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中文書)

書名 12月2(中文書)
作者 samk
譯者 魏瑩
繪者 日出的小太陽
出版社 平心出版
出版日期 2024-04-11
ISBN 9789864947195
定價 350
特價 9折   315
庫存

即時庫存=2
分類 中文書>漫畫/輕小說>BL

商品簡介

發情期的到來,讓一直隱忍的心動與渴望無所遁形,
在仁川的飯店裡,延宇和金信度過了火辣又纏綿的一週。
炙熱的體溫,顫慄的撫觸,令人失去理智的香氣,
這一切都遠遠比不上金信在他耳畔傾訴的告白:
「延宇學長,我喜歡你。」
那位強大又充滿魅力的Alpha竟然喜歡自己,
這個事實讓延宇既開心又患得患失,
雖驚喜於兩情相悅,也擔心對方終有一天會後悔,
最後他答應了,開始與金信的祕密戀愛。
正當兩人沉浸熱戀的甜蜜時,
金信父親在國外受傷的消息傳來,亟需他前往探視。
就在金信搭機啟程的那天早晨,
延宇照例出門打工,忽然發覺一輛陌生的車子停在巷口,
一道熟悉又沙啞的聲音傳來:「宋延宇,好久不見。」
明明幸福近在咫尺,過往的陰暗卻再次朝他伸出了魔爪……

商品特色
◎春暖花開的四月,大勢ABO韓耽《12月》續集來襲~~從學長學弟關係晉升為情侶的兩人,會如何甜蜜相愛,閃瞎大家呢?😎
◎祕密戀愛的好處就是偷偷來(噓)~~快來看看金信怎麼善用時間地點盡情疼愛可愛又迷人的延宇,極優Alpha的行動力,可是不容許你說不要喔!
◎改編漫畫裡的超火辣床戲、妄想挑逗畫面🔥你想看到的所有細節,原著小說完整呈現!
◎特邀人氣繪師日出的小太陽繪製心動滿分的封面──在偌大的圖書館裡,金信深情款款的眼神中只有延宇學長~我的眼裡、心裡都是你!>///<
◎小編偷偷說🤫繁中版同名實體漫畫緊鑼密鼓準備中,敬請期待!(詳細消息請靜待粉專公布)
◎隨書附贈鍾情宇你限動霧透卡。

高人氣ABO韓漫原作小說
覺醒系極優Alpha年下攻╳溫柔堅毅Omega學長受
三年前無意間的舉動,讓愛意如滾雪球般壯大,
也讓他變成華麗的禮物,重新來到自己面前……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

12月2

作者簡介

samk韓國BL小說作家,除了《12月》外,還有《7月》、《Not for sale》、《完美》、《Payback》等多部作品在韓國出版發行。

章節目錄

(18禁內容請見書)Chapter 2我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在鄰近年末的時候,在仁川的陌生飯店裡度過整整一個禮拜。是啊,我和阿信在飯店的房間裡像動物一樣……就那樣過了整整一個禮拜。直到走出飯店的時候,我們才重新恢復人類的模樣。我羞得簡直想要挖個地洞鑽進去,根本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回家的。我竟然會那樣完全被本能所支配,這個事實令我感到驚慌。回到家後我發呆坐了很久,後知後覺地確認手機,才發現家人聯繫過我。但相比做愛了一整個禮拜的震驚下,家人的擔憂反倒顯得不那麼重要了。〔哥哥,到底是什麼朋友生病了?〕我跟父母說是在照顧生病的朋友,用這個藉口隨便搪塞了過去,卻騙不了尤拉。〔哥哥你該不會是跟Alpha在一起吧?上禮拜不正好是你的發情期嗎?〕她怎麼對我這麼瞭解?我掩飾著內心的慌張,若無其事地回答道:「我一直在吃抑制草,跟發情期能有什麼關係啊。」〔我都知道,抑制草在優性Alpha費洛蒙的影響下可能會失去效用,而且哥哥你最近不是在跟長得很帥的Alpha見面嗎?我聽舅媽說了。你是不是跟那個人在一起?〕「不是。」我好不容易才將謊話說出口,接著只能使出唯一的殺手鐧來渡過這個難關,「都放假了,妳怎麼還不回家?」〔啊,這個……〕尤拉的聲音越來越小,我覺得有些不對勁,便帶著些斥責的語氣問道:「妳不打算回家?」〔不是,我朋友生病了……我得在旁邊照顧。〕開什麼玩笑?「什麼朋友?男的?」〔哥哥。〕「怎麼了?」〔哥哥的事情我會保密的,你也別跟爸媽說我不回家的事。〕「保密什麼?別說些沒用的,快點回家。」〔那個朋友真的需要我在旁邊照顧,他情況很危險,跟哥哥一樣是劣性Omega。〕我頓了一下,但怒氣立刻又湧了上來。「跟我一樣的話,是男的?尤拉,妳到底在做什麼!」〔不會有事的,我是有理智的Beta。哥哥可能被Alpha的費洛蒙支配,不知道會遭遇什麼事情,但我絕對不會的。〕想到自己被費洛蒙支配的事情,我突然啞口無言。不過尤拉為了男朋友,放假還留在學校附近的租屋處,這實在太不像話。尤拉似乎也猜到了我的想法,急忙補充道:〔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我們有四個人一起在這裡照顧他。和哥哥在一起的朋友只有一個人吧?〕我又啞口無言了。趁我沉默的空檔,尤拉搶先理直氣壯地做出了決定:〔別告訴爸媽,知道了嗎?我也會幫哥哥保守祕密的。〕「喂,尤拉……」我還想要再說些什麼,但尤拉直接掛斷了電話。我無力地癱倒在床上,嘆了口氣。看來得去尤拉那裡一趟了,不過此刻我連動一根手指的力氣都沒有。雖然已經和阿信分開了幾個小時,但他的模樣就像是被做成標本刻在了頭腦裡,一直不停地浮現在我眼前。一想起他,費洛蒙的氣味就會像幻覺似的浮現。我勉強撐著幾乎快要散架的身體起身,從抽屜裡拿出抑制草,像頭牛一樣嚼了起來。又苦又腥,令人作嘔的味道一下子湧了出來,讓人立刻徹底清醒過來。我勉強挺直了腰背,開始查看起之前沒有回覆的簡訊。最先傳來簡訊的是一起在餐廳打工的奇俊。─嚇,聽說你在去幫老闆取紅酒的路上出了車禍?沒事吧?金信也傷得很重嗎?啊,原來阿信跟店裡說我們出了車禍啊。也是,我和阿信一起缺勤,車禍的確比較合情合理。雖然是個合適的藉口,但因此讓人擔心,心中不免還是有些抱歉。我連忙看向下一則簡訊,是打工餐廳的老闆。─延宇啊,沒事吧?還活著吧?!!!!老闆當然也是因為車禍才會這樣問,但「還活著吧」那句話後面的幾個問號和驚嘆號看起來有些奇怪,就好像他是知道了什麼內情才這樣問。我心中愧疚,又嘆了口氣。下週去打工的時候一定要親口跟老闆和奇俊道歉。我又確認了後面幾則簡訊,最後一則是德鎮昨天發來的。─你在經營系有認識的Alpha學弟嗎?我不由得心中一沉,當然有認識的學弟……他叫金信。出了什麼事嗎?我感到心中不安,立刻打電話給德鎮。時間不算晚,電話在等候鈴響了幾下之後便接通了。〔喂,宋延宇,大忙人啊?〕「回覆晚了,對不起。」〔靠,我說,你聲音怎麼了?完全啞掉了啊。〕「沒什麼,就是感冒而已。」〔真的?難道不是喊啞的?〕我的心臟咚的一下沉了下去,他又猜到正確答案了。「我能有什麼事……把喉嚨給喊啞了呢。」〔演唱會?〕「……不是。」德鎮明明很敏銳,卻總是在某些方面差了那麼一點。看到朋友一如既往的反應,我安下心來,迅速轉移了話題。「不過你為什麼突然問我有沒有認識的學弟?」〔好像有人向我們系的學生打聽你的事情,因為我跟你關係比較好,所以有同年紀的朋友把這件事告訴我了。那個打聽你事情的人是Alpha,我有些擔心。〕事情好像有點奇怪,阿信應該不會做出那樣的事情。「他叫什麼?」〔叫什麼來著?啊,好像叫周姜浩,你認識?〕不,不認識。我歪著頭掛斷了電話,想半天也沒有想到可能有關係的人。到底是什麼人在打聽我?我正拿著手機呆呆地坐著,這時手機畫面突然亮了,是阿信。─我想聽學長的聲音,我打電話給你吧。我本應該趕快回覆他「好」,卻難以將視線從那則簡訊上移開。只是短短的兩句話,卻令我心臟怦怦亂跳。我就這樣盯著看了半天,然後才勉強傳送回覆,連手指都在發抖。簡訊傳出後,我便等著電話鈴聲響起。他就這樣立刻將我的腦袋填滿,剛才德鎮告訴我的名字完全被拋在了腦後。─金信姜浩重新開始調查金信,是因為一次偶然的相遇。「姜浩哥。」聽到有人叫他,姜浩回頭一看,是住在自家附近的表弟,不過表弟身邊還有一個有些面熟的人。他之前調查金信的時候曾經在SNS上見過那張臉,是金信同父異母的弟弟。名字好像是周煥?「你是金信的弟弟吧?」表弟身邊的高中生聽到姜浩的問話,立刻皺眉。看來他沒少被拿來和金信比較。也是,一七五左右的身高,長相帶有一點金信的感覺,但似乎有哪裡離帥氣差了那麼一丁點,而且作為優性Alpha,氣勢上也弱了一些。金信的弟弟雖然是優性Alpha,但在他的SNS留言中經常能看到有人諷刺他是勉強越過及格線的偽優性。在姜浩看來,他作為優性Alpha也的確有些不足。「你認識金信?」雖說生母不同,但他們畢竟是親兄弟,周煥說出金信名字的時候似乎很不高興。姜浩非常理解他,不論外貌還是能力都差了同父異母的哥哥一大截,想必他的壓力應該很大,更何況他原本就總被人說成是偽優性。「當然知道,我還知道你哥哥已經找到了讓他覺醒的對象。」聽到姜浩的話,周煥的眼睛瞪得很大。看來他是真的很震驚,張著嘴僵在原地,好半天才問出口:「真的找到了?」「對。」「對方是誰?」「你想知道?」「當然。」他使勁點了點頭。姜浩忍住笑意,嘆了一口氣。「我也在找,也不知道他怎麼能把人藏得這麼嚴實,什麼都查不到。我還以為你會知道些什麼。」「我什麼都不知道,我沒有和金信聯繫。不過你為什麼要找金信的Omega?」「我認識的一個學長被金信狠狠打了一頓。金信找到讓自己覺醒的對象後,整個人得意得很。我實在看不慣他那樣到處惹事的德性,想找出他的弱點。」周煥又皺起了眉。「他原本就傲慢得要死。不過,Omega是金信的弱點嗎?啊……對啊,畢竟是讓他覺醒的對象,如果出了問題應該會讓他坐立不安的。」「對,就算他是覺醒Alpha,這也是他的致命弱點。總之,我已經快查出來了。」姜浩故意裝腔作勢,周煥立刻上了鉤。「那你查出來以後也告訴我吧。」「啊,不過金信不是覺醒Alpha嗎?把他的祕密這麼輕易告訴別人……」「如果我查到什麼也會告訴你的。」聽到了自己想得到的回答後,姜浩假裝好心地把自己的手機號碼告訴周煥。「你見過我這件事,絕對不要告訴金信。」周煥似乎想要盡快把這個消息告訴家人,敷衍地點了點頭後便跑回家了。姜浩看著他的背影,這才咧嘴笑了,希望這個連優性都算不上的蠢貨能找到一些有用的消息。◎洪理事向盧會長報告事情的時候有一個習慣,如果是會讓盧會長大發雷霆的消息,他便會把手伸到衣服口袋裡,摸了兩下提前準備好的清心丸。不管上司的憤怒有多令人脊背發寒,只要吃上一顆清心丸就能夠順利撐過去。對他來說,這是一個非常令人心安的方法。所以,這次他也用手摸了幾下那個裝著清心丸的小盒子,然後才走進盧會長的辦公室。那個如同心頭肉讓人疼愛至極的外孫,最近令盧會長心情很不錯。這讓洪理事不得不更加謹慎,因為他這次要報告的事情定會給心情大好的盧會長潑上一盆冷水。果然,聽完洪理事的報告,盧會長默默地盯著他,慢慢開口道:「招惹阿信的那個律師不是已經處理好了嗎?怎麼又有人故意搗亂,還去警察那裡抗議?你說……是那個女人的娘家動的手腳?」那個女人,盧會長總是會將阿信的繼母稱為那個女人。阿信的繼母出生在傳統的Alpha、Omega名門家族,一直對阿信身後的Beta家族表現得十分輕蔑。雖然她在撫養阿信時並未故意去傷害他,但也沒有付出過什麼關心和愛護。盧會長那時才徹底意識到漠不關心是一種多麼嚴重的虐待。和繼母一起生活了幾年後,阿信話變得越來越少,臉上也越發沒了表情。而如今妨礙阿信的,竟然又是那個女人的娘家!「一定是那個女人指使的。」雖然盧會長的聲音並沒有變高或激烈,但洪理事知道,他現在非常生氣。盧會長從來都是個有恩報恩、有仇報仇的人,但在有關外孫的事情上,他卻沒有堅持自己的做法。他擔心身為Beta的自己出面會給外孫帶去哪怕一丁點的不利,總是壓抑著心中的憤怒,忍了又忍。所以至今為止,他才會一直放任阿信繼母和她娘家。按那些人的說法,Beta不知天高地厚去摻和Alpha之間的事情只會讓人看不起,他們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在阿信身上。但阿信現在已經成人,也找到了讓自己覺醒的對象,以後定會繼承盧會長的一切。所以,在他面前絕對不能存在這樣的絆腳石。「我們已經封了警方的口,所以他們還不清楚金信少爺具體是因為什麼原因才沒有受到處罰。不過即使不通過警察,只要稍加調查,很容易便能查出其中的緣由,但他們似乎並不想繼續查下去。」聽到洪理事的話,盧會長露出一絲陰險的笑意。「他們想當然地認為是我拿錢掩蓋事件。」那些傢伙總是這樣,把他當作只會用錢來解決事情的膚淺財奴。事到如今,他們如果想這樣認為,倒正好能省下不少麻煩。這麼多年來,盧會長並不是收拾不了他們,只是覺得沒有必要。「那些Alpha還以為自己能統治世界呢,以為自己就是最厲害的,一切都能隨心所欲,結果連這麼簡單的真相都看不出來。哼,真是蠢透了。我要讓他們知道,讓他們失去所有,徹底跌入谷底,看清楚這個世界的真相。」「您要對他們動手嗎?」「先從那個女人的娘家開始,阿信父親那邊要慢慢下功夫,一點一點斷了他的活路。」盧會長咬著牙,將拳頭攥緊再放開。「至於那個女人,就沒有那個必要了。你去準備一下,要一擊致命,讓他們一無所有,不要給他們留下一點希望。但是……」洪理事聽到盧會長說出「但是」二字,知道盧會長接下來要吩咐的是重要任務,不由得緊張起來。「揮刀的事情要由阿信來做,這樣他們才知道是誰卡住了自己的命門。」盧會長壓低了聲音,眼中閃著凶狠。「看現在這個情況,阿信應該會自己主動拿起刀子,他們的腦袋保不了多久了。」◎最近幾天,餐廳的員工們都覺得自家老闆很是奇怪,總是會莫名其妙地一個人傻笑起來。特別是每當提到因為車禍而沒辦法來上班的延宇和金信時,老闆會笑得連顴骨都聳起來。「一定是患了癡呆症。」奇俊給出正解。一起聊天的員工們全都十分無語,反駁老闆那麼年輕不可能癡呆,但奇俊又補充了合理確切的依據。「因為那個律師的事件,我們店裡的銷售額可是驟減了啊。本來到了年末,各種聚會成堆,是生意最火爆的時候,但是自從那件事之後,就連原本的預約都全被取消了。在這種情況下,哭都不夠,還能笑得出來?這不就是癡呆了嗎?」這麼一聽,的確很有道理。現在這樣的狀況,老闆確實該是一臉哭相,卻總是一個人莫名傻笑。「就算是癡呆也有點過分了。聽到延宇哥受傷的消息,怎麼還能笑得出來呢?真是太過分了。」在事件中被律師抓住的勝熙一邊吐露著不滿,一邊擔心地看向廚房。「可千萬不能傷得太嚴重啊,都是因為老闆讓他們下雪的時候去取紅酒才出了事故。說實話,那可是因為老闆才出了事故,他不應該感到抱歉嗎?我想去探望延宇哥,讓他告訴我他們在哪間醫院的時候,他竟然還一臉嚴肅地說了好多奇怪的話,讓我不要打擾他們。」打擾?大家都覺得十分奇怪。這時奇俊又給出了正解。「他們肯定是住進了多人病房,還有其他的病人,如果去探病的話多吵鬧啊,肯定會打擾到其他病人的。不過,妳想去醫院看延宇?為什麼?」「什麼為什麼,因為延宇哥那天救了我,我很感謝他……」「喂,說實話,那天應該感謝的是金信啊。延宇不管不顧地衝出來,但根本沒有辦法對付那個人。可金信不一樣,他有制伏對方的能力,所以果斷地挺身而出解決了事情。如果沒有金信,延宇肯定會遭受毒手,那樣的話反而會引起更大的問題,不是嗎?一個Omega,也不想想會發生什麼事,真是……」奇俊說著就打了一個寒顫,勝熙急著反駁道:「所以我才更感謝延宇哥。明明自己也很危險,但還是站出來保護了我。」「但就是不應該那樣做啊,連個應對的方法都沒想好就……」「怎麼可能做所有事的時候都能提前想好對應的方法啊?」「不對,這件事不一樣。任誰看來他都不應該那樣站出來。」「那到底應該由誰在什麼時候站出來?等我被那個Alpha強姦之後?」周圍突然變得安靜。勝熙知道氣氛是因為自己冷了下來,生硬地嘟囔道:「如果當時是奇俊哥看到我被抓住,也不會去管有沒有想到對應的方法,一定會立刻就站出來的。」「啊,嗯……」奇俊不知該如何回答,眨了眨眼,有些尷尬地轉過頭。在這種僵硬的氣氛下,另一個工讀生碰了碰奇俊的手臂後笑著說道:「總之啊,多虧了金信,誰都沒有受傷,這個結局不是很好嘛。」勝熙「嗯」了一聲,點點頭。「所以我也很感謝金信。不過,也有點羨慕。生來就是那麼強大的Alpha,說實話太讓人羨慕了。」她的話讓所有人紛紛點了點頭,真是羨慕死人了。特別是奇俊,非常用力地點了點頭。「長得帥,個子也高。哇,真是跟開掛了一樣,個子也太高了吧!這種人到底會跟什麼樣的人談戀愛啊,真是太讓人好奇了。」「我更好奇延宇哥。」「延宇?延宇嘛,很普通……」奇俊還沒將「普通」這個詞說完就突然停了下來。延宇不像金信那樣引人注目,但並不普通。「延宇可不普通啊。」聽了另一個工讀生的話,勝熙立刻附和起來:「延宇哥也長得很帥,而且他在Beta家庭長大,不像其他Omega那樣生活混亂,性格還那麼好。我從來都沒見過延宇哥生氣或激動。連廚房長都說,如果是延宇哥那樣毫無怨言埋頭工作的人,招一百個讓他們全都在廚房工作也沒問題。」「這稱讚聽著像是把人當工具使喚了。」奇俊回嘴了一句,不過他也對廚房長的話很有同感。即使客人再多、工作再忙,延宇也從不抱怨。他總是會用一句『過一會兒再休息就好』輕鬆帶過,然後不以為然地聳聳肩將工作做完。這和勉強忍耐的情緒很不一樣。
客服 02-2570-1233 | 會員服務使用條款 | 隱私權政策
PC版 TAAZE | Mobile版 TAAZE
Power By 學思行數位行銷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