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本尊:大圓滿斷惑之道
cover
目錄

【導讀】在心續中播下實證的種子/措尼仁波切

【閱讀指南】斷除迷惑,智慧顯露/瑪西亞.賓德.史密特

【實修指南】實證自己的真如本性/瑪西亞.賓德.史密特

【法本】開顯智慧精髓/蓮花生大士

【第一部 能熟】

第1章 能熟灌頂/策列那措讓卓大師

第2章 播種/蓮花生大士、蔣貢康楚仁波切

第3章 本覺妙力灌頂/蓮花生大士

第4章 傳法/邱陽創巴仁波切

第5章 灌頂與三昧耶/確吉尼瑪仁波切

【第二部 解脫竅訣】

第6章 培育種子/蓮花生大士、蔣貢康楚仁波切

第7章 生起次第/蓮花生大士、蔣貢康楚仁波切

第8章 分別修/策列那措讓卓大師

第9章 圓滿的生起次第/策列那措讓卓大師

第10章 岡波巴四法之第三法/祖古烏金仁波切

第11章 前行法/頂果欽哲仁波切

第12章 廣界/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

第13章 金剛薩埵/措尼仁波切

第14章 獻曼達與上師相應法/措尼仁波切

第15章 上師相應法/阿德仁波切

第16章 上師/索甲仁波切

第17章 上師相應法與本尊法/明就仁波切

第18章 虔敬心之療癒禪修/祖古東杜仁波切

第19章 曼達拉娃之歌/蓮花生大士

【第三部 正行】

第20章 生起次第與圓滿次第/蔣貢康楚仁波切

第21章 本尊與佛性/喇嘛菩策貝瑪札西

第22章 金剛乘之修心/蓮花生大士

第23章 生圓雙運/祖古烏金仁波切

第24章 生圓雙運/措尼仁波切

第25章 金剛上師與本尊/蓮花生大士

第26章 誦修/祖古烏金仁波切

第27章 捕捉一切本尊之命力/祖古烏金仁波切

第28章 遍淨/祖古烏金仁波切

【第四部 結行】

第29章 食子/祖古烏金仁波切

第30章 薈供/措尼仁波切

第31章 薈供之歌/遍知吉美林巴、敦珠仁波切

第32章 迴向福德/蓮花生大士

【附錄】

各章作者簡介

試閱內容

▍在心續中播下實證的種子

文/措尼仁波切(Tsoknyi Rinpoche)

▍自性已具足三金剛與三身

在踏上法道之時,修行者必須領受能熟灌頂,以作為踏上法道的不共入口。修行者在領受了能熟灌頂之後,就可以接受能使人解 脫的竅訣。

領受能熟灌頂的目的是什麼?在你的心性(佛性)之內,本就已具足了三金剛,而這即是灌頂本身。當我們解釋「本然狀態」 (natural state)本身時,「基」具有證悟的身、語、意的自性。它無須任何的灌頂,就已經具足三金剛,因為佛性本身即是證悟的 身、語、意—身是體性,語是自性,意是(大悲)力用。如此一 來,三身在「基」之內任運自成。

儘管如此,我們仍然未能認出自己的心性。由於俱生無明、遍 計無明、因體性同一無明三種無明之故,體性金剛身陷入迷惑而變 成一般之身;自性金剛語陷入迷惑而變成一般的音聲;(大悲)力 用—無別金剛心之自性—陷入迷惑而變成一般的二元心。我們一般的身、語、意其實具有三金剛的自性,但是由於三種無明的緣故,我們無法明了自己的本性,身、語、意因而變得顛倒迷惑。

簡而言之,我們已經墮入迷惑之中。隨著妄相漸漸地開展,我 們依次地下墮至無色界與色界。我們在三界的顯相之中遊蕩,完全 忘記了我們的自性具足三金剛與三身。當我們執取於顯相時,這些 妄相堅實化,直到我們體驗到目前的身、語、意。

每當眾生對感知者(能執)與被感知者(所執)生起二元分 別的執取而投生於一個新的身體時,諸脈首先形成。在諸脈的基礎 上,「氣」(風息)開始移動,與新形成的諸根連結,繼而擁有眼 識、耳識等其他根識。在這一切之內,即使諸顯相不具任何實體, 它們卻顯現為具有實體。儘管三身是我們的真實自性,但是因為迷 惑之故,我們把一切諸法感知為三界的風景。

當我們經由與一位真實且具德的上師結緣而進入金剛乘的法道 時,我們的處境就是如此。這樣一位上師的心續已經透過實證而解 脫,並且能夠透過他的大悲力用而使其他眾生解脫。藉由與這樣的 上師結緣,我們就能夠受到加持,認出位於「基」之內的事物— 證悟之身、語、意的種子,而這些種子其實呈現為三金剛與三身。 在這個脈絡之中,這些種子是指能夠使我們目前的身、語、意在 「基」之內「復原」的加持力。

在一位具德上師的跟前領受證悟身的灌頂之後,弟子的尋常身 因而被賦予權力而成為金剛身,證得金剛身的種子也因而被種在弟 子的心續之中。藉由領受證悟語的灌頂,弟子被賦予力量,得以實 證金剛語的不息功德。請瞭解,「種子」、「力量」、「加持」三者 都具有相同的意義。領受證悟意的灌頂,離於心的造作,這種下了 回歸金剛意狀態的種子。金剛意的狀態即是指本智(藏yeshe)的無 為法界。這些是領受證悟身、語、意灌頂的原因。(節錄)

第25章 金剛上師與本尊

蓮師傳措嘉佛母密咒乘口訣之法教;關於上師之德相與如何禪修本尊之問答༔

/蓮花生大士

南摩 咕魯

NAMO GURU

頂禮上師

首先,來自烏仗那國(Uddiyana)的蓮花生大師出生於一朵蓮花之中。其次,他成就長壽持明果位。最後,他成就無上大手印。他所能看見的善逝數量多如天上的繁星,並能行善巧之方便。

西藏曾是一個了無佛法的國度,彷如置身濃霧般地被黑暗籠罩。蓮師出於對藏地的悲心而入藏,於紅巖興建桑耶寺,以實現八地菩薩藏王赤松德贊的弘願。

他在位於青浦的德古聖穴(Dregu Cave)修持成就法,安住於禪定之中。在這段期間,藏王赤松德贊隨侍在側,殷勤侍奉,措嘉佛母則是蓮師的貼身侍者。來自帕果(Pagor)的大譯師毘廬遮那則把所有的法教從烏仗那語譯為藏文。

許多博學具善德的藏人紛紛向蓮師請法,尤其是措嘉佛母不斷地請求蓮師,給予關於修持的口訣以及如何消除她對佛法疑慮的建言。

上師與灌頂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偉大的上師!在進入密咒乘之門時,上師與導師最為重要,我們所依止的上師應該具備哪些德相?」

蓮師回答:「上師與導師是唯一重要的。上師應該具備的德相是:他已修心,擁有許多口訣;博學多聞,具備修持與禪修的經驗;自信穩重,值得信賴,具備調伏他心的善巧方便;具有大智慧與利他的悲心;對佛法生起大信心與虔敬心。若你追隨這樣的上師,就猶如尋獲如意寶,所有的需求與願望都將圓滿實現。」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倘若行者未從上師處領受灌頂,是否將會證得成就?」

蓮師回答:「儘管你精進地習法,若未承事上師,未領受灌頂,將不會有任何結果,你的努力都將白費。

「灌頂是進入密咒乘之門。在未領受灌頂的情況下進入密咒乘,這是毫無用處的,你不但將會一無所獲,心續也會因而毀損。」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倘若上師本身尚未領受灌頂,卻授予他人灌頂,這些人是否將能受灌?」

蓮師回答:「一個江湖騙子或許任命你為大臣,授予你權力,但是你只會因此而遭逢厄運。同樣地,一位未領受灌頂的上師或許授予你灌頂,但是你的心將會毀損。此外,你也會毀了他人的心,並且會像被牛軛套在一起的牛隻落入深淵般地墮入惡趣。你將會猶如置身一個封閉的鐵盒之內,被丟入地獄之底。」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於受灌時所作的供養,不就是您自己造作出來的?」

蓮師回答:「所有的教言與續典都解釋,在邪道上行走無數劫的時間之後,你如今獲得珍貴人身,應該離於供養者、供養物、供養的行為三種分別概念(三輪體空),把你的身體、生命、配偶供養給示顯無上菩提道的上師。」

與上師的關係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違背上師教誡的惡行有多麼嚴重?」

蓮師回答:「相較於違背上師教誡的惡行,輪迴三界的惡行甚至不及分毫。你將會因為違背上師的教誡而墮入無間金剛地獄,不得解脫。」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我們應該如何對待具有口訣並向其請法的上師?」

蓮師以偈頌回答:

汝應當知曉,

上師勝過十萬劫之一切佛,

十萬劫諸佛皆依止上師而顯現,

從未有任何佛不曾追隨上師。

上師是佛,是法,

亦是僧伽。

他是一切佛的總集,

他是金剛持的自性,

他是三寶之根本。

持守金剛上師的教誡,

對其話語不違背分毫。

若違背上師的教誡,

你將墮入無間金剛地獄,

永不得解脫。

藉由承事上師,

你將會領受到加持。

修持本尊法的重要性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上師或本尊,哪一個比較重要?」

蓮師回答:「切勿認為上師與本尊是不同的,因為對你指出本尊的正是上師。藉由時時尊崇上師為頂嚴,你將受到加持,障礙將被淨除。如果你認為上師、本尊具有不同的功德與重要性,這就是持有謬見。」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為何修持本尊法是重要的?」

蓮師回答:「修持本尊法是必要的,因為你將透過修持本尊法而證得悉地,清除障礙,獲得大力,領受加持,並且生起證量。由於所有這些功德都源自修持本尊法,因此若無本尊,你就只是個凡夫。你藉由修持本尊法而證得悉地,所以本尊是不可或缺的。」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修持本尊法時,我們應該如何禪修與修持,以證得成就?」

蓮師回答:「由於方便與智慧是透過瑜伽成就法的法門而修持任成的身、語、意,因此不論你如何修持成就法的身、語、意面向,都將會成就方便與智慧。當修持成就法與持咒達到足夠的數量,就會有所成就。」

選擇本尊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我們應該如何趣入善逝本尊?」

蓮師回答:「你應該瞭解自己與本尊是不二且無別的。當你瞭解到你的自性即是無生法身的狀態時,你就趣入本尊了。」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哪個本尊比較適合修持?寂靜尊或忿怒尊?」

蓮師回答:「由於方便與智慧是透過瑜伽成就法的法門而修持任成的身、語、意,因此,所有無數的善逝、寂靜尊與忿怒尊、主尊與眷眾,皆依那些被調伏者的需求而顯現為寂靜尊與忿怒尊、主尊與眷眾。但是,在法身的狀態之中,他們皆是一味,你因而可以修持任何你感到親近、相應的本尊。」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若只修持一本尊,是否等同於修持一切佛?」

蓮師回答:「所有本尊的身、語、意都依照那些要被調伏者的感知而顯現為三身。事實上,如果你修持一本尊,不論本尊如何顯現,就等於是在修持所有的本尊。若你成就一本尊,就已經成就一切本尊。」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在修持了某一本尊之後又修持另一本尊,是否會有任何過失?」

蓮師回答:「雖然善逝出於善巧方便而顯現為各種身相與佛部,藉以調伏眾生,但他們其實是平等而無別的。如果你懷著『他們是無別的』這份了悟而修持一切佛,你的福德將會不可限量。反之,如果你懷著本尊具有不同的功德,應該有所取捨,並以這種心態而修持,那麼你迷妄的程度是無可估量的。視本尊有好壞之別而加以取捨,這是不當的。如果你不認為本尊有別,那麼不論你修持多少個本尊,都會是殊勝的。」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藉由念誦(approach,藏bsnyen pa)一如來,我們是否能夠成就一切善逝的本心?」

蓮師回答:「懷著廣大的見地而修持,並且安住於本性之中,你將會證得穩固的本尊。在圓滿了持誦之後,一旦你著手進行,就能夠毫無例外地成就一切諸佛的事業。」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如果修行者的見地崇高,是否可以不修持本尊法?」

蓮師回答:「若你堅信正見,那本身即是本尊。切勿視本尊為色身,一旦你實證法身的自性,你就圓滿成就了本尊。」

觀想本尊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我的身體該如何顯現為本尊的壇城?我應該如何修持寂靜、忿怒二部?」

蓮師回答:「觀想你的身體是本尊身相的大手印,即是觀想你的心性是本尊的身相。

「由於你的心性如主尊與眷屬般以各種方式顯現,而不論他們如何顯現,都是佛性的戲變。」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忿怒尊把諸如梵天、帝釋天、十方護法等聖眾踐踏於腳下,如此地從事禪觀是否有所違犯?」

蓮師回答:「忿怒尊把諸聖眾踐踏於腳下,這是一種象徵或指示,其用意在於斷除對自他的執取,把念頭踐踏入法界之中,並且使自負眾生的驕慢相形見絀。若把這些被踐踏的聖眾視為實有,即是無明與迷惑。」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就善德的程度而言,禪修三頭六臂、多頭多臂的忿怒尊,與禪觀一頭二臂的忿怒尊之間是否有任何差異?」

蓮師回答:「當忿怒尊有多頭多臂時,他們的三頭象徵佛的三身,六臂象徵六度,四足象徵四無量心,所持的各種法器則象徵降伏邪眾,以及其他無數的功德。事實上,這些色相不具任何實有與自性。

「當本尊具有一頭二臂時,一頭象徵不變法身,二臂象徵透過方便與智慧而圓滿成就利生的事業。他們的二足象徵空與慧、成與住,以饒益眾生。不論你如何觀想本尊,法身離於任何質量與大小的差異。」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我們該如何修持,才會生起本尊的淨相?」

蓮師回答:「本尊是法身,切勿視本尊為色身。禪觀這個色身從法身之中生起,並顯現出種種顏色、法器、莊嚴具、衣飾與大人相、隨形好,這一切雖然可見,卻空無自性,猶如水中月一般。當你透過如此地修持而證得心的穩固時,你將會生起本尊的淨相,以及領受本尊親授的法教等等。若你對此有所執取,就會偏離而落入魔羅的掌中。這些淨相都只是自心的顯現,因此切勿迷戀於這些淨相,也不要因此而欣喜若狂。」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倘若我們生起單一本尊的淨相,這是否等同於生起所有善逝的淨相?」

蓮師回答:「倘若你生起單一本尊的淨相,這等同於生起所有本尊的淨相,因為法身是超越數量的。

「由於你的心變得愈來愈輕安,所以你將會生起所修持的任何本尊的淨相。由於本尊是自心的化現,所以本尊並不存在於他處。」

證得的果位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有道是,修行者透過修持本尊而證得持明果位,這『持明』所指為何?」

蓮師回答:「藉由本覺智而禪觀你的身體為殊勝色身(大手印),你將會證得俱生智慧尊,具足大人相、隨形好與神通。它是屬於你所修持的任何一個佛部的大手印色身,而這即是所謂的『持明』」。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諸持明住於何處?」

蓮師回答:「持明即是你的心,以本尊相而安住,並且是以『無住』(梵apratiṣṭhita)的方式而安住。有道是,一旦你證得持明果位,將不會退轉。」

持續地修持本尊法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我們應該如何敬重本尊?」

蓮師回答:「你應該如此地敬重本尊:即使犧牲性命也不捨棄本尊;不懷疑本尊;在證得無上菩提心之前,一刻也不與本尊分離。於行、住、坐、臥時皆觀想本尊,你將會自然而然地領受到悉地與加持。」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是否有必要持續不斷地修持本尊法?一旦成就了一個法門,是否仍然必須持續地修持?」

蓮師回答:「當你剛開始依循一部成就法儀軌而修持本尊法時,即使你擁有本尊的淨相並領受本尊的法教,但若在此時中斷修持,就算是違犯了重戒。因此,持續修持是必要的。」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我們應該如何持續地修持本尊的「誦」與「修」?

蓮師回答:「在修持本尊法時,你應該於每一座修持生起次第、誦修、獻供、供食子、讚頌與祈請滿願,並且以圓滿次第而把修持封印於空性之中。

「最好是每天修持八座,其次是每天修持四座,最起碼每天修持一座,而且不可少於一座。你藉由如此地修持而圓滿三昧耶,並且獲得悉地。

「當你證得穩固的生圓次第之後,你將會在不捨此身的情況下成熟為本尊,這即是所謂的異熟持明果位。此時,雖然你的身體仍然是凡俗人身,你的心卻已成熟為本尊,猶如一個在鑄模中形成的塑像一般。

「當你離開肉身而處於中陰狀態時,你將會猶如從鑄模中脫出的塑像一般,成為你所修持的特定本尊,這即是所謂的大手印持明果位。修行者的身體被稱為『身鞘』或『皮囊』,而在身體被捨棄的那一刻,修行者成為本尊相。」

世間與出世間的本尊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為什麼某些本尊顯現為有著獸頭的本尊身?這難道不是在觀修本尊為實有嗎?」

蓮師回答:「本尊所示現的獸頭,象徵該獸所擁有的特殊功德。有著獸頭的本尊,並非是我們要從他處而成就的實有本尊。本尊都是你自心的化現。

「從雙運的本尊化現出來的是有著獸頭人身之天女(藏tramenma),例如,普巴的食盡使者與殺滅使者,或揚達嘿嚕嘎(Yangdag)的八天女。正如同金、銀雙融被稱為『合金』(alloy,藏tramen)一般,他們化現為具有獸頭的本尊身。他們透過父本尊的悲心與母本尊的智慧而化現,或者透過方便自性的父本尊與智慧自性的母本尊而化現。他們顯現為具有特殊功德的獸頭,象徵他們圓滿實現特定的事業。」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把出世間的本尊與世間的本尊放在一起,例如,出世間的主尊被世間的本尊眷眾環繞,這是否有所牴觸?」

蓮師回答:「出世間的主尊是智慧尊,猶如強大的國王統領驕慢的眾生。你所觀想的世間本尊眷眾,乃是執行智慧尊的命令,繼而解脫怨敵、魔障等的本尊。出世間與世間兩者猶如國王與其侍從,因此了無矛盾。」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就日修而言,最重要的是禪定還是持咒?」

蓮師回答:「就成就大手印的無上悉地而言,當你的心是輕安的,禪定也會是輕安的,而且你將親見本尊相。當你認出本尊是自心時,三身將於心中顯露。

「就證得息、增、懷、誅等共的悉地而言,持咒是最重要的。所以,修行者應該圓滿特定數量的咒語。在圓滿閉關之前,切勿閒談而中斷修持。不論你完成什麼功課,都應該堅持不懈地持咒,而且要非常有毅力。」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如果修行者成就了自生本尊,這是否有任何成就?」

蓮師回答:「本尊化現為一切善逝大悲方便的無礙事業,在那些需要被調伏的眾生的感知之中,他們顯現為寂靜尊與忿怒尊、壇城、淨土、男女主尊與眷屬、單一本尊等等。因此,主尊與眷屬所在的奧明法界宮,不同於其他天眾的天宮。為了利益眾生,色身從無生法身的狀態之中化現出來,依眾生的特定串習而被感知。」

措嘉佛母詢問蓮師:「就對本尊獻上食子等供養而言,如果本尊接受供養,並且因為讚頌而歡喜,那麼這就與實存的世間神祇無異。若非如此,供養等行為有何用處?」

蓮師回答:「智慧尊不會因為讚頌或供養而歡喜。為了達到清淨自心的目的,你觀想並迎請本尊,讚頌並獻供等等,如此一來,你的心就被虔敬心所淨化。由於諸善逝不息的大悲方便,你將領受加持與悉地。這個情況猶如眾生對著一顆如意寶獻供,即使如意寶沒有利生的發心,它仍然會圓滿眾生的需求與願望。

「措嘉,藏地的修行者把本具的本尊棄置一旁,反而去尋覓奧明法界佛。他們了無絲毫的禪定,其事業墮落為巫術的禳祝;不知道如何自然地清淨三毒,反而供養血肉製成的食子;不為了證得出世間的悉地而修持,反而渴望獲得神通、子嗣與財富;誤用密咒,洩漏密咒的秘密,把口訣當作商品般兜售販賣,並且只顧著忙於邪術與邪咒。在這些修行者當中,許多將會投生為具有邪見的人、樓陀羅、夜叉或羅剎。因此之故,你應該圓滿見地之大力,以禪定為修持,以四事業為行持,並且證得大手印無上悉地之果。」

這是蓮師以問答的方式,親授措嘉佛母關於密咒乘之口訣。

伏藏印。

封藏印。

託付印。

商品簡介

你以心觀心,

照見念頭全都是一味心性的遊戲。

心什麼也沒有,

了無中心與邊際,了無過去、現在與未來,

空愣愣、明燦燦。

若把修持佛法當作一種心靈療法,追求「好受、好過」的生活,你朝向的目標即是輪迴。若你是為了淨除惡業與障蔽,了知一切身心的苦樂、憂喜感受與念頭皆是心的遊戲,認出本具的心性,那麼,你的目標即是趣向解脫。

本書主要宣說的法教即是岡波巴尊者所強調的「願道斷惑」,內容架構則是以修行者趨入金剛乘的修持順序為本。藉由領受灌頂與修持本尊法等「道」,我們斷除將身心等顯相執為實有的串習,而證得解脫。

第一部「能熟」,解釋「灌頂」的意義與重要性。當我們從具德的上師處領受灌頂而成熟,在身、語、意當中種下實證的種子後,我們便有能力進入已然存在的「基」(佛性)之中。

第二部「解脫竅訣」,是包含前行法的教授。共的前行法使我們轉心向法;不共的前行法則始於皈依並結合大禮拜或發起菩薩心,在徹底降伏粗重的我執煩惱後,我們便能領受大圓滿的直指竅訣,認識大圓滿之見。

第三部「正行」,說明「本尊法」的修持,其中包含生起次第、觀想本尊、持誦咒語、薈供與圓滿次第。甚深的生起次第使我們能夠透過本尊、咒語、三摩地三壇城的形式,認出本尊是一切色相的自性,咒語是一切音聲的自性,三摩地是意的自性,而能即身證悟;圓滿次第則令我們了悟本尊無異於自身本就已然證悟的佛性。

第四部「結行」,涵蓋薈供與迴向。我們供養食子以驅除障蔽的勢力,藉由舉行薈供,而與所有的傳承上師、空行、護法和諧共處。在秘密的層次上,我們體驗諸法為清淨,諸法都是和諧一致的。

本書也包含了修持上師相應法、金剛薩埵法、獻曼達等法教,這些修持法門都結合了大圓滿的見地,而大圓滿即是金剛乘的頂峰。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

蓮花生大士、頂果欽哲仁波切、祖古烏金仁波切等

本書作者包括:蓮花生大士、吉美林巴、蔣貢康楚仁波切、頂果欽哲仁波切、祖古烏金仁波切、策列那措讓卓大師、敦珠仁波切、邱陽創巴仁波切、確吉尼瑪仁波切、明就仁波切、措尼仁波切、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祖古東杜仁波切、索甲仁波切、阿德仁波切、喇嘛菩策貝瑪札西。有關作者的簡介請見本書附錄〈各章作者簡介〉。

【彙編者簡介】

瑪西亞.賓德.史密特(Marcia Binder Schmidt) 

美國女性,中學時代即參與街頭示威遊行,成長於嬉皮公社,自認血液中流著吉普賽的基因,也是一位馴馬師與環保人士。追隨過許多著名的成就上師,其中包括了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禪修大師祖古烏金仁波切,並在其座下擔任侍者十七年。對現代學佛者而言,她以這樣的身分、角色與思惟,對於想要追隨古老上師傳承的學習者而言,提供了相當寶貴的經驗。

【英譯者簡介】

艾瑞克.貝瑪.昆桑(Erik Pema Kunsang)

出生於丹麥,是一位著名的翻譯家既佛學老師。他與同是翻譯家的瑪西亞.賓德.史密特(Marcia Binder Schmidt)於尼泊爾加德滿都成立「自生智翻譯暨出版社」(Rangjung Yeshe Translations and Publications),他所翻譯的藏文文本與口語教授超過50本。他所主持的其他計畫包括「自生智維基」(Rangjung Yeshe Wiki),以電子出版的形式彙編佛學術語,作為藏文與英語之間的橋樑。自1970年代晚期以來,艾瑞克一直擔任祖古烏金仁波切及其子嗣的助理與譯者,積極地促成實修傳承的上師們前往西方社會傳法。他目前居住於丹麥。

譯者簡介

項慧齡

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系學士,英國史特靈大學出版碩士,從事翻譯多年,譯有《修行百頌》、《大圓滿之歌》、《如是》、《你可以更慈悲》、《如來藏,藏如來》、《立斷》等書。目前與家人定居美國西雅圖。

名人導讀

▍自斷除迷惑,智慧顯露

文/瑪西亞.賓德.史密特(Marcia Binder Schmidt)

▍願道斷惑

《我就是本尊》(Dzogchen Essentials)為那些研習與修持大圓滿傳統的人們提供了新舊並陳、精彩又多樣的題材。這些法教主要是關於「斷惑」,也就是岡波巴(Gampopa)與龍欽巴(Longchenpa)兩位尊者所強調之四法的第三法。這四法是普世之公理,祖古烏金仁波切(Tulku Urgyen)說道:「(四法)是修行者即身證得正等正覺之所需。」此外,蓮花生大士(Padmasambhava)針對這四法作了如下的解釋:

你必須確保你的佛法修持成為正法;你必須確保你所修之法成為正道;你必須確保你所遵循之道能夠斷惑;你必須確保你的迷惑能夠顯露為智慧。

在明了如何把所有的法教精簡濃縮為單一法乘之後,你(對法教)生起離於接受(取)與排拒(捨)的理解與認識,那麼你的佛法修持就已然成為正法。

在從事任何修持時,如果你已皈依且發起菩提心,並結合生起次第與圓滿次第、方便與智慧為雙運,那麼你所修之法已然成為正道。

當你將這法道與見、修、行、果相結合,那麼這法道就能夠斷惑。

當你精進修持,並且對「見」與「修」生起全然的決斷,那麼你的迷惑將會顯露為智慧。

在任何情況下,不論你從事哪一種修持,倘若未能結合生圓次第,未能結合「見」與「行」、方便與智慧,這就會猶如只以單腳走路一般。

這四法的第三法「願道斷惑」所包含的法教,是關於透過「道」而澄清我們理解環境、身體與諸識等顯相的錯誤方式。與其繼續這個執實有的串習,法教提供了一個善巧的替代方法,其中牽涉了灌頂與修持本尊法,而本尊法的修持包含了生起次第、觀想本尊、持咒、薈供與圓滿次第。

#修持須結合大圓滿的見地

《我就是本尊》包含了修持金剛薩埵法、獻曼達等教誡,尤其包含了修持上師相應法(上師瑜伽)的教誡。在這些修持法門背後所潛藏的主要用意在於結合大圓滿的見地,而這是祖古烏金仁波切所教導的大圓滿法的獨特風格。

《我就是本尊》是繼《大圓滿入門》(The Dzogchen Primer,暫譯)而作,並且是以那些認真地投入修持的金剛乘弟子為對象。《大圓滿入門》這本書可以被當作補助與背景資料,它言簡意賅地涵蓋了小乘與大乘的法教,其中的主題包括一切眾生所本具之基(佛性)、皈依、應從事的十善業與應避免的十不善業,以及經由願、行菩提心而使自己有所增上的重要性等等。

大圓滿是金剛乘的巔峰,然而這巔峰卻是以小乘與大乘為基礎。儘管大圓滿是單一一項修持,它卻包含了這些下部乘的所有教誡,正如確吉尼瑪仁波切(Chökyi Nyima)所言:

在大手印與大圓滿之中,所謂的修持是指不偏離明空,而這明空是諸佛的正覺狀態。這一切諸佛的明空狀態——正覺的狀態,也是悲心。藉由不偏離這種狀態,修行者自然而然地就永遠不會違犯下部乘的教誡。

在此同時,大圓滿不適合那些舉棋不定、模稜兩可的人。大圓滿這條法道本身猶如一個規定非常嚴格的包辦旅遊,即使我們可能禁不住誘惑而想要回到挑挑揀揀的舊習,我們也不能擅自規畫行程。正如措尼仁波切(Tsoknyi)所說的:

抓住最高深的法教不放,並且排拒其他的法教,這種作法毫無道理可言。你發明、捏造出你個人對大圓滿的想法,並依此想法來修持,這是毫無意義的。如果你這麼做,大圓滿就會變成你所造作出來的事物。宣稱你自己的理論為「大圓滿」,這既愚蠢又虛偽,而且與真實的法教毫無關係。

如何進入金剛乘法道

領受灌頂

那麼,我們該如何進入金剛乘這條迅疾的法道?這是透過與一位具德的、持有真實正統之傳承的上師結緣,繼而向上師請求並領受灌頂與竅訣而達成。「領受灌頂」意味著我們已經透過領受灌頂而成熟,並且被授權、被准許去修持這些甚深的法門。正如聽列諾布仁波切(Thinley Norbu)所說的:

根據密乘的說法,灌頂的目的在於領受加持與力量。許多密續揭示,倘若修行者未領受灌頂,將永遠無法證得成就。儘管每一個人都具有成佛的佛性與種子(root cause,成佛的佛性與種子),但是,倘若未具足遇見一位具有智慧與傳承加持的上師的必要因緣,這成佛的佛性將永遠不會綻放。

《我就是本尊》的第一部則專門探討這個重要的主題。

如果我們選擇修持大圓滿這條法道,就必須願意捨棄許多先入為主的成見——對「諸法是什麼樣子」的成見。我們必須勇敢地正視「自己的心無法明白這一切,無法理出頭緒」的可能性,並且面對「為了脫出困境,必不能只仰賴自己對實相的看法」的情緒挑戰。本書針對這些想法作了詳細的解說。在〈修行指南〉(「附錄一」)之中,它們也是被一針見血地分析與熱烈探討的主題。

打從一開始就透過研習與詳盡的分析,而對契入金剛乘的法道奠定一份紮實的、智識上的理解,這是一件好事。我們應該依止佛經以及其他了證大師所著的典籍,藉以校驗、核實上師所說的話語。藉由結合師訣量(上師的話語)與聖言量(引經據典)二「量」,我們欣然採納第三種量——覺受量(我們個人的聰明才智)。接著,我們經歷修持的過程而有所覺受。最後,如果我們正確地修持,就能夠有所實證。

虔敬心與淨觀

然而,在這條道途的起點,我們面臨一個兩難的窘境:在修持這些法門之前,我們必須相信這些法門將會發揮作用。不幸的是,我們對佛法所生起的懷疑,遠多過我們對自己的妄相所生起的懷疑。這份懷疑使我們對修持佛法生起厭惡與反感,繼而強化了那份抗拒,而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努力地敞開心胸的原因。

我們可以稱這份努力為「信任的躍進」。除非我們作出這樣的躍進,否則就可能會繼續懷有吹毛求疵的態度,並且保持一成不變。對我而言,這個情況有點像是搭乘一架飛機。儘管我竭盡所能地用自己有限的才智去瞭解,我仍然無法明白那團巨大的金屬怎麼能夠離地升空。然而,我相信它能夠升空,因此我搭乘飛機,飛往目的地。如果我決定等到自己瞭解空氣動力學是如何運作之後,才搭乘飛機,那麼我可能會一直留在原地,哪兒也去不了。

就分別修(the seemingly conceptual practices,有相瑜伽)而言,也是如此。在某個時候,我們勇敢一試,從事這些修持,我們因而有了改變。在把修持融入經驗之後,我們可以看見自己的行為舉止、看待外器世界與內情眾生的方式變得有所不同。我們鬆開分別概念的束縛,心續因而變得更加調柔。但是在此之前,我們必須先全心地投入於修持。

在比較世俗的層次上,科學家與心理學家已經針對禪修與祈願之於療癒、因應疾病的功效作了大量的研究。尤其在科學與心理學兩個領域,大家公認正面的心理狀態能夠帶來正面的結果。祖古東杜仁波切(Tulku Thondup)在他的兩本著作《心靈神醫》(The Healing Power of Mind)與《無盡的療癒》(Boundless Healing)之中,精彩地探索了這個主題。

對於修行者而言,他們應該思惟「虔敬心」與「淨觀」這兩個甚深的法門,何以是心靈轉化所亟需的成分。當我們已經準備就緒而擴展我們「慣常的」心態時,就能夠領受加持。正如祖古烏金仁波切所說的:「真正的加持是如何能夠即身證得菩提的口訣,而諸位能夠從一位具德上師處領受這些口訣。」下一個步驟是積聚福慧資糧,藉以把這些口訣付諸實修!

在西方國家,人們對前行法與「觀想」這個修持法門多所抗拒。不知情的修行者覺得,這些修持法門是智識上、文化上的應用,完全屬於概念的層次。但是,生起次第的修持其實反映出諸法的真實面貌,它是一個有效的法門,能夠使我們更趨近「遍淨」(all-encompassing purity,廣大清淨之意)。由於我們所生起的妄相之故,這遍淨隱匿未顯。

正如祖古烏金仁波切所說的:

生起次第猶如從夢的狀態之中醒覺,它顯現出那本自存在的事物。生起次第的目的在於淨除惡業,防止修行者的念頭落入煩惱的掌控。修持成就法儀軌的目的在於使加持進入心中,加持我們的心續,而不是為了取悅本尊,用各式各樣的供品填滿他們的五臟廟。它能夠淨除惡業、清淨障蔽,並且使我們證得正等正覺。若要正確無繆地看見心性,必得仰賴這遍淨。

三金剛瑜伽

三金剛瑜伽(vajra yogas)——本尊、咒語、三摩地——是生起次第與圓滿次第所本具的,倘若我們修持三金剛瑜伽,就能夠淨除那阻礙我們認出並保任真如法性的事物。這些修持法門剝除一層層頑固僵化、經歷無數生世所積累的串習,繼而使我們的心變得調柔,不再那麼粗重。

我們現在試圖去影響的是那無色、非實之法,而這無色、非實之法無法僅僅透過物質的、具體的手段而被轉化。我們必須淨除自己在不知不覺中所體驗但無法具體辨識的業、障蔽、串習與三種無明。與淨法相連結,能夠生起一份轉化的力量,而我們此刻正在努力地與勝法連結在一起。身為金剛乘的修行者,我們已經被准許而進入一個充滿了遍淨的神聖壇城。

三金剛瑜伽除了能夠淨除那些需要被去除者,也能夠加速地積聚那些需要被積聚者,例如,積聚順緣與福德。祖古烏金仁波切再一次地說道:

你是否能夠安住於真如之中,取決於你的福德。如果你知道如何去認出本覺,你就應該去認出。如果你不知道如何認出本覺,也未修持任何成就法,那麼,你根本就是遊手好閒、無所事事。你只不過是像一隻狗或一隻豬那般地用嘴巴吞下食物,然後從屁股拉屎出來罷了。

我們可以用各種不同的方法來修持這些法門。首先,倘若我們尚未真正地認出心性,就可以把它們當作一種假裝、一種造作——假造諸法的樣貌,假造我們的真實自性。隨著我們的修持有所進展,並且淨除業障,積聚資糧,這份造作就會轉化成為諸法真如的覺受。

倘若我們已經認出心性,就應該依照祖古烏金仁波切與其他大師的教導,同時修持有相福德資糧與無相智慧資糧。如此一來,「見」與「行」就結合在一起了。由此可見,「認出本覺」是一切事業的基礎。我們沒有理由去認為,在修持前行法與生起次第時,必須把「見」拋諸腦後。相反地,這些修持反而有助於確立、強化、穩固見地。

我就是本尊:大圓滿斷惑之道
作者:蓮花生大士、頂果欽哲仁波切、祖古烏金仁波切等
譯者:項慧齡
編者:見澈法師
出版社:眾生出版
出版日期:2023-09-01
ISBN:9786269710263
定價:440元
特價:79折  347
特價期間:2024-07-01 ~ 2024-0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