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我們還有時間︰脫北者朴研美在美國(限量作者親簽版)(中文書)

書名 趁我們還有時間︰脫北者朴研美在美國(限量作者親簽版)(中文書)
While Time Remains: A North Korean Defector’s Search for Freedom in America
作者 朴研美
(Yeonmi Park)
譯者 謝佩妏
出版社 大塊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 2023-09-28
定價 320
特價 79折   252
特價期間:2024-01-01~2024-03-31
庫存

限量商品,即時庫存=2
分類 中文書>傳記>社會人物

商品簡介

◆《為了活下去》作者朴研美最新震撼人心之作。曾經「為了活下去」的脫北女孩,在美國生活了八年,面對撕裂美國社會的文化鬥爭,從外來者的角度,勇敢起而批判。

◆對朴研美而言,打著覺醒、正義旗號的許多現象,實則是偽善、集體罷凌、威權主義的表徵。這位人權鬥士沒有置身事外,也不畏批評,提出獨到的觀察。

八年前,北韓女孩逃出了人間地獄,來到「自由國度」生活,
八年後,朴研美指出美國社會充斥偽善、集體霸凌與威權主義等危險現象。
她在危言聳聽嗎?還是言過其實?
──她在美國到底遭遇了什麼?
【繼全球暢銷書《為了活下去》,知名脫北者朴研美最新震撼人心之作】

◆內容簡介
脫北者、人權倡議者、暢銷作家——朴研美回來了!這次她把焦點轉向正在撕裂美國社會的文化鬥爭、身分認同政治和威權主義傾向,挺身對大眾敲下警鐘。

逃離北韓之後,朴研美在美國找到了自由。然而,她卻發現美國人過去珍視的言論自由和思想自由遭到嚴重破壞,因此回想起當初她冒著生命危險逃離的殘暴政權,兩者的相似之處,令她不寒而慄。當她大膽說出自己在美國社會觀察到的大規模政治教化時,卻開始面臨各種思想審查,甚至死亡威脅。
在這本書中,朴研美一一點出美國社會中打著「覺醒」和「社會正義」之名,實際上卻是偽善、集體霸凌和威權主義的各種危險現象,於是苦口婆心對美國人發出警訊。她在書中砲火全開,針砭嘴上說關心弱勢和勞工階級、實際上卻對所有敢於獨立思考的人漠然處之的社會菁英,令人大開眼界。
八年前來到美國時,朴研美對這塊土地毫無先入之見,也完全沒有任何政治意圖或黨派傾向。八年後,這位暢銷作家和人權鬥士提出她的獨到觀察,在在提醒我們自由何其脆弱,而我們必須在一切還來得及之前,採取行動,捍衛得來不易的人權自由。

***
直指「政治正確」的矛盾與缺失,追求真正的言論與思想自由。
★為什麼要寫《趁我們還有時間》?
朴研美如是說:
──「我選擇把提倡和捍衛人權當作我的人生志業,特別是自由權。儘管早年生活貧困,現在所有的物質享受對我來說卻毫無意義,除非我能和此刻正在遭受我童年經歷過的折磨的人們一同分享。」
──「真誠是一種迷人且令人欽佩的特質,能使你不受黨派紛爭的左右,也讓人們重視你樹立的榜樣更勝於你表達的特定看法。」

◆名人推薦
阿潑 媒體工作者
唐光楠 換日線專欄作家
廖雲章 獨立評論@天下頻道總監
嚴震生 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兼任研究員
推薦

◆本書特色
▲公共知識分子暨暢銷作家的導讀與推薦:《生存的12條法則:當代最具影響力的公共知識分子,對混亂生活開出的解方》的作者暨加拿大學者網紅喬登‧彼得森(Jordan B. Peterson)特別為本書撰寫的引文,指出朴研美的寫作背景和脈絡。

▲論點出自作者個人的生活體驗與觀察,皆有所本:從北韓逃到中國、南韓,再移民到美國,朴研美交代了她的各項決定、生活事件和心路歷程,因此這本著作相對容易理解,門檻不致過高。非正統學院出身的直白觀點,正好能帶動何謂自由、民主,以及政治正確影響力的討論。

▲真誠坦然面對自己的想法,不向「政治正確」妥協:作為歷經風霜的年輕脫北者,朴研美是如何看待美國社會,而作為美國的新住民,又要如何平衡逃離北韓極權統治的倖存者愧咎感,是這本書毫不避諱的矛盾難題,也增加了這本書的可讀性及心理層次。

▲關注全球人權議題,不忘自己的來處:脫北者的背景,讓朴研美的新住民身分更加與眾不同,但她充分意識到自己成長於一個禁錮人民自由的國家,面對美國高度發展的資本社會、左派論調及覺醒主義,有她自成一格的體會及批評角度,而且從不否認她對美國社會的觀察奠基於她在北韓的成長背景,同時確立她持續捍衛自由權的人生志業。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趁我們還有時間︰脫北者朴研美在美國(限量作者親簽版)

作者簡介

朴研美(Yeonmi Park)脫北者及人權倡議者。青少年時期逃離殘暴的金氏獨裁政權,到了中國卻成為性販運的受害者,後來橫越戈壁沙漠逃到南韓,最後前往美國並成為美國公民。她呼籲國際社會,正視在北韓和中國發生的殘酷暴行,並把這當作自己的人生職志。第一本著作《為了活下去》(In Order to Live)暢銷全球。她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目前定居紐約。

譯者簡介

謝佩妏清大外文所畢,專職譯者。在大塊的譯作有:《為了活下去》、《3.3秒的呼吸奧祕》、《尋找母樹》、《就是走路》等。

作者自序

一九九三年十月四日,我在一片漆黑中出生。過去半個世紀,北韓只能倚賴蘇聯的慷慨援助,維持社會主義國家「自給自足」的假象。一九九一年蘇聯解體,援助戛然而止,輸入北韓的金援、貨物和能源因此中斷。之後又爆發洪災,北韓的耕地在風調雨順時,就難以餵飽國內兩千一百萬人口,如今又遭洪水淹沒,供應國內少量電力的煤礦也氾濫成災。一九九三年秋天,在我出生的房子裡,黑暗早已降臨。饑荒即將爆發。「主體思想」是北韓的官方意識形態和集體信仰,意指北韓由單一領袖統治,並因此成為一個自給自足的國家。事實上,北韓是地球上最無法自給自足的國家之一。冷戰期間,北韓若是沒有莫斯科的援助就無法存活,就像現今沒有北京的援助也無法存活一樣。由於沒有生產或分配足夠的糧食來餵飽人民的實際經驗,北韓面臨毀滅性的大饑荒,幾乎可說是不可避免的結果。北韓政府對此束手無策。平壤當局拿不出一個有現實基礎的糧食配給政策。政府推行「一日吃兩餐」運動,據說是依照個人對政府的忠誠度來決定順序,分配一日兩餐,最終只是為了營造出北韓人民在正常情況一天可吃到三餐的假象。因為沒有餵飽人民的對策,政府為了因應之後的挑戰,下令禁用「饑荒」和「飢餓」這類字眼,並正式把即將爆發的大饑荒稱為「苦難的行軍」。我五歲的時候,北韓已經有多達三百五十萬人死於饑荒。沒人知道真正的數字,而且可能永遠不會有人知道,因為沒有人掌握確切的資料。我出生在兩江道的惠山市,流經該城的鴨綠江把北韓和中國隔開。這個地方就算由瑞士人或日本人來治理,也依然多山、乾燥、氣候嚴寒。而在金氏家族的統治下,這裡變成一片荒蕪。惠山市的黑暗鋪天蓋地。不僅僅是沒燈光、沒電、沒食物,也毫無尊嚴、安穩和希望。在惠山,黑暗代表捕捉蟑螂和蜻蜓在上學途中吃,免得上課時因為肚子餓而分心,而學校老師會帶領大家一起唱〈我們最幸福〉之類歌名的愛國歌曲。在惠山,黑暗也代表學回家途中目睹公開處決的場面,或眼睜睜看著父母和鄰居因為收集蟲子和植物給兒女果腹而被警察抓走,或是看著當局為了「國家榮耀」,拿走集體農場長出的少量作物,也無可奈何。黑暗即是永夜。二○○七年三月三十日的晚上,我從北韓逃到中國。那年我十三歲。我逃走不是為了尋求自由、人權或安穩的生活。我逃走是為了一碗飯,為了填飽肚子。從此之後,我總是說,這輩子我最感激的事就是出生在北韓。實際上,那當然是一個人一生中可能遇到最可怕的事。但如今,隔著將近半輩子的距離,坐在我位於芝加哥的公寓回首過往。因為有過去那段歲月,如今即使只是活著,都讓我心懷感激,而我不確定自己在別的地方成長,會有相同的體會。對我來說,日常生活所需(營養的食物、乾淨的水、燈光、暖氣、睡覺的床)能夠得到滿足,就是小小的奇蹟。不只如此,「自由」代表的全部意義,也使我深深讚嘆、肅然起敬,包括活著的權利,還有能夠放心思考、愛人、在路上行走、坐下來時不用保持警覺、呼吸時也不用提心吊膽等等。現在的我,比一般人更能對所有的事情懷著感恩之心,那都要歸功於我的前半生那有如惡夢的十六年。說來或許難以想像,我其實把那段歲月看作一種福氣。之所以說是「十六年」,原因在於,我跟媽媽橫越結冰的鴨綠江、逃到中國的前兩年,我們並沒有擺脫惡夢。雖然填飽了肚子,但幾乎是以生命為代價。我在第一本書《為了活下去》裡,寫下我們在中國那二十三個月淪為奴隸的過程,最後我們才好不容易橫越了戈壁沙漠,安全逃到南韓。幫助我們渡過鴨綠江的是人口販子,到了中國,他們就把我們當成商品買賣交易。那兩年,我們成了中國農人的私人財產,他們不把北韓女人當人看,而是當作性奴隸或出氣筒。他們給我們飯吃,但理由不比北韓監獄給犯人稀飯吃來得高尚或更仁慈。到了中國我才明白,北韓政權是如何撐過大饑荒,持續讓好幾百萬人忍受聯合國所謂的「現代大浩劫」直到今日。而監控十四億中國人民,幾乎掌控他們生活的所有面向,並在剷除西藏人和維吾爾族人有實際進展的政權,就是幫助金氏家族持續控制平壤的同一個政權。中國共產黨很久以前就取代了蘇聯,成為這場現代大浩劫的最大推手。在中國期間,我還很懵懂無知,開始相信全世界一定都跟北韓大同小異,到哪裡都充斥著恐懼、冷酷、傷害和絕望。有生以來,我只有一次差點失去堅持下去的力量,那就是在我離開北韓、抵達中國之後。(未完)

名人導讀

引言喬登.彼得森(Jordan B. Peterson,《生存的12條法則:當代最具影響力的公共知識分子,對混亂生活開出的解方》作者)假如左派假想的道德標準有任何現實基礎,很難想像有誰會比朴研美更能得到左派人士的讚賞。她可說是赤手空拳逃出了殘暴不仁的北韓政權,從此不再靠國家的施捨度日。她集所有英勇受害者所需的(假想)條件於一身,所有美德在她身上交叉匯聚。首先,她是移民,又是女性,曾經遭受百分之百的暴君(及其家族蠻橫掌控的政府代理人)的無情迫害;捱過饑荒,受過奴役(跟母親雙雙成為人口販運的受害者),甚至在很小的年紀就遭到性剝削。她從小所受的「教育」,多半都是迫害者自我美化的宣傳內容,或是為了醜化其他國家而一再重複的謊言,例如把美國人妖魔化,將無可否認是北韓自己造成的失敗和浩劫歸咎於美國人。朴研美不但逃離了這一切,甚至成為代表自由的聲音。她主張要「不畏強權,說出真相」,而且也真的身體力行。儘管因為小時候經常挨餓而長得比一般人瘦弱,她卻成了有史以來最令人頭痛的獨裁政權之一的眼中釘。從這方面來看,她令人想起阿亞安.席爾西.阿里(Ayaan Hirsi Ali)。多年前,我還很懵懂無知的時候,以為每個值得尊敬的西方女性主義者都會把她當作寶。阿亞安.席爾西.阿里同樣既是女性也是移民,是女性割禮的受害者,憑著過人的勇氣挺身反抗偽善的宗教權威,不肯照他們希望的,屈服於乖巧順從的生活。結果她得到什麼回報?南方貧困法律中心(Southern Poverty Law Center)將她列入「反穆斯林極端分子」的黑名單。這個由一群律師組成的團體,是個自以為是且偽善到極點的左派組織,自稱要當「南方和其他地方的種族正義觸媒,與社區聯手瓦解白人至上主義,鞏固多元交織運動(譯注:intersectional,指結合不同弱勢身分的反歧視及壓迫運動),提升全體人民的人權」。這群人賣弄鏗鏘有力卻令人髮指的白痴學術用語,表面上悲天憫人,其實只是為了自我滿足。阿里錯就錯在不知好歹,不肯安分守己,大聲宣揚資本主義西方社會的邪惡(剛好相反,她認為西方相當值得欽佩,尤其是經過比較之後),因此左派人士才會看她不順眼。對激進左派的意識形態推手來說,沒有誰比搞不清楚該採取何種政治立場才正確的弱勢女性更煩人;沒有誰比「把自己所受的壓迫內化」(根據充滿學術用語的要命認知框架),因此挺身為假想敵說話的白痴更氣人。而根據上述這個假開明的嚴謹標準,這個假想敵一定要是,而且永遠都得是──西方、西方、西方。因為如此,朴研美受到跟阿里相當類似的對待,儘管可說是範圍更大。她利用自己的YouTube 頻道,爭取大眾對北韓困境的關注,尤其是跟她和她母親有過同樣可怕遭遇的女性。她也明確指出,可惡的中國共產黨如何支持北韓,成為駭人暴政的共謀,任由北韓女性在中國繼續當作奴隸一樣買賣,同時也把金氏王朝當作一個方便又危險的工具,用來刺激並威脅西方社會。而這項威脅可不能等閒視之,因為北韓軍隊排名世界第四大,而且擁有核武。此外,如朴研美所說,金氏家族這個大魔窟使用的反美言辭煽動性十足,不惜造成大規模的毀滅:北韓學童從小就被灌輸,使用核武全面摧毀美國城市不但完全合理,也是眾人的希望。那麼YouTube 的反應呢?朴研美的頻道不只一次被取消廣告投放,而且從來沒有得到解釋。還記得「不作惡」(Don’t be evil)嗎?這就是買下YouTube的谷歌常被傳誦的企業座右銘。記得這句座右銘被拆掉了嗎?你想過為什麼嗎?只要看看這些對中國霸主磕頭的可悲舉動,你大概就能得到答案。若灰姑娘的故事是某個比格林兄弟命運還坎坷的人寫的,那個人可能就是本書的作者。她逃離了北韓的禁錮,掙脫她和她母親在中國遭受的性奴役,抵達南韓,用不可思議的方式充實自己,最後來到美國,並進入曾是西方自由燈塔的哥倫比亞大學就讀。要說這是她一輩子的夢想未免言過其實,因為這是她想都沒想過的事,完全超出可能的合理範圍。受富有創業精神的父親指引,朴研美十分重視受教育這件事。好不容易到了南韓之後,她想盡辦法用各種方式自我教育(傳統意義的教育),博覽群書,包括偉大的喬治.歐威爾所寫的《動物農莊》和《一九八四》。結果進入高等學府的學術殿堂之後,發生了什麼事?她遇到腐化她的祖國、害她的同胞活在地獄中的同一套意識形態。當然了,這畢竟是美國,充其量也只是「輕量極權主義」。跟這個過度保護和自戀的時代裡的所有事物一樣,它呈現出來的,不過就是一種方便的時尚宣言,一種假認同,一種炫耀不勞而獲的品德的手段,同時藉此訓練自己成為壓迫者──這也是每個喜歡扮演正義使者的常春藤聯盟畢業生,不可避免也真正渴望的命運。她被學校的可悲教授訓斥,因為她竟敢欣賞珍.奧斯汀;她的書「鼓吹女性壓迫、種族歧視、殖民主義和白人至上主義」,而且「宣揚女性比男性低下的觀念,認為只有白人男性發展成熟,可進行較高層次的思考,而人只能藉由基督教教條才能獲得救贖」(否則後果不妙)。研美發現自己最好也這麼想、這麼覺得,即使是在欣賞「西方」古典音樂的時候(否則後果不妙)。哥大最無法容忍的事,莫過於「SIX HIRB」(編按:音同英文的「六種草藥」,為以下幾字的首字母):性別歧視(sexist)、排斥異己(intolerant)、仇外(xenophobic)、恐同(homophobic)、仇視穆斯林(Islamophobic)、種族歧視偏見狂(racist bigot)。朴研美本身就是在極權惡夢中長大的小孩。小時候為了活下來,她會烤昆蟲來吃,前提是要找得到蟲。因為家裡窮(在北韓那是真的窮),她必須帶五張兔毛到學校跟老師(其實是政治宣傳員)交差,以免社會地位不保。她成長的地方,周圍都是把吃到燉肉和米飯當作臨終願望的人。她活在世界上最糟糕的獨裁國家,甚至可能是有史以來最糟糕的獨裁國家,雖然很多國家都在爭搶這個被捧上天的位置。最後,她奇蹟似地來到美國,卻碰到一群傻瓜,玩弄當年害她生活悽慘無比(以西方的標準絕對是)的同一套意識形態。她真心真意想對我們發出警訊,要我們別在優渥舒適的生活中,聽信當年摧毀蘇聯及其附庸國家、目前仍掌控超過十億中國人民的同一套意識形態,那對困在中國的人民和世上的其他__國家,都只有壞處、沒有好處。是誰最開始急著封鎖城市?中國。又是誰模仿那個糟糕國家的作法?  西方那些膽小的傻瓜。  朴研美提醒我們別一錯再錯。  我們會聽嗎?  或許會。  或許不會。

章節目錄

引言/喬登‧彼得森自序前言 美國壞蛋第一部 眾聲喧譁的國度1 迷失在紐約2 哥倫比亞女神的墮落?3 安全空間的假象4 偽善的菁英第二部 通往毀滅之路5 價值觀崩壞6 受害與壓迫7 風城遇擊記8 你的就是我的第三部 自由的脆弱9 取消文化的恐怖勢力10 中華人民共和國11 真正的專制和真正的自由12 自由的價值後記 光明戰士致謝
oracle.sql.CLOB@5e2ca44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