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黑道名帖:一探1980至1990年代十大槍擊要犯走過的歹路
cover
目錄

序言

第一章 因為一條香腸,踏上殺人不歸路的鬼見愁:林來福

第二章 史上捐款最多的黑幫殺手:劉煥榮

第三章 單挑天道盟、橫行江湖的黑牛:黃鴻寓

第四章 街頭駁火兩千槍,葬身火窟的惡龍:陳新發

第五章 血濺芳明館,梁國愷與王邦駒的背骨人生

第六章 台灣殺手亡命日本,新宿槍殺黑幫老大:楊雙伍

第七章 槍擊要犯擁槍不用槍,偏心殺人魔:吳新華

第八章 槍擊要犯不開槍,另類鬼見愁:黃主旺

第九章 台美混血狂徒,美國博仔林博文

第十章 鐵窗也關不住的穿山甲:詹龍欄

附錄:四海幫「大寶」陳永和被刺之謎

試閱內容

第二章 史上捐款最多的黑幫殺手:劉煥榮

什麼樣的人敢在各路黑道大哥雲集的場合公開殺人;什麼樣的人會搶劫賭場捐給孤兒院;什麼樣的人在被宣判死刑時,會深深向法官一鞠躬;什麼樣的人在被判處死刑定讞後,竟然有二十多名不分藍綠的立委聯署希望能槍下留人;什麼樣的人在步入刑場接受槍決之前,還能高喊「中華民國萬歲」,並稱自己「對不起國家、社會」,隨後才邁入法場伏法?

他是黑道中人人聞之色變,卻也是在獄期間改變向善最為人所知的死刑犯。

他是劉煥榮,曾經殺人不眨眼的竹聯幫冷面殺手,卻也是年少時朋友間口中最講義氣的「小劉」。

劉煥榮是怎麼從「小劉」一路走向「神經劉」、「冷面殺手」?讓我們慢慢地回顧他的一生。

1.眷村出身受人欺,加入幫派自保

一九五七年,劉煥榮出身於台中市北屯區的眷村「陸光八村」,是家裡的老么。他受到軍職的父親影響,從小便嚮往從軍。由於家裡經濟狀況不好,他小時候便跟著家人在外擺攤賣水果,然而卻常受到地痞流氓欺負,勒索保護費,還時常遭到砸攤。

看著家裡的水果攤屢次遭到流氓勒索砸毀,劉煥榮發誓自己長大一定要保護家人,不再受人欺侮。於是他高中時加入了外省眷村子弟組成的「小梅花幫」及「北屯圓環幫」等幫派。有了同伴在背後撐腰,此後只要有任何流氓來眷村找碴,無論是家人還是朋友被欺負,他絕對反擊回去,而且毫不留情。

自從小劉開始混幫派後,書也不讀了,成天跟著兄弟們上街收保護費、替賭場圍事,且三不五時與其他角頭份子鬥毆。

某天,極重義氣的劉煥榮看到一個同村的朋友遭到十多名流氓追殺,他連忙抄起手邊一根棍子衝了上去,以一擋十。劉煥榮不要命似地朝對方領頭者往死裡打,不僅替友人解圍,甚至還把對方打成重傷。不久後,劉煥榮在某間賭場收保護費時遇到警察,他為了脫身打傷警察,因此遭到追緝。

劉煥榮原本打算跑路,但父親要他放心待在家別亂跑。然而,有天他在家中睡覺時,隱約聽到父親在屋外與人談話,仔細一聽,發現對方竟然是警察,沒想到父親竟然報警來抓他。他雖想脫逃但已來不及,被銬回警局。

劉煥榮為此被送進少年觀護所,起初他對於父親很不諒解,儘管父親常常到獄中探望他,但他始終沒給過好臉色。直到有一天,他望著父親探監離去時的背影,突然發現爸爸怎麼滿頭白髮,老了這麼多。原來父親是用心良苦,為了讓他擺脫幫派,才會「大義滅親」。

劉煥榮離開少觀所後,決心重歸正途,回到校園念高中。他告訴自己,不能再讓父母操心,往後還要讓他們揚眉吐氣。

他從小的心願就是和父親一樣,從軍報國,於是當學校老師詢問大家有沒有人畢業後想報考軍校時,他第一時間便舉起手,但他的滿腔熱血瞬間被老師澆熄:「劉煥榮你不行,手放下。」

不過,劉煥榮的從軍夢並未因此結束,他高中畢業後服義務役入伍時,再度提出自願留營的申請,想要做個職業軍人。然而,這次依然是被軍中長官打了回票。他這才知道,自己過去的幫派背景及前科,已經讓他被「點油作記號」,一輩子都洗不掉。

劉煥榮想要學好,一心想從軍報國卻不得其門而入,讓他極度失望。退伍後,劉煥榮還在想要做些什麼時,某天里長來找他,偷偷告訴他一條消息。原來是因為劉煥榮之前混過幫派,管區警察為了績效,準備將他提報流氓管訓,里長要他自己做好打算。

由於當時戒嚴時期採用的《檢肅流氓條例》,只要警察機關認為你具有「流氓行為」,便可以不經審判報請管訓。也就是說,只要警察說你是流氓,你就要被抓去關,那怕你根本沒有因犯罪遭法院判刑。劉煥榮後來曾自稱:「一個有前科的人已不被社會諒解,白布染上黑點,一輩子都洗不清。」

不僅從軍無門,現在連當個良民都不行?劉煥榮心中充滿了怨憤與無奈,既然國家社會不給我機會,認為我曾混過幫派就一輩子是流氓,那我就真的回去混流氓,而且要混就要混大尾。

劉煥榮的父親過世後,母親根本管不動他,於是劉煥榮又跑回去找過去的幫派朋友重操舊業。劉煥榮被逼著重上梁山後,心想既然決心要混兄弟,就要比別人更兇狠,於是他開始收小弟、搞場子,這段期間他在台中一帶逐漸混出名堂。

2.加入竹聯幫成殺手

當時在中部混黑道,像劉煥榮這樣的外省幫派份子畢竟是少數,再怎麼樣搞,勢力都難以與在地的本省角頭抗衡,唯有比人狠、不要命,才有可能闖出一片天。但也因為如此,劉煥榮很快便與許多角頭發生摩擦。

一九七九年十一月,劉煥榮因為賭場糾紛與豐原的幫派「十七軍刀」爆發衝突。他在衝突中幹掉對方老大「雞母」,從此踏上殺人的不歸路。一九八一年,劉煥榮又因為賭場利益,槓上雄霸台中市區的角頭「大湖幫」,他不畏對方人多勢眾,多次與他們血拚砍殺。

劉煥榮在台中逐漸闖出名號,同時也被正要朝台中發展的竹聯幫看中。當時竹聯幫正在擴張勢力版圖,並採取多元建堂的發展模式,其中第一個成立的分堂「忠堂」堂主董桂森,和劉煥榮同樣是出身自台中北屯的眷村子弟。他看上了這個敢殺敢拚的同鄉小老弟,決定吸收他進入竹聯幫。

董桂森帶著劉煥榮北上發展,參與了當年轟動一時的「青蛙王子」高凌風的秀場糾紛談判。當時為了高凌風的檔期問題,南部各角頭齊聚一堂,北上與竹聯幫談判,而這也是劉煥榮第一次參加如此眾多老大的聚會。

當然,這時的劉煥榮在老大們面前還只是名不見經傳的「小劉」。不過,很快地,所有人都會認識這個名字。

由於劉煥榮夠狠、膽子大,而且又冷靜,竹聯幫將他視為殺手的不二人選。他接到的第一件任務,便是要做掉一個超大咖的人物:大湖幫的老大廖龍輝。

前面有提到大湖幫雄霸台中市區,但其實大湖幫並不是一個組織嚴密的幫派,只是一個有著相同地緣關係的角頭勢力所聚合的組織泛稱。大湖幫在當時有幾名威震縱貫線的老大,分別是「憨面」李照雄、「噖嘜」林金銘,另一個便是「輝哥」廖龍輝。

廖龍輝是大湖幫最早的老大,曾經權傾一時,掌握了台中的賭場、風化區及酒店,並與地方各界交好,甚至在江湖上被譽為台中市的「地下秘書長」。

樹大必定招風,廖龍輝雖然交遊廣闊,卻也有不少敵人。多年來許多幫派角頭都想要他的命,卻從來沒人成功過。主要原因是廖龍輝行動極其隱密,他往往會安排許多穿著與他相同的替身,然後分別行動,以混淆敵人耳目。因此,他也有著「九命怪貓」的稱號。

但這次他碰上的人叫劉煥榮,劉煥榮為了完成任務,極有耐心地跟監廖龍輝三個月,他一一過濾掉其他替身的行動,總算鎖定廖龍輝本人的行蹤。一九八三年十月二十三日,廖龍輝於台中市三民路三段一帶,遭到埋伏的劉煥榮槍殺身亡,震驚了台灣黑道。

劉煥榮在槍殺廖龍輝過程中展現出的冷靜從容,更是讓人驚嘆。這點可以從以下例子看出:當時劉煥榮與一名小弟埋伏在車上等待廖龍輝出現,劉煥榮命小弟去買滷味啤酒回來,只見劉煥榮大口吃肉、喝酒,小弟則在一旁緊張得要死。忽然間廖龍輝出現了,原本正在大快朵頤的劉煥榮馬上丟下食物,衝出車外朝著廖龍輝開槍,當場將他射殺,隨後再回到車上繼續吃他的消夜,而小弟此時還愣頭愣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廖龍輝的死只是一個開始,接下來黑道中又會因劉煥榮掀起什麼樣的腥風血雨呢?

商品簡介

江湖路,步步差錯步步踏。

但若回首最初,在逞兇鬥狠成為日常之前,

許多人踏上這條血腥荊棘的不歸路,

其實只是為了爭一口氣……

懸疑犯罪主題網站「疑案辦」首部執筆之作,

以報導紀錄視角,從台灣十一位知名殺手的經歷切入,

一窺80、90年代錯綜複雜的台灣黑道生態,

探究江湖人生風光背後的永恆教訓!

★江湖並不美好★歹路不可行★

★每篇故事搭配精美的刺青風格插圖

已逝的武俠小說大師古龍,曾在故事中虛構一本由百曉生撰寫的《兵器譜》,月旦各方高手的武藝高下並列出排名,眾家英雄好漢因而將列名《兵器譜》視為窮盡生涯、以性命相拚的目標。

虛構故事中的《兵器譜》捲起一次次的武俠風波,而在現實中,1984年由警政署公布的「重大槍擊要犯查緝專刊」,也成為當時台灣黑道兄弟們心目中另類的《兵器譜》。

當年名列專刊前十名的「十大槍擊要犯」,不但是媒體報導的焦點,「金榜題名」者的種種豐功偉業竟也變成民間茶餘飯後的熱門話題。許多不甘落於人後的兄弟們為了取得這項「官方認證」,表現自己的過人能耐,更競相犯下重案,在江湖上掀起一陣陣腥風血雨。「十大槍擊要犯」所犯下的各種罪行,也成了台灣治安史的重要一頁。

以此為前提,本書擴大範圍,列出十一名台灣治安史上的重要罪犯,包括為一根香腸踏上殺人不歸路的鬼見愁、街頭駁火兩千餘槍的惡龍、史上捐款最多的黑幫殺手等等,類型涵蓋當年在首批專刊名單上的人物,以及後來出現的重要通緝要犯。

書中講述這些罪犯一生的故事,記錄下他們的成長、崛起、所犯案件以及結局。透過他們之間錯綜複雜的關聯,幾乎足以拼湊出當年的台灣黑道生態,而他們最後或幡然醒悟或執迷不悔的態度,更展現了江湖人生的真實面貌。

★可搭配原創歌曲《歹路不可行》及配樂《一觸擊發》、《走暗巷》,來一場江湖味十足的閱讀體驗:https://linktr.ee/dhmusic

作者簡介

疑案辦編輯部

疑案辦全名為「重大歷史懸疑案件調查辦公室」(the Office of Historical Suspense Investigation and Research,O.H.S.I.R),於2017年成立,打造台灣懸案內容的第一品牌。致力於調查歷史上各種懸案、冷案,彙整為一個檔案資料庫,以網站的形式讓社會大眾閱覽。

疑案辦網站:https://ohsir.tw

疑案辦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ohsirtw

作者自序

序言

回顧那個曾是最好也是最壞的時代

疑案辦編輯部曾在疑案辦網站上以「台灣黑道名帖」為專題,介紹幾位橫行在一九八○至一九九○年代的黑道大哥,如鄭太吉、胡關寶、林來福、劉煥榮等人。經過幾篇介紹文章後,小編注意到部分令人聞風喪膽的黑道大哥有一共同點,即曾被警方列為「十大槍擊要犯」名單中。

「十大槍擊要犯」對三、四十歲以上的朋友來說,是個相當有記憶點的名詞。在一九八○、九○年代的新聞裡,三不五時就會出現關於「十大槍擊要犯」的報導。當時小編曾經想過一件事,怎麼前幾天抓過一個「十大槍擊要犯」、今天也抓到一個「十大槍擊要犯」,感覺警察常常抓到「十大槍擊要犯」,但為什麼永遠都還有「十大槍擊要犯」等著被抓。

事實上,回顧一下「十大槍擊要犯」的來龍去脈,就可以知道所謂的「十大槍擊要犯」並不是特定的某十個槍擊要犯,而是隨著時間移動、人事更迭,會不斷變動的一份名單。

追溯起「十大槍擊要犯」的源流,最早是從一九八四年開始。當時台灣隨著經濟的成長,黑幫問題也逐漸浮上檯面,特別是黑道份子開始廣泛持有槍枝後,槍擊案逐年增加。為此,警政署針對重大暴力犯罪份子,會定時公布「重大槍擊要犯查緝專刊」,在查緝專刊上的前十名,即被俗稱為「十大槍擊要犯」,若是名單上的通緝犯被緝捕歸案,或是身亡,則會依序遞補。

「十大槍擊要犯」的名單,一般會張貼在各縣市警察局、派出所門口、公布欄以及街頭巷尾醒目處,供員警辨識及民眾指認。

列出「十大槍擊要犯」的原意是為了提醒員警,並激勵警方辦案士氣,出發點是基於辦案者的視角及提醒執法者,卻沒想到這份名單的發布,對犯罪份子而言是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感受。

「十大槍擊要犯」對犯罪份子或是黑道人士而言,就像是一份榜單,上面的排名等於是經過「官方認證」,以證明你有多大尾。因此,這份名單反而造成一種畸形現象,便是不在榜上的人想要擠進去,證明自己的能耐;已在榜上的人為了不能失面子,必須繼續做出符合「十大槍擊要犯」身分的犯罪行為。

其實,如果大家一一檢視這些槍擊要犯所犯下的罪行,會發現有些人確實「人如其名」,犯下的案子多不勝數。但同時也有很多人並未犯下什麼滔天大罪,甚至只是因為持有槍枝便被入列的狀況。換句話說,即便被列為槍擊要犯,也未必罪大惡極;相反的,同時間也有很多犯下更嚴重罪行的人,只不過未被列為槍擊要犯,反而相對罕為人知。

當時被列為「十大槍擊要犯」的劉煥榮,曾經在獄中寫下的回憶筆記裡批評:「十大槍擊要犯的排行榜害死人」。他認為,警方公布所謂的「十大槍擊要犯」,加上媒體大肆宣傳,這種類似明星式的排行榜,使得一些原本罪不至死的槍擊要犯,為了符合大眾認為「十大槍擊要犯」該有的形象,以及江湖上的名聲,硬著頭皮犯下更嚴重的犯罪。

一九八四年,第一批被列入所謂「十大槍擊要犯」的有林博文、楊雙伍、劉煥榮、梁國愷等人。到了一九八九年,林來福、黃鴻寓等人也入列。不過,後來由於擔心發布「十大槍擊要犯」後反而助長罪犯氣燄,甚至可能有人「覬覦」想要進入這份名單中,只是增加犯罪風險。

一九九○年五月後,警政署決定不再發布「十大槍擊要犯」名單,而是將槍擊要犯與其他經濟、政治、金融犯罪合在一起,改稱為「十大通緝要犯」。從嚴格意義上來說,「十大槍擊要犯」自此時起已走入歷史。

本書中所羅列的槍擊要犯便是基於上述前提,以犯罪情節嚴重程度、被害者數量、對社會影響程度等因素,選出十一名重要的殺手,講述其一生的故事。其中像是一九九○年代後崛起的陳新發、詹龍欄、黃主旺等人,儘管過了警政署發布「十大槍擊要犯」的時代,但在一般人眼裡,他們依然是重大的槍擊要犯。另外,像是台灣治安史上被判最多十個死刑的吳新華,一共殺害了十四人,還犯下台灣首次殺軍人奪槍的案件,卻因為其犯案凶器大多為刀,未被列為槍擊要犯,但本書依然將他列入。

綜觀這些槍擊要犯的犯案歷程與故事,大多與黑道間的恩怨有關。每個槍擊要犯固然有其自身的故事,但認真探究之後,可以發現彼此間的關聯性極高,說是由他們即可依稀拼湊起一九八○、九○年代的台灣黑道生態也不為過。

舉例來說,一九八○年代初期即闖出名號的「美國博仔」林博文,早年拜在台中角頭幫派「十五神虎幫」的大哥「八指明」林樹旺門下;而林樹旺之後在另一槍擊要犯「鬼見愁」林來福逃亡時,給予極大庇護;隨後林來福帶出來的「黑牛」黃鴻寓,則是因為與天道盟不倒會會長謝通運結怨,導致其與整個天道盟宣戰;謝通運雖然沒有死在「黑牛」手上,卻因為地方派系之爭與「另類鬼見愁」黃主旺交惡,遭黃主旺設計在光天化日下被劫殺……

又比如當時的黑道份子犯案後跑路,往往會偷渡出境。一九八○年代兩岸尚未開放時,偷渡的首選是日本,東京的歌舞伎町充斥著來自台灣各地的幫派犯罪份子。像是高雄的楊雙伍、台北的王邦駒、台中的劉煥榮,這些人本來各據一方,卻因緣際會在日本齊聚一堂。其中劉煥榮、楊雙伍、王邦駒在日本都還繼續犯案,特別是王邦駒曾對日本警察犯下槍擊案。

類似這樣的關聯性還有很多,甚至多到讓人覺得江湖還真小,每個槍擊要犯即便來自不同時空環境,竟都還能有所連結。這也正反映了這些槍擊要犯與台灣黑道幫派間的密切關聯。

有那麼多罪犯,自然要有抓罪犯的人。多年下來,台灣警方與槍擊要犯們進行著一場又一場的戰爭,從中也應運而生了一些「破案神探」。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曾數次與槍擊要犯交手,後來一路做到台北市刑大大隊長、桃園縣警察局長、刑事局長、警政署長,最後甚至成為新北市長的侯友宜。

一九八五年,時任台北市刑大除暴組長的侯友宜參與圍捕梁國愷、王邦駒的攻堅行動,隨後又負責訊問從日本被遣送回台的劉煥榮。進入一九九○年代,侯友宜在台北市刑大副大隊長任內,也主導了圍捕陳新發的行動。

侯友宜在一次次與這些知名槍擊要犯交手的過程中,透過媒體宣傳,逐漸為國人認識。雖然他在這些行動裡,也面對過不少挫折,但總歸而言,最後大多都獲得成功。也因此,侯友宜成為台灣最具知名度的警察榜樣,自然官運也隨之扶搖直上。

這些知名槍擊要犯橫行的年代,也是所謂「台灣錢淹腳目」的年代,同時正逢台灣逐漸擺脫戒嚴時期的枷鎖,在各個領域皆尋求自由的年代。一般人想要政治上、思想上的自由,媒體想要新聞報導的自由,幫派份子想要「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的自由。綜合這些因素,大家認知中的槍擊要犯就這麼誕生出來。

當大家看著股市上萬點笑哈哈時,轉眼間電視裡又播著槍擊要犯四處犯案的新聞。明明知道槍擊要犯危害社會安全,普羅大眾卻又抱持著像是看小說般的心態,緊盯著報章雜誌與電視新聞對於他們的追蹤報導。大家心裡頭充斥著難以言喻、複雜交錯的情緒。

很多人都說那個時候既是最好的時代,但也是最壞的時代。

你認為呢?

台灣黑道名帖:一探1980至1990年代十大槍擊要犯走過的歹路
作者:疑案辦編輯部
出版社:凌宇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24-06-05
ISBN:9786267315132
定價:380元
特價:88折  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