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森林
cover
目錄

自序

第一部 尋找鳳蝶之家

港口馬兜鈴

舞鶴叢林

草原

風,吹砂

閃亮的日子

落葉

解讀森林故事

我愛搭肉刺

妳是我今夜的天使

熱帶天堂歲月

恆春的雨

第二部 叢林去來

蝴蝶志工

方舟風雨後

蝶蛹

蝶之生

挑戰完美巢樹

風大的日子

新月照車河

海角停車場

梯子

野林之夢

有蛇

重回熱帶叢林

颱風與蝴蝶

第三部 山丘上的落部

尋找一條生態旅遊新路線

仲夏夜之夢

毛柿林首航

黃金蟾蜍

蝴蝶森林

雞肉絲菇

另一種風景

重現綠舟

刺竹筍的季節

部落喜事

叢林風響

老師腳受傷

第四部 無盡藏

林投頌

紅紋鳳蝶

峰頂之鷹

蝴蝶大發生

鷹鳴落處

大紅紋鳳蝶的春天

六月蟬唱

風之塵

氣味

記夜鷹

大白斑蝶

台灣梅花鹿紅色警戒

試閱內容

舞鶴叢林

尋找鷹巢的研究夥伴在前面走,我在後面跟隨,在我和他之間,舞動著一面黑色的薄紗─那是無人森林裡渴血的群蚊追隨著他的體溫。

夏日的熱帶叢林中濕熱無風,正適合飛蚊出沒,雖然大部分的飛蚊忙於包圍他裸露的雙臂與後頸,不意間我手背上也腫起幾個癢包。急切地從背包中尋出驅蚊的香茅膏,問他需不需要擦?他說不用,因為早已對蚊咬不敏感。這位研究夥伴熱衷生態攝影,他還說以前在林中蹲伏拍鳥時,身上曾被蚊子咬腫近百個包……我聽了簡直癢到心裡頭去。

邊走邊擦著香茅膏,他回頭看了我一眼說:「妳還沒忙完哪?認真點走路,小心跌倒或扭到腳。」

眼睛尋找著馬兜鈴藤,我既使不理會蚊子,東張西望間也很難「認真」走路。這片各類藤蔓交織的叢林宛如他家中廚房,我卻是初次探訪,為了跟上他的腳步,為了東張西望,為了驅趕蚊蟲,我簡直忙得不可開交...下坡處有一株枯立木擋路,繞過它時藉它使力,不料它一抓即斷,我來不及變換重心便一腳踩空,雖未跌跤,腳踝卻疼得難以前行。

「我好像不能走了。」我叫住前面的人。

他看了看,說是扭傷了。

哦!真是糟糕。在荒莽山野中,受傷是件極惱人的事,不但不能換來同情,還會造成同行者的不便。更尷尬的是,他曾幾次叮囑我不要藉枯木使力。我真恨不得時光能倒退十分鐘,不要去抓扶那段枯木,可惜此時懊惱已無濟於事。

「你繼續做調查吧!我在這裡等你回來。」我雖暫時不能前行,照顧自己並不成問題;不過這林子是沒有「路」的,他雖然常來,每回都走不同的「路」,所以我還是不放心的交待:「你要記得我所在的位置。」

「我會叫妳。」在密林之中,聲音遠比視線清楚。

於是我就一個人留下了。一個人在密林中,試了幾次傷腳都沒起色,只好坐下來數蚊子。蚊子一般對人是有選擇的,同伴在時,大部分蚊子都貼著他,這會兒我一個人了,群蚊大軍便紛紛向我湧來,令人聯想受傷的野生動物被天敵攻擊的困境……

熱帶叢林中有許許多多動人的生態情節,但蚊子除外。蚊子可能是自然界中我最討厭的生物,臥室中一隻蚊子就足以教人難安眠,但在野外面對難以計數的蚊群卻還是得工作,每當調查工作進行至黃昏,我常聲稱體力不繼必須收工,主要原因其實是癢得難以再忍受。然而身為一隻蚊子,與人的體溫和血味糾纏是天命,我又如何能期望牠們捨我而去?我不停塗抺香茅膏,牠們依舊黏著我。腦海開始轉著登革熱、日本腦炎、血絲蟲症、還有什麼與蚊子有關的病?所幸想得出的疾病近年來在墾丁地區皆未聽聞。

揮趕著如紗的飛蚊,忽記起沈復的「夏蚊成雷,私擬作群鶴舞空,心之所向,則或千或百,果然鶴也」。我試著想像,只覺這鶴怎麼又黑又小又黏人。

相信有一天,我也會對蚊咬不敏感,而此時此刻,就只能當作是一種精神與肉體的修鍊了。

蝴蝶志工

他携帶卷尺、繩索、衛星定位儀和釣竿,徒手攀上高約三公尺的珊瑚礁岩,再緩慢爬上生長在礁岩上的白榕大樹,在接近樹冠層時,以雙手扶握最頂層的側枝,立於與頂層側枝平行的第二層側枝上。在側枝上,他前腳探路似的向前試踩,確定牢靠後後腳再謹慎跟上,一步接一步,慢慢移近攀在大樹上的馬兜鈴藤葉叢。到達目的點後,他向地面放下卷尺,待我將底端固定於地面,他喊:「九點八公尺。」然後再以釣竿向上量測藤葉與樹頂的距離。接著又把衛星定位儀綁在釣竿上,伸出鬱閉叢林定出所在經緯度。給了我座標後,他收妥器材大聲說:「開始數葉片。」

這是一株新發現的港口馬兜鈴藤,我在礁岩邊找到藤的主莖基部,記錄了直徑大小及基礎環境條件後,起身仰望樹上人影良久,心中不禁自問:如果沒有他的協助,我要如何完成這樣的調查?

「葉子分成三叢,一共約三百八十片。有不少蟲。」他是我唯一的研究志工——阿祈,當我開始在野外尋找馬兜鈴時並不認識他,他如此熱血熱性的擔任〇研究志工,只為癡心所愛的黃裳鳳蝶。

二〇〇四年的春天,他到我的工作單位拜訪「研究黃裳鳳蝶的人」。同事指引他找到我,他見到我的第一句話是:「你怎麼會是個女的?」

從此,這個「自己送上門來」的核電廠工程師,便成了我研究工作上最大的助力,除了助我尋找馬兜鈴,樣區設立後凡我無法靠自己完成的調查工作,多半也由他協助完成。這番緣遇,於我當真有如天降神兵。

阿祈不是一般愛蝶人,他在住宅旁種有半畝港口馬兜鈴田供黃裳鳳蝶自由產卵,並在庭院裡栽培了各種馬兜鈴屬植物,對馬兜鈴的熟悉度遠超越一般人,當然也超越我。首度置身他墾植的馬兜鈴田時,我只能用「嘆為觀止」來形容眼前所見!當時馬兜鈴田四周飛舞著許多黃裳鳳蝶,還有幾對正在交尾,那個春天,田中所產的黃裳鳳蝶蛹編號已超過一千三百個,其中大部分已順利羽化,但田裡的馬兜鈴葉片也已被幼蟲啃食光盡!顯然母蝶交尾後已無法在這裡產卵。我於是問:「你想你這裡的蝴蝶都飛到那兒去產卵了?」

他笑著搖頭。

阿祈將「讓黃裳鳳蝶的數量多起來」視為畢生職志,為了癡愛的蝴蝶,他誠心誠意、費神費力。當時馬兜鈴田的片羽吉光,的確令人因稀有蝶種的翩翩繁華而心生感動,然而在驚嘆之後,我想的卻是─這麼多的蝴蝶飛向大自然中,會對野外族群數量已相當低的馬兜鈴造成怎樣的衝擊呢?

「給妳蟲的數量,很精彩哦!」攀在白榕大樹上的阿祈愉快的說。

「好,你說。」

「黃裳五齡蟲一隻、四齡蟲三隻、三齡蟲二隻、卵三顆,卵都產在成熟葉下,在冠層範圍;那隻五齡蟲差不多要化蛹了,下次來就要找蛹了。我再看一下有沒有漏掉的。」

「蟲這麼多,葉子恐怕又要被吃光了。」我說。

「卵再加一顆,產在白榕葉上,在中層。」

在親身參與野外調查後,阿祈明白了野外馬兜鈴的困境。於是他荒蕪了曾努力耕耘的馬兜鈴田,將對蝴蝶的誠心誠意與費神費力,都用來協助我找尋影響野外黃裳鳳蝶族脈繁衍的關鍵因素。

「哇!上面好涼,都沒有蚊子。」看我揮動手臂努力趕蚊子,他坐在樹上快意的說。

「趕快下來,還有好幾個樣點得去,你先幫我把我爬不上去的那幾棵看一看,明天我再繼續調查其他我可以自己做的點。」有些研究樣區不適合擺放梯子,我們做調查時靠爬樹,矮的樹我還可以應付,高大的樹就只能靠他了。

「我已經砍好長竹子,正在曬乾,準備做一個單面長梯放在很高的林投樹那裡,不明顯也不會有人要偷,妳以後在那裡就可以爬竹梯做調查。」他一邊爬下樹一邊說:「我等一下再去鋸一些短的竹子,綁在十五號樣區的樹幹上,那棵樹可以綁,這樣妳就好爬多了。」

他回到地面提起裝滿研究器材的籃子就往前走,我呆立在原地看著他的背影,一時之間因感動而說不出感謝的話。為了防蚊、防刮傷和防蛇咬,大熱天裡他穿套著迷彩長袖大襯衫,以及一雙長筒雨鞋,踏著輕快的步子在「對人不甚歡迎」的叢林裡一馬當先…… 他為心愛的蝴蝶可以如此,換作我呢?在這世上什麼事物可以令我如此一往情深?

「不是說要趕快嗎?妳還在那裡做什麼?」他的背影已轉出我的視線。

我用雙眼,攝下了阿祈協助我進行野外調查時的一頁頁畫面。每當我因為這項研究太困難、太累人而萌生放棄的心念時,那些曾經以雙眼攝下的畫面便一頁頁向我飛來,斬斷我想放棄的意念。他這樣的心意,如何能辜負呢?

蝶之生

清晨四時許,天空已有微光。我一身俱全的野外裝備還拖著腳架,走過守衞室時,守衛大哥疑惑的問:這麼早妳是要做啥?

「去等一隻蝴蝶羽化。」他聽了搖搖頭笑一笑。

大雨一陣陣,不知那個昨日已預示今朝將羽化的蛹,會不會賴床?雖然與蝴蝶近距離相處已數載,但對每個蛹的羽化時辰,還是難以完全掌握。都說蝴蝶一般在破曉羽化,有一回,我在天剛亮即到達野地現場,卻見初生的彩蝶已出蛹掛在枝條上;有時候以為牠清晨應該出來,偏偏牠撐到下午才破蛹。為目睹蝴蝶破蛹而出的片羽吉光,這回我在夜色未褪盡便來到野林之中。

灌叢林內八分黑,燈光裡蛹殼已呈透明狀,幾乎可以透視殼內黑的蝶翅與鮮黃的蝶腹,而蛹殼外,正滴掛著閃亮的雨珠。水氣如此濃重,牠會在破曉羽化嗎?

等待,是自然觀察最慣常的事,我自認已練就一番功力。放眼四望,萬物有形無色,靜聽夜歌最後一章,雨聲偶爾來串場,在叢林中撐傘或穿雨衣都嫌礙事,我大多選擇淋雨,所幸這會兒雨不大也不連續。

雨停了,天也亮了,陽光被擋在雲朵後方,四面無風,即便是清晨,空氣中仍滿佈熱帶海岸的夏日氛圍。從蛹的色澤變化,我知道牠今早一定會有一場非生即死的巨變,但這是一場沒有約定時間的等待,情節的發展也沒有劇本可供依循。曾經,在這樣的關鍵時刻,破蛹而出的是寄生蜂,那死亡的蛹,已成蝶形;也曾經,彩蝶羽化的過程出了意外,蝶體沾粘蛹殼,飛向藍天成了不可及的夢;更多的時候,牠們在蛹的階段即因各種因素而死亡。

曾有朋友問過我最喜愛那些動物?又為什麼喜歡?我回答的其中之一便是蝴蝶,原因是因為幼蟲化蛹後重生成蝶的神奇蛻變,這也正是我對自我人生的期許。那時候,我還沒有研究蝴蝶,也不曾看著一隻蝴蝶在野地長大,而眼前這個即將重生的蛹,卻是在我時時勤探看的情況下長大的。從牠還是顆蝶卵,我便記錄著牠,當然也記錄著牠眾多的兄弟姐妹,以及利用共同食草的其他種蝴蝶幼蟲。我看著這些蟲兒們飽受天候考驗,也看著牠們彼此競爭食物,在這過程中,大部分的幼蟲先後死亡,能順利化蛹的屈指可數。眼前這隻強健的蟲能在風風雨雨及食物有限的情況下,成長至生活史的最後階段,著實不容易。而最令我期待的,莫過於牠接下來即將展現的生命變化。

六點九分,蛹的頂部出現了一隙裂縫!接著裂縫慢慢被頂開,蝴蝶的前足向外探索;然後再將蛹蓋撐開些,腳用點力,頭部出殼;停頓會兒,腳再用點力,胸部出殼;最後六足齊動,翅翼與腹部被快速拉出這花花世界。一個腹部肥大、翅膀皺巴巴的小團蝶體呈現眼前,我稟氣凝神盯著這看起來有點陌生的生物,牠節奏均一的微動著皺翅,動著動著,血淋巴液注入翅脈,頃刻間皺翅撐平,一隻我所熟悉的黃裳鳳蝶在微雨中新生。整個過程只有一分多鐘。凌空量測牠前翅垂平的寬度,約有16公分,這是台灣本島最大型的鳳蝶。

我一邊進行調查工作,一邊等待新生的彩蝶起飛,看看在已無葉片的食草上啃著莖的幼蟲,再探探準備飛翔的成蝶,想起有位女友對我研究蝴蝶這件事相當神往,卻對我必須近距離數幼蟲的過程驚叫以對,我只能回應以:面對現實吧,美麗的蝴蝶都是毛毛蟲蛻變的。十時左右,那隻蝴蝶晾乾了翅翼,排淨了腹部體液,在我附近試舞一陣之後飛出林外,展開我無緣再時時探看的空中旅程。對牠,我自然是充滿祝福的,但在不遠的海上,強烈颱風已經向著這座島嶼而來,在經歷過生命中的重重考驗之後,牠揮動美麗的雙翼,又將迎接一場風雨……

蝴蝶森林

冷鋒一波波,這個冬日,島嶼各地都顯得寒冷,即使名為「恆春」的半島也無法例外。然而在這樣的天候裡,半島墾丁地區的珊瑚礁森林裡,仍有令人神迷的彩蝶繽紛。

十二月裡一個天陰的日子,落山風鬼哭神號般日以繼夜吹颳,頗具颱風之勢。近午時分,山上社頂部落的居民來電告知:我平日進行蝴蝶生態研究的森林中,有大量的青斑蝶聚集,並以「像蒼蠅一樣」形容。

午後我來到居民所指的珊瑚礁森林一角,果然見無數青斑蝶垂掛林間枝條上,入林後每踏一步,都要驚起彩蝶一片,幾步之遙,我已被蝶群層層圍繞!那被驚起的眾多彩蝶,飛移一小段距離後,又集聚停棲,合翅排列成串,靜止如林間樹葉。細看一叢又一叢的似葉彩蝶,都是淡小紋青斑蝶。

趁著陽光尚未離開樹林,我嚐試攝下彩蝶的姿影。靠得近時,難免驚動蝶影,但就是有部分蝶兒對我的接近無動於衷,原來是一對對正交尾婚配... 身後有人踩響枯枝落葉聲,我知道是協助我做蝴蝶調查的部落居民吉成仔入林來尋我,回頭看他,他行經之處片片彩蝶飛起,使他彷彿成了「驅蝶人」,但當他停步在我身前,林間又回復平靜。

「來避風的。」他說。

我們一同向森林更深處行去,宛如穿越一座蝴蝶森林,所經之處,翩翩蝶影如花瓣隨風... 為了監測這個區域的保育類蝴蝶動態,這片林子我們已經守望多年,過往皆不見如此數大的青班蝶齊聚。是低溫的緣故,來避強風的吧。

半月之後,淡小紋青斑蝶影踪轉趨零落,即使風大的日子,也不復見數大集聚,但林間的淡小紋青斑蝶食草-華他卡藤上,開始出現蝴蝶幼蟲。而部落生態旅遊路線所經的繁花林徑,也揭開了「彩蝶漫天」的舞劇序幕,這是今年秋日颱風之後,蝶族首度的繁華。

正月裡一個吹著強風的陽光早晨,我再度邀約吉成仔來到蝴蝶森林,林間淡小紋青斑蝶數量無多,但恆春海州常山與馬纓丹花朵競放的避風角落,卻齊聚了黃裳鳳蝶、黑點大白斑蝶、大紅紋鳳蝶、琉璃紋鳳蝶、琉球青斑蝶、樺斑蝶、紅紋鳳蝶、眼紋蛺蝶、台灣粉蝶等鮮艷多姿的蝶族。其中黑點大白斑蝶數量最多,四處可見雄蝶纏著雌蝶獻跳求婚之舞;數量也頗為可觀的琉球青斑蝶,不訪花卻熱中於青草間尋尋覓覓,看得出是母蝶忙產卵了;大紅紋鳳蝶正逢羽化節氣,顏色最為艷麗,那紅斑鑲綴的薄翼,每一次振動都揮落春天的信息;而最令人驚艷,則屬閃亮著金黃後翼、飛行快速的保育類黃裳鳳蝶。

「蝴蝶好多!可惜我們最近都沒有生態旅遊的客人。」吉成仔說。

「真的很可惜,這麼夢幻的畫面,遊客如果看見應該會終生難忘。」我一邊望著穿梭我和他之間的蝶群,一邊說。

彩蝶紛飛,我的鏡頭不知如何選擇。

「啊!怎麼這麼多?」一名國家公園的蝴蝶調查志工循林徑而來,轉彎遇見了我們和群蝶,被彩蝶亂舞的場景震懾住了。他表示一路行來只見寥寥數隻蝴蝶,怎就都集中在此處?

「這裡避風又有花蜜呀。」吉成仔說。

「這麼多蝴蝶飛來飛去!我怎麼記錄?」他興奮的苦惱著。

一隻披著亮黃采光的大型蝴蝶快速飛過頭頂,三人同聲喊:「黃裳鳳蝶!」

各式彩蝶穿梭無序,興奮又苦惱的蝴蝶志工努力填著記錄表:「這會不會太過分?我以前難得看到一隻黃裳鳳蝶,今天一下看三隻。」志工說。

「不會呀!黃裳鳳蝶在這裡很常看見,我們有做『棲地營造』。」吉成仔回答。

黃裳鳳蝶是半島上唯一的保育類蝴蝶,研究牠並保育牠是我的工作。

蝴蝶的一生需經歷卵、幼蟲、蛹及成蝶階段,幼蟲孵化後至羽化成翩翩彩蝶之前,只能生存於母親產卵時選擇的地點,而母蝶產卵時,必需尋得幼蟲食草方能將卵產下(就如蠶寶寶之於桑葉,大部份蝴蝶幼蟲皆有特定的食草)。相對而言,蝴蝶前半生的存活較後半生受限,尤其黃裳鳳蝶的幼蟲食草-馬兜鈴屬植物,在野外並不普遍,在墾丁地區的主要食草-港口馬兜鈴,更被農委會列為野外瀕危的植物,是以幼蟲自然棲地的維繫,遂成為保育重點。經過多年調查研究,我們大概掌握了這蝴蝶產卵時選擇食草的環境偏好,及幼蟲適存的環境條件。而實際於野外進行幼蟲棲地營造時(種植食草),思及隣近部落的生態旅遊發展,也將部份食草植於旅遊路線附近森林中,當幼蟲羽化成蝶,飛至旅遊步道花叢間採蜜與嬉戲,即成居民口中「黃裳鳳蝶在這裡很常看見」的場景。

與志工告別時,他說:「你們要進森林裡嗎?我的調查結束了,可以跟你們一起走嗎?」

跨入蝴蝶森林,不久即抵達我們依據科學研究結果,栽植了港口馬兜鈴的黃裳鳳蝶幼蟲棲地,此時食草上已有一顆蝶蛹結成,濃綠的葉片上二隻肥碩的幼蟲正恣情啃食。「這二隻蟲差不多也要化蛹了。」吉成仔說。

「這蛹好大!真像一片葉子。」志工對著那為避敵而擬態如黃葉的蝶蛹說。

「這顆蛹身長將近5公分,葉子多,吃得很好。」吉成仔四年來協助我執行鳳蝶棲地監測工作,每月在50處樣區進行二次調查,對樣區中的每一隻蟲都瞭若指掌。

一隻黃裳鳳蝶母蝶飛來,我們退開一段距離,牠隨即在食草上產下二顆蝶卵。

趨前探看新卵,志工若有所悟:「所以幼蟲會在這裡成長,變成蝴蝶後再飛出樹林。」

其實花徑上看見的黃裳鳳蝶,並不限於自附近棲地羽化而出,由於這裡食草味道濃郁,他處的黃裳鳳蝶也會被吸引飛來,母蝶為尋找食草產卵,公蝶為尋找母蝶配對。馬兜鈴屬植物也是大紅紋鳳蝶與紅紋鳳蝶的幼蟲食草,對此二種美麗彩蝶同樣具有吸引作用。

「有點像是『科學魔法』!」志工說。

然而若非得社區之助,再高明的科學知識與技術恐怕也難使營造棲地存續。

此處森林同時受到自然與人為因素影響,今年九月颱風過後,這一帶森林樹木多風折傾倒,枯枝落葉滿地,部落的夥伴們花了近十天功夫,才將大範圍的蝴蝶棲地整理復舊。平日故遭逢人為異常活動(如違法採集及工程施作),具在地優勢的居民也能即時制止或通報,若無這股部落力量守護,脆弱的蝴蝶棲地其實不易維持。

林間穿行,黑點大白斑蝶殷殷相隨,大紅紋鳳蝶也不時款款喚人眼眸,而這蝴蝶森林中的淡小紋青斑蝶即使數量已大不若前,仍吸引著初遇彩蝶集結停棲的志工。

「這是什麼?」志工指地上走藤成叢的綠葉問。

「爬森藤,大白斑蝶的幼蟲食草,你看上面有幼蟲,身上有斑馬線。旁邊還有歐蔓,上面有琉球青斑蝶的幼蟲,紫色的。」吉成仔說。

因為食草豐足,我在這片林子活動永遠不缺蝴蝶作伴。

「趕快過來看,這裡有二顆黃裳鳳蝶的蛹、很多大紅紋鳳蝶的蛹,還有很多幼蟲。」吉成仔走入異葉馬兜鈴調查樣區,向忙碌拍照的志工喊。待志工匆匆轉身趕至樣區,居民又在一片彷彿綠色水塘的葉片上指出藏身其間的鳳蝶幼蟲,點名似的告知身分。

「小徑上有那麼多蝴蝶,密秘原來在這看起來不怎麼樣的森林裡!」志工說。

「是的。」我肯定的回答。

因為避風,因為幼蟲食草與蜜源植物豐足,更因為在地居民的巡守保護,鄰近社頂部落的這片尋常森林,即使每年都受颱風或多或少影響,彩蝶卻年復一年,生生不息。而居民守護的生生不息的彩蝶,也為部落生態旅遊路線帶來無與倫比的精彩,即使在冷鋒一波波的隆冬時節,也絕無冷場。

商品簡介

墾丁解說員的自然觀察日誌,台灣最道地的生態保育經典

我們逐日眷戀山林野地,視她為永恆的戀人,每一個與她交心相親的日子都閃耀著光亮,照映紅塵歲月中的紛亂擾攘。

——杜虹

台灣素有「蝴蝶王國」的美譽:珍貴稀有的黃裳鳳蝶,在乾旱的春天正逢羽化節氣,閃亮著金黃後翼快速飛行,而大紅紋鳳蝶紅斑鑲綴的薄翼,每次揮動都灑落春天的信息;多雨的夏天,人們為了讓保育類的黃裳鳳蝶幼蟲有較豐足的食物,處決了身軀鮮紅的紅紋鳳蝶幼蟲;秋天結成的蝶蛹,一季的等待過去仍沉溺於休眠歲月,以為終將死去時卻毅然破殼而出;即使冬日冷鋒一波波,恆春半島的珊瑚礁林裡,仍有令人神迷的彩蝶繽紛,大量青斑蝶聚集,蝶影宛如花瓣隨風翻飛,無以倫比的精采絕無冷場。

於國境之南的懇丁國家公園,擔任生態解說員的杜虹,依循四季波光流轉,尋找保育類蝴蝶的足跡。她走入春雨濕滑的綠林,尋覓蝴蝶食草馬兜鈴;夏日穿梭熱帶叢林,為防蚊穿上兩件長袖上衣且頭套紗罩,為防蛇又穿上高筒雨靴;秋天行在寧靜如畫的草原,讓乾爽天風吹去一身濕黏;寒冬驚天動地的落山風,吹得浪頂水珠和衣衫飛散如亂髮,仍堅持在林間體悟各種生物的存活之道。

透過她流暢優美的筆觸、觀察入微的視角,我們彷彿親眼目睹神奇的造化:把龜殼花從樹枝抖落的千鈞一髮、大白斑蝶翩躚翻飛的結婚舞蹈、颱風與黃裳鳳蝶的繁盛衰敗、宛如體操表演般吐絲織帶的化蛹過程、破蝶蛹而出竟是蝴蝶以外異形的驚悚……

杜虹說:「那林間的種種顏色、種種聲音、種種畫面、種種故事,會長留在心上,成為生命向前的能量。」她以充滿哲理的文字謳歌自然,鮮活呈現了森林和蝴蝶的微物之美。我們可能聽過或看過蝴蝶,卻對其生命故事的繁盛興衰一無所知,原來一片樹林,一條蝴蝶小徑,可以是領略墾丁千變萬化之姿的捷徑,而杜虹生動簡潔的書寫,堪稱是了解這座森林中維持蝶族血脈香火的祕笈,更是南方自然書寫的經典。

本書特色:

★一個熱帶叢林,一對翩飛蝴蝶,一座海角停車場,都可以引領我們從大自然的變化中,體會生命的哲思。

作者簡介

杜虹

本名謝桂禎,屏東科技大學熱帶農業暨國際合作系博士。是研究植物與蝴蝶生態的科學人,也是生活於大自然中的自然文學寫作者,文字一貫展現溫柔縝密與輕盈婉約的風格。而長年生活於恆春半島的創作背景,使其作品在台灣自然寫作的光譜裡,展現少有的南方視野。著有散文集《比南方更南》、《有風走過》、《秋天的墾丁》、《相遇在風的海角》。作品曾獲第六屆中央日報文學獎、第七屆及第八屆梁實秋文學獎,並以《比南方更南》一書獲第五屆新聞局小太陽獎最佳文字創作獎。

作者自序

走入墾丁熱帶叢林進行蝴蝶研究,匆匆已過十餘年。

在此之前,因為鮮少深入荒僻叢林,我的文字並未在這片地域耕耘,然而一旦入林,那無人野地的種種,便時時衝撞我的眼和心,我知道藉此機緣,應該用文學之筆記錄下這少為人知的墾丁荒野。無奈自然科學論文寫作與文學創作的思維向線?異,我難以在其間自由去來,於是文學創作產量清瘦,這本書竟前後經歷十年才完成。

《蝴蝶森林》書寫的是墾丁,卻不是一般人所熟知的「墾丁」。這些年來,因為研究蝴蝶又從事蝴蝶保育工作,書中自然遍佈蝶影,除此之外,也描述了在林間相遇的人事物。書分四卷:卷一「尋找鳳蝶之家」是在墾丁山野遍尋保育類蝴蝶棲所時的人與環境互動;卷二「叢林去來」是設立百餘處蝴蝶研究樣點後,不斷進出蝴蝶森林的情節;卷三「山丘上的部落」?述的是臨近蝴蝶森林的「社頂部落」故事,我因不斷進出叢林而結識這個社區,又因工作長年與這社區相伴,於是側寫了這個部落十年來的變化;卷四「無盡藏」是大自然織錦,吐露蝴蝶森林中的種種精彩。

這些年來,我的目光收集著蝴蝶森林中的種種精彩,而森林,也吸納了我這段生命裡的種種情緒,我彷彿成為叢林的一份子,自在愉悅的與林中萬物一起呼吸,並深刻聆聽四季流轉的自然秘語。叢林的故事,是說不盡的,我仍會繼續在其中探索,並訴說叢林令我轉譯的故事。

這場叢林洗禮,鍛鍊了我的韌性,也淬煉了我的思想,然而,在荒曠野地從事保育類蝴蝶的棲地研究,卻非我這般的纖弱女子可一己完成之事,由衷感謝在地志工宗祈、吉成、月鶯多年來的協助(他們同時也在文章中出現豐富了這本書),也感謝在相同研究區進行調查的周大慶博士,於學術調查上的討論與襄助,以及提供鳥類圖片為此書增色。而「蝴蝶森林」一書能順利問世,要特別感謝九歌出版社和晶惠的用心。最後,謹以此書,獻給看見我在叢林中進行調查時,因不捨而難以言語的父親。

蝴蝶森林
作者:杜虹
出版社:九歌出版社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6-07-01
ISBN:9789864500680
定價:320元
特價:88折  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