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香襲人(下)
cover
目錄

第二十四章 圈套

第二十五章 抓周

第二十六章 賞梅

第二十七章 漣漪

第二十八章 受傷

第二十九章 及笄

第三十章 設計

第三十一章 緣起

第三十二章 七夕

第三十三章 紫蝶

第三十四章 解困

第三十五章 風波

第三十六章 胎動

第三十七章 生子

第三十八章 離別

第三十九章 藥丸

第四十章 無憂

第四十一章 驚變

第四十二章 登基

第四十三章 沉香石

第四十四章 尾聲

試閱內容

第二十四章 圈套

快到年底這生意上的事越發多起來,顧瀚揚打發了各地的管家,想著今年的利潤又是極好,悶了幾天的情緒也鬆快了些,便問道:「錦繡閣那邊怎樣?」

清風忙回道:「那日爺打發去的轎子,錦大少奶奶說不累,打賞了婆子便打發回來了。這幾日不過是在屋裡看些醫書,或者做了丸藥送去仁心堂,或者帶著丫鬟們消寒,再沒別的。」

顧瀚揚聽了垂了眼,過了一會兒道:「方才京城有幾家店鋪的帳目有些不清,帶回去今晚理順了,明日好盤問他們。」

清風聽了,知道自己的主子今天又要在養拙齋通宵忙碌了。

到半夜起了風,打得窗櫺噗噗作響,顧瀚揚抬頭看了看窗外道:「明月,外面冷嗎?」

明月在外間回道:「爺,只起了風,倒不覺得很冷。」

「後半夜想來會冷,你去給他們取了棉衣送去。」顧瀚揚道。

明月應了下去。

「收了吧,爺累了。」說完起身往西次間去,通房大丫鬟牡丹、素蕊早在西次間等著伺候,見顧瀚揚進來忙蹲身行禮。

二人準備好熱水,進裡間暖閣伺候顧瀚揚梳洗睡下了,見顧瀚揚沒有吩咐,便去外間的炕上歇了。

素蕊閉上眼睡了,牡丹卻是睜著雙眼看房頂,不知道想些什麼。

屋裡顧瀚揚睡得極不安穩,一時輾轉反側,一時又坐了起來,在屋裡走來走去。聽到聲音,外間炕上的牡丹想起床進去,素蕊拖住她搖搖頭,牡丹不滿的斜睨了素蕊一眼,倒沒強要下床。

過了片刻屋裡靜了,素蕊看了牡丹一眼,示意她睡,牡丹怏怏地閉眼正準備睡了,就聽屋裡道:「誰在外面?」

牡丹一喜,忙道:「奴婢牡丹。」

「進來吧。」顧瀚揚一貫冷冷的聲音。

牡丹興奮的起身,摸出身邊的小鏡子,藉著月光打量自己。素蕊見了,忙拉拉牡丹示意她快些。牡丹放下鏡子,又把自己斜襟睡衣的領口鬆了鬆,方走了進去。

素蕊看了,暗自嘆了口氣,側身睡了,耳朵卻聽著屋裡的動靜,屋裡並沒有說話的聲音。不過片刻,牡丹嬌柔的呻吟聲便傳了出來,素蕊只覺一片悲涼,也睡不著了,遂坐在炕上等著屋裡喚人。

不過兩盞茶的工夫,便聽到屋裡要熱水,素蕊忙下炕提了熱水進去伺候,等和牡丹一起伺候了顧瀚揚安睡後方躬身退下。

出了裡間,便拉了牡丹往偏房去,點了個小燈便推了牡丹進去梳洗,自己在外面一邊聽著顧瀚揚那邊有沒有什麼動靜,一邊輕聲勸道:「我勸妳歇了那些個念頭吧,何苦呢?」

裡面只有嘩嘩的水聲,過了片刻方傳來嘆氣聲,道:「我們倆一處也有幾年了,我知道妳是為我好,可我和妳不一樣,妳爹得了個莊頭的差事,妳哥哥又已經娶了親,下面只有個妹妹,再沒愁的,如今你們家只等妳放出去了。可我家呢?爹一味的只知道喝酒,娘不過是打雜的,下面還有弟妹都沒成人呢,我若不爭氣,一家人怎麼好。」

素蕊知道牡丹說的都是實話,便道:「妳真全是為了妳家人,嫁個管事也能支應家裡的,妳不過是為著妳自己那些念想罷了。」

牡丹穿好衣服走了出來,那柔媚的雙眼看了素蕊,冷冷一笑道:「難道妳就沒有念想過?」

素蕊見牡丹那樣,又好笑,又好氣,便道:「咱們府裡凡是略平頭正臉些的,誰對咱們大少爺沒有念想?我自然也有,不過我能夠在養拙齋伺候咱們大少爺幾年我就很知足了,往後嫁個老實的莊戶人,踏踏實實過日子罷了。妳看看這養拙齋以前伺候的丫鬟們,和妳有一樣念想的可有個好的?別的不說,就說芍藥、松蕊吧,妳可願那樣?」

牡丹聽了垂頭不語,抬起頭咬了唇道:「我總要試試,若能和松蕊一樣,我也知足。」

素蕊搖搖頭道:「妳好自為之,只願妳別像芍藥一般就好。」

牡丹聽了,不禁打了個冷顫,道:「大半夜的快睡去,別咒我了。」

大早上盧嬤嬤便帶著小丫鬟端了兩碗藥往養拙齋來,清風見了施禮道:「二位姑娘在西廂房等嬤嬤呢!」盧嬤嬤點點頭,往西廂房去。

牡丹、素蕊見了起身行禮,盧嬤嬤示意丫鬟把藥放在桌上,道:「照以往的規矩,凡是大少爺晚間喚人伺候了,妳二人都一起用藥,二位姑娘請吧。」

素蕊看了盧嬤嬤刻板的臉一眼,端起一碗喝了,又端起旁邊的清水漱口,漱完水吐在白瓷碗裡,那水只略微見些黃色,盧嬤嬤微微點頭。

牡丹眼神游移,不知道想些什麼,看盧嬤嬤盯著自己看,只得拿了另一碗喝了,中間又嗆了些出來,再和素蕊一樣漱口,吐在白瓷碗裡,也只有些微的黃色。盧嬤嬤卻冷冷地看著牡丹不作聲,只示意身邊的丫鬟上去。

那丫鬟往日裡是跟著盧嬤嬤伺候慣了的,此刻上前利索的拉住牡丹的手反擰了,從袖口裡搜出條手帕,濕漉漉的。

盧嬤嬤也不作聲,牡丹見了,慌忙跪下求饒,盧嬤嬤道:「妳也不是新人,規矩妳是知道的,這藥是沒有了的,便是妳運氣好,有了身孕又會怎樣,想來妳也是明白的。」說完帶著丫鬟走了。

牡丹面色蒼白的跌坐在地上,素蕊恨恨的道:「我昨晚和妳說的,妳便是一點也沒聽進去呀。妳可知道,芍藥當日也是如妳這般,結果被發現有了身孕,咱們爺連眼都不眨,就讓人把她送去了軍營紅帳裡。去了不過幾天,那孩子就流產了,還不得休息,日夜要應付那些粗魯的士兵。偏是咱們爺下了令,連死都不能,現在還在紅帳裡熬著呢,妳若真鐵了心要和她作伴,誰也攔不住妳。」

牡丹此刻才覺得害怕起來,便道:「我想辦法找了藥吃了便是。」

素蕊搖搖頭道:「妳是第一天來的嗎?此刻盧嬤嬤早已知道了,有誰敢給妳買藥。」

牡丹慌亂的抱著素蕊抽泣著,素蕊道:「妳就求老天爺保佑妳沒孕,到時候不過配個三等小廝,還得好活。」

牡丹悲從中來,不甘的哭了起來。

瑞雪閣裡,秦暮雪聽了桃紅的話,放下書不屑地冷笑道:「一個下賤的奴婢也妄想有表哥的子嗣,真是不知死活。」

桃紅忙道:「正是,她哪裡騙得過盧嬤嬤,真真找死,聽說此刻到處求人買藥呢,咱們府裡哪有人敢幫她買藥呢。」

心裡一動,秦暮雪輕輕點了那粉彩茶盅道:「何用到處亂求人呢?咱們錦繡閣裡現住著位神醫呢,聽說家裡還開著叫仁心堂的藥鋪,咱們錦大少奶奶想必也是宅心仁厚的吧。」

綠柳一聽,眼睛一亮道:「正是,想來牡丹是急糊塗了,總要有人提醒才是。」

秦暮雪微微一笑,看了桃紅道:「漣漪軒裡一定有和牡丹關係好的,妳便幫她一下吧。」桃紅歡喜的應著下去了。

等桃紅走了,秦暮雪囑咐綠柳道:「這件事未必能善了,妳別摻和進去。」

晚上伸手不見五指,還是漣漪軒的那間屋子,一個穿比甲的丫鬟閃身進去與那炕上坐著的人低語了幾句,那坐在炕上的身影道:「瑞雪閣倒打的好主意,妳明日便拉著桃紅在有人的地方多說說話,再把剛才的話想辦法傳給牡丹。」

那穿比甲的丫鬟應了。

這幾日顧瀚揚都沒有再來錦繡閣,喬錦書也樂得自在,倒是有時間帶著紫蝶幾個給一品大師和袁楚都做了套蠶絲的棉衣,自己又親手給饅頭、包子也都做了一套,想著怎麼也要給顧夫人做一套才好,這裡帶了紫蝶幾個選了料子正準備動手,湘荷走了進來道:「大少奶奶,養拙齋的丫頭牡丹求見。」

喬錦書聽了忖道,往日有事都是清風、明月來的,今日怎麼換了人?便道:「讓她進來吧。」

牡丹聽了湘荷說錦大少奶奶讓自己進去,心裡又喜又憂,忙自己打起簾子走了進去,慌忙跪倒在喬錦書跟前道:「奴婢給錦大少奶奶請安。」

喬錦書見了,雙眉微蹙道:「爺派妳來有什麼事?妳且起來說話。」

牡丹跪在地上不肯起,連連磕頭哭著求道:「奴婢求錦大少奶奶救命,求錦大少奶奶救命。」

看見牡丹如此,喬錦書倒不急著讓她起來了,放下手裡的針線,仔細打量了一下跪在地上的丫鬟。嫣紅色的窄袖小襖外穿了件藍色比甲,雖是平日裡丫鬟們慣常的打扮,但袖口襟邊都細細的繡著桃花,格外添了些明媚,腰用嫣紅的汗巾束了,不盈一握,如今哭得梨花帶雨,眉眼間有幾分風情流轉。

見喬錦書並不答話,只是噙著笑打量自己,牡丹心裡沒底,只是想起那人說的話──「行醫的人必是心善的,也不敢不心善,只有她賞妳藥,妳才能在爺身邊繼續伺候,不然……」想到這兒打了個冷顫,牡丹又連連磕頭哀求。

見她這般摸樣,喬錦書也不多話,笑道:「把手放到桌上,我把把脈再說吧。」

牡丹並不伸手,只是囁嚅著看著喬錦書,咬咬牙道:「奴婢並沒有生病。」

聽見牡丹這樣說,喬錦書也不說話,只端了茶,輕輕的啜了一口,看著穀雨道:「這菊花倒沒夫人那兒的好。」

「嗯,奴婢聽說萬嬤嬤收菊花和旁人不一樣,下次去求萬嬤嬤學了,來年也給錦大少奶奶照樣收些。」穀雨道。

喬錦書放下茶盞道:「嗯,我也好像聽得這樣說的。」

見這裡主僕二人一唱一和,就好像沒自己這個人一般,牡丹心裡方寸大亂,外面還說錦大少奶奶年紀小,面慈心軟,顯見得是訛傳了。便規規矩矩地又磕了幾個頭才道:「奴婢沒有生病,只是昨日晚上爺宿在養拙齋喚了奴婢伺候……」說著又悄悄看了喬錦書一眼,見她仍是微笑的看著自己,並無一絲不悅,便繼續說道:「今日早上盧嬤嬤來賞了藥,奴婢一不小心打翻了,如今求錦大少奶奶再賞一碗。」

喬錦書聽了雙眉微蹙,盧嬤嬤雖說為人刻板,規矩極嚴苛,但絕不是冷酷的人,前些日子自己閣裡粗使上的何嬤嬤病了,妙筆說盧嬤嬤還打發了身邊的人送藥去,並沒有因自己懂醫術而不管不問,若是牡丹失手打翻了藥,盧嬤嬤絕不會就不賞藥了,恐怕這其中另有緣故。

這清揚園避子藥的規矩,自己是聽張嬤嬤說過些的,除了瑞雪閣,爺不管宿在哪裡,第二日盧嬤嬤定會送避子藥,若是姨娘、通房故意不喝,便不賞第二碗的。至於有孕了怎麼處理,看如今牡丹恐慌的模樣,依了顧瀚揚的性子恐怕是極其苛刻的,明知規矩還這樣行事,這牡丹也是個極有心計的。

今日來求自己,若是給了藥,便是違了規矩,違逆了顧瀚揚的規矩,不但自己在這清揚園的日子不好過,想來還要受罰;若是不給,自己是大夫,家裡還開著仁心堂呢,等牡丹真箇有孕受罰之日,自己恐怕也要落下個為醫心不仁的名聲,還要連累家裡的仁心堂,端的好計謀。

想到這兒,喬錦書咳嗽了一聲道:「穀雨,我嗓子有些不舒服,妳去把我那素錦繡海棠花荷包裡的清嗓丸拿一粒給我含了。」

喬錦書自己平日裡總是製些藥丸備用,這些藥丸都是穀雨管著的,別人都不知道用法,唯有穀雨明白。

穀雨聽了喬錦書的吩咐忙走進內室,想了想,取了那繡著海棠花的荷包藏進袖袋裡,又從一個棗紅色的荷包裡取了顆藥丸捏在手裡,這才走了出來。

穀雨把手裡的藥丸遞到喬錦書嘴裡,喬錦書含了又喝了口茶,方道:「那避子藥是極苦的,我平日裡也不喜歡喝,自己便總備著些甜的。穀雨妳去董嬤嬤那裡把她平日給我煎煮的藥取一碗給牡丹,董嬤嬤平日裡辛苦了,讓她也一起過來領賞吧。」

一時穀雨引了董嬤嬤端了碗藥進來,穀雨接了藥放在炕桌上,喬錦書道:「嬤嬤原是娘屋裡的老人,如今在我的閣裡伺候,平日裡為我煎藥也是仔仔細細的,總是辛苦了。」

董嬤嬤雖說以前是顧夫人院裡的,到底也只是個粗使的,並沒有什麼體面,今日見錦大少奶奶竟是招了自己進屋裡,心裡極高興,話便有些多,歡喜的道:「謝謝錦大少奶奶賞,老奴每日裡都是遵照吩咐煎煮的,就算錦大少奶奶不用時,也是按吩咐倒在樹根下並不亂放的。」

喬錦書便笑著吩咐妙筆賞了藍色的荷包,董嬤嬤千恩萬謝的躬身退下。

「藥在這兒,妳若想喝便喝吧。」喬錦書看著牡丹道。

牡丹心裡原也疑惑,這種藥怎麼會有現成的呢?聽董嬤嬤一說再沒懷疑了,原來不過是備用,爺來時便取用,不用時就倒了,還囑咐不能給別人用,可見是避子藥了。

二話不說端起便喝了,又磕頭道謝。

喬錦書並不與她多話,只道:「我累了,妳下去吧。」

等牡丹出了門,妙筆便閃身出去站在門口,紫蝶方道:「姑娘,這事只怕有些不妥。」

喬錦書冷冷一笑道:「我雖有善念,卻也不會讓人挾善為惡。」

說完屏退了眾人,屋裡只留了穀雨伺候。

見屋裡沒人了,穀雨方湊近喬錦書耳邊低聲道:「按姑娘吩咐把避子丸藥化在清火的藥裡給牡丹喝了,那藥碗奴婢也清洗乾淨了,剩下的避子藥丸奴婢用熱水化了倒掉,再不會有事的。」

喬錦書成親前覺得自己年紀太小便不想太早生育,就自己做了些避子藥丸備用。後來一直喝著盧嬤嬤送的避子藥,自己做的藥丸沒用上就放在那兒了,今日倒正好用上了。

聽見穀雨這般說,喬錦書微微頷首道:「人我是救了,牡丹若是安分,活命總是可以的,若是貪心,誰也救不得她。」

穀雨聽了道:「正是,只要牡丹沒有懷孕,爺最多將她打一頓配了小廝;若是牡丹以為能用今日姑娘贈藥的事攀誣咱們錦繡閣,那她便真真的作死了。」

下午,幾人又商量起給顧夫人裁衣的事,人多動作快,不過一下午,一件棗紅色長襖倒做好了七七八八,看天色不早,妙筆張羅著去取晚餐。

這裡正收拾著準備晚膳,盧嬤嬤卻帶了幾個粗使婆子,也不使人通傳便走了進來。喬錦書一怔,看盧嬤嬤雖沈著臉,眼裡閃過一絲焦急,便有些明瞭,想來是事發了,盧嬤嬤這般是警醒自己,便微微點頭道:「嬤嬤,這麼著急所為何事?」

盧嬤嬤見喬錦書微微點頭,心裡也鬆了些,但仍是沈了臉道:「大少爺和雪大少奶奶在瑞雪閣,喚錦大少奶奶去問話。」

這便是很不客氣的說話了,可見事情的嚴重性。喬錦書掃了自己身上一眼,家常的牙白底紫丁香印花小襖,紫色折枝薔薇棉裙,還黏了幾根絲線,本想換件衣服,略一思忖,覺得不換也好,便道:「穀雨、紫蝶跟我去,張嬤嬤帶了湘荷、妙筆守著屋子,任何人不能進來。」

盧嬤嬤有些不忍的提醒道:「錦大少奶奶不換件衣服嗎?」

喬錦書搖搖頭道:「多謝嬤嬤,不換了。」

盧嬤嬤又深深的看了喬錦書一眼,看著身邊一個婆子道:「妳在這裡聽張嬤嬤的吩咐守著錦繡閣,不許人亂闖。」

然後幾人往瑞雪閣去。

商品簡介

本 書 特 色

作者維西樂樂筆調文風,

綿柔裡藏著犀利,明快中深情流露!

二十一世紀的中醫師穿越成了架空時代的小蘿莉,

小門小院小商戶,且看小蘿莉怎麼鬥繼祖母、救親叔叔、鬥姨娘,幫娘生嫡親小弟弟,幫爹爹賺大錢……

還看她怎麼用一顆七巧玲瓏心,降服城府深的腹黑男……

內 容 簡 介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若得君心似我心,定不負相思意。

文創風247《藥香襲人》下 維西樂樂◎著

喬錦書想起當初要嫁進顧家前,她跟他的一段對話──

「我不想進顧家。」

「小東西,妳我二人之間,妳可有資格說不?」

「說『不』是我的態度,即便無果。」

「我雖答應妳師傅護妳一生,但日子好不好過也在妳的態度。」

那時,她不得不嫁,他呢可有可無地娶了。

如今她的心卻悄悄起了變化,

她不想他待她的只是因為應諾了師傅,

她希望他眸子裡的冷酷淡漠可以添上溫暖,

他待她的周道維護是出自於對她的喜愛……

過往那些傷害他、教他變得如此冷情寡愛的因,

可以在她的全心付出、溫柔呵疼轉變成彼此真心相屬的果。

就算扯入朝廷權力鬥爭,甚而得拿命去搏,她也甘心相隨……

作者簡介

維西樂樂,晉江原創網簽約作者,處女座,不是走在路上肆意歡笑,就一定是宅在家裡的落地窗前發呆,嚮往風一樣的自由自在,溫柔的外表下藏著一顆女漢子的心,最希望的就是把自己天馬行空的夢變成一個個溫暖的故事。已經發表的作品有《藥香襲人》。

藥香襲人(下)
作者:維西樂樂
出版社: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4-12-05
ISBN:9789863283881
定價:250元
特價:88折  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