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男系列(4):只是有點錯誤
cover
試閱內容

第一章

崔斯坦‧杜瓦的心情不太好。「我還是不懂,為什麼我不能找我認識的物理治療師。我又不認識那個傢伙。」

他個人助理看他的眼神,像是已經受他這樣的折磨很久了。「因為球團的物理治療師都已經忙不過來了。」她說。「謝爾頓醫師也希望你能和他信任的治療師合作。」

崔斯坦看了看手機的時間。「這傢伙遲到了,我可沒有一整天的時間等他。」

他撇開頭,趁莉迪亞咬牙切齒時藏住自己的微笑。不過,當她開口時,她的聲音平靜得令人意外。「他才遲到七分鐘,崔斯坦,而你在過去五分鐘裡,已經抱怨過三次了。」

崔斯坦對她擺出無辜的表情。「但是他遲到了呀!」

「你也常常遲到啊,公主。」莉迪亞低聲說道,不過顯然不是說給他聽的。儘管當了他的個人助理超過一年,莉迪亞還是不知道他的聽覺有多麼敏銳,而且有個壞習慣,喜歡在以為他聽不見的時候說他的壞話,這其實滿有趣的。

崔斯坦壓抑著自己的笑容,他知道自己不該再故意惹她生氣了,但他真的好無聊。他現在受傷,基本上就是被困在家中,惹惱個人助理大概是唯一勉強能稱得上好玩的事情。看著莉迪亞勉強憋住那些自以為聰明的回話,幾乎也算是有趣了,幾乎。

「柴克‧海德威德高望重。」莉迪亞更大聲一點地說。「我想他遲到一定有很好的理由。他是個收費高到不可思議的物理治療師和私人訓練員,他一定很優秀。」

崔斯坦聳聳肩。他的球隊醫師保證會幫他找到最優秀的物理治療師,幫助他從腹股溝的傷勢中恢復過來,但崔斯坦沒有過問任何細節,那是莉迪亞的工作。「如果他人連出現都沒有,那對我有什麼好處呢?我的傷可不會自己好起來,我已經等到累了。」

「那我們回去屋裡吧。」莉迪亞說著,聲音中再度出現一絲氣急敗壞的語調。「反正我想你現在也不該走太多路。」

崔斯坦靠在樹幹上,看向屋子,然後垮下臉。「我已經被關在屋子裡關到煩了,我又不是殘障人士。」這次他的抱怨不只是為了惹惱莉迪亞而已。無所事事的狀態已經快要逼瘋他了。他想念足球,想念健康又健壯的感覺,想念他朝著球門衝刺時吹在臉上的風,想念他射門得分時的興高采烈,也想念群眾高唱稱頌他名字的吼叫聲。足球就是他的人生,是這輩子唯一重要的東西。

崔斯坦看向灰茫茫的天空,已經三月了,世界盃就在三個月之後,他沒多少時間了,如果他想要獲得國家隊教練的青睞,就得盡快回到球場上,恢復他的身手。崔斯坦也許是好幾代以來最優秀的英國球員(就他的淺見而言),但他的國際賽事經驗相對較少,而他知道,這會影響他選上的機率。國家隊教練還是比較傳統,也喜歡備受信任的老鳥,而非年輕新秀,他的傷勢只會使情況變得更加複雜,傷停的時間越久,參與世界盃的機會就越小。更糟的是,現在已經三月,他卻連個物理治療師都沒有──或者說,他的物理治療師顯然覺得還有事情比自己該死的工作更重要。

崔斯坦的視線轉回莉迪亞身上。「打給謝爾頓醫師,問他那個沒用的白痴到底在哪裡?」

在他身後,某個人清了清喉嚨。「就沒有這個必要了。」對方挖苦地說。「那個沒用的白痴已經到了。」

崔斯坦的臉垮了下來。尷尬囉,而且有點為難,他喜歡在人們心中留下優良的第一印象,畢竟,他還有公眾形象要維護呢。

崔斯坦在臉上堆起微笑,轉過身。

他的笑容褪去了一點,他用舌尖舔了舔雙唇。

這個站在幾呎之外的男人──柴克‧海德威──絕不是崔斯坦見過最英俊的男人,並不是,但他所展露出來的自信、力量與男人味,使他看起來帥得不可思議。他很高,肌肉結實、肩膀寬闊,他濃密的棕髮閃爍著金色的色澤,他的下顎線條剛毅,臉頰狹窄,皮膚呈小麥色,並擁有一雙鐵灰色的眼睛。他的嘴唇帶著優美的曲線,但那並沒有使他強硬的輪廓變得柔和,他一邊打量崔斯坦,眉頭之間出現了一絲褶皺。

「你的一條腿不舒服。」他說。「進去屋內。」

崔斯坦眨了眨眼。「不好意思,你說什麼?」

海德威走向他,一手伸進他的雙腿之間,捏了捏他的大腿。

崔斯坦瞪大雙眼,半是錯愕、半是疼痛地倒抽一口氣。「你瘋了嗎?!」

「跟我想的一樣。」海德威說。「你不該站著,你得休息。」

「你騷擾夠了沒?」

海德威把手收了回來。「騷擾你?我以為我是受僱來幫助你從腹股溝的三級拉傷中恢復的呢。進去坐下,如果這樣碰一下都會痛,你就不該站著。」

崔斯坦的雙手在胸口交抱。「我在這裡站得很好,謝謝喔。」

「我不是在請求你。」海德威說。

熱度竄上崔斯坦的雙頰,沒有人可以對他頤指氣使,一個人都不行。

在他身後,莉迪亞偷笑出聲──小叛徒──但很快就咳了起來。

「你被開除了。」崔斯坦咬牙道。

「崔斯坦,對不起──」莉迪亞開口。

「不是妳。」崔斯坦說著,看向海德威。「是你。」

海德威似乎一點也不擔心,真要說的話,他的眼中還閃過一絲饒富興味的神色。「你不能因為我認真工作而開除我;事實上,你不能開除我,就這樣,僱用我的人不是你,而是你隸屬的球團。現在,進屋去吧,杜瓦先生。」海德威的嘴唇微微揚起。

老天,崔斯坦想要擦掉對方臉上那股竊笑!他怒視著眼前的男人,但在他來得及開口之前,海德威就轉向莉迪亞。

「我是柴克‧海德威。」他掛著友善的微笑與莉迪亞握手。

「我是莉、莉迪亞‧艾斯蒙。」她柔聲說,一邊舔著嘴唇。她是真的在對這個男人拋媚眼嗎?

「把妳的口水擦一擦,舌頭收起來。」崔斯坦告訴她。「妳噁心死了。」

莉迪亞的臉一路紅到了髮根,狠狠瞪了他一眼。

崔斯坦只是聳起眉毛,微微一笑。

「你平常都這麼苛薄又不得體嗎?」海德威說。

崔斯坦瞪大雙眼,對他擺出最無辜的表情。「我?我想你搞錯了吧。」

「是的,我是搞錯了。」海德威邊說邊打量著崔斯坦。「大家都說你是個友善又親民的人,我還在想那個傢伙上哪去了呢。」

崔斯坦微笑。「你聽過我喔?等等,你是粉絲嗎?」

海德威的嘴唇一歪。「不算吧,我支持的是兵工廠。」

就知道,好一個魯蛇。

海德威像是能讀心一般,笑了一聲。「就算我喜歡你的球隊,也不會是你的粉絲,我覺得你的兄弟比較強,也應該擔任切爾西的左邊鋒。」

崔斯坦的雙手緊握成拳,怒火使他的臉色變得蒼白。從他的眼角餘光,他可以看見海德威的這句話使莉迪亞瑟縮了一下,她知道就算只是暗示他的養兄弟比他優秀,這都是一個糟糕的主意──因為蓋比瑞爾並沒有比他優秀,他媽的。

去他的第一印象,他可不要把任何善意浪費在這個混蛋身上。

「喔,是嗎?」崔斯坦一邊說一邊朝海德威走去,他們的臉現在只有幾寸之遙。在這麼近的距離,海德威的視線有些令人不安,但崔斯坦可沒有表現出來。讓人更不悅的是,這傢伙比他高了半顆頭──崔斯坦就是完美的一般身高,真是多謝了。

他直盯著海德威的雙眼,柔聲說道:「要毀滅一個人的事業,其實不費吹灰之力,你知道嗎,我只要跟不對的人說幾個字就好了──如果我是你,我就會更尊重對方一點。如果你對你的客戶都是這種態度,我還真意外你還沒有在街上餓肚子,你小心一點喔。」他甜甜地微笑著。「只是給你一點友善的小小建議罷了。」

海德威瞇起雙眼,所有的輕鬆神情都消失了。「要毀了我的事業,可不是區區一個被寵壞的有錢小鬼說幾句話就有辦法的。」

「真的嗎?」崔斯坦歪了歪頭。「這麼確定喔?」

「我覺得你誤會了。」海德威緩緩地說。「我不需要這份工作,我的工作通常都幾個月前就預約好了,我會答應來這裡,只是為了要幫傑拉德‧謝爾頓一個忙而已,所以該小心的人不是我,小鬼。如果我你不爽我不像其他人一樣拍你的馬屁──」

「你怎麼知道的?」崔斯坦不由得感到好奇。「你怎麼知道其他人會『拍我的馬屁』?」

海德威露出一抹微笑。「我聽說過你,也有人警告過我了。」

「誰啊?」崔斯坦問,但他腦中已經出現了嫌疑犯。這麼一說,這傢伙的態度就顯得合理多了。「該不會是我兄弟吧?」

「對,就是蓋比瑞爾。」

崔斯坦笑了起來。

「什麼事這麼好笑?」等到崔斯坦笑聲漸弱,海德威說道。

「我所謂的兄弟討厭別人喜歡我比喜歡他多。」崔斯坦舉起手,拍了拍男人刮得乾乾淨淨的臉頰。「你這可憐又天真的小東西,蓋比只是嫉妒我而已,一直都嫉妒我。我比較有天分、長得比較帥、也比較聰明。」

「而且更謙虛。」海德威說。

「大家都高估謙虛的價值了。」崔斯坦微笑著,透過自己的睫毛看向他。

海德威仍然面無表情。他抓住崔斯坦的手腕,推開他的手。「你就省省吧,你的藍眼睛對我是沒有用的。」

崔斯坦眨了眨眼,現在才意識到自己在幹嘛──或者說試著要幹嘛。他太習慣把別人掌握在股掌之間,甚至沒有注意到自己正在這麼做。

「壞習慣。」他垮了垮臉,轉開視線。「還有,你是色盲嗎?我的眼睛才不是藍色,它們更偏綠一點。」

「是很奇怪的藍色。」海德威說,崔斯坦的表情更臭了。他瞥了一眼崔斯坦的鼠蹊部。「我叫你進去坐下。」

「我也跟你說我很好了。」崔斯坦說。但他說的並不全然是實話──他鼠蹊部的肌肉痠澀難耐,就算只是最細微的移動,不舒適的感覺仍然持續增加,但想要他承認這個令人難以忍受的混蛋說得對,門都沒有。

「悉聽尊便。」海德威邊說邊聳聳肩,對在一旁好奇觀望的莉迪亞點點頭,然後轉身離開。

崔斯坦皺起眉。「你要去哪裡?」

「回家。」海德威頭也不回地說。

崔斯坦在他身後邁開腳步。「什麼?那我的傷怎麼辦?你不能沒做完工作就跑啊!」

「我會等你長大一點、願意讓我好好工作之後再回來。我只和成年人合作。」

「我可沒說你能走。」崔斯坦嘶聲說,怒火使他的腳步越來越快。真是個放肆的王八蛋。「就算我不讓你對我頤指氣使,也不代表你可以蹺掉別人付錢給你的工作──噢!」崔斯坦抓住自己的大腿上部,倏地停下腳步,一股銳利的痛楚竄過他的腿,令他一連串地咒罵起來。他單膝跪地,罵著髒話。

海德威立刻出現在他的身側。「我他媽的警告過你了,你應該讓你的腿獲得充分休息,不是施加更多無意義的壓力。」

「閉嘴。」崔斯坦說著,一邊試著站起身,一邊倒抽一口氣──他的嘗試失敗了。他又試著站了一次,卻只發出一聲嗚咽。

海德威嘆了一口氣。「看在上帝的分上啊。」他說,然後彎下身,用雙臂將崔斯坦撈了起來。他把崔斯坦像一袋馬鈴薯一樣掛在肩上,朝屋子走去。

「放我下來!」崔斯坦說,臉頰因羞恥而漲紅。「我可以走路!」

海德威只是嗤之以鼻。

「帶路吧。」他對莉迪亞說。「去他的臥室。」

「這邊請。」她往前走去,至少沒有再嘲笑崔斯坦的窘況了。

他們終於回到臥室時,崔斯坦的嘴唇已經流血了──他一直咬著嘴唇,以免自己發出聲響。老天,真痛。

海德威溫柔地將他放在床上,使他鬆了一口氣,又有些意外:他本來以為對方會很粗暴的。

海德威朝崔斯坦的運動褲褲頭伸出手,崔斯坦一把抓住他。「你在幹嘛?」

男人向他投去奇怪的目光。「我在工作,我得檢查你的鼠蹊部。」

崔斯坦不情願地點點頭,自覺愚蠢。他對莉迪亞說:「出去。」

「幫我拿一個冰袋、一條濕毛巾和繃帶來。」海德威告訴她。

她點點頭,快步離開房間。

在海德威脫下他的長褲、只留下內褲時,崔斯坦直盯著天花板。強壯的手指碰觸著他的大腿,然後是他的下腹和鼠蹊部。崔斯坦苦著臉,那感覺還真不太舒適。「怎樣?」

「你已經受傷了十天左右,對吧?」

「對。」

「疼痛感應該已經消退不少了才對。」海德威說,聲音聽起來有些不悅。「如果我現在還不能幫你按摩和復健,那我在這裡就沒有什麼意義了。但在前面的急性階段,我什麼都不能做,這過程早該結束了。你有照著傑拉德的指示做嗎?」

崔斯坦聳聳肩。「多少有吧。」

「多少有吧?」海德威複述一次。

「我可不是會坐在床上玩手指一整天的那種人。」崔斯坦說,眼神仍直盯著天花板。

海德威深吸一口氣,又重重吐了出來。

崔斯坦壓抑住自己的微笑──逼瘋身邊的人是他最愛做的事情之一。

「我在跟你說話時,請看著我。」海德威說。

崔斯坦迎上他的視線。「怎樣?」他說。海德威放在他大腿上的雙手,使他感到異常敏感。

「傑拉德告訴我,你想要盡快回到球場上。」海德威說。「但多虧你的莽撞和頑固,你的傷勢變得更嚴重了──直到痛感近乎完全消失之前,你都不能開始訓練。如果你錯過世界盃,那都是你自己的錯。」

崔斯坦抿起嘴唇。

莉迪亞回到房內,將海德威要求的東西交給他,然後再度離開。海德威沉默地在他身邊坐下,將冰袋包在濕毛巾內,然後緊緊摁在崔斯坦的鼠蹊部上。「你現在知道你有多愚蠢了嗎?」

「我真的不喜歡你的態度。」崔斯坦回答。

海德威露出微笑,但微笑卻無法讓他的輪廓柔和多少。「你只能習慣了,我沒有把病患當成易碎物品在處理。」

崔斯坦只能怒視他。

接下來,在他們互相打量對方的長長幾分鐘裡,空氣中只有沉默。這使得崔斯坦感到有些不自在,但他拒絕當第一個轉開頭的人。

幾分鐘後,海德威終於撇開了視線。他拿起冰袋,開始將彈性繃帶裹在崔斯坦的大腿上,把繃帶拉過他的腰後,然後綁穩。

「現在,你得休息。」海德威邊說邊抽開雙手。「我說休息,是認真的。還有,每天冰敷三次,一次十五分鐘。」

崔斯坦一句話也不說。

「聽懂了嗎?」海德威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說道。

「我不能整天躺在床上。」崔斯坦試著讓自己聽起來理性又成熟。海德威把他當成一個智能不足的小嬰兒來對待,這使他恨得牙癢癢的。「我的肌肉一天比一天虛弱,如果每天在床上軟爛,我要怎麼恢復運動能力?」

「我們等急性期過完之後再來重建你的肌肉。」

崔斯坦搖搖頭。「你知道我花了多少時間在我的身體上嗎?」他也許從來不像他的兄弟那般瘦弱矮小,但他天生就十分纖細,他是費盡千辛萬苦才練出並維持他現在所擁有的肌肉量,就算每天健身,他也永遠不可能像大多數的足球員一樣強健、長滿肌肉。至少他現在壯得足以護球,不像蓋比瑞爾常常被對手壓迫。

海德威的視線掃過崔斯坦的身體。

崔斯坦不自在地動彈了一下,這真蠢,他沒有什麼好羞恥的──他的身高中等,身材優異──但這傢伙審視的目光令他感到異常敏感,而他討厭自己有這種感覺。他可是崔斯坦‧杜瓦,他有錢、英俊又受人愛戴,那個髒兮兮的瘦小男孩早已不存在了。

當海德威的視線回到崔斯坦的臉上時,他的雙眼沒有透露出任何資訊。「沒有什麼事是我們解決不了的。」

崔斯坦癟了癟嘴。「隨便。但我想要全身肌肉按摩,我覺得我的肌肉變得軟弱又僵硬了。」

海德威瞪了他一眼。「好吧。」他考慮了一會後說道,一邊打開他掛在肩上的背包,拿出一瓶按摩精油。「脫下上衣,趴在床上。」

崔斯坦把上衣脫下,翻身趴了下來,閉上雙眼。

他咬住嘴唇,突然意識到自己除了一條內褲之外,什麼也沒穿,不安感使他感到有些困惑,他早就習慣讓球團的物理治療師替他按摩了──靠,他在那些按摩的過程中可是什麼也不穿的。事實上,海德威沒有叫他把內褲也一起脫掉,唯一的原因大概也是他鼠蹊部的傷勢還很嚴重,沒辦法接受按摩。

「你在等什麼?我開始覺得冷了。」崔斯坦說。他的不悅和敏感程度正在逐漸增加,這男人讓他感到太不自在、太緊繃了,但他說不出原因。

他聽到海德威打開瓶子的聲音。

然後──

「你應該先把精油加熱啊,你這白痴!」

「這是你第二次叫我白痴了,我開始不爽了喔。」海德威把沾滿精油的手放在崔斯坦的脖頸根部,然後──

「噢!很痛耶!」

「別像個小女孩一樣。」

「但是很痛。」

「少來,沒那麼誇張。」

「又不是你在──噢!」

海德威輕笑著,把手指摁得更深。「小寶寶。」

「我覺得你還沒有和我熟到可以用這種愛稱。」崔斯坦的聲音油滑而柔軟。

商品簡介

柴克‧海德威的醫療生涯中,從未遇過如此難搞的傷患。

他不明白,以專業和優秀聞名的自己,

為何總會輕易被崔斯坦‧杜瓦放浪的言行激怒?

崔斯坦對柴克的反感也不遑多讓。

他是美貌多金的足球金童、媒體寵兒,

這個新來的物理治療師居然敢對他頤指氣使!

最可恨的是……自己竟不自覺地「想要」服從他?

甚至在柴克為他復健按摩時,也能使他的慾望蠢蠢欲動,

崔斯坦咬牙切齒地想,一定是太久沒打砲的錯!

於是,他決定去夜店索求一夜情,不料被柴克逮個正著。

柴克的憤怒遠遠超乎預期,而崔斯坦毫不反省的頂撞,

更讓柴克在盛怒之下,失控地扯下崔斯坦的褲子,

狠狠打了一頓他的屁股──

然而,在那之後,他們之間的氛圍似乎就有些變質了。

不是厭惡、不是羞辱,而是別的什麼,

更深沉、更不該出現的念想在黑暗中發酵……

商品特色

◎在直男系列第三集中,與蓋比瑞爾隸屬同一球隊的球星、曾被蓋比瑞爾認為「喜歡操縱人心」的崔斯坦,在第四集裡,終於要輪到他的心被俘虜了嗎?

◎柴克遇上了職業生涯中最不正常的一段醫患關係──那個擅長勾引與挑逗的小混蛋總有辦法惹毛他。即使柴克是個已有未婚妻的直男,仍氣得抓心撓肝,只想用身體好好懲♂罰♂對方……對於如此棘手的病患,他該如何是好?

◎媒體面前的崔斯坦光鮮亮麗,但童年陰影始終如影隨形。如今他已受萬眾崇拜,用高傲和任性武裝自己,他仍無比渴望,哪怕只有一人也好,世上有誰能來愛他。於是,那人出現了──儘管是以錯誤的方式,卻是對的人💕

網路超高人氣,亞馬遜本本四星以上,廣受好評的直男系列!

人生總是會在陰差陽錯的時刻,轉彎~~

冷峻強勢 風騷撩人

直男治療師×傷患球星

相看兩厭?沒關係!

反正他的情不自禁與他的刻意撩撥,

不過是一場錯誤……

※隨書附贈 愛慾橫流插圖明信片

作者簡介

亞歷珊卓拉・海瑟並非從小開始寫作,事實上,寫作對她來說是一種嗜好,直到逐漸成為她最大的熱愛。

她喜歡在有空的時候出門旅行。現與她的兩個孩子、狗和一個大家庭住在一起。

直男系列(4):只是有點錯誤
作者:亞歷珊卓拉.海瑟(Alessandra Hazard)
譯者:曾倚華
繪者:紅茶
出版社:平心出版
出版日期:2023-08-10
ISBN:9789864945443
定價:330元
特價:9折  297
其他版本:二手書 58 折, 19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