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那時此刻(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首獎得主作品集)【印刷簽名+流水號珍藏版】
cover
試閱內容

〈紫色的等待〉 寵物先生

某個禮拜五,我去參加一場大型室外集會。

早上就開始飄著零星細雨,直到中午仍未消停,因此我撐著傘前往。我不喜歡雨水滴上眼鏡鏡片的感覺,對這樣的天氣感到惱人。

然而到了現場,看見肩並肩塞滿整條道路,萬頭攢動的海量人群,他們多半沒有遮蔽物,僅是舉著手中的旗幟或標語,我不自覺也被這樣的氣氛感染,將手中的傘收起。

先前和人約好碰面,即使人潮洶湧,由於有便利商店這個明確目標,很快便找到對方。

「寵物先生,這裡!」

華琳姊朝我揮手。雖然個子不高,四十歲的她仍精力充沛地跳上跳下,想不發現也難。

第一次在街上被人呼喊筆名,我耐著害臊朝對方走近。仔細看,才發現她先生也在一旁。

「很難擠進來吧?」對方笑道。

我與華琳姊以及她先生是透過取材認識的,當時這對夫妻使我留下深刻印象,此後不時會聯絡我,邀我參加活動,並介紹一些朋友,我則抱著採訪奇人異事的心態,欣然前往。

我與這對夫妻邊走邊聊,途中華琳姊似乎見到熟人,又開始大力揮手。

「各位,我已經到現場了,看這滿滿的人潮!目測應該有上萬人。大家來的目的很清楚,就是為了見證……」

對方站在攝影機前,專注面對鏡頭,一時沒看見有人朝自己打招呼,仍自顧自說著開場。

看見招牌鬍髭,我立刻認出他是知名日本YouTuber,頻道「旅情Ryojo」的主持人Ryoji。由於講著一口流利中文,加上詳盡的旅遊情報分享,在華文圈頗受歡迎。最近他也經常往返日、台,拍攝兩地的文化比較影片,有著不錯的點閱率。

「欸,你別妨礙人家拍片。」

受到先生制止,華琳姊總算放棄引起對方注意。

「算了,等等再打給他。寵物先生,這兩位是我朋友。」

不知不覺間,有另外兩位男性已在我前方,露出友善的微笑。想必是華琳姊醒目的動作,吸引他們穿越人群過來的。

我與兩人分別握手。他們其中一位體格較寬,穿藏青色西裝,另一位身材高挺,在襯衫外罩了件無袖背心。看年紀都已過五十,西裝男似乎更年長些。

「有見過他們嗎?」華琳姊問道。

會這麼問,想必這兩位也是名人,不過我對臉沒什麼印象……不,似乎在哪裡見過,但應該不是電視上,而是雜誌或報紙等平面媒體。會是誰呢?

或許是察覺我的苦惱,西裝男適時解圍:「周小姐,你就別為難他了。」

「呵呵,我以為你會認識。」

是我該知道的人嗎?的確有印象,只是一時想不起來。

現場雨勢有變大的跡象。周圍人們原本只是靜靜等待,偶爾滑手機,或與旁邊的人閒聊,此刻紛紛撐起手中的傘,一時蔚為壯觀。

「看來還要等一陣子。」

「是啊,大家都很期待。」

「那麼這段時間,我說個故事給作家先生聽吧!」華琳姊提議。

「咦,周小姐該不會要說『那件事』?」背心男問道,似乎是他也知道的事。

「是啊,剛好很應景嘛。」

我耳朵不自覺拉長。又要說案件了嗎?之前採訪時,我就對她的滔滔不絕印象深刻。現在雖是家庭主婦,由於過往職業緣故,她經常會碰上一些懸疑事件,有些還具有危險性。

我點點頭,將身子靠過去,示意「洗耳恭聽」。

「看來你很有興趣呢,那我就說嘍。那是八年前的事……」

1.

大安分局偵查隊周華琳偵查佐,此刻感到非常煩躁。

對面座位頻繁響起「喀噠、喀噠」的點擊聲,即使有間斷,也是因滑鼠移動產生的空檔,偶爾會有像是懊惱或喜悅的驚呼,八成是在玩踩地雷。真受不了,就算作業系統已全面升級成Windows 7,仍有人沉迷於這個Windows 3.1 就有的遊戲。

而且是她思考結案報告的時候。

「小趙,有點分寸好嗎?」華琳出言抗議。

「什麼?」

一張臉從螢幕後方探出來,小隊長趙安達先是面露疑惑,隨後轉為無辜的神情,雙手一攤。「我沒在玩啊,是調查。」

「少來。」

華琳從座位起身,繞到小趙身後。螢幕顯示瀏覽器的畫面,暗色背景搭配詭異的字體,「死亡」、「痛苦」、「出血」等關鍵字映入眼簾,還有幾張繩子、瓶罐,以及明顯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的圖片。

她瞄向下方的工作列──沒有名為「踩地雷」的最小化視窗。

「三途川俱樂部?這是什麼?」

小趙點進其中一篇。

有沒有人要一起往生的?我台北人。

別誤會,我不是要殉情,只要同一天同一時間,兩人各自執行就好,只是想黃泉路上有個伴。

徵求一名,我手機0985XXXXXX,非誠勿擾。

「有釣魚了嗎?」

「小陳那邊有人打去了,門號停話中,想必是人頭買的預付卡。」小趙指著文章時間。「畢竟是兩個月前貼出,說不定早就徵到了。」

「追查不到IP嗎?」

「難喔,因為是架在暗網。網站管理員也是,找不到的,伺服器百分之百在國外。」

刑法有所謂的「加工自殺罪」,但兩名有輕生念頭的人相約自殺符不符合要件,得視過程中是否有「教唆」行為決定。日本是最早有此種「網路相約自殺」現象的國家,近幾年這股風氣也吹到台灣,二○○五年即發生國內第一起相約自殺案。

小趙搖頭嘆氣,起身將那疊文件拿去資料室。華琳也準備回座位,此時眼角瞥見另一個標籤頁,立刻拾起滑鼠點開。

是旅遊部落格。

「趙小隊長,你想出國玩喔?」

小趙聞言面露驚慌,食指抵在脣上,將頭頻頻撇向隊長室。想害我們被交辦更多任務是不是?快給我閉嘴──如此示意著。

華琳露出勝利的笑容,算是報剛才干擾自己寫報告的一箭之仇。彼此年齡相當,即使刑事組改為偵查隊,對方榮升小隊長,過去搭檔已久的兩人並未改變什麼,仍以朋友的方式相處。

她正打算將部落格視窗最小化,這時,一張似曾相識的照片進入視野。

這個人,難道是……

「我最近在follow這個部落客。」似是怕隊長聽見,小趙壓低聲音。「格主是日本人,有一半台灣血統,經常用中文寫些日本國內的旅遊網誌,現在小有名氣。琳哥你知道他嗎?」他指著照片下方,寫有「稻船亮二」的名字問道。

華琳不自覺點頭。與其說「知道」,或許該說「認識」較恰當。

那個愛搞笑,總是纏著自己問微積分的僑生學弟,原來在雲遊四海啊。

僅兩年的普通大學生活,瞬間湧上腦海。

「我出去抽根菸。」

腦中被回憶占據,華琳打算轉換一下心情,再回頭面對那該死的報告。

警局後門是停車場,平時來這裡,偶爾也會見到幾位同仁在吞雲吐霧,不過此刻一人都沒有。華琳取出打火機與七星,點燃一根,享受煙霧從鼻腔流入肺部的感覺。

突然想到,自己也是考上警大後,才開始學抽菸的,性格也融入同儕變得男性化,小趙還稱自己「琳哥」。這麼說來,當初大二決定休學重考,可說是生涯轉捩點。

「我覺得學姊很適合當警察。」

說這話的人,如今身在何方?

一根菸的時間相當短暫,華琳在菸灰缸將菸頭摁熄,進入後門走向辦公室。

有兩人剛好從辦公室出來,她側身靠牆,打算讓對方先過。

「拿去,以後不要再弄丟了。」

「謝謝啦,你們台灣人真好心,都會送來警局。」

「拿走你五千元算好心嗎?要不要告他侵占?」

「算了啦,我快回國了……」

其中一人是處理護照遺失的同事,看來是苦主報案後很快被他人尋獲,連帶皮夾也一併繳回,正在辦理領取手續。兩人似乎沒有馬上離開的意思,華琳欠身進入門內。

一道聲音叫住了她。

「學姊?」

華琳回過身。那頗具特色的口音,一時半刻竟沒認出來。

「阿亮?」

「學姊,真的是你!」

方才在電腦上看見的部落客身影,現已增添了幾許歲月痕跡,活生生站在眼前。

2.

稻船亮二正感到坐立不安。

「年輕人,你從哪裡來的?」

杯裡的咖啡,表面泛著漣漪。自己剛才撞到茶几了嗎?會不會很失禮?木造茶几的邊緣刻著雕花,似乎是高級品,與地板的顏色很搭配。

桌上放了張名片,印有公司名稱的頭銜後面,寫有眼前這個人的名字「許澳鎮」。

「啊,我、我是日本人。」

「日本啊,中文說得不錯呢。在台灣有朋友嗎?」

亮二思考了一會。曾在台灣留學一年,認識的人之後都沒聯絡,應該不算朋友吧。

「沒有,不過家母是台灣人……」

許澳鎮點頭,細語了幾句,聽起來像在說「很好、很好」。他的髮色銀白、頭頂微禿,豐厚的下巴為他寬闊的體型更添幾許穩重,或許是已脫下西裝,一眼看上去並不像大企業的老闆,然而炯炯目光仍透露出打滾商場多年的精明與幹練。

亮二環顧四周。與進門前的想像不同,室內裝潢採簡約風格,沒有會攫住目光的華麗擺飾,也並非上流人士喜好的低調奢華,而是靠天花板、牆壁、地板與家具的配色營造出一體感,牆上的一、兩張畫也自然融入背景。要說客廳最不搭調的,大概是那台液晶電視吧。

深處的走道通往臥室、廚房與書房,整體格局比日本的3LDK(指有三間寢室、一間客廳、一間廚房與飯廳的格局)大些,以一個人來說相當舒適。

「你是看到報紙的廣告來的?」

「是。」

「這樣啊,看來登報還是有用。」

亮二想起昨天的遭遇。晚上回到旅館時,發現隨身包不翼而飛,裡頭的護照、皮夾也隨之遺失,他絞盡腦汁也想不出可能掉落的地點,只好到警局報案。一問才知道,如果是外國人,得去移民署申請護照遺失證明,總之當下填了報案單備查。

今早去移民署前,先吃了頓旅館的免費早餐,他啃著麵包時,在報紙的分頁廣告版看見一段文字:

徵短期打工 日薪萬元以上 面議

限外籍人士

他的眼珠差點沒掉出來,日薪萬元,相當於一天可賺到日幣三萬,早已超越「打工」等級。然而當下卻也產生警覺:該不會是詐騙或什麼非法工作吧?還限外國人?話說回來,這時代還有人在報紙刊登招募廣告嗎?

文字下方有一支帶分機的電話號碼,為保險起見,他用旅館的公用電腦搜尋。得到的結果令人意外:該號碼竟指向一家知名科技公司。戰戰兢兢地撥了電話過去,接聽的是一位渾厚嗓音的男人。

對方保證不是什麼非法事務,約了下午面談,地點在他家。

那個聲音的主人,現在在自己面前。

亮二盯著名片上的頭銜:董事長兼總經理。自己早上是打去董事長室嗎?當然也可能轉接到對方手機,不對,那不是重點……

正想切入正題時,對方先開口:「工作內容,是住在這裡。」

「咦,什麼意思?」他有些懷疑自己耳朵。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住在我家。」許澳鎮似是想到什麼,笑了一下,「不是要你跟我同居,是一個人住。」

「請問,我看到報紙寫『日薪萬元』,應該沒錯吧?」

「有什麼不對嗎?我還有另一個住處,接下來一週都會在那裡,房子幾天不住會變得死氣沉沉,請人來活絡一下空間,付費很合理吧?」

對方的語氣,好像自己提出了愚蠢問題。有錢人思維都這樣的嗎?

「我需要打掃、清潔嗎?」

「那樣做我會很感激,但工資不會變多,你只要住滿七天,無需做額外的工作,我就會付錢給你。」

這時,亮二發現遺漏了重要的事。

「一定要住七天嗎?」

見他一臉為難,許澳鎮問道:「怎麼,不方便?」

「我回國的機票日期,是三天後。」

對方眉頭挑了一下,似乎不覺得困擾,而是早預料到這情況。

「可以延後嗎?」

「什麼?」

「延後四天,七天後再回國。願意的話,你現在就可以打去航空公司更改日期,如果要支付手續費,可以算進工資裡。」

亮二為對方的強勢感到吃驚。有必要這樣嗎?話說回來,原先回程的機票日期純粹是預算考量,沒有任何硬性理由,如果可以,他也想多待幾天。只是……

「這樣吧。」似是看出他的遲疑,許澳鎮開口:「住滿七天,我付你十萬。」

十萬!這已是上班族兩個月的薪水了,他開始有些心動。

「不過,想請你額外答應幾件事。」對方豎起兩根手指。「第一,七天一到你就立刻回日本,切莫繼續留在台灣。第二,先前我向某位客戶借車,約定的歸還日正是七天後,只是那天找不到人幫我開去。你有沒有國際駕照?」

亮二點頭,這次台灣行他有租車。

「那好,就這兩件事。所以,你願意現在打去航空公司嗎?」

字面上雖是詢問,語氣卻透著一股不容拒絕的氛圍。

「這……」

提出的條件不難做到,酬金卻相當豐厚,很難不讓人起疑。也可能對方單純只是個出手闊綽的大老闆,會有這種思維尚稱合理。問題在於,自己是否有本錢拒絕?遺失的皮夾不尋回,已沒有旅費了,旅館是日租制,也必須支付剩餘幾天的住宿費,等於食、宿都有問題。

眼前的機會不僅能解決問題,還有令人垂涎的報酬。

「可以給我時間考慮嗎?」

「你可以思考幾分鐘,但若是離開後才給我答覆,答案是不行,畢竟還有其他人選嘛。」

現下只能答應了。「我的機票資訊在電腦裡,我找一下。」

許澳鎮露出滿意的笑容。

亮二起身,走向掛在門口的手提包,取出筆電回到座位。

「你會帶電腦旅行啊?」

「是,工作上有需要。」

「是文字工作者嗎?該不會是記者吧!」

對方的音調拔高,表情也有些扭曲。這個人吃過記者什麼虧嗎?亮二心想。

「姑且算與文字有關,我是旅遊部落客。」

許澳鎮皺著眉頭,不時嘟噥著什麼,亮二覺得聽來像是:「只是部落客應該還好……」良久,他終於面向亮二,這次豎起三根手指。

「我要提出第三個條件:希望你不要將打工的事寫進文章。當然這只是口頭約定,我無法限制你回國後的行為,不過中文有句俗諺:『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我在日本也有生意夥伴,若哪天得知有個日本部落客聲稱住過我家,事情就大條嘍!」

最後那句「事情大條」亮二不清楚對方是開玩笑,抑或是語帶威脅。這個人該不會認識黑道吧?他的背脊竄過一陣惡寒。

話說回來,自己的確沒有寫進文章的必要。

「放心,我的部落格不會透露住宿細節。」

「很好。」許澳鎮打了個響指。「等等給你門禁卡,刷卡就可以自由進出我家,以及社區側門,走側門不用與管理員打照面,對你比較方便吧。啊,不過電梯門禁卡我弄丟了,還沒申請補發,反正這裡是三樓,你走樓梯上下就好。每天晚上我會來一趟,拿當日的酬勞給你,最後一天會補足十萬元……」

許澳鎮滔滔地講述工作細節,這時亮二的手機響起,他向對方欠了身,持著手機走向遠處接聽。

傳來昨晚報案時的員警聲音。

「稻船先生嗎?這裡是大安分局,你的護照和皮夾有人撿到嘍!」

商品簡介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二十周年紀念作品

歷屆首獎得主同台較勁

那時他們初展才華,此刻他們鋒芒畢露!

獲獎不是寫作的終點,而是夢想的開端。這些得獎者登上榮耀的舞臺之後,後來都在做什麼呢?

在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屆滿二十年之際,特別邀請歷屆首獎得主,回到創作起點,以得獎作品為基礎,不再受字數限制,不需煩惱是否得獎,重新詮釋最初的作品,延續曾經是年度之最的每一篇推理故事,展開全新的旅程。

收錄十一位首獎得主創作

第3屆 哲儀〈柯夢波丹(Cosmopolitan)〉

第5屆 寵物先生〈紫色的等待〉

第7屆 陳浩基〈密室的藍鬍子〉

第10屆 天地無限〈舉手之勞的正義v2.0〉

第11屆 四維宗〈快轉謀殺:我如何學會停止思考並愛上砍殺片〉

第13屆 王少杰〈放你在心裡〉

第15屆 柳豫〈還沒發亮的星星〉

第16屆 宋杰〈真的沒騙你〉

第17屆 王元〈婚鞋裡的硬幣〉

第18屆 會拍動〈派對公爵的假面〉

第19屆 冒業〈九百年後的前奏曲〉

本書特色

★ 十一位首獎得主親簽印刷簽名珍藏扉頁

★ 讀者專屬首刷限定流水編號

★ 收錄臺灣文學研究者、推理評論家路那專文解說

★ 歷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長強力推薦

關於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

2002年3月,台灣推理俱樂部(Taiwan Detective Club, TDC)為鼓勵華文推理創作開辦「人狼城推理文學獎」,定位為短篇推理小說新人獎,凡是未曾獲獎者均可投稿。2008年,台灣推理俱樂部更名為台灣推理作家協會(Mystery Writers of Taiwan, MWT),原人狼城推理文學獎一併更名為「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其鼓勵性質維持不變。自第二屆推理年會開始,同時舉辦頒獎典禮,已成為推理小說迷及創作者每年必定參與的重要活動。

二十年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推動華文推理創作與發展不遺餘力,吸引無數參賽者競逐,包括知名作家:寵物先生、陳浩基、文善、胡杰、天地無限、林斯諺、冷言、哲儀、知言、李柏青、秀霖、何敬堯、呂仁、高普、唐墨、王稼駿、舟動、弋蘭、四維宗、餅乾怪獸、宋杰、王元、會拍動、冒業、鍾岳等人,皆曾投稿、入圍或贏得首獎。其中,寵物先生、陳浩基、文善、胡杰、王元,更先後奪得「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另有多位作家小說售出海外版權,或改編成為影視作品。

作者簡介

(依照得獎屆數排列)

哲儀

一九七九年出生,現任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祕書長。個人興趣專業與工作實務經驗橫跨心理、金融、環保、軍旅、影視等領域。

二○○五年以〈血紅色的情書〉獲得第三屆人狼城推理文學獎(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前身)首獎,並於明日工作室出版《血紅色的情書》、《詛咒的哨所》兩部短篇集,二○一六年出版《人偶輓歌》長篇推理小說。二○○七年起迄今擔任金車文教基金會、誠品書店、讀墨電子書所辦實體與線上專題講師及課程規劃承辦,大專院校與國高中校園巡迴講座、公共電視「謀殺、解謎、名偵探──公視藝文大道第二一七集」與會來賓,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階段評選評審。參與共同劇本創作,製播作品為民視電視連續劇《實習醫師鬥格》、二○一七年國產電影片劇本開發補助案獲選補助作品《無限殺宴》、同年電視劇本獎優等(首獎)作品《半尺之局》、二○一八年電視劇本創作獎入圍作品《該隱之淵》,以及擔任二○二○年公共電視人生劇展《沉默之槍》編劇。

寵物先生

推理小說家。本名王建閔,臺灣大學資訊工程系畢業,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會員,現為網頁工程師。二○○九年以《虛擬街頭漂流記》榮獲第一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另著有《追捕銅鑼衛門:謀殺在雲端》、《S.T.E.P.》(合著)與《鎮山:罪之眼》等作品。

陳浩基

香港中文大學計算機科學系畢業,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海外成員。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台北國際書展大獎、香港文學季推薦獎得主。著有《遺忘.刑警》、《13.67》、《網內人》等多部作品。最新作品為《魔笛:童話推理事件簿》,以及在《皇冠雜誌》定期刊載的獨立短篇《12》。

天地無限

臺灣推理小說家,現任鏡文學簽約作家。短篇小說〈舉手之勞的正義〉獲第十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首獎、〈雨季.日記〉獲第一屆金車微推理極短篇首獎,並著有《懸案追追追》、《辦公室瘋雲》、《達達戰爭》等多部長篇小說。二○一五年出版的《第四名被害者》是Netflix 二○二二年劇集《誰是被害者》的原著。

四維宗

一九八九年生台灣嘉義人。曾以〈她的左眼所沒看見的謀殺〉和〈倒帶謀殺以及連環殺人魔的困擾〉分別入圍第十、十一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決選,後者榮獲該屆首獎。現為醫療從業人員,每天都在煩惱職涯規劃和家裡嬌慣的白底虎斑貓女兒。

王少杰

基隆人。喜歡推理的理性、小說的感性,於是開始創作推理小說。作品《餘燼》獲二○一二年文化部優良電影劇本徵選佳作獎;〈聽海的聲音〉獲第十三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首獎。近期作品為《團圓》、《春天的幻影》。

現為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成員。

臉書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timystery

柳豫

塵世迷途小書僮,天橋底下說書人。讀過幾年書,待過幾年補教業,喜歡教書,更喜歡說書。經營影片頻道和粉絲專頁:說書人柳豫。

喜愛推理小說,但閱讀的內容分量少得汗顏。期望未來能夠看更多好故事,能夠寫出一部讓自己、讓讀者都感到驚奇並且過癮的推理小說。

宋杰

推理小說家與評論家,台大法學院科法所碩士,曾任台大推理小說研究社社長、《UNCUT台政推理小說聯合社刊》總編輯,筆名來自英文舊名Jason 之反向唸法。在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第十三屆以〈芬里爾的鎖鏈〉入圍準決選、第十五屆以〈赫爾辛基眼淚〉入圍決選、第十六屆以〈致命偶像〉獲得首獎。另於「鏡文學」著有〈伊甸的鑰匙〉、〈台大偵探事件簿〉,也為「疑案辦」撰寫犯罪實錄。致力於追求文學與推理的平衡,最尊敬的推理小說家是連城三紀彥,最喜歡的不在場證明是真的不在場。

王元

出生於馬來西亞吧生,一個到處都是肉骨茶店和烏鴉的城鎮。一直很想做實驗,讓烏鴉把亮晶晶的凶器或證據叼走。

〈海洋裡的密室〉獲第十七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首獎。另著有推理小說《喪鐘為你而鳴》。

會拍動

出生於1998年的臺北,姑且算是推理作家/廢物上班族(週一到週五推理作家的身分會放後面)。其作品獲獎無數,包括第十八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首獎,以及……沒了。他希望能將輕鬆搞笑的氛圍與熱血的戰鬥融入推理,一改推理作品陰沉驚悚的刻板印象,為讀者們帶來歡樂。但他不知道原來出書還要寫自我介紹。他討厭自我介紹。

冒業

九十年代出生,科幻、推理評論人及作家。自二○一九年開始與一眾香港推理作家推出合集系列《偵探冰室》。

二○一四年開設部落格「我思空間」發表作品評論。曾為《流浪地球──劉慈欣中短篇科幻小說選》撰寫代序,譚劍科幻小說《黑夜旋律》、子謙推理小說《阿帕忒遊戲》、京極夏彥推理小說《姑獲鳥之夏》和方丈貴惠推理小說《孤島的來訪者》等撰寫解說。目前與獨步文化合作連載專欄「今天獨步獨什麼」,介紹日本推理小說最新狀況。

筆名是「不務正業」的異變體。

名人推薦

給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的話

其實我相信,任何一位在「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獲得首獎的作者一定忘不了自己得意的成名之作;但是另一方面,這又是一種不完美的羞愧紀錄,因為在決選評審會議上被惡毒如我的評審好好修理過一陣!現在博識出版給了他們又一次的機會,那就再對決吧,我們讀者等著你!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第1~20屆決選評審 杜鵑窩人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不知不覺間已經舉辦超過二十年,可以說是台灣最具知名度的推理小說徵文獎。這次能夠看到歷屆得獎者的續作集結成書,實在令人感到興奮。短篇推理著重的是作者的奇思妙想,要用很短的篇幅讓讀者感受到推理小說的醍醐味,實屬不易。我想這本書應該能夠滿足喜歡讀小說的讀者,值得讀者們花一個下午換一場驚奇體驗。

──第一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長 冷言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從2003年開始已經連續舉辦了二十屆。 這個徵文獎是台灣少數可以持續舉辦超過十年以上,算是一個「長壽」的文學獎。

這個徵文獎可以歷久不衰,要感謝協會原始發起人杜鵑窩人與冷言長期的贊助以及廣大推理讀友的支持。這個徵文獎提供了一個平台,台灣與其他華文世界的作家可以互相觀摩切磋,對於寫作品質的提升有正面的助益。

這本合集是今夏博識出版邀請歷屆徵文獎首獎得主,請他們各自提供一個短篇集結成書,來紀念徵文獎二十周年。讀友可以把這本合集當作這群作家的「華山論劍」,在閱讀過程中來欣賞他們各自的寫作風格以及謎題設計。

──第二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長 洪宏嘉

「二十年了,不容易」,這或許是多數人對徵文獎維繫不墜的讚嘆,但對投身其中的我而言,彷彿只是一眨眼。感謝孜孜矻矻誠心創作的書寫者,用購買、閱讀、建議等行動支持的讀者,提升華文推理能見度的各界人士,以及協會的所有夥伴,我們一起繼續大步前行吧!

──第三、四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理事長 冬陽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是目前台灣最有代表性的短篇推理小說徵文獎,培育了不少用中文創作推理小說的人才。在這本合集中讀者們可以見證歷屆首獎得主最新的創作成果,讀來猶如「華山論劍」般精彩。

──第二屆首獎得主 林斯諺

協會徵文獎二十年,發掘華文推理作品,有的張揚,有的內斂,有的意氣風發,有的默默耕耘,有的不可一世,有的等待一鳴驚人。期待再一個二十年,看看台灣推理能創出什麼新風華。

──第六屆首獎得主 知言

在美國工作,但凡遇到 “Fun Fact About Me” 的場合,我偶爾會說自己年輕時寫小說。得到的回答通常是:「那現在還寫嗎?」(或是:「希望有一天你可以用英文寫!」)推協與徵文獎顯然比我的寫作堅毅許多,如今竟已堂堂邁入了第二十屆。二十年真不容易,我由衷敬佩為徵文獎及台灣推理努力不懈的朋友們。恭喜,期待下一個二十年!

──第八屆首獎得主 風神

台灣推理作家協會自既晴、杜鵑窩人、藍霄等眾多前輩創始至今,二十年來帶動推理文學風氣,其累積的成果大家有目共睹,接下來期待並祝福台推協持續挖掘新人與新作品!

──第十四屆首獎得主 舟動

早在聽說這個消息的時候就引頸期盼這本書的誕生,好在我活得夠久,真的讓我等到了!熱愛推理小說、才華洋溢的各位作者,請你們務必造福大眾,繼續寫下去,期待各位今年和來年的新作品!

──第二十屆首獎得主 鍾岳

故事的那時此刻(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首獎得主作品集)【印刷簽名+流水號珍藏版】
作者:哲儀、寵物先生、陳浩基、天地無限、四維宗、王少杰、柳豫、宋杰、王元、會拍動、冒業
出版社:博識出版
出版日期:2022-11-01
ISBN:9786269648177
定價:750元
特價:9折  675
其他版本:二手書 61 折, 459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