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了五個世紀
cover
試閱內容

1.

英格蘭,西元一九八八年

杜格蕾思.蒙哥馬利坐在租來的車子後座,前座坐著洛柏和他矮胖的十三歲女兒葛洛莉,那女孩和平常一樣正忙著把零食往嘴裡塞。格蕾移動著纖細的雙腿,試著在葛洛莉成堆的行李中找到比較舒服的坐姿。葛洛莉一共帶了六大件同款的皮製旅行箱,因為車後的行李廂放不下,格蕾只好和它們一塊擠在後座。她腳下有個化妝箱,座位旁還有個大型衣箱,每次她稍稍移動,就會被帶釦、箱沿的飾邊或把手給刮到。此刻她左膝後方有處小搔癢,但是卻搆不到。

「爹地,」葛洛莉以有如四歲蠢小孩的語氣抱怨道,「她刮壞了你買給我的漂亮旅行箱。」

格蕾握緊拳頭,閉上眼睛數到十。她。葛洛莉從來不叫她的名字,總是稱格蕾為她。

洛柏回頭瞥向她。「格蕾,妳就不能小心點嗎?那些箱子很昂貴。」

「我知道,」格蕾道,努力壓下怒火。「只是我坐得很不舒服,後座的空間有限。」

洛柏厭煩地嘆了口氣。「格蕾,妳非得抱怨每件事不可嗎?就不能讓大家開心地度個假?我只要求妳至少該盡點心力。」

格蕾開口想回話,最後還是閉上嘴;她不想再引來另一場爭端,那不會有任何好處。所以她只是吞下怒氣,用手揉著胃部。它又開始疼了。她想叫洛柏停車買些飲料,好服用大夫開給她治療胃痛的舒緩劑。

「再這樣下去,妳遲早會得胃潰瘍。」大夫曾這樣警告她,但格蕾不願見到葛洛莉因為成功激怒了她,並且加深了她和洛柏之間的嫌隙而洋洋得意的模樣。

然而當她抬起頭時,還是看見葛洛莉從遮陽板的化妝鏡裡,對她露出嘲弄的微笑。格蕾硬逼自己別過臉,試著專注在英國鄉間的美景上。

車窗外有著翠綠的田野,老舊的石砌圍牆,數目龐大的牛群,如圖畫般美麗的小屋,宏偉的豪邸,以及……葛洛莉。似乎不管到哪兒,格蕾都會看見她。洛柏總是說:「她只是個孩子,平日又很難得見到父親,自然會對妳抱著些許敵意。請試著對她展現一點同情心,行嗎?等妳多了解她一些,就會明白她是個甜美善良的孩子。」

甜美善良的孩子。格蕾思潮起伏地望著窗外,十三歲的葛洛莉,臉上的妝比二十六歲的她還要濃,而且每天在飯店浴室裡花好幾個小時上妝。葛洛莉坐在前座,因為洛柏說:「她還只是個孩子,這又是她頭一次來到英國。妳以前已經來過了,為什麼不表現得大方一點?」格蕾必須看地圖認路,卻總是被葛洛莉的大頭擋住視線這一點,似乎並沒有人在意。

格蕾嘗試讓心思專注在風景上。洛柏說她嫉妒他女兒,不想跟任何人分享他,但只要她肯放鬆心情,他們會是愉快的三人行。「葛洛莉失去了太多東西,我們可以成為她的第二個家。」他說。

格蕾試著去喜愛葛洛莉,很努力地忽視、甚至諒解葛洛莉的敵意,但她實在無能為力。在她和洛柏同居的一年中,格蕾盡了全力想找出洛柏口中那個「甜美善良」的小女孩。她常帶葛洛莉去逛街購物,自己捨不得花錢,卻為葛洛莉透支了身為小學教員的微薄薪資。有好幾個週六夜晚,當洛柏出門參加與工作相關的酒會或晚宴時,格蕾待在家裡當葛洛莉的保姆。她曾提議陪同洛柏出席,但他說:「妳們倆正需要獨處的時間,好多了解彼此。妳要記住,寶貝,想要我就得要全套;愛我,也得愛我的孩子。」

有時格蕾認為事情開始有了進展,她和葛洛莉獨處時會以禮相待,甚至對彼此友善;但只要洛柏一出現,葛洛莉就變回了愛抱怨、撒謊成性的死孩子。儘管身高有五呎二吋(約一五七公分),體重高達一百四十磅(約六十四公斤),葛洛莉仍會賴坐在洛柏腿上,哭訴著她對自己有多「兇惡」。

起先葛洛莉的話只惹得格蕾發笑。她會去傷害一個孩子?這太荒謬了!任誰都看得出那個女孩只是想吸引父親的注意罷了。

但讓格蕾不敢置信的是,洛柏相信了他女兒說的每一個字。他並未譴責格蕾,只是要求她對那個可憐的女孩「好一點」。格蕾立刻豎起了防衛。「你的意思是,你認為我缺乏善心?你真的以為我會錯待一個孩子?」

「我只是希望妳能成熟點,多有點耐性和體諒之心。」

當格蕾問他這句話意喻為何時,洛柏只是無奈地攤攤手,說他無法繼續和她談下去,然後走出房間,格蕾則吞下兩顆胃藥。

每次爭執過後,格蕾總是在內疚和憤怒中掙扎不定。小學裡有一整間教室的孩子們熱愛著她,然而葛洛莉卻似乎痛恨她。她真的是在嫉妒葛洛莉嗎?她是否在無意識間讓那個女孩知道,她不想和洛柏的女兒一起分享他?每當格蕾想到自己可能抱持的嫉妒心,就發誓會更努力嘗試讓葛洛莉喜歡她,而這通常意味著購買更多昂貴的禮物。同時她也再次答應,在葛洛莉來跟他們一起度週末時當她的保姆。而葛洛莉的母親卻可以悠閒度日,格蕾苦澀地想著。

但其他時候,格蕾只感到憤怒。即使一次也好,為何洛柏就不能站在她這一邊?他就不能告訴葛洛莉,格蕾的舒適比那些該死的旅行箱更重要?也許他可以告訴葛洛莉,格蕾有個名字,不該老是用她來稱呼她。只是每次格蕾對洛柏提起這些,最後都只落得必須道歉的下場。洛柏說:「天啊,格蕾,妳是個成年人了。我只能在每隔兩週的週末見到女兒,所以當然會比較偏向她。妳跟我每天都在一起,難道妳就不能偶爾退居到第二位嗎?」

他的話聽起來頗合理,但格蕾仍會幻想洛柏要求他女兒多「尊敬」一下「他所愛的女人」。

但她的幻想並未成真,所以格蕾只能閉上嘴巴,趁著葛洛莉不在時享受與洛柏共度的時光。當葛洛莉沒介入其中時,她和洛柏是完美的一對;而經由千古以來的女性直覺,她知道她很快就會得到她最想要的:一紙婚約。

婚姻是格蕾一生夢寐以求的事物。她不像姊姊們那麼有野心,只想擁有一棟不錯的房子、一個丈夫和幾個孩子。也許將來有一天,她會寫幾本童書,書裡的主角是群會說話的動物;她從不渴望當個企業女強人。

她已經在洛柏這個完美丈夫人選身上,投資了一年半的時間。他身材高大、長相英俊、衣著體面,還是位優秀的整形外科醫生。他會把脫下的衣服掛好,不四處亂扔,也會幫忙做家事;他不愛拈花惹草,也總會按照說好的時間回家;他可靠、值得信賴且忠實,但最重要的是,他非常需要她。

他們相識後不久,洛柏就對格蕾訴說了他的人生故事。他童年時期缺乏關愛,四年前離異的前妻更是冷若冰霜,毫無愛人的能力,因此他終生都在找尋像格蕾這樣美好、慈愛的女子。相識三個月後,洛柏告訴格蕾,他想和她建立一段「永久關係」—她認為那意味著婚姻—但首先他想確定彼此能否「相處融洽」,畢竟他在首次婚姻中受傷甚深。換句話說,他希望兩人能先同居一段日子。

格蕾認為他的話很有道理,尤其她自己也曾經歷過數段「不幸」的戀情,於是她快樂地搬進了洛柏那棟華麗、昂貴的大房子,開始盡她所能地向他證明自己是個溫暖、慷慨、充滿愛心的女人,絕不像他母親和前妻那樣冰冷。

除了必須應付葛洛莉之外,和洛柏的同居生活十分美滿。他是個精力充沛的男人,他們常出門跳舞、健行、騎自行車,也經常在家中宴客或參加派對。她不曾跟男人同居過,卻很輕易地就適應了這種家居生活,感覺這就是最適合她的人生。

當然,他們之間還有其他問題存在,但洛柏比任何她以前交往過的對象都要好得多,所以她願意原諒他的一些小怪癖—大部分都與金錢有關。的確,幾乎每次出門購物時,他都會「忘了」帶支票簿這一點頗令人不悅;到戲院窗口買票,或在餐廳吃飯要結帳時,十有五次洛柏會發現他把皮夾留在家裡沒帶出來。如果格蕾開口抱怨,他就會搬出那套新時代女性無不爭著各自付費的大道理,然後他會溫柔地親吻她,帶她到某間昂貴的餐廳用餐—由他買單,而格蕾就會原諒他。

格蕾知道她可以忍受這些小毛病—是人都不免有些怪癖—真正逼得她快抓狂的是葛洛莉。只要有葛洛莉在,他們的生活就成了戰場。在洛柏眼中,他的女兒是世上最完美的事物;只因為格蕾不以為然,洛柏就將她視為敵人。當他們三人在一塊時,洛柏和葛洛莉才是同一國的,格蕾只能落單。

而此刻,在這趟英國的度假之旅中,前座的葛洛莉正從腿上的盒子裡拈起一塊糖遞給父親,似乎沒人想到也該給格蕾一塊。

格蕾望著窗外,暗自咬牙。也許不只是葛洛莉,還加上錢的問題,才使得她如此憤怒。因為這趟旅程,讓洛柏的金錢怪癖有變本加厲的趨向。

她與洛柏初識時,兩人曾長談過彼此的夢想,也多次提到要來英國旅行。幼年時格蕾經常和家人到英國度假,但已經很多年沒再來過。去年九月她搬去和洛柏同居時,他曾說:「從今天算起一年後,我們一起去趟英國吧。到那時我們應該就知道了。」對於會「知道」什麼,洛柏並未多加解釋,但格蕾心知肚明,他的意思是一年後,他們將會知道彼此是否適合共締鴛盟。

格蕾花了一整年時間,精心籌畫這趟她視為蜜月的旅程。她私下稱之為「預度蜜月」,這個念頭每每令她露出微笑。她預訂了最浪漫、最隱密且昂貴的英國鄉間旅館;當她詢問洛柏對飯店的意見時,他只是對她眨個眼道:「這趟旅行用不著省錢。」她要來了宣傳小冊,買了旅遊指南,仔細研究行程,直到熟記了英國半數以上的村莊名稱。洛柏唯一的要求是旅程中必須兼顧教育意義與樂趣,所以格蕾列出了許多靠近他們下榻的美麗旅館、兩人可以一同探訪的景點和活動—這倒沒花費她多少力氣,畢竟對熱愛歷史的人來說,大英帝國就有如迪士尼樂園。

接著,在他們出發前三個月,洛柏表示將會在旅途中給她一個極為特別的驚喜,這使得格蕾更加用心安排一切,也對洛柏玩的這場小秘密遊戲感到興奮不已。她會一面計畫行程,一面漫想著:他會在這兒求婚嗎?還是在這裡?這地方的感覺很好。

出發前三週,格蕾在替洛柏整理家用帳目時,發現一張開給某間珠寶店的已兌現支票,金額是五千美元。

她緊握著支票,眼裡充滿喜悅的淚水。「是訂婚戒指。」她悄聲呢喃道。洛柏肯花這麼大一筆錢,證明他平時或許稍嫌吝嗇了點,但遇上真正重要的事,他還是很大方的。

接下來幾週,格蕾有如漫步在雲端,不但為洛柏烹煮各式美食,在床笫之間也特別曲意承歡,盡她所能地取悅洛柏。

不過在出發前兩天,洛柏稍微刺破了她心中喜悅的泡泡—雖然還不至於戳破它,但的確讓她有些洩氣。洛柏要求過目機票、預付訂金等等旅途所需的費用清單,並在核計出金額後,把結果遞給她。

「這是妳那一半費用。」他說。

「我的費用?」她呆愣地回答。

「我知道妳們這些現代女性,很重視負擔自己的花費這碼事,我可不想被人指控是隻大男人主義的沙豬。」他笑著說。「妳不願成為男人的負擔,對嗎?妳也不會想加重我對醫院、還有對我前妻的責任吧?」

「不,當然不會。」格蕾喃喃道,感到有些困惑。每次碰上洛柏的那些大道理,她都會有類似的反應。「可是我沒錢。」

「格蕾甜心,請別告訴我,妳把賺來的薪水全花光了。也許妳該去上幾堂會計課程。」他放低聲音道,「不過妳家人有錢,不是嗎?」

格蕾的胃再度開始作怪,讓她想起醫生警告過她引發胃潰瘍的可能性。她已經跟洛柏解釋過上百次,沒錯,她的確家境優渥—應該說是極為富有—但她父親深信該讓女兒們學會如何自力更生,所以格蕾必須設法養活自己,直到年滿三十五歲才能繼承家產。她知道若遇到緊急狀況,她父親定會出手相助,但一趟到英國的享樂之旅,實在很難算得上是緊急狀況。

「別這樣,格蕾,」見她沒回應,洛柏笑著說道,「我老聽妳談起家人間豐沛的愛與互相支持,難道他們就不能幫妳這一次嗎?」在格蕾能開口前,洛柏將她的手舉到唇邊印下一吻。「寶貝,想辦法籌出這筆錢吧,我好希望這趟英倫之旅能成行,因為我要給妳一個非常、非常特別的驚喜。」

格蕾一方面想大聲指控他這樣做不公平,如果她必須負擔一半的旅費,他該在她預訂那些超昂貴的旅館之前就先說清楚;但另一方面,她自問不該指望洛柏來負擔她的旅費,畢竟他們並非夫妻,只是洛柏口中的「夥伴」。「聽起來像是約翰.韋恩和他的跟班。」格蕾第一次聽他這樣說時,曾咕噥了那麼一句,但洛柏只是一笑置之。

她最終還是開不了口向父親求助,那等於向他承認了自己的失敗,所以她只好打電話給一位住在科羅拉多的表親。錢是借到了,而且不用付利息,只是她也被對方好好唸了一頓。「他是個外科醫生,妳是待遇微薄的小學教師。你們同居已經一年了,他還要妳負擔豪華之旅的半數旅費?」格蕾本想解釋洛柏的母親如何利用金錢來懲罰自己的孩子,還有他那個揮霍無度的冰冷前妻;她想澄清錢的問題只是他們生活中的一部分,而且她十分確定洛柏將在旅程中向她求婚。

但她什麼都沒說,只是不悅地要對方盡快把錢匯過來。

然而她表親的話的確令她感到沮喪,於是在出發前的最後幾天裡,格蕾做了幾次自我反省。負擔自己出遊的費用很公平,不是嗎?洛柏說得對:現在的確是新女性的時代。她父親不讓她過早繼承數百萬家產,為的就是要訓練她自立,現在洛柏這樣也是為了她好,畢竟是她自己太蠢,沒有早點弄清楚她得自己負擔旅費。

把錢拿去支付完半數的帳單後,格蕾回復了大半的好心情;到了該收拾行李的時候,她已經又開始對這趟旅程充滿期待。她興高采烈地在大手提袋裡塞滿盥洗用具、旅遊書和其他雜七雜八的用品。

乘坐計程車前往機場的路上,洛柏對她特別殷勤體貼,不時親暱地用鼻子愛撫她的頸間,直到格蕾受不了司機窺視的目光,尷尬地將他推開。

「妳猜到是什麼驚喜了嗎?」他問道。

「你中了樂透。」格蕾答道,仍然假裝毫不知情。

「比那更好。」

「讓我想想……你買了一座城堡,我們將以城主和城主夫人的身分,一輩子住在那裡。」

「比那要好多了,」他認真地說道,「妳知道要維持那種城堡的運作得花上多少錢嗎?我敢打賭妳一定猜不到有什麼比這更棒的驚喜。」

格蕾滿懷愛意地凝望著他。她已經知道她的結婚禮服會是什麼模樣,並想像著所有親人們贊同地對她微笑。他們的孩子會有著洛柏湛藍的雙眸,還是她的綠色眼瞳?遺傳他的棕髮或者她的紅髮?「我一點也猜不出來!」格蕾撒謊道。

洛柏笑著靠回椅背,以謎樣的語氣說道:「妳很快就會知道了。」

到了機場後,格蕾去辦理行李託運,而洛柏只是一直四處張望,彷彿在尋找什麼。格蕾付小費給搬運行李的腳伕時,洛柏突然高高舉起雙手朝某人揮舞。

起先格蕾忙得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直到她聽見有人大叫「爹地!」,然後抬頭看見葛洛莉朝他們跑過來,身後跟著推著行李推車的腳伕,車上堆滿六只嶄新的旅行箱。

真巧啊,格蕾暗忖,一面檢查行李託運員交給她的領取憑條,一面分神看著葛洛莉飛身撲向她父親。他們擁抱了一會兒之後分開,洛柏的手臂仍緊緊環著他寶貝女兒圓滾滾的肩膀。

格蕾辦完了手續,把注意力放到葛洛莉身上,費了好一番工夫才忍住不皺起眉頭。葛洛莉穿著綴滿流蘇的外套、牛仔靴和一件過短的皮裙,看起來活像個六○年代、過於臃腫的脫衣舞孃。

她母親在哪裡,又怎會允許自己的女兒打扮成這副模樣?格蕾邊想邊梭巡四周,找尋洛柏的前妻。

「嗨,葛洛莉。」格蕾道,「妳們母女也要出門嗎?」

她的話讓葛洛莉和她父親差點笑彎了腰。「你還沒告訴她。」葛洛莉尖聲笑道。

洛柏過了好一會兒才恢復過來。「這就是那份驚喜。」他說道,把葛洛莉向前推,彷彿她是格蕾剛贏得的某種獎盃。「這是妳所能想像最美好的驚喜,不是嗎?」

格蕾還是不明白—也許她是太過於驚駭而不想明白。她只能站在那裡,無言地瞪著面前那對父女。

商品簡介

浪漫經典再現!

那曾經令人瘋狂心動的愛情,再度穿越時空而來……

這本書,所有愛情小說迷都想收藏!

絕版羅曼史夢幻逸品,曾蟬聯金石堂排行榜達半年之久,全新中文全譯本隆重推出!

暢銷近20年,長踞20世紀百大羅曼史排行榜!

‧ 在美國被列為「羅曼史經典」,更是引領本土言情風潮的愛情翻譯小說名作!

首開「穿越小說」題材濫觴,穿越迷不可不讀的跨時空唯美愛戀!

在美國被譽為「經典羅曼史」的《吻了五個世紀》,早在二十年前,就已雙雙榮登美國紐約時報與台灣書店暢銷排行榜。不同於當時流行的悲戀愛情,中世紀騎士與現代美女穿越時空相戀的情節,充滿了唯美的想像,加上不落俗套的內容,讓本書甫在台出版,就成為許多女性心中無可取代的經典!《吻了五個世紀》不但開啟了穿越小說的濫觴,也引領台灣吹起一股愛情翻譯小說的風潮,進一步催生言情小說的出版!

無論相隔多少個世紀,

我的靈魂終將會尋到妳!

因為我知道,遇見妳的意義,

就是為了愛……

她和他,原本只是兩條平行線。

英格蘭,西元一九八八年。(英格蘭,西元一五六四年。)

她,在異國被情人遺棄荒野。(他,正試圖拯救自己的生命和家族名譽。)

直到,她召喚了他。

命運,讓他出現在她的眼前,穿越了數百年時空……

他們的相遇是不是命中注定?否則,為何當格蕾真心祈求一位拯救她的銀甲騎士,會是這個名叫尼可的男人回應了她的哭泣?雖然,他穿著一身詭異的盔甲,還口口聲聲喊她「女巫」,不斷要格蕾把他送回十六世紀去,否則,他將來不及改變自己即將枉死的命運。

一個因為謀反,而被伊莉莎白女皇囚禁、即將處死的伯爵?!格蕾無法相信尼可所說的「妄想」,但見到他對現代的事物都感到驚訝與好奇,卻又禁不住讓她充滿懷疑。出於心中的不忍,也因為自己流落異鄉、身無分文,格蕾只好答應幫助尼可,找出數百年前陷害他的主謀,而真相的關鍵,就隱藏在尼可母親寫給他的祕密書信裡。

同時,隨著相處,尼可的英俊與風趣、狂妄卻又體貼的個性,開始漸漸吸引格蕾的注意,她發現兩人之間有一種莫名的連結,他們可以感受到彼此的存在、情緒,甚至是想法,因此格蕾知道──尼可也想要她,也同樣移不開對她的目光。

只是,尼可真的來自四百多年前嗎?面對時空與歷史的阻隔,他們兩人是否有勇氣不顧一切相戀?就在格蕾好不容易解開尼可謀反之謎,分離的時刻卻已悄悄來臨!她不能眼看著她的騎士消失,因為他比誰都需要知道那個答案……

作者簡介

茱蒂‧狄弗洛Jude Deveraux

本名茱蒂‧吉莉安,一九四七年九月二十日出生於肯塔基州的費達爾市。生長於大家庭的茱蒂是家中長女,下面有四個弟弟。一九六七年於莫瑞州立大學畢業後即走入婚姻,但四年後便夫妻仳離。

開始寫作之前,茱蒂曾任職於小學,擔任五年級導師多年。一九七七年以茱蒂‧狄弗洛為筆名出版第一本著作後,她便辭去教職,專心開始寫作,至今已有三十七本書榮登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她的蒙哥馬利家族系列,奠定了茱蒂在羅曼史界屹立不搖的地位;之後更以《吻了五個世紀》一書攻佔世界百大羅曼史排行榜首長達數年,該書並被譽為羅曼史的經典之作。

雖然茱蒂以十五、十六世紀為背景的作品最為人所熟知,但她筆下的世界其實涵蓋甚廣,遠從古英格蘭時期橫跨至現代;類型更囊括羅曼史、女性勵志及懸疑推理小說,目前在全世界付梓印行的本數已超過五千萬本。

一九七七年茱蒂再婚,但最後仍以離婚收場;她與第二任丈夫克勞德育有一子山姆,但他不幸於八歲時因車禍喪生。

茱蒂最敬佩的歷史人物為女王伊莉莎白一世;心目中的最佳男主角為《傲慢與偏見》中的達西先生;最喜歡的音樂家有維爾第及安德烈‧洛依‧韋伯;最愛看的電視影集包括「怪醫豪斯」、「超自然檔案」及所有英國國家廣播公司的節目。熱愛園藝與烹飪的茱蒂居住過美國許多城市,也曾多次旅居世界各地;目前她定居在北卡羅萊納州的夏洛特市,並在義大利的中世紀古城巴多拉托擁有一間宅邸。

譯者簡介

譯者

簡介

向慕華

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學紐奧良分校,大眾傳播學系學士。曾任職製作公司副導演,因熱愛外文小說與影集而成為專職翻譯達十餘年;認為翻譯的職責在於忠實傳達作品的原汁原味,並在兩種語言間搭起一座橋樑,以幫助觀眾與讀者了解及體會原著的精神。譯有《天才保母》、《歡樂一家親》、《與天使有約》等一千多部電影與電視影集;以及《愛的重生》、《紙玫瑰》、《幸運女郎》等二十多本譯著。

【內文試閱】

1.

英格蘭,西元一九八八年

杜格蕾思.蒙哥馬利坐在租來的車子後座,前座坐著洛柏和他矮胖的十三歲女兒葛洛莉,那女孩和平常一樣正忙著把零食往嘴裡塞。格蕾移動著纖細的雙腿,試著在葛洛莉成堆的行李中找到比較舒服的坐姿。葛洛莉一共帶了六大件同款的皮製旅行箱,因為車後的行李廂放不下,格蕾只好和它們一塊擠在後座。她腳下有個化妝箱,座位旁還有個大型衣箱,每次她稍稍移動,就會被帶釦、箱沿的飾邊或把手給刮到。此刻她左膝後方有處小搔癢,但是卻搆不到。

「爹地,」葛洛莉以有如四歲蠢小孩的語氣抱怨道,「她刮壞了你買給我的漂亮旅行箱。」

格蕾握緊拳頭,閉上眼睛數到十。她。葛洛莉從來不叫她的名字,總是稱格蕾為她。

洛柏回頭瞥向她。「格蕾,妳就不能小心點嗎?那些箱子很昂貴。」

「我知道,」格蕾道,努力壓下怒火。「只是我坐得很不舒服,後座的空間有限。」

洛柏厭煩地嘆了口氣。「格蕾,妳非得抱怨每件事不可嗎?就不能讓大家開心地度個假?我只要求妳至少該盡點心力。」

格蕾開口想回話,最後還是閉上嘴;她不想再引來另一場爭端,那不會有任何好處。所以她只是吞下怒氣,用手揉著胃部。它又開始疼了。她想叫洛柏停車買些飲料,好服用大夫開給她治療胃痛的舒緩劑。

「再這樣下去,妳遲早會得胃潰瘍。」大夫曾這樣警告她,但格蕾不願見到葛洛莉因為成功激怒了她,並且加深了她和洛柏之間的嫌隙而洋洋得意的模樣。

然而當她抬起頭時,還是看見葛洛莉從遮陽板的化妝鏡裡,對她露出嘲弄的微笑。格蕾硬逼自己別過臉,試著專注在英國鄉間的美景上。

車窗外有著翠綠的田野,老舊的石砌圍牆,數目龐大的牛群,如圖畫般美麗的小屋,宏偉的豪邸,以及……葛洛莉。似乎不管到哪兒,格蕾都會看見她。洛柏總是說:「她只是個孩子,平日又很難得見到父親,自然會對妳抱著些許敵意。請試著對她展現一點同情心,行嗎?等妳多了解她一些,就會明白她是個甜美善良的孩子。」

甜美善良的孩子。格蕾思潮起伏地望著窗外,十三歲的葛洛莉,臉上的妝比二十六歲的她還要濃,而且每天在飯店浴室裡花好幾個小時上妝。葛洛莉坐在前座,因為洛柏說:「她還只是個孩子,這又是她頭一次來到英國。妳以前已經來過了,為什麼不表現得大方一點?」格蕾必須看地圖認路,卻總是被葛洛莉的大頭擋住視線這一點,似乎並沒有人在意。

格蕾嘗試讓心思專注在風景上。洛柏說她嫉妒他女兒,不想跟任何人分享他,但只要她肯放鬆心情,他們會是愉快的三人行。「葛洛莉失去了太多東西,我們可以成為她的第二個家。」他說。

格蕾試著去喜愛葛洛莉,很努力地忽視、甚至諒解葛洛莉的敵意,但她實在無能為力。在她和洛柏同居的一年中,格蕾盡了全力想找出洛柏口中那個「甜美善良」的小女孩。她常帶葛洛莉去逛街購物,自己捨不得花錢,卻為葛洛莉透支了身為小學教員的微薄薪資。有好幾個週六夜晚,當洛柏出門參加與工作相關的酒會或晚宴時,格蕾待在家裡當葛洛莉的保姆。她曾提議陪同洛柏出席,但他說:「妳們倆正需要獨處的時間,好多了解彼此。妳要記住,寶貝,想要我就得要全套;愛我,也得愛我的孩子。」

有時格蕾認為事情開始有了進展,她和葛洛莉獨處時會以禮相待,甚至對彼此友善;但只要洛柏一出現,葛洛莉就變回了愛抱怨、撒謊成性的死孩子。儘管身高有五呎二吋(約一五七公分),體重高達一百四十磅(約六十四公斤),葛洛莉仍會賴坐在洛柏腿上,哭訴著她對自己有多「兇惡」。

起先葛洛莉的話只惹得格蕾發笑。她會去傷害一個孩子?這太荒謬了!任誰都看得出那個女孩只是想吸引父親的注意罷了。

但讓格蕾不敢置信的是,洛柏相信了他女兒說的每一個字。他並未譴責格蕾,只是要求她對那個可憐的女孩「好一點」。格蕾立刻豎起了防衛。「你的意思是,你認為我缺乏善心?你真的以為我會錯待一個孩子?」

「我只是希望妳能成熟點,多有點耐性和體諒之心。」

當格蕾問他這句話意喻為何時,洛柏只是無奈地攤攤手,說他無法繼續和她談下去,然後走出房間,格蕾則吞下兩顆胃藥。

每次爭執過後,格蕾總是在內疚和憤怒中掙扎不定。小學裡有一整間教室的孩子們熱愛著她,然而葛洛莉卻似乎痛恨她。她真的是在嫉妒葛洛莉嗎?她是否在無意識間讓那個女孩知道,她不想和洛柏的女兒一起分享他?每當格蕾想到自己可能抱持的嫉妒心,就發誓會更努力嘗試讓葛洛莉喜歡她,而這通常意味著購買更多昂貴的禮物。同時她也再次答應,在葛洛莉來跟他們一起度週末時當她的保姆。而葛洛莉的母親卻可以悠閒度日,格蕾苦澀地想著。

但其他時候,格蕾只感到憤怒。即使一次也好,為何洛柏就不能站在她這一邊?他就不能告訴葛洛莉,格蕾的舒適比那些該死的旅行箱更重要?也許他可以告訴葛洛莉,格蕾有個名字,不該老是用她來稱呼她。只是每次格蕾對洛柏提起這些,最後都只落得必須道歉的下場。洛柏說:「天啊,格蕾,妳是個成年人了。我只能在每隔兩週的週末見到女兒,所以當然會比較偏向她。妳跟我每天都在一起,難道妳就不能偶爾退居到第二位嗎?」

他的話聽起來頗合理,但格蕾仍會幻想洛柏要求他女兒多「尊敬」一下「他所愛的女人」。

但她的幻想並未成真,所以格蕾只能閉上嘴巴,趁著葛洛莉不在時享受與洛柏共度的時光。當葛洛莉沒介入其中時,她和洛柏是完美的一對;而經由千古以來的女性直覺,她知道她很快就會得到她最想要的:一紙婚約。

婚姻是格蕾一生夢寐以求的事物。她不像姊姊們那麼有野心,只想擁有一棟不錯的房子、一個丈夫和幾個孩子。也許將來有一天,她會寫幾本童書,書裡的主角是群會說話的動物;她從不渴望當個企業女強人。

她已經在洛柏這個完美丈夫人選身上,投資了一年半的時間。他身材高大、長相英俊、衣著體面,還是位優秀的整形外科醫生。他會把脫下的衣服掛好,不四處亂扔,也會幫忙做家事;他不愛拈花惹草,也總會按照說好的時間回家;他可靠、值得信賴且忠實,但最重要的是,他非常需要她。

他們相識後不久,洛柏就對格蕾訴說了他的人生故事。他童年時期缺乏關愛,四年前離異的前妻更是冷若冰霜,毫無愛人的能力,因此他終生都在找尋像格蕾這樣美好、慈愛的女子。相識三個月後,洛柏告訴格蕾,他想和她建立一段「永久關係」—她認為那意味著婚姻—但首先他想確定彼此能否「相處融洽」,畢竟他在首次婚姻中受傷甚深。換句話說,他希望兩人能先同居一段日子。

格蕾認為他的話很有道理,尤其她自己也曾經歷過數段「不幸」的戀情,於是她快樂地搬進了洛柏那棟華麗、昂貴的大房子,開始盡她所能地向他證明自己是個溫暖、慷慨、充滿愛心的女人,絕不像他母親和前妻那樣冰冷。

除了必須應付葛洛莉之外,和洛柏的同居生活十分美滿。他是個精力充沛的男人,他們常出門跳舞、健行、騎自行車,也經常在家中宴客或參加派對。她不曾跟男人同居過,卻很輕易地就適應了這種家居生活,感覺這就是最適合她的人生。

當然,他們之間還有其他問題存在,但洛柏比任何她以前交往過的對象都要好得多,所以她願意原諒他的一些小怪癖—大部分都與金錢有關。的確,幾乎每次出門購物時,他都會「忘了」帶支票簿這一點頗令人不悅;到戲院窗口買票,或在餐廳吃飯要結帳時,十有五次洛柏會發現他把皮夾留在家裡沒帶出來。如果格蕾開口抱怨,他就會搬出那套新時代女性無不爭著各自付費的大道理,然後他會溫柔地親吻她,帶她到某間昂貴的餐廳用餐—由他買單,而格蕾就會原諒他。

格蕾知道她可以忍受這些小毛病—是人都不免有些怪癖—真正逼得她快抓狂的是葛洛莉。只要有葛洛莉在,他們的生活就成了戰場。在洛柏眼中,他的女兒是世上最完美的事物;只因為格蕾不以為然,洛柏就將她視為敵人。當他們三人在一塊時,洛柏和葛洛莉才是同一國的,格蕾只能落單。

而此刻,在這趟英國的度假之旅中,前座的葛洛莉正從腿上的盒子裡拈起一塊糖遞給父親,似乎沒人想到也該給格蕾一塊。

格蕾望著窗外,暗自咬牙。也許不只是葛洛莉,還加上錢的問題,才使得她如此憤怒。因為這趟旅程,讓洛柏的金錢怪癖有變本加厲的趨向。

她與洛柏初識時,兩人曾長談過彼此的夢想,也多次提到要來英國旅行。幼年時格蕾經常和家人到英國度假,但已經很多年沒再來過。去年九月她搬去和洛柏同居時,他曾說:「從今天算起一年後,我們一起去趟英國吧。到那時我們應該就知道了。」對於會「知道」什麼,洛柏並未多加解釋,但格蕾心知肚明,他的意思是一年後,他們將會知道彼此是否適合共締鴛盟。

格蕾花了一整年時間,精心籌畫這趟她視為蜜月的旅程。她私下稱之為「預度蜜月」,這個念頭每每令她露出微笑。她預訂了最浪漫、最隱密且昂貴的英國鄉間旅館;當她詢問洛柏對飯店的意見時,他只是對她眨個眼道:「這趟旅行用不著省錢。」她要來了宣傳小冊,買了旅遊指南,仔細研究行程,直到熟記了英國半數以上的村莊名稱。洛柏唯一的要求是旅程中必須兼顧教育意義與樂趣,所以格蕾列出了許多靠近他們下榻的美麗旅館、兩人可以一同探訪的景點和活動—這倒沒花費她多少力氣,畢竟對熱愛歷史的人來說,大英帝國就有如迪士尼樂園。

接著,在他們出發前三個月,洛柏表示將會在旅途中給她一個極為特別的驚喜,這使得格蕾更加用心安排一切,也對洛柏玩的這場小秘密遊戲感到興奮不已。她會一面計畫行程,一面漫想著:他會在這兒求婚嗎?還是在這裡?這地方的感覺很好。

出發前三週,格蕾在替洛柏整理家用帳目時,發現一張開給某間珠寶店的已兌現支票,金額是五千美元。

她緊握著支票,眼裡充滿喜悅的淚水。「是訂婚戒指。」她悄聲呢喃道。洛柏肯花這麼大一筆錢,證明他平時或許稍嫌吝嗇了點,但遇上真正重要的事,他還是很大方的。

接下來幾週,格蕾有如漫步在雲端,不但為洛柏烹煮各式美食,在床笫之間也特別曲意承歡,盡她所能地取悅洛柏。

不過在出發前兩天,洛柏稍微刺破了她心中喜悅的泡泡—雖然還不至於戳破它,但的確讓她有些洩氣。洛柏要求過目機票、預付訂金等等旅途所需的費用清單,並在核計出金額後,把結果遞給她。

「這是妳那一半費用。」他說。

「我的費用?」她呆愣地回答。

「我知道妳們這些現代女性,很重視負擔自己的花費這碼事,我可不想被人指控是隻大男人主義的沙豬。」他笑著說。「妳不願成為男人的負擔,對嗎?妳也不會想加重我對醫院、還有對我前妻的責任吧?」

「不,當然不會。」格蕾喃喃道,感到有些困惑。每次碰上洛柏的那些大道理,她都會有類似的反應。「可是我沒錢。」

「格蕾甜心,請別告訴我,妳把賺來的薪水全花光了。也許妳該去上幾堂會計課程。」他放低聲音道,「不過妳家人有錢,不是嗎?」

格蕾的胃再度開始作怪,讓她想起醫生警告過她引發胃潰瘍的可能性。她已經跟洛柏解釋過上百次,沒錯,她的確家境優渥—應該說是極為富有—但她父親深信該讓女兒們學會如何自力更生,所以格蕾必須設法養活自己,直到年滿三十五歲才能繼承家產。她知道若遇到緊急狀況,她父親定會出手相助,但一趟到英國的享樂之旅,實在很難算得上是緊急狀況。

「別這樣,格蕾,」見她沒回應,洛柏笑著說道,「我老聽妳談起家人間豐沛的愛與互相支持,難道他們就不能幫妳這一次嗎?」在格蕾能開口前,洛柏將她的手舉到唇邊印下一吻。「寶貝,想辦法籌出這筆錢吧,我好希望這趟英倫之旅能成行,因為我要給妳一個非常、非常特別的驚喜。」

格蕾一方面想大聲指控他這樣做不公平,如果她必須負擔一半的旅費,他該在她預訂那些超昂貴的旅館之前就先說清楚;但另一方面,她自問不該指望洛柏來負擔她的旅費,畢竟他們並非夫妻,只是洛柏口中的「夥伴」。「聽起來像是約翰.韋恩和他的跟班。」格蕾第一次聽他這樣說時,曾咕噥了那麼一句,但洛柏只是一笑置之。

她最終還是開不了口向父親求助,那等於向他承認了自己的失敗,所以她只好打電話給一位住在科羅拉多的表親。錢是借到了,而且不用付利息,只是她也被對方好好唸了一頓。「他是個外科醫生,妳是待遇微薄的小學教師。你們同居已經一年了,他還要妳負擔豪華之旅的半數旅費?」格蕾本想解釋洛柏的母親如何利用金錢來懲罰自己的孩子,還有他那個揮霍無度的冰冷前妻;她想澄清錢的問題只是他們生活中的一部分,而且她十分確定洛柏將在旅程中向她求婚。

但她什麼都沒說,只是不悅地要對方盡快把錢匯過來。

然而她表親的話的確令她感到沮喪,於是在出發前的最後幾天裡,格蕾做了幾次自我反省。負擔自己出遊的費用很公平,不是嗎?洛柏說得對:現在的確是新女性的時代。她父親不讓她過早繼承數百萬家產,為的就是要訓練她自立,現在洛柏這樣也是為了她好,畢竟是她自己太蠢,沒有早點弄清楚她得自己負擔旅費。

把錢拿去支付完半數的帳單後,格蕾回復了大半的好心情;到了該收拾行李的時候,她已經又開始對這趟旅程充滿期待。她興高采烈地在大手提袋裡塞滿盥洗用具、旅遊書和其他雜七雜八的用品。

乘坐計程車前往機場的路上,洛柏對她特別殷勤體貼,不時親暱地用鼻子愛撫她的頸間,直到格蕾受不了司機窺視的目光,尷尬地將他推開。

「妳猜到是什麼驚喜了嗎?」他問道。

「你中了樂透。」格蕾答道,仍然假裝毫不知情。

「比那更好。」

「讓我想想……你買了一座城堡,我們將以城主和城主夫人的身分,一輩子住在那裡。」

「比那要好多了,」他認真地說道,「妳知道要維持那種城堡的運作得花上多少錢嗎?我敢打賭妳一定猜不到有什麼比這更棒的驚喜。」

格蕾滿懷愛意地凝望著他。她已經知道她的結婚禮服會是什麼模樣,並想像著所有親人們贊同地對她微笑。他們的孩子會有著洛柏湛藍的雙眸,還是她的綠色眼瞳?遺傳他的棕髮或者她的紅髮?「我一點也猜不出來!」格蕾撒謊道。

洛柏笑著靠回椅背,以謎樣的語氣說道:「妳很快就會知道了。」

到了機場後,格蕾去辦理行李託運,而洛柏只是一直四處張望,彷彿在尋找什麼。格蕾付小費給搬運行李的腳伕時,洛柏突然高高舉起雙手朝某人揮舞。

起先格蕾忙得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直到她聽見有人大叫「爹地!」,然後抬頭看見葛洛莉朝他們跑過來,身後跟著推著行李推車的腳伕,車上堆滿六只嶄新的旅行箱。

真巧啊,格蕾暗忖,一面檢查行李託運員交給她的領取憑條,一面分神看著葛洛莉飛身撲向她父親。他們擁抱了一會兒之後分開,洛柏的手臂仍緊緊環著他寶貝女兒圓滾滾的肩膀。

格蕾辦完了手續,把注意力放到葛洛莉身上,費了好一番工夫才忍住不皺起眉頭。葛洛莉穿著綴滿流蘇的外套、牛仔靴和一件過短的皮裙,看起來活像個六○年代、過於臃腫的脫衣舞孃。

她母親在哪裡,又怎會允許自己的女兒打扮成這副模樣?格蕾邊想邊梭巡四周,找尋洛柏的前妻。

「嗨,葛洛莉。」格蕾道,「妳們母女也要出門嗎?」

她的話讓葛洛莉和她父親差點笑彎了腰。「你還沒告訴她。」葛洛莉尖聲笑道。

洛柏過了好一會兒才恢復過來。「這就是那份驚喜。」他說道,把葛洛莉向前推,彷彿她是格蕾剛贏得的某種獎盃。「這是妳所能想像最美好的驚喜,不是嗎?」

格蕾還是不明白—也許她是太過於驚駭而不想明白。她只能站在那裡,無言地瞪著面前那對父女。

吻了五個世紀
A Knight in Shining Armor
作者:茱蒂‧狄弗洛(Jude Deveraux)
譯者:向慕華
出版社:春天
出版日期:2010-08-31
ISBN:9866345386
定價:380元
特價:88折  334
其他版本:二手書 12 折, 45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