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精神病院當醫生2:人人皆撒旦
cover
目錄

死亡倒數計時

他人即地獄

腐化的人生

一半天使,一半魔鬼

世上最孤獨的人

無法言說之痛

世界是外套

逼出本我

人人皆撒旦

會動的傢俱

走路的衣服

婚姻即入葬

存在即永生

牆角的女人

夢的預知

流動的生命

時間衝浪

融化的人臉

魚人

真正的死亡是遺忘

時間纜車

女性化時代

本質的消失

雙頭人

被詛咒之物

臉譜中的眼睛

五十種宇宙

憑空出現的世界

翻轉的皮膚

絕望先生

試閱內容

一半天使,一半魔鬼

他是我比較早接觸的一位病人,而就生理上的表現來說,他的病情,也是我接觸過的病人之中最嚴重的那一類。在一次摩托車事故中,他大腦的右頂葉和右前額葉受到了一定損傷,雖然後來傷口癒合了,但卻因為細菌的感染而留下了病灶,最終導致了行為認知上的障礙。

而他的臨床表現如下:他從來不朝左側看,當左側有人叫他時,他會將整個身子向右轉動一百八十度,然後用右邊的眼睛看對方。吃蓋飯時,他只吃右邊的飯菜。穿衣服時,他只穿半邊。同樣地,穿襪子時,他也只穿右邊那一只。刮鬍子時,他只刮右半邊的臉;寫字時,從右邊向左寫。

我看過他的患者資訊,上頭是這麼寫的:林某,男,三十五歲,右撇子,配送員。五個月前發病,左側偏癱,右側基底核腦出血,右頂葉、右前額葉有病灶。治療後左側肢體關鍵肌肌力四到五級,簡短智能測驗(MMSE):三十四分。經顱磁刺激術治療後,依然難以完成日常自我照顧,行走不穩,空間感知障礙。

和他進行對話時,他的精神狀況也不算好,呼吸顯得有些急促,講話時聲音也顯得含糊。他的舌頭是略微向右歪的,帶點中風的徵兆。

我:「這幾天感覺有好點嗎?」

他眼皮低垂,看起來像是要打瞌睡:「不好……一點都不好……我的半個身子,還是不受控制……」

我:「可是我之前看你畫人臉的時候,畫了一張比較完整的人臉圖。之前你畫畫時只能畫右半邊的臉,現在已經能畫出左半邊的完整人臉了,這說明你的情況在好轉。」

他吐著長舌頭,像是喉嚨裡卡了什麼東西:「不系(不是)!那不是我畫的!」

我:「你是說,那張人臉不是你畫的?是別人替你畫的,這個意思嗎?」

因為病情,他不能搖頭,只能心急地拍著桌子:「不是,我的意思是,右邊半張臉是我畫的,左邊那半張,是他畫的。」

我:「『他』是誰?跟你住同個病房的那個患者嗎?」

他指了指自己的左胸方向:「不是!是我身體裡的那個『他』……左半邊身體裡的!」

我意識到情況似乎比我預想的要更嚴重,於是我問道:「左半邊身體裡的『他』,是什麼意思?」

他精神極其緊張,手舞足蹈地說著:「我現在,只有半個身體是我的了!剩下的那半個身體,我已經沒法控制了。那裡面住了一個魔鬼,他在跟我爭奪這個身體,他要把我擠出去!」

我:「這是什麼時候開始的?能具體說說嗎?」

他淚流滿面:「一個多禮拜了。一個多禮拜之前,我只是不怎麼能感覺到另外半個身子的感覺,但是從上個禮拜五開始,我感覺到『他』開始醒過來了,這個魔鬼要開始跟我搶身體了。這個魔鬼在一天天變厲害,我馬上要撐不住了。」

我:「你別急,慢慢說,他是怎麼跟你搶身體的?」

他想了想,然後慌張地說:「一開始,是開始跟我走反路。我的一隻腳往前邁,他就操控我半邊的身體,故意把另一隻腳往後邁,然後我就沒法走路了,只能像劈腿似的,整個人慢慢在地上坐下來,最後還是別人把我抬到床上去的。」

我:「還有其他的嗎?」

他:「還有很多啊。畫畫啊,摺被子、拉窗簾等等啊。他什麼事都要跟我作對啊,一開始我感覺他還像個嬰兒,不太聰明,只能做一些簡單的動作啊,但是後來啊,我覺得他愈來愈聰明了啊。」

我:「愈來愈聰明?」

他:「是啊。一開始只是走路的時候跟我反著走啊,但是後來啊,拉窗簾的時候,我一隻手往右拉,他就把窗簾往左拉啊。再之後哦,我畫圖的時候,我在畫右邊半張臉啊,他就拿筆畫左邊那半張啊,而且畫得也愈來愈有模有樣了。再然後啊,我發簡訊的時候,他也出來了,我用一隻手寫字,他就用我的另一隻手把寫好的字都給一個個刪掉。他就是要跟我作對啊!」

我:「他經常出來嗎?還是只是有時候?」

他:「一開始啊,只是有時候,但是這兩、三天,他出來的次數愈來愈多了啊。我吃飯也沒辦法好好吃了啊,吃飯夾菜的時候,他就把我的一隻手伸直了,把盤子拿到我右手搆不到的地方。我沒法轉身子,怎麼也抓不到,最後只能餓著肚子啊。我好氣啊。」

我:「其他的呢?」

他:「還有刮鬍子的時候啊,他故意用我的手,把我的剃鬚刀打飛,就像小孩子鬧脾氣似的,真的受不了啊。」

聽著他的論述,我猶豫了一下,最後說:「要不,再做個CT吧?」

之後,他再次做了一個腦CT檢查,根據檢查結果來看,右側基底核腦出血情況有加重,這導致了他偏側忽略的症狀不斷惡化。如果再做一次經顱磁刺激術,或許可以改善他的情況,但因為之前也做過一次治療,效果並不明顯,所以患者的家屬對這件事非常猶豫。因為治療費用不低,而他的家庭狀況並不算好,加上治療存在著一定風險,患者並沒有在短期內立刻得到治療。而他的病情,則是在一天天地加重。

第二次到我的門診室來時,他已經無法正常走路了,而且半張臉上的肌肉也在抽搐著,就好像有人在他的臉上彈古琴。

剛坐下,他就開始掩面痛哭:「不行了。他愈來愈厲害了,那個魔鬼愈來愈厲害了,馬上就要贏了。醫生,我該怎麼辦啊,怎麼辦啊……」

我:「現在到什麼地步了?你還能感覺到自己另外半邊的身體嗎?」

他:「已經很難感覺到了,而且我右半邊的身體也開始慢慢沒有知覺,他開始搶奪我的身體了。我現在已經不敢睡覺了,每天晚上他都會變得更厲害,每天早上醒過來,我都會發現自己更難控制身子。我快不行了。」

最後,我又給他開了藥,說了一些安慰他的話。事實上,我也知道,器質性的病變,只靠說幾句好聽的安慰話,是沒有辦法改變病情的。

之後我見過他的家人兩次,都是來問他的病情能不能好,在我的勸說下,他的家人終於同意在一週後的預定時間,給他做手術治療。

可是,在手術前的第四個晚上,一件讓整個醫院都轟動的事發生了。

那天晚上,我在家裡睡覺,半夜爬起來接電話,我才知道醫院裡出事了。

因為沒法忍受自己身體狀況日益惡化的事實,那名患者,最終上吊自殺了。

在死前,那名患者將自己的病房門給鎖死,還用床頭櫃堵在了門後面。

而且,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患者內心的真實寫照,患者的遺體下方,還散落著一大堆的畫。其中一幅畫,畫中的人不知是男還是女,有著一對不對稱的翅膀,右半邊是天使般的雪白,另一半邊,則是惡魔般的深黑。

而我也看到了他的遺體。那是我終生都忘不了的恐怖畫面。

他的臉上,竟然掛著完全不對稱的詭異表情。

他的右半邊臉,唇角微微向下牽扯,降嘴角肌拉扯到了極限,而且眉角下彎,沿著眉弓一路走,像是拱橋似的一直延伸到了眼角。依然睜著的眼中寫滿了恐懼,眼角還掛著未乾的淚痕。而他的左半邊臉,則是帶著一種惡魔般的猙獰笑容,那半邊臉的笑肌大幅度地向上拉起,從唇珠開始,一直向著左斜上方延伸,像是一把彎曲鐮刀,最後更是在唇角帶出了幾條褶皺,這讓他像小丑似的笑著。他的左眼也是笑得瞇起,因為笑得如此猙獰,他的眉峰也像浪頭一樣聳起,而眉頭下那一波三折的眼形,更是在眼角褶皺成了一個小鼓包,向外腫脹著。

……

商品簡介

上市即登暢銷排行榜、

「中國最好看的精神病小說」續作!

他的發言就像一隻惡魔的手,

把人裹得嚴實的心理外衣,

一件件地剝落下來,露出最為內在的自己……

▎一個醫生在精神病院裡的魔性見聞

▎三十則短篇故事,乍看互不相干,其實環環相扣──

▎究竟誰是醫生,誰才是患者?

▎如何證明一個瘋子不是瘋子?

楊建東的第一本著作《我在精神病院當醫生》推出後,被視為「中國最好看的精神病小說」,繁體版在台上市即登暢銷榜,隨即再版。這次,延續精神病院主題,寫的是依舊讓人腦洞大開的故事,也更多地探討了人性、時間與死亡。

病院裡的這些患者,各自有著難以推翻的強大世界觀,有人定義出五十種宇宙;有人穿越到平行時空,愛上另一個自己。或許誰都不能說他們瘋了,因為所謂的精神病患,可能只是在模仿正常社交的過程出了問題,才展現出一般被妥善隱藏的真實自我。

有天,當連精神科醫師都住進病房,才發現那些物理上診斷不出來的惡魔,比誰都要不擇手段……

身在危險境地,是同流合汙,成為惡魔的一份子,

還是堅守自我,變成狂浪的瘋子?

▎聯合推薦

大師兄

張天捷

敷米漿

__作家瘋魔推薦!

作者簡介

楊建東

本名高天峰,1991年生。上海華東師範大學研究生,擅長領域為心理學、科學哲學。善於撰寫科幻、奇幻小說,在有「中國科幻作品的最後陣地」之稱的網路論壇「三體吧」中,是極受好評的科幻作家,並擁有廣大忠實讀者群。曾在《超好看》雜誌連載《最後一個人類》,備受好評,並獲得中國年度科幻小說比賽「智子杯」微小說第三名。

著有《我在精神病院當醫生》,在中國被視為最好看的精神病小說。

我在精神病院當醫生2:人人皆撒旦
作者:楊建東
出版社:寶瓶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20-02-06
ISBN:9789864061822
定價:310元
特價:79折  245
特價期間:2021-04-23 ~ 2021-06-15其他版本:二手書 55 折, 17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