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歌終部曲:火焰女王(下)
cover
試閱內容

第二天,海鷗出現在天空中,又過了一天,他們已經能眺望到陸地的影子。列娃率領的分艦隊離開主艦隊大約有十哩之遙,一共三十艘戰艦承載著康布雷爾士兵和王國衛軍的菁英部隊。女王還給了她四部愛蘿妮絲女士新發明的神奇弩機,以及一名身材纖瘦的尼賽爾女子。這位女子顯然很懂得如何操縱女王發明家的新型戰爭機器。

「愛蘿妮絲女士向您致以最誠摯的問候,」她笨拙地對列娃鞠躬,「她本想親自來援助您,但女王為此威脅說要把她綁在主桅杆上。」

列娃讓她在傷痕女兒部隊中挑選合適的人手來操縱弩機。這支部隊的成員都是自願追隨神恩女士列娃的康布雷爾女性,總數稍稍超過兩百,就像回應列娃徵召的男性士兵一樣,她們之中至少有一半人的年齡不到二十歲,臉上布滿了凶狠的紋路—往往來自沃拉瑞人對她們施加的虐待,以及對她們親人的殺戮。埃倫特斯最初並沒有給她們和男性士兵等同的待遇,只想分派搬運和烹飪的工作,但列娃嚴厲的眼神告訴他,這種安排是不可能被接受的。列娃親自訓練她們,她們對列娃敬愛至深,對她的謊言堅信不疑,讓列娃覺得待在她們身邊就像是一種折磨。

「我能問一個問題嗎,神恩女士?」一名傷痕女兒在登陸的前一天問。這是一個身手矯捷的女孩,至多不過十八歲,此時正單膝跪倒在列娃面前的甲板上。

「我告訴過妳了,蕾拉,」列娃說,「不要這樣叫我。」

「向您道歉,神恩女士。」女孩抬起頭,露出一張天真無邪的臉,一道傷疤從她已經被毀掉的左眼窩一直延伸到上唇。這是她身為奴隸時因為一點小錯而受到的懲罰,「只是我們一直都想要知道,」蕾拉停頓了一下,向其她傷痕女兒瞥了一眼。她們都聚集了過來,向列娃俯首致敬,「明天早晨應該誦唱哪一段詩章?聖父一定會為我們的戰鬥祝福。」

聖父不會祝福戰爭。妳們以為祂會在天上俯視妳們,並向妳們微笑嗎?但列娃咬牙吞下了這些話。她已經用謊言將成千上萬的人帶過了大海,不可能現在揭穿。「妳們必須自己選擇詩章,」她將蕾拉拉起來。她的動作肯定不想她想像的那樣輕柔,所以這個女孩向後縮起了身子,悔罪一般地鞠躬,「一個人不可能代替所有人思考。聖父讓我們各不相同,每一個靈魂都會得到祂不同的關愛。妳要用自己的眼睛找到通向聖父之愛的道路,不要讓其他人逼迫妳遠離妳真正的道路。」—《理性經文》,這些日子裡,她一直引用這部經文中的詞句。

「我們將跟隨在您身邊嗎,女士?」另一個女孩問。她熱切的神情同樣出現在其他人臉上。

列娃的視線被列島之盾吸引,那個男人正靠在前桅上,饒有興致地看著她們。「我不會讓妳們去別的地方,」她對女孩們說,「現在,繼續去操練吧。」

她走向桅杆旁邊的水桶,舀起水來喝了一口,雙眼同時看著厄爾.奈斯塔,「有什麼想要說的嗎,閣下?」

「妳有一顆神賜的心靈,」列島之盾聳聳肩,「我也曾經有過。只不過我並不是很喜歡它,它總讓我頭痛。」

「你的眾神不過是用虛幻夢境編織的華麗傳說。」

「妳的神則居住在天上,滿足你們的願望,當你們死去之後就會讓你們在另一個國度永遠活下去。」

「做為一個去過那麼多地方的人,你的無知真是令人吃驚。」

列島之盾的臉色沉下來,朝那些正在演練列娃新傳授劍法的傷痕女兒們點點頭,「當我們登陸時,妳知道有什麼正在等著她們?她們之中又有多少人會因為相信妳所編造的故事而死?」

列娃發現自己並沒有因為他的話而憤怒。他所說的事實是列娃無法逃避的,她也早已習慣承受這種刺痛。她只是靜靜地看著演練劍法的傷痕女兒,發現連續數個月的刻苦訓練讓她們的戰鬥技能都有了顯著的提升。她們的一招一式都值得讚揚,進攻與格擋迅捷又精準。她們也有著戰士所必備的凶狠,其中許多人都已被沃拉瑞人塑造成無情的殺手。但她們還都這樣年輕。就像以前的我。

「你呢?」列娃問列島之盾,「當他們進攻梅登尼恩的時候,你的海盜又有多少人死在莫伊西斯之牙和奧托爾?如果這場戰爭中只有憎恨,女王又是那樣狠毒,你為什麼還在這裡?」

她以為這個男人會發火,但列島之盾的臉上只有沮喪和壓抑,剛剛那種對她感到有趣的神情完全從他的眼睛裡消失。他說:「我以為自己可以在這場戰爭中洗淨身上的污漬,但看樣子,我所做的一切只是讓我骯髒到再也無法復元。」

這時,桅杆望台上傳來一陣喊聲,讓他抬起了頭。「他們已經看到海灣了,」列島之盾向列娃鞠躬,便轉身大步走開,「該調集妳的軍隊了,女士。」

他們在離岸一哩遠的地方落錨。水手們紛紛放下掛在大船邊上的小艇,列娃和傷痕女兒們在甲板上等著。埃倫特斯領主和所有家族扈兵也都在船欄杆旁邊列隊,他們和一支弓箭手分隊將是第一批登岸的部隊。昂特什和他的弓箭手主力正在另一艘船上集結,載運王國衛軍的軍艦在西邊半哩多以外隨浪濤微微上下起伏。看著忙碌的人群,列娃心中卻越發急躁,她覺得時間慢得彷彿像在爬行,而她只希望一切都能夠在一瞬間完成。

她掃視全船,想要找一些能夠讓自己分神的事,發現列島之盾正在船頭舉起望遠鏡。剛剛把望遠鏡遞給艦隊領主的船長則指點著岸上的某個地方。

「有敵人?」列娃來到列島之盾身邊。

「只是散兵,」列島之盾用望遠鏡觀察著海岸,「大約三十名騎兵,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我相信……」他皺起眉,唇邊露出一絲困惑的微笑,「他們之中有一個人剛剛倒下了。」

「列島之盾閣下!」他們全都抬頭向桅杆望台看去,上面的船員正拚命向北方揮著手,「風暴就在前面!」

列娃跟隨列島之盾來到船尾,驚訝地看著正在徹底遮蔽地平線的雲牆。那是一片漆黑如墨的陰雲,不斷有明亮的閃電穿插其中。隨著它的迅速膨脹,微弱的隆隆聲籠罩了整片海面,隨著每一次心跳向他們逼近而來。

「不可能。」厄爾.奈斯塔喘息著說。

「我們該怎麼辦?」列娃問,但列島之盾只是盯著正在迅速靠近的風暴,茫然的雙眼中充滿了困惑。

「領主閣下!」列娃抓住列島之盾的鏈甲衫,用力搖晃他,「我們該怎麼辦?」

列島之盾一開始只是瞠目結舌地看著她,片刻之後,他眨了眨眼才恢復了理智,「起錨!」他一邊高聲喊著,一邊拉開列娃的雙手,「升起所有船帆!舵手,調轉船頭向南!船長,向其他船發訊號,讓他們跟上!女士,帶妳的人到船艙去。」

水手們匆忙地開始執行列島之盾的命令,列娃高聲號令康布雷爾人進入下層船艙,不過她依然留在船尾,緊盯著橫掃一切的風暴越來越近。它怎麼移動得這麼快?列娃心中十分疑惑。她想起另一場不期而至的風暴,心中的懷疑更深了一步。那是在奧托爾的時候,白天降下大雨,夜晚就飄起了雪花。海岸上的那一隊人……我們到底遇到了什麼?

水手們拚盡全力地工作,他們的巨艦很快就轉向南方,風帆及時展開,立刻就漲滿了北風。其他艦船也緊隨列島之盾的訊號採取了行動,但王國的水手們動作明顯比梅登尼恩人慢一些。當斯莫倫元帥號開始乘風疾行時,列娃看著載運一支王國兵團的軍艦在波濤中翻轉,它的船帆只升起了一半,舵手正拚命想要將船頭導向南方,然而船身已經傾側到了非常危險的程度。很快的,滂沱大雨遮住了列娃的視線,讓她只能看到那艘船模糊的形體。不過列娃能確定自己聽到了一陣巨大的呻吟從那艘巨艦上傳來,隨後,整艘軍艦便消失了。幾分鐘之內,猛烈的風暴也追上斯莫倫元帥號,列娃發現自己完全被黑暗吞沒,整個世界只剩下咆哮的怒風。

強風將列娃吹離了甲板,她的頭頂上傳來纜索和木樑斷裂的聲音。水手們翻滾著掉落在甲板上,或者被強風拋入大海。列娃的身子滑過水流湍急的甲板,一度非常貼近船艙門口,甚至聽到了傷痕女兒們在察覺海水灌進船艙時發出的驚呼聲。當傾斜的甲板讓她即將落進大海的時候,她總算抓住了船杆。在風雨的撕扯中,她只能用雙臂緊抱住欄杆,苦苦支撐。一個黑色的影子翻轉著從她身邊掠過,一隻手抓住她的鏈甲衫,很快又滑走了,緊接著就是一陣絕望的哀嚎迅速被風暴吞沒。

甲板突然開始下沉,傾斜的船身恢復平穩,把她甩回去,她在突然到來的平靜中吃力地喘息著。「女士!」發出叫喊的是埃倫特斯。他從甲板的另一邊向列娃跑過來,雙臂伸開。列娃才剛想要向他伸出手,撞擊便發生了。

猛烈的衝擊力讓列娃無法再抓住欄杆。她根本不能在急劇傾斜的甲板上找到任何可以攀附的地方,只能和埃倫特斯一同滾向右舷。列娃看到衛兵指揮官摔在船欄上,將木製欄杆撞得粉碎,身上也發出一陣骨碎的聲音,然後她自己則從衛兵指揮官留下的欄杆缺口處直接掉進了沸騰的大海。

狂怒的風暴在轉瞬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波濤下另一個寂靜的世界。列娃只看得到變幻無常的灰色漩渦圍繞在她身邊。她正快速沉向深海,身上的護甲和武器成為即將奪取她生命的死神。她鬆手放開了白榆木弓,知道這一次亞倫大師的傑作將徹底消失無蹤,然後她解開劍帶丟棄佩劍,又試圖扯鬆鏈甲衫的皮帶。她在令人骨慄的寒冷中全力掙扎,大團大團的氣泡不斷從她的口中溢出。

不!她強迫自己鎮定下來,緊勒住她的皮帶抵抗著每一次竭盡全力的撕扯,慌亂只會殺死妳。

她強迫自己盡可能挺直身子,面對海面,以減慢下沉的速度,然後抽出匕首,依序割斷每一根皮帶。鏈甲衫在轉眼間就鬆開了,她感覺自己開始上升,但胸口如火炙般的劇痛顯示,她現在的上浮速度還遠遠不夠快。她踩著水向海面游去,強迫自己運用全身每一分力量壓迫肺部,堅定地拒絕大口呼吸的急迫感。

她終於衝進正在淒厲嚎吼的空氣中。當她大口吸氣的時候卻吸進了更多的雨水,讓她不由得咳嗽起來。她的身子隨著大浪劇烈起伏。她看不見埃倫特斯,也看不見任何人,但她聽見了一陣突然爆發的刺耳震響,就連猛烈的風暴也無法遮蓋那聲音。那是一陣巨大的斷裂聲,就像是一千棵樹同時崩碎那樣。風暴的漩渦發生了一點波動,黑暗稍稍褪去,讓她能看到斯莫倫元帥號—那艘巨艦全身顫抖,彷彿撞上了某種看不見的障礙;船帆被從桅杆上扯走,一些黑色的水滴似乎正從巨艦的身上不斷落下。列娃很快就意識到,那些水滴都是人,是她的人民。他們正在跳入大海,因為那艘船已經被風暴撕裂了。

風暴再次發生變化,將這副奇景完全吞沒。列娃依舊只能盯著巨艦曾經存在的地方,任由寒冷竄升,麻痺她的肢體。她顫抖著,知道死亡很快就會降臨,而她已經失去了抗爭的心。

我把他們都殺了,她被海浪沒過頭頂的時候想著,只用了一個謊言。

商品簡介

繼「迷霧之子」凱西爾、「王者之路」卡拉丁等奇幻英雄後,

讀者一定要認識的全新傳奇:瓦林.奧.蘇納!

空降美國亞馬遜暢銷排行榜,3000名讀者五星滿分好評!

精采絕倫的恢弘神話戰爭,

可歌可泣的生死史詩鉅作,

血歌三部曲烈火燃燒最終大結局!

靈魂永恆。

所有的神話都有其刻痕,所有的傳說都有其真實;

所有的問題都將得其解答。

版權經紀人 譚光磊|知名譯者 微光|PTT奇幻版版主 Hjordis|科幻國協站長 Daneel 同聲推薦

未知的毀滅已然降臨,古老的預示即刻應驗;

渡鴉之影救贖神話,將用鮮血譜寫全新世紀之歌!

沃拉瑞帝國的敢死精兵和千萬軍力驍勇善戰,

背後恐怖噬血的女皇艾爾維拉,

使統一王國黎恩娜女王的大軍屢屢受挫、傷亡慘烈。

瓦林.奧.蘇納為了破除女皇及其盟友的暗黑魔法,

接受來自聖山的血脈旨意與巨狼的呼喚,

率隊艱難跨過冬季的嚴寒大冰原,終於找到一線希望──無盡之人。

橫跨極海和冰原兩地的偉大征戰號角隆隆,

深埋千年的救世傳說指引逐漸浮現,

彷彿永無止境的犧牲與失落終於來到盡頭,

沃拉瑞數世紀的邪惡禍心、天賦之人的血液祕密,

以及蟄伏久遠的遠古不死魔物真相,所有迷霧終將揭曉!

作者簡介

安東尼.雷恩Anthony Ryan

一九七○年生於蘇格蘭,長大後定居在倫敦,原本任職於政府機關,在成功發表處女作《血歌首部曲:黯影之子》後,轉向全職創作之路。

大學主修歷史,對於藝術、科學充滿興趣,這樣的學識背景也在他的作品中完美展現,作者深厚的歷史基底,以及對於藝術的獨特見解,創構出迷人又架構完整的書中世界。

目前致力於追尋真正完美的麥芽酒。

作者官網:http://anthonystuff.wordpress.com

譯者簡介

李鐳

一九七八年生。北京大學化學系畢業。

翻譯小說《光芒之池:迷斯卓諾的遺跡》、《血脈》、《破曉之路》、「時光之輪」系列。

撰寫小說《複秦記》。在《大衆網路報》上闢有「看奇幻,學英文」專欄。

完成遊戲《格拉蘇:巨龍的遺贈》、《魔法門:英雄無敵4》情節文本和名詞總表的中文化。

於二○○二年秋糾集各路奇幻妖魔,組建「雪虹冰語工作室」,致力於將意義不明的魔法文字及異族文字轉換爲通用語。

近來曾主持《戰錘Online》和《魔獸世界》等網路遊戲的大陸版翻譯工作。

譯者email:l_i_l_ei@hotmail.com

血歌終部曲:火焰女王(下)
A Raven’s Shadow Novel: The Queen of Fire
作者:安東尼.雷恩(Anthony Ryan)
譯者:李鐳
出版社:奇幻基地
出版日期:2015-10-31
ISBN:9789869218306
定價:420元
特價:88折  370
其他版本:二手書 67 折, 28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