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戰王妃
cover
試閱內容

 

9

「總算來了!」我看見一位女士走向我們,顯然是這個地方的負責人。「我是詩薇亞,我們通過電話。」她自我介紹完,很快又繼續工作。「首先首先,我們需要『改造前』的照片。過來這裡。」她指示我們到有背景布幕的角落去。「小姐們,別在意攝影機。我們會拍攝改造過程的特別報導,因為今天完成後,伊利亞的每個女孩都會想跟妳們一樣。」

想當然爾,一組一組人拿著攝影機,在房間裡走來走去,拍攝女孩們鞋子的特寫,並一一訪問。照片拍好之後,詩薇亞便會大聲下令。「帶賽勒絲小姐去四號棚,艾許莉小姐去五號⋯⋯十號棚好像剛結束,趕快帶瑪琳小姐過去,亞美利加小姐去六號。」

「所以現在,」一個留著短黑髮的男人說,然後把我拉到一個背上寫著六號的椅子,「我們得談談妳的形象。」十足公事化的語氣。

「我的形象?」我不就是這樣嗎?不就是因為這個外表,我才在這裡?

「也就是我們想為妳塑造的樣貌。因為妳有一頭紅髮,我們可以讓妳變得有點冶豔,但如果妳不想那麼豔,也是可以。」他就事論事地說。

「我並不想為了取悅一個人而改變我的外表,何況我還不認識他。」或者說,根本還不喜歡他。

「喔,我的天哪,我們這裡有所謂的個人意見嗎?」他驚呼地說著,好像我是個小孩子。

「我們不能有意見嗎?」

那男人對我微笑。「好吧,那就不改變妳的形象,加強一下就好。我得為妳做一點點潤飾。不過,妳對虛假事物的反感,可能會是妳在這裡最大的資產。甜心,記住這一點。」他拍拍我的背,就走開了,接著他派了一群女士過來,擠滿我周圍的走道。

原來,他剛剛說的「潤飾」是認真的。有人為我做全身去角質,顯然我看起來無法自己做好這件事。我露出來的肌膚都被擦上乳液和精油,全身散發香草的氣味,根據其中一位幫我塗抹的女孩表示,這是麥克森最喜愛的氣味。

結束之後,我全身肌膚細滑而柔潤。接著她們將注意力轉到我的指甲上,她們為我修剪、磨光,就連指甲邊緣的硬皮也被磨順。我告訴她們我不想上指甲油,但她們好失望,我只好說腳趾甲可以上,其中一個女孩幫我選了好看的中性色,所以還算不錯。

為我擦指甲油的那群人現在已經離開,去幫忙另一個女孩,我靜靜地坐在椅子上,等待下一輪美容作業。攝影組人員經過我,拍了我的手部特寫。

「別動!」一個女人命令道。她斜眼看著我的手。「妳的指甲上連個什麼都沒有嗎?」

「沒有。」

她嘆了口氣,拍了照片,然後就繼續往前了。

我嘆了一口沉重的氣。眼角以外的地方,我看見右邊有什麼在抽動的樣子,然後我看見一個女孩,她們把斗篷披在女孩身上,女孩的腳來來回回踢著,雙眼無神地看著遠方。

「妳還好嗎?」我問。

我的聲音把她嚇得回過神。她嘆口氣。「她們想把我頭髮染金,說那樣跟我的膚色比較搭,我只是緊張吧,我猜。」

她給我一抹緊繃的微笑,我也回應她。「妳是舒西,對吧?」

「是啊。」然後她給我一個真誠的微笑。「妳是亞美利加?」我點點頭。「我聽說妳和那個叫賽勒絲的女孩一起來。她好可怕!」

我翻了個白眼。自從我們抵達,每隔幾分鐘,整個房間都能聽見賽勒絲對某個可憐的侍女大吼,要她拿什麼東西過來,或是要她別擋路。

「妳有所不知啊。」我低聲說。才一說完,我們都咯咯發笑了。「嘿,我覺得妳的頭髮很漂亮。」確實是很美,髮色既不太深,也不太淺,而且很豐盈。

「謝謝。」

「如果妳不想改變,就別改變。」

舒西對我微笑,但我看得出來,她還在猶豫我是基於友善,或只是想阻止她。她什麼都還來不及說,一群人便走過來為我們做造型,他們對彼此下指令,大聲到我們也沒辦法把話說完。

他們幫我洗頭、潤絲、護髮,並梳順頭髮。剛進來這裡時,我留著一頭齊肩長髮(我媽所能剪出的最好作品),現在造型完成,我的頭髮短了兩、三公分,也修出層次。我喜歡他們幫我剪的髮型,光線讓我的髮型顯得更活潑。我聽見有些女孩被「打亮」,但不知道是什麼意思。其他人,像舒西,她的髮色則是完全改變。但我的侍從和我一致認為我的髮色完全不用改。

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孩過來幫我化妝,我請她幫我化淡妝即可,效果還不錯。許多女孩子們化妝之後,看起來比原先老了一點、年輕一點或是美了一點。完成的時候,我看起來還是像我。賽勒絲當然也變了,因為她堅持粉越厚越好。

過程中,大部分時間我都穿著袍服,一切結束之後,他們領著我走到一杆衣服前,那個杆位上掛著我的名牌,上頭還掛滿整個星期要穿的衣服,我猜想受訓中的王妃可能不需要穿褲子吧。

我最後選了件奶油白的小禮服,露肩設計,貼合我的腰部,長度及膝。幫我穿衣的女孩稱之為「日常小禮服」,她說晚禮服已經準備好,放在我房間,剩下的衣服也會放回房間。接著,她拿起一個銀色別針別上禮服。別針上,我的名字閃閃發亮。她為我穿上一雙鞋,說這是「中跟鞋」。最後,她送我回到之前的角落,拍攝「改造後」的照片。沿著牆壁共分成四個棚,每個棚都有椅子和布幕,前面有一部攝影機,他們命令我去其中一個棚。

我依照指示坐下來,等待著。一位女士手拿夾著資料的寫字板走過來,請我稍待一下,她正翻找著我的資料。

「這是做什麼的?」我問。

「改造特別節目。我們今晚會播出抵達狀況,星期三播出改造過程,星期五將是妳第一次登上《首都報導》。人們已經看過妳的照片,也略知妳寫在申請表上的內容。」她邊說邊抽出她要的資料,夾在寫字板最上面。接著,她十指交叉,繼續說:「我們希望人們真心崇拜妳,但妳必須先讓大家了解妳。所以現在我們得做個訪問,上《首都報導》的時候,妳只要盡力表現就好。以後如果妳看見我們在皇宮,請不用害羞,我們不是每天都在,但我們會在附近。」

「好的。」我溫順地說。我真的不喜歡跟攝影組員講話,他們感覺好強勢。

「所以,亞美利加,在嗎?」攝影機上面的紅燈亮起後的下一秒,她這麼問我。

「是。」我試著保持聲音鎮定。

「我必須說,妳今天的改造並不多,妳可以告訴我們,今天的改造過程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想了一下。「他們為我的頭髮打了層次,我還滿喜歡的。」我的手指梳過紅色髮絲,我的頭髮摸起來好柔軟,而且經過細心照護。「他們為我擦上香草乳液,我聞起來像甜點。」我邊說邊聞聞我的手臂。

她笑出來。「妳很可愛。而且這件小禮服很適合妳。」

「謝謝。」我說,並低頭看著我的新衣服。「我平常很少穿小禮服,所以我想我需要一些時間習慣這件事。」

「沒錯。」我的訪問者說。「這次的王妃競選中只有三位第五階級的女孩,妳是其中之一。到目前為止,妳覺得這個經驗如何?」

我在腦海中搜尋著適合形容今天的感受的字彙。從在廣場上的失望,到後來和瑪琳一起搭機的慰藉。

「充滿驚喜。」我說。

「我想未來還會有更多充滿驚喜的日子等著妳。」她做了個評論。

***

三十五雙高跟鞋踩在大理石階梯上,彷彿是優雅女士蜂擁而入的音樂聲。行進中有些人小聲說話,但大多數女孩保持沉默。我們行經餐廳時,我注意到餐廳大門深鎖,皇室成員在裡面嗎?也許今晚將是這陣子他們三人最後一起吃晚餐?

這種感覺好奇特,我們明明就是客人,卻還沒見到他們任何一個主人。

自從我們離開之後,仕女房就變了。鏡子和掛衣杆都不見了,餐桌和椅子點點散落在房間裡,還擺了一些看起來很舒服的沙發。瑪琳看著我,頭歪過去,指著一張沙發,示意我們去那裡歇會兒。

等我們全部坐好之後,電視便打開,我們開始觀看《報導》。電視上播放著一如往常的宣布事項—專案預算更新、最新戰況,以及東邊另一起反叛攻擊—最後的半小時,蓋佛瑞對我們今天的畫面做了些評論。

「這位是賽勒絲小姐,在克勒蒙特和許多支持她的人道別。這位可愛的年輕小姐花了超過一個小時,才跟她的支持者一一道別。」

看著自己出現在電視螢幕上,賽勒絲露出沾沾自喜的微笑。坐在她旁邊的是貝瑞兒,她留著一頭直如鉛筆的淺金色頭髮,長度及腰,放下來的時候幾乎像是白色瀑布。然後她有一對傲人的豐胸—真不知該如何委婉形容—簡直要從她的平口洋裝爆出來,不停提醒著那些極力避開的人。

貝瑞兒很漂亮,是典型的美人胚子,和賽勒絲的型很相似。不知怎麼地,看著她們倆坐在一起的樣子,讓我想起一句話:讓你的敵人們靠近彼此。我想她們很快就會把對方踢出去,因為她們視彼此為最強勁的競爭對手。

「其他來自中東部的女孩也很受歡迎。艾許莉安靜優雅的舉止風度,立刻讓她與眾不同,真是位優雅的小姐。走過群眾的時候,她的表情謙虛而美麗,幾乎和王后本人相差無幾!」

「接著是肯特省的瑪琳,今天她離開家的時候,整個人朝氣勃勃,她還和送別會的樂隊一起唱著國歌。」電視螢幕上閃過瑪琳微笑、擁抱家鄉人民的畫面。「她馬上就成為今天訪問中,最受歡迎的寵兒。」

瑪琳手伸過來,用力握住我的手,讓自己鎮定,我則輕輕拉了瑪琳一下。

「和瑪琳小姐一起搭機的還有亞美利加,這次競選中只有三位第五階級,她是其中一位。」我在電視裡的模樣比實際上好太多了。我只記得自己當時不斷搜尋人群,心碎不捨。但是他們選用的畫面,讓我看起來成熟且富有愛心。我抱著爸爸的那一幕很感人,美極了。

當然這些都還比不上我在機場的畫面。「我們都知道,在王妃競選裡沒有階級之分,我們絕對不能小覷亞美利加小姐的魅力。降落在安傑拉斯的時候,亞美利加在機場受到民眾的熱情愛戴,她停下來拍照、簽名,和任何人都能說上幾句話。亞美利加小姐完全不怕弄髒自己的手。許多人相信,這正是我們下一任王妃所需要具備的特質。」

幾乎每個人都轉過來看著我。她們的眼神和艾美加及莎曼珊透露著相同的訊息。突然間,我明白了。我的意圖並不重要。她們並不知道,我不想要這一切。在她們的眼裡,我是個威脅,我看得出來她們希望我走。 10 這裡沒有自由。露台的欄杆把我圍住,彷彿關在籠子裡。我還可以看到皇宮四周的圍牆高高聳立,上頭有衛兵,我必須到皇宮外面,但沒人會准許我這麼做的。絕望讓我感覺更虛弱,我看著森林,但大概除了綠色植物之外什麼也看不到吧。

我回頭把門閂上,重心有點不穩。眼裡噙著淚水,跑出了房門。我跑到一條還記得的走廊上,完全無視於藝術作品、簾布,也沒看見衛兵,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皇宮的哪裡。我只知道下了樓梯右轉,就會看見一大片通往花園的玻璃門。我現在需要一個出口。

我走下大階梯,赤腳走在大理石上,發出啪啪啪的聲音,這條走道上有好幾名衛兵,但沒人看見我。我就這樣找到了我在找的地方。

就像稍早一樣,兩名男子站在門的兩邊,我試著走過去時,其中一位攔下我,他手裡拿著像長矛的棍子,阻止我到出口。

「不好意思,小姐,您必須回自己的房間。」他嚴正說道。即便說話的聲音不大,在這安靜的走廊上,他的聲音像是陣陣雷響。

「不⋯⋯不。我需要⋯⋯到外面去。」字句糾結不清,我無法正常呼吸了。

「小姐,您現在必須回房間去了。」第二名衛兵朝著我走過來。

「拜託你。」我開始上氣不接下氣,覺得自己就要昏倒了。

「很抱歉⋯⋯是亞美利加小姐嗎?」他找到我的名牌,接著說:「您必須回去您的房間了。」

「我⋯⋯不能呼吸。」我結結巴巴地說,全身掉進衛兵的手臂裡,衛兵因為靠太近而撞到我,他手上的棍子掉落在地。我虛弱地抓著他,感覺連頭昏眼花都要耗盡氣力了。

「放開她!」這是我沒聽過的聲音,但是充滿威嚴。我的頭順著聲音轉過去。是麥克森王子。由於我的頭躺在一個奇怪的角度,他的樣子看起來很特別,但我認出他的頭髮,還有他站著的模樣。

「王子殿下,她剛剛暈倒了,想要去外面。」第一名衛兵解釋的時候,看起來很緊張。如果他傷害到我,他的麻煩可大了,因為我現在可是伊利亞王國的財產。

「打開門讓她出去。立刻!」

「是,王子殿下。」第一名衛兵走過去,拿出一把鑰匙。我的頭還保持著奇怪的姿勢,這時我聽見鑰匙碰撞的聲音,一把鑰匙卡進門鎖裡。我努力站起來,王子則擔心地看著我。接著,一陣香甜的空氣迎面而來,給了我所需要的動力。我從衛兵的臂彎裡用力站起來,像個喝醉酒的人,跌跌撞撞地跑進花園裡。

我搖搖晃晃地走著,完全不在乎自己是否優雅。我只想到外面,讓自己感受溫暖的空氣吹過皮膚,以及腳趾下的草葉。不知道為什麼,就連大自然裡的植物,在這裡都被種出一種奢華的感覺。我想要走進那些樹裡,但我的腳只能讓我走到這裡。我倒臥在一座小小的石椅前,細緻的綠色睡袍已經弄髒。我的手放在椅子上,頭則枕在手上。

我已經沒有力氣哭了,眼淚只是靜靜流下來,但我還是深陷悲傷情緒裡。我是怎麼到這裡的?我怎麼讓這一切發生的?我在這裡會變成怎麼樣的人?我能夠回到過去,擁有在這之前的生活嗎?即使是片刻?我真的不知道。而我對這一切卻束手無策。

我太專心想著這些事,所以沒發現自己並非獨自一人,直到麥克森王子開口說話。

「親愛的,妳還好嗎?」他問我。

「我不是你的親愛的。」我抬起頭瞪著他說。我的語氣和眼神肯定充滿厭惡。

「我做了什麼冒犯妳的事情嗎?我不是給了妳最迫切需要的空間嗎?」面對我的回應,他感到困惑不已。我猜他大概以為我們都會愛慕他,並感謝他在這個世界上的存在。

我毫無畏懼地瞪著他,不過我的兩頰都是淚水,可能沒什麼效果就是了。

「不好意思,親愛的,妳還要繼續哭泣嗎?」這個關心聽起來有點公式化。

「別那樣叫我!比起你籠子裡其他三十四位陌生人,我才不是什麼親愛的。」他靠近我,對於我不留情面的言語,似乎不覺得被冒犯。他看起來只是⋯⋯另有所思,表情還挺有趣的。

以男孩來說,他走路的方式相當優雅,當他踱步,在我身邊走來走去的時候,看起來也相當自在。但目前的狀況真是太尷尬了,我的勇氣瞬間被融化,表現在我的臉上。因為他還穿著正式整齊的西裝,而我幾近半裸,只能縮著身體。彷彿我該害怕的不是他的階級,而是他的行為舉止。他肯定擅長面對不開心的人,而且經驗豐富,因為他答話的時候特別鎮定。

「這麼說就不公平了,妳們都是我的親愛的,我只是必須尋找那位最親愛的,這是我的義務。」

「你剛剛真的說了『義務』嗎?」

他咯咯發笑。「恐怕是的。原諒我,這是我的教育使然。」

「教育!」我低聲說,邊翻了個白眼。「太荒謬了。」

「不好意思,妳說什麼?」他問道。

「太荒謬了!」我大叫著說,這時我覺得找回一些勇氣了。

「什麼太荒謬?」

「這場競選!整件事!難道你沒愛過任何人嗎?你就想要這樣挑一個妻子嗎?你真的這麼膚淺嗎?」我在地上輕輕把身體轉過去說。接著,他坐到長椅上,想讓氣氛輕鬆點。但我實在氣到一點都不感謝他。

「我可以明白為什麼我看起來如此,為什麼這整件事看起來只像是廉價的娛樂節目。但真實生活中,我是個非常謹慎的人,我並沒有和很多女孩碰面約會,只有和外交官的女兒們往來,而且我們通常都沒什麼話聊,因為通常我們得先努力說同一種語言才行。」

麥克森似乎覺得這是個笑話,他輕輕地笑了笑,但我可笑不出來,於是他清清喉嚨。

「環境就是如此,我還沒有機會墜入愛河,那妳呢?」

「我有。」我據實以報。但那兩個字一說出口,我就希望能收回來,這是我私人的事,不干他的事。 「那麼妳幸運多了。」他聽起來有點嫉妒。

想想,這是一件超越伊利亞王子認知的事情,這是件我很想忘記的事情。

「父親母親是以這種方式結婚的,而且他們很快樂。我也希望找到幸福。找到一位受全伊利亞人民愛戴的女孩,某個能陪伴我的人,還可以好好款待其他國家元首。一個能夠和我的好友們相處,也能夠成為我知己的人。我已經準備好要尋找我的妻子。」

他聲音裡所流露的誠摯令我震驚。沒有一絲諷刺。在我看來這不過就是場選秀節目,卻是他唯一能獲得幸福的機會。他甚至還不能再來一輪。嗯,或許可以,但鐵定很不好受。他絕望中帶著樂觀,我發現自己對他的厭惡減少。太奇妙了。

「妳真的覺得這裡是個牢籠嗎?」他的眼神充滿同情。

「是的,我是這麼覺得。」我小小聲地說,然後很快補上:「王子殿下。」

「我自己也好幾次有這種感覺。但是妳必須承認,這是個很美麗的籠子。」

「為你設計的。但如果是用其他三十四個男人來裝滿你美麗的籠子,而且他們全都為了爭奪同樣的目標,你看還會有多美麗。」

他一邊眉毛挑起。「真的有人因為我吵架嗎?難道妳們不明白,我才是做決定的人嗎?」

「這樣說不太公平。她們努力的原因有兩種,有些人是因為你,有些人是因為那頂后冠。但她們都知道該如何表現,也認為你的選擇並不難理解。」

「啊,是啊。人,還是后冠?我很害怕有些人分辨不出兩者的差別。」他搖搖頭說。

「只能祝你好運。」我平平淡淡地說。

過了一會兒,我覺得自己有點苛刻。我抬起頭,用眼角餘光看著他,等著他說話。他看著草坪上一個定點,臉上浮現擔憂的神情。看起來這一點令他很痛苦。他深吸一口氣,轉過去背對著我。

「那妳是為了什麼而在這裡奮戰?」

「其實,這是一場誤會。」

「誤會?」

「嗯,算是吧,說來話長。總之,現在⋯⋯我在這。而且我沒有想要奮戰,我的計畫是好好享受食物,直到你把我踢出去。」

一聽我這樣說,他大笑出聲,還彎腰邊拍著膝蓋,配上剛毅冷靜的氣質,現在的畫面實在很詭異。 「妳是哪裡來的?」他問。

「不好意思,你說什麼?」

「第二階級,還是第三階級?」

難道他完全沒注意聽嗎?「第五階級。」

「啊,是啊,食物將會是讓妳留下來的一大原因。」然後他又笑了。「不好意思,這裡很暗,我看不見妳的名字。」

「我叫亞美利加。」

「嗯,很好。」麥克森看著夜色裡的某處,不為了什麼特別的事,他就只是微笑著,也許有什麼令他覺得很有趣的事吧。「亞美利加,我的親愛的,我真心希望妳能在這個籠子裡找到努力的目標。聽完妳的這些話,反而讓我好奇,如果妳願意努力嘗試,會有什麼結果。」

他從長椅上下來,在我身旁蹲下。他靠得太近,讓我不太自在。也許我是有點頭昏眼花,或是因為剛剛哭得太用力,全身依舊不停顫抖。無論如何,當他牽起我的手時,我驚訝到無法反抗。

「如果這樣妳會開心點,我會讓衛兵知道妳喜歡花園。那麼晚上妳就可以到這裡來,不會被衛兵強行阻擋。如果可以,我還真希望妳的房間附近就有座花園。」

我想要自由,無論是哪一種,聽起來都極其美好,但我必須讓他知道我的感受。

「我並不想從你身上得到什麼。」我把手指從他緊握的手中抽離。

我突如其來的舉動讓他有受傷的感覺。「如妳所願。」我更後悔了。我只是不喜歡他,並不表示我可以傷害他。「妳很快就會進去了嗎?」

「是的。」我看著地上,用氣音說。

「那我就讓妳一個人獨處思考。外面會有一名衛兵等妳進去。」

「謝謝你,嗯,王子殿下。」我搖搖頭,在這次的對話裡,我到底犯了多少錯誤?

「親愛的亞美利加,妳可以幫我一個忙嗎?」他再度拉起我的手,很堅定的感覺。

我斜著眼看他,不確定該說什麼。「或許吧。」

他對我微笑。「別對其他人提起這件事。其實,我要到明天才能與妳們見面。雖然妳對我大聲吼叫,完全稱不上是約會,但我也不想惹誰生氣。好嗎?」

這次輪到我微笑。「絕對不會說出去!」我深吸一口氣。「我不會說出去。」他拉起那隻他握著的手,嘴唇低著親了一下。然後他往後退,把我的手放回我膝上,對我說:「晚安。」

我看著我手中溫熱的部分,驚訝了好一會兒。然後我轉過頭看麥克森,他已經離開,給了我最想要的私人時間。

商品簡介

35位女孩。35位敵手。穿著心機的盔甲,她們明白,愛情也只是一種手段……

◆今年最光芒萬丈的浪漫競存小說!

◆Goodreads書評網站5萬多名讀者近5顆星熱情推薦,年度最佳青少年小說!

◆引爆全球13國請假在家讀小說熱潮,無數書迷爭相分享、仿效書中浪漫橋段!

在社會階級分明的伊利亞王國,當上王妃是扭轉命運的唯一機會。

17歲的亞美利加幸運入選,全家人的未來全都寄託於她。選妃過程將實況轉播,全國人民屏息以待。因為,王妃只有一位。

華服珠寶、美宴佳餚,亞美利加彷彿躍上枝頭。她的才華與直率贏得王子的好感,卻招來其他女孩危險的妒意。但這一切根本都不是亞美利加想要的。

一輩子只有一次的競賽,沒有人願意乖乖照著遊戲規則走。而女孩們不知道的是,看似最受歡迎的亞美利加其實藏了一件不能說的心事──一個足以讓她人生從此垮台的大秘密……

*搶先預告!!

決戰王妃2:The Elite (2014年2月)

僅剩6位敵手,這是最殘酷的減法遊戲……

決戰王妃3 :The One (2014年5月台灣與美國同步揭曉)

唯一的后冠,只留給最想要的人……

作者簡介

綺拉‧凱斯(Kiera Cass)

大學主修歷史,也曾修過音樂與戲劇,是個愛做夢,也敢於冒險的新銳作家。她認為:「當生活有許多不如意的時候,我就把這些惱人的事情寫進小說裡,或許事情還是無法解決,但我因此平復了焦慮的情緒,意外地獲得了許多力量。」樂於和讀者互動的她,也因《決戰王妃》的成功而聲名大噪,累積許多死忠粉絲。

譯者簡介

賴婷婷

國立中央大學英文系畢業,曾任職翻譯公司與新聞局國際輿情小組編譯。興趣是用文字演戲,信仰是翻譯。譯有《創世紀2.0》(圓神)《真愛挑日子》《我只是骨架大》《結婚友沒友》等書。

決戰王妃
The Selection
作者:綺拉‧凱斯(Kiera Cass)
譯者:賴婷婷
出版社:圓神出版社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3-09-30
ISBN:9789861334714
定價:300元
特價:88折  264
其他版本:二手書 2 折, 61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