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念的燃點
cover
目錄

一、天南星:A&B思維

二、李劍翔:豐原慘案

三、卓映辰:出軌事件

四、天南星:In & out

五、卓映辰:天人永隔

六、楊穎露:榮民之家

八、李劍翔:大刀採樣

九、卓映辰:警隊與教徒

十、楊穎露:行車糾紛

十一、李劍翔:廢車回收場

十二、楊穎露:火力衝突

十三、天南星:緊急救援

十四、卓映辰:真正的地獄

十五、楊穎露:槍戰之後

十六、李劍翔:搜索與入侵

十七、天南星:天南星先生

十八、卓映辰:即刻救機

試閱內容

【內文試閱】

流經臺灣中部的大里溪,有條支流名為「旱溪」,流域分布於大臺中的東半部。顧名思義,這條溪流的水量並不穩定,在雨季時往往激流洶湧,旱季時僅餘涓涓細流。

市政府在旱溪沿岸開闢了全長十五公里的自行車道。伴著潺潺水流、茂盛植被與蟲鳴鳥叫,儼然是這座城市中最為四季分明的地段。旱溪車道沿途每隔二十公尺就設一盞黃色路燈,因此即使在入夜後,仍有零星的民眾在此騎車、慢跑,藉以補足每日的運動量。

只是今晚有點不一樣。他們看到離入口約半公里處,有個穿著黑色運動服的男子,以詭異的跪趴姿勢栽倒在路燈下的水泥護欄旁。不少人擔心對方是否發生意外或身體不適,經過後都陸續停下腳步想施以援手。

眾人圍成一圈議論紛紛,但當有人拿起手機準備撥打一一九時,卻聽到那男子發出的如雷鼾聲,於是又搖頭作罷。「喝醉了吧」、「跑到脫力」、「中場休息」……眾人相視一笑,各自散去,繼續中斷的運動行程。

而那男子又再熟睡十多分鐘後,綁在左上臂的綠色手機臂套裡,忽地傳出一陣尖銳急促的嗶嗶聲,迴盪在空曠黑夜裡,顯得格外刺耳。

這串近似鬧鐘的手機鈴聲也確實發揮作用。男子的頭都還沒抬起,意識仍模糊著,但右手已循著聲源摸索,好不容易扯開臂套掏出手機,隨即本能地按下接聽鍵。他還沒來得及出聲,聽筒彼端已是一頓劈頭蓋臉的責罵:

「喂,媽的李劍翔啊,我離開辦公室前還特別給你千交代、萬叮嚀的,那個防彈背心的請領公文要追啊。隊長用完印後你得給我拿回來,現在到底是去哪兒了?啊,都來多久了你還在搞這種飛機?」

「……是,組長……我……是這樣的……。」從深眠中被突然喚醒,李劍翔的腦袋還處於一片混沌,支支吾吾地不知從何答起。

「這樣那樣個什麼啊,媽的還在睡啊,是不是過太爽,請調來行政組當米蟲的?每個組員都像你這副德行,我還敢去外頭開會啊?到底能不能讓我省點心,看看自己的表現……。」

李劍翔在這端「嗯嗯呀呀」個半天,誰知彼端仍沒想放過他的意思,自顧咆哮個沒完。忽然間,他胸中一股熱血湧動、蠻勁陡生,把手機拿離耳邊,俐落地爬起身,然後將手機高舉過頂,使勁拋向旱溪河道。那一連串不堪入耳的辱罵聲,隨著夜空中的一道拋物線,漸行漸遠……

半秒後,隨著溪底石頭處傳來「啪啦」一聲,世界忽然清靜了,「爽啦!」李劍翔朝夜空大吼道。

反正他已經趁追公文時跟大隊長口頭請辭過了,對方也照慣例慰留一番,想來外出開會的臭嘴組長,此刻還沒聽聞風聲吧。去他的!明天一到班就打辭呈上簽,省得再聽這些垃圾話。

假如不是身為刑警不能知法犯法,不然他離職前還真想朝那組長的下巴來一拳。還有,他也早就想換支新手機了,就趁這時候給自己一個正當理由,花起錢來才不心痛。

李劍翔穩了穩心神,深吸一口冰涼空氣,腦袋還是格外沈重。他看了一下錶,打從出家門來已經過了三十五分鐘。身上的汗水已經乾透,但小腿有些痠疼,他無法判斷自己到底是剛過來沒多久、還是已經跑完了一圈?他搖了搖頭,決定朝前方再跑一段。

這是他第七次毫無防備地睡倒在戶外。

都得怪半年多前那場該死的槍戰。除了猝不及防地帶走了二名弟兄、另有四人輕重傷外,身為帶隊官的他也在右大腿上挨了一發五.五六毫米機槍彈。他私心慶幸那顆子彈直接穿透肌肉,沒打斷腿骨,治療二個多禮拜後就能下床走路。

但直到一個多月後,他陸續在表揚典禮、專案會議與外出查訪等場合時,突然陷入沉睡不省人事,就算把左大腿給擰到處處瘀青也驅不走睡魔,他這才驚覺事情大條了。

對站在打擊犯罪前線的刑警來說,這種狀況簡直比斷了一條腿還糟糕!他上網去查閱大量資料,也私下看過他向來抗拒的身心科與心理師,目前判定他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的幾個典型症狀,但這些專家們表示從沒聽聞過會引發猝睡症的案例。

李劍翔也找過長輩打聽,自己的家族應該是沒有猝睡症病史。雖然還無法確定這到底跟PTSD有無關係,但他完全不敢讓同僚知道。甚至當大隊長詢問他是否願意從偵二隊暫時調往後勤行政組支援時,他只假意衿持半天便同意了。他真的不敢想像在開車跟監甚至破門捉人時,自己當場睡倒在地的慘烈糗樣。

他一直祈禱這突如其來的症狀,也能夠在過陣子後突然而去。但就這麼提心吊膽地過上一個月、三個月到現在都大半年了,這怪病仍始終與他同在,只是他也慢慢適應了:

如果他前一晚失眠或熬夜,那隔天下午就有九成的機率會發作。偏偏這猝睡症的另一個贈品就是失眠,彷彿白天猝睡效率特別好似地,搞得他晚上翻來覆去無法成眠,眼睜睜看著自己陷入萬劫不復的惡性循環。

為此,他不得不逼著自己在下班後,仍拖著疲累身軀,沿著旱溪車道狠狠跑上一圈,直到渾身乏力為止。這樣至少能換得一夜好眠,降低隔天發作的機率。說來好笑,要不是因為調到行政組,而不必像在偵二時輪花花班輪到天昏地暗,哪有可能會有這種規律運動的餘裕呢?

今天是第一次睡倒在這旱溪車道上,還好似乎沒什麼人發現他的糗樣?李劍翔暗自慶幸著。他繼續往前跑了一公里多,直到右大腿的舊槍傷發酸作疼,他才轉頭往回家的方向跑。

他一路跑到自家巷口外的檳榔攤,買了一瓶結冰水,然後放緩腳步走到公寓樓下,從自己的摩托車置物箱內拿起一條毛巾擦汗,爬著樓梯到三樓租屋處。儘管廊道裡的燈光昏暗,但當他一踏足三樓地面、本能地掃視周遭環境,立即發現異樣。

住處大門前的地板上,多出了一個小尺寸的電商購物紙箱。

他很確定自己出門前沒有這玩意兒,不然肯定給門板推往一邊去了。此外,他最近沒在這間電商買東西,而且都快凌晨時分了,哪個快遞膽敢打擾客戶送貨上門?真要這麼勤勞的話,他居然還不等客戶完成簽收,就直接把包裹扔門口?

出於職業本能,李劍翔的腦海中閃過至少十種「這包裹很可疑」的理由。他想打開手機補光燈來看個究竟,但當他伸向臂套卻摸了個空,這才赫然想起自己的手機已經長眠旱溪溪底了。

就在此時,包裹裡傳來了鈴聲。是尖銳刺耳的嗶嗶聲,其實也是李劍翔為自己手機特意設置的鬧鐘用鈴聲。據說人類耳朵對這類高頻率的單調嗶音很敏感,能更有效率地喚醒深眠中的使用者。這樣他要是又不小心陷入猝睡後,也能不漏接重要電話。

只是,為什麼在這個可疑的包裹裡,會傳來自己再熟悉不過的鈴聲呢?李劍翔雙眉緊鎖,蹲下來定定盯視著眼前的包裹。

面臨重大中年危機的資深刑警與神略的相逢,從一支陌生手機開始了。

「早啊,楊穎露小姐。」

十點整,中年男面試官一把推開小會議室的門,朝已坐在裡頭等候的二十來歲女孩點頭招呼了聲。她連忙站起身微笑致意,對方揮手讓她坐下,自己也坐到她的正對面,打開了筆記型電腦。

「我們收到妳的履歷表有些訝異,還是頭一遭有警察朋友想來敝公司工作的。」面試官邊看著螢幕上的履歷表笑道。「看妳上頭寫的,目前還在職吧?」

楊穎露點頭答:「是,長官。我目前還在潭岡派出所服務,不過辭呈已經上簽,下個月可以正式報到。」

「哈,放輕鬆些,我也不是什麼長官啦,叫我傑森就行了。是說,警察這工作不是挺穩定的嗎?怎麼會想離開?」

楊穎露看著傑森的眼睛,想確認那裡頭是不是潛藏著一絲蔑視意味。正如這問題背後衍生的惡意,像極了那些學長們在茶水間或排除她的LINE群裡,邊嘲罵著她的一舉一動,邊為她取了「草莓族」、「小公主」等稱號。

從身體到心理,她都已經狠狠自我鍛鍊過了,無論是深夜值勤、三輪車值班、單警處理鬥毆糾紛等等的,她認為自己都能跟學長做得一樣好。可是在這種扭曲封閉的職場裡,生為女兒身彷彿是原罪似地。那些自以為是的長官、欺上瞞下的職場文化,沒完沒了的性暗示笑話,都一再一再地消磨她的熱情。

直到前兩個月發生的女廁偷拍事件,像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不,若再算上長官們息事寧人的態度,簡直就是轟殺駱駝的最後一枚地雷。

「我會私下做出懲戒的,也會讓他花錢賠償妳的不舒服。我最不希望的就是把事情鬧大。畢竟這不單單是妳的事,事關潭岡派出所甚至整個城市的警方顏面。算我拜託妳,為大局忍一忍,好嗎?」當時所長如此真心誠意地說著。

傑森壓根兒沒想過,原本是一個用來破冰的簡單問題,卻如衝入溝渠的滔天洪水,將回憶裡的陳年髒污全給沖刷出來。他不自在地避開對方的犀利眼神,楊穎露此時才驚覺自己的職業病又犯了,忙讓目光柔和下來。「我不太適應那種封閉的職場文化,個性不合適。」她輕描淡寫地回道。

傑森臉上高掛一副「這不是早該知道」的表情,好奇地問:「我們都清楚,當警察就跟當兵差不多吧。那妳當初怎麼會想當警察的?」

楊穎露忍住翻白眼的衝動,畢竟這是下單位以來,她每天都會反覆自問的問題。也許有人當警察是為了鐵飯碗或想主持正義,但她的初衷卻是與眾不同。她的大哥是犯罪受害人,當時承辦刑警的淡漠態度,對難過的家人們造成了二次傷害……很可能也是導致自己與母親決裂的原因。

她自我期許能做個更稱職、更有同理心的警察,最好能夠親手捕獲犯人以撫慰那些悲傷痛苦的親友們,讓被害者的靈魂可以安心回家,讓憾事不要一再發生。只是現在的她連「刑警」的邊都夠不著,卻已經堅持不下去了……

一份不得不放棄的初衷,要是大哥知道的話會怎麼想呢?他肯定會拍拍自己的頭,告訴自己已經盡力、問心無愧了。畢竟人生苦短,就為了自己的人生而活吧,別把寶貴的青春年華消耗在討厭的地方。

楊穎露心中上演一番小劇場,被晾在一旁的傑森顯得尷尬。他以為這些會是日後同事們最感興趣的問題,但現在有些後悔自己的自以為是。不管是誰,決定離開一份穩定工作,肯定都經過了一番天人交戰吧。

「……當初想當警察,是為了正義感,只是現在覺得那不是很重要了。」半晌,楊穎露吐出這句。

傑森莞爾一笑,暗地裡倒是鬆了口氣,他不敢再開任何關於警察的話題了,以免又把氣氛弄僵。「好的,了解!那我們現在進入正題,先說說妳為什麼會想來瘋時尚吧。」

始終保持嚴肅表情的楊穎露,此刻臉上總算換了一副甜美笑容。她清了清喉嚨,陳述預想好的答案:「一直以來,我對時尚小物跟電子商務都很感興趣……。」

只是還沒談上幾句,傑森的手機便放聲大響。他比了個暫停手勢,接起電話一聽,突然臉色大變。「不好意思,公司現在有點急事要處理。妳先坐一下,我馬上回來。」說罷便匆匆離開。

楊穎露本想一鼓作氣說完,但中途給硬生生打斷,心中難免有種洩氣的感覺。不,雖然從下個月起,就要恢復普通民眾的身分了,但一日警察、終身警魂,未來再怎麼艱困坎坷,她有信心努力克服,完成每個任務。她要為勇敢跳出安逸圈的自己喝采!

一時間她心潮澎湃,站起身走到落地窗旁,探頭打量著外頭的辦公隔間。那些男女職員們個個穿得光鮮亮麗,有的盯著桌上的雙螢幕電腦運指如飛、有的在挑揀搭配韓版少女服飾的掛件,也有人站在走廊上喝著咖啡閒聊。比起每天如打仗的轄區現場,此時此地簡直如天堂般的上班時光。

也許再過兩個禮拜,自己有幸成為其中一員。而每天最煩惱的,除了達成銷售業績外,再來就是下午茶該吃些了什麼吧。但這種安逸平淡的坐辦公桌生涯,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嗎?願意朝九晚五地安於一室……想著想著,她又有些迷惘起來了。

就在此時,她聽見了警車的警笛聲。瞬時間她感到渾身發熱,心跳加速,右手不由自主地摸向肩上無線電,「潭岡六一七收到,馬上前往現場」的回報都要脫口而出了。但當她摸了個空後,這才驚覺過來。

那警笛聲居然是從面試官的筆電裡發出來的!

她轉頭看向門外,仍然是一片悠哉從容的景象,沒人聽到這突兀的音效。接著她走到對面座位旁,好奇地看著電腦畫面。在自己的履歷表Word檔案上,彈現了一個視訊聊天框。

聊天框裡有個二十出頭的年輕男子,三角臉形戴著一副大圓眼鏡,一頭復古捲髮髮型,一身藍直條紋襯衫,偏著頭以銳利眼神狂熱地掃視螢幕,雙手也似在忙碌什麼地來回游移,這很像她過去曾接觸的典型宅男……不,他散發出的那種精明氣息,應該說更像是「駭客」──一種電腦技術超強的典型宅男。她在兩年多前曾經支援偵九隊在轄區裡捉過一位,那種入魔般的狂熱表情至今仍讓她印象深刻。

那年輕人一看到她出現在電腦前,隨即露出笑容,警笛聲戛然而止。接著他湊近麥克風,朝楊穎露擺了擺手:「楊警官,妳好啊。」

「呃,您好。」楊穎露迷惑地問:「請問您是?現在要改成線上面試嗎?」

對方擺出一副「誤會大了」的誇張表情,揮舞雙手道:「不是啦,我不是這間……瘋時尚有限公司的人,妳可以叫我天南星。是中藥不是星座啊,別搞錯。」接著他賣弄似地一彈手指,畫面右上角彈現出一張九葉植株的照片。他繼續說:「其實呢,我算是警政署的……類似承包商的僱傭關係,負責一個非公開的資訊專案。」

楊穎露下意識地站直身子,一臉肅然道:「明白了。我這次的面試是私人行程,已按照程序請假,此外辭呈已送分局批示,一切都合乎規定。」

天南星大搖其頭,說道:「不是啦,楊警官,妳想去哪兒面試我都管不著。我只是想請妳回答一個問題而已。」

楊穎露看著這自稱是「警方承包商」的視訊畫面,心中疑竇大起。這幾年來的從警經驗,讓她的腦海裡一股腦兒冒出七八個不合理的問題:這傢伙為什麼知道自己的身分?能掌握自己在此時此地面試?又為何能透過面試官的筆電視訊,然後面試官偏偏這麼巧又暫時離開……

想到這兒,她不禁又轉頭看向落地窗外,尋找面試官的行蹤,甚至在思考這或許是整間公司想測試她即時反應的整人秀?只是她觀察片刻,並沒有發現任何蹊蹺。

倒是這個天南星洞悉了她的心意,笑道:「傑森去處理網路問題了,我修改了路由器的DNS位址,內網能通但外網怎麼都連不上,他一時半會兒應該回不來了……嗯,比我想像得還要快,等等有人要帶妳出去,稍後聯絡。」

果然,不到半分鐘,一位女職員便走進會議室向她致歉,表示面試官正在處理公司的突發狀況,這場面試要改期。楊穎露讓她領著去櫃臺做了日程登記,然後又給客客氣氣地送到電梯口。

電梯門一關上,楊穎露的手機像是迫不及待地響了起來。她接起一看,是那位天南星從臉書通訊程式撥視訊電話過來的,但她不記得曾加過這位好友呀?她滿腹狐疑地接通視訊,但謹慎地關閉了己方攝影機,只見天南星的大臉佔滿整個螢幕,這回他單刀直入地說:「我就問個問題,很簡單的,電梯到一樓肯定能搞定。我想問的是,妳真的想去賣女裝,勝過當警察嗎?如果有個工作,能夠讓妳換個環境、保持警察身分,同時還有親手抓到真兇、主持正義的機會,妳願意試試看嗎?」

站在人生抉擇路口的小警員與神略的相見,是從一通不請自來的視訊電話開始的。

商品簡介

★《誰是被害者》原著作者全新犯罪小說

★從被害者與辦案單位雙線敘事,探究犯罪的本質

★以輕鬆活潑的筆調描寫沉重複雜的犯罪事件

為了破解焚屍主案

大數據橫跨數十年,挑出互不關聯的五件案件

懷疑先生出軌的女子,試著追查他的去向

卻陷入死亡危機

《誰是被害者》原著作者 天地無限全新推理小說

從懸案兩端探究罪惡的火源

龍貓大王通信 影視文化評論人

冬陽 推理評論人

提子墨 犯罪小說作家

栞 文字工作者 共同推薦

快訊/豐原透天厝暗夜大火釀三死!

中正路上某棟透天厝,於八月六日深夜十一時許,突然竄出大量濃煙。調查發現,起火點位於浴室裡的汪姓男子,他的屍身上堆放大量鋁熱劑,超高溫使屍體嚴重炭化,汪男的妻子女兒陳屍在主臥室。透天厝門窗並無任何破壞跡象,部分客廳與主臥室牆面以紅漆繪製了大量的宗教符號,現場並留有「紫陽萬靈聖道會」的令旗與經文。警方研判可能與宗教儀式有關……

李劍翔因一次失去多名袍澤的任務患上 PTSD,開始產生無預警昏睡的症狀;警界菜鳥楊穎露正義感十足,卻忍受不了警界陋習打算辭職。職涯不順的兩人同時被徵召到祕密單位,與一位代號「天南星」的電腦駭客進行以AI 大數據分析破案關鍵,甚至希望在未來預防犯罪的「神略計畫」。

小組偵辦的首宗案件是數年前發生在豐原的一家三口焚屍案,「神略」歸納出了可能與焚屍案關聯的五個「輔案」,李劍翔與楊穎露在半信半疑中著手偵辦這幾起看似風馬牛不相干的案件,卻引來神祕人物追殺……

「豐原一家三口焚屍案」關係案件:

1.關聯度90.45%:108年路口行車糾紛

2.關聯度89.72%:109廢車回收廠自殺事件

3.關聯度88.63%:109手機店縱火案

4.關聯度88.41%:70年花蓮榮民之家大刀殺人事件

5.關聯度87.76%:102年宗教組織鬥毆糾紛

系統資料來源保密、案件關聯原因保密……只有找到每個案件的相關人士才能釐清。

弔詭的是,主案的承辦員警紛紛升官了……

作者簡介

天地無限

知名臺灣推理小說家,曾獲多項全國性文學大獎與電視節目劇本獎,現任鏡文學簽約作家及臺灣推理作家協會監事。著有《第四名被害者》(Netflix影集《誰是被害者》原著)、《懸案追追追》、《達達戰爭》、《辦公室瘋雲》、《滯留結界的無辜者》等作品。

惡念的燃點
作者:天地無限
出版社:鏡文學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22-11-25
ISBN:9786267054932
定價:420元
特價:88折  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