偵探不在之處即樂園
cover
目錄

第一章 地上樂園

第二章 天堂所在

第三章 於是,樂園破滅

第四章 終於,審判一一降臨

第五章 樂園天使不歌唱

第六章 偵探不在之處即樂園

終幕

試閱內容

第一章 地上樂園

1

削去臉龐的天使們飛過灰色天空。

天使似乎喜歡在下雨前的天空飛翔。只要在空中看到天使三兩成群,意氣風發飛舞的模樣,幾乎可以斷定等一下會下雨。

如此說來,常世島應該也馬上要下雨了吧。

思及此,青岸的心情愈發憂鬱了。自從昨天歷經將近四小時的航程抵達這座島後,青岸就不斷在嘆氣。

房間很舒適。五坪左右的空間比青岸自己的住處還寬敞,家具豪華的程度更是外面那些飯店所望塵莫及。

對一個在半招待形式下受邀到此的偵探之流來說,這樣的待遇可說是無可挑剔吧。這次受邀到常世島的賓客個個都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青岸雖然不會特別畏怯,卻怎麼也抹不掉自己身在其中的突兀感,他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來這裡要做什麼。

青岸雖然因某句話上鉤來到了這座島,卻只是被丟進這棟別墅裡接受款待,也沒有人給自己詳細的解釋。望著窗外的天使,青岸莫名地不安起來。

青岸無法想像自己到底會被捲入什麼事情裡。畢竟這是座充滿天使的島嶼,聚在這裡的人們則是某種「天使狂」。

就某種意義而言,青岸也是其中之一。

現在時間早上六點,距離七點半的早餐還有時間,但青岸已經完全清醒,也沒有在床上發懶的心情。還是起床比較好吧。

青岸簡單撥了撥頭髮隨意打理後,走出房間。

柔軟過頭的毛巾纏繞在臉上的觸感揮之不去,明亮的鏡子裡自己那陰沉頹喪的德性也教人印象深刻,一副三十幾歲卻彷彿大限將至的模樣搭配皺巴巴的襯衫,整個人顯得破破爛爛的。再這樣像行屍走肉地生活,天使是不是就會來接他了呢?

走在長得要命的走廊上,背後傳來一聲呼喚:

「早安,青岸先生,您起得真早,是不是有哪裡不習慣呢?」

一回頭,眼前是傭人倉早千壽紗。

大概是別墅主人常木王凱的興趣吧,倉早身上穿的是難得一見的古典風格女僕裝。看著那及至腳踝的長裙,青岸不禁懷疑裡頭是不是還收了武器。即使是職業病,這樣的聯想還是很糟糕。

「沒有什麼特別不習慣的。這棟別墅真的只有三個人在打理嗎?比外面那些飯店還精緻周到。」

「畢竟打掃洗衣這些大部分的工作都交給機器了,最重要的是……」

早倉打住,目光移向窗外。外頭是片美麗的海景與兩、三隻飛翔的天使。過了一會兒,早倉笑著說:

「因為這裡是人間樂園,常世島。」

「……樂園嗎?這裡的確有很多天使,感覺丟個飼料他們就會像鴿子一樣一大群聚過來了。」

「您需要的話,我身上有帶方糖。您說的沒錯,只要丟兩、三顆方糖,天使就會聚集過來喔。」

「不,當我沒說。」

看著優雅的女僕保持笑容行禮,青岸一反常態地深自反省。

就算接駁船要四天後才會來,他也不能因為自己心情不好就破壞氣氛。無論什麼理由,決定來這座島的人是青岸自己,他不能一直這麼消沉下去。

青岸下樓,不自覺往客廳走去。那裡應該有可以免費取用的飲料供給桶。

雖說客廳放飲料桶不太符合舊時代別墅風格,但主人在這種地方大方地近代化著實令人感激。常世館的客廳與其說是古色古香的休憩空間,感覺更接近機場貴賓室。在那裡,應該可以適度打發早餐前的閒暇空檔。

不過,客廳已經有人先到一步,而且還是青岸不太想見到的人。

客廳椅子裡坐著一名年約五十的男子,身上的襯衫一看就知道做工精緻。男子五官端整,一頭充滿魅力的灰髮梳得服服貼貼,不認識的人大概會以為他是演員什麼的吧,那副姿態,任誰都能一眼看出他很習慣沐浴在他人的目光中。他一邊啜著熱氣氤氳的咖啡一邊優雅地看書。

討人厭的是,他看的還是外文書,所以青岸不清楚確切的書名,唯一看得懂的只有「Heaven」這個顯而易見的英文字。

「啊,早安,青岸先生。」

青岸原以為這個時間不會遇到大人物,結果偏偏撞上最不想見的人。男子笑容可掬地走向表情僵硬的青岸。

「唉呀,我一直想早點跟你打招呼的,卻都錯過了時機,歡迎來到常世島。雖然我也不是島主就是了。很高興能見到你,名偵探。」

「……謝謝。」

「我是天堂學者,天澤齊。很高興認識你。」

不用介紹青岸也知道他是誰,最近不知道這個名字反而還比較難。畢竟,天澤齊秀氣的臉孔大量充斥在電視和書店中。

男子——天澤齊正是這個國家研究天使的第一線,這門領域中的佼佼者。聽說,關於天使的詞彙全是這個可疑的專家命名的,由此可知他的影響力多麼難以估計。正因為如此,在來到這座島的權貴中,他是青岸更無法喜歡的對象。即使不樂意,青岸還是回應道:

「……你好,我是青岸焦。」

「聽說你破過很多案件,好厲害。我小時候也很迷福爾摩斯,偵探是我的憧憬喔。當偵探很棒吧?感覺就像正義的一方。」

青岸差點因為天澤無心的一句話牽動些微的反應。想辦法掩飾後,青岸謙虛地說:

「……我沒什麼特別了不起的。重點是,現在這個時代偵探什麼的……」

「是嗎?你不認為正因為處於這個時代,偵探這份工作才更別具意義嗎?」

「別具意義?」

「解決天使觸及不到的問題啊。」

天澤臉上掛著親切的表情,他的這句話空泛無比,大概只是延伸的客套話吧。

因為偵探根本沒有什麼意義,實際上剩下的工作頂多就是調查外遇、協尋走失貓狗和案件收尾罷了。

什麼正義的一方,這個世界幾乎已經沒有那種工作給偵探了。

2

五年前發生的「降臨」,徹底改變了世界。

沒有人知道降臨最早出現的正確地點。畢竟,全世界準備了無數符合降臨所需的悲劇舞台。

所以,這裡就舉一個最知名的例子吧。

這是發生在某個國家,村民與國王軍抗戰的故事。

那個國家從以前就充滿帶著獨裁色彩的國王和處於水深火熱中的國民,打造出一幅不幸的藍圖。人民只要一個不合當權者的意便會慘遭殺害,簡單明瞭,所以是最慘烈的地獄。有群村民被丟到了那個地方,沒有人記得那座村莊為何會遭到肅清,反正一定不是什麼像樣的理由。

由於沒有具體原因所以也不會終結的這場屠殺製造了許多犧牲者。持有槍枝的士兵冷靜地追逐、射殺手無寸鐵的村民。

就這樣,正當一名士兵直線射穿四處逃竄的村民時,天空降下了一道光柱。

所有人看著那道彷彿撕開陰沉天空的光束都失去了話語。烏雲密佈中,那是幅無可比擬的夢幻光景。光柱灑落時,倒下的村民鮮血依舊在大地上蔓延,腳部遭擊中的孩子還在地上痛苦掙扎,但衝擊的景象甚至令人忘了這一切,連前一刻還在逃跑的村民都停下了腳步,仰望天空。

與此同時,光柱中飛出一群天使。

天使以像極動物的姿態纏住士兵,將士兵壓倒在地,他們的容貌跟現在一樣遠遠超乎人類的想像,帶著怪物的色彩,遭到攻擊的士兵可能還以為壓住自己的是奇怪的猴子吧。

制伏士兵的天使張開色彩混濁的雙翼。瞬間,士兵腳邊綻出耀眼的紅光。

周圍漸漸瀰漫一股焦肉的味道。地面燃起熊熊火焰,遭壓倒在地的士兵痛苦掙扎卻逃不出天使的掌心。不久,燃燒的地面也有天使探出臉孔,伸出雙手。就這樣,士兵在短短數秒間被拖進迸發熾烈火光的地面,臨死前響亮的慘叫聲令人忍不住摀上耳朵。

這樣的景象四處可見,持槍的士兵全被天使拖進了未知的火焰深淵。四周迴盪著慘絕人寰的尖叫與天使刺耳的振翅聲。

當大地歸於寂靜時,士兵的身影已全數消失,唯有幾名當初對射擊村民感到猶豫的士兵存活下來,因眼前的光景和頭頂上飛翔的天使瑟瑟發抖。他們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沒有受到攻擊的原因。

村民向詭異怪誕的天使獻上感謝的祈禱,天使卻沒有一點欣喜的樣子,只是不停在散發血腥味的地方盤旋。

同樣的狀況發生在世界各地。殺害兩人以上的人全都墜入地獄,無一倖免。這就是徹底改寫世界的「降臨」。

天使的降臨回應卻也背叛了人類的期待。

天使雖如人類的想像擁有翅膀,翅膀卻不像鳥類一樣有羽毛覆蓋,不但骨節嶙峋還帶點灰色,透著暗沉血管的翅膀宛如蝙蝠的雙翼。從這一刻起,人類便對天使的那副樣貌產生微妙的厭惡了。

天使骨節嶙峋的翅膀連接著灰色的身體,手腳異常細長。形似人類的纖細身體構造雌雄莫辨,身上不知為何經常結霜。

而說到天使最顯眼的外貌特徵,果然還是那張臉吧。

天使的臉孔彷彿刨刀削過似地呈平面狀,別說是表情了,連眼睛、鼻子、嘴巴都不存在,雖然明亮如鏡卻映照不出任何東西,連光線都不會反射。摸起來硬硬的,無論用什麼工具都不會留下一絲傷痕。

天使有著或許會令人聯想到惡魔的外觀。然而,觀測過這個生物的人全都稱其為「天使」。

就連認為「那種東西不可能是天使」而憤憤難平的人,在親眼目睹後不知為何也開始以天使稱呼這些生物了。就像蛇就是叫蛇一樣,天使也只能叫天使。曾經強烈抗拒的人們也無奈地接受了這種嶄新的天使。

就這樣,儘管這個佝僂著身軀在天空飛翔的「天使」和舊有形象大相徑庭,仍依然馬上確立了自己的地位。

天使的特性瞬間改變了世界。

看見殺人者因天使墜入地獄的樣子後,人類一下子變得老實起來。因為只要看看同時發生的多起審判和開始出現在大街上的天使,再愚蠢的人也掌握到了規則。

雖說殺一人不會下地獄,但殺兩人就會。

為什麼殺一個人可以兩個人就不行?為什麼天使會在那天降臨?罪人被拖入地獄後會面對什麼?儘管有數不清的疑問,但人類唯一能做的只有理解和接受。

各大新聞媒體立刻向大眾傳達天使的存在,政府則是慢了好幾拍才公告對天使的相關預測。政府機關提出,天使可能帶有疾病或是傷害人類,各國暫時都下達了禁止人民外出的命令。

然而,這些擔心都是多餘的。天使沒有帶來疾病也不曾傷害誰,只是輕飄飄地在人類建造的文明間四處飛舞。他們給的規則只有一條:殺一個人沒事、兩個人就下地獄。活生生遭受火焚的罪人,以臨終前可怕的哀嚎顯示了地獄的絕望。

全世界陷入恐慌,尤其是醫療機關呈現一片混亂。如果殺死兩個人就會下地獄的話,那患者在手術中死亡會怎麼樣?再怎麼高明的醫生都有無法拯救的性命,他們會因為這樣的不完美而受到制裁嗎?

回答這個疑問的,是某種特殊的天使。由於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暫且先不提吧。

天使降臨時,青岸正在追查連環殺人犯。

犯人連續攻擊年輕女子,割破被害者的咽喉後在裡面塞進自己的物品,殘暴又想引人注目。他發出挑釁的犯行通知信,不停煽動警察和媒體,是典型的劇場型犯罪。青岸緊追不放地查案,避開兇手的注意,一步步確實接近對方的影子。

青岸第一次見到天使的那天,就是在為蒐集證據奔走的午後。

當時,覺得兇手使用的瑞士刀可能會暴露出處的青岸正在前往商店的途中。那把刀用的研磨粉很特殊,是兇手少數留下的線索。有了這個,或許就能朝難以捉摸的兇手更進一步。青岸帶著這樣的想法氣喘吁吁地走在大街上。

此時,一隻天使橫越青岸的頭頂。

天使將沒有五官的臉轉向青岸,不停在他頭上盤旋。那隻天使大約兩公尺高,屬於天使中嬌小的個體,但青岸仍然為他的氣勢所震懾,倒退了幾步,靠在附近的牆上仰望「那個生物」。

青岸不相信上帝也不知道聖經的內容。香油錢對他來說是對神社盡的道義,要說的話,連墳墓在他眼中都只是單純的石頭。

儘管如此,青岸和其他多數人類一樣,清楚地認知到那是天使。

因為,外型如小孩的鐵線工藝品般拙劣的天使,散發出連青岸也能理解的神聖。

大概是對青岸的反應感到滿意吧,那隻天使過了一會兒便飛走了。

青岸有好一陣子都無法動彈,只是直直望著清澈的藍天。

青岸追查的那名連環殺人犯自天使降臨後便突然收手了。

這也不奇怪。只要殺兩個人就會下地獄,這條規則和連環殺人犯水火不容。警察和媒體再也沒有收到信,案件悄悄平息了。兇手不再殺人,他的下落因此永遠成謎。

阻止兇手犯案的不是偵探,而是地獄的存在。沒有人想下地獄,活活遭地獄業火焚身遠比被警察逮捕來得可怕。如果人類因此收手不再殺人的話,那麼上帝的這一步棋下得還真精彩。自該隱與亞伯的悲劇後,經歷漫長時光,上帝終於有所行動了。

商品簡介

在「只要殺兩個人就會被帶去地獄」的世界裡,

卻出現了孤島連續殺人事件?

奇想X論理,絕妙的「特殊設定」新本格話題傑作!

★接連入圍!

年度各大推理排行榜

這本推理小說好想讀!2021年

第2名

2020週刊文春推理小說BEST 10

第3名

2021年本格推理‧BEST 10 (原書房)

第4名

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2021年 (寶島社)

第6名

★星海社「深入認識新本格MYSTERY的100本」(佳多山大地著) 好評推薦!

★讀者好評推薦

「殺一人可能全身而退,殺兩人以上則必死無疑,雖然是架空世界,背後罪與罰的比例問題也很值得想像。」

「天使降臨之後,衍生而來的並非『沒有犯罪存在』的世界,偵探所扮演的角色變得更加複雜。」

「似乎把天使描述得有點詭異......但某些地方可能也會讓人覺得有點可愛?例如,天使會被●●吸引的時候......」

「在孤島發生第一起命案後,眾人反而鬆了口氣(因為不能連殺兩人),這畫面推理迷看了肯定都能會心一笑。(但接著又出現第二名死者......到底是為什麼呢?)」

【故事簡介】

這個世界多了一條新規則——

殺害兩人以上者會立刻遭「天使」拖入地獄。

「你想知道天堂是否存在嗎?」在富豪常木王凱的邀約下,

勉強以偵探工作餬口的青岸焦造訪了天使聚集的常世島,

而在那裡等待青岸的,是不可能發生的連環殺人案。

殘忍的命運曾讓青岸失去重要的事物,

如今仍困在過去的他雖然著手展開調查,

命案卻彷彿在嘲笑他般地接二連三發生。

凶手究竟為何殺人,又是如何連續殺人而沒有墮入地獄?

萬眾矚目的新銳作家,獻上「孤島X別墅」的本格推理。

作者簡介

斜線堂有紀

畢業於上智大學。二○一六年以《電影偵探萬花推理》榮獲第二十三屆電擊小說大賽Media Works文庫獎,踏入文壇。著有《直到殺了我最心愛的小說家為止》、《詐欺師擺出天使的臉孔》、《夏天結束時,妳一死就完美無缺》、《戀入膏肓》等多部作品。同時也身兼漫畫原作和廣播劇編劇,創作觸角活躍廣泛。

譯者簡介

洪于琇

政治大學日文系畢。曾任出版社編輯,現為專職日文筆譯,平日以書、戲劇、電影餵養心靈。很喜歡自己的文字能夠幫助到別人的感覺。近期譯有 《雖然店長少根筋》、《瀕窮女子》、《東京復古建築散步》等等。

個人網頁:wishduo.wixsite.com/showscollections

偵探不在之處即樂園
楽園とは探偵の不在なり
作者:斜線堂有紀
譯者:洪于琇
出版社:尖端出版
出版日期:2022-06-01
ISBN:9786263168008
定價:350元
特價:79折  277
特價期間:2022-10-01 ~ 2022-12-31其他版本:二手書 6 折, 21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