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王座(4):熾影女王
cover
試閱內容

艾洛賓聳聳寬肩。「雖說謠言不能盡信,但是溫德林大約在一個月前傳出消息,某個失蹤女王在亞達蘭派去的軍團面前上演一場好戲,聽說帝國那幫貴族封她為『噴火婊后』。」

說真的,她覺得這個封號頗令人莞爾,甚至算是某種恭維。她早就知道自己對付奈洛克將軍和那三名如癩蛤蟆般躲藏於人類軀殼的法魯格王子的事蹟會流傳出去,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快。「這年頭的芸芸眾生對謠言簡直是照單全收。」

「一點也沒錯。」艾洛賓回應。藏寶窟的另一頭,一群情緒高漲的觀眾朝鬥毆坑裡的拳手們咆哮。刺客之王朝那望去,露出淡淡笑容。

大約兩年前,她也是觀眾之一,看著山姆以示弱的姿態對付實力遠比自己遜色的對手,那麼做是為了掙錢,好讓他們倆離開裂際城,遠離艾洛賓。但在幾天後,她被關在一輛開往安多維爾的囚車,而山姆……

裂際城的黑幫首領伊恩‧傑恩命令其副手羅爾克‧法蘭將山姆折磨至死後,她一直不知道山姆屍埋何處。她後來親手殺掉傑恩,把一支匕首深埋於他的滿臉橫肉。至於法蘭……她得知法蘭死在艾洛賓的貼身保鑣衛斯理手上,衛斯理那麼做是為了替山姆報仇。但那不是她關心的重點,就算艾洛賓為了彌補刺客公會和新任黑幫首領之間的關係而殺掉衛斯理。那是另一筆債。

她願意等,願意靜候良機,因此她只是答道:「所以你改在這兒做生意?要塞怎麼了?」

「有些客戶,」艾洛賓慢條斯理道:「喜歡在公眾場合見面。咱們的要塞讓他們有些緊張。」

「你那位客戶沒堅持在私人包廂裡會面,在這方面顯然是個新手。」

「他在這方面也不太信任我,他認為公眾酒廳比較安全。」

「看來他對藏寶窟一無所知。」就她所知,鎧奧以前從沒來過這裡。她通常不太願意讓他知道她在這裡鬼混的日子……連同其他往事。

「妳何不直接問我那位客戶的事?」

她維持漠不關心的表情。「我對你的客戶沒興趣,隨你愛說不說。」

艾洛賓又聳個肩,動作優雅又輕鬆。他就是喜歡這樣玩,對她隱瞞少許情報,直到時機成熟。是不是重要情報都無所謂,他喜歡的是隱瞞情報所帶來的權力感。

艾洛賓嘆道:「我有很多事情想問妳──想知道。」

「沒想到你願意承認你並非無所不知。」

他把頭靠在椅背上,紅髮如鮮血般閃亮。既然他是藏寶窟的股東之一,她猜他確實沒必要在這裡隱瞞自己的身分。沒有任何人──甚至亞達蘭國王──會愚蠢得找他麻煩。

「妳離開後,這裡發生了許多事。」艾洛賓低聲說道。

離開。彷彿當年是她自願被送去安多維爾,彷彿他毫無責任,彷彿她只是出城度假。但她熟知他的個性,他還在試探她,就算她已經被引來此處。完美。

他瞥向她掌心裡的粗疤──她向娜希米雅許下解放伊爾維的誓言。艾洛賓咂咂舌頭。「看妳身上多了這麼多傷疤,真令我心痛。」

「我還滿喜歡這些疤。」這是實話。

艾洛賓挪動身子──這是他故意做出的舉動,無一例外──燭光因此映出他的耳朵和鎖骨之間的一條猙獰疤痕。

「我也滿喜歡你這條疤。」她冷笑道。難怪他故意不扣起短袍領口。

艾洛賓優雅的揮個手。「衛斯理的贈禮。」

這是為了讓她記得他有何能耐、抗壓性多麼強大。衛斯理是她見過最頂尖的戰士之一,既然他也沒能在與艾洛賓的決鬥中活下來,世上恐怕沒幾人辦得到。「先是山姆,」她說:「再來是我,然後是衛斯理──看看你成了什麼樣的暴君。除了你親愛的泰爾,要塞裡還剩任何人嗎?還是你已經宰了讓你不悅的每一位?」她瞥向在吧檯逗留的泰爾,再瞟向分別坐在主廳中段兩張桌子的兩名刺客,他們倆假裝沒在盯著她的一舉一動。「至少哈丁和穆林還活著。不過他們本來就喜歡捧著你的屁股狂吻,我很難想像你會捨得宰了他們。」

對方低聲發笑。「我還以為我的手下如藏樹於林那般巧妙藏身。」他啜飲葡萄酒。「或許妳該回家教教他們一些新招。」

家。又是一項測試,又是一場遊戲。「你也知道我向來樂意調教你那些馬屁精,但我已經另外安排了住處。」

「妳這次打算待多久?」

「該待多久,就待多久。」只要能毀了他,達成她的目的。

「噢,這可真是好消息。」他舉杯啜飲。杯中物想必是酒館為他精心挑選的上等貨色,他八輩子都不可能喝下吧檯提供的那種摻水鼠血。「考慮到城裡的狀況,妳至少得待上幾星期。」

雖然感覺體內結冰,她依然回以慵懶一笑,就算她開始在心中向多年來守護自己的女神姊妹瑪菈和黛安娜祈禱。

「妳知道城裡發生什麼事吧?」他轉動杯裡的葡萄酒。

這王八蛋就是要她坦承自己一無所知。「所以皇家侍衛換上那麼炫麗的新制服?」鎧奧和鐸里昂千萬別出事,千萬別出事,千萬別──

「噢,不是這個原因,他們只不過是咱們這座城的可愛新成員,我的隨從們最喜歡折磨那些傢伙。」他喝完剩下的酒。「不過我敢打賭,國王那批新衛兵在事情發生那天想必在場。」

她克制雙手的顫意,雖然理性已被驚慌吞噬殆盡。

「沒人知道玻璃城堡那天到底發生什麼事。」艾洛賓接著道。

她受盡苦難,在溫德林經歷過那麼多折磨,回來卻聽聞這種消息……她只希望羅紋就在身旁,只希望自己能嗅到他身上的松雪氣息,知道不管艾洛賓即將揭露什麼消息,不管那會對她造成多大的打擊,那位永生精靈戰士都會協助她扭轉局面。

但是羅紋遠在大海的另一邊──她也希望他永遠不會進入艾洛賓的方圓一百哩內。

「你就別再拐彎抹角了吧,」她說:「我想早點休息。」這不是謊話。隨著每道呼吸,疲憊感更加緊緊纏繞她的骨頭。

「我還以為,」艾洛賓說:「既然妳跟他那麼親近,再加上妳有那種能力,妳應該老早察覺到真相,或至少略有耳聞,畢竟他被定下那種罪名。」

這王八蛋還真享受賣關子的每一秒。要是鐸里昂受傷甚至喪命──

「妳的表哥艾迪奧因叛國罪入監,據說他跟裂際城中的反抗分子密謀合作,打算推翻國王、把妳放回王座上。」

世界彷彿停止轉動。

重啟後再次停定。

「不過呢,」艾洛賓說下去:「妳似乎根本不知道艾迪奧在打這種小算盤,我不禁懷疑國王只是想找個藉口引誘某個噴火婊后返抵這片海岸。作為重頭好戲,艾迪奧將在三天後的王子慶生宴上被處決,這簡直就是一覽無遺的陷阱,不是嗎?如果讓我來安排,我會把陷阱設得低調些,不過我也能體諒國王想清楚傳達訊息的苦衷。」

艾迪奧。她控制住湧入腦海的千頭萬緒,暫時予以排除,把精神集中在面前的刺客身上。他向她說明艾迪奧的狀況,這麼做一定有非常重要的原因。

「你為何好心警告我?」她問。艾迪奧被國王拘捕,準備送上絞刑台──為她設下的陷阱。她精心安排的計畫就此破滅。

不──她還是能執行,做她必須做的事。但是艾迪奧……艾迪奧比她的計畫重要。就算他之後會因此恨她,就算他會往她的臉上吐口水,罵她叛徒、婊子、滿嘴謊話的殺人犯,就算他會怨恨她的決定和身分,她還是會去救他。

「把這筆情報當作我送給妳的人情吧,」艾洛賓從長椅站起。「為了表達我的善意。」

她敢打賭原因沒這麼簡單──或許和那位在木椅留下體溫的隊長有關。

她也站起,側身滑出包廂座位。她知道這裡除了艾洛賓的走狗之外,還有其他探子正在暗中監視他們──看到她來到這裡,在吧檯等候,走來這張桌子。她懷疑自己的前東家也知道這點。

比她高一個頭的艾洛賓只是微笑以對。他伸手時,她允許他用指關節輕擦她的臉頰,他手指上的繭皮清楚表明他的殺人技巧未曾生疏。「我不期望妳相信我,也不期望妳愛我。」

在滿懷苦楚和心碎的那些日子,艾洛賓只有一次以某種方式對她說他愛她。她當時準備和山姆遠走高飛,他來到她的倉庫公寓,求她留下,聲稱他因她打算離去而生她的氣,而他所做的一切、所有病態計畫都是因為她搬離要塞而發洩情緒。她一直不明白他說的那三個字──我愛妳──究竟是什麼意思,但她在那之後的幾天裡認為那三個字也只是謊話,畢竟羅爾克‧法蘭給她下藥,用那雙髒手撫摸她全身,她還差點在地牢裡腐爛至死。

艾洛賓的眼神變得柔和。「我很想妳。」

她退離他的觸及範圍。「真有意思──我今年秋冬都在裂際城,但你根本沒試著去見我。」

「我哪敢?我以為妳一見到我就會殺了我。但我今晚收到消息,知道妳終於回來──我希望妳或許已經改變心意。請見諒,如果我引妳來這裡的方式有點……迂迴。」

又是他的進擊和反擊,他坦承自己使用的手段,卻不說明原因。她回應:「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你是死是活與我無關。」

「確實如此,但妳很在乎妳愛的艾迪奧是死是活。」如雷心跳貫穿全身,她控制住自己。艾洛賓說下去:「我會盡全力幫妳。艾迪奧在皇家地牢裡,被日夜監視。妳如果需要任何協助,任何支援──妳知道上哪找我。」

「什麼代價?」

艾洛賓再打量她一次,這種非兄非父的目光令她胃袋收縮。「幫我一個忙,一個就好。」她的腦子裡敲起警鐘,她寧可跟法魯格王子斡旋交易。「某種怪物潛伏在我的城裡,」他說:「把人類軀殼當衣物般穿戴,我想知道牠們到底是誰。」

太多線索即將糾結成團。

她小心翼翼問道:「你到底在說什麼?」

「有些怪物潛伏於國王那批新衛兵的指揮階層,那些指揮官成天忙著搜捕對魔法表示支持或曾經使用過魔法的民眾。死刑天天執行,無論日出日落。那些怪物似乎寄生在那些人身上,我還以為妳有在碼頭注意到牠們潛伏於四周。」

「那些衛兵在我眼裡全是怪物。」但是鎧奧的模樣和散發的感覺跟那些人不一樣。諸神賜下的小小慈悲。

艾洛賓等候。

她也等候。

她率先打破沉默:「這就是你要我幫的忙?讓你知道我有什麼情報?」就算不承認自己知道真相,或問他怎麼知道自己掌握情報,這麼做也沒幫助。

「一部分。」

她嗤之以鼻。「我幫你兩個忙,你才幫我一個?你真是一點都沒變。」

「錢幣擁有兩面,但仍然是一體。」

她淡然瞪著他,開口道:「多年來竊取古代知識和某種詭異奧法後,國王成功壓抑魔法,同時為了持續擴軍而召喚上古惡魔、侵入人類肉身。他利用黑石製成的戒指或項圈讓惡魔侵入宿主,他挑選的對象是曾經使用過魔法的人,因為那些人的天賦更方便讓惡魔控制他們。」都是實話,但有所保留,她沒說出命運之痕與命運之鑰,尤其不能讓艾洛賓知道。「我在城堡裡的時候,碰到他使之墮落的一些人,那些人攝取那種力量,變得更為強大。我在溫德林的時候碰上他的一位將軍,那人被擁有無比力量的惡魔王子控制住。」

「奈洛克。」艾洛賓沉思。就算他感到驚恐,他的臉上也完全沒表現出這種情緒。

她點頭。「惡魔吞噬生命。那種王子能吸乾你的靈魂,以你為食。」她嚥口水,舌頭被真實的恐懼包裹。「你見到的那些人──那些指揮官──身上有沒有項圈或戒指?」鎧奧手上沒戒指。

「只有戒指,」艾洛賓說:「兩者有何區別?」

「我認為只有項圈才能接納惡魔王子,戒指是留給較低階級的惡魔。」

「怎麼殺牠們?」

「火,」她說:「我用火攻殺掉幾個惡魔王子。」

「啊,看來一般攻擊無效。」她點頭以對。「如果他們戴的是戒指?」

「我見過其中一個死於利劍穿心。」鎧奧就是那樣輕鬆殺掉凱因,這項事實雖然讓人稍微安心,不過……「如果對方戴著項圈,斬首或許有效。」

「而那些軀殼的原主人──不復存在?」

奈洛克的哀求和安心的表情從她眼前閃過。「看來如此。」

「我希望妳能捕捉一隻,送去要塞。」

她一愣。「想都別想,而且這麼做是為什麼?」

「或許牠能讓我知道一些有用的情報。」

「要抓自己去抓。」她破口大罵:「想要我幫忙,就給我換一個。」

「只有妳面對過那種怪物還活了下來。」他的眼神毫無慈悲。「儘早幫我抓一隻,我就幫妳救出妳表哥。」

面對法魯格,就算是比較低階的法魯格……

「艾迪奧優先,」她說:「我們先救出艾迪奧,我再冒著掉腦袋的風險幫你弄隻惡魔。」

諸神在上,如果艾洛賓哪天發現被他藏起的那塊護符或許能控制惡魔……

「沒問題。」

她知道這句疑問很愚蠢,但還是不禁開口:「為了什麼目的?」

「這座城是我的地盤,」他溫柔道:「我不是很在乎這裡以後會朝什麼方向發展,但那些怪物不利於我的投資,我也受夠了日夜聆聽烏鴉啄屍。」

好吧,至少他們倆在這點取得共識。「你還真是道道地地的生意人,是吧?」

艾洛賓繼續以情人般的目光盯著她。「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他輕吻她的顴骨,嘴唇柔軟而溫暖。她強忍貫穿全身的顫意,逼自己靠向他,聽他把嘴湊到她耳邊呢喃:「告訴我,我該如何彌補往日過錯。如果妳要我爬過滾燙煤炭,睡在釘床上,挖開自身皮肉……只要妳說一聲,我一定照辦。但請讓我像以前那樣照顧妳,在……在我的心被那種失心瘋毒害之前那般。懲罰我,折磨我,傷害我,怎樣都好,但讓我幫助妳。幫我這個小忙──我就讓全世界對妳俯首稱臣。」

她感覺口乾舌燥,稍微後退,看著這張貴族般的英俊臉孔,那雙銀眸閃爍著強烈的悲痛和掠食者意圖。如果艾洛賓知道她和鎧奧的過去,因而把鎧奧召來此處……這麼做是為了取得情報,試探她,還是以某種病態方式讓他確認自己依然掌握一切?「你做什麼都沒──」

「不──別說,」他後退。「先別說,妳慢慢考慮。不過,在妳做出決定之前,或許妳今晚可以先去地道東南段看看,說不定能找到妳在找的人。」她維持面無表情,甚至有點不耐煩,但牢記這項情報。艾洛賓朝擁擠的主廳走去,三名嚴陣以待的刺客所在,但停步回頭。「如果妳能在兩年內有這麼多改變,難道我就不行?」

說完,他從桌子之間悠哉離去,泰爾、哈丁和穆林跟在他身後。泰爾只瞥她一眼,回敬她先前做出的不雅手勢。

但是艾琳只是瞪著刺客之王,盯著他優雅穩健的步伐,看著那副以貴族衣物遮掩的戰士身軀。

騙子,老練又狡猾的騙子。

她不想在藏寶窟這些人的眾目睽睽下擦拭臉頰,艾洛賓的嘴唇留下的呢喃揮之不去,溫暖鼻息依然殘留於她的耳畔。

王八蛋。她瞥向主廳對側的鬥毆坑,看著那些努力求生存的妓女,那些在這裡做生意的男子們,他們多年來從別人的鮮血、憂傷和痛苦獲取暴利。她幾乎能看到山姆在這裡──幾乎能看到他正在戰鬥,年輕強壯、威風凜凜。

她拉扯手套。離開裂際城、奪回王座前,她在這裡有太多帳要算,從這一刻開始。幸運的是,她現在正處於想殺人的心情。

艾洛賓遲早會亮出底牌,亞達蘭國王的手下遲早會發現她在碼頭精心留下的線索。某人會來找她──可能就是現在,如果階梯上那扇金屬門後方的咆哮和緊隨而來的死寂就是徵兆,至少這部分的計畫仍在進行。她晚點再處理鎧奧。

她伸出以皮革覆蓋的手,拿起艾洛賓留在桌上的一枚銅幣。她朝刻有殘酷國王的那一面吐舌頭,再翻向刻有咆哮翼龍的另一面。如果是正面,艾洛賓再次背叛她,如果是反面,來找她的是國王的人馬。階梯頂端的鐵門嘎然開啟,冰涼夜風隨之湧入。

她綻放半個微笑,以拇指擲出銅幣。

銅幣在半空中翻滾時,四名黑制服男子出現在石階頂端,佩帶各式兇惡武器。銅幣落在桌面時,雙足翼龍在昏暗燭光下閃爍,艾琳‧加勒席尼斯準備面對血戰。

商品簡介

平均每三天就有讀者來電詢問續集出版日!

全球近二十萬名讀者共同創下4.8星的評等奇蹟!

十個朋友中,就有九個人會跟你推薦這部奇幻新經典!

她是烈焰、光明、飛灰和餘火。

她是艾琳‧火心,絕不向任何人或物屈膝。

瑟蕾娜以御前鬥士的身分重返裂際城,除了前侍衛隊長鎧奧,暫時沒有人發現她就是艾琳──以轟天烈火震驚溫德林全境的皇室繼承人。

如今,摯友鐸里昂被國王控制住靈魂,她忠誠的表哥艾迪奧也即將遭到公開處刑。雖然此刻採取行動無異於自曝弱點,但為了搭救對她來說至關重要的二人,她願不計一切代價。唯一的問題是亞達蘭大陸的魔法封印限制了她的火焰,她必須暫時忍耐,並以凡人之軀運籌帷幄。

加入叛軍的鎧奧,儘管不再效忠亞達蘭國王,卻仍無法信任真實身分是精靈女王的前任愛人,偏偏解除魔法封印的唯一關鍵正掌握在他手上。愛侶、友伴、臣民、仇敵……眾人的命運軌跡再度迴旋交錯,逐漸擴散的矛盾和無法割捨的情感,將引導艾琳邁向何方?

作者簡介

莎菈.J.瑪斯Sarah J. Maas

莎菈是紐約時報及今日美國報暢銷榜第一名的作者。於紐約土生土長的她,現居加州的沙漠城市。《玻璃王座》是她第一套正式出版的長篇小說系列,但在此之前,她早就擁有許多線上粉絲。十六歲那年,莎菈完成《玻璃王座》的初稿,於自費出版網頁刊出後,短時間內即激發上萬名書迷支持,她從此聲名大噪。如今她不但擁有全球百萬書迷,更與《哈利波特》系列作者J.K.羅琳、《納尼亞傳奇》系列作者C.S.路易斯並列為全球最受歡迎的奇幻小說作家之一。

相關著作:《玻璃王座(03)火心傳人》《玻璃王座(02)祕夜魔冠》《玻璃王座(01)》

譯者簡介

甘鎮隴

畢業於加拿大西門菲莎大學心理系,現居臺中,從事翻譯多年,工作內容涵蓋各種領域。小說譯作包括:《玻璃王座》、《魔獸》、《星際大戰》、《闇黑之心》、《星河方舟》、《完美世界》系列;《末日預言》、《精靈高中》、《黑暗之門》、《天使殺手》等。

個人信箱:solargoer@gmail.com

媒體推薦

「在這部快節奏的奇幻小說中,每一頁都是強力的腎上腺素注射。莎菈.J.瑪斯毫無疑問地創作了一部撼動奇幻文學史的作品,足以與托爾金的《魔戒》、C.S.路易斯的《納尼亞傳奇》相提並論。」──英國《衛報》

「莎菈.J.瑪斯將角色的動機與互動描寫得細緻入微且精準到位。特別是艾琳不斷成長、用嶄新眼光重新解讀過往事件的部分……令人愛不釋手、難得一見、無法放下的作品。」──《科克斯書評》

「真正的奇幻讀者想必根本不在乎本書的厚重篇幅。神祕的氛圍、暗潮湧動的性感張力、豐富的情節轉折、壯實的世界觀架構……無與倫比。」──《書單雜誌》

得獎記錄

2015年好讀網最佳青少年奇幻/科幻小說獎冠軍得主,票數遠勝《紅皇后》、《決戰王妃》、《月族四部曲》、《審判者傳奇》。

亞馬遜奇蹟般的4.8星,好讀網近50,000名讀者給予5顆星最高榮譽!

已售出15國版權。

力拚強敵《分歧者》、《飢餓遊戲》,獲選好讀網最受歡迎女主角第一名。

甫出版即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榜、巴諾書店(美國最大零售書店)暢銷榜、亞馬遜網站暢銷榜、蘋果ibookstore暢銷榜。

與《生命中的美好缺憾》、《控制》同獲科克斯書評2012年度最佳小說、與《分歧者》、《機器灰姑娘》同獲亞馬遜網站2012年度最佳青少年小說,更與《骸骨之城》、《移動迷宮》同獲亞伯拉罕林肯文學獎(Abraham Lincoln Award)提名。

MTV Hollywood Crush節目2012年度最佳青少年小說提名、青年圖書館服務協會2013年度最佳虛構小說、2013英國最大書店水石圖書大獎決選提名。

玻璃王座(4):熾影女王
Queen of Shadows (Throne of Glass #4)
作者:莎菈.J.瑪斯(Sarah J. Maas)
譯者:甘鎮隴
出版社:尖端出版
出版日期:2016-09-14
ISBN:9789571067681
定價:480元
特價:88折  422
其他版本:二手書 44 折, 21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