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尬聊到穩交:臉書御用心理師的網聊神技,讓你輕鬆把對方的心聊走!
cover
目錄

前言 從每條訊息,讀出對方到底在想什麼

第一部 初識階段:解讀打字看不出來的事

01 啾咪到底什麼意思?──網路交友的三個矛盾

02 給我你的電話吧?──從用字和表情符號解析對方人格

03 解析自己的內在需求──我想要的到底是什麼?

04 該怎麼跟別人聊起來?──不只聊天,更問出自己該知道的訊息

第二部 曖昧階段:調整頻率,讓對話同步

05 該用哪種溝通風格?──解碼追求期的各種互動方式

06 讓訊息越傳越親密──用讚美、包容、坦白打造粉紅泡泡

07 讓關係長久的關鍵──同甘共苦、回應需求與尊重差異

第三部 穩交階段:在網路上找到真愛

08 別當個感情殺手──從開嘲諷到緊迫盯人,都在逼人已讀不回

09 站在戀愛的交叉路口──這段感情會不會繼續下去?

後記 在手機上找到幸福

致謝

註釋

參考書目

試閱內容

怎麼把重要問題問出口?

有些能問出重要答案的問題不好問出口。

俗話說,魔鬼藏在細節裡。在交友軟體發展的早期,eHarmony要求有興趣的客戶填答落落長的問卷,裡頭問了各式各樣的偏好,提到的問題很私人卻也有務實的考量,像是「你多在意體味?」或是「你願意跟其他人共用牙刷嗎?」多數人認為拿這些問題詢問潛在對象普遍難以接受,這些事情要自己被動觀察並自行做判斷。不過,我們對約會對象仍有確實應該了解的事,包含加分條件和扣分條件。我們要怎麼用最佳方式,運用「可以」問出口的問題呢?

男性在第一次傳訊息能得到答覆的機會,只有女性的一半不到,傳訊後成功約出來的機率又更低了。女性在網路交友占了上風是不爭的事實。她們手中握有所有卡牌,滿是 A和鬼牌可用。

自認害羞?被動?在交友軟體被狠狠傷過?只要你懂得如何出牌,以上都無所謂。現在,我們要來看看如何提問,以幫助你找出想尋求的目標。更重要的是,如何避免自己不想要的情況。在深度交流中,我們兼用語言和數據來為說話對象建立出清楚的形象:他們的人格、情感依附模式,甚至有時候也能看出他們的精神狀況。

畢竟,提問是培養感情的基礎。哈佛商學院的一份研究追蹤了快速約會參與者問了多少問題。資料顯示,提出的問題與人氣之間有正關係。想要受人喜歡?那就一直問問問,終能有所收穫。

這裡提出黃金原則:簡短的問題比較好。(尤其男性會回覆簡短問題)。你可能不曉得要多簡短。越短越好。資料科學顯示一旦訊息超過三百六十個字元,男性就可能會被嚇跑。訊息寫很長,好比是臉上有刺青一樣。

切記最棒的提問本身可以不是一個問題,而是能使人透露訊息的陳述。如果你參與過心理治療,可能有注意到治療師常會提出反思式陳述,而不是直接提問。直接提問固然有效,但陳述能讓對話可通往多種方向,能從各種延伸話題更佳掌握交談對象的整體形象。

學學優秀的治療師,努力讓配對對象自在放下戒備,講出關於自己的真實狀況。目標是探問資訊時別搞得像精神科問診,但能夠確實獲取實用資訊。

想想看人類的好朋友─狗,如何處理這種尋求資訊的情境。牠們直攻「底部」(對狗來說就是屁股)。聽起來很粗俗,但其實是很科學的做法。狗能得知剛遇上的對象是公是母、年紀多大、過去是否見過、平常吃什麼、健康或生病,甚至是心情好不好。全部只要嗅一嗅就知道。

初次傳的訊息就類似狗聞氣味一樣,要用來快速衡量你遇到的對象。來看看克里斯和莫莉之間最初的交流。一開始看似很有戲,但錯過了把話題加深的機會:

克里斯:妳有兩個姊妹?

莫莉:對呀,你呢?

克里斯:有九個

莫莉:太扯了

克里斯:嗯

克里斯:還有一個哥哥

莫莉:原來如此

克里斯:妳年紀最小?

莫莉:對喔

莫莉:看看我們有好多共同點!

莫莉:根本同一個人吧!

克里斯:我也是這麼覺得

克里斯:都是深褐髮

克里斯:然後有點瘋

莫莉:有點而已

莫莉:好的那種瘋

莫莉:我剛從健身房回來

克里斯:可以猜到

莫莉:我還有什麼可以猜到的?

克里斯:妳一定是用手機叫Uber送妳過去

莫莉:唉唷,拜託

克里斯:妳翹掉公司聚餐去健身嗎?

克里斯:要不要出來喝一杯?

這段交流長度很長,提供的資訊卻很少。每一次他們都放棄好奇心,沒有把話聊開。家庭、工作和生活型態的話題都淺嚐即止。現在克里斯提出要喝一杯,而莫莉沒有多少資訊好判斷要不要去。他們應該要多嗅聞氣味,而不只是搖搖尾巴。莫莉如果要多了解甚克里斯,可以問問關於家人的事(有一個哥哥─「小時候常被他欺負?」)或是工作及生活型態(「我聽說科技男常爆肝」)來打開新的門,而不是每次互動後就把身後的門給扣上。

話說回來,大家都盡可能用最好的方式踏出第一步,展現出最好的自己。但以網路而言,潛在對象如果想要包裝自我形象是輕而易舉的事,譬如不說自己是寄居在父母家地下室的啃老族。我們聊天的對象很可能對於真實的自己不真誠或不願多談,像在跟精神科醫師談時不願意全招出來。那我們要怎麼知道?

來嗅聞一番吧。

對方可能在說謊的五個徵兆

撒點小謊是人之常情─盡可能隱惡揚善。也就是說,如果想要辨識出陌生網聊對象是怎樣的人,責任落在我們自己身上。我們要用高超技巧來取得這些資訊,而不是等著對方拱手奉上。他們可能永遠不會那麼做,或至少在前一到三次傳訊時還不會。

一個流傳的說法是:「男性總愛多報兩、三公分的身高,女性總愛少報六、七公斤的體重。」網路交友時要做好這種準備。對方可能用舊照,而自介可能誤導人。從哪些指標能看出訊息中有不實的狀況?面對面時我們能從明顯的肢體語言、語調或是閃爍其詞中看出說謊跡象,而打字訊息不太會有這些線索。

但打字訊息也會有蛛絲馬跡可循。康乃爾(Cornell)調查列出幾項打字訊息中有欺瞞之虞的跡象。

一、有距離感

說話上有距離感的顯現方式,往往是省去第一人稱代名詞。陳述或意見符合實際狀況的話,就會講「我」,說謊時則會想要遠離謊言,而把距離拉開,因此可能會完全不用第一人稱代名詞。謊言中也較不會用到第三人稱代名詞,這些都是用來把自己(自我)與謊言切割。我們不能確定史蒂芬有沒有說謊,但他的訊息充滿了可疑跡象:

瑪莉:我打給你好幾次,你都沒回

史蒂芬:剛才才看到訊息,幾乎完全當機了

瑪莉:噢,你人在哪?

史蒂芬:聖塔芭芭拉~昨天跟歐洲投資人見面,開車回馬林拿背包和釣具

二、欠缺細節或抽象表達

謊言常常缺少關鍵細節,又或是毫無抽象表達,也就是解釋想法或感受。謊言純粹針對事實。我們可以假設傳訊者要耗費認知能力來建構出謊言,因此缺少了講實話時會有的細微說明和抽象表達。

比爾:妳說你們分開多久了?

安琪拉:好一陣子了。和平分手,相處得很好。

三、句子長且一直鬼打牆

目前看到的例子都很簡短,不過撒謊的人常常會在訊息中用更多文字,尤其是「或許」、「也行」這種模糊的用語。撒謊者也會鬼打牆般重複說一樣的事,以為這樣就能弄假成真。

羅伯:沒辦法去看表演了。爛車沒辦法發動。最近才換過發電機和啟動馬達,還仔細檢修。可能是汽油幫浦之類的出問題。總之發動不了。

四、逃避問題

大家不喜歡說謊的感覺,所以會去逃避問題或是用其他問題做回覆。打字傳訊比起當面對談更容易做到這點。撒謊者也會變換話題,希望沒有回答到的不會被發現。

麗莎:欸,你昨晚後來都沒回我

葛瑞格:嘿呀,今天超級忙。

麗莎:我也是。昨晚怎樣?

葛瑞格:嗯嗯,今晚過得怎樣?晚餐吃得愉快嗎?

五、保證是真的

特別愛講「說實話」、「我沒唬你」或是「我發誓」這種話,常表示陳述本身不誠實。說實話的人通常覺得,沒必要用起誓來為自己背書。

茱莉亞:我不怎麼喜歡流連酒吧,我比較喜歡安靜待在家

安迪:說實話,我也不愛泡酒吧了。我沒唬妳~我就算有去酒吧,也是真的隨時都可以走

約會講求尋求共識。對於喜不喜歡泡酒吧說點小謊似乎不礙事。但如果對你而言酒是敏感話題,安迪的回覆絕對是個明顯警訊。

鏡射回映:讓對方卸下防備

界、門、綱、目、科、屬、種,還記得高中生物課學到的分類學嗎?雖然一般人口分類法充滿缺陷,但關於一個人家庭、文化背景、教育程度和生活型態的某些細節,能夠幫助你找出共識,使雙方都能放下心來。這類資訊有可能不會收錄在個人檔案裡頭,或說多半不會。所幸,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可以用來了解你的聊天對象。

來看看我與喬治的對話:

喬治:妳在舊金山?

我:對,你本來是哪裡人?

喬治:「為什麼覺得我不是本地人」可能更值得問喔

我:我沒有假設你從其他地方來啦,只是想問你在哪裡長大。

喬治:還以為妳觀察到什麼哩~有趣。

喬治:希臘。我是族人中唯一沒在滑雪的人……更不用說泰勒馬克式滑雪!

我:可能紅褲子讓我有些猜測吧……我以前有幾個夏天在希臘度過。

喬治一開始不是很願意吐露自己是哪裡人,我自己也變得同樣防備,但因為我繼續站定立場,他便開始稍微願意講出來,於是有更多可以鏡射回映(mirroring)的空間。

鏡射回映是利用言語溝通及非言語手勢,以將病患的情感和認知返回到他們身上的一種治療法。每個人都在無意識間做出鏡射行為。跟有特殊口音的人說話時,我們會降低說話速度,甚至改變自己的發音。我們在商務會議和初次約會當中,常常會鏡射對方的肢體語言。天生擅長與人交談的人(更不用說是專業訓練師)更會採用鏡射回映技巧。

鏡射回映能加強人的自信,因此減少防備心且能吐露出感受。試圖去理解一個人,而且在肯定他某個經歷面向的同時不多加評判,便能減少給人的壓迫感。這並不表示我們要「假裝」贊同一切以操控對方,或是改變自己的興趣來迎合他人。鏡射回映是用來給對方更多空間,以完整表現自我。

我們有些稱為鏡像神經元的細胞,會在觀察到他人仿照自己行為、言語或表達方式時啟動。這些細胞可能就是用來理解他人行為的神經基礎。神經科學家猜測76,缺乏同理心和無法理解他人,起因可能就是鏡像神經元失常。或者說,有認知方面的理解,但缺乏抽象情感的領會,這在較嚴重的自閉症情況會出現。有些腦細胞是用來幫助人更能理解他人的情意。

鏡像映射也是一種魅力的表現。大腦會對這現象產生高濃度多巴胺的感受,刺激大腦的獎賞中心。大腦會想著對方「跟我很像」,那麼對方一定是「喜歡我們」。在缺乏肢體線索的情況下,鏡射能顯現於訊息之中嗎?確實可以,而且常常如此。仿效他人行為,你就可能讓對方更投入你們的對話,並且更能夠了解到他們的真面目。

回到我跟喬治的對話:

我:可能紅褲子讓我有些猜測吧……我以前有幾個夏天在希臘度過。

我:很肯定每三個希臘人就有一個叫喬治。

喬治:嗯,這個名字就是來自希臘。

我:我有時會去內陸的希臘山區。

喬治:真羨慕妳的童年

我:只是其中一段時間啦。我在蒙特婁長大,天氣冷多了。

喬治:我的祖母名字也叫蜜米喔

我:你在灣區待多久了?

喬治:二十三.五年……我變成一個暴躁的老頭,抱怨一些酒吧都關了。

我:我待了二十六.五年,所以還比你多暴躁三年。

喬治:妳是哪一科的醫師?

喬治:(我這個暴躁的老頭可能需要妳的幫忙)

我:我是精神科醫師,所以治療暴躁是我專長。

這些訊息中,我表示知道他所講到的一些人事物和人生經驗,他也反過來回饋給我。我也用跟他訊息一樣的長度和語調。輕快對輕快,搞笑對搞笑,短句對短句。我結尾表達接納了他,至少目前認識的他。他個性暴躁,我能應付得來。真要講,我可是專家呢。

一旦取得共識後,我就開始冒點風險。

測試雷點,但不要真的爆炸

每個人都有這種情況,也就是會畫界線,不可踰越的界線。如果太過講求完美,而有太多這種疑慮,可能是自己有些課題要解決,例如要去接受治療。不過,對多數人而言,有雷點是很正常的事。

很慶幸,初期傳的訊息有機會用來討論雷點,成為話題之一。這有些眉角在。譬如,如果酗酒是你的大雷,總不能一上來就問:「所以你是酒鬼嗎?」不過可以在對話中稍微提到酒的主題,看看會有什麼發展。如下我跟喬治偶然聊到多重伴侶的議題(其實是他開頭的),我決定要進一步探索。

喬治:多重沙發對我來說滿新鮮的……

我:現在,應該要講「多重王座」

我:說到這個,「多重伴侶」(polyamory)這講法讓我覺得很奇怪,因為「多重」的「poly」是希臘文,「伴侶」所用的「amory********」卻是拉丁文。

我:我執業的看診室不只一間,所以真的有很多個沙發。你的工作跟什麼家具有關?

喬治:妳有很多沙發,又有很多王座?直接嫁給我了吧!

喬治:講明點,自從我結束二十年來的婚姻後,就開始了多重伴侶「之旅」……

我:了解。就我的經驗,這長期來說不是好策略。

我:你有養什麼哺乳動物嗎?我在你第二張照片看見可愛的狗。

從「多重沙發」講到「多重伴侶」,我抓緊機會來談可能會踩雷的主題,卻也沒有讓對話失去繼續的力道。關鍵在於提出潛在雷點時不要破壞互動,或是讓回答變得刻意安撫人(而不真誠)。

以下是提到雷點的不良示範。這是雙方配對後剛開始的訊息:

艾希莉:早安!我要怎麼稱呼你?

喬許:簡稱成「嗷許」就好

喬許:妳怎麼稱呼?

艾希莉:叫「艾希莉莉」如何?我去玩環球影城歷險列車時 ET 這樣叫我。

喬許:真可愛

喬許:所以~認真問,妳對小孩有什麼看法?我真的很希望某天可以有小孩。

雖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雷點,包含反對繁衍後代,不過一下就問女生要不要跟你生小孩,可能只會讓你碰壁。不須多說,這對話啪一聲就沒了。不管是不是雷點,在第四則訊息就談生養孩子,恐怕主題太過嚴肅了。

喬治在離婚後有不同性伴侶感覺稀疏平常,對我來說不是個雷點,不過我想知道他現在是不是有其他投入的事物,像是職業、孩子或是寵物。所以我就問他了。

我:了解。就我的經驗,這長期來說不是好策略。

我:你有養什麼哺乳動物嗎?我在你第二張照片看見可愛的狗。

喬治:狗死了。他已經很老了……而且也不是我的。拿別人過世的寵物來撩妹可能有點道德爭議。

喬治:妳明天要怎麼過?我們聊了好~多~該實體見面了……

該見面,真的嗎?

從喬治那收到數十則回應,且有許多真誠、自我揭露的內容後,我現在可以有憑有據地推測是否想跟他見面。目前可知他個性外向而開放,正在尋求隨興的關係。他承認用了別人家的過世寵物照來撩妹,雖然好笑,但看得出懶惰而缺少盡責度。

這不是很好判斷,因為他確實很幽默。雖然他沒打算定下來,且態度輕浮讓人搖頭,但他腦袋靈光、用詞有創意,因此聊起來很愉快。

雖然這麼說是老哏,但這就會讓人有感覺。人的幽默感非常重要,欠缺的話也會大扣分。現在來看看以下這段,稱不上是熱絡的交流:

我:嗨,保羅。很高興認識你。你好嗎?

保羅:很好,妳好呀,蜜米

保羅:好奇妳有沒有結過婚,有沒有小孩

我:你那些狗的背後有什麼故事嗎?滿好奇的。

我:兩個答案都是有。我女兒明年上大學,兒子是高一生。

保羅:妳要尋找什麼?

保羅:感情方面

我:哈,你沒在跟人閒聊的吧?

保羅:我很健談,但不聊無聊的事,哈哈

保羅:跟我說說妳最愛什麼顏色

保羅:還有是什麼星座?

我:我天蠍座。上周過生日。我錯過你的生日了嗎?

我:哪種東西的顏色?

保羅:我就照妳說的那樣閒聊……講一下,早上是什麼把妳叫醒?

我:我家的狗。我也不怎麼愛閒聊。不過,我覺得問陌生人要尋找什麼關係很魯莽。

我跟保羅之間的互動似乎找不到節奏,雖然雙方可能出發點都是好的。

商品簡介

不怕尬聊冷場,不用瞎猜腦補

最懂人心的臉書心理專家,為你破解對話背後的祕密!

「你在幹嘛?」代表他想我了嗎?

秒讀秒回vs.過了一整天才回,反映出我對他的重要性?

常講「可是」、「糟糕」是暗示這個人很難搞嗎……?

Tinder的每日滑動次數高達16億次,

交友軟體如此盛行,但是每十個美國人中,

只有一人和交友軟體認識的對象穩定交往?!

到底要怎麼從一開始就聊得下去、聊得穩定,甚至聊一輩子呢?

臉書總部的駐點心理諮商師蜜米・溫斯柏格,

每天都在為這些聰明絕頂、卻總是為了網聊黯然神傷的高科技員工,

解讀最新收到的文字訊息到底是什麼意思?

她從臨床經驗中得到的心理學經驗,可以帶給我們什麼重要的訊息?

每一次對話,都是從對方的訊息與自己的訊息,

探索出雙方是否適合的蛛絲馬跡,

本書將從初識時小心翼翼的「尬聊」,到進入「穩交」關係之後的溝通,

逐一分析打字訊息的關鍵:

(○♡∀♡)初識階段 (○♡∀♡)

‧要讓別人覺得熟悉、有共同點,但同時保留一點「不一樣」

‧最好的提問不是直接問,而是用敘述句讓對方自己「透露」出來

‧對話不是越長越好,重點是「傳遞出更多關於雙方的資訊」

‧不誠實的人可能會有的五種行為模式

‧在對話中「丟出變化球」,測試雷點但不至於真正踩雷

(。♥‿♥。)曖昧時期(。♥‿♥。)

‧如果對方聊到一半搞失蹤,不用追問原因,因為他怕講出來傷到你

‧互相喜歡的人,會去模仿對方的說話風格

‧權衡這段關係到底是讓你「很有感覺」,還是兩個人「很適合」

‧善用讚美、附和、給予支持的語句表達心意

(♥ω♥ )穩交時期(♥ω♥ )

‧分享喜悅的時候,注意對方會真心祝福,還是轉移話題或潑冷水

‧有情緒的時候先等幾秒再打,不要一股腦打出一串責罵對方的話

‧不懂對方為什麼生氣,可以引導對方多說一點,並重複他們的話

‧不要把對方因為信任你才告知的傷疤,當成現在攻擊他的武器

有人願意和你聊天已經不容易,

你該用對的方式和他好好聊下去!

作者簡介

蜜米‧溫斯柏格Dr. Mimi Winsberg

史丹佛大學訓練有素的精神科醫師,擁有 25 年的臨床經驗。她是遠距醫療新創公司Brightside的聯合創辦人,並且一直是臉書(Facebook)健康中心的駐點精神科醫師。溫斯伯格經常出現在新聞節目《早安美國》(Good Morning America),她的作品曾在《GQ》、《魅力》(Glamour)、《快公司》(Fast Company)、《彭博商業周刊》(Bloomberg BusinessWeek)和《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出現。本書是她的第一本書。

譯者簡介

陳依萍

畢業於台大外文系和師大譯研所,現任自由譯者;秉持「堅知、達譯」的精神:堅實探究知識,致力傳達文句情理;為達成跨文化溝通的使命悉心認識世界;譯作另有《一分鐘大歷史》、《溫和且堅定的正向教養3》等;聯絡方式:nitachen.trans@gmail.com

名人推薦

周品均(唯品風尚集團執行長)

楊雅筑(諮商心理師)

瑪那熊(諮商心理師、關係經營講師)

──真愛推薦

從尬聊到穩交:臉書御用心理師的網聊神技,讓你輕鬆把對方的心聊走!
Speaking in Thumbs: A Psychiatrist Decodes Your Relationship Texts So You Don’t Have To
作者:蜜米.溫斯柏格(Dr. Mimi Winsberg)
譯者:陳依萍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23-07-15
ISBN:9786263187153
定價:400元
特價:79折  316
特價期間:2024-07-01 ~ 2024-09-30其他版本:二手書 73 折, 29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