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卷壹)【典藏版】
cover
目錄

卷壹

第一章 初臨帝京

第二章 小顯崢嶸

第三章 好逑之爭

第四章 麒麟之才

第五章 迷離往事

第六章 禦殿覲君

第七章 稚子之約

第八章 百密一疏

第九章 一髮千鈞

第十章 皎皎我心

第十一章 驚魂截殺

第十二章 俠骨柔腸

第十三章 荒園疑骸

第十四章 牽藤桂蔓

第十五章 智珠暗握

試閱內容

第九章

一髮千鈞

武試那麼多天,又一起在武英殿赴過御宴,霓凰郡主當然不是第一次見司馬雷。可與前幾次不同的是,這個男子稍稍靠前,眼神微一接觸,她便覺得心中突然一蕩。

閉了閉眼睛,屏息定神後,霓凰敏銳察覺到了自己目前的危險處境。本來有些托大,自認為武功實力不怕人用強,卻沒料到對方根本不用強,只是不知在何處做了手腳,竟能引動自己的心神。若是因為自己把持不住引發了什麼後果,將來沒有證據,那是百口莫辯,就連皇上也不會相信誰能強行把自己怎麼樣了。所以當務之急,應是盡快離開此地。

「娘娘,霓凰突然想起有件急事,先告辭了。」匆匆一語後,霓凰郡主轉身就走。

「郡主……」司馬雷的手剛伸出一半,又不由自主地停住,回頭看看太子,被他狠狠瞪了一眼,只得一咬牙,鼓起勇氣追過去,一把握住了霓凰郡主的手臂。

「放肆!」霓凰轉身提氣,想要震開臂上的手掌,眼神交會間,神思又是一陣恍惚,連握在臂腕間的掌心也由滾燙變為溫暖,就好像自己每每獨立沙場,風霜撲面時所渴求的那種溫暖一樣。

「司馬,郡主好像累了,你扶她去休息一會兒……」越貴妃的聲音遙遙傳來,陰陰冷冷的。

太子後退了兩步,看著司馬雷挽住了郡主的腰身,看著一抹痛苦、矛盾而又溫柔的神情掠過那張清麗的臉,心中也略有一絲不忍,將臉轉了過去。

喧鬧呼吒之聲便在此時傳來。

越貴妃猛地站了起來。她立於臺階之上,看得更遠,已能夠清楚瞧見一道人影快速奔進,沿路試圖阻攔的宮人們被打得人仰馬翻,根本減不緩他絲毫來勢,竟被他直衝了起來,一掌劈向司馬雷。

靖王雖很少出手,但武功絕對不是一般未歷戰爭的人所能想像的厲辣,司馬雷一來心虛,二來也不太敢跟皇子動手,三來實力原本較弱,連退幾步,便被逼開了數丈之遠。

「景琰!你實在放肆大膽,我的昭仁宮也是你擅闖的?」越貴妃此時已看清靖王是獨自前來,立即上前怒斥道,「出手傷人,你要造反嗎?」

靖王視線一掃,已注意到郡主雙眸迷濛,足下虛軟,雖不完全明白,卻也猜到了大半,只覺越貴妃母子實在是行跡醜惡,根本不願與她對辯,直接上前點住郡主身上幾大要穴,一把將她扛上肩頭。

太子驚怒交加,連聲喝罵著命令手下侍衛將蕭景琰團團圍了起來,內圈手執鋼刀,外圈竟架出了弓箭。

「景琰,你竟敢闖入母妃宮中搶奪郡主,所幸有本太子在此護駕,快放下郡主,也許看在兄弟情面上,我不去向父皇稟告……」

蕭景琰冷冷瞧了他一眼,還是理也不理,逕自向前邁步。圍著他的侍衛不由跟著移動,紛紛向太子投來詢問的眼神。

可是蕭景宣此時真是左右為難。這個兄弟是征戰殺伐之人,一般場面鎮不住他,可真要亂箭齊發將一個皇子射死在昭仁宮內,那可也不是一件小事,何況他背上還有個霓凰郡主,難不成一齊射了?但若是不困住他,讓他這樣衝了出去,事情一樣會鬧得不可收拾,左思右想沒有萬全之策,不由將目光投向了母親。

越貴妃豔麗的紅唇抿了起來,從齒間迸出了兩個字:「放箭!」

「母妃!」

「放箭!」越貴妃聲調極低,但語音凌厲,「最起碼,讓死人不說話,我們才有多說話的機會!」

太子一凜,立即向前趕了幾步,高聲道:「靖王闖宮刺殺母妃,謀害郡主,立予射殺!」

侍衛們猶豫了一下,但畢竟太子是他們的主子,當即搭箭入弓,一時箭矢如雨。

靖王上前一步,飛足踹翻一個侍衛,將他的單刀挑到自己手中,一舞刀光如雪,擊落了第一波箭攻,趁著空隙,向左拼殺至階前,將郡主放在地上,又擋落追擊而至的第二波箭雨,突然翻身躍起,在空中幾個縱躍,左劈右砍,專朝侍衛密集之處落足,打亂了弓箭手的站位,帶刀侍衛們又不是他的對手,一團混戰中只見他的人影又猛地沖天而起,一掠一衝,正看得發愣的太子突覺頸上一涼,一柄利刃已架在頸上,寒氣磣膚。

「都住手!」靖王的聲音並不大,但全場已隨之凝固。

越貴妃全身顫抖,咬牙怒道:「蕭景琰,你竟敢……」

「三軍之中,斬將奪帥,本是我常做的事,」靖王冷冷一笑,出言傲氣如霜, 「太子殿下站得離我太近了些。」

「景琰!你到底想怎樣?」太子顫聲道。

「將郡主送過來,讓我們兩個出宮。」

越貴妃目光寒冷如冰,哼了一聲道:「如果本宮說不呢?難道你敢殺太子不成?」

「貴妃娘娘想拿太子跟我賭嗎?」蕭景琰的聲音裡,也沒有絲毫的溫度,太子心頭狂跳,不由叫了一聲「母妃!」

越貴妃面如寒霜,胸口卻不停起伏著,顯然是正在激烈思考。正當她秀眉一擰,準備張嘴開言時,外院門口突然傳來高亢急促的傳報聲:「太皇太后駕到——」

越貴妃心頭一涼,絕望的寒慄滾過背心。但只用力閉了閉眼睛後,她還是快速恢復了鎮定,第一句話就對著司馬雷道:「你馬上從後面出宮,記住,今天你根本未曾踏入昭仁宮半步!」

司馬雷呆了一呆,有些茫然無措的左右看看,這才一醒神,一溜煙地向後面跑去。

「景琰,」越貴妃隨即快步走下臺階,語速極快道,「你也聽著,今天太子沒有放箭射你們,你也沒有把刀架在太子脖子上,明白嗎?」

靖王目光一閃,沒有答言。

「刀脅太子,與箭射皇子一樣,都不是陛下愛聽的話。本宮不想你們同歸於盡。至於其他的事,我們就各憑本事,讓陛下來聖裁吧。」越貴妃清冷地一笑,「你是聰明人,知道這是於你也有利的交易,何樂而不為呢?」

靖王面色不動,但手中的刀卻慢慢離開了太子的頸項,被輕擲於地。

太皇太后蒼老的身影,在這個時候出現在內院的月亮門外,而站在她身邊的,除了一臉迷惑的景寧公主外,還有一位鳳冠黃袍,容顏高貴端莊的女人。

那便是正陽宮的主人——當朝皇后。

* * *

「讓哀家來這裡看什麼啊?」太皇太后迷迷糊糊的目光滿院轉了一圈,「這兒怎麼站了這麼多人呢?」

越貴妃忙示意太子將院中成群的侍衛遣散,自己快步上前盈盈拜倒:「臣妾參見太皇太后,皇后娘娘。不知兩位娘娘駕臨,有失遠迎,還請恕……」

言皇后不等她這一番套話說完,立即冷冷問道:「那邊坐著的是霓凰嗎?她怎麼了?」

越貴妃眼尾輕掃,看到靖王已走到霓凰身邊,輕輕將她扶起,郡主臉色發紅,雙目緊閉,怎麼都不能說她沒事,只好道:「今日請郡主前來宴飲,沒想到酒力太猛,霓凰就醉了……」

「霓凰郡主女中英豪,酒量也不弱,怎麼會這麼容易就醉了?」

「臣妾也覺得奇怪呢,」越貴妃臉上仍掛著笑容,「也許是近幾日為了擇婿的事有些神思煩憂吧。」

「那這滿院的侍衛是來做什麼的?難道有人敢在昭仁宮撒野不成?說出來,哀家替你作主。」

「哦,這侍衛嘛……」越貴妃呵呵笑道,「是太子要演練刀陣給我看,說是訓練整齊了,不失為一種舞技。」

言皇后定定看著她的眼睛,突然一聲嗤笑,「貴妃說什麼笑話呢?你讓霓凰郡主這樣的貴客醉倒在臺階上不管,反而和兒子一起在這兒看什麼刀陣……這種話拿來回哀家還可以,難不成你還想就這樣回稟陛下嗎?」

「如何回稟陛下,是臣妾自己的事,怎敢煩勞皇后娘娘為臣妾操心。」越貴妃軟軟地頂了回去。見到母親如此鎮定,原來還面色發白的太子也慢慢走了過來,向太皇太后和皇后見禮。

太皇太后一直很有興趣地聽著皇后與貴妃唇槍舌劍,此時見太子過來行禮,立即慈愛地摸了摸他的頭,「宣兒啊,那邊兩個孩子是誰?隔得遠,看不清……」

「……呃……」太子有些尷尬地道,「那是景琰……和霓凰郡主……」

「這兩孩子怎麼不過來太奶奶這邊呢?」

「太皇太后放心,」言皇后語調柔和,但話意似冰,「霓凰只是醉了,她遲早都要醒過來的,等她醒了之後,臣妾一定會好好勸她,以後不要再喝這麼烈的酒……」

越貴妃胸口一滯,咬牙忍著沒有變色。這的確是整件事裡最不好處理的一部分。靖王刀脅太子本身有罪,截殺之事雙方基本達成協議互不追究,司馬雷也已離開,皇后並沒有抓到什麼現行罪證,無論她再怎麼在皇帝面前進言都只是一面之詞,可以想辦法辯解。唯有郡主這邊的嘴,那是怎麼都堵不上的。現在唯一的指望,就是盼著郡主女兒家羞慚氣傲,不願將險些受辱的事公諸於眾,以免壞了她自己的清白名聲。

景寧公主這時已跑到了霓凰郡主的身邊,擔心地看著她通紅的臉,低聲道:「怎麼辦?醉成這個樣子,先扶到我宮裡休息一下吧。」

靖王也覺得由妹妹來照顧郡主比較方便,當下點頭,命人抬來軟轎,依禮先請得了皇后許可,便與景寧一起護送著霓凰離開。

皇后知道這件事由霓凰郡主來鬧比自己出面來鬧更有效果,也不多說,陪著太皇太后進了昭仁宮正殿閒聊談笑,逼得越貴妃不得不一旁作陪,既沒有時間先到皇帝面前吹風,也找不到機會與太子串供,母子兩個都是強顏歡笑,看得皇后心中大是舒暢。

這邊霓凰郡主被護送入景寧公主的寢殿引簫閣後,靖王立即召來數名太醫。眾人會診之後,都說郡主只是脈急氣浮,血行不暢,並無大症,與性命無礙。靖王這才放下心後,正準備運氣為她解穴,郡主突然咬牙睜開眼睛,向他搖了搖頭,只好又停下手來,吩咐妹妹好生照看,自己避嫌退出了殿外,靜靜坐在院中長凳上,一來等候,二來守護。

大約半個時辰後,景寧公主奔了出來,喘著氣道:「琰哥,姐姐剛才睜眼,叫你進去。」

靖王忙站起身快步入殿,果然見到霓凰已面色平和,這才徹底鬆了一口氣,上前為她解開穴道。

郡主慢慢從床上坐起身,眸寒如霜,沉思了片刻,方抬頭慢慢看了靖王一眼,低聲道:「多謝你了。」

靖王只微微頷首,並不答言,反而是景寧公主關切地問道:「霓凰姐姐,你喝了多少醉成這樣?剛才我搖了你好久,你都沒有理我……」

「已經沒事了。」霓凰伸手輕輕摸了摸景寧的小臉,下床趿鞋,站了起來。

「姐姐要去哪裡?」

「面聖。」

靖王目光不由一跳,低聲問道:「郡主決定了?」

「這確實不是什麼露臉的事,」霓凰冷笑如冰,「也許貴妃還指望我為了掩此屈辱,忍氣吞聲呢。可惜她還是錯看了我霓凰,且莫說她今日未曾得手,就算被她得了手,想讓我因此屈服於她也是白日做夢,絕無可能。」

「陛下應該在養居殿,既然郡主已決定了,那景琰就護送你前去吧。」靖王不加半句評論,語調平然地道。

「不必麻煩了,我現在已經……」

「這畢竟不是雲南,還是小心些好。」

霓凰知他好意,便不再客套推拖,點頭應允。景寧公主看看這個,再看看那個,終於忍不住問道:「你們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晚些時候再跟你解釋吧,」霓凰朝她微微一笑,「我現在心情不好,在面見陛下前,不願意多說話。景寧,請你見諒。」

「姐姐怎麼這麼客氣……」蕭景寧有些不好意思,「那,我也跟你們一起去?」

「不行,」靖王立即否決,「這種場合你別摻合,在這裡等著,也不要到處胡亂打聽,明白嗎?」蕭景寧並不是無邪到什麼都不懂的小女孩子,看兩人神色凝重,想起這一天來的林林總總,也知事情並不簡單,當下不再多問,乖乖點頭。

出了引簫閣,兩人一路默默前行,都沒有要說話的意思,對於兩旁行禮的宮人,也都像沒看見似的。一直到了養居殿前,才停住腳步讓殿外黃門官通報。

聽到他二人一起求見,梁帝有些吃驚,忙命傳起來,一眼瞧見郡主的臉色,心中更是起疑,等他們行罷國禮,立即問道:「霓凰,怎麼了?誰惹你不高興了?」

霓凰郡主挽裙下拜,仰著頭道:「請陛下為霓凰作主。」

「哎呀,起來,快起來,有事慢慢說……」

霓凰郡主跪著沒動,直視著梁帝的眼睛道:「越貴妃娘娘今日以敘談家鄉風情為名,傳召霓凰入昭仁宮,卻暗中在酒水中做了手腳,迷惑霓凰心神,太子乘機攜外臣司馬雷入內院,欲行不軌,從而想要逼迫霓凰下嫁。此事還想陛下詳查,還霓凰一個公道。」

她言辭簡潔直白,並無一絲矯飾之言,反而聽著字字驚心,梁帝早已氣得渾身亂顫,一迭聲地叫道:「喚貴妃與太子!速來養居殿!」

商品簡介

胡歌主演 琅琊榜原著小說

橫掃年度大獎 點閲率超過100億

譚光磊、葉丙成、祁立峰、

文史旅遊作家‧發光小魚、百傑部落客‧taiwanmickey

誠心推薦

內容簡介:

「從地獄之門獲得重生後,他憑藉了十餘年的籌謀,導演了一齣完美的復仇……」

一卷風雲琅琊榜,囊盡天下奇英才

神祕莫測又預言必準的天下智庫瑯琊閣斷言梅長蘇為

「麒麟之才,得之可得天下。」

隨著梅長蘇來到京城,急欲爭奪皇位的皇子紛紛前來招攬。

他竟出人意料地投向默默無聞、最不受皇帝寵愛的靖王。

這是為證明自己的才氣,抑或另有圖謀?

而在暗處的勢力也隨著這陣風波開始蠢動,

大江南北、宮廷內外,無數的謎團交織成一片刀光血影,

爾虞我詐中揭開層層深鎖的宮廷恩仇⋯⋯

本書特色:

‖大成本改編連續劇‖

橫掃兩岸三地年度重要大獎,勇奪中國奧斯卡《國劇盛典》十大獎項,被譽為「20 年華語電視劇最重要作品」。

‖劇情緊湊,高潮迭起環環相扣‖

被譽為中國版「基督山恩仇記」,行文間謀略層出,人物刻畫細膩,構思巧妙,劇情波瀾引人入勝。

‖奪嫡之爭+昭雪復仇+兄弟情誼+武林江湖‖

「麒麟才子」梅長蘇才冠絕倫、智搏奸佞,昭雪多年冤案、扶持明君。宮廷內外亦與江湖高手無數精彩交鋒;琅琊榜下各路好手武式過招、看頭十足。鐵血男兒的兄弟情誼隱藏於高明謀識之下!

‖陰謀詭算、宮鬥權謀中仍見碧血丹心與正義理想‖

宮廷間雖鬥爭較勁,亦能感受到人物間的赤膽忠魂,熱血沸騰;權謀機關雖冷酷無情,殘忍中亦有梅長蘇為達目標的心痛與隱忍,文中理想的赤子之心,令人同情共鳴。

‖萬夫莫敵的豪氣壯闊,氣勢滂薄的山河格局‖

作者海宴同時也是電視劇的編劇,描繪壯闊場景不遺餘力、擅於處理眾多人物卻不雜亂,增添故事的戲劇張力和置身其中的想像空間。

作者簡介

海宴,普通女子,胸無大志,只願昨日可憶,未來可期,有山水可遊,有奇事可聞,有朋友可交,有家人可依,文字之樂不改,童稚之心不滅,已是完滿一生。

名人推薦

近年來讀書,大多是為工作,功利加上自身的浮躁,閱讀已沒有快樂。要謝謝海宴,在我不眠不休讀完《琅琊榜》後,才發現自己被久違的愉悅感包裹,在層層推進、驚心動魄的情節裡一直湧動著、激盪著。……就像《琅琊榜》中縱然風雨如晦也始終跳盪著一股勃勃生機的王朝──海宴將浩氣給了蕭景琰,將仁恕給了蕭景睿,將曠達給了言豫津,將榮光給了霓凰,將疏狂給了藺晨,將純粹給了飛流……最後將一顆不滅的赤子之心給了林殊,人性的漆黑夜色裡,這一盞心燈如月。作為《琅琊榜》電視劇的製片人,我非常驕傲地向大家推薦這部小說,希望每一個人都能跟從海宴的一支妙筆,享受這一段夢幻之旅。

──侯鴻亮(電視劇《琅琊榜》製片人)

林殊、梅長蘇、蘇哲,明明是同一個人但每次名字的變換就是一段不一樣的人生。對於少帥看得太少,只覺得是個意氣風發的一代英才;而蘇哲,有太多的顧慮、太多的算計、太多的忍耐,雖是愛殺了他的手腕他的智謀,卻總是心酸;最愛的還是梅長蘇,那個以照殿紅待客,為了傷情的少年彈琴,帶著富家公子到小巷深處用餐,閑來無聊盜上一回國書的十四州的宗主,那個會帶著溫和的笑意,慫恿豫津和景睿賽馬的江左梅郎。

──hideko1213

《琅琊榜》中靖王個性冷硬並且不受人矚目,梅長蘇病殘之軀而機謀百出。本書中不時鋪陳、而又未盡詳述的那個英才濟濟、虎嘯龍騰而又充滿著深深袍澤之情的祁王府時代。歷史中,哪怕是架空的歷史中,是不可能有這樣一個銳利、團結又溫情的年代的,於是作者巧妙的讓它成為文中一段未及塵埃落定的過往,並讓本書的兩位主人公如那段輝煌歷史的餘燼般閃著溫暖又令人扼腕歎息的光。

──玄學士

本文主講智計謀略,故事重點與其說是復仇,不如說是雪冤。權謀佈局絕對是書中亮點,通順易讀更是作者寫作功力!看鬥智鬥力的故事,有時很怕開頭撲朔迷離,攪得你一頭霧水傻傻地等作者一一揭開伏筆,最後卻是不清不楚……或者作者將角色描述得智勇雙全、才高八斗,天上有地下無但通常卻只用「略施計謀,便達到目的」帶過,從不寫角色到底是施了何計?如何佈局?總之角色的厲害之處,讀者勉強只能算聽說,從來不知道如何實施……

但是本書中的權謀機變、主角如何設局、如何應對朝局變化、如何操弄人心

如何掌握帝王之心,都呈現在讀者面前!會真的驚嘆梅長蘇才智之高,深不可測。

──bearsi(http://goo.gl/iakXF2)

我想推薦這篇的原因,除了是因為他在皇子間的爭鬥描寫得很好之外,更是因為我很喜歡主角、靖王還有作者筆下的臣子。不知道為什麼,看原創有皇子、大臣之爭時,常常會把臣子的格局寫小。好像所有人當臣就是為了利益,只有極為少數的人有在想人民。不然就是把人家寫得一副自以為清高的樣子。明明上位的皇上也不一定是昏君,但好像手下裡就只有男主角跟他的朋友是忠良。這本比較不一樣,皇朝裡有過忠良,但皇上自己殺了。皇上創造了一個錯誤的環境,才會產生了趨利的臣子,即使都是寫眾臣趨利,我覺得有沒有把這個原因寫出來是很重要的,而這本創造的朝堂氛圍是我比較認同的。

──tyycc(http://goo.gl/L9fl4y)

作為琅琊榜的男主角,梅長蘇是一個「多智近妖」的人物,在我看來他大概是個多情的無情人。對靖王有情,助其登大寶;對郡主有情,讓其遠皇城是非之地,保穆青之安;對部下有情,初時即告知衛崢離去,後又在權謀之外不惜一切代價的營救;對大梁,他也不能坐視周邊大楚等國虎視眈眈,要蒙摯一定在圍獵時殺殺他們的威風。對自己他倒是最無情的,浴火重生之後不再是當年將軍之軀,從不能讓自己好好休養,到最後,我覺得他對靖王也是無情的,空聽著那些未來的暢想,卻一點也不洩露自己真實的情況。

──嘉樣年華

所有看過這部書的朋友對它的評價都很高,所以我也看了。這部書無關愛情,只是講述了一個男子簡單的赤誠之心。放下這部書之後,我就覺得我以後可能再也不會遇到這樣一部既讓人哭,又讓人覺得結局幸福的書。那個男子,終究是離我們遠去,也終究完成了他的夢想。我想讓他活下去,又想他能幸福,有很想陪他一起離開的想法。也許有一天,我會忘記書裡所有的故事情節,但我永遠不會忘記那個男子的赤誠之心,永遠不會忘記他在離開時明媚燦爛的笑臉。

──燕他人

琅琊榜(卷壹)【典藏版】
作者:海宴
出版社:月之海
出版日期:2016-08-11
ISBN:9789869262538
定價:280元
特價:88折  175
其他版本:二手書 55 折, 109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