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有價
cover
目錄

<推薦序1>「美麗」的確有價 吳惠林

<推薦序2>美麗價更高 鍾文榮

<作者序>引領美麗經濟學

第I部 美麗的背景分析

1 美麗經濟學

愛美,古今中外皆然/前提:美麗稀有且可交易/補冷門經濟學研究之不足

2 情人眼裡出西施

美麗的定義/放諸四海,公認的帥哥美女/為什麼審美標準很重要?/如何衡量美醜?/評分者之間對美麗有共識嗎?/美醜是否隨性別、種族或年齡而異?美麗的構成要素為何?/美麗改造得了嗎?

第II部 勞動市場的美麗效應

3 俊男美女價更高

核心問題/美麗如何影響收入?/俊男美女多賺多少錢?/美麗是影響個人收入的真正原因嗎?還是/為何女性的美麗效應比男性小?/美麗效應會隨種族、年齡而異嗎?/應該補償遭毀容意外的工作族嗎?如何補償?

4 美麗獨領風騷的職業

美醜攸關職業的選擇/美醜不是選擇職業的唯一要素/美麗佔優勢的職業,美麗效應有多大?/美醜無關緊要的行業,美麗效應又有多大?

5 美麗員工推升企業營收

待解之謎/美麗員工如何提升企業營收?/美麗員工如何創造公司獲利?/公司如何能為美麗付薪,而且存活?/公司擁有出眾外貌的執行長,表現會更勝一籌嗎?

6 是以貌取人,還是美麗具有生產力?

美麗效應的成因/美麗效應怎麼會是歧視呢?/美麗具有社會生產力嗎?/誰是美麗效應的始作俑者?雇主、同事,還是消費者?/始作俑者的直接證據在哪兒?

第III部 愛情、信貸與法律的美麗效應

7 交友、婚姻、家庭與借貸,美麗無往不利

勞動市場外的美麗效應/美麗如何與其他特質交換?/美麗如何影響團體的形成?美麗如何影響約會交往?/美麗如何影響婚姻?/訂製美麗孩子的市場可能成真嗎?/貸款的時候,美不美有關係?

8 援引法律保障貌醜族

公平性與公共政策/可援引的弱勢族群保障法案有哪些?/長相歧視訴訟案例/醜到什麼程度,才需要立法保護?/貌醜族渴望被保護的需求有多大?/保護貌醜族的正當性何在?不保護貌醜族的正當性又何在?/怎樣才是適當的保護政策?

第IV部 展望美與醜

9 人定勝「醜」

美麗的人更快樂/未來,美麗依然佔優勢/降低失業率,貌醜族受惠/先天不良,後天超越

<附錄>文獻出處與注釋

試閱內容

第一章 美麗經濟學

現代人愛美成癡。從認得鏡中的自己直到年老色衰,人一直都很在意自己的外表,六歲女孩想擁有跟洋娃娃公主一樣的衣服、小男生堅持要剪最新的髮型(就像我在一九五五年堅持理平頭)、二十幾歲的小夥子禮拜六晚上出門前總要精心打扮。即使我們已經因為臉蛋美、外表帥而死會,卻還是會花時間金錢去染髮、植髮、搽脂抹粉、修指甲,穿上花好多時間逛街後,才終於買下手的衣服。大多數的日子,我們會從行頭中精心挑選適當的衣著,好好地徹底裝扮一番。

愛美,古今中外皆然

在美國,丈夫和妻子每天平均花在打理門面的時間,分別為三十二分鐘與四十四分鐘。1

虛榮不分年齡,七十多歲的美國單身婦女—你或許會以為,其中有些人因為身體的限制會比較少花時間打扮—平均每天花四十三分鐘打理門面,許多養護機構和養老院甚至設有美容院,可見多數美國人都願意投入大量時間在打扮上。

我們不僅花時間美化外表,也花大量金錢。二○○八年,一般美國家庭花在媽媽和女兒身上的治裝費是七一八美元,花在爸爸跟兒子身上的治裝費則是四二七美元,花在嬰兒服、鞋子等服飾商品跟服務上的錢為六五五美元,花在個人保養品和服務上的費用則是六一六美元,2以上花費合計約四千億美元,佔當年所有消費支出近百分之五。當然,其中一部分是為了別在嗅覺和視覺上冒犯家人、朋友跟遇到的人所做的必要支出,但這僅佔所有實際花費的一小部分。

重視穿著跟愛美絕不是現代人的專利,更不是美國人的專利。在埃及一處西元前兩千五百年的考古遺跡中,找到珠寶等飾品的殘骸。比這更早的是,法國南部舊石器時代遺址發現赭土等身體顏料的遺跡。二十一世紀初,其他工業化國家的人民也展現類似對外表和美麗的關注;二○○一年,在德國丈夫和妻子每天各花三十九分鐘和四十二分鐘梳妝打扮,相當接近美國的平均值,兩國的相似性頗值得注意,因為一般人會認為文化差異可能將導致不同結果。3

以上統計數據說明「愛美」不分國界,美麗對人類行為的影響普遍存在。

如今,世界各地的人對於美麗的反應也大同小異。在二○○八年北京夏季奧運上,一位超可愛的九歲小女孩在全世界的電視螢幕前,對嘴唱一個長相沒那麼漂亮可愛、但歌聲比較美妙的孩子的歌,主辦國中國肯定是「外貌協會」的一員。4

英國業餘歌手蘇珊.波伊爾(Susan Boyle)引起全世界騷動,也是同樣心態使然;美妙歌喉和不起眼外表的反差,在二○○九年吸引了媒體的大量關注。

人過度在意外表,助長了愛美產業的蓬勃成長,通俗讀物試圖解釋這種行為在生物學上的根據,或是規勸世人別再為了純生物學目的,而關注一件不再要緊的事。5

各國的書報攤擺滿了專為不同年齡層、性別和性偏好者的雜誌,建議讀者各種改善容貌的方法,一本女性生活雜誌的封面上,印著「本季的美麗秘訣」,另一本風格類似的男性雜誌,則建議男人如何「六週內擁有結實精壯的好身材」。6

美麗的重要性,可以從美國某次電話調查的結果明顯看出。7

隨機選樣的調查結果顯示,認為美國外表歧視比種族或國籍歧視嚴重的人數,多過認為種族或國籍歧視比外表歧視嚴重的人數;而自認曾因為外表遭到歧視的人數,則略多於因為種族而遭歧視者。一般美國人相信「以貌取人」是真有其事,甚至認為自己曾經因此而吃過虧。

前提:美麗稀有且可交易

我們投入其中的時間和金錢使我們對美麗與其效應更感興趣,同時擔心長相低於平均水準的負面影響,也感受到這些負面影響。但是話說回來,經濟學家的擔憂是否真有所本?部分答案源自經濟學本質上是一門學科。經濟學深具吸引力的特質之一為,專門研究稀少性與由此衍生的行為誘因,而將美麗做為經濟議題來研究的一個先決條件,必須美麗是稀少的。

因為美麗稀有,所以商品的購買者與勞動力時間的租用者一定要能從美麗當中獲益,如果美麗不是無限量供應,但他們卻還心甘情願掏錢以獲得更多的美麗,一定是因為美麗的稀少性使然。

如果已知「美麗的稀少性源自人類外表的基因差異」,於是在某些社會既定的標準下,有些人會被認為長得比較好看。(下一章會探討美麗在實務面的意義。)但是,如果每個人的基因都一樣,美麗還會是稀有的嗎?這種情況當然不可能發生,但即使如此,探討美麗的經濟學仍是有意義的,因為只要人想與眾不同,這些假想的複製人就會花更多時間和金錢在外表上,以便在芸芸眾生中一枝獨秀。蘇斯博士(Dr. Seuss)筆下的史尼區(Sneetch)是一群外型相同的類鳥生物,牠們在某個層面上便說明這種慾望。當牠們發現大夥全都一個樣,索性在自己的肚皮上放星星,所謂「稀有的美麗」是累贅的說法,因為美麗在本質上就是稀有的。

這個問題的另一部分答案,源自大量和美麗有關的經濟結果,我接下來將證明個人美醜的差異直接影響各種經濟行為。在不同種類的勞動市場,甚至是所有勞動市場,可能會為美麗的容貌付出額外報酬,為醜陋長相加諸金錢懲罰。衡量各種不同工作和各人口統計族群份子所得到的額外報酬和懲罰,正是經濟研究學者的標準習題,因此針對美麗這個主題來做這方面的研究,可說再自然不過。

對商品或服務價格(在此情況是工資,亦即工作族時間的價格)造成的每一種影響,都存在量的影響。某項個人特質如何改變工作族在不同工作及職業的分布,是經濟學家典型的研究主題,而美麗這種個人特質當然會改變人們對工作與職業的選擇。

如果美麗對於人們在勞動市場的行為發生作用,而且造成工作族在工資和工作種類上的差異,也可能改變我們運用工作外時間的方式。我們如何度過在家的時間,與我們如何度過工作時間或選擇的職業有關,如果美醜差異會帶來不同的職場結果,那麼它也會為家庭帶來不同結果。

美麗這種特質不僅影響工資和就業,也影響身為雇用者的公民營機構的損益。某些產業受的影響是否比較大?關注美麗這件事,對企業的營業額和獲利能力會產生哪些影響?高階主管的薪酬如何受外表影響?最重要的是,如果美麗的稀少性會增加企業成本甚至降低獲利能力,企業該如何存活?

一個更基本的問題是,對勞動市場結果的直接影響,究竟為何會發生?誰的行為會產生讓我們想要去衡量的結果?作為政策藝術也是政策科學的經濟學,除了可以讓我們衡量美麗在經濟行為的重要性,也能夠將美麗影響結果的機制獨立出來。為了避免對美麗在勞動市場運作的重要性言過其實,我們必須了解美麗如何發揮作用。

此外,衡量我們對美醜的態度為社會帶來的效益和成本,也很重要。

上述種種美麗在經濟上的可能影響,全都是直接的影響,而且至少都可以被衡量,所有這些衡量結果都能立即以貨幣單位表示,起碼可以轉換成貨幣的約當額,如此一來,相較於其他經濟結果,我們就能對美麗的影響幅度有了些許概念。正因為美麗的稀少性,它在勞動與商品市場以外的影響也能用經濟學的術語來研究,儘管今日在富裕國家不能買賣丈夫跟妻子,但婚姻就是這樣一個市場。我們所賦予婚姻市場的屬性,會影響我們在其中得到的結果,尤其是另一半的特質。美麗屬於這些屬性之一,因此我們可以合理假設,由於人們美醜程度不一,在婚姻市場上也會得到不同結果。我們在交往和結婚時,是用長相換得其他事物,但是所謂「其他事物」究竟是哪些呢?我們的長相會讓我們換到多少「其他事物」呢?

綜上所述,經濟學的研究方法是將美麗視為稀少且可交易的東西。換言之,我們用自己的美麗來換得更多收入,用這多出來的收入來提高生活水平(滿足更多的物質慾望),我們也用自己的美麗換得工作上的非金錢特質跟人際關係,例如好相處的同事、宜人的工作環境等,使我們生活得更愉快。社會心理學等其他學門的研究人員針對美麗進行大量研究,他們偶爾會觸及到經濟議題,尤其是婚姻市場,但經濟學家卻為這個迷人的主題增添新意,亦即經濟學家始終抱持「交換」(exchange)的觀點來看待美麗,而且認為美麗是與人類核心特質相關的價值。

補冷門經濟學研究之不足

美麗經濟學闡明了,運用非常簡單的經濟推論來理解曾經用其他方式研究的現象,能夠發揮多麼大的力量。那股力量,以及世界各地人們投入在美麗的時間和金錢,還有人類對美麗的著迷程度,都使我們有極充分的理由從經濟觀點來思考美麗。經濟學碰觸美麗這個主題,自然也為它在自殺、相撲、睡眠和性行業等較冷門主題研究之不足,注入了一股新血。8

我以經濟議題為主軸,採用心理學研究等文獻只是為了擴大經濟學的範疇,或是做為理解美麗經濟學的必要基礎。這些研究也很重要,對人類行為提供許多深度見解,並獲得媒體的大量關注,然而由於它們畢竟不是建立在以選擇為基礎的經濟學研究,自然無法提供經濟思維所能提供的特殊洞見。9

經濟學的研究方法雖廣,但卻無法面面俱到。經濟分析無法解釋是哪些因素使得某些個人特質充滿魅力,也無法解釋為何同一個人的外貌會引起不同觀察者的不同反應。我們採取同一個國家在偏好差異上的原始資料,也採取範圍外的資料。我們並未在研究中提及對於個人特質的反應如何隨著社會或數世紀來時間的演進而改變,而是將不同反應視為既存事實。

但是了解何謂人類的美麗,亦即具備哪些屬性會讓一個典型的旁觀者認為某些人有魅力、某些人沒有,是在思考美麗的經濟效應時,不可或缺的先決條件,因此,下一章將敘述美麗的決定因素,這個議題受到了社會心理學家的許多關注,也是經濟學對於美麗在其中所扮演的角色的基礎論述。

第二章 情人眼裡出西施

美麗的定義

何謂人類的美麗?美麗如何隨性別、種族和年齡而異?最重要的是,審美者對俊男美女應具備的條件,是否有那麼一點點共識?為了回答以上問題,我們首先要來定義「美麗」。

有個網路字典的定義剛好合乎本書意旨:「人或物所具備能愉悅感官、振奮心智或靈魂的某一特質,或各特質的匯聚。」1

所謂「各特質的匯聚」和經濟學描述的美麗頗為近似,但在實際運用上仍嫌含混。換言之,究竟是什麼樣的特質、什麼樣的匯聚構成了人類的美麗?當被問到人類的美麗,腦海最初浮現的是「情人眼裡出西施」這句俗諺,說明人類的美麗乃見仁見智。

為了經濟研究的目的,我們要問美麗的人擁有哪些特質、人們對這些特質是否有共識、這些特質的哪些表現構成了人類的美麗。或許你我對美麗的觀點不同,但是只要我們的審美觀有那麼一點近似,加上我們又是芸芸眾生中典型的一員,那麼我們的意見便足以代表廣大群眾的審美觀。如果我們能探討人們對美麗的觀點如何隨年齡改變,就可以對人類的美麗有更細緻精微的理解,在判斷人的外表時,也有了更多可資參考的依據。

即使大家對於每一種特質的哪些表現共同構成了美麗,百分百達成了共識,我們仍需決定應該匯聚哪些特質包含在美麗的定義裡。是頭髮,還是髮色?不然,是體重?身高?臉蛋?內在美?也就是性格及其外顯的行為,但這是否推翻了大眾所謂[

美麗只是膚淺的」說法?是慷慨大度?還是同情心?是臉部表情嗎?穿著?還是以上的綜合?為了探討美麗的經濟效應,我想儘可能把焦點縮小到臉部,或許有人認為臉只代表人類美麗的一小部分,的確如此,但是我們可以把臉獨立出來,作為判斷人類美醜的基礎。

她讓我想起了我一直希望擁有的女兒:明亮的眸子,帶著笑意的小嘴,高高的顴骨和及肩的棕色秀髮。相片看不出高矮胖瘦,也不知道她是否駝背,畢竟只是張大頭照罷了。2

或者,就像心理分析師奧立佛.薩克斯(Oliver Sacks)說的,「美學觀點所認定的『美

麗』,說來說去還是不脫臉蛋。」3

以上引文意味人們會光憑臉蛋判斷美醜,而且事實就是如此。本書通篇檢視我們對長相的審美觀如何影響行為。

放諸四海,公認的帥哥美女

審美標準無疑會隨著時間而改變。從十九世紀直到二十世紀初,雷諾瓦(Pierre-Auguste

Renoir)筆下令藝術界為之著迷的裸女,今日來看或許就稱不上是大美女了,儘管不是毫無吸引力可言,但她們對當代人的品味來說,可能略嫌「豐滿」。另一方面,我們幾乎可以確定十九世紀末的審美者會認定,今日巴黎時裝展伸展台上的模特兒是早期肺病患者,搞不好是從普契尼(Giacomo Pucciui)的歌劇《波西米亞人》(La Bohème)裡跳出來的人物(譯注:女主角咪咪為肺結核患者。)(我那一八八七年在歐洲出生的祖母,生前總覺得我瘦削的臉龐代表體重嚴重不足)。即使同一個社會對臉蛋的審美標準也會隨著時間而改變,而同一時期不同社會的審美標準也不同,至少過去是如此。圖2.1的男士是好萊塢一九二○年代的大眾情人魯道夫.范倫鐵諾(Rudolf Valentino),直到今天大部分的人還是會同意他絕對是個美男子,或許他也拜臉蛋之賜而成為電影紅星。圖2.2的男士也活在二十世紀初,只是生活在北極。儘管同胞公認他是個帥哥,但他的長相卻不太可能為他贏得好萊塢的電影

合約。

在某個時間點的某個社會內部,包括已開發國家在內,對於人類的美貌都存在著相當共識。我曾經問三位年齡分別為二十歲、三十五歲、六十五歲的女性,誰是當今世界上最性感的男人,結果三人的榜單上都有喬治.克隆尼(George Clooney)。我把克隆尼和幾位亞洲及美國男性政治人物與演員的相片,拿給美國、亞洲、澳洲跟歐洲的人看,我確定他們幾乎一致同意,喬治.克隆尼的長相比其他多數人都來得出色。

這倒不是因為克隆尼是西方人,而世界各國對西方臉孔存在偏好所致。就以圖2.3跟2.4這兩位女士為例,我敢說無論是不是西方人,多數讀者都會認為擁有南亞血統的南卡羅萊納州州長妮琪.海莉(Nikki Haley)長得比美國參議員芭芭拉. 密考斯基(Barbara Mikulski)漂亮許多。以上兩個例子至少證明,今日審美標準幾近普遍

性。

文化差異確實依舊存在。前不久有一份關於全世界最貧窮國家之一茅利塔尼亞的「肥胖農莊」報告,就說明揮之不去的文化差異。4

報告所指的不是北美洲有錢人躲到某處減肥的「肥胖農莊」,而是專門餵養甚至強迫灌食少女,來製造一群他們視為天仙美女的「矮、肥、短」。隨著茅利塔尼亞的工業化,以及逐漸和外界接軌,這項特異的文化差異也不若以往重要。

商品簡介

美不美有關係,俊男美女一生平均多賺700萬元

近年,整型瘋大行其道,從電視名嘴、明星、政治人物,甚至企業大老闆們,都熱中於打一針(肉毒桿菌)、照一下(雷射去斑)的微整型手術,讓自己看起來更年輕,更上相,博得好人緣,乃至於好工作。愛美,人類的天性,古今中外皆然,不僅悅己,也悅人。

在職場競爭日益激烈的今天,擁有一張吸睛的美麗臉蛋,也更容易突破重圍,不僅錄取率大增,薪酬也高人一等。鑽研美麗經濟學超過20年的丹尼爾‧漢默許教授的調查研究發現:

相較於平庸女,醜女的收入少3%,醜男更是少賺22%。美女則比姿色平庸女性多賺4%,帥哥則多賺3%。換言之,美男比醜男多賺17%;醜女比美女少賺12%。若換算成一生收入,俊男美女要比其貌不揚者多賺23萬美元,近700萬台幣。

不僅如此,作為一種得天獨厚的稀有資源,美麗除了在職場上吃香,在交友、婚姻,甚至在借貸市場裡,也能換得金龜婿、美麗嬌妻,更好的貸款利率與年限。無怪乎,逐美瘋潮方興未艾。儘管如此,在職場上呼風喚雨的醜男醜女,大有人在,好萊塢男星達斯汀‧霍夫曼的阿姨曾對他說:「你不可能當演員的,因為你長得太醜了。」然而,兩屆奧斯卡最佳男演員獎的榮譽,說明了長相不是決定一個人事業生涯成敗的唯一因素,擅用自己長相之外的其他優勢,成功指日可待。

作者簡介

丹尼爾‧漢默許(Daniel S.Hamermesh):

美國德州奧斯汀大學(University of Texas, Austin)基礎經濟學蘇‧基蘭(Sue Killam)講座教授,也是荷蘭馬斯垂克大學(Maastricht University)勞動經濟學教授。著作有《勞動需求》(Labor Demand)、《經濟學無處不在》(Economic is everywhere)。

【譯者簡介】

陳正芬

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校區會計學碩士,曾任IBM公司資訊工程師,匯豐銀行企業融資部經理等職務,現為專職譯者。

作者自序

引領美麗經濟學

我因為好奇,才一頭栽進來研究美麗的經濟學。我早在一九九三年就注意到,在我當時另一項研究計畫使用的資料中,包含了訪談者對受訪者的姿色評比,於是我就想,探討「美麗」對收入跟整個勞動市場的影響應該會蠻有趣的,就以這個主題發表了六篇學術論文,上述論文是第一篇。我認為這個研究系列所面臨到的一個重大難題,在於許多經濟學家認為這個主題甚至是這類主題的論述,逾越了經濟研究的範疇,昔日這種故步自封的心態凝聚成一股力量,使經濟學在眾多非經濟學家眼中顯得索然無趣。然而,蓋瑞.貝克(Gary Becker)、史帝文.李維特(Steve Levitt ;編注:《蘋果橘子經濟學》作者),乃至我的論述在在顯示,經濟研究可以是妙趣橫生的。我們研究的許多主題饒富趣味,可以用嚴肅的經濟思維解釋清楚,而且涉及的議題無法用任何其他學科的方法來理解。

近二十年前,我就著手探究經濟學對外在容貌的看法。本書許多主題都是經過了學術論文的充分檢驗後,成為我在各地演講的一部分,講題就是「美麗經濟學」(The Economics of Beauty),只是我的演說內容不斷與時俱進。我在撰述學術論文和演講期間,曾接獲來自聽眾的大量評論,他們要不是經濟學家,就是碰巧來聽我演講的聰明傢伙,有用的評論極多,即或不然,但收到這些四面八方而來的評論就是一件有趣的事。或許,最令人莞爾的評論出自一位頂尖經濟學家,他問道:「你確定美麗不只是跟『早鳥』有關聯而已嗎?」一開始,我跟多數聽眾一樣,完全不懂早鳥的意思,但我們假設是指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我並非觀察美麗與經濟結果關聯性的第一人,畢竟這是個老話題了。但是,我卻是最早率先將一份具全國代表性的成年人樣本數據,套用在收入決定因素的經濟模型裡來檢視兩者之間的關係。後來,我擴大研究範圍,探討兩者發生關係的原因,再從美麗與醜陋在經濟學上的角色來探究歧視的意義。正如我的一位昔日門生說的,這一切引導了「美麗經濟學」(pulchronomics)這個次領域的發展。

名人推薦

推薦序1

「美麗」的確有價 吳惠林

記得貝克(G. S. Becker)教授在一九九二年獲頒諾貝爾經濟學獎時,引發圈內圈外的熱烈討論,焦點在於貝克將經濟領域做了偌大的擴展,在非市場的社會關係上插上重要的一腳。

無疆界的經濟分析

貝克更是在家庭理論上做出了突破性成就,使得經濟研究法可以普遍地應用到所有的社會關係上,不管這些關係是否發生在市場裡。貝克將經濟學的發展歷史分成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只限於研究物質財貨的生產與消費;第二階段則將範圍擴及市場現象的全面,將貨幣交易包括進來;目前第三階段則擴展到涵蓋全部「人的行為」,而且也將一些與行為相關的決策包含在內。所以,任何問題,凡是涉及資源分配、在稀少情況下的選擇,以及不能兼得的目的,都稱為經濟問題,都可用經濟分析法來處理。在這樣的經濟學定義下,貝克利用經濟分析法研究社會的交互關係、犯罪和懲罰、自殺、利他行為、上教堂、生兒育女、離婚,以及不理性行為等等。

由於貝克的拓疆工作,經濟分析已滲入一些意外的領域,如語文的演變、野生動物的絕種、獸性行為、政治行為、革命、法制方面的演變等等。我在一九九二年介紹貝克時,就已經指出:「依照這種情事的推展,那些嘲笑貝克的經濟學者,揶揄他應該去搞『刷牙經

濟學』、『睡覺經濟學』等,這些話也許真有一天會演變成事實呢!」事實的演變的確是如

此,由早已出現的「帝國主義經濟學」之稱呼即可見一斑,而這本《美麗有價》更是最好的

見證。

我們知道,貝克的博士論文以《歧視經濟學》為名出版,他將「歧視」當成「商品」進行分析。一般對於歧視,似乎只著重於性別歧視,而且認為在工作場所中只有「雇主」才有歧視行為。其實,除了雇主外,受雇者和消費者也都出現歧視行為,推而廣之,凡是「人」都有歧視行為,若有差別,只是「程度」不同而已。畢竟「歧視」就像能滿足人的慾望之一般「商品」,我們喜歡它、想要它,才會設法「得到」它。不過,這種有人要的物品往往需付「代價」才能取得,同樣地,要「享用」歧視也得「付費」才行,通常是以「貨幣收入減少」作為代價。

一般人的焦點都放在雇主的歧視上,其實消費者和受雇員工的歧視偏好之「力量」更大。舉例而言,如果顧客們(消費者)都偏好男性店員,即使雇主完全不具性別歧視,為了生意還是不得不雇用男性員工。同理,一家工廠裡,如果受雇者絕大多數有性別歧視偏好,除非能「完全隔離」,否則縱使雇主無歧視偏好,他(她)還是被迫必須雇用全部為「同性」的員工,如此一來,雇主也應是受害者呢!那麼,欲消除或降低雇主、消費者及員工的歧視偏好,最有效的方法是擴大市場競爭,一旦商店和工廠一多,選擇機會增加就比較容易達到目標。不過,由於市場根本不可能達到「完全競爭」,因而歧視也就不可能在人世間「完全」消失,只能求取程度上減低的效果而已。

由於「歧視」的產生根源在於「人的主觀判斷」,凡是人的行為都難免有歧視在,因而歧視不止限於性別、種族而已,美醜、胖瘦、高矮……等等,都存在歧視。這本《美麗有價》就將美醜的歧視行為做了嚴謹的學術性剖析,再就研究結果以淺白語言說了出來,讓一般讀者都能看得懂。

作者先將「美麗」限定在最重要的「臉蛋」這個範圍,就其美醜以抽樣調查和統計分析來界定,而後探討美麗在勞動市場的功用,主要在求職的難易和薪資報酬的高低。就勞動經濟學的分析,生產力是就業和薪資的最重要決定因素,除非美麗和生產力有絕對的正向關係,否則雇用美麗但生產力低者,生產成本勢必增加,產品的市場競爭力也更低,這是「偏好美麗」所要支付的代價。其實,上文對歧視所做的分析,可以全盤適用於美麗。當美醜兩人的生產力都相同時,貌美者將被優先雇用,薪資也相對較高,這是顯而易見的。不過,上帝是很公平的,美麗的人往往較欠缺能力。

內在美較實在,法令不可恃

本書就美麗與求職、特定職業、雇主、生產力、朋友、家庭與金錢市場等的關係,各以專章詳細剖析,就經濟分析最具威力的「量化」提出有關數據,亦即將美麗的影響或貢獻度以金錢來表示,讓個人在各種不同身分下對於美麗的重要性及代價有確切數據供決策參考,降低錯誤的機率,對各行各業的雇主、求職者都有很高的實用性。我們知道,人都喜好美麗,但不要忽略的是,除了外表還有「主觀性」的「內在美」,前者較短暫,後者較耐久。

不過,無論是外在美或內在美,除了「天生麗質」之外,後天的培養和改造都需支付成本,由現今到處可見的美容整型院所,或可得知外在美的改造,成本相對較低,或者與改造後的效益相比,報酬率較高。不過,還是必須提醒,「後遺症」應該考慮在內,其成本不要故意低估,否則後悔莫及!

至於內在美,由於深深嵌在人的內心,不但不易褪色,時間愈久反而愈發突顯其美呢!

或許,內在美才值得用心費神去培養。其實,基本經濟學理的「邊際效用遞減」更可詮釋外在美和內在美孰重孰輕,不說外表的改造會有「趨同」的趨勢,再美的臉蛋看久了也會逐漸沒了感覺!由影視巨星的婚姻通常不是那麼幸福或可印證。俗云:「喜新厭舊」、「小別勝新婚」,也適用於美麗!

本書最後提到應否以法律保護貌醜族的課題,這是為人熟知的「公平性」熱門課題,與當今耳熟能詳的性別平等、兩性平權、反歧視、工作平等都類似。如作者所言:「將保護擴大到其貌不揚的人在勞動市場上的雇用和升遷,以及房屋市場的租屋和房貸,或許值得考慮。按照合理的羅斯準則(Rawlsian criterion),長相醜的人理應博得他人同情,說穿了,我只是蒙上帝恩寵,運氣比較好罷了,否則我也會長成其貌不揚,因此那個可能的『我』值得受到保護。但是醜人只是值得受到保護的眾多族群之一,而提供保護的政治資源是稀少的,因此在我們把貌醜族納入保護名單前,應該嚴肅思考各個受保護族群在就業市場上互相替代的可能性。是的,從將保護擴大到各弱勢族群已是趨勢來看,將貌醜族納入法律保障範圍內應是指日可待。然而,我們也不得不提醒,「愛之適足以害之」、「到地獄之路往往是好意所鋪成的」,強制性的法令往往收到適得其反的效果,還是寄望「擴大市場競爭」較實在。

本書的結語也很實際可用:「總之,長得醜會傷害我們,而且未來仍將如此。美醜都是命,不過,很多事情也都是命。但長相醜不是關鍵的不利因素,我們自己的所作所為至少可以克服一部份劣勢,我們不應該任由『長相醜』這個重擔壓垮我們的鬥志。」的確,接受既定現實,轉個念頭正面看待之,努力加強內在美的修持,將會「柳暗花明又一村」!

總之,這是一本有趣又實用的書,很值得一讀。

(本文作者為中華經濟研究院研究員)

推薦序2

美麗價更高 鍾文榮

走在街上,我不得不承認我會被「正妹」(也就是俗稱的「美女」)所吸引。當然,我為了對身旁的內人有所交代,我得端出一個好的「經濟學理由」來說服她欣賞正妹無罪,更是有經濟利得的一種行為。我常會這樣說(當然也唯此一說),所謂的正妹啊,就是從頭到腳散發出一種迷人的魅力,適當的外在打扮更是一種加分的效益。對社會而言,我們享受她們散發出的魅力,卻不用支付她們一絲一毫費用,所以,正妹對社會而言有「外部經濟」的效果—多看有益!

看吧,經濟人就是可以這樣—三句話不離本行。

美麗經濟學方興未艾

既然正妹對社會有外部經濟的貢獻,那麼我們會願意補貼她們盡量散發魅力嗎?譬如說,補貼她們治裝費和保養品費用。針對這個疑問,在本書問世之前,我絲毫沒有任何答案。但初閱本書後,我們會發現一個事實,就是經濟社會願意為正妹們所散發出的魅力多支付一些費用,乃因為正妹們貢獻了一些效益。當然,正妹們也因為她們的魅力,掙得更高的報酬—所以,我們也不用補貼她們治裝費和保養品費用了。

本書的英文書名是《Beauty Pays》,直譯為:「美麗有價」,亦即美麗能為帥哥美女們創造更高收入,因為企業願意支付更高薪水給能夠創造業績,或是能提高同事幸福指數的美麗員工。副書名: 「Why Attrattive People Are More Successful」則帶出了「愈有魅力的人愈容易成功」。因此,本書作者丹尼爾.漢默許教授為「美麗」設立了兩個議題,第一個議題是你願意為正妹(當然也包括俊男)多支付一些代價嗎?第二個議題是,正妹(俊男)們更容易成功嗎?從經濟行為來看,第一個議題更加引人入勝,但兩個議題一起看,就免不了引發外貌歧視的問題,當然,作者也意識到這個問題,在書的後面也把這個問題研究了一番。

無獨有偶,邇來歐美也正流行談論所謂的「Erotic Capital」(性感資本)。英國社會學家凱薩琳.哈金(Catherine Hakim)在其二○一一年八月發表的新書《Honey Money: The Power of Erotic Capital》上說,所謂的「性感資本」是一個人與生俱來的性吸引力,是一種與經濟水準、個人成功、教育和社會關係等一樣重要的資產,而良好的外貌和相當程度的魅力可以幫助女人在生活中取得成功,甚至賺取比長相平庸的人高出一○%到一五%的收入,她更表示是女人就應該積極開發這項資本。

美麗×美利

經濟人談問題時,習慣以價格來表示。由於經濟人假設:「美麗與俊俏為一種稀有的資產,也因為稀有,人類才會有競逐的需求發生。」所以,美麗也有市場價格。

美麗,當然有市場,而且還值得國家投入經濟資源。想想看,世界上一年當中有多少回的選美競賽?有多少佳麗參與?南美洲的委內瑞拉這個才兩千六百多萬人口的小國,是世界知名世界小姐和環球小姐最大的製造國,細算一下,歷年共得到了六屆環球小姐的冠軍、五屆世界小姐的冠軍、五屆國際小姐的冠軍,以及一屆地球小姐的冠軍。因此,我們當然相信美女經濟對該國而言是一項重要的國家資源,對GDP也頗有貢獻。(我也曾經見到南韓一些大學附近,有一整條的整型街,想必南韓在美麗經濟上也相當活躍。)

漢默許教授提到,當美麗和俊俏被視為一項個人資產時,就可以為自己掙得更高收入;反過來說,長得不怎麼樣的人,只得為他們的外貌接受較低的待遇,或是爭取更高的學位來補足這種先天的缺憾。同理,當美麗與俊俏是組織的資產時,也可以為企業帶來更多的收益。另一方面,美麗與俊俏這種個人先天資源,容易讓自己更有自信,而更有魅力,形諸於外對客戶而言,當然就更具有吸引力,進而創造業績。

上述說法的確是事實沒錯,但並不是說沒了這項天生麗質,在工作與職場上就不容易成功。在化妝品櫃姐這個行業中,她們的外貌相對多在均值以上,但成為銷售天后的櫃姐,也不盡然全都美得令人驚艷,反而是對客戶與消費者的用心讓她們能在工作上脫穎而出。這解釋了一個現象,也就是美麗通常具有吸引力,但具有吸引力的人,不見得都美得不可方物。

美麗是一項資源,對一個組織而言,美麗的成員當然應視為一項資產。漢默許教授舉了一些容易靠外貌獲致成功或更高收入的行業(如律師、政治人物、情色行業等),但我們更常見的是在政壇選舉上,「美女刺客」候選人的出現對選情產生加溫效果。以台灣來說,二○○九年嘉義縣就有五位美女刺客分別初次參與地方選舉,而且全部當選。日本更是熱中在政壇上派出美女刺客,泰國新任總理盈拉也是挾家族勢力與本身的美貌當選。當然,這不免會讓我們產生疑問,選民究竟是為了候選人的外貌投票,還是為了她們的政見?

除了美女刺客外,台灣近年也流行正妹現象、正妹話題,吸金程度也不遑多讓。一如漢默許教授的論證,正妹當然是資產,對企業經營一定有幫助,老闆才願意付高價請來貌美的正妹效力。就以Show Girl為例,老闆請來這些正妹們,只消邊際收益大於邊際成本,當然就划算。曾經喧騰一時的「台大正妹」現象,正是因為這些台大美女們太稀有了,台大校長才會提到台大女生畢業之後跑去走秀實在可惜,應該要找到能展現與其所學相關的職業才對。台大校長不是經濟學家,他不知道這些台大正妹之所以正點,是因為她們與生俱來的稀有美貌和才賦,方能掙到比其他Show Girl更高的待遇,另再拜台大招牌之賜,而更增添其稀有性。

漢默許教授的研究既然指出美麗是一項資產,理當可以拿來進行交易,在工作上來說,就是掙得更高的工資與待遇,在婚姻上換得的則是身價。照理說,美女應該配俊男(多金俊男更好)才,但要是沒有俊男,多金男一樣可以。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家查波利(Pierre-Andre Chiappori)所做的研究指出,性感美女並不會介意胖子,只要他們家財萬貫就可以。他的研究還訂出了體重和收入的計算公式:「男性身體質量指數(BMI)每增加一○%,只要多增加二%收入,就能夠抵銷肥胖所減少的吸引力。」查波利還指出,單身男女擇偶的兩大決定因素是「外型」和「社會經濟能力」,幽默感或好心腸等因素只佔很小部分,所以證明外貌和社經能力是可以彼此替代的。

在經濟學家的眼中,只要是經濟資源就是有價的,稀缺與需求的程度決定市場價格。美麗當然是一種稀缺資源,因此我們也就毋須用太世俗的眼光來看待「美麗有價」這件事。

最後,我相信本書的作者一定不希望發生這種事—大家拿著計算機來評價他人的美麗「值多少錢」。

(本文作者為財經作家,著有《巷子口經濟學》等多部作品)

美麗有價
Beauty Pays
作者:丹尼爾.漢默許(Danial S.Hamermesh)
譯者:陳正芬
編者:鄭真
出版社: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1-12-23
ISBN:9789571354866
定價:250元
特價:88折  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