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村的偵探事務所:那天,他失去了心
cover
試閱內容

第一章 去問偵探吧

1

「不──想──上──班──啊!」

早上八點,在一聲劃破天際的吶喊中,我拖著灌了鉛似的沉重身體下了床,一如既往地,為九點要開門的仲介所做準備。

我是「初心村簡易任務仲介所」第二代所長。

在這名為「瑪基歐魯斯」的魔法世界,人類分為兩種:一般人與冒險者。

一切的開端,要從五百多年前的魔族入侵開始說起。

大約五百五十年前,擁有強大魔力與堅韌肉體的魔族,開始組織性地來到這個世界,掠奪人類的土地、資源、生命。

先天無法使用魔法的人類,以箭矢、長矛,甚至最精銳的火器都無力抵擋。

走投無路的人類,只好尋求神的幫助。於是神賦予了部分人類能使用魔法的力量,擁有這種力量的人,被稱為冒險者。

原本幾乎覆亡的帝國,因冒險者們的奮戰得以重建。

時至今日,仍有許多人類接受力量,成為冒險者。其中的一部分繼續替帝國作戰,抵禦魔族入侵。另一部分的冒險者則加入公會,透過解任務賺取金錢和經驗值維生。

至於我的工作內容,就是替想接簡易任務的冒險者找到任務,以及替提出任務委託的一般人找到冒險者。

我推開仲介所的大門。沉重的鐵門發出金屬摩擦的聲音。

今天罕見地,開門沒幾分鐘,就有冒險者上門,真是不得清閒。

「您好,歡迎光臨初心村簡易任務仲介所。我沒有見過您呢。您是第一次來嗎?」

我強迫自己拿出顧客至上的服務態度,戴上禮貌的面具這麼問道。

「沒錯。其實我不是初心村的冒險者,我是隔壁村,納維斯村的。」客人回答。

「納維斯村啊,有點距離呢,真是辛苦了。來,請坐,桌上的小蛋糕是免費招待的,儘管拿,沒關係。」

「那我就不客氣啦!真好,還沒吃早餐呢。」

「客人怎麼會大老遠跑到我們這兒來找任務呢?」

其實我心裡想說的是,怎麼不回自己的村子去,讓我可以有個悠閒的早晨。

「沒辦法,我的等級低,又一直升不上去,納維斯公會已經快半年沒有我這個等級能接的一般任務了。為了不讓自己餓死,只好接些空有報酬卻沒有經驗值的簡易任務過日子。

「原本還算過得去,但誰知道,納維斯村的簡易任務仲介所,居然也不事先通知,就突然給我休息一個月。聽說所長帶著全部員工旅遊去了。真夠不負責任的,我要是一個月沒任務接,就真的得上街乞討了啊!」

「真是太過分了!」

「對啊,你也這麼認為吧。居然放下我們這種幾天不接任務就會餓死的可憐冒險者,自己逍遙去了。」

「太過分了!我也想出去玩啊!怎麼不跟我們協商一下,辦個聯合員工旅遊之類的,這樣攤下來,旅費應該也比較便宜。」

原本我想將這段話藏在心裡,但由於剛起床,腦袋還迷迷糊糊的,居然不小心從嘴裡說了出來。

「怎麼連你也這樣啊?」

「哈哈……抱歉……我開玩笑的。」我連忙恢復虛偽的笑容,「本所還是會照表定時間營業的。本所的公休日是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日,如有變動會另行公告。」

「一個月只休一天啊?」客人又繼續說道:「真是辛苦了,難怪大家都推薦我來你們仲介所。我聽人說,你們已經連續好幾年獲得優良認證,還時常出借場地,給慈善團體辦活動。」

「是的,不久前我們還舉辦餐會,準備特製的點心,邀請孤兒院的孩子來參加呢。」

不過優良認證跟慈善活動,都沒有增加帝國給我們的經費就是了。

「那我真是來對地方了!你知道嗎?我們村子的仲介所喔,那個櫃檯的大嬸真是有夠沒水準……」

接著客人連珠炮般抱怨起他們村子的仲介所,邊說還邊喘氣,語句間夾雜著野獸一般的怒吼,握緊的拳頭在櫃檯的桌面上發抖,我很怕下一秒他就會往桌子上捶。仲介所的桌子其實挺脆弱的,要是被這麼一捶,肯定碎成天女散花。要是碎片傷到客人那就不好了。

我們實在沒有錢賠償醫藥費,也沒錢買新桌子。

「您放心好了,本所秉持的原則,就是希望替每一個客人找到合適的任務。」我握起他的手,讓他砂鍋大的拳頭暫時離開桌面,「我是這間仲介所的所長。我叫萊昂。」

「呦!你就是所長啊?這麼年輕就當上所長啦!」

「我今年二十二歲,還算是年輕啦。但您知道嗎,帝國早期的戰將,康古拉鳩.雷修,在帝國曆一百一十年,可是年僅十六歲,就一人擊退一支魔王軍的精銳部隊。那次戰役所在的月牙森林,成為近年考古學的重點探勘地區。相較之下我就沒什麼啦。您想知道,他是如何在數十隻高等魔物包圍下殺出重圍的嗎?」

「喔……是這樣啊……那個我不太清楚。你似乎挺有研究?」

「沒有啦,只不過是對講古特別有興趣而已。我原本還打算到學校教歷史呢。」

「教歷史?」

沒錯,若不是那個臭老爸死得那麼突然,把這間後繼無人的仲介所丟到我頭上,我早就完成我的夢想,成為一名歷史老師了。

我的夢想、我的希望,就這麼被關在這間該死的小仲介所裡。

即使如此,還是可以過過乾癮吧!

「既然您不知道,那我就告訴您吧,帝國曆一百一十年──」

「呵──啊──」

原本想繼續說下去的我,被客人無情的呵欠聲打斷。

看來客人昨天肯定是熬夜了,否則,我的歷史課這麼生動有趣,怎麼可能會有人上課打呵欠嘛。

但不知為何,幾乎每一個聽我講歷史的客人,前一天晚上都會熬夜。

唉,果然在這個爛地方,要實現我的教師夢還是太難了點。

面對現實吧。

「抱歉,離題了。先處理您的任務吧。」

我拿出厚重的任務登記簿。

「話說……這裡只有你一個?所長還要兼接待啊?沒其他員工嗎?」

「還有一個,但是他每天都會遲到。不過就算他來了,人手依舊不足,我還是得親自招待客人。畢竟初心村是個帝國邊陲的小村子,公會等級低,冒險者平均等級也不高,國家撥給本所的經費自然少之又少,提供的又是免費仲介服務,只靠國家經費存活的我們,根本沒錢再多請──」

「萊昂老大!我來啦!」

話說到一半,一個高高壯壯、不修邊幅的傢伙,一邊大叫一邊走了進來。

「今天我只遲到了十五分鐘喔,怎麼樣?進步很多吧!」

他身穿紅色短袖上衣,衣服外套了件鎖子甲背心,下半身穿的束口褲纏滿了裝飾用的鎖鍊,十根手指上都各套了一枚戒指,頭上頂著個裝有角飾、半圓形的頭盔。

這個臭不要臉的遲到大王,就是我剛才說的那個員工,綽號鬍碴,是我就讀冒險者實驗學校時的同學,也是我從學生時期到現在最要好的朋友。人如其名,是個滿下巴鬍碴的傢伙。因為一直叫他鬍碴,害我忘了這傢伙的本名。雖然忘記朋友的本名好像很不應該,但我就是想不起來。

他原本是我同學,後來變成我學弟。在我早就畢業不知多久的某一天,他才以社會新鮮人之姿到我的仲介所應徵。因為沒有其他應徵者願意來這個錢少工時長的鄉下小機關,他順利成了我的部下。

「鬍碴,你的時間觀念是拉屎的時候掉進茅坑了是不是?」

鬍碴沒理會我,裝作沒事一樣,一邊吹著口哨一邊走進櫃檯,坐到他的位子上,拿出抽屜裡一些不重要的文件開始裝忙。

我懶得花時間罵他,還是服務客人要緊。

「由於我們會為客人挑選任務,還麻煩請您告訴我您的『天賦技能』,可以嗎?」

「咦?來這裡接任務……要告知天賦技能喔?」

天賦技能,是每個人成為冒險者都會獲得的,至少一個的特殊能力,大多是被動技能。天賦技能無法像一般魔法一樣,被歸類在十三屬性裡,通常代表你對從事哪些事有異於常人的才華。例如我擁有「畫面記憶」的天賦,看過的影像會變成一張張印在腦海裡的圖片,隨時都能精準無比地回想起來,但只限於親眼見過的畫面,對抽象事物的記憶力,就和一般人一樣了。

在獲取經驗值的途中,若能用上天賦技能,獲得的經驗值會有程度不一的加成。例如擁有「劍術」天賦的人,靠劍術完成任務獲得的經驗值,會比單靠魔法完成任務要來得多。有時甚至不需要戰鬥或解任務,單純使用天賦,就能獲得經驗值。為了幫助客人升等,本所的仲介方針,就是根據客人的天賦技能分配適合的任務。

「嗯……一定要說嗎?我的天賦是……那個……總之就是……真的得說嗎?」

將「到底要說了沒」、「等你說出來我都要下班了」等等怨言吞入腹中,我擺出僵硬的笑容向客人解釋道:「若是知道您的天賦技能,我們才有機會為您安排比較合適的任務。我也知道,有些冒險者會將天賦技能視作隱私,畢竟有可能發生『因為持有竊盜天賦,就被當成小偷』之類的狀況。如果您堅持不透露也行,只是有可能失去獲得最合適任務的機會。」

「那……我說出來你可別笑喔。」

「好的,我保證不笑。」

「真的喔,那我要說嘍。」

「快點啦──不……我是說,您放心說吧。」

「我的天賦技能是……『裸奔』。」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並沒有違背我的承諾。笑得人仰馬翻,正用腳跟捶得地板砰砰作響的那個人,是鬍碴。

「我就知道!什麼優良仲介所、什麼周到的服務,都是騙人的!拿到這種爛技能,我已經活得夠苦了,還要被嘲笑。算了!我也不接什麼任務了,餓死算了!」

「哈,抱歉、抱歉。一時沒忍住。」鬍碴一邊說,一邊擦著因為大笑而被擠出眼眶的眼淚。

「客人您先別生氣,這技能說不定有用喔。我記得……」

我迅速翻開登記簿其中一頁,因為「畫面記憶」的天賦,整本登記簿的內容我都記下來了。

我將那一頁抄下,放在桌上。

「這是卡艾希伯爵夫人發布的任務。伯爵夫人要舉辦的私人派對,缺了一個脫衣舞表演者。她希望有身材好的冒險者,能夠一邊用初級的火焰魔法表演火舞,一邊脫衣取悅她的名媛朋友們。客人要不要考慮看看,您應該會基礎的火焰魔法吧?」

「會是會啦,但脫衣舞……」

「您聽我說,能到卡艾希伯爵府上服務,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喔!能近距離觀賞他們的城堡呢!卡艾希家族從帝國曆八十年代就一直興旺到現在,是歷史超過四百年的貴族世家喔。他們最早是做肉品貿易起家的,後來多角化經營,全盛時期光是卡艾希一家進貢的稅金,就占了全國將近百分之二十。他們用龐大的財力修建自家的城堡,在近年的研究中,更是發現了他們的城堡裡──」

「呵──哈啊──」

這位客人昨天晚上到底幾點睡?

「萊昂老大,你講這個沒有用啦,還是讓我來吧……

「大哥我看你體格不錯喔!那些大小姐們可能會喜歡喔。而且這能用到你的天賦,說不定可以因此獲得經驗值喔!如果升等,就可以接一般任務,不用再跳脫衣舞了。」

「脫衣舞跟裸奔……不一樣吧?這樣真的能得到經驗值嗎?」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邊跑邊跳說不定就有了啊?」

「可是在眾人面前……」

「你就當成是一種藝術表演嘛。」

「藝術啊?脫衣舞或許勉強能算是舞蹈藝術,但是……」

「伯爵夫人有說,表演者可以戴面具。她大概是想學阿利希卡瓦公爵,也搞一個假面派對吧?」

「嗯……戴著面具的話……」

客人露出動搖的神情,看來鬍碴快成功了,只需要我再補上最後一刀……

「而且客人,這個任務報酬是這個金額呦。」我用紅色墨水筆,在桌上那頁文件,任務報酬數字的三個零底下,畫上底線。

「一千金幣!好,快告訴我什麼時候。在那之前,我得想辦法精進我的舞藝呢。」

成功了!又搞定一個囉哩囉嗦的客人。

「能幫上客人您的忙真是太好了!那請您在這份表單上填寫資料後簽名,任務的詳細內容都在剛才交給您的那頁說明裡了。祝您任務順利。」

這就是我們簡易任務仲介所每天的工作。

會來這裡的,大多是像這樣的低等級冒險者。他們沒辦法承接有等級限制的一般任務,又因身分處處受到帝國對冒險者立下的特別法律限制,幾乎只能依靠任務活下去。

因此這時,雖然沒有經驗值,但不受等級限制的簡易任務,成了他們為數不多的賺錢方法之一。每次順利幫這樣的客人找到任務後,我的心裡頭總有種說不上來的奇妙感覺。

總之,今天的第一位客人心滿意足地離開了。緊接著來了第二位客人。

他帶著我從沒想過會再次見到的「那個東西」。

2

她總是像守門人一樣靜靜地站在門邊,就像臭老爸從不離開這間仲介所,甚至連死都要死在裡頭。

我總覺得她一直都會在,從沒想過她會裂成碎片,消失四年之久。

第一位客人接下了脫衣舞任務後,離開了仲介所。這時還不到十點鐘,通常不會有什麼人上門,因此這個時間,我跟鬍碴一般都做些整理檔案、清掃環境的工作。

正當我準備好工具,打算爬上屋頂,修補那遇上雨天就會啜泣的天花板時,嘎──的一聲門被推開,一位老先生走了進來。

「老先生您好,需要我幫忙嗎?」

從他身上感覺不出魔力的流動,應該是一般人。

「我有事想委託冒險者。」

「好的,請問有特殊需求,要指定特別技能類型的冒險者嗎?先提醒您,這裡是簡易任務仲介所喔,如果我們評估任務難度太高,就只好請您透過帝國直屬的任務處理部門,申請成直接發配到公會的一般任務了。」

其實我心裡想說的是,趕快改到任務部門發任務吧,我還得修天花板呢。

「這我知道,不會太難,是件小差事。我只是想請人送個貨,時間上是有點趕,希望可以在今天晚上十二點前送到因祖羅群島,因祖羅紀念碑東南方一千兩百公尺處的民宅。如果有快速移動或傳送能力的冒險者,應該是輕而易舉吧!」

「送貨任務啊,好久沒有這類型的委託了呢。」一旁的鬍碴插話道:「自從飛蠅快遞將經營觸手伸到初心村來,大家都委託他們運東西。老伯你怎麼不找他們,他們比較便宜喔!」

「對啊,飛蠅快遞可是以廉價出了名的。這間快遞公司成立於帝國曆四百九十年,一開始在帝國南部──」

「等等,老大你又來了,先處理老伯的事,我們再來討論帝國運輸業的歷史好嗎!」

「說不定這位老先生對這段歷史很有興趣啊?這次難得沒聽到呵欠聲呢!對吧老先生……老先生?」

「呼呼……呼嚕……嚄嚄……」老先生的鼻孔裡,發出有如豬叫的鼾聲。

「老伯,醒醒……」

「啊?嗯?唉呀,我居然不小心睡著了,抱歉、抱歉。」

「你為什麼要特地來請冒險者送貨呢?」鬍碴把老先生叫醒後接著問。

「唉,說到這個,其實我本來是想委託快遞公司的。這事說起來也是一波三折。」

老先生嘆了口氣,回答道:「我經營二手藝術品店二十年了,不是我自誇,口碑可是享譽帝國,全國各地都有人向我訂購藝術品。飛蠅快遞在這偏鄉地區提供服務,替我省了不少運送成本。原本這次也想交給他們,哪知他們在初心村分部的兩輛馬車,居然都被人破壞了。」

「啊!原來是因為那件事!老伯你是說上星期的『希神會破壞事件』吧。信仰女神希佩的激進宗教團體『希神會』,因為馬車上載有異教的信物,就把馬車攔下來破壞。

所幸駕駛沒有受傷,但貨物被搞得亂七八糟,車也暫時不能用了。真是莫名其妙,對吧老大!」

「這件事我倒沒有注意。老先生,是這樣嗎?」

「對!就是那群瘋子!搞得我沒辦法把貨物寄出去。於是我打算找以往還沒有飛蠅快遞時長期合作的冒險者,一個叫飛仔的年輕人,他會使用高速移動的法術,靠著四處接送貨任務維生,誰知道他……」

老先生說到這,忽然壓低音量,四處張望。他鬼鬼祟祟地將頭伸進櫃檯,竄到我跟鬍碴中間。我們也將耳朵靠近,近到連耳殼都能感受到老先生的呼吸,實在有點令人不舒服,但好奇心還是驅使我們將耳朵越靠越近。

「我告訴你們,但你們可千萬別說出去……

「我也是打聽了很久才知道的……

「如果你們真的要跟別人說,也別說是我告訴你們的……」

「老伯你到底是要說了沒有!」

「好啦、好啦!聽說飛仔他啊,因為飛蠅快遞擴大營運,使得能接到的任務越來越少。於是他開始接一些勉強自己的任務,送貨距離越送越長,也強迫自己越送越快,如此一來才能與快遞公司的廉價服務對抗。結果他因為在高速移動的法術裡灌注太多魔力,最後……

「『超載』了!」

「嘖、嘖、嘖……」鬍碴聽了,一邊搖頭一邊咂嘴。

「自從帝國曆一百一十二年,騎士團將過量灌輸魔力導致超載列為嚴重禁忌之後,就幾乎不曾聽見冒險者超載的案例了。上一起廣為人知的超載事件,還要回溯到帝國曆三百九──」

「呵啊──」

「唉呦老伯,你可別又睡著了。那飛仔後來怎樣了?」

「他在旅館被發現的時候,已經變得硬邦邦了。旅館的老闆跟他是朋友,所以幫他隱瞞了超載的事,沒有通知當地的騎士團,而是直接通知家屬。之後他的弟弟趕到現場,流著眼淚把他處理掉了,後來好像把他沉到湖底。好在有旅館老闆幫忙,否則超載的傳言流出去,世人肯定會忽略他努力工作的事實,只把他當成觸犯禁忌的罪大惡極之人吧。」

「傳言已經流出去啦,從老伯你的嘴裡……哈哈哈開玩笑的,我們不會亂說的!對吧,萊昂老大!」

「嗯,老先生請放心,飛仔的事我們不會說出去的。狀況我們了解了,那就請您把貨物拿出來讓我們檢查一下,如果沒問題,在這裡填個表單,支付訂金就完成了。但是不一定會有冒險者承接任務喔!您應該知道,這裡的冒險者平均等級比較低一點,不到一天的時間要送到因祖羅群島,對來這裡找任務的冒險者,恐怕有點難度。」

「唉,買方說,晚上要是沒送到,他就不要了,要取消交易。現在只剩下這最後的方法,就試試看吧。」

老先生邊說邊從包包拿出貨物。

看到貨物的瞬間,我掉進了泥沼般的記憶裡,動彈不得。

見我久久沒有動作,鬍碴把嘴湊到我耳邊,悄悄地說:「老大……如果我沒記錯,這是『那個』吧?」

「是沒錯……」我小聲地回答他。

「那老大,你還發什麼呆?趕快啊!」

「趕快?」

「趕快把她買下來!」

「蛤?買下來?」

「那本來就是老大你們家的東西不是嗎?讓她物歸原主不是很好嗎?如果我錢夠我就買下來了,但我剛剛早餐吃太貴,現在身上的錢肯定不夠。」

「喂!你們兩個在竊竊私語什麼?」老先生等得不耐煩了,大聲打斷我們的悄悄話。

「老伯!我們老大說想要把你這個買下來。」

鬍碴你這臭小子!

「啊……對!那個……老先生,請問……這個……您……賣了多少錢?」我畏畏縮縮地問道。

「五十金幣,怎麼了嗎?」

「那個……雖然有點突然,但能不能拜託您,就讓這筆交易取消吧!我想私下跟您做個買賣,用五十金幣買下這個。您看如何?」

「嗯?」

「老伯你聽我說。」鬍碴對老先生說:「現在才發出委託,晚上能送到的機會微乎其微。但你願意賣給我們老大的話,他現在就能給你現金喔。」

什麼現在就能給,講得好像是自己的錢一樣!

「這樣你肯定能賺到這五十金幣,還能省下給冒險者的賞金,划算吧!」

鬍碴也不管我到底拿不拿得出五十金幣,就這麼對老先生說。

「不行!」沒想到老先生斬釘截鐵地回答。

仔細想想,既然老先生自詡為好口碑的商家,為了不讓商譽掃地,當然不會隨隨便便就取消交易。

雖然鬍碴說得沒錯,這東西的確屬於這裡,但這就是緣分啊!

已經轉了好幾手的東西,自然就跟打狗的肉包子、丟進水溝的錢、敲出去的全壘打、變了心的女朋友一樣,回不來了。

就祝福她被其他人買走後,能有個更好的歸宿吧!

「出五十五金幣我才賣。」

唉呦,這臭老頭真會做生意!

商品簡介

未解的懸案、獵奇的屍體、心中長久的疑問

交給「初心村的偵探事務所」,真的可以解決嗎?!

「第十八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首獎得主會拍動,首部長篇作品

《微光的召喚師》漫畫作者Gene精心繪製封面

夏駱可轉生到異世界瑪基歐魯斯,靠著「推理」的天賦技能,開設「初心村的偵探事務所」,與惡魔助手梅菲到處解決大小事件,卻落了個「狗吃屎神探」的綽號。

四年前,萊昂的爸爸經營的簡易任務仲介所遭竊,他悉心照顧的女神像不翼而飛。同一時間,他卻陳屍在書房,死狀離奇,胸口心臟處開了直徑十二、三公分的大洞。雖然找到了小偷,卻找不到對方殺人的證據。

沒想到四年後的現在,失竊的女神像再度出現。萊昂與崇拜偵探的員工鬍碴,帶著女神像拜訪「初心村的偵探事務所」,試圖找尋四年前失落的真相。

夏駱可和助手梅菲,真的能找到萊昂要的答案嗎?

作者簡介

作者

會拍動

出生於1998年的臺北,姑且算是推理作家/廢物上班族(週一到週五推理作家的身分會放後面)。作品獲獎無數,包括第十八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首獎,以及……沒了。他希望能將輕鬆搞笑的氛圍與熱血的戰鬥融入推理,一改推理作品陰沉驚悚的刻板印象,為讀者們帶來歡樂。但他不知道原來出書還要寫自我介紹。他討厭自我介紹。

繪者

Gene

台灣台南人,插畫/漫畫家

出版作品《魔法少女通緝中!》、《世界末日也要和你在一起》、《微光的召喚師》

IG: solidcolorgene

Plurk: rokusou

初心村的偵探事務所:那天,他失去了心
作者:會拍動
出版社:博識出版
出版日期:2022-09-01
ISBN:9786269648108
定價:350元
特價:9折  315
其他版本:二手書 42 折, 147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