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試煉
cover
目錄

【推薦序】一段扣人心弦的黑金三部曲終於登場/楓雨

作者序

【名家短評推薦】/Troy、左手的圓、林斯諺

第一部:謊言

第二部:金錢遊戲

第三部:不歸路

試閱內容

第一部:謊言

這一切確實來得相當突然。「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儘管早有迎接這一刻的準備,但離別的一刻還是來臨,然而卻是如此倉促,如此突兀。

一、前妻的話能信嗎?

清晨,天還沒亮,忙碌的一天就此展開,一直都是如此。漫漫黑夜的夢境,與現實之間僅是一線之隔。有的人生活可以非常優渥,有的人卻得不斷在邊緣掙扎,如同垂死的溺者,為的只是維持活命的那一口空氣。

這個社會便是如此。

春寒料峭的三月天,早晨空氣還凝結著微冷的因子,即便千百個不願意,還是得強迫自己從夢鄉中歸來。日復日,年復年,曾經真的以為生活就是如此,縱然庸忙平淡,卻還不至於喪失微笑的本能。

喀喀作響的鐵捲門聲,正式宣告本日營業的開始。

「早安!今天總算準時啊!」

我對著鐵捲門外的阿吉打著招呼,他看起來相當疲憊。

阿吉年僅十七歲,家境不是很好,有著長年病痛的老母和年幼的弟妹待養,唸完國中後就沒有繼續升學。每天下午到晚上在附近的機車行當著學徒,而早上則在我的早餐店裡打著零工,或許因為這樣每天滿滿的辛苦工作與養家壓力,讓他外表看起來更為成熟。

這家老舊的店面,外觀儘管並不吸引人,卻也是畢生心血,多年來也培養出濃厚的感情,與附近的鄰居們很早就打成一片。早已年過四十的我,在這民風純樸的東部小鎮裡,生活也算過得愜意。

天才剛亮,街道上的行人逐漸湧現。

「店長,今天報紙還沒來嗎?」阿吉問著。

「我想就算來了現在也沒時間看吧!先幫我準備烹飪用具吧!」

阿吉慣常性地做著熟悉的例行工作,一下就把前置動作準備完成。

沒一會兒,客人就上門了。而說也奇怪,通常第一位客人光顧後,緊接著人潮就會出現,這是多年來的觀察心得。

每天總要對著無數客人擺出笑容,即便事與願違,也只能笑臉迎人。

「老林啊,外帶一份蛋餅和豆漿!」

「老闆,我要一份蘿蔔糕!」

「老闆,一份漢堡加蛋和一杯熱紅茶,這裡用!」

每天總在這些熟悉聲音的圍繞下,不知不覺進入工作尾聲。擦拭油膩的雙手,卻怎樣也洗不清那股油煙味,就如被社會貼上的標籤,即使想撕也撕不掉。

左手小指上的缺陷,過了這麼多年,也已經不覺得那麼突兀,尤其這個當年的意外傷害,老實說也在意料之中。究竟付出了這麼多年的歲月,守護這些祕密,到底值不值得,我也已經麻木不仁。

「阿吉,我看今天這樣就差不多,你再把那些垃圾整理一下就行了!」

看到阿吉這幾天精神相當不振,不曉得這陣子在忙些什麼,以往一向準時到班的他,最近變得有些渙散,也許家計的負擔對他而言真的過於沉重,還是大發慈悲早點放他走人。認識到現在,也已過了半年,工作上還算認真,是個乖巧懂事的孩子。

「是,店長。」阿吉搖頭晃腦拿起一大袋垃圾轉身離去。

忙了一早,總算可以坐下來喘息,翻開報紙又是千篇一律的政治新聞,不用看就可以知道大概的內容。

但今天地方政治新聞的一個標題卻令我震驚不已。

報導內容為幾天前縣議員李顯恩之女李姍姍染病身亡,家屬火化遺體低調料理後事。

雖然只是一則短短的地方新聞,看完後卻令我坐立難安,久久無法平息。照理說別人家女兒過世,跟我又有什麼關係?但報導中身亡的人並不是李顯恩的親生女兒,而是我的親生骨肉。

二十多年前分手後,留下懷孕的女友惠娟,而後她便和縣議員李顯恩結婚。我與惠娟只有口頭上的婚約,並沒有正式結婚,也許李顯恩到現在也還不知道姍姍並非親生兒女。要說李顯恩是感情的破壞者也可以,但更重要的離異原因,恐怕跟自己以往的荒唐歲月脫不了關係。

我衷心期望這只是則誤報新聞,畢竟這種狀況也常發生。但也做了最壞打算,同時對於自己過去的無能感到氣憤無比。

由於惠娟堅決不願與我有上任何關聯,二十多年前分手後斷絕所有來往。十年後整個社會都變了,令人無法適應,我很難像以前那樣生活下去,只好搬到沒人認識的東部小鎮隱姓埋名,重新過著平靜的生活。

造化總是如此弄人,在失去所有關於惠娟的線索後,卻又在同一個鄉鎮上再次相遇。原本已經竭盡所能忘卻這段傷心的往事,然而她的出現卻又讓我再度魂牽夢縈。儘管不停壓抑自己,還是難以輕易放下這段過去。

即使再次相見,我也只是遠遠觀望,不敢接近,而她卻是站在李顯恩的競選宣傳車上賣力拜票。

我不是一個容易向人低頭的人,既然已經不受歡迎,更不可能前去打擾,剩下的只有對子女的思念,即便連她的長相都不知道。

為了壓抑這股思念,幾個月前在阿吉的幫助下,終於查出惠娟的住宅,是座戒備森嚴的豪華別墅。身為在地方政壇叱吒風雲的李顯恩,恐怕得罪不少道上人士,因此相當謹慎。

即使如此,還是不曾見過姍姍的身影。但就算見了面,身為親生父親的我,恐怕也沒有相認的勇氣。

或許惠娟的決定是對的,不該讓無辜的孩子與我扯上關係。

但現在這一切又是怎麼回事?手中的那份報紙已經被我反覆翻閱不下數次,即便如此也無法得知其中的真相。我已經按捺不住,一定要追根究柢問個清楚!

東部地廣人稀,和以往居住繁華的北部城市大相逕庭。雖說這裡也有熱鬧的市中心,但和大都市一比還是相差甚遠。過去在大都市紙醉金迷的糜爛生活,彷彿一場遙遠的惡夢。而今生活在純樸的鄉鎮中,這種安逸的日子真的是以前從沒想過的享受。也由於尚未經過密集開發,在這裡才能看見地狹人稠的大城市裡看不見的豪華別墅。

騎著老舊機車前往惠娟住處,和印象中相去不遠,只是門口站的警衛好像和以前並不相同。這座豪宅相當顯眼,財大氣粗展露無疑,相較之下,附近樸實的街道反而顯得格外寧靜。

我在大門外十公尺處徘徊,希望藉此遇到惠娟。這種方式或許很蠢,但苦於沒有任何聯絡方式,也只能採取這種下下之策。

苦等了若干小時,終於遇到惠娟,記憶中的模糊身影又再次甦醒,比起以前的模樣,顯得略為發胖。

「惠娟!」

我不經意脫口而出,聲音不自覺顫抖起來。

「你!」惠娟十分詫異,睜大雙眼,隨即轉為相當不悅的表情。

二十年了!二十年沒有說過話了。如果不是因為姍姍的事,恐怕這輩子真的就這樣下去。看到惠娟嫌惡的眼神,過去那段傷心別離的痛楚又一一浮現心頭。

「你想幹嘛!走開!」惠娟脹紅著臉,氣憤無比。「再不走就叫警衛趕人!」

「我不是來糾纏妳的,我也沒有這種興致!報紙上的那件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想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哪件事?」惠娟想了一下。「就是這麼一回事,而且關你什麼事!」

惠娟揮手把警衛招來。

「我沒權利知道發生什麼事嗎?」

「我求你不要再糾纏我好不好?」

「就算妳再怎麼恨我也好,作為一個父親,連自己女兒的死都不能知道嗎?」

我感到雙頰發燙,眼眶溼熱。

「你配作一個父親嗎?你有對我做了任何好事嗎?」惠娟雙眼滿布血絲,眼眶的深度已經不足以擋下強忍的淚水。「你這個人渣!」

這句話深深刺痛了我,她的話確實不假,我的確不配作為一個好父親。

生前沒為姍姍盡到任何責任,現在的一舉一動或許只是為了彌補過錯。

但也許真的太遲了!

從惠娟的反應可以確定姍姍應該如新聞所言不幸身亡,不過報導過於簡短,很多細節甚至確實死因都完全無法得知。

「你別以為姍姍是你的孩子,不要在那裡自作多情!」惠娟頻頻拭去淚水,不願意讓其他人聽見我們兩人過去的祕密,刻意小聲說著。

「為什麼不是,這是妳不告而別前親口告訴我的!姍姍這名字不就是我們兩個當初約定的小孩名字,這不是最好的證據嗎?妳知道嗎,就算過了這麼多年,我對妳還是……」

話還沒說完,大門出現一位穿著西裝,打扮一絲不苟的中年男子,神情相當嚴肅,看來就是地方權貴李顯恩。和報上的形象相去不遠,充滿著腐敗氣息,也可能因為自己對他沒有好感,才會抱持這種想法。

李顯恩攙扶著搖搖欲墜的惠娟,板著臉孔大聲斥責:「你是什麼人,在這裡胡鬧!」

不想造成惠娟的困擾,我並沒有回答,只是和李顯恩怒目相視。

這個男人!我對他沒有任何好感!

但為什麼現在站在惠娟身旁安慰她的那個男人,不是我呢!

不顧我的感受,或是惠娟也沒必要在意我這個她眼中所謂的「人渣」,她轉頭對李顯恩說起悄悄話,沒多久這位「偉大」的縣議員指示兩名警衛將我攆走。

「媽的!」我努力掙脫警衛的拉扯,但我不過是個弱不禁風的中年男子,完全無法抵抗警衛的精實胳臂。

經過這次之後,想要再對惠娟問個清楚恐怕是難上加難。我使盡力氣不斷抵抗,卻也只是徒勞無功,惠娟之前的那些話,讓我更為茫然。

一個看似小學生的男孩,滿臉疑惑從大門探頭出來,隨即被「李顯恩夫婦」拉了進去。

原來他們也有自己的小孩,以一對夫婦來說,這是很正常的事,但看在我眼裏,卻又是另一番滋味。

二十年前與惠娟分別後,在社會上不斷受挫,更別說是結婚,一直這樣庸庸碌碌苟活至今,轉眼間都已步入中年,而今又留下什麼?就連最後的牽掛都已逝去,不禁強烈質疑自己的存在意義,之前甚至還曾打算在姍姍結婚之日暗中到場祝賀。即使是個完全不稱職的父親,最後一面已經見不到了,難道連最後的真相也不能知道?

我不甘心,也不想就此放棄,即便這邊的線索斷了,應該還有其他方向可以追查。從新聞報導可以得知姍姍被送往這裡最大的東部綜合醫院,我想有必要去那裡走一趟。

二、醫生的話能信嗎?

「沒必要告訴你發生什麼事吧?你是什麼人?」

費了一番功夫,我總算找到為姍姍開立死亡證明的那位醫師何圖一,濃眉倒叉情緒激動。

「我是東方時報的記者,想了解更詳細的狀況。」還不確定該不該道出我是姍姍父親的事實,先想了個理由搪塞。

「東方時報?之前不是才來過,到底在搞什麼鬼!就是生重病,後來併發其他器官衰竭,經過搶救還是不治,我們院方已經盡力了!」

「真的就是這樣嗎?」

對於那些醫學用語不甚了解,但我不大相信事情這麼單純。

「你這個人真的很奇怪,怎麼看也不像個記者,到底有什麼目的!」何醫師非常不耐,鼻翼隨著情緒起伏不時搧動。

「其實我才是姍姍的親生父親,想了解詳細的狀況。」

我想沒必要繼續躲躲藏藏,直接道出了事實。

「她的父親是李議員!」何醫師的反應相當劇烈。「你在這裡胡說什麼!」

「其實他現在的太太是我前妻,姍姍是我親生女兒!」

「這……」何醫師神色慌張,呼吸急促,上唇微微顫動,把嘴邊的話又吞了回去。

「還有什麼疑問嗎?我可以了解發生什麼事嗎?」見到何醫師心虛的反應,我的語氣漸漸逐字加重。

「嘖,我現在很忙,別煩我!」

何醫師突然臉色漲紅,濃眉又再次豎立額間,一把將我奮力推開後迅速離去。

這種極度失禮的舉動,讓我覺得相當不受尊重,對於這個大脾氣的醫生,真是一點好感也沒有。

每個人都不願和我多談,到底發生什麼事?其中必有玄機。

何醫師離開得相當倉促,讓我連追上的機會都沒有,無奈之下只好前往櫃檯詢問當天狀況。

「您好,有什麼事需要幫忙嗎?」櫃檯的護士相當年輕,大約二十出頭,笑容非常親切。

「妳好。」我微微點頭回應。「我是李姍姍的親戚,接到消息她生病住院,想前來探病慰問。」

不想打草驚蛇,我決定旁敲側擊,當然,準備了一些水果讓情境更為真實。

「請稍等一下,我去處裡。」護士小姐敲起電腦鍵盤。「請問名字怎麼寫?」

依照我的指示鍵入,病床名單卻沒這項紀錄,她抬頭望著我:「先生,你確定是在我們的醫院嗎?」

這樣的結果並不令我驚訝,如果出現在病床名單……我倒真希望之前的噩耗只是一場夢。

「是啊,是東部綜合醫院沒錯。」我拿出一張寫滿小字的紙條假裝再次確認。

「那就奇怪了,我再幫你問問。」

護士小姐詢問一旁同事,引起一陣討論:

「李姍姍,我不知道耶。」

「嗯,好像在哪聽過。」

「啊!不就是前幾天媒體來詢問的……,不過……」

後面聲調刻意壓低,完全無法聽到。

沒多久,那位護士小姐回到櫃台前,面色凝重對我說著:「先生,很抱歉,李姍姍小姐已經在三天前病逝了。」

「是嗎?怎麼會這樣……」雖然早就知道這個結果,還是讓我再次受到打擊,久久無法言語。

「先生,真的很抱歉。」護士小姐神情哀悽,盡可能表現出對我的同情。

「請問她是什麼時候住進醫院?」

「這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紀錄上寫著進院當晚就已經惡化病逝了。」護士小姐深表遺憾。「真的很抱歉,您沒被通知到,不知道需不需要幫您聯絡她的家人?」

「我想不用了。我和她家人有些細故,不過和這孩子倒是處得很好,老實說,真的讓我相當震驚。」我望向一旁,即使知道是在演戲,但還是不自覺地垂下雙眼。「可以告訴我當晚搶救的醫師及護士嗎?雖然很遺憾,我還是想當面謝謝他們!」

我提起手邊的那袋水果,示意要以此為謝。

「嗯,我幫您查一下。」隔了大約一分鐘,護士小姐雙手離開鍵盤。「當晚的值班醫師是陳東其醫師,值班護士是林秀雯小姐,不過搶救的是較為資深的何圖一醫師。」

「何醫師這陣子不是連休嗎?怎麼會突然跑回醫院?」一旁的護士插了一句。

「可能是緊急召回吧!因為病人的病況太危急了!而且陳醫師不是常常翹班嗎?」這名護士與同事間的對談中,不經意說出陳東其醫師的惡習,回頭發現我近在眼前,尷尬地笑著。「啊,先生,所以如果想要拜訪的話,應該去找何圖一醫師。那天值班的陳醫師可能因為有事離開,所以請了何醫師代班。」

任誰都可以察覺這不過是為了掩飾陳東其醫師翹班的合理化解釋,但不願繼續為難這些熱心的護士小姐,我盡可能假裝剛才沒有聽到「翹班」那兩個字。

雖然她們的解釋聽起來還算合理,但這反倒更加深我對何醫師的懷疑。

「那我就自行登門道謝,謝謝妳的幫忙!」我點頭致意表達感激之情,轉身後隨即斂起笑容盤算著接下來的調查行動。

道別櫃檯的護士小姐後,在醫院的三樓總算找到正在巡房的陳東其醫師。

先前向其他病患打聽過陳東其醫生,風評似乎不是很好,靠著院長女婿的身分,即使醫術並不怎麼高明,並時常翹班打混,還是能夠在東部綜合醫院站穩地位。

而我更在私下詢問的過程中,找到幾名員工證實姍姍病危的那晚,陳東其醫生「恰巧」外出。然而在這段期間何醫師反而「恰巧」剛好有事回到了東部綜合醫院。

這一連串的巧合似乎過於刻意,讓人不得不懷疑其中的人為操弄。為了進一步證實自己的推測,決定向當晚值班的陳東其醫師與一同協助搶救的林護士問個清楚。

「你是陳東其醫師嗎?」我望著陳醫師胸前的名牌念了出來。

與何醫師個性相差甚遠,陳醫師年紀小了許多,臉上掛著親切的笑容。清秀的臉龐、整齊的醫師長袍,和掛在脖子上的聽診器相為呼應,反而不像謠言那般,展現出一種專業的形象。

「請問有什麼事嗎?」陳醫師的笑臉很難讓人和不良的風評連結在一起。

「那個,我是李姍姍的親戚。」不想再和他拐彎抹角,直接說明我的來由。「今天才得知姍姍那晚住進東部綜合醫院,而經由打聽後,陳醫師好像就是當晚值班的主治醫師。」

雖然我很清楚,即使詢問陳醫師,他大概也不知道真實的內幕,但還是想在他身上找到任何可以揪出何醫師惡行的證據。

「有什麼問題嗎?」陳醫師臉上依舊掛著笑容,但眼底間卻流露著深厚的警戒。

「那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

「你說那什麼話!我難道不能臨時有事請人代班嗎?搶救那名女病患的是較為資深的何圖一醫師,你到底想找我做些什麼!我想何醫師也是盡心盡力搶救病患,只是結果並不如預期。」

陳醫師依舊擺著笑臉,但笑意之下明顯壓抑不住熊熊的怒火。

「喔,陳醫師抱歉、抱歉,我不是想來質疑什麼,我只是想知道……」

雖然我配合陳醫師的語調,努力裝出和悅的顏色,但對於陳醫師這樣的回答,反而讓我不知道該怎麼再詢問下去。

「這位先生,我真的不知道你想要得到什麼訊息,但我可以很大方承認那天晚上我人不在醫院,如果有什麼疑惑,無論如何都想解開,請『您』高抬貴手,去找何醫師與當晚協助搶救的林護士吧!」

陳醫師的那個「您」字刻意拉高音量,並不是他待人非常彬彬有禮,而是他對於我的詢問,即使已經非常不耐,始終還是努力維持良好的形象。

經由先前的私下探聽與見到陳醫師的反應後,不難判斷陳醫師應該只是剛好在當晚,進行他「例行性」的翹班,只是不巧又發生了姍姍的死亡事件,才讓他這個「半公開」的舉動,受到我的質疑。

儘管陳醫師對於我的尋訪不斷隱藏怒意,卻還是好意幫我詢問三樓櫃檯的護士小姐,藉由總機查詢,讓我在五樓找到了林護士的行蹤。本來還想將手中的那袋水果,分送一些給陳醫師,當作是他熱心的回報,但還是被他斷然拒絕。

「林護士妳好,我是李姍姍的親戚。」我微微頜首。「本來想來探病,但今天才接獲死訊,真是相當震撼。」

「你……你是三天前那位小姐的親戚。」林護士顯得有些畏懼。

「是的,不過我不是來爭議醫療糾紛的。」

「你想幹嘛!」林護士退後一步,防禦意味相當濃厚。

「我只是對於當晚有些疑惑想要釐清,沒有什麼惡意。」我盡可能釋出善意。

「怎麼又是你!」

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回頭一看發現就是之前負氣離開的何醫師。

何醫師氣急敗壞一把拉住林護士:「妳對他說了什麼?」

「我什麼都沒說。」林護士一臉驚恐,嬌小的身軀不時微微顫抖。

何醫師鬆開緊抓林護士的雙手,逐漸恢復平靜。

「小心這個人,他是個騙子,不要被騙了!妳敢再跟他講話,我就要妳好看!」何醫師對林護士破口大罵。「還不快去巡房,還在這裡發什麼呆!」

「是……是。」

林護士戰戰兢兢離去,而何醫師拉著我走出病房,進入杳無人跡的逃生梯口。

「何醫師,為什麼要說我是騙子?」這確實讓我有些慍怒,明明舉動比較詭異的人是他吧!但我還是盡可能擺出笑容。

「一下謊稱你是記者,一下又說是李姍姍的父親,不是騙子還是什麼?」何醫師突然一手揪住我的衣領,讓我呼吸困難。「這裡非常不歡迎你,李姍姍的死就是這樣!我看你大概是競選對手派來,想蒐集對李議員不利消息的人,識相的話最好滾遠一點!」

何醫師用力把我推倒在地,手上的水果全部散落一地,幾個鮮美的蘋果滾落樓梯,慘不忍睹。也許本身開著早餐店,對食物有著不同的情感,這種光景對我而言格外痛心。何醫師的白袍隨著步伐擺盪,高傲的身影,令人痛惡不已,有地位的人說話真的就可以這樣跋扈嗎?

從何醫師激烈的反應看來,真的大有文章,但就憑我這麼一個小老百姓,又如何能和這些權貴對抗?我充其量不過是個早餐店老闆,又能做些什麼?

愈想愈氣,實在嚥不下這口氣,起身拂去身上的灰塵,快步追上何醫師。

「你不要太囂張!」我感到渾身發熱,張舞雙手抱住何醫師。

突如其來的衝擊,讓他重心一個不穩跌倒在地。但何醫師的力氣比我想像還要大上許多,一下就把我反制在地,並開始拳打腳踢。

四周尖叫連連,有的人看好戲般圍了過來,不過卻沒人願意挺身而出,阻止何醫師的暴行。

圍觀群眾各個睜大雙眼,看著我們搏鬥,大概非常期待我會被打成什麼樣子,卻沒有人願意出來勸阻。也許錯在先出手的我,但這也是因為忍無可忍才會做出這樣的舉動。嚴格說來先出手應該是何醫師才對,況且接下來的反應未免也太過火。

「還我女兒!」我大聲嘶吼出來。「一定大有隱情,你到底想隱瞞什麼!」

何醫師用力掐住我的脖子,讓我十分難受,周圍的視野不停扭曲,腦中的血液彷彿在下一刻就要爆開。

「妳……站出來說話啊……」我使盡力氣掙扎,好不容易伸出右手指向躲在人群中的林護士,覺得她多少知道什麼內幕。

她依舊站著不動,默默看著我痛苦抵抗何醫師的粗暴雙手。

我感到渾身無力,四周不停旋轉,隱隱約約看見幾個保全人員衝了過來。

保全大聲喲喝,使出警棍,卻只對我拳腳相向,將我們拉開後,不問青紅皂白便直接把我強行拖了出去。

「抱歉!抱歉!」何醫師一下就斂起狂暴的表情,對大家鞠躬哈腰。「剛剛教訓一下那位暴徒,大家以後小心一點,他是個惡徒、無賴!」

圍觀人潮發現好戲結束一哄而散,其中幾人更露出失望的表情,好似宣告著這場格鬥的可看程度沒有預期來得精彩。

這是什麼世界,每個人都睜眼說瞎話!

熱淚不禁潸然而下,我不是個堅強的人,也絕非一個容易落淚的人,這是得知姍姍死訊後第一次落淚。

一個早已年過四十的中年男子,就這樣在大庭廣眾之下出盡洋相,令我傷心的除了噩耗之外,還有,這個社會。

商品簡介

黑暗人性重重相疊的懸疑追殺令!峰迴路轉、局外有局!百變推理全才秀霖,耗費十五年打造,本土社會派犯罪小說最高峰!

台灣推理推廣部版主楓雨專文導讀!台灣犯罪作家聯會成員/編劇左手的圓、惡之根Podcast節目主持人Troy、推理作家林斯諺──驚駭推薦!

第一部【謊言】

民風純樸的東部小鎮,一位早餐店老闆在報上新聞發現,不曾相認的女兒竟突然身亡。為了揭開她為何死亡之謎,單打獨鬥四處調查,卻遭到有心人士陷害,慘遭黑白兩道同步追緝。醫療糾紛與政治惡鬥更牽扯出令人意外的一連串陰謀……穿梭奔走之中,平民百姓有辦法與黑手無處不在的權貴抗衡嗎?

第二部【金錢遊戲】

在經濟前景大好的往昔年代,股市上看萬點,許多人拋下工作投入股票投資,卻慘遇泡沫經濟,一夕之間一無所有。

一名上班族向地下錢莊借款,但炒作失利、股市大跌後淪為黑道討債目標。在走投無路下,巧遇多年不見的老友,為了躲避追殺,毅然接受老友邀請,加入某間事業版圖龐大的企業集團,由「老闆」幫忙償還天價債務。爾後平步青雲,眼看就要當上「老闆」最信任的首席助手,但集團內暗潮洶湧的金權鬥爭,才正要揭開序幕……

第三部【不歸路】

二十多年前承辦幫派大案,名震一時的北部警局組長已退休多年,得知過去從幫派金盆洗手的青年,竟變成連續殺人犯,心生疑惑前往調查,卻發現案情並不單純。

另一名亡命之徒為了逃往海外尋找自由,展開一連串的逃亡行動,卻被前往調查疑案的退休警官悄悄盯上──貫穿二十餘年的恩恩怨怨,能否就此畫下仇恨的句點?抑或以最殘酷的方式烙印「人性」那無情的註解?

作者簡介

秀霖

曾經連續三年以〈淒月〉、〈鬼鈴魂〉、〈第九種結局〉入圍第三、四、五屆「人狼城推理文學獎(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前身)」決選。

已出版──

棒球推理小說《國球的眼淚》及續作《台灣好「棒」!》

電影《甜蜜殺機》改編小說

《考場現形記》獲得台灣文學館文學好書推薦

玄幻推理《陰陽判官生死簿》系列

推理短篇集《桃花源之謎》獲選中央社「每週好書讀」文學類型好書推薦、金石堂「讀者最愛的書」及金石堂「年度注目推薦」

台灣歷史推理小說《阿罩霧戰記》獲選台灣犯罪作家聯會「2021台灣犯罪文學精選13作」

另著有網路人氣BBS推理小說〈鄉民偵探團〉

Facebook專頁:秀霖/iTaiwan(愛呆丸)

www.facebook.com/itaiwanmystery

名人推薦

【推薦序】一段扣人心弦的黑金三部曲終於登場

文/楓雨

筆者閱讀秀霖的第一本作品是短篇集《桃花源之謎》,閱畢後立刻被秀霖多變的文風和短篇的爆發力所懾服,文風的多變讓既晴(現為台灣犯罪作家聯會執行主席)稱讚其為「台灣推理作家的變色龍之最」,至於短篇的爆發力應屬〈第九種結局〉最具代表性,在既晴提出的挑戰下,以偵探、兇手、死者三個角色就能譜出九種不同的結局,可見秀霖深厚的邏輯推演功底。

秀霖的這本《人性的試煉》,一共由三部互相關聯的故事所構成。而綜觀三部作品的排序,呈現了《無間道》或是《教父》系列的經典布局,以第一部故事為中心,第二部講述「前因」,第三部講述「後果」。

這本小說的第一部《謊言》,其實已在二○○八年於明日工作室出版過同名的單行本,筆者很遺憾沒有經歷過明日工作室百花齊放的時代,不過有幸能等到作者重新改稿出版,也是莫大的榮幸。尤其這次補上了後續的兩篇作品,讓故事的世界觀更加完整,也讓讀者能享受更大的閱讀樂趣。

有趣的是,《謊言》的前身,其實是秀霖投稿第五屆人狼城推理文學獎的作品〈整個社會都病了〉,這屆文學獎秀霖不只投稿了這篇作品,而是一口氣投稿了三篇,其中一篇就是先前所提到的〈第九種結局〉。如果閱讀過這兩篇作品,就會忍不住驚嘆於兩個故事的多處反轉,以及短篇小說在有限篇幅下迅速展開的理性魅力。至於當年投稿的第三篇作品,是後來引起BBS現象級反應的〈鄉民偵探團〉,能在一年當中創作出三篇標誌性作品,可以不誇張地稱為秀霖的「奇蹟年」。

《人性的試煉》的三部作品整體來說節奏相當明快,很少花費時間講述大道理,而是直接呈現劇情在讀者眼前,待讀者看過之後,自行咀嚼故事背後的餘韻。整體來說有著強烈的電影感,幾乎每個小節都有一處轉折,三部作品的末尾又各自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反轉,讓人看得相當過癮,雖然是十三萬餘字的長篇小說,讀來卻不顯厚重。

三部作品《謊言》、《金錢遊戲》、《不歸路》的劇情各自緊扣著作品標題,尤其《謊言》一篇,故事當中沒有一個角色所說的話是值得信任的,釐清真相的過程就顯得特別困難,不過這也正是閱讀犯罪小說的樂趣,在不可靠的線索中尋找真相,是作者給主角和讀者的挑戰。

在《金錢遊戲》中,故事著重在《謊言》末尾所提及的祕密,除了補完故事的世界觀之外,末尾所留下的伏筆,也是對第三部《不歸路》所做的鋪墊。《金錢遊戲》以股市、地下錢莊作為引子,帶出一場暗潮洶湧的金錢遊戲,最後關於祕密的守護與爭奪尤為精彩,與《謊言》的末尾相作呼應,讓人不禁佩服秀霖的故事布局。

第三部《不歸路》的標題,呼應著《謊言》林家興末尾對敵手的告誡,原本短篇的開放式結局,在這部作品中得到了答案。這其實對於創作是相當艱難的一件事,因為當一個故事留有開放式結局後,每位讀者心中就會有各自認為完美的結局,這時作者要再親自續上這條結尾,就顯得相當困難,不過就如同《無間道》和《教父》,《不歸路》也給出了一個圓滿的結局。所謂的圓滿並非指傳統的大團圓結局,而是每個角色都適得其所,不只是善惡果報那樣表面,而是考量到角色性格和動機,每個角色都獲得了最適切的安排。

無論是《謊言》、《金錢遊戲》、《不歸路》,其實都圍繞著書名《人性的試煉》,不管是一眾角色為了各種目的所說的謊,還是金錢所引來的各路人馬,又或者是亡命之徒的困獸猶鬥,都反映著最真實的人性,也不斷地在試探著每個角色的道德底線。全書在明快的燒腦劇情背後,除了有著深刻的人性反思,還有對社會現實的洞察,舉凡黑金政治的共犯結構、經濟泡沫所造成的社會問題、更生人所遭受的社會歧視,都很自然地成了故事的背景,故事本身雖然不講大道理,卻能讓讀者在閱讀之餘有所反思。

筆者於此篇文章中兩次提及《無間道》和《教父》,除了是因為架構相似之外,另外也是因為《人性的試煉》在敘事上很適合改編為影視。台灣過去比較代表性的黑幫作品是《黑金》,卻缺乏像前兩者那樣雋永的黑幫史詩,如果《人性的試煉》能改編成三部曲上映,相信也能成為影史的經典作品,我也相當期待那一天的到來。

作者簡介/楓雨

醫師作家,台灣推理推廣部版主,台灣犯罪作家聯會成員。

出道作為政治推理《伊卡洛斯的罪刑》,並在同年出版其外傳《棄子:城市黑幫往事》,近作為社運推理小說《沒有神的國度》與獲得金車奇幻小說獎優選的《我所不存在的未來》。

曾經以為自己創作的核心是政治推理,最後才發現,其實是信仰。

【名家短評推薦】

暢快淋漓的劇情,洋溢著熟悉的台灣本土氣息。三篇中篇乍看獨立,實則環環相扣,加上作者精心設計,布局縝密的劇情,閱讀過程如豪飲啤酒般舒暢,處處讓人回味無窮。

──Troy(惡之根Podcast節目主持人,台灣犯罪作家聯會成員)

好的犯罪小說,往往能引領讀者一窺人性裡最闃暗的角落,而更好的犯罪小說,會在這片黝暗渾沌之中開鑿出一絲幽光,讓讀者在見識人性的醜惡之後,還能照見幾許希望。秀霖的這部作品,毫無疑問正是這樣的傑作。

──左手的圓(編劇,台灣犯罪作家聯會成員)

峰迴路轉、柳暗花明,一波又一波的大逆轉絕對讓人喘不過氣、驚歎連連。套句書評家評論美國推理之王艾勒里.昆恩的《希臘棺材的祕密》之評語:「比密西西比河的轉折還要多(More twists and turns than the Mississippi River)!」

──林斯諺(推理作家)

人性的試煉
作者:秀霖
出版社:要有光
出版日期:2022-05-24
ISBN:9786267058282
定價:340元
特價:88折  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