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禁止的事:所有「不可以」,都是教孩子思考的起點
cover
目錄

008 推薦序/大事小事,都是教養「人」的事/幸佳慧(《用繪本跟孩子談重要的事》作者)

012 自序/社會共好,孩子才能真正幸福

Part 1 在家裡,還有關於自己的事

024 可不可以請假出去玩?(透過思考,學習判斷)

033 可不可以幫我買半票?(獨立,從八塊錢開始)

039 可不可以不當志工媽媽?(正面迎向情緒挫折)

047 一定要這樣處罰我嗎?(養成自主管理的能力)

053 為什麼大人可以,我不行?(「負責」的真正意義)

060 可不可以不告訴爸媽?(成長從擁有祕密開始)

066 可不可以「談戀愛」?(感情的三堂入門課)

Part 2 在學校發生的事

074 被禁止的事,一定是錯的嗎?(「禁止」背後的權力思考)

081 老師沒說「不行」的事,就可以做嗎?(引導孩子自己做決定)

087 我們該向模範生學習什麼?(公民行為的初嘗試)

094 「對不起」之後,一定要「沒關係」嗎?(同理心的最佳實境課)

100 作弊沒被抓到,還算作弊嗎?(正確價值觀比考高分重要)

106 一定要「分享」嗎?(從生活小事學體貼)

115 他不帶衛生紙,都用我的怎麼辦?(人際關係的應變和表達)

121 我們不想跟他玩,就是霸凌嗎?(認同自己,擁有自信)

131 為什麼他的外婆家在越南?(建立國際觀,從身邊開始)

Part 3 在生活周遭的事

138 媽媽,到底為什麼不可以?(「原則」觀念的深耕)

146 公園裡的鞦韆,一個人可以盪多久?(溝通力與協調力,由此奠定)

153 為什麼溜滑梯不能往上爬?(在對與錯之間,培養思考彈性) 160 為什麼她不要我送的棒棒糖?(進行真正的雙向交流)

167 我不想讓別人難過,要怎麼說「不」?(學會拒絕的藝術)

173 博愛座就不能給其他人坐嗎?(愛心的真諦)

181 為什麼有些老闆不歡迎小孩?(環境傳遞給孩子的重要訊息)

190 公園裡,哪些事不能做?(公共空間展現的人性關懷)

199 他們為什麼不回家?(領會生命的多元面向)

Part 4 在電視裡看到的事

208 媽媽,「大家」在哪裡?(自我保護不等於自私) 215 為什麼我不能養貓?(尊重生命的多元價值)

222 動物園是誰的快樂天堂?(思考動物園的存廢爭議)

232 我們要選出什麼樣的「好人」?(民主的第一課)

240 他花了兩百萬,只為掙一個發聲權?(理解他人的生命故事)

245 為什麼中華隊不帶著我們的國旗?(從國家之間的「交朋友」看世界)

252 二二八為什麼要放假?(提升道德勇氣和選擇的智慧)

259 三一八學運教了我們什麼?(給爸爸媽媽的一封信)

Part 5 這些應該被鼓勵的事

264 兒童節,請讓孩子當主角(讓孩子感受尊重和信任)

269 他做得真的比我好!(客觀地欣賞、讚美別人)

274 性別友善廁所之必要(尊重每個人的性向自由)

281 一個人的力量很大(責任感,從「有感生活」開始)

287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生活裡的每個選擇都深具意義)

293 我們能改變所有人嗎?(肯定自我價值,開展生命寬度)

試閱內容

為什麼溜滑梯不能往上爬?

在對與錯之間,培養思考彈性

◎小孩:「只有我一個人在玩,為什麼不能往上爬?」

公園裡的溜滑梯和鞦韆,可說是小朋友最喜歡的遊樂器材;而事情的另外一面就是,這兩樣,也是孩子們人生中必有的爭吵項目雙冠軍。

鞦韆數量不多,有爭議的多半是等待多久、換誰盪的問題。溜滑梯則像是「進階題」,考驗家長和孩子的是:插隊、逆向往上爬、連續追撞。其中,「逆向往上爬」也是造成插隊爭議和追撞的主因之一。

不知道為什麼,幾乎每個孩子看見長長的滑梯,總有一股爬上去的衝動,這算是種「人往高處爬」的天性嗎?(別誤會了,我猜的是「避難天性」。)

大多數的老師或家長都會告誡自己的孩子「溜滑梯不能往上爬」,原因多為安全考量。不能往上爬的規則,的確能迅速建立起共識和秩序,除了沒有相撞的安全疑慮,也排除了任何插隊的爭議,否則一直乖乖在上面等待的小朋友,哪有機會等到空檔?

但是,把這個問題拿出來問問孩子,可不一定比核四議題簡單。

當溜滑梯只有孩子一個人玩,她溜下來後想往上爬的時候,還有多少人會阻止孩子這麼做?

這個流傳已久的爭議,意見大概分為兩派:

一派主張沒有人的時候,愛怎麼玩怎麼玩,畢竟不同的遊戲方法也是種創意。

另一派則堅持這是原則問題,而且就算沒有安全疑慮,也要有公德心的考量(用腳踩上去會弄髒滑梯)。

更細緻一點的討論與教養方式有關:若不同情境下的使用原則有異,是否會讓孩子混淆?是否會讓孩子覺得規則可以改變而無所適從?或者被聰明的孩子當成一種反駁理由?溜滑梯大多是混齡使用,有些年幼的孩子若無法判斷,不就一團混亂,紛擾四起了?

◎溜滑梯的自創溜法

有天接妹妹放學時,她說要給我個驚喜,於是把我拉去學校的溜滑梯旁邊,展現一段「特技表演」,說穿了就是用一種看起來有點好笑,但其實很容易就跌下來的自創溜法。

對於這位謹慎「惜皮」的小姐來說,的確是目前人生中最大膽的肢體嘗試。

「媽媽,怎麼樣?很厲害吧!」妹妹得意地說。

「真的滿厲害的。你自己想的姿勢喔?練習很久了嗎?」

難得這麼大膽,當然要好好讚美一下。

「我跟同學一起想的,而且大家都練很久喔!」

「可是下課的時候,不是很多其他班的小朋友也在玩嗎?這樣怎麼練啊?不會弄到別人嗎?」我故意找麻煩地問。

真可惜溜滑梯旁邊沒裝隱藏攝影機,不然真想還原現場,看看小孩們怎麼「喬」事情。

「對啊!有別班同學的時候,我們就會幫忙看,如果有人要溜,就會跟自己的同學說不要練,人少的時候才會這樣玩。」

人生真有這麼美好?雖然我相信,孩子們的世界自有一套邏輯和難以言喻的溝通方式,但是,怎麼可能都沒擦槍走火?也許時機未到,我還是先耐心等待好了。

◎終於,擦槍走火了

果不其然,某天放學時,妹妹一看到我,立刻跟我分享今天發生的「大事」。

「媽媽,我跟你說,今天有一個二年級的人超凶的,他說我們不能這樣玩溜滑梯。」

「喔,那時候你們是怎麼玩的?」

看吧看吧,我就知道。

「我們就亂玩啊!那時候都是我們一年級的。大哥哥、大姊姊比較少玩溜滑梯了。」

「然後呢?」

「然後我跟同學就走了。」妹妹乾脆地說。

「全部的人都走了?」

「沒有啦,有一些其他班的還在,他們就改成正常地溜,可是我們不想那樣玩,就先去玩紅綠燈了。」妹妹補充說明。

「是喔,那時候,你有什麼感覺嗎?」我特別注意用詞,可不想當個挑撥離間的媽媽。

「我只是覺得那個二年級的很愛管,講話又很凶,結果他根本沒有玩,只是想學大人一樣管人而已。」

我大吃一驚,原來那個二年級的沒要溜喔?

「那……干他什麼事啊?你們大家又沒吵架。」我脫口而出。

「對啊!大概認為自己是二年級,長大了吧,想學老師跟大人的口氣,一年四班也有個男生這樣。」這是妹妹個人的解讀。

妹妹發表完高見之後,就開始說起明天想帶什麼東西去學校玩,我們針對溜滑梯的討論到此打住。

因為我發現,其實根本不需要討論。

◎別讓孩子陷入「一定要誰讓誰」、「一定有對錯」的思維裡

這似乎是大人自尋煩惱的問題。

面對衝突,孩子們的彈性很大:玩?怎麼玩?現在不玩?另外去玩什麼?因為他們不認為離開就是「認輸」,現在不玩就是「妥協」。如果我們大人沒有在旁邊碎碎念地「灌輸」孩子一些意見(如:這樣很沒規矩、很沒家教),那麼他們對於這些行為的「評價」並不多,只會針對問題想辦法解決,而不是把問題愈弄愈複雜。

我們不夠相信天下的孩子們:不夠相信他們的純真善良,沒有孩子存心想欺負別人;不夠相信他們有能力判斷該怎麼應對;不夠相信他們彼此能溝通,他們的世界自有公平正義。

當然,我相信絕對有其他案例反映出不同情況,但下一次當孩子遇到問題時,我們能不能讓他們自己做出決定,無條件支持他們的決定而不評價?

別讓孩子陷入「一定要誰讓誰」、「一定有對錯」的思維裡,因為最後為難的大多是自己,不是別人。

★思考的延伸……

真實人生

除了文中描寫的經驗,當然,在其他地方也遇過全武行的激烈場面。雖沒有什麼統計數據,但巧合的是,幾次較大衝突的案例都發生在大小孩(五至七歲)和小小孩之間。

從旁觀察的猜測是,大小孩的表達速度與能力比小小孩成熟許多,而他們遊戲時較無耐心或無法理解小小孩的回應訊息,很有可能直接以推、拉、擠的動作,代替口語溝通。小小孩對突如其來的接觸來不及反應,而放聲大哭,這一哭,就容易讓陪伴的大人以「大欺小、大不讓小」的方式詮釋整個過程,接下來的氣氛自然更加緊張。

我的建議是:先帶著孩子在旁觀察正在玩溜滑梯的人,讓孩子自行理解當下現有的節奏與潛規則(每個滑梯可都不太一樣),引導孩子觀察其他同伴;當孩子自認準備好的時候,就可放手讓他嘗試融入,或許他會做出其他選擇甚至有其他反應。

與其當個現場制定規則的糾察隊大人,不如練習當個善於潛移默化的好教練。

他不帶衛生紙,都用我的怎麼辦?

人際關係的應變和表達

◎到底是孩子不高興?還是爸媽不高興?

不管是幼兒園或小學,老師都會請孩子們各自帶衛生紙到校使用。沒想到這件看似再平常不過的小事,卻在網路上引發一陣討論。

有位媽媽首先發難,留言徵詢網友的意見。

我家兒子一包衛生紙用不到半個月就說沒了,我問他怎麼用這麼快,兒子就說:「有個同學不自己帶,每次都抽我的用。有跟他說要自己帶不要抽我的,但是他不聽,還是來抽我的。」

請問大家該怎麼辦?該告訴老師嗎?

底下的留言串大略分為三派:

第一派就是請老師處理,告知那位同學應該要自己帶,順便了解一下原因。

第二派則是傾向不用計較,衛生紙事小,可能那位同學缺乏照顧,讓孩子大方分享不是什麼問題。

第三派則是建議教導孩子如何拒絕別人,從這件事學習自己解決,不要什麼都請老師處理,告狀說不定反而造成同學間的心結。

這個問題之所以引起我注意,是因為這類「小事」其實充斥在你我身邊。

在職場上,總是有些同事從來不做小事,老是「拗」你幫點小忙;或者有些朋友,老是喜歡占點小便宜。你可能心裡感到不舒服,但又覺得講出來是小題大作,於是不痛快地相處著。和平過日子倒是沒什麼問題,只不過跟那個人也就差不多這樣了。

我可從不認為大人比孩子會解決這種事情。要不,哪來這麼多職場問題?

◎如果是你,你會有什麼感覺?

我好奇地向妹妹描述情境,然後想聽她的反應。

「如果是你,你會有什麼感覺?」

「我會覺得不高興耶!一次、兩次忘記沒關係,要是他一直都不帶,我不想借的話,會藏起來不給他抽。」

果然是天蠍座的,我都沒想過這招。

「那你怎麼分辨他是故意的,還是不小心忘記?」

「我會觀察啊,媽媽,我分得出來耶!」嗯,順便給我一個衛生眼,一副我小看她的樣子。

隔天,到班上去當故事媽媽,說完故事後還有點時間,我就拿這個問題出來問問大家。有一個小男生舉起手來,說:

「可是我不會覺得怎麼樣耶,要用就用啊!阿姨,那你呢?你也會跟他們一樣覺得不高興嗎?」

我誠實地點點頭,卻心想這下可好,衛生紙事件愈來愈複雜了。

◎當孩子覺得無所謂……

這個小男生的反應提醒了我,關於「借用」衛生紙的問題,到底是誰感到不高興?

是孩子?還是媽媽?

如果孩子一點都不覺得怎麼樣,那麼身為家長的,有需要告訴孩子應該覺得不舒服嗎?應該「提醒」孩子該感到生氣嗎?

人際關係是門藝術,既然孩子覺得無所謂,那麼我們也無須在旁搬弄是非,反而讓孩子感到困惑、不快。

不過,大多數的人可能都像我和妹妹一樣,借幾次之後就開始心裡不舒服,那麼,又該怎麼表達和處理呢?

「藏起來」,可能會讓對方轉移目標,暫時解決自己的困擾。這聽起來像是個「軟釘子」,不過,畢竟自己老是要躲躲藏藏的,絕非長久之計。

◎小心無限迴圈,跳出負面情緒的陷阱

沒想到這個問題竟然讓我想這麼久。我打算和妹妹討救兵,說不定我陷入大人的迷思裡,把簡單的事情弄複雜了。

「妹妹,上次我問你要是有人一直不帶衛生紙那件事,你還記得嗎?」

妹妹點點頭。

「會不會是因為那個同學家裡有什麼問題,所以沒辦法帶啊?我們好像都沒有想到這點?」

「嗯,對啊。說不定他用衛生紙很浪費,他媽媽不讓他帶,或是規定他一個禮拜只能用多少。」妹妹隨口就說了兩套劇本。

「也是有可能。那你會跟老師講,請老師跟他說嗎?」

「我會直接問他為什麼不帶啊!如果他說的理由我可以接受,那就可以用我的;如果別人可以接受,那他就會用別人的。除非我不讓他用他還硬搶,我才會告訴老師,那老師就會跟他媽媽說吧。」妹妹回答。

「那要是他都不改變,怎麼辦?」我還在迷宮裡出不來。

「媽媽,你不是告訴我,我們沒辦法改變任何人嗎?又不會一直碰到這種人,所以不要花腦筋想了啦!我不想再討論這個問題了。」妹妹將對話劃下句點。

看到這裡,說不定有人會噗哧一聲笑出來,這什麼微不足道的小問題,怎麼會鑽牛角尖成這樣?

是啊,但仔細想想,人生還不少這種「鳥事」困住自己,只是每個人的鳥事不太一樣而已。身為父母的我們得小心這樣的無限迴圈,學學孩子的大氣和灑脫,哪天也反過來協助孩子跳出負面情緒的陷阱,而不是陪著孩子繞圈圈喔!

★思考的延伸……

●通常我們和孩子討論的事情,是我們在意的觀點,還是孩子的感受?

●有沒有什麼事情是孩子毫不在意,但父母卻很放不開的?這個落差從何而來,會造成衝突嗎?

他做得真的比我好!

客觀地欣賞、讚美別人

◎小孩:「別人畫的我更喜歡啊!」

妹妹上了小一之後,我自願成了說故事的志工媽媽,每隔週五去班上一次,和孩子們一起「殺時間,聊是非」。

有一次,我在說完一個故事後,讓孩子們一起順著故事情節,玩集體創作的畫畫遊戲。全班分成六組,每人畫二十秒後就傳給下一個人,而且不能干涉別人要畫什麼,每組最後會完成一頂共同接力設計的帽子。

六頂帽子出爐後,我請每組派代表上台介紹帽子,只見大家滿口瞎掰,胡言亂語,逗得其他人哈哈大笑也很有趣。

最後,孩子們希望能票選出最喜歡的。原本我覺得票選活動沒什麼意義,但是拗不過孩子,就依了他們,把六張帽子圖畫貼起來,開始投票。

第一頂帽子,兩票。第二頂帽子,零票。第三頂帽子……也零票?

我狐疑地看著大家,問:「ㄟ,你們不喜歡自己設計的帽子喔?」

有個聲音回答我:「本來喜歡啊,可是別人畫的我更喜歡啊!」

我看了這位同學同一組的夥伴,他們也一副「對啊對啊,就是這樣」的表情。不知為何,我開心極了!

繼續投票下去──第四頂,三票。第五頂,兩票。第六頂,十票!

大家彷彿很滿意地拍拍手,好像這個活動這樣才算圓滿落幕。

◎孩子展現的心胸與氣度

這種票選活動在生活裡比比皆是,公司票選最佳員工、最佳專案……還有網路活動票選最佳小模特兒、最佳攝影照片、最佳圖畫……我們又是怎麼投下那一票呢?

但更深層的意義是:我們有這樣的雅量拋開自己(或所屬的團體),以客觀的眼光欣賞別人、讚美別人,甚至做到「君子有成人之美」嗎?

「喜歡」的感受效應原本就會投射、轉移,一點錯也沒有。用簡單的例子比喻,「最佳人氣獎」就是將喜歡的感受區隔出來,盡量降低對作品好壞鑑別力的影響。在這種投票活動上,機制或許還能提醒我們拿出心中那把尺。

但在其他時候呢?

我心中會這麼激動,或許與過去的經歷息息相關。沒有利害關係時,也許「成熟」的大人們會互相拉抬,悶著頭也要亂讚美一番或是誇大其詞地美言幾句。然而,面對相同領域的同伴們,即使對方表現得很好也當作沒看到,或是嫉妒之心不自覺地削弱了彼此打氣、學習的正面力量。

孩子們呢?盡力做完後,當起最客觀的鑑賞家,投入心力關注在喜歡的作品裡,誰畫的、喜不喜歡那個人根本不重要,眼中只有純粹的藝術與美,只盡力追求更好。

這才是社會進步的力量,真正的讚美才能發揮鼓舞作用,不是因為「她是我孩子,所以一定很好」,不是因為「他是我朋友,所以一定是最佳人選」!

我們要的不是盲目的相信,而是相信大家有能力追求更好。一個只愛聽好話而不能接受批評的社會氛圍,只會集體耽溺在自我感覺良好裡,那種濫情會逐漸退化創造力。

一個無法讚美、欣賞陌生人的社會,必定走向結黨營私的老路,有意無意地築起高高的城牆,把自己禁錮。

孩子向我們示範的是心胸、是氣度,那種純淨眼神讓我無法忘懷,這過程裡沒有人驕傲,沒有人覺得受傷。

共好,原來是這幅模樣。

◎嫉妒是什麼?

當天睡前,我忍不住和妹妹聊起早上發生的事。

「妹妹,你今天當小老師沒投到票。你會想投哪一張啊?」

「我也會投第六組耶!」妹妹和大多數同學看法一致。

「那你們自己畫的呢?大部分的人沒有投你們的作品,你會有什麼特別感覺嗎?」

我又開始當起小惡魔。我真的很好奇,也很想再一次體驗孩子的世界。

「沒有什麼感覺啊!她們畫得真的很可愛耶,而且她們說是魔法帽,戴了跌倒都不會痛,好好笑喔!」妹妹說著說著笑了起來。

「你們真的好棒,都不會嫉妒別人,媽媽真的好感動。」

「媽媽,你剛說什麼嫉妒,那是什麼?我聽不懂。」妹妹搖搖頭,疑惑地看著我。

我沒有再多作解釋。

嫉妒會侵蝕善意;而激勵他人時,自己也會受到鼓勵,得到更多力量。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我的孩子這輩子都不會知道嫉妒的感覺。

★思考的延伸……

●「欣賞別人」是每個人天生就有的能力嗎?如果是,為什麼有些人會失去這種能力呢?如果不是,又該如何後天培養?

●孩子有辦法接受別人表現得比他好嗎?肯定別人的同時,會影響對自己的自信嗎?

●身為父母,能不能自己先做到欣賞他人的表現?還是裝作沒看見以免競爭失利?孩子曾經聽父母讚美過誰嗎(讚美其他孩子不算在內)?

商品簡介

「為什麼不可以?」

每一個問題背後的對話與反思,

都是啟發孩子「思辨力」的必要之路。

跳脫框架思考,奠定前進世界的重要先機!

當孩子不再受限於標準答案,才能飛得更高、看得更遠!

★【專文推薦】幸佳慧(《用繪本跟孩子談重要的事》作者)

★【強力推薦】許芯瑋(社團法人台灣童心創意行動協會理事長).番紅花(作家).黃哲斌(文字工作者).黃益中(《思辨》作者)(依姓名筆劃序排列)

在家裡、在學校、在生活周遭、在電視裡看到的……

現在被禁止的事,

是孩子未來要獨立面對的事!

媽媽,到底為什麼不可以?(「原則」觀念的深耕)

為什麼大人可以,我不行?(「負責」的真正意義)

被禁止的事,一定是錯的嗎?(「禁止」背後的權力思考)

老師沒說「不行」的事,就可以做嗎?(引導孩子自己做決定)

可不可以請假出去玩?(透過思考,學習判斷)

對不起之後,一定要沒關係嗎?(同理心的最佳實境課)

為什麼溜滑梯不能往上爬?(在對與錯之間,培養思考彈性)

公園裡,哪些事不能做?(公共空間展現的人性關懷)

媽媽,「大家」在哪裡?(自我保護不等於自私)

為什麼我不能養貓?(尊重生命的多元價值)

禁止,是最簡單的規範方法,一句「不可以」,直接幫大人省下不少麻煩。但進一步想,這些被禁止的事都「真的不可以」嗎?

面對孩子的天真疑問,身為溝通專家的羅怡君巧妙運用生活對話,激發孩子對於框架規則的靈活反思,教給孩子不一樣的思考角度、深度及廣度,從小開始,深耕與世界接軌的智慧和實力。

如果願意藉由與孩子對談,啟發小孩的思辨能力,那每一件被禁止的事背後,都是一個思考的最佳起點。

作者簡介

羅怡君

曾任職於奧美公關、三立電視及美商3M台灣子公司,扮演行銷公關、媒體企劃與企業溝通之角色。

目前則在職場之外,陪伴念小學的女兒「妹妹」,學習探索自我、與群體溝通。

喜歡說話,勝於寫字;喜歡冒險,多過安定。

比孩子還喜歡問「為什麼」,尤其針對那些被社會、被學校、被大家習慣禁止的事;比以往更關心社會時事,認為只有「共好」,孩子才能真正地幸福快樂。

她成立FB粉絲團「孩子教我們的事」,記錄下與孩子之間互相挑戰的思辨對話,入選親子天下嚴選部落客,並長期撰寫「UDN鳴人堂」專欄。

2015年6月,因應社會事件成立了部落格「愛的生存遊戲」,針對孩童安全,進行情境式對話與討論,期待以賦予孩子更多能力,解除任何以愛為名的禁令。

著有《刺蝟媽媽與穿山甲女兒的思辨對話》。

【FB粉絲團】孩子教我們的事:www.facebook.com/KayandAmber

【部落格】愛的生存遊戲:http://lovelifegame.blogspot.tw

【親子天下嚴選部落客】羅怡君:best.parenting.com.tw/bloggerlist/Kaylo

【UDN鳴人堂】WaCow:opinion.udn.com/author/articles/212

作者自序

社會共好,孩子才能真正幸福

因為你,我決定成為全世界最自私的人。

我想要你快樂,所以你身旁的人不能悲傷;

我想要你健康,所以陽光空氣水都要自然純淨;

我想要你平安,所以你行走之時大家要守規矩。

我想要你成就時,有不嫉妒你的人可以分享;

你難過時,有善良的人陪你一段時間;

你憤怒時,有智慧的人可以和你分享經驗。

我希望你能放心地相信別人、不需要小心拿捏尺寸,

以後我不在的時候,你才會一點也不覺得孤單。

一切都是因為你,

要你好,就要別人一起好。

媽媽真的很自私,自私到自大了起來,

要這個世界,邁向理想中的烏托邦;

我的愛不多,只夠為你,改變社會。

那些街頭流浪的人,也許會惹你傷心難過;

那些痛苦掙扎的孩子,也許將懷著憤怒之心長大;

那些找不到自己價值的人,暗夜徘徊使你也懷疑自己起來;

那些受到壓迫的人,只好瘋狂行事才能活得下去。

找不到正直的人可以依靠,

找不到溫柔的人可以陪伴,

你又怎麼能自己好好地,獨立於世外不相干地活著。

啊,這些事情我怎麼能不管?

每一件事都與你息息相關。

一切都是因為你啊,我的寶貝。

一個媽媽只能這樣,

十個媽媽也是一樣,

千百個媽媽都會這樣,

直到我們的孩子互相遇見,走在一起,

並快樂地生活在同一個地球上。

我的浪漫很實際,

我的夢想很具體,

我的願望就是我的下一步。

如果這世界上每個人都很幸福,那你怎能不覺幸福?

名人導讀

大事小事,都是教養「人」的事

文◎幸佳慧(《用繪本跟孩子談重要的事》作者)

我曾聽一個母親說:「要是養小孩能像做蛋糕一樣,照食譜上精確的度量與步驟做,就能保障製成的品質與效率,那會有更多人願意當父母。」這話乍聽使人莞爾,但其中的挖苦,卻反應了當代台灣教養的困境,浸染了深深的感觸。

畢竟,在現今開放多元的社會結構中,孩子已沒有過去因封閉塑造出的假象保護傘,社會變動之快,也非樣樣問題都是大人可以為之抵擋與代理的。事實上,成人也同在這場考場裡備受考驗,因為台灣過去僵化而單一的教育方式,並沒有提供我們這幾代成人有足夠的能力與膽識,去應付當前全球繁多而迅速的變動。

想想,我們現在每天一早打開報紙與新聞,整個世界的動態就直接衝著我們的精神狀態與生活安危而來。面對命運共同體的種種考驗,成人不免偶爾發出「以前的日子雖苦悶不自由,卻比較簡單……」此種怯懦的囁嚅,我們又如何想像下一代在他們成為青壯年時,會面臨怎樣的壓力與挑戰呢?

面對此等實情,我們更要體認,教育絕非僅止於校園裡的專責,社會也非單一組織能給人民萬全保障的。我們需要更全面性與前瞻性,且不分年齡與地域的公民教育網絡,由家庭、學校、社區、公民社團分進合擊地展開與合作,才能提供新世代更開闊的面相與更具彈性的動力。

而有這樣的體認,學齡前期的家庭教育尤其是關鍵,因為那奠定了一個人的基本習慣、能力與特質,包括他學習新事物的方式,與看待人際與社會運作等價值觀和態度。簡單說,那是一個人能否成為獨立思辨個體的地基底盤。

有了這個底盤,孩子將來在教育體系遇到守舊的暗流與風浪時,不但不會被拖累,也能持穩前行。在離開校園進入瞬變的社會後,一個人保有持續的好奇心與柔韌的變異性,才是他生存的保障,在正面看待社會共承的問題之餘,也能享受生命之美好。

台灣目前有些教養改革者看到了上述問題,也想從根本處改變。《被禁止的事》作者怡君便是一例,她不高估自己,也不小看孩子,帶著孩子觀賞盛開的花,也翻開園裡許多禁忌的石頭,查看那些不被思索、青睞或鼓勵探索的陰暗角落,仔細看待它們與這塊苗圃的連帶關係。

怡君紀錄自己養育孩子所遇到的實境與當時自己的應對,她不侷限於個體,時時把群體與大環境納入,在實境之外補充不少後設的省思,有時深入,有時淡寫,有時邀請讀者一起想想。這種書寫很是真誠,比起主觀限定的答案,其實來得更寬闊,更能鼓勵其他父母勇敢地越過禁止的黃線,試著探索。

我們不得不承認,台灣因為一些過往歷史埋下的衝突還沒解開,正義也沒完全轉型,以至於父母對於一些重大議題習慣避免,久而久之,教養也就淪為簡化的「機械性競爭」,而非「高貴人性的探索」。

然而近年,台灣社會已共同經歷許多重大事件:二二八平反、核能安全、三一八學運、性別平等、國族認同,種種大規模的運動與討論已經推著它來到一個重要時刻,彷彿它也殷切等著更好的世代,歡迎它從囚蛹羽化成彩蝶,或等不及從鐵鍊掙扎而出,成為一隻暢遊大洋裡的海鯨。

因此,對我來說,我雖然因時下沓雜的新挑戰憂心,卻也為下一刻即將到來的蛻變與自由而雀躍。好食譜的重點,不在於冰冷堆疊的數字,而在於它能讓讀者理解食材、烹調法之餘,還能將飲食與健康、環境、文化種種一併考慮在內的人性溫暖。而《被禁止的事》這樣一本書,將小事大事都看成是我們教養人的事,何嘗不是一本養出好公民的好食譜呢!

怡君認真看待孩子每個回應,誠懇反思她自己的反應,這種態度尤其讓我敬佩也感動。讀後,我不禁在心中喊著:「如果每個教養者都這麼認真,那麼這社會肯定會好得──讓很多人都想搶著當父母吧!」

我們雀躍等待、認真活著,為了美麗的下一刻。

被禁止的事:所有「不可以」,都是教孩子思考的起點
作者:羅怡君
出版社:寶瓶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5-07-30
ISBN:9789864060214
定價:300元
特價:88折  264
其他版本:二手書 2 折, 6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