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王奴姬(1)女僕正值叛逆期
cover
目錄

目錄

第一章 海盜

第二章 交鋒

第三章 修羅場

第四章 殺機

第五章 逃生

第六章 囚犯

第七章 海龍出世

第八章 韓昭國

第九章 機關

第十章 肌膚相親

試閱內容

第一章 海盜

這是海盜的黃金時代。

雲穹大陸上,三分陸地、七分海洋,韓昭、黑曆、華風三國各霸一方,以海為界,商貿往來多靠海路,因此誕生無數海上盜賊,逐鹿於海洋之上……

韓昭國

春光明媚,金色陽光照耀大地,楊柳伸展著身軀,在春風中輕柔起舞;嫩綠的草葉在土壤中抖擻身姿,散發出清幽的香味;桃花在枝頭輕顫,正是春來好時節。

可此時皇城郊外,一陣凌亂的馬蹄聲響起,兩匹渾身是血的駿馬馱著一男一女,如飛般從遠處狂奔而來,一隊黑衣人則在他們身後緊追不捨。

當頭的女子面容標致,可卻無一絲血色,髮絲凌亂,衣裳染紅到幾乎看不出原本的顏色,唯獨一雙眼仍銳利地緊盯著前方。

她手中緊握著短刀,鮮血流淌而下,染紅了刀面,她卻毫無所覺,身形猶如一支追風逐月的鏢槍,犀利而冷酷。

她身後,一個滿身血污的男子大喊著:「大小姐,快跑,快!」便一勒馬匹,轉身對上狂追而來的黑衣人馬。

「走!」冷冽至極的聲調響徹雲霄,血衣女子頭也沒回,反手狠狠地擲出短刀,短刀在空中飛射而過,血光乍現時,已深深沒入身後領頭追趕的黑衣人胸口。

見她一刀斃敵,血衣男子眼中卻沒有歡喜,只有無盡的擔憂和決絕,緊握手中長劍,他咬牙狂吼一聲:「大小姐,快走!」便朝黑衣人馬殺去。

男子的話,她聽在耳裡,眉眼沉了下來,卻沒有回頭,執著馬韁的手已經緊握成拳。

今日若讓她回了韓昭皇城,日後她必十倍以報今日之仇。冰舞月在心中暗暗發誓。

她繼續縱馬狂奔,快如流星追月,然而經過一日一夜,再好的駿馬也承受不了,她才猛地一揮馬鞭,駿馬突然口吐白沫,狠狠地栽在地上,將她遠遠拋了出去。

血紅的馬眼看著冰舞月,緩緩流下眼淚,呼吸已止,卻闔不了眼,彷彿到死都還在擔心主人的安危。

冰舞月看了一眼倒下的駿馬。赤白已經跟了她五年,隨她四處征戰、威震八方,是她最親密的夥伴、朋友、兄弟,今日卻……

又想起出門時,身邊除了左右侍臣,還有前後各三將、十五名屬下、十七個兄弟,好生熱鬧;回程時,他們卻一個個倒下,現在只剩下她一個人……銀牙深深咬住下唇,瞬間皮開肉綻,一縷紅絲順著嘴角流下,卻硬生生地逼退了她眼中流轉的晶瑩。

不許哭,這仇要血債血償!

一掌擊向身邊土壤,冰舞月翻身而起,提氣奔跑。

前方是護城河,過了護城河,就是韓昭皇城,到時就能逃出生天了!

鮮血滴在草地上,把點點嫩綠染成絲絲火紅。身後,馬蹄驟響,越來越近……冰舞月繼續狂奔,長髮在空中幾乎成了一道直線,她的雙眼燃燒著、瘋狂著。

「噗!」一聲輕響,冰舞月聽聲辨位,一個閃身避讓,只見一道寒光掠過她耳邊,射入腳下的草地。

緊接著,利箭破空之聲大作,身後的黑衣人眼看冰舞月離護城河越來越近,暗箭、利器紛紛出手,誓要置冰舞月於死地。

冰舞月一邊飛奔,一邊不斷閃身躲避身後射來的利箭。

緊追不捨的黑衣人見冰舞月頭也沒回,卻好像背後長了眼睛似的連連閃身避過,不由得全傻了眼。

冰舞月果然不是浪得虛名,這一日一夜的追殺,五百六十一個頂級殺手盡出,對上冰舞月和她隨身的四十隨從,居然折損到只剩下他們幾個,現下冰舞月卻還有本事躲閃他們的利箭!?

黑衣人馬極度不甘心,血紅了眼,將利箭射得更加猛烈。

護城河到了!冰舞月面露猙獰,縱身往護城河上跳——

不,只要冰舞月一入水,再想擒拿她,就難如登天了!

頓時,冰舞月耳邊風聲疾嘯,利箭破空之聲撕裂了空氣,一聲悶響後,懸在半空的冰舞月身軀巨顫,胸口猛然感覺到疼痛,接著,一物從胸前冒出,她緩緩低下頭,看著透胸而出的銀色箭頭上沾滿了血跡。

那是她的血……這表示她還沒有逃脫噩運?

突覺一口氣提不上來,冰舞月身形一窒,倒頭往身下湍急的水流落去——

巨大的浪花在河面上炸開後,又迅速回歸,一縷血色在河中一盪,隨著湍急的河面向東遠去……

緊追過來的黑衣人互視一眼後,調轉馬頭朝來時路飛速奔回。

若他們都沒有看錯,那枝利箭射中了冰舞月的心臟。

沒有人被射中心臟還能活命,就算她是威名鼎盛的冰舞月也一樣!

可是,此次出手,幾乎滅了他們訊龍宮的所有好手,這筆委託費,他們非得往上加不可。

春風吹拂大地,岸邊楊柳搖曳,天是那麼的藍,陽光是那麼的耀眼,除了草地上的斑斑血跡,這一方天地,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過。

隨著送暖的春風,一條驚天動地的消息即將傳至韓昭、黑曆、華風三國,而這……只是一個開始。

陽光爍金,海水蕩漾,大小魚兒不時從海中冒出,有時高高躍起,在空中劃出一條弧線後又落入海中,濺起點點浪花;海鷗展翅翱翔,有時朝著碧藍的海水一個俯衝,叼起一條魚兒後,又快速飛向天空。

如斯美景中,一艘船在海面上飛快地行駛。

「他奶奶的!弄這半死的臭娘們來做什麼?」

「這是老大的意思,我哪知道?」

「老大?算了,扔那角落好了。」

兩個壯漢一臉嫌惡地把抬著的女子隨手往地板上一扔,奄奄一息的女子一口鮮血噗地直噴而出,濺了兩壯漢一腿腳。

「媽的,晦氣!」

「他媽的!」

男人們大呼倒楣,邊罵邊離去。

無法言喻的疼痛好似因這一摔而甦醒了,充滿四肢百骸,全身猶如被拆開過再組合,冰舞月在一陣難以言喻的巨疼中,睜開了無比沉重的眼瞼。

烏黑的船艙映入她眼中,上面的污漬好像從來沒清洗過,黑到泛著油光;一股惡臭鑽入鼻尖,讓人作嘔,本就已經不太清楚的神智,被這麼一熏,又變得有點昏沉。

「妳醒了?」隨著軟軟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冰冷的液體流入嘴裡,是水。

冰舞月昏沉的神智微微好轉,她竭力朝出聲處望去,只見一個有著一張瓜子臉的柔弱女子,正怯生生地看著她,端著一個破碗在餵她喝水,女子的衣襟鬆垮垮地繫著,那粗布麻衫是最下等的貨色。

冰舞月的眉頭微微一皺,她居然沒死!?

不敢置信的她,身子微微移動,立刻換來胸口劇烈的疼痛,她身體一顫,幾乎窒息,臉上卻緩緩浮現出一絲笑意,一絲真真切切、冰冷至極的笑意。

老天不滅她,那麼所有負了她的人就得等著!

女子見冰舞月傷得這麼重,居然還會笑,不由得擔憂地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怕她是得了傷寒,燒壞了腦子。

「這是哪裡?」冰舞月見此,收斂了笑意,開口問道,聲音不僅沙啞得幾乎聽不出原來的清脆,還微弱得猶如蟲鳴。

「這是……啊!」女子話還沒有說完,突然一聲驚叫,手裡端著的破碗摔落下去,碎成一地殘片。

「小姑娘,過來給大爺親一個。」猥褻的聲音緊隨著女子的尖叫聲傳來。

只見面前人影一晃,那女子被人從身後抱了起來,砰地一聲扔到一邊,一個粗壯的男人一把扯開她身上鬆垮垮的衣衫,解開褲子就壓了上去——

「爺,饒命啊……」驚慌的尖叫聲響起,可伴隨的卻是一連串下流的笑聲。

只見狹小的船艙裡,三個女子身上不著寸縷,各自被壓在一臉齷齪、滿身臭味的粗魯男人身下,她們旁邊還站著好幾個男子,猴急地在她們的身上又摸又捏。

男人們半裸露的胸膛上布滿黑毛,下身只著動物皮做成的短褲,身上傷痕遍布,佩戴在腰間的匕首上刻著骷髏頭,伴隨著他們的動作晃動著。

冰舞月的眉頭幾不可見地一蹙,明瞭到這些人是海盜。

這表示她在海上?

她原以為自己還在內陸河道,但這些海盜出現在此,表示她已經離開了韓昭國。看來,她昏迷的時間不短。

「趙老三,你給我快點!」冰舞月尋思間,旁邊還沒有發洩的海盜不耐煩地催促著。

「快什麼快!那裡不是還有一個?」公鴨般的嗓子大聲回道。

話音剛落,一雙穿著靴子的腳已經踩到冰舞月的大腿上,她頓時疼得渾身抽筋,幾乎再度昏厥過去。

「七小子,別動她,否則兩下就玩死,太不過癮了,再養一段時間吧!」一個銅鑼般粗的嗓子道。

「七小子,那是老大看上的,你敢動?」撲在柔弱女子身上發洩的男子一邊提著褲子,一邊沉聲警告。

踩著冰舞月的大腳立刻縮了回去,七小子嘿嘿笑道:「難怪長得這麼標致,老大就是有眼光!」

聽著這話,冰舞月暗自皺了下眉。她長得什麼樣子,她自己清楚,雖算不上傾國傾城,也頗有美名,卻沒想到連海盜都看上了她。

「廢話!否則怎會把她從吳老三的手下搶過來?這麼個破爛身體不能馬上用,還要用藥養著,若非長得好,誰會要她?」

那男人不再理會冰舞月,回到那三個女子身旁發洩。

冰舞月從隻字片語中得到的消息沒什麼用處,她還是不知道自己怎麼會來到這裡。

聽著淫穢的聲音和女子們的苦苦哀求,冰舞月緩緩閉上了眼。此時的她自身難保,更遑論要救她們脫離魔掌了。

冰舞月在昏迷、醒來的反覆中漸漸康復,但因為內傷太嚴重,恐怕一年半載都無法痊癒。

「妳命真大,我幾乎要以為妳活不了了。」這一日,最初與冰舞月說話的柔弱女子一邊為她上藥,一邊輕聲道。

冰舞月冷冷地掃了女子一眼,點了點頭,卻沒有說話。

她猜想,是因為自己天生心臟位置略偏,才得以活命。

女子已經習慣冰舞月的態度,並不以為意,動作熟練地解開冰舞月的衣衫。

「啊!怎麼又流血了?」女子見冰舞月胸前那本已開始結痂的傷口,又流出大量鮮血,不由得驚叫起來。

可冰舞月臉上卻不見惶然,那亮如星辰的眼不經意地瞄過船艙口,只見一個男人轉身走了出去。

她暗自冷笑一聲。這麼重的傷,不養個一年半載,根本不可能康復,這些沒人性的海盜真會等她傷好才動她?

不可能的,她估計一旦傷口結痂,就會落得跟這些女子一樣的命運,因此,在一身功力幾乎失去九成的時候,她只能靠著不斷傷害自己,來爭取時間,所以每每傷口快要結痂時,她就會趁夜撕爛痂塊。

女子手忙腳亂地為冰舞月包紮傷口,冰舞月則緩緩地閉上眼,開始凝聚內力調養。

時間稍縱即逝,冰舞月被困在船艙中已經一個多月,只能靠著天色變換來猜度時辰,她知道自己離韓昭國已經越來越遠了……

「砰!砰……」腳步聲傳來,躺在船艙裡閉目調息的冰舞月立刻警覺了起來。

突然,船艙門被一腳踢開,一人手持油燈走了進來,巨大的響聲驚醒了眾人,其他女子們驚恐起來。

「妳,跟我走!」左眼罩著一條黑布、滿臉橫肉的男人指著冰舞月,大聲道。

冰舞月雙眼微瞇。看來,海盜首領憋不住了。

「爺,她身體還沒好,求爺……哎喲!」一直照顧冰舞月的柔弱女子戰戰兢兢地看著那滿臉橫肉的男人,雖然害怕到極點,卻還是出聲為冰舞月求情。

「滾!這裡沒有妳說話的餘地。」男子眼中橫光一顯,露出滿口黃牙,一腳朝她重重踢去。

砰地一聲巨響,女子狠狠地撞上尖銳的桌角,頭上頓時鮮血四濺,身體軟軟地倒了下去。

「啊!」其他女子立刻嚇得驚叫起來。

「他媽的!真晦氣。」男子冷哼一聲,轉頭看著冰舞月,「快點!」

冰舞月看了眼香消玉殞的女子,沒有吭聲,手撐著船艙,緩緩站了起來,朝男子走去。

男子滿意地點點頭,貪婪地掃了冰舞月全身一眼,才轉身帶路。

黑如綢緞的天幕中,星兒散發璀璨的光芒,一輪明月掛在空中,銀色光芒灑下,清麗而優美;白日碧藍的海水此時一片漆黑,倒映著繁星,隨著浪花波動,連綿遠去。

進入海域這麼久,這是冰舞月第一次走出船艙,朝四周掃了一圈,她靜靜地跟著男子進入海盜首領的艙房。

「小美人兒,妳可真讓爺想得緊。」

冰舞月站在艙房中央,冷冷看著坐在床上、胖得連五官都擠在一起的海盜首領。

「請老大好好享用,小的先退下了。」男子獻媚地說完便退出去,門在冰舞月身後關上。

「過來。」坐在床上的海盜首領眼中閃著貪婪的光,沉聲命令道。

冰舞月撐著身子緩緩地朝他走去,他滿意地點點頭,「不錯,我喜歡聽話的美人。」眼中閃著淫邪的光,像是已經剝光了她的衣服,他伸出一隻胖手朝冰舞月的下顎勾去,另一手則摟向她的腰。

冰舞月依偎在海盜首領身前,他猴急地兜頭朝她沒什麼血色的唇吻去……

這時,冰舞月動了,一直緊貼在腰側的手,閃電般朝著海盜首領的頸間劃去,纖細的兩指間夾著一片上回柔弱女子失手打碎的破碗殘片。

沒想到隨意撿起的破碗殘片,真的派上了用場!

海盜首領雖一身橫肉,反應卻相當快,頭部猛地朝後一仰,就避開了這致命的一擊。

冰舞月見此,銀牙一咬,眼中冷光一閃,二指間殘光掃過,快如閃電。

那海盜首領能稱霸這一方海域,手上還是有點硬工夫的,可惜他遇上的是冰舞月──叱吒陸上三國的風雲人物,縱然此時虎落平陽,拚力一擊,也不是好惹的。

下一秒,只聞喉頭一陣汩汩悶響,鮮血順著刺入的殘片緩緩流了下來,海盜首領的臉瞬間漲紅,雙眼瞪大如銅鈴,帶著不敢置信的表情向後倒下……

冰舞月鬆開夾著殘片的手指,面無表情地在海盜首領身上拭淨鮮血,扳開他已襲上她手腕的手,轉身取下掛在牆壁上的彎刀,袖袍一揮,滅了艙房中的燈火。

摸了摸胸口,她感覺那裡濕漉漉的一片,顯然傷口又裂開了。

內傷本就沒好,一運起內力,一個月來的休養又功虧一簣了。冰舞月自嘲地勾了勾唇角。

靠在艙門後深吸口氣,她推門而出。

甲板上一片寧靜,只有放哨的海盜在船頭說著骯髒話,冰舞月側頭聽了一會兒,沒有走向船尾,反身走向船員們聚集歇息之地。

這時,遠處的通道傳來輕佻的口哨聲,帶她去見海盜首領的男人正往回走,冰舞月不動聲色地跟了上去,寒光一閃,一股鮮血噴出,那男人還沒反應過來,人就已經倒了下去。

冰舞月提著他的衣領,讓他悄無聲息地倒在地上,沒有激起一絲風聲。

突然,一股腥甜湧上她喉頭。這一運力,傷勢似乎越發嚴重了……她只好靠在船沿深深喘息。

休息了好半晌,冰舞月站直身子,握著那把沾血的彎刀,朝著可能吊著逃生小船的船尾走去。

船尾並沒有什麼人,冰舞月摸了過去,果然發現有幾條小船繫在那兒,手起刀落,她砍斷繫著兩條小船的繩索,小船立刻飄遠,消失在她的視線裡。

抓住最後一條小船的繩索,冰舞月把彎刀往嘴裡一咬,雙手握著繩索就欲跳進小船裡。今日她殺了海盜首領,若是不快點離開,根本沒有活路。

可一腿才跨過高高的船沿,船頭突然一陣鼓噪,大喊聲此起彼落,冰舞月心裡一沉。

竟然這麼快就被發現了!?

腦中念頭還沒轉過,順著海風,冰舞月清楚地聽見話聲內容:「不好了、不好了……有海盜,大批的海盜!」

海盜還會怕海盜?

不等冰舞月做出反應,只見前方天水相接處,五艘海盜船正瘋狂地朝這邊急駛,它們的後方,密密麻麻的火光幾乎籠罩半邊天際,一艘艘銀黑色的海盜船遍布那一方海域,正不緊不慢地跟著駛來。

冰舞月明瞭了,這雲穹大陸,海盜頻起,大海盜吞併小海盜,或者兩強相爭,都是再尋常不過的事情。

而就在這一瞬間,她身處的海盜船上,所有海盜都被驚醒了,衣冠不整、踉踉蹌蹌地衝上了甲板。

冰舞月見此,不再遲疑,又開始動作起來。如此混亂的時候不走,還要等到何時?

在冰舞月強提一口氣,準備跨過另一條腿的時候,後方那些銀黑色的海盜船不知何時已經包圍了上來,火光把一切照耀得纖毫畢現。

跨坐在船沿上,冰舞月銀牙緊咬。

顯然是那批銀灰色的海盜船在圍剿被包圍在中間的五艘海盜船,而她身處的這艘海盜船則是誤打誤撞進入了別人的包圍區域。

在這透亮的火光下,她怎麼逃都會被發現。

可惡!若是之前她不殺那滿臉橫肉的海盜,此時可能已經出了這片包圍圈……

「砰!」一聲炸響,被包圍的五艘海盜船中,最前方的一艘,船頭火光閃耀,猶如一朵盛開的花,伴隨著那耀眼的火花,船頭緩緩地朝海面下沉去……

尖叫、咆哮聲頓時此起彼落。

「東方暗皇,是東方暗皇和殺靈王!」惶恐的尖叫聲四起,她所處的海盜船上的人越發驚恐了。

看著在火光中獵獵飛舞的鯊魚旗幟,冰舞月眉眼間閃過一絲厲色。

東方暗皇這個人她聽說過,是海上四王之一,很是厲害,可與陸上三國之王相提並論。

早不來,晚不來,這個時候來壞她好事,真是可恨!冰舞月銀牙緊咬。

鐵球、火球劃空而過,發出猶如鬼哭之聲,在這夜色下越顯猙獰。

鐵炮和火炮不斷炸響,火光沖天,無數的人從被包圍的五艘海盜船上跳入海裡,想逃出生天,可包圍他們的東方暗皇人馬卻好似沒看見般,瞄都不瞄一眼。

冰舞月見此,緩緩地翻回海盜船上。

海裡一定有詐!

正如是想,被火光照耀得猶如白晝的包圍圈裡,海面突然開始波動,一個漩渦在最中央形成,然後向著四面八方蔓延開來,暗夜星光灑在飛旋的海面上,波光粼粼,讓人目眩神迷。

東方暗皇的人馬同一時間停了手,恭敬地站立著,海面上突然一片死寂。

想要逃生的海盜們也停止了動作,駭然地看著水中驟然出現的漩渦。

漩渦越來越大,好似有東西要破水而出。

冰舞月靠在船沿,輕皺起眉頭。她沒聽說過海盜有什麼武器是能夠潛水的……

皎潔的月光灑在海面上,把海面照耀成銀白世界,突然,漩渦中緩緩出現一道身影——

銀色髮絲凌亂地披散著,緊貼著身軀;暗紅色的衣衫在火光中泛著紅光,包裹著那修長的身形,從海裡緩緩升起,騰空立在海面上。

海妖?冰舞月心中突然閃過這兩個字。

海風陣陣,銀白與暗紅交會,從海裡升騰而上,妖嬈而絕俗。

一時間,天地間彷彿沒了聲音,只剩下那妖嬈的身影。

「啊……」

狂亂的叫聲劃破靜寂的夜空,先前跳入海裡的海盜們驚恐地在海裡撲騰,血紅伴隨著歇斯底里的驚叫,瞬間在海面上漾開。

高高的背脊浮出海面,往來游動著……那是鯊魚,整個包圍圈中全是鯊魚!

「鯊魚!鯊魚……」

「降,還是死?」懶懶的聲音從海面傳來,正是出自那背對著冰舞月的海妖口中。

只見他一人獨立在戰圈之中,雙手背後,腳踩在一條銀白色的鯊魚背上,海風吹起他的長髮,妖嬈至極,猶如海妖出世。

冰舞月眼中光芒一閃,明白他就是東方暗皇──冥夜。

「降,還是死!?」東方暗皇出聲後,所有手下齊聲大吼,聲震九天。

冰舞月這艘船上的海盜們從頭至尾觀看著這一幕,早已嚇得屁滾尿流,一聽如此大吼,幾個膽小的海盜立刻撲通一聲跪了下去,連聲道:「降!降……」

再度看了眼那銀髮海妖,冰舞月垂下眼眸。

不用再看,勝負已定了!

商品簡介

『隨書附贈珍藏拉頁海報』

誰說女僕註定要被主人「壓落底」?

叛逆期一到,「翻身」當老大也不無可能!

人氣鬼才作者周玉掀起海上愛情暴風雨,

閒雜人等,請小心翻船──

他,東方暗皇──冥夜,縱橫天下,稱霸海洋,

從來沒有征服不了的人、降服不了的獸,

這一次御駕親征,果然輕輕鬆鬆收服大批海盜「同行」,

還擄獲了絕世美女一枚,手氣好到天神都無法擋!

可在他將美女帶回老巢,當他的「壓寨女僕」之後,

卻發現這女僕是個天上不見,地上無雙的「問題人物」,

非但不懂得「非禮勿視」,偷看他洗澡,

還惡意「人身」攻擊,想讓他斷子絕孫──

大膽刁奴!要知道,讓她近身伺候,是她前世修來的福氣,

她要是不懂得把握機會,就別怪他「下手」不留情……

作者簡介

周玉

女,瀟湘網路作者。這筆名我取得隨意,順手拈來,簡簡單單。我喜歡風的變化萬千,自在逍遙,因此,有讀者說,我筆下的文字也同樣變幻莫測,詭譎兇險中,風雲乍起。

有人說,女子當如風,文字當如雲,千萬種風情,以筆化作文中的美好和感動,我心嚮往之,希望能瀟灑如風地追逐自己的人生。

海王奴姬(1)女僕正值叛逆期
作者:周玉
繪者:水梨
出版社:澄林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4-01-23
ISBN:9789869010511
定價:250元
特價:88折  220
其他版本:二手書 72 折, 18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