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帝:卷一 皇座上的囚徒
cover
目錄

目錄

楔子

第一章 進宮

第二章 兄弟

第三章 聰明的孩子

第四章 太廟裡的交易

第五章 齋戒

第六章 衣帶詔

第七章 皇帝的招供

第八章 十步之內

第九章 陛下收璽

第十章 風波

第十一章 會武功的宮女

第十二章 刺客

第十三章 宮中的士兵

第十四章 學習

第十五章 奸詐是為了救人

第十六章 皇帝總是一無所知

第十七章 凌雲閣上凌雲志

第十八章 太祖往事

第十九章 進退

第二十章 仁義

第二十一章 兵敗

第二十二章 真假

第二十三章 武帝與皇孫

第二十四章 不變的年號

第二十五章 奇怪的宮女

第二十六章 呼吸

第二十七章 在劫難逃

第二十八章 皇太妃的暗示

第二十九章 大婚在即

第三十章 尚思肉否

第三十一章 聯繫者

第三十二章 姐妹恩怨

第三十三章 兄弟之約

第三十四章 新婚之夜

第三十五章 侍從之爭

第三十六章 憤怒的皇后

第三十七章 翻窗

第三十八章 撞門

第三十九章 願效犬馬之勞

第四十章 回信

第四十一章 聖旨

第四十二章 第二次腹痛

第四十三章 無恙

第四十四章 犧牲

第四十五章 母親的話

第四十六章 背上的字

第四十七章 追捕

第四十八章 江湖人的報仇

第四十九章 望氣

第五十章 軟禁

第五十一章 苦命人

第五十二章 地動

第五十三章 慈順宮囚徒

第五十四章 氣數

第五十五章 僵持

第五十六章 讀史之怒

第五十七章 臥虎藏龍

第五十八章 翻牆

第五十九章 暗中的高手

第六十章 宮門

第六十一章 俊侯

第六十二章 夜色籠罩

第六十三章 回宮

第六十四章 無人相信的真相

第六十五章 風水輪流轉

第六十六章 遭逐之人

試閱內容

楔子

眾妙四十一年七月晦,一個漫長的時代結束了。

大楚天子在飽受疾病的多年折磨之後,於當夜駕崩,享壽五十八載,在位四十一年,謚號為武帝。三十三歲的太子在床前繼位,身前跪著先帝指定的五位顧命大臣,兩邊匍匐著十幾名內侍。

一個月後,武帝入葬陵墓,新帝正式登基,與列祖列宗一樣,從《道德經》中選揀一個詞,定年號為「相和」。

按照慣例,新年號要到次年正月才正式啓用,這一年剩下的幾個月仍屬於已然入土為安的老皇帝。可新皇帝迫不及待地開始撥亂反正,取消大批法令,釋放成群的囚徒,貶斥人所共知的奸佞,拔擢含冤待雪的骨鯁之臣……

當然,大楚以孝道立國,新帝每一份公開的旨意裡,都要用一連串優美而對稱的文辭讚揚武帝的功勞,然後才指出一點小小的瑕疵與遺憾,誠惶誠恐地加以改正。

武帝在位期間,大楚步入盛世,沒人能否認這一點,只是這盛世持續的時間太長了一些,就像是一場極盡奢華的宴會,參與者無不得盡所欲,可是總有酒興闌珊、疲憊不堪的時候,面對再多的佳釀與美女,也沒辦法提起興致,只想倒在自家的床上酣然大睡。

新皇帝沒時間酣睡,他已隱忍太久,想要盡快收拾這一地狼籍。可惜,天不遂人願,在給予大楚一名在位長達四十一年的皇帝和前所未有的盛世之後,它也懈怠了,忽略了對繼位天子的看護。

相和三年九月晦,年僅三十六歲的新帝駕崩,謚號為桓帝,留下孤兒寡母和草創的新朝廷――說是亂攤子也不為過。不幸之中的一點萬幸,桓帝有一位嫡太子,天命所歸,無人可爭,武帝指定的顧命大臣也還在,足以維持朝綱。

小皇帝時年十五歲,從小就得到祖父武帝和父親桓帝的喜愛,由天下最為知名的飽學鴻儒親自傳道授業解惑,登基之後,外有重臣輔佐,內有太后看護,儼然又是一位將要建立盛世的偉大帝王。可老天還沒有從懈怠中醒來,僅僅五個月,功成元年二月底,春風乍起,積雪未融,小皇帝忽染重疾,三日後的夜裡,追隨先帝而去,未留子嗣。

不到四年時間,三位皇帝先後駕崩。

時近子夜,離小皇帝駕崩還不到半個時辰,中常侍楊奉踉踉蹌蹌地衝出皇帝寢宮,在深巷中獨自奔跑,心臟怦怦直跳,全身滲出一層細汗,大口地喘息,好像剛剛死裡逃生,作為一名五十幾歲的老人,他真是拚命了。

楊奉的目的地是太后寢宮,駕崩的消息早已傳出,所以他不是去送信,而是另有所謀。他已經後悔自己太晚出發了,可他必須在自己一手帶大的皇帝面前盡最後一刻的忠心。

楊奉是極少數能在皇宮裡隨意跑動的人之一,很快就到了太后寢宮,守門的幾名太監眼睜睜瞧著他跑進宮內,沒人出面阻攔,可庭院裡還有十餘名太監,他們就不那麼好說話了,看到楊奉立刻一擁而上,架起他的雙臂,向外推搡。

楊奉縱聲大呼:「太后!大難臨頭!大難臨頭……」

一名太監扯下腰間的荷包,整個往楊奉嘴裡塞去。

楊奉寡不敵眾,眼看就要被架出太后寢宮,東廂房裡走出一人,「住手。」他說,聲音不甚響亮,卻很有效,動手的太監們止住腳步,將楊奉慢慢放下。

楊奉吐出嘴裡的東西,推開身邊的人,不顧肌肉酸痛,大步走向東廂房,心中滿是鄙夷與鬥志。

廊廡之下的說話者是一名年輕內宦,剛過二十歲,穿著宮中常見的青衣小帽,十分的修身合體,顯然經過精心裁制,臉上帶著一絲悲戚,更顯從容俊雅。

這人名叫左吉,太后寢宮裡的一名小小侍者,楊奉不願隨意猜測,可他真希望能從左吉身上揪出幾縷鬍鬚來。

楊奉盯著左吉的下巴,生硬地說:「我有要事,必須立刻面見太后。」

左吉微笑道:「請,我們等楊公已經很久了。」

楊奉深吸一口氣,臉上也露出微笑,「哦?原來是我來晚了。」

在楊奉眼中,左吉是個知書達禮的雜種,給全體宦官丟臉,也是一個繡花枕頭,除了令人鄙視,暫時沒有太大的威脅,他真正的敵人在東廂房內。

左吉突然上前兩步,一把抓住楊奉的胳膊,悄聲問:「你一直在陛下身邊,他對你說過什麼?」

楊奉打量了他幾眼,「陛下早就昏迷……你以為陛下會說什麼?」

左吉鬆開手,笑了笑,馬上覺出不妥,又露出悲戚之容,「我以為……陛下會提起太后。」

楊奉甩開左吉,事有輕重緩急,他現在不想提出任何懷疑。

中司監景耀站在房間,迎候楊奉。

景耀是皇宮里職位最高的太監,年紀比楊奉大幾歲,先後服侍過三位皇帝,馬上又要迎來第四位。過去的十幾年裡,楊奉則一心一意地服侍皇太孫,親眼看著主人一步步成為皇太子、皇帝,又在最後一刻握著主人的手,感受著溫度與權力一塊消逝。

「楊常侍,你不該來這裡。」景耀長得矮矮胖胖,臉上一團和氣,若不是穿著太監的服飾,倒像是一名慈祥的老太婆。

「事發非常,管不了那麼多規矩,我來這裡是要挽救所有人的性命。」楊奉不肯向上司行禮。

景耀的微笑像是剛剛吞下一隻羊的獅子在打哈欠,凶惡,卻很真誠,「無召擅闖太后寢宮,楊公,這可是死罪。」

左吉站在門口無聲地嘆息,他的地位很穩固,犯不著像惡狗一樣爭權奪勢。

楊奉左右看了看,「太后在哪裡?」

景耀露出戚容,「陛下不幸宴駕,太后悲不自勝……楊公,你這時候不應該留在陛下身邊嗎?」

楊奉不理睬景耀,轉身面對左吉,知道這個人是自己與皇太后之間唯一的橋梁,「太后決定選立哪位皇子繼位?」

楊奉話音剛落,景耀臉上的和氣一掃而空,一步躥到楊奉面前,厲聲道:「大膽奴才,這種事也是你說得的嗎?」

楊奉側身,仍然面朝左吉,「太后危在旦夕,朝廷大亂將至,左公身為太后侍者,肩負天下重任,可願聽一句逆耳忠言?」

左吉顯得有些驚訝,似乎沒料到自己會受到如此的重視,不太肯定地說:「這種時候……太后的確該聽幾句忠言。」

景耀退到一邊,憤恨的目光射到地板上又彈向楊奉。

楊奉緩緩吸入一口氣,如果說擅闖太后寢宮是死罪,他接下來要說的每一句話都足以招來滅族之禍,「皇帝尚有兩個弟弟,三年前被送出皇宮,可有人前去迎他們進宮?」

景耀插口道:「還以為是什麼了不起的『逆耳忠言』,原來不過如此,我早已做好安排,明天一早就將兩位皇子接來。」

「等到明天就來不及了!」楊奉抬高聲音,「朝中大臣會搶先一步,從兩位皇子當中選立新帝,留給太后的只是一個虛名。至於咱們三位,都將成為人人痛恨的奸宦,不殺不足以謝天下。」

景耀哼了一聲,「陛下晏駕還不到半個時辰,朝中大臣不可能這麼快就有所動作。」

的確,皇帝得病不過三日,就算是醫術最為精湛的御醫也料不到病勢會發展得如此迅猛。

楊奉壓低聲音對左吉說:「太后相信身邊的每一個人嗎?」

左吉臉色微變,「楊公是什麼意思?」

「太監不可信。」楊奉自己就是太監,可他仍然要這麼說,「咱們是藤蔓,天生就得依附在大樹上,一棵大樹倒了,就得尋找另一棵,我相信,已經有人將消息傳給宮外的大臣了。」

景耀搖搖頭,「不可能,沒人有這個膽量,而且宮衛森嚴……」

左吉沒有那麼鎮定,他還從來沒有經歷過這麼大的事情,「我、我去見太后。」

左吉匆匆離開,景耀一團和氣的臉上怒意勃發,低聲吼道:「你的大樹倒掉了,這時才想換一棵大樹,已經晚了。」

楊奉冷冷地迎視景耀,「你應該感謝我。」

「感謝你?就因為你說了一句無用的廢話?朝中大臣一盤散沙,絕不敢擅立新君。你故意危言聳聽,無非是想取得太后的信任。」

「朝中大臣並不總是一盤散沙,尤其是在對付咱們這種人的時候。景公,你多少也該讀一點史書。」

景耀麵糰似的白臉頃刻間變得通紅,隔了一會他說:「楊公想必讀過不少書,你能預測自己是怎麼死的嗎?」

兩名太監互相怒視,像是準備決鬥的劍客。

左吉很快返回,跟他一塊來的還有皇太妃上官氏,她的出現立刻消融了客廳裡的劍拔弩張。

上官皇太妃是皇太后的親妹妹,完全可以代表皇太后本人,她一言不發地坐在椅榻上,身邊沒有侍女,接受三名太監的跪拜之後,她呆呆地想了一會,從袖中取出紙札,說:「太后已經擬定手諭,你們即刻前去迎兩位皇子入宮。」

景耀想說什麼,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上官皇太妃又想了一會,繼續分派任務,「景公,有勞你去迎接東海王,楊公――」

楊奉馬上站起身,「我願意留在宮內為太后奔走,而且我還有一些話要面稟太后。」

上官皇太妃搖搖頭,「其他事情先不急,有勞楊公前去迎接另一位皇子。」

楊奉一愣,他剛剛打贏一場戰鬥,轉眼間又由勝轉敗。眼下形勢微妙,留在太后身邊是最好的選擇,但這個位置只屬於左吉,其次的選擇是去迎接東海王,可分配給他的卻是另一位皇子――迄今為止連王號都沒有的皇子。

楊奉沒有選擇餘地,只能恭敬地領命。

兩名太監開始了競爭,楊奉向寢宮大門跑去,景耀招呼庭院裡的手下。兩刻鐘之後,楊奉聚集了自己的隨從,與景耀一伙在皇宮東青門相遇,守門郎顯然對宮內發生的事情有所察覺,正緊張地查看太后手諭。

景耀走到楊奉身邊,低聲道:「恭喜楊公,迎立孺子稱帝,這份功勞可不小。」

說到「孺子」兩個字時,景耀加重了語氣,因為這就是另一位皇子的小名。

「你真該多讀一點史書。」楊奉冷冷地說,只要沒死,他就不肯承認敗局已定,無論分派到自己手裡的是個什麼東西,他都要好好利用。

商品簡介

與《盜墓筆記》、《瑯琊榜》、《甄嬛傳》、《步步驚心》

╲ 同列百大《2017貓片.胡潤原創文學IP價值榜》原著小說 ╱

靈感源於黃仁宇的名作《萬曆十五年》

何謂名、何謂權?有名無權,有權無名是什麼?

皇帝是君權神授,還是人力苦心營造?

一部以架空歷史為背景

探討名實關係、深究權力的權謀宮鬥小說

第一人稱視角、情境體驗式、人物群像精妙

謀略與人物心理成長小說

│關於小說背景│

鑽營權術、獨攬大權的太后;唯命是從、陽奉陰違的太妃;忍辱負重、大智若愚的王美人,後宮中的一切權謀與計算,竟牽涉到一國政局的穩定。在非生即死的時局下,是共生共死、還是只有一人能活到最後?

在位四十一年的大楚天子武帝駕崩後,隨著武帝代表的大楚盛世驟然轉進動盪,此後四年間接連三位繼位皇帝駕崩。把持朝政的皇太后垂簾聽政,現在能繼位的皇子尚有兩位,崔良人與王美人的兒子;一位家勢顯赫、一位出身微寒,現正各自由太后派出的內官火速護送進宮以備繼位事宜。

朝堂上、宮廷中,各方勢力與權力欲望開始湧動,朝堂有派系、宮廷亦有新舊派系,更有不為人知的反叛力量正在幽微之處,逐漸籌謀中……

│精采情節摘錄│

✑ 他是皇子,卻從來沒有過高人一等的感覺。

✑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優勢,我的優勢――就是被殺死之後不會有人在意吧?」

✑ 「皇帝不會被殺死。」楊奉說,「真正的皇帝不會。」

✑ 「千里之外,皇帝管不著,十步之內,皇帝與普通人無異,所以皇帝的權力只在十步以外、千里之內……而我,被困在了十步之內。」

✑ 王美人湊到兒子耳邊,用更低的聲音說:「記住,除了你自己,別相信任何人,也別得罪任何人。」

✑ 「你也是來爭皇位的?看來咱們是兄弟了,有人說我以後要封你為王,可我覺得把你殺死才是一勞永逸的做法。」

✑ 楊奉轉向韓孺子,「別害怕,記住,你將得到的一切都是我為你爭取來的。」

✑ 韓孺子仍然靜坐不動,恍惚間明白,這裡發生的一切都與他有關,同時又都與他無關。

作者簡介

冰臨神下

原創網路文學網站「起點中文網」的大神級作者。代表作有《死人經》、《拔魔》、《孺子帝》、《大明妖孽》。冰臨神下素有中文系「純文學」背景,並受現代與後現代主義西方文學影響,著作中有以對人性之「惡」的思考創作的《死人經》、對傳統修仙體系提問的《拔魔》,及由「名實關係」為思辨探討權力的《孺子帝》等。作品結構嚴謹、哲學與世界觀開闊有深度。

孺子帝:卷一 皇座上的囚徒
孺子帝:卷一 皇座上的囚徒
作者:冰臨神下
出版社:堡壘文化
出版日期:2022-07-06
ISBN:9786267092491
定價:400元
特價:79折  316
特價期間:2022-10-27 ~ 2022-12-17其他版本:二手書 73 折, 29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