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高盛的金錢與仇女人生:來自華爾街的性別歧視、霸凌、騷擾與厭女症第一手沉痛告白
cover
目錄

第1章 初來乍到難適應,關關難過關關過

第2章 首拿獎金歡欣慶,工作甘苦誰人知

第3章 慶功宴杯觥交錯,赴姊約初識丹恩

第4章 解難題柳暗花明,克難關漸入佳境

第5章 至親過世使斷腸,幸福悄悄另開窗

第6章 九一一生死劫難,與丹恩互許終生

第7章 喜懷孕竟遇流產,升主管卻難人和

第8章 討好上司成例行,主持實習憶往昔

第9章 次貸風暴危機現,金融產業淪標靶

第10章 工作育兒難兩全,升董事遺憾未果

第11章 同床異夢現裂痕,意亂情迷陷泥淖

第12章 懸崖邊及時勒馬,掛念兒女下決心

第13章 意志堅定斷孽緣,婚姻諮商首邁步

第14章 新主管變本加厲,明槍暗箭難閃躲

第15章 鐵心離職定時間,會教練虛應故事

第16章 憂健康心煩意亂,再流產身心俱疲

第17章 恢復期勉強上班,出意料再次懷孕

第18章 產假復工依規走,出差難捨兒女情

第19章 職場搭檔突爆走,原因未解難釋懷

第20章 終完結重回家庭,細思量找回自我

後記 LGBQ、metoo運動與我的經歷可以告訴大眾什麼事情

試閱內容

「我有好消息。」他笑開了,就好像今天是我生日,而他要給我一份大禮。「我要升你當法人業務的經理。」我的嘴張的開開的,眼睛也跟著睜開,我太震驚了,一個字都說不出口。「希太,你鴻運正當頭。」麥克說;我結婚之後,他就替我取了個綽號叫「希太」。

「這會是第一次升遷,以後還有很多。」大家都知道麥克很嚴格,不太會誇人,因此我笑了,興奮的泡泡在我肚子裡發脹。我多希望那是我的寶寶,但至少有什麼就好。

「艾瑞克(Eric)會在你手下工作,但我還沒跟他說。」我瞇著眼睛,有點困惑,因為艾瑞克管理這個小組已經很多年,是這項業務的老將,我本來假設他高升到更高的職務上了。「如果你好奇想知道艾瑞克發生了什麼事,」麥克說,「我們這樣說吧,他沒有把事業當成一回事。」麥克的雙唇形成微微的弧線,很不明顯,不太可能是微笑,比較像是鬼精靈的壞笑。「當他開始為了去小孩學校的樂樂棒球隊當教練而早退,」他說,「我就知道他不是當經理的料。」

我點頭,現在我知道為何這裡沒有太多在職媽媽。有一剎那,我慶幸自己沒有懷孕,但之後這樣扭曲的想法讓我連雙眼都充滿憤怒,我想要甩掉。

「但我也不能丟掉他,」麥克解釋,「我不能失去他在高爾夫球場的人脈。」他靠回椅子,雙手抱在後腦,手指透過他濃密的棕髮交纏。在他肩膀上面一點的位置有一幅高爾夫球果嶺的有框照片。艾瑞克有一項勝過在哈佛拿滿分的優點:他是一個能打出平標準杆成績的高爾夫球手,也是康乃狄克州業餘高爾夫球賽的冠軍。他和全世界的職業高爾夫選手都有聯繫,讓麥克到哪裡都有球可打。麥克笑了,笑到他的大肚子都抖動了。

「你可以應付艾瑞克吧?」麥克說,「他可能不太合作。」這聽起來艾瑞克是一匹需要人馴服的野馬。

「好,我懂了。」

「我需要你全心投入,」他說,「不可以因為私事分心,懂嗎?」他的棕色大眼視線落在我的腰部,彷彿在對我的子宮發送訊息。我想用雙臂抱住腹部,假裝我沒有腹部,保護我的肚子不受麥克的瞪視,並安撫我的肚子承受的失落。「好,」我說,「我懂。」

「我要你今晚去參加一項客戶的活動,見見一些人。艾瑞克當然也會去,但是他還不知道自己被降職,你要不動聲色。」

當晚我去了一家大飯店參加這場產業界的活動,我們有幾百位客戶都來了。我跟著很快就將成為我手下高盛團隊的人一起,但其他人都不知道這事。當酒保宣布開放點最後一輪酒時,艾瑞克買了幾十瓶啤酒請大家。我整個晚上只喝了幾杯酒以保持清醒,四處社交,不要喝醉。後來大部分的人都走了,連麥克也離開,餐廳裡剩下的人主要都是高盛的人,圍在幾張桌子旁。

艾瑞克坐在我旁邊,開始在啤酒罐上開獵槍(shot-gunning);上一次我看到這種事是大學時某一場兄弟會派對上。他一次又一次在瓶酒瓶底部鑽洞,並以極高的效率把啤酒倒進嘴裡,連喉結都沒動一下。

室內的燈都打開了,這表示飯店員工希望我們離開,擴音器播放的罐頭音樂迴盪在宴會廳裡。艾瑞克喝完最後一罐啤酒,用充滿血絲的眼睛看著我,並舔著他的嘴唇。接著,我感覺他的手在摩擦我的膝蓋,他靠近我想索吻。

「艾瑞克,夠了。」我用唱歌般奇怪的聲音說話,並慢慢推開他。我掃視餐桌,還好每個人都醉到不省人事。

「潔美,你才夠了。」他含糊不清的說,「我有東西要給你,等好幾個月了。我們今晚來找間房吧。」他微笑,露出歪斜泛黃的牙齒,我得穩住自己,才能做到別齜牙裂嘴。

「抱歉,艾瑞克,沒有這種事,」我說,「我想我也該走了。」艾瑞克又把手放在我的膝蓋,很用力捏了一下,我覺得他的指甲刺進了我的肉裡。我大力吸了一口氣。

「你真的應該重新考慮一下。」他說。

我快速起身,他的手放開我的腿,我走開了。我想要當面甩他一巴掌,但我並不想製造事端,我升遷在即時不想。我根本不想跟誰道別,希望沒人注意到我們剛剛發生的事,我快閃,鑽進一輛在外面等候的禮車裡。當晚我在回家路上不斷重播事情發生的經過,我不敢相信會有這種事,而我也明白,這樣一來,要艾瑞克在我手下工作會更尷尬。我希望他醉到完全不記得這事,我也沒有膽量跟誰提起。我已經跟麥克說我可以應付艾瑞克,我會做到。我把這事當成他犯下的一個愚蠢錯誤,但願等他知道我變成他的主管時他會搞清楚狀況。

隔天早上,麥克把艾瑞克叫進他辦公室,我透過玻璃牆看到艾瑞克的表情,清清楚楚知道他在哪一刻得知自己被降職了,因為那時他蒼白的臉脹紅,顯現出豬肝色。

他們談過之後,我升遷的消息如野火一般傳開。沒有人來恭喜我或跟我握握手,只有虎視眈眈的怒視。我在他們的眼睛裡看到自己的影子,彷彿我變成了另一個人。沒多久之前,潔美修女還是在背後默默埋頭苦幹的人,現在我走到前面的中心舞台來,現在我是經理,現在我是威脅。

當天稍後,我去茶水間倒咖啡,維多和傑瑞站在角落,擠著手上的紙杯,掩飾兩人的耳語。我走進去時他們都抬頭看。

「恭喜。」傑瑞咕噥說了一句。他盯著我的腳,語氣聽起來就像被媽媽強迫道歉的小孩。

「謝謝。」我回。他很快走出茶水間,我不確定他有沒有聽到我回答。

維多留著,我倒咖啡時感受到他的瞪視帶來的壓力。「經理應該是傑瑞,不是你。」他說。我的手指因為手上的熱咖啡而變的溫暖,我想把這杯咖啡潑在他嘲弄的臉上。「你之所以拿到這個職位,」他說,「唯一的理由是你有陰道。」

我還來不及反應他就走了,但我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我啜了一口咖啡,喝起來很燙。我在想,維多是對的嗎?我得到經理這個職位,是因為有女性保障名額嗎?但我拒絕讓這些疑惑讓我失去判斷力。這些男人,包括維多和傑瑞在內,多年來一直想扳倒我。他們只是忌妒現在我升經理了,比他們的級別更高。不管我為何得到升遷,我會證明這是我該得的。

隔天,我安排了和團隊同仁一對一會談。我先從艾瑞克開始,因為我想趕快結束。我可以想像他有多火大;他本來管理一個團隊,現在要在一個年齡只有他一半的女性手下工作,而且他向我調情時還失敗了。我們在會議室裡見面,在一張木質圓桌的兩對面坐了下來。

「艾瑞克,感謝你和我碰面。」我說。我笑的很熱情,但我的胃揪成一團,但願他不要提到酒吧的那件事。

「我會讓你好過一點,」他說,「我不能離職。因此,我會把工作做好,照規矩來。」

我點點頭,放鬆了一點;他可能完全不會讓我日子難過。艾瑞克的臉很蒼白,眼睛下方的皮膚都垂了下去。麥克說我鴻運正當頭,那顯然艾瑞克就是開始走霉運了,我很同情他。「但我要講清楚,」他補充,「大家都站在我這一邊,我們不會幫你。」

艾瑞克走出會議室,用力甩上門,力道之大,辦公室的牆面都為之震動。我透過玻璃牆面看出去,外面沒人,讓我鬆了一口氣,我在會議室的桌子上趴了下來,很高興有冰涼的木桌抵著我的熱臉。每個人都在他這邊,團隊裡大部分都是他的好老弟,就算艾瑞克不再是他們的主管,他們也會對他忠心耿耿,我怎麼樣才能在大家都針對我的環境下經營業務?我要怎麼管理不想在我手下工作的人?我像是一名四分衛,艾瑞克是我的接球員,他穿上了全套運動服,他人在場邊,但,就只有這樣了,我不能指望他接到球,我不能指望他跑陣,我不能指望他達陣得分。

麥克會批判我的團隊表現和獲利能力。這是我第一次擔任管理職,如果我交不出成績,如果麥克認為我應付不來,我很可能就要跟未來的機會和升遷告別了。

我一邊等著下一個人來面談,一邊想辦法放輕鬆。艾瑞克的講法可能只是虛晃一招的威脅,隨著時間過去,我可以贏得其他人。接著是團隊裡的另一名成員克里斯(Chris),他進來會議室,在會議桌旁做了下來。他有一頭棕色的細髮,眼睛周圍的眼紋很深,我發現,我不只比艾瑞克年輕,我根本是整個團隊最年輕的人。

「克里斯,」我說,「我很開心能與你共事。」我對他展現了迷人笑容,就好像光這麼笑就能確保這場會議會比上一場好。克里斯看著我,瞇著棕色的雙眼,噘起嘴唇。「你和艾瑞克談過,」他說,「現在你想知道我站哪一邊。」我很用力咬了咬嘴唇,我的腳趾就好像根莖植物一樣,深深嵌入辦公室的地毯裡。我拒絕任由他刺耳的話擊倒我。「嗯,我聽到艾瑞克的說法了,」我坐直身體開口說,「但我想聽聽你怎麼說,看看你有什麼想法可以讓我們的業務愈做愈好。」克里斯的臉一片空白,只有他脹紅的鼻子旁邊的雀斑顯出一點生氣。

「他們大可說你是我的經理,」克里斯說,「但我永遠效忠艾瑞克。」他的語調很平淡,彷彿是艾瑞克設定的機器人。辦公室裡只有掛鐘的滴答滴答聲,我希望這樣的安靜能突破他的防線,軟化他的決心。「那,我可以走了嗎?」他聳聳肩問。

「當然可以。」我無力地回答。

─ ─ ─ ─ ─ ─ ─ ─ ─

幾個月之後, 我的電話開始響個不停, 但不是客戶找我, 而是艾瑞克的妻子戴娜(Dana)。之前我只見過她一次,她先過來辦公室找艾瑞克,然後我們大家一起出去吃晚餐,那次我和她聊得很開心。

「潔美,我是戴娜,我需要你幫忙。」她說那是她第一次打電話過來,她的聲音都要哭了。我從辦公桌往艾瑞克的方向看,他正在和克里斯一起笑鬧。「怎麼了?」我問。我先確定我這支電話是專用的,因為我們辦公室裡用分機,線路是開放的,任何人隨時都可以插進別人的電話裡。

戴娜告訴我,艾瑞克和他一位客戶有婚外情,對方剛剛從大學畢業,任職於總部位在芝加哥的愛國者銀行(Patriot Bank)。我不意外,因為我早就聽到交易室裡的人說長道短。他們的關係是最差勁的保密範例,就連比特都說,去芝加哥出差時看到他們走進同一個旅館房間。雖然和客戶鬧緋聞違反公司政策,但除非我很確定真有其事,不然不適合上報給麥克。

「你要幫我,」她說,「我只能找你了。他一直否認,我需要證據。我覺得我要瘋了。」我聽到後面有寶寶在哭。戴娜和艾瑞克育有兩名幼子,我還聽說她之前流產,這讓我的心一緊。但我能做什麼?監視她的丈夫、我的員工嗎?我不想參與,但我不能掛掉一個正在哭泣的女子打來的電話,於是我聽她說,對她說我很遺憾。

後來她愈來愈常打電話來,一天要打好幾次,開始影響到我的工作。她聽起來愈來愈歇斯底里,她講到後來變成不知所云。我很確定她喝醉了,我很擔心她和她的孩子。

一個星期之後,我再也無法應付這些干擾,於是我和麥克碰頭,跟他說整件事的始末。當我重述這件事時,我的臉脹紅了,好像我應該連坐也跟著羞愧。我對麥克說我可以應付艾瑞克,但我沒想到這裡面居然也包括他出軌的問題。我替戴娜難過,但我不想再看這些,尤其是我才新官上任沒多久。麥克看著我,雙臂交抱,眼睛瞇了起來。「我不能開除他,」他說,「但我可以叫他控制一下他太太。你可以把他調離那一家客戶,那就沒有利益衝突的問題了,但不要提到婚外情。」

應該要有人叫艾瑞克結束婚外情或開除他,但顯然並沒有。這種事應該提報給我們單位的人力資源部門,但我認為麥克不會這麼做。反之,麥克去跟艾瑞克講(或者說,我假設他有講),因為戴娜沒有再打電話來了,我鬆了一口氣,但還是擔心她和她的孩子。有天下午,市場收盤之後,我把艾瑞克拉進一間辦公室討論誰要負責哪一家客戶,並把他調離愛國者銀行。我已學到,在高盛,要在快下班時布達壞消息,因為如果對方發火或是讓場面很難看,也沒有人會看到。

「我剛剛接手團隊,」我說,「我決定要換一下大家負責的客戶。」我不想明白說我只是針對艾瑞克和愛國者銀行,因此我把所有客戶都混在一起。我們在會議室裡比肩而坐,我逐一審視新的客戶清單,上面寫著讓他負責我們幾家最大的法人。對,他要調離愛國者銀行,但他會有另一家規模相似的客戶取而代之。

艾瑞克低頭看客戶清單,我看到他的下顎緊繃,他把清單揉一揉,朝我丟過來。逃或戰的反應啟動,我站起來,朝著門口走去,但他抓住我,把我釘在牆壁上,用手捏住我的下巴。「你他媽的以為你是誰?」他對著我的臉大吼,口水噴到我的鼻子和臉頰上。「如果可以的話,我要把你他媽的臉撕爛。」他的嘴唇上都是口水,還滴到他的下頦。我的心臟怦怦跳,我確定他也聽到了。他一直把我吊在牆邊,我的腳趾摩擦著地毯。血液衝出我的臉,我屏住呼吸;我想我要昏過去了。他的眼神狂野,好像要當場殺了我那樣。

保持冷靜,對他說他想聽的話,那他就會放你走,我心裡這麼想。我看著他,低低地說了幾句話,我的雙唇顫抖。

「好的,艾瑞克,我不明白你為什麼這麼生氣。」我冷靜地說,「我絕對會好好思考,想出另一個辦法。」

他眼睛睜的大大的看著我,臉上恢復了冷靜,就好像被麻醉槍射中一樣。他變成另一個完全不同的人,我好像是在演電影,聽到導演剛剛喊了「卡!」他把我放回地上,打開門,朝著電梯走去。

我回到我的座位上把東西收一收,心裡覺得幸好沒有別人在。我回家的路上身體一直在發抖,等我鑽進停在紐澤西市的車子,我打電話給丹恩,把事情來龍去脈說一遍時大哭了。

商品簡介

我知道他對你使用暴力,但他有家庭要養,你就多包容一下……團隊就像家庭,我不准你去申訴家庭成員……不要浪費時間餵母乳,那會影響升遷……經理應該是他而不是你,你會升上去完全只因為你是女的……倒咖啡就是女人該做的事……辦公桌上不要擺一堆小孩照片,搞得像托育中心一樣……

你因為錄取金飯碗而覺得身處天堂,

卻不知那即將成為你的地獄

====================

→→→ 沉痛推薦 →→→

▎房慧真 ▎

作家

▎陳宜倩 ▎

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教授

▎劉亞蘭 ▎

真理大學人文與資訊學系副教授

▎《紐約時報》、《出版周刊》、《柯克斯書評》、彭博等媒體大力讚賞 ▎

====================

→→→ 高盛女性總經理拒簽保密協定

也要公諸於世的扭曲職場文化 →→→

本書作者曾在高盛銀行(Glodman Sachs)擔任總經理,是該公司極少數的女性高階主管之一。在書中,她揭露高盛集團這家精英、神秘的金融機構荒唐的企業文化,包括失控、狂飲的奢華派對,無視辦公室內的婚外情、猖獗的藥物濫用,以及普遍存在對女性和有色人種的歧視文化。她的故事揭露了在一個沒有安全網、追求利潤最大化的社會中,金錢的邪惡吸引力,以及它所助長的性別歧視、種族主義和恐同的工作環境。

====================

這些長年隱藏在職場中的扭曲文化 →→→

→→→ 該改變了

她遇上無數令人驚恐的騷擾和瞠目結舌的排他行為,作者不願在畸形的系統中迷失自己,這個意志驅動這本書的誕生。她不惜在離職前拒絕簽署保密協定,即使失去部分薪酬待遇,她也要打破沉默向大眾公開及誠實地述說在高盛的經歷,期望能喚起社會的關注與重視,打造一個更公平與尊重的工作環境。

作者簡介

潔美.費洛.希金斯 Jamie Fiore Higgins 

曾擔任高盛銀行董事總經理。高盛僅有8%的員工獲得董事總經理頭銜,也是所在部門級別最高的女性。希金斯是女性網絡委員會的活躍成員,工作是負責管理培訓生和實習項目,招募和管理頂級股票客戶。她與丈夫和四個孩子住在美國紐澤西州,是一名訓練有素的顧問,幫助青少年磨練他們的領導技能,提供高中和大學畢業生如何開啟職業生涯的相關建議,以及協助專業人士拓展職涯規劃。

譯者簡介

吳書榆

台大經濟系、英國倫敦大學經濟所畢業,曾任職於公家機關、軟體業擔任研究、企畫與行銷相關工作,目前為自由文字工作者,譯有《愛與錢》、《破框思維的技術》、《撒錢之王》、《華爾街人性啟示錄》、《當代價值投資》、《完美投資組合》、《主管就要這樣帶團隊》、《真相的商人》等書。

我在高盛的金錢與仇女人生:來自華爾街的性別歧視、霸凌、騷擾與厭女症第一手沉痛告白
Bully Market: My Story of Money and Misogyny at Goldman Sachs
作者:潔美.費洛.希金斯(Jamie Fiore Higgins)
譯者:吳書榆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23-09-21
ISBN:9786263188525
定價:460元
特價:88折  405
其他版本:二手書 21 折, 108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