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伍德靈異偵探社(3):空殼少年
cover
試閱內容

直到薰衣草旅店的案子來到尾聲,我們在那間邪惡旅店裡拚命求生時,我想那時我才第一次瞥見洛克伍德偵探社成員的完美合作光景。那幅景象一閃而逝,不過每一個細節都銘刻在我的記憶中:我們分毫不差、合作無間,像個真正的團隊。

是的,每一個細節。安東尼.洛克伍德風衣著火,雙手瘋狂揮舞,踉蹌退向敞開的窗戶。喬治.庫賓斯單手掛在梯子上,宛如一顆在狂風中飄搖的巨大梨子。還有我——露西.卡萊爾——身上處處是瘀傷、血跡、蜘蛛網,衝刺跳躍,在地上滾來滾去,躲避一縷縷鬼氣……

沒錯,我知道以上描述聽起來都不太妙。老實說就算少了喬治在那裡慘叫也沒差。不過這就是洛克伍德偵探社的作風:善用劣勢,反過來化為優勢。

想知道個中奧妙嗎?且聽我仔細道來。

就在六小時前。我們站在門口台階上按響門鈴。那是個烏煙瘴氣、飽受風雨摧殘的十一月午後,雲層籠罩在白教堂上頭,灰暗尖頂上的陰影漸深。雨滴在我們的風衣上打出點點水漬,腰間的細刃長劍上水光閃爍。四點的鐘聲才剛響過。

「大家準備好了嗎?」洛克伍德詢問。「記住,我們就問幾個問題,仔細監視靈異現象。一旦找到案發房間或是屍體位置的線索,我們就別吭聲,好好向人家道別,出去找警察。」

「很好。」我說。喬治點頭,手中忙著調整工作腰帶。

「太沒用了!」嘶啞的低語從我耳後飄來。「先捅一刀再問!這才是明智之舉。」

我用手肘頂了頂背包。「閉嘴。」

「你們不是要聽我的建議嗎!」

「你負責戒備,不是用愚蠢的理論擾亂我們。現在給我閉嘴。」

我們在門階上等候。薰衣草旅店是一棟夾在整排住宅中間、門面狹窄的三層樓旅店,位處倫敦東區,和鄰近區域一樣瀰漫著疲憊困頓的氣氛。碎石子牆面結了厚厚一層煤灰,輕薄的窗簾搖搖晃晃。二樓以上沒半點燈光,不過前廳的燈亮著,門板上半部的玻璃帶著裂痕,斜斜掛了塊泛黃的「尚有空房」牌子。

洛克伍德戴著手套的手擱在額頭上擋光,瞇眼往內看。「嗯,有人在家。我看到前廳另一頭站了兩個人。」

他又按了一次門鈴。鈴聲像是拿剃刀刮耳膜似的,刺耳難聽。他再敲了門環。沒有人應門。

「希望他們別再磨蹭了。」喬治說:「我無意讓你們擔心,可是有白色的東西從街上往這裡逼近。」

他說得對。一道蒼白形體在遠處的暮色間浮現,躲在屋舍的陰影裡,緩緩飄浮在人行道上,離我們越來越近。

洛克伍德聳聳肩,甚至沒有多看一眼。「喔,說不定是誰家衣服晾在外頭飄起來。現在還挺早的,不是那些傢伙現身的時段。」

喬治和我互看一眼。到了這時節,白天沒比晚間亮上多少,死者開始在昏暗的午後出沒。老實說從地鐵站走來這裡的路上,我們已經在白教堂高街看見一個虛影,扭曲的黑暗歪斜地佇立在排水溝旁,被匆忙返家的行車掀起的氣流沖得旋轉飄搖。那些傢伙早就跑出來了——洛克伍德也清楚得很。

「哪一國的衣服會長出腦袋和細細的腳?」喬治問。他摘下眼鏡擦乾,重新架回鼻梁上。「露西,妳來告訴他。我怎麼說他都不會聽。」

「是啊,洛克伍德。」我說:「我們總不能在這裡站上一整晚。要是反而被那個鬼魂幹掉的話就慘了。」

洛克伍德笑了笑。「當然不會。屋裡的朋友總得要回應我們,否則就是做賊心虛。他們隨時會來應門,請我們進去。相信我。不用擔心。」

洛克伍德就是有辦法說服人,即便是這種荒謬的論調。此時此刻,他一派輕鬆地等門,一手擱在劍柄上,和往常一樣身穿瀟灑俐落長風衣和黑色套裝。黑髮蓋住額頭,來自旅店前廳的燈光照亮他蒼白消瘦的臉龐。他轉頭對我咧嘴一笑,黑眼閃閃發亮,風度翩翩、泰然自若。我想記住這樣的他,那一夜的他:當我們腹背受敵,洛克伍德仍舊站穩腳步,冷靜無畏。

相較之下,喬治和我就沒那麼時尚了,但我們還是很重視這次委託。黑衣黑靴,喬治甚至紮好了衣服。我們三個揹著背包,扛著沉重的皮製裝備包——破舊,隨處可見鬼氣燒出的破洞。

要是讓一般路人看出我們是靈異現象調查員,他們會認定裝備包裡裝滿了這一行的必備道具:鹽彈、薰衣草、鐵粉、銀製封印和鐵鍊。八九不離十,不過我還扛著裝在罐裡的骷髏頭,包管出乎任何人的意料。

我們又等了一會。寒風吹過屋舍間的骯髒暗巷。鐵製護符高高懸在我們頭頂上,敲出喀啦喀啦的聲響,像是女巫的牙齒。那道白色形體沿著街道朝我們鬼鬼祟祟地飛來。我拉起連帽大衣的拉鍊,往牆邊貼近一些。

「對,那個鬼魂靠過來了。」背包裡的聲音響起,那是只有我聽得見的耳語。「它看到你們,它餓了。我個人認為它盯上了喬治。」

「洛克伍德。」我再次開口。「我們真的該進行下一步了。」

然而洛克伍德卻往後退開。「沒這個必要。我不是說了嗎?他們來開門啦。」

屋內黑影幢幢,鐵鍊沙沙作響,門板盪開。

一男一女站在門內。

或許他們就是凶手,但我們掛上最討喜的笑容,不想打草驚蛇。

薰衣草旅店在兩個禮拜前引起我們的注意。白教堂區的警方當時正在調查多起在該區失蹤的案件,其中有幾個業務員,不過大多是附近碼頭的粗工。他們查到部分失蹤者曾下榻在某間默默無聞的旅店——白教堂區大砲巷的薰衣草旅店,隨後便下落不明。警方曾上門,與店主伊凡斯夫婦談過,甚至搜過旅店,始終一無所獲。

但他們畢竟是大人,無法看見過去。偵測不到可能在此處發生過的罪行的靈異殘渣。因此他們需要偵探社協助,而剛好洛克伍德偵探社在東區有過不少實績,曾經成功解決斯皮塔佛德市集的尖叫鬼魂事件,使得我們在此區小有名氣。我們答應來伊凡斯夫婦這邊逛一圈。

我們說到做到。

根據他們背負的嫌疑,我暗自預期薰衣草旅店的店主會是令人膽寒的凶神惡煞,然而事實完全不是如此。真要打比方的話,我會說他們是對窩在樹枝上的老貓頭鷹。身形矮胖、滿頭灰髮、柔和茫然又睏倦的臉龐,隔著厚重的眼鏡向我們眨眼。他們的衣著厚重老氣,兩人緊緊相依,堵住整扇門。後方只能看見吊著流蘇的燈具和灰暗壁紙,其餘都被擋住了。

「請問是伊凡斯先生和伊凡斯太太嗎?」洛克伍德微微鞠躬。「哈囉,我是洛克伍德偵探社的安東尼.洛克伍德。先前曾經致電聯繫。這兩位是我的夥伴,露西.卡萊爾,以及喬治.庫賓斯。」

兩人直直盯著我們。有好一會兒,像是意識到五個人的命運來到了臨界點,沒有人開口。

「請問有什麼事嗎?」我不知道這名男性年紀多大——在我眼中,三十歲以上的大人都差不多——不過他離棺材肯定比搖籃還近。他稀疏的頭髮抹了髮油往後梳,眼睛周圍鑲著深深的縱橫紋路。他愣愣看著我們,精神散漫,面容和善。

「我在電話裡提過了,我們想和兩位談談曾經在貴店下榻的班頓先生。」洛克伍德說:「算是正式的失蹤人口調查的一環。請問我們可以進去嗎?」

「天很快就要黑了。」他身旁的婦人說。

「喔,不會占用太多時間。」洛克伍德亮出最有魅力的微笑,我咧起嘴角助陣。喬治忙著盯緊沿街飄盪的白影,無暇修飾緊張的神情。

伊凡斯先生點點頭,緩緩讓到一旁。「當然可以,不過最好快點。現在很晚了,再過不久它們就會跑出來。」

以他的年紀來說,他絕對看不到橫越馬路朝我們逼近的鬼魂。我們也不想提起那個東西,只是微笑點頭,以最快、最有禮貌的腳步跟著伊凡斯太太進屋。伊凡斯先生讓我們先走,輕輕關上門,把夜色、鬼魂、雨幕擋在屋外。

他們領著我們經過長長的走道進入公用交誼廳,磚頭砌起的壁爐裡火光閃爍。裝潢毫無特色:奶油色木紋壁紙、磨損厲害的棕色地毯、一排排裝飾盤,還有鑲在醜陋金框內的印刷畫。幾張扶手椅隨處放置,全都硬梆梆的,看起來很不舒適。還有一台收音機、一個酒櫃、一台小電視。正對著門的那面牆擺了一座木頭櫃子,架上是茶杯、玻璃杯、醬料瓶,以及其他早餐會用到的東西。兩組折疊椅和一張塑膠桌證實這個房間不只是社交場合,也是客人們用餐的地方。

目前此處只有我們五個人。

我們放下行囊。喬治再次抹掉鏡片上的雨滴,洛克伍德撥撥濕頭髮。伊凡斯夫婦杵在房間中央面向我們。距離拉近了,那些貓頭鷹般的外表特質更明顯了。他們短頸圓肩,伊凡斯先生身穿沒有曲線的毛線外套,伊凡斯太太則是黑色毛料連身裙。他們緊緊相依,年紀有些大,但我認為在厚重的衣著下,這兩人的身軀仍稱不上孱弱。

他們沒有請我們就座,顯然希望能長話短說。

「你說的是班森先生嗎?」伊凡斯先生問。

「班頓。」

「他最近在這裡住過。」我補充道:「三個禮拜前。你在電話裡是這麼說的。他是失蹤者之一——」

「是的,是的。我們向警方提過他。要的話,可以拿旅客登記本給你們看。」老人的嗓音輕柔低沉,他走向那座櫃子。他的妻子一動也不動地注視我們。他捧著本子回到我們面前,翻開內頁,遞給洛克伍德。「他的名字在上頭。」

「謝謝。」洛克伍德裝模作樣地研究旅客登記本,我趁機進行真正的調查。聆聽整棟屋子的動靜。從超自然層面來說安靜得很。我什麼都沒有感應到。好吧,丟在地上的背包裡傳來悶悶的說話聲,這不能算在裡面。

「機會來了!」低語竄起:「宰了他們,任務結束!」

我用腳後跟偷偷踢了背包一記,那道聲響停了。

「兩位對班頓先生有印象嗎?」在火光中,喬治的胖臉和淺黃色頭髮泛著淡淡光芒,小腹把毛衣撐得緊繃。他拉高腰帶,偷瞄溫度計一眼。「或是其他失蹤的客人?有和他們聊過嗎?」

「沒有。」老人說:「諾拉。妳呢?」

伊凡斯太太一頭染黃的頭髮,頭頂髮絲稀疏,盤成安全帽似的髮型。她的臉皮和她丈夫一樣布滿皺紋,特別是從嘴角往外輻射的線條,彷彿能像束口袋一般把嘴唇束起。「沒有,這也沒什麼,我們的客人大多待不久。」

「我們誠心招待客人。」伊凡斯先生補充:「你們也知道,業務員老是來來去去。」

房裡陷入沉默,空氣中飄著濃濃的薰衣草花香,抵擋不受歡迎的訪客。爐架和窗台上的銀製啤酒杯裡插著一束束新鮮花朵枝葉。還有其他防護措施:以凹成花朵、動物、鳥類的鐵條構成的家宅護符裝飾品。

這裡很安全,防護措施多到接近誇張的程度。

「目前還有人入住嗎?」我問。

「暫時沒有。」

「你們有幾間客房?」

「六間。二樓四間、三樓兩間。」

「你們睡在哪間?」

「妳這個小女生問題真多。」伊凡斯先生說:「在我那個年代,孩子就是孩子,才不是什麼佩著長劍的靈異調查員,也不會問東問西。我們睡一樓,廚房後面的房間。好了——這些我們應該都和警方說過了。我不太確定你們為什麼還要來這一趟。」

「我們等會就離開。」洛克伍德說:「只要讓我們看一眼班頓先生住過的房間就好。」

這兩人突然僵住,宛如豎立在交誼廳中央的兩塊墓碑。喬治溜到櫃子旁,手指拂過番茄醬瓶側,發現上頭積了薄薄一層灰。

「恐怕有困難。」伊凡斯先生說:「我們已經整理好房間,準備給新客人使用,不想讓人弄亂。班頓先生——以及其他客人——的使用痕跡早就清掉了。好啦……現在要請三位離開了。」

他走向洛克伍德。即便他腳踏刷毛便鞋、身披毛線外套,舉手投足卻是無比果決、靈活穩健。

洛克伍德的大衣有一堆口袋,有的裝了武器和撬鎖的鐵絲;據我所知,其中一個放了急用的庫存茶包。他從某個口袋掏出一張塑膠卡片。「這是證書。靈異局指定的調查機構,洛克伍德偵探事務所的成員有權調查可能與重大罪行或鬧鬼事件相關的任何處所。歡迎致電向蘇格蘭警場的蒙特古.伯恩斯督察確認,相信他很樂意與兩位詳談。」

「罪行?」老人縮了回去,咬住下唇。「鬧鬼?」

洛克伍德露出惡狼似的笑容。「我說過了,我們只想上樓稍微看看。」

「這裡沒有任何超自然現象。」伊凡斯太太皺眉。「看看這裡有多少防禦措施。」

她丈夫拍拍她的手臂。「沒關係,諾拉。他們是調查員。我們有義務協助他們。如果我記的沒錯,班頓先生住的是三樓的二號房。直接往上走兩段樓梯就到了,絕對不會錯過的。」

「謝啦。」洛克伍德拎起他的裝備包。

「你們要不要把行李留在這裡?」伊凡斯先生提議,「樓梯又窄又長。」

我們看著他,沒有回應。喬治和我把裝備包甩到肩上。

「好吧,你們慢慢走。」伊凡斯先生說。

樓上沒開燈。我跟著兩人踏上陰暗的樓梯,回頭看了那對老夫婦一眼。伊凡斯夫婦肩並著肩,站在交誼廳中央,在翻飛火光中泛著紅光。他們注視著我們,腦袋歪成同樣的角度,爐火打在四塊眼鏡鏡片上。

「你們覺得如何?」喬治的低語從上方飄來。

洛克伍德稍停幾秒,打量架在樓梯中段的厚重防火門。門板以插銷固定在牆面上。「我不知道內情如何,總之他們絕非無辜。毋庸置疑。」

喬治點頭。「有沒有看到那瓶番茄醬?已經很久沒人在這裡吃早餐啦。」

「他們肯定知道大勢已去。」我開口,繼續往上爬。「假如他們的客人出了事,我們絕對感應得到。他們知道我們有什麼天賦,一旦被查出真相,他們以為我們會默不作聲嗎?」

洛克伍德的回應被後方鬼鬼祟祟的動靜打斷。我們回過頭,瞥見伊凡斯先生被光照亮的臉龐,一頭亂髮,瘋狂的雙眼狠狠瞪著我們。他鬆開防火門,準備關上……

洛克伍德瞬間抽出長劍,往後一跳,衣襬翻飛——

防火門砰地關上,遮住來自一樓的燈光。細刃長劍只擊中厚重木板。

我們站在黑暗中,聽見插銷與門框的摩擦聲,最後是伊凡斯先生透門而來的囂張笑聲。

「伊凡斯先生,現在就開門。」洛克伍德說。

老人的嗓音悶悶的,但依舊清晰。「剛才明明給過機會,你們還是不知好歹!你們要怎麼看就怎麼看,別客氣!那個鬼魂會在半夜找上你們,早上我再來收拾剩下的東西。」

接著是刷毛便鞋遠離的啪啪腳步聲。

「幹得好。」我背包裡的聲音響起。「被領養老金的老頭騙倒。太優秀了。真不得了。」

這回我沒有叫它閉嘴。畢竟它確實有幾分道理。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洛克伍德靈異偵探社3 空殼少年》

商品簡介

紐約時報暢銷作家——喬納森.史特勞 Jonathan Stroud 作品

Netflix影集「洛克靈異偵探社」原著

打開那扇不能開的門,繼續影集未完的故事——

洛克伍德的過去、切爾西區的不明靈擾大爆發、豪宅裡的血腳印⋯⋯偵探社的全新挑戰。

我們幾乎每晚與死亡擦肩而過,但我過得很開心。

有三個原因:我的同事、我嶄新的自覺,

還有一扇開啟的門扉。

不能開的門扉開啟⋯⋯

偵探社三名成員分享祕密後更加團結。

分進合擊之下,薰衣草旅店靈異事件、尼爾森街的面紗女子、鬧鬼的公寓大樓⋯⋯所有案件都大有斬獲。

只是隨著切爾西區靈擾的大規模爆發,所有的新聞版面都被佔據。

沒有受邀調查的洛克伍德偵探社,只能徒然面對源源不絕的其他案件,疲於奔命。

而在露西短暫休假時,強勢的祕書荷莉加入了偵探社,也帶來新的案件——

豪宅的螺旋梯出現血腳印,現場更死了一名守夜的孩子⋯⋯

面對眼前疑點重重的靈異案件,

他們能否克服新成員加入後的複雜情緒,並找到加入切爾西區靈擾調查的契機?

本書特別收錄短篇:《桌邊的匕首》

背景設定在帶有奇幻元素的平行世界倫敦,這是個角色鮮明,在幽默中帶著諷刺的故事。

「洛克伍德靈異偵探社」以青少年為故事主角,除了要面對各種靈異事件、解開謎底,還要回應故事中成年大人的挑戰與質疑。

這是個娛樂性十足的獵鬼系列,絕對會讓喜歡解謎以及奇幻冒險故事的讀者愛不釋手。

作者簡介

喬納森.史特勞(Jonathan Stroud)在1970年出生於英格蘭南部的貝德福,後來搬到倫敦近郊的聖奧爾本斯,並成長於該地。他熱愛閱讀、繪畫與寫作,七歲到九歲間他有陣子常生病,不是躺在床上就是待在醫院,這段期間加深了他對閱讀,特別是對魔法冒險作品的喜愛。

身體好轉後,青少年時他也接觸了各種類型的創作,像是漫畫、桌遊、詩作、劇作等等。最後他在約克大學讀了英國文學,畢業後在童書出版沃克書屋擔任編輯,業餘寫作。

1990年代正式出版作品、成為專職作家後,他推出了以巨靈巴諦魔為主述者的「巨靈」(Bartimaeus)系列,並獲得大眾肯定,入選美國圖書館協會及《書單》雜誌等年度選書、獲得了創神兒童文學獎。

之後,他以苦於鬧鬼的英國為背景,推出了「洛克伍德靈異偵探社」系列,這部深受讀者喜愛的作品更引起製片公司的興趣,改編影集於2023年1月登上Netflix串流。

史特勞作品:

洛克伍德靈異偵探社

1. 尖叫的階梯

2. 低語的骷髏頭

3. 空殼少年

4. The Creeping Shadow

5. The Empty Grave (完)

陸續出版

譯者簡介

楊佳蓉

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畢業。現為自由譯者,揹負文字橫越語言的洪流,在翻譯之海中載浮載沉。近年譯有《仙人掌女孩》、《福爾摩斯小姐》系列、《銀色公路》、《巡心者》、《檸檬圖書館》、《奇蹟博物館》、《我會在你身邊》等書。

名人推薦

入圍 Goodreads Choice Award

入選 美國圖書館協會最佳青少年有聲書

Amazon、Goodreads讀者四星推薦

洛克伍德靈異偵探社系列書評推薦

「儘管三名主角會有摩擦對立,但他們組成了一支令人印象深刻的團隊,而配角們——以罐子裡的嘲諷骷髏頭骨為首——為故事增添了豐富的色彩和複雜性⋯⋯並深入探索最好保留給死者的領域。」

——《科克斯書評》(Kirkus Reviews)

「史特勞描繪出生動對話、充滿幽默感的諷刺,以及對鬧鬼地點的細膩描述。他創造了高潮迭起的緊張氣氛,緩緩將故事推向最響亮的最高點,但接下來的安靜場景也同樣動人心弦。」

——《書單》(Booklist)

「史特勞一樣才華洋溢,結合冷面笑匠的幽默與刺激的動作場面,洛克伍德偵探社三名調查員的互動更是充滿火花(更不乏嚇人的時刻)。」

——《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

「迷人的角色、緊湊的動作、駭人的故事!」

——《衛報》(The Guardian )

「發揮縝密想像力,史特勞的作品有口碑保證又生動⋯⋯成功將令人毛骨悚然的鬼故事與青少年的機智鬥嘴結合在一起。」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

「冷調幽默與毛骨悚然的美妙結合。」

——《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

「從頭到尾充滿樂趣⋯⋯犀利如鞭子,風趣又機智,有時誠實得令人驚訝⋯⋯充滿了鬼魂,沒有成人監督的獨立少年,以及一大堆美味的餅乾。」

——《學校圖書館學報》書評家伊莉莎白.柏德(Elizabeth Bird, School Library Journal)

「這故事會讓你讀到深夜,不敢關燈。史特勞是個天才,他創造了與我們世界相似且可信度極高的世界,卻又那麼駭人地不同。把《尖叫的階梯》放到你的待讀清單上!」

——《波西.傑克森》系列暢銷作家 雷克.萊爾頓(Rick Riordan)

洛克伍德靈異偵探社(3):空殼少年
The Hollow Boy
作者:喬納森.史特勞(Jonathan Stroud)
譯者:楊佳蓉
出版社:蓋亞文化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24-02-21
ISBN:9786263840751
定價:460元
特價:79折  363
特價期間:2024-04-01 ~ 2024-0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