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落我心上(中)
cover
目錄

第十三章 副駕駛座

第十四章 飛機模型

第十五章 偏袒

第十六章 擁抱

第十七章 男朋友

第十八章 客訴

第十九章 緋聞

第二十章 五百英呎

第二十一章 喜歡

試閱內容

第十三章 副駕駛座

阮思嫻揚著的手還僵在半空,腦子裡半晌沒回過神,縈繞著亂七八糟的情緒。

有震驚、有驚悚、有內疚,還有一絲……心疼。

那一道耳光聲說大不大,卻吸引了周邊的客人,紛紛轉頭看過來。

然後接二連三,幾乎全酒吧的客人都看了過來,交頭接耳,八卦的興趣十分濃厚。

卞璿從這巨變中回神,手邊正好有冰塊,立刻拿抹布包了極快地衝出來遞給阮思嫻。

阮思嫻心臟還砰砰跳著,看見卞璿的動作,也沒多想,抬手就要去幫傅明予敷一下臉頰。

可是他卻偏了一下頭,躲開了冰塊,直直地看著阮思嫻。

「妳解氣了嗎?」

聽到傅明予第二次這樣問時,阮思嫻原本已經冒到嗓子眼的解釋又被壓了下去。

她舌尖抵了抵下頜,沉默片刻,點頭道:「嗯,解氣了。」

「好,我們兩清了。」傅明予沒有多餘的話,甚至也沒有多餘的眼神,直接轉身走了出去。

卞璿沒太看明白這走向。

「不是,妳剛剛為什麼不跟他解釋啊?妳沒有想打他啊,是個誤會啊!妳在幹什麼啊?他可是妳老闆啊!」

耳邊是卞璿的叨叨,阮思嫻卻還看著傅明予的背影。

直到他關上門了,阮思嫻才說:「我跟他解釋,說我打錯人了,我不是想打他,然後呢?我們這事就沒完了。」

卞璿似懂非懂地點頭,「那妳承認了,這件事就算澈底過去了?」

「對。」

阮思嫻也是這時才明白,原來傅明予之前突然對她轉變態度,應該就是知道了那樁事。

只是這個人自傲慣了,許是從沒想過跟她道個歉。

不過這些日子以來,他對她的縱容,其實也算是一種特別的道歉。

而且她發現自己好像已經不生氣了,但這件事似乎又沒有一個明確的斷定點,與其這樣糾纏不清,不如讓這一巴掌作為一個契機,以前的事情就澈底翻篇。

「反正在我這裡是過去了。」

卞璿是想了半天也沒想明白她什麼意思,看了眼時間,揮手趕人:「算了算了,妳趕緊回去休息吧,明天不是還有航班嘛。」

阮思嫻確實也累了,拿起包準備回家。

然而她一推開門,卻看見傅明予還站在路邊。

傅明予的司機送鄭幼安回家了,大晚上的,他也懶得再打電話叫人來接他。

他抬頭看著遠處的車流,而阮思嫻這個角度,恰好能看見影影綽綽的燈光下,他臉上的巴掌印十分顯眼。

「……」

我這一巴掌這麼厲害嗎?

等車的路口就那麼一個,阮思嫻也只能站到那裡去。

感覺到旁邊多了一個人,傅明予回頭看了一眼,兩人目光交錯,卻好像都不知道說什麼,於是又默契地移開了視線。

一股尷尬突然就完完全全地籠罩了兩人。

盛夏夜濃,晚風也帶著灼熱感,露天站了這麼一下子,阮思嫻就感覺身上已經開始出汗。

好在終於等來了一輛計程車。

司機在兩人面前停下車,探頭問:「搭車嗎?」

傅明予轉頭說:「妳先?」

阮思嫻:「你先吧。」

她說話的時候,目光還往傅明予臉上瞟。

傅明予別開頭,不給她看。

「妳先。」

「你先吧,我可以再等等。」

一個打了一巴掌,一個挨了一巴掌,竟然還在這裡謙讓,也是挺魔幻的。

兩個來回後,傅明予面色平淡地點了點頭,拉開車門上車。

「去名臣公寓。」

司機說好,但又朝外問:「美女,妳去哪?名臣公寓順路嗎?」

阮思嫻,傅明予這時候大概不太想見到她吧,於是搖頭道:「您先走,我再等車。」

司機「哦」了一聲,正要踩油門,傅明予卻透過車窗,遙遙望過來。

看了那麼兩眼後,他開口道:「一起走吧。」

他的聲音很輕,幾乎是氣音,還帶著些疲憊感,阮思嫻幾乎是憑口型聽出來的。

「好。」

一路無話,直到回到公寓進了電梯,兩人也沒什麼交流,密閉的空間裡,比在計程車上更尷尬。

只是他們並肩面對電梯門站著時,阮思嫻又不小心看到了鏡子裡傅明予的臉。

這人皮膚是不是也太白了點,五指山竟然這麼赫然。

回到家裡,阮思嫻又累又餓,脫了鞋子便往洗手間走。

正要脫衣服洗澡時,她瞥見洗漱檯上一瓶精華液。

是她一直喜歡用的精華液,針對皮膚修復,功能很明顯。

想了想,她拿著這瓶精華液走了出去,經過廚房時,還順便提了一桶冰塊。

但是她站到電梯門外,才想起自己進電梯的時候倒是看見他按了十六樓,但卻不知道他住幾號。

她直接傳訊息給傅明予。

阮思嫻:『☆你住幾號?☆』

等了幾分鐘,他都沒有回訊息。

阮思嫻又問了柏揚,很快得到了答案。

兩分鐘後,她按響了一六〇一的門鈴。

走廊裡很安靜,阮思嫻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尖,又想到傅明予臉上的五指山。

他多高傲的一個人啊,可能在監視器看到是她都不會開門。

這個想法剛成型,面前的門卻「喀嚓」一聲打開了。

傅明予已經換了一身寬鬆的衣服,站在門口,瞧清了阮思嫻手裡的東西,目光再次回到她臉上時,眼神裡有些難以描述的複雜情緒。

「來看我這個傷患?」

「……」

阮思嫻也不否認,直接把東西遞給他:「你敷一下,明天會好很多。」

冰塊倒是算了,傅明予看向另一隻手,「這是什麼?」

「修復精華,效果很好的。」

傅明予扯了扯嘴角,拿過她手裡的冰桶,淡淡說道:「我不用那個。」

隨即轉身回屋,門沒關,阮思嫻便跟著他進去,並說道:「真的很有效果的,我親測!」

傅明予腳步一頓,回頭看她,皺眉道:「妳經常被人打?」

阮思嫻:「……不是!我們以前有些航線高空輻射很嚴重,我的臉會泛紅。」

傅明予直接把冰桶撂在茶几上,坐到沙發上,鬆散地靠著軟枕,臉上沒什麼表情。

「那妳幫我擦。」

阮思嫻只是短暫地怔了一下,便直接走到沙發邊,在傅明予身邊坐下。

而傅明予看見她這麼坦然地湊過來,反而有些不自然。

他緊抿著唇,別開了臉。

阮思嫻自顧自打開瓶子,擠出濃稠的液體攤在手心後,用另一隻手的食指沾了點,輕輕往他臉上抹去。

只是指腹觸及到他的皮膚時,阮思嫻的動作還是頓了一下。

這麼明顯的掌印,短時間可能沒辦法完全消除,他一個總監,明天還怎麼見人。

感覺到她的異樣,傅明予轉頭看向她,瞇了瞇眼。

「怎麼,心疼了?」

這人怎麼回事?

「沒有。」阮思嫻立即說道,「我就是在想,我也不是斷掌啊,怎麼力氣這麼大。」

傅明予鼻腔裡輕哼了聲。

阮思嫻再次沾了點精華液,一點點,一處處,仔細地塗抹他的側臉。

夏夜蟲鳴起伏不斷,一聲聲穿過窗戶,伴隨著傅明予的呼吸聲傳進阮思嫻耳裡。

她用力很輕,輕到像是撓癢癢,傅明予忍了幾分鐘,實在忍不住,皺了皺眉。

「我太用力了?」

傅明予沉吟片刻,「沒,妳繼續。」

阮思嫻「哦」了一聲,下手卻更輕了。

傅明予的眉頭始終沒鬆開,連呼吸也漸漸急了些。

阮思嫻見狀,動作又又又輕了。

最後傅明予實在忍不了了,開口道:「妳是在塗藥還是摸我?」

阮思嫻:「……」

她突然稍微用力戳了一下他的臉,「你說呢?」

傅明予「嘶」一聲,咬牙看著阮思嫻,「妳還是女人嗎?」

「我要是男人,這一巴掌下去,你可能會死。」

傅明予忽然一笑,湊近她面前,沉聲道:「妳要是男人,我會這麼縱容妳?」

這一刹那,兩人距離極近,能清晰地聽到對方的呼吸聲,也能看見對方瞳孔裡倒映的自己。

阮思嫻想著他那句「縱容」,被他喑啞的聲音念出來,細細碾在耳邊,久久不散。

阮思嫻感覺,他不是在表達自己有多紳士,而是對她,只是對她,闡述兩人之間的事實。

她沒辦法開口反駁這句話,因為這確實是事實,但她也不知道怎麼回答。

幸好,她的肚子解救了她。

——及時地發出「咕咕」兩聲。

第二天清晨,阮思嫻早起執飛,下午返航,回家的時候在時候門口遇到幾個同事,他們在閒聊,今天的飛行計畫部的月例會竟然推遲了,具體原因不明,但好像是傅明予的安排。

阮思嫻聽到的時候,下意識看了看自己的掌心。

真的不是斷掌啊。

又過了一天,阮思嫻再次聽說,這個月簽派部的例會也取消了。

她愣了愣。

不是吧?傅明予的臉這麼嬌貴,還沒好?

直到第三天早晨,開完航前協作會出來時,遠遠瞥見了傅明予的背影,才鬆了一口氣。

看來已經好了。

她這次航班又搭了范機長,開完會後便和乘務組一起去吃早晨。

桌上,大家閒聊幾句後,阮思嫻提到自己下週排到一次教員帶飛。

成為副駕駛之後,為了累積飛行經驗,公司會根據航班情況為他們安排飛行教員帶飛。

到時候,阮思嫻就可以坐在駕駛座執飛,旁邊則是飛行教員,全程監督指導並保障本次飛行。

在這之前,阮思嫻也排到過教員帶飛,所以這次不太激動,只是隨便提了一下。

范機長也是隨口那麼一問:「飛哪裡啊?」

「臨城。」阮思嫻說,「這條航線我還比較熟。」

「熟是熟,可是有教員在一旁還是不一樣的。」

范機長雖然已經當了二十年機長,但是偶爾遇到教員抽查,或者教員為了方便,臨時加個機組乘到他的航班,他也會緊張。

「那妳看過這次是哪個教員嗎?我看看我認不認識,要是認識的話我讓他多照顧照顧妳。」

阮思嫻回憶了一下,說:「我不太記得清楚名字了,好像姓賀?」

范機長張著嘴想了想,「賀蘭峰?」

「嗯對,就是這個名字。」

「他?」范機長驚詫,直接放下了筷子,「妳確定是他?」

「是啊,怎麼了?」

「妳運氣太好了。」范機長說,「這位教員可不簡單,空軍出身,成績卓越,退役後來了世航,那時候世航剛成立機隊,他挺厲害的,是當時的第一任首席機長,技術那可是沒幾個人比得了的,我記得有一年吧,因為塔臺指揮失誤,他架勢的飛機和另一家空客三二〇空中相近,差點撞上,連空管當時都被嚇暈了,是真暈過去了,結果他硬是給扭轉了局勢,避免了一場空難,那時候還被航空局表彰了。」

范機長說起來,一桌子人都豎起耳朵聽。

「而且這位老前輩厲害就厲害在,人家做什麼都是最好的,後來轉了教員,教學成果也一騎絕塵。」范機長說著說著嘆了口氣,「不過他後來女兒生病了,想多在家陪女兒,所以想要跟他飛就很難了,而且當時誰要是排到他帶飛,都要炫耀炫耀的,而且四五年前吧,我好像聽說他被聘請到國外的飛行學員去當教員了,我以為他不會出現了呢,怎麼突然又回來帶飛了……」

本來阮思嫻激動勁都過了,但是范機長這麼一說,她又興奮了起來,完全沒在意他的疑惑。

「是不是十二年前那次空中相近?我看新聞了,原來就是他啊!」

「嗯。」范機長見阮思嫻眼裡全是期待,又沉下聲音說,「不過他也是出了名的嚴厲,有一次帶飛副駕駛,沒飛好,他直接把人發落去飛本場五邊了。」

本場五邊也是一種帶飛方式,不過卻不執行航班,而是在機場開著空飛機練習起落。

沒有副駕駛願意走這麼一遭,因為這就代表你技術不行。

旁邊一個新空服員嘖嘖兩聲,「教員還有這麼大權力啊?」

「且不說教員有沒有這麼大權力。」范機長笑了下,壓低聲音說道,「妳知道人家是誰嗎?傅總的舅舅,傅董的小舅子,想把機長發落回副駕駛都只是一句話的事。」

說完,他又轉頭看阮思嫻,「所以妳運氣好是好,不過也一定要注意,他很嚴厲的,要是犯了低級錯誤,小心妳也只能去飛五邊。」

阮思嫻連連點頭:「我肯定好好表現。」

因為這件事,阮思嫻一整天的心情都很好,下午返航時,拉著飛行箱悠哉悠哉回家,等電梯時還哼起了歌。

「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狂風一樣舞蹈──掙脫懷抱──我要飛得更高──飛得更高……」

但是電梯門打開那一刻,阮思嫻縹緲的歌聲戛然而止。

傅明予站在裡面,手裡提著一袋藥,戴著口罩,懶懶地看著她。

「空管允許妳飛得更高嗎?」

阮思嫻:「……」

她默默走進去,跟傅明予並肩站著,兩人沒什麼交流。

電梯緩緩上行,阮思嫻瞄了傅明予的口罩兩眼,又看了看他手裡的藥,問道:「感冒了?」

傅明予垂眸看她一眼,沒說話,而是摘下口罩。

「妳覺得我這樣去開會,見我的下屬,我的員工,很刺激?」

阮思嫻:「……」

不是吧,三天過去了,傅明予臉上竟然還有隱隱的印子。

她這五十公斤臂推還真沒白推,引體向上也沒白做。

阮思嫻看著他的臉,沉吟片刻,低聲問道:「是不是很疼啊?」

傅明予似笑非笑地說:「疼,疼到我這輩子都忘不了妳。」

商品簡介

「歡迎搭乘恒世航空5286航班,我是機長阮思嫻。

本次航班將降落在傅先生心上──」

★《錯撩》、《別對我動心》歡樂系甜寵作家 翹搖,最具口碑代表作!

★颯爽硬核女機師 阮思嫻vs毒舌冰山總裁 傅明予,高空萬里,我只願降落在你心上。

★晉江積分47億,讀者評分9.6!影視版權已售出,萬眾矚目籌備中!

三年後重新見到傅明予,阮思嫻依然恨得牙癢癢,處處與總裁針鋒相對。

她自己也不知道怎麼了,只要面對傅明予就會忍不住發洩出所有情緒。

而傅明予居然還沒開除她!

該不會真的想要讓她當老闆娘?

Mayday!Mayday!愛上我,沒結果!

傅明予覺得花雙倍年薪聘請阮思嫻真是錯誤的決定,

技術高超,容貌明媚,但每天都在他的底線上瘋狂試探。

傅明予也不知道怎麼了,換做別人,早就被開除上百次,

但是面對阮思嫻,他卻一再退讓。

傅明予總覺得對阮思嫻有幾分熟悉,並且她的敵意不可能沒有理由。

他翻找出所有行程記錄與阮思嫻的履歷,終於想起了三年前──

原來當初誤會了她。

原來自己早已喜歡上她……

作者簡介

翹搖

晉江人氣作者。故事輕鬆幽默,甜而不膩,又萌又暖心。

又稱「行走的甜文碼字機」。

代表作:《錯撩》、《別對我動心》、《降落我心上》、《明槍易躲,暗戀難防》等。

微博:@翹搖啊搖

降落我心上(中)
作者:翹搖
出版社:英屬維京群島商高寶國際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出版日期:2023-03-15
ISBN:9789865066734
定價:360元
特價:88折  316
其他版本:二手書 54 折, 195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