:2024-07-01 ~ 2024-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