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國記(3): 魔性之子
cover
目錄

目錄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解說 菊地秀行

試閱內容

《十二國記3魔性之子》試閱 節錄第一章、第二章

白色的花盛開。

放眼望去,是一望無際的原野。天空宛如把球對半切開的半球形,原野就像一個碩大無比的圓盤,在此之前,他從來沒有見過一直綿延到地平線的原野。

他轉頭巡視,三百六十度的原野是一個完美的圓形。視野所及,都是一片平坦的綠地,沒有絲毫的起伏。

「太厲害了。」

他自言自語著,才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這裡是哪裡?他的住家附近和小學周圍,以及最近終於記住的通學路周圍都沒有這種地方。

他抬起頭。天空呈現出複雜的色彩,他以前從來沒有見過這種顏色的天空。

天空是一片水藍色,也許是因為整片天空都薄薄地刷上了一層捲雲的關係,所以比平時看到的天空顏色更淡。淡淡的水藍色中暈染著粉紅色和淡綠色的色彩。

他茫然地仰望天空。下次為天空著色時,不要再用藍色,而是改用水藍色。捲雲緩緩流動,天空的顏色宛如極光般變幻出不同的色彩。

他仰望天空好一陣子後,又轉頭四處張望,自言自語起來。

──也不能忘了月亮。

滿月般矇矓皎潔的月亮懸在呈現出奇妙色彩的天空中,月亮周圍有淡淡的白色星光。當他順著星座的形狀望去時,發現了第二個月亮。

他瞪大了眼睛。

──難道月亮不是只有一個?

他仔細計算後,發現天空中總共有六個大小不一的月亮,卻完全不見太陽的蹤影。

他感到不可思議的同時,繼續看著天空出了神。周圍的空氣既不冷也不熱,微風吹拂,飄來淡淡的香氣。那是花香,還有青草的味道。

他用力深呼吸,視線回到了大地。一望無際的平坦大地上是一片高度及膝、宛如纖毛般的綠草,草莖筆直地從纖細的葉片之間冒出來,前端綻放著幾朵像指甲般大小的花。走近一看,發現花很稀疏,但遠遠望去,是一片矇矓的白色。

呼呼。一陣稍強的風吹來,青草同時搖動著,白花也跟著搖曳。微小的花相互碰撞著,發出宛如玻璃相碰時的清脆聲音。柔軟的青草搔在腿上感覺很癢。

這時,他發現這裡不是原野,而是濕地。清澈的水剛好淹沒了他半個小腿肚,他以前從來沒有見過這麼清澈的水。沒有漣漪,也沒有流動的水幾乎讓人懷疑它的存在。奇妙的是,他並沒有感覺到自己的腳濕了,他試著抬起一條腿,水滴像碎裂的水晶般閃著光滴落,但皮膚完全感覺不到任何潮濕。

水底是灰色的石頭。難怪大地這麼平坦。四方形的大石頭整齊地舖在水底,石頭上是清澈的水。纖細碧綠的草莖從石頭上冒出來,小魚身上閃著光,從草叢後方游了出來。

他歡呼起來,把手伸進水裡撈魚。他的小手追逐著小魚,但魚並沒有逃開,反而向他的指尖游來,他動了一下手指,魚也跟著游了過來。

──這裡是什麼地方?

他用雙手掬起了魚和水,然後環顧四周。他也漸漸瞭解,這種地方不可能存在。水從指間流走,魚經過指間時,感覺好像被輕輕搔了一下。

──這裡太美了。

他毫無意義地點了點頭,再度巡視周圍,然後踩著水花走了起來。每走一步,花就跟著搖動,腳下發出叮叮噹噹的清脆聲音。

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只知道走了很長的距離。但無論走多久,他都完全不覺得累。白花滿地的風景百看不厭,他很滿足,帶著幸福的心情繼續走著,不時有小鳥飛來,停在他的頭頂或肩膀,玩了一陣子又飛走了。

他目送著小鳥飛遠,發現遠處是原野的盡頭。白花後方是一片很深的蒼藍色,那裡似乎有一條河。

他朝向河流的方向走去,但感覺像是水在前面跑,他在後面追,走了很久,都無法縮短和河流之間的距離。他沿途繼續和小魚、小鳥嬉戲,走了很久,才終於漸漸靠近。

原本以為是小河,沒想到是一條很大的河流。對岸彷彿遙不可及,河流深不見底。石板大地的前方,只見一片蒼碧色的深河。即使探頭張望,也看不到水色比較淺的地方。河流呈現均勻的深色,由此可知,河底沒有任何起伏。

他走到又深又寬的河邊,無法繼續向前走。他還不會游泳。雖然河中的水沒有流動,但他不認為自己可以橫渡這麼寬的河面。

他失望地左顧右盼,發現遠處有亮光。仔細一看,在蜿蜒的河流上游(也可能是下游)處,架著一座橋。

看起來像是半透明的玻璃橋。他笑了起來,沿著河邊邁開步伐,朝向遠處的那座橋邁開了步伐。

第二章

1.

那是廣瀨實習的第三天。上完三節課,寫完實習日誌,正準備收拾回家時,二年六班的學生跑來找後藤。學生為運動會做準備工作時,所使用的木條不小心打破了窗戶。廣瀨慌忙趕去學生正在忙碌的體育館後方,按照後藤的指示完處完畢。接下來這段日子,學生會在放學後留下來為運動會做準備工作。班上的學生留在學校,後藤就不得不留下來。既然後藤留下來,廣瀨當然也不敢先下班。

廣瀨心裡想著這些事,通知了負責的老師後,沿著走廊,打算走回準備室,發現二年六班的教室內有人影。他想起今天沒有人說要在放學後留在教室,於是走進教室察看,發現高里坐在教室內。

廣瀨看不出高里在教室內做什麼事,甚至不知道他在沉思還是發呆,只知道他出現在那裡。高里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微微握著雙手放在桌上,視線看向窗戶的方向。

「怎麼了?你怎麼還沒回家?」

廣瀨站在敞開的教室門口問道,高里猛然抬起頭,回頭看著他,然後靜靜地點了點頭。

「是。」

「你也留下來做準備工作嗎?」

廣瀨不由自主地想要和他聊天。他在發問的同時走進教室。

高里直視著廣瀨的臉。

「不是。」

就在這時,廣瀨似乎看到什麼東西跑過高里的腳邊。廣瀨停下腳步,目光追隨著掠過視野的影子,但那個東西的速度飛快,一眨眼的工夫,就已經跑出了他的視野。由於事情發生得太快,他來不及正眼看清到底是什麼,只覺得好像是某種野獸。他茫然地看向影子逃走的方向,當然沒有看到任何東西。

廣瀨正想問高里,有沒有看到剛才的東西,迎上了高里直視的視線。高里的視線中沒有任何情感,廣瀨突然感到尷尬,看向教室的各個角落,空蕩蕩的教室內只剩下乾燥的夏日空氣。

廣瀨苦笑了一下,再度看著高里,他正目不轉睛地看著廣瀨。

「你留下來有什麼事嗎?」

「沒有。」

「那是有哪裡不舒服?」

廣瀨走過去問道,他抬頭注視著廣瀨,搖了搖頭。

「沒有。」

高里的回答太簡潔,廣瀨仔細打量著他抬頭看著自己的那張臉。高里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平靜得好像已經徹悟了一切。

「你叫、高里,對嗎?」

他再度確認了早就已經記住的名字,高里只是點了點頭。

「你沒有參加課後的社團嗎?」

「沒有。」

「為什麼?」

廣瀨試圖讓高里說一些應答以外的話,所以故意這麼問。高里微微偏著頭,用不符合他年紀的鎮定聲音說:

「因為我不想參加社團。」

即使讓高里開口說話,仍然無法消除他身上散發出的那種格格不入的感覺。高里並沒有拒絕廣瀨,但也沒有歡迎,只是因為廣瀨發問,他就回答而已。

「你在這裡幹什麼?喔,我不是在質問你,只是基於好奇心發問。」

高里微微偏著頭回答說:「我在看外面。」

「看外面而已嗎?沒有在想事情?」

「沒有。」

廣瀨覺得高里太奇怪了。雖然知道不會有什麼有趣的東西,但他還是看向窗外。因為角度的關係,廣瀨可以看到體育館的一半屋頂,和屋頂上方看起來像是用藍色玻璃鑲嵌而成的帶狀海平線,但坐在自己座位上的高里應該只能看到天空。

「只能看到天空啊。」

「對。」

高里也轉頭看向窗戶。從他視野的角度來看,的確是看著天空。目前正是九月初,這個時間的天色還亮著,沒有一絲雲彩的藍色天空就像是佈景道具。

「看不到任何有趣的風景啊。」

廣瀨的聲音中難掩困惑,但高里並沒有回答,只是微微揚起嘴角,露出像是微笑的表情。

廣瀨感到坐立難安,但又不想就這樣轉身離開教室,所以隨便問了高里一些問題。他在運動會上要參加什麼比賽?喜歡運動嗎?覺得學校開心嗎?擅長哪一個科目?一年級時的班導師是誰?讀哪一所中學?家庭成員有哪些人?

高里看著廣瀨的眼睛,淡淡地回答了這些問題。還沒決定參加哪一項比賽。既不喜歡運動,但也不會討厭。並不會覺得學校很無聊。沒有擅長的科目。他只是針對廣瀨發問的問題簡短而簡單地回答。

他既沒有主動多說廣瀨沒有發問的事,也沒有問廣瀨任何問題。他有問必答,但不問就不答。雖然面對廣瀨並不會感到痛苦,但也無意主動和廣瀨交談。

「這麼說可能有點那個,你有點怪怪的,之前有沒有人這樣說你?」

廣瀨知道這麼說很無禮,但還是說了出來,高里簡單回答「有」的聲音中,還是感受不到任何感情。

「我就知道。」

廣瀨笑了笑,高里也稍微笑了笑,很像精通人情世故的大人露出禮貌性的笑容。因為不會有粗俗的感覺,所以廣瀨並沒有感到不悅,但還是無法抹去內心對他的奇妙感覺。無論他沉著鎮定的態度還是聲音,都已經大幅超越了早熟的範圍,而是有一種老成的感覺,和他完全是少年的外表太不相襯,這種不協調的感覺讓廣瀨困惑不已。

他充分體會到後藤之前為什麼用「異類」來形容高里。高里不是「奇怪」,而是「奇妙」。因為沒有任何讓人不舒服地方,所以只能用「異類」來形容他。雖然完全猜不透他在想什麼,但看起來也不像是有任何扭曲的思考。

「我是不是打擾你了?不好意思啊。」

廣瀨說,高里帶著笑容回答:「沒有。」

2.

「高里真是奇怪啊。」

翌日午休時間,後藤出門去吃午餐時,廣瀨在實驗準備室忍不住這麼說。

廣瀨周圍有四名學生。他忍不住想,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整天窩在準備室的人都差不多,他們身上總是多了些什麼,又少了些什麼,所以在教室內找不到自己的容身之處。只是廣瀨在學期間,聚集在實驗準備室的都是一些大膽獨特的人,相較之下,如今在準備室吃午餐的這些學生簡直太不成氣候。

「你竟然這麼快就發現高里很奇怪了。」

一位姓築城的學生抬起頭,語帶佩服地說。他和高里同班,都是二年六班的學生,從今年開始經常跑來準備室。

「當然知道啊,我昨天和他聊了一下。」

準備室是吃午餐的最佳場所。這裡光線充足,夏天會開冷氣,後藤會大方地請學生喝茶,只不過沒有茶杯,而是用燒杯。

「他看起來不是很乖巧嗎?」

築城似乎語中帶刺。

「你的意思是,他實際上並不乖巧嗎?」

「這麼說也沒錯啦。」

他的語氣中透露著不滿。另一個姓岩木的學生可能聽到了,探頭看著築城問:

「他有什麼問題嗎?」

「沒什麼。」

築城冷冷地說,岩木露出掃興的表情。他也是二年級的學生,但他在二年五班,選修課時和二年六班一起上課。

「怎麼回事?你討厭高里嗎?」

「沒有啊。」

「幹嘛吞吞吐吐,有話就直說啊。」岩木不停地追問,築城把頭轉到一旁不理會他。一年級的野末和三年級的橋上也都好奇地看著他們。

「可能只是個性有點陰沉吧,也讓人覺得很難親近,難道有什麼隱情嗎?」

岩木問,築城很不耐煩地說:

「反正他這個人就是很怪。」

他說話的語氣很粗暴,所有人都露出訝異的表情。

「怎麼個怪法?」

橋上問,築城垂下雙眼,用緊張的聲音語帶吞吐地說:

「反正他不太一樣啦。」

廣瀨對築城的語氣感到不解,偏著頭問:

「大家都討厭高里嗎?」

築城聽了,顯得有點慌亂,小聲嘀咕說:「應該沒人喜歡他。」然後看著廣瀨說:「最好別和他有任何牽扯。」

「為什麼?」

廣瀨問,但築城沒有回答。

「有什麼問題嗎?」

「……反正他就是和別人不一樣啦。」

岩木故意大聲地嘆了一口氣。

「他只是不愛說話吧,該不會有霸凌問題?」

聽到岩木揶揄的聲音,築城垂下視線。他猶豫了一下,意味深長地壓低了聲音說:

「希望你們不要告別人,這件事是我說的。」他東張西望了一下,繼續說了下去,「高里曾經遭遇神隱。」

廣瀨一時想不起來「神隱」這兩個字怎麼寫,所以想了一下,隨即立刻想到是神明的神和隱藏的隱,忍不住張大了嘴巴。

「神隱?你是說,某一天突然消失的那個神隱嗎?」

築城點了點頭。

「聽說是高里讀小學的時候,他真的在某一天突然消失,一年後又莫名其妙地回來了,完全不知道高里這段時間去了哪裡、做了什麼。」

「高里自己怎麼說?」

「好像什麼都不記得了。」

商品簡介

前傳之作!第一本被創造出來的《十二國記》!

日本讀者真心推薦,若從未看過【十二國記】,請從《魔性之子》讀起!

全新版《十二國記》特點:

1.小野主上親自重新修訂內容!

2.山田章博老師全新封面及插畫!

3.全新作品《丕緒之鳥》、長篇小說即將出版!

4.知名譯者王蘊潔,首度跨足奇幻文學翻譯!

★經典日系奇幻大作《十二國記》捲土重來,新裝版磅礴上市!重溫超越當時的感動!

★2013年日本亞馬遜最佳女性小說榜前10名,《十二國記》新裝版系列作攻占第1、3、4、5、10名!

★2013年已出版新裝版系列作共9本,全數進入日本亞馬遜2013年最佳女性小說榜前30名!新舊版《十二國記》系列作相加,前50名一共上榜13本!

★千呼萬喚始出來!暌違十二年出版之全新創作《丕緒之鳥》,在日勇奪《達文西雜誌》票選BOOK OF THE YEAR 2013第1名、2013年日本亞馬遜最佳女性小說第1名!即將推出中文版!

★全新長篇小說,補全《十二國記》系列之作執筆中,明年即將席捲世界文壇!

★特聘人氣部落格「綿羊的譯心譯意」格主,負責《解憂雜貨店》、《永遠的0》、《哪啊哪啊~神去村》、《夢幻花》之知名譯者王蘊潔,首度跨足奇幻文學翻譯!

★小野主上全新修訂,山田章博全新插畫,精美設計,巧思連發,並收錄專家《魔界都市》、《吸血鬼獵人》作者菊地秀行解說!

★日本累計銷售突破780萬本,舊版全系列在臺銷量直逼40萬本!

【內容簡介】

我找不到屬於我的地方──

實習教師廣瀨回母校實習時,注意到一個名叫高里的學生。高里無法融入其他人的身影,讓他回想起自己的過去。

欺負高里的人都會發生意外,所以大家都說「惹他會遭殃」、對他敬而遠之。

高里的神祕,和他曾遭「神隱」有關嗎?廣瀨想要保護他,卻發生了更大的慘劇……

翻開內心深處的黑暗,「十二國記」系列最戰慄的序章!

作者簡介

小野不由美

出生於日本大分縣中津,就讀大谷大學期間,加入「京都大學推理小說研究會」。一九八九年「Ghost Hunt」(惡靈系列)第一集《舊校舍怪談》大受好評,榮升當紅系列作。繼一九九一年的《魔性之子》之後,又在隔年發表《月之影 影之海》,自此展開「十二國記」系列。一九九三年,以《東京異聞》入圍日本奇幻小說大獎,引起了廣泛討論。二○一三年,以《殘穢》榮獲山本周五郎獎。著有《魔性之子》、《月之影 影之海》等「十二國記」系列作品、「惡靈」系列作品、《屍鬼》、《黑祠之島》和《鬼談百景》。

十二國記(3): 魔性之子
十二国記 魔性の子
作者:小野不由美(小野不由美)
譯者:王蘊潔
繪者:山田章博
出版社:尖端出版
出版日期:2014-10-10
ISBN:9789571057118
定價:480元
特價:88折  422
其他版本:二手書 52 折, 25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