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雞到底神不神?:馬陸的步足、蛇的成對半陰莖、雄鴨的螺旋陰莖……從生物千奇百怪的生殖器官,看牠們的「啪啪啪」帶給人類的啟示
cover
目錄

序言

第 1 章 陽具本位主義:渣男與扭曲的演化心理學研究

演化心理學過去做過一些荒謬的研究,不但偏重男性希望討論的話題,也把研究結果引導成男性期待的答案。難道人類的陰莖真的那麼神?為什麼人們常常過度關注它?

第 2 章 為什麼會有陰莖這種東西?

生物學家發現最古老的陰莖竟然是在一支盲蛛身上?陰莖最早是從哪裡來?從海洋到陸地,陰莖怎麼跟著生物一起演化? 科學家發現陰莖竟是最能展現演化力量的器官?

第 3 章 陰莖由什麼構成?答案比你想的還複雜,也可能不是你想的那樣

你以為你很懂陰莖,但你可能根本也不!怎樣的器官才可以被叫做陰莖?馬陸的步足可以拿來交配(或者說馬陸的生殖器官可以拿來走路),這樣也算是陰莖嗎?

第 4 章 陰莖的一百種用途

像利刃、手榴彈或攻城槌的陰莖,可以皮下注射精子的陰莖,可以偵測光線的陰莖!?看了這麼多動物界的生殖器官,你會發現原來被吹捧得高高的人類陰莖,其實根本超級平淡無趣。

第 5 章 女性的控制

誰說雌性交配時只有被動的份!陰道的逆襲!臭蟲演化出的第二個陰道、雌鴨宛如迷宮的陰道都是為了抵抗雄性暴力的交配手段,而且也讓雌性在交配上擁有更多主控權!

第 6 章 誰的老二比你還大根?

藍鯨的陰莖最長有三點六五公尺,睪丸有一百五十公斤重!那如果以比例來看,誰的雞雞最雄偉?紅腿象龜有如花朵開花一樣的陰莖實在太驚人啦!

第 7 章 個頭雖小,卻有如利劍

跳蚤的陰莖雖然小,卻很華麗。女妖陰莖螺的陰莖有多駭人?光聽這種螺的名字就知道了!還有如光劍一般的陰莖、插入之後馬上斷開的船蛸生殖器官,都要叫你大開眼界。

第 8 章 從沒有陰莖到模棱兩可的生殖器官

有些動物沒有陰莖,例如多數的鳥類,這樣牠們要怎麼交配?事實上,有些沒有陰莖的動物在胚胎時期也會長出生殖節結,但為什麼後來就消失了呢?

第 9 章 陰莖的崛起與衰落

所以,再回過頭來看人們崇拜的人類陰莖。這樣的崇拜從哪裡來?了解人類的陰莖其實也就只是一個器官之後,我們應該更加重視的是什麼?或許,「大腦才是最大的性器官」。

鳴謝

註腳

參考資料

試閱內容

第3章 陰莖由什麼構成?答案比你想的還複雜,也可能不是你想的那樣(節錄)

字面意義上的陰莖

或許你認為自己對陰莖瞭若指掌。或許科伯恩的主張與勒布朗的敘述引起了你的共鳴,因為那是你熟悉的看法。對人類與其他脊椎動物而言,若從字面意義來看待陰莖構造的問題,答案會是,它在不同程度上由結締組織、可膨脹的海綿體及許多肌肉與血管所組成。我們很容易看到許多脊椎動物身上像是陰莖的器官就妄下定論(斬釘截鐵地認為「那是陰莖,那是陰莖!」)。但是,真相未必如此。

現在我們來好好研究本章的主要問題。陰莖的構造是什麼?勒布朗創作的版畫及其圖例,讓人清楚了解構成人類陰莖的組織有哪些。讀完本章後,你會發現,解析陰莖的構造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麻塞諸塞州大學阿默斯特校區(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Amherst)的生殖器官研究員黛安.凱利(Diane Kelly)在共同著作中所述,「我們沒有本質上的理由去認為,交配與授精需要一個比圓筒狀的管子還要複雜的構造才做得到⋯⋯但插入器的形態五花八門。」自然界用來創造陰莖的物質也是如此。

如果你在火星上發現一隻動物身上長有看起來像是陰莖的器官,會根據什麼特徵來佐證或推翻自己的假設?「與伴侶交配時可插入對方的生殖器官,並具有傳遞配子的功能?」聽來似乎滿合理的,也許還可以進一步探討交配的定義,不過,這些就留到之後再說吧!接著我們來看看,動物在交配過程中會將哪些構造插入配偶的生殖器官,以及這些構造是否符合「陰莖」的定義。

既是步足,也是陰莖?

馬陸(又名千足蟲)最廣人所知的,可能就是密密麻麻的步足了,雖然牠們並非真如其名有一千隻腳。馬陸當中的足數紀錄保持者只有七百五十隻腳(審註:二○二一年刊登在《Scientific Reports》期刊的文獻表示,目前最高紀錄是一三零六隻腳),其他通常遠遠少於這個數目。如果仔細研究,可以從一個體節有多少隻腳的特徵,來分辨八萬多種馬陸與外型相似但足數較少的蜈蚣。馬陸每個體節有兩對足,蜈蚣只有一對。

我們要研究的馬陸步足長在第七節,也就是這些動物當作插入器或生殖肢(gonopod,基本上意指「交配用的腳」)的構造。除了馬陸與蜈蚣之外,還有其他節肢動物也會利用這種方式賦予附肢額外的功能。附肢發展的遺傳機制有可能也是脊椎動物演化出陰莖的原因。人們總戲稱陽具是「第三隻腳」,現在看來還真有點道理,但就如剛才提過的,馬陸的陰莖是「第八對腳」。

第八對腳並不代表這些多足動物在交配方面的一切,至少經過學界詳細研究的列車馬陸屬(Parafontaria)的成員就不是如此。這些物種在交配時還用上了第二對足——生殖孔開口的位置。這對步足不像你想的那樣可用來插入配偶體內,而是只負責將精液先輸送到第八對步足。

發情的雄性馬陸在求歡時會先將裡頭空空如也的第八對步足(生殖肢)插入中意的配偶體內。如果對方沒有拒絕,就代表求偶成功,接著,第二對足便會替生殖肢裝滿精子。滿載精子的生殖肢會再次插入對方體內,並保持不動,持續時間從二十九分鐘到長達兩百一十五分鐘。

為什麼生命短暫的馬陸甘冒風險,利用兼具插入器功能的步足先打個空包彈呢?前面提過,馬陸種類繁多,就連牠們自己有時也會誤將其他物種當作同類。至少就馬陸這個物種而言,求偶的一方可以試探目標是否真的適合自己的插入器。這個簡單的測試可以幫牠省下一大堆(這麼說並不誇張)寶貴的精子,避免浪費在其他種類的對象身上。由於第二次的插入會持續很久,因此這種方式還可確保雄性將所有寶貴時間都花在對的配偶身上。

你可能從來沒有想過,馬陸的交配會是正常性行為的範例之一,但現在是時候大開眼界了。雖然馬陸在交配時運用四隻步足向雌性授精的動作,似乎超出了人類的經驗範圍(也確實如此),但至少牠們有將自己的插入器插入配偶的生殖器官內。第一次插入不射精,第二次(如果有的話)就是真槍實彈了。就馬陸而言,並不是所有交配行為都符合「在交配過程中插入配偶生殖器官內並傳遞配子(指使用第二對足測試時)」的這項定義。

裝備精良的插入器

許多昆蟲物種完全略過上述步驟,直接將精子射入配偶體內的任何地方。一些扁蟲也不得不這麼做,因為如綽號「邦尼」的柯林.羅素.奧斯汀所說,母蟲身上沒有「接受孔」。這種生物沒有生殖器官可作為接受器官,因此公蟲只能利用「可伸縮的精子輸送管」頂端的「管心針」(stylet)刺進配偶身體的任何部位。之後,射入的精子會在對方體內四處遊走,直到遇上卵子為止。

雖然從雌性缺乏可接收精子的接受孔的事實,不難理解扁蟲的射精行為何以如此草率,但卻無法解釋所有經由皮下傳遞精子的情況。某些蜘蛛和昆蟲物種與扁蟲並沒有特殊關聯,但都演化出這種適應作用,射精的方式也大同小異。無論是何種壓力因素推動皮下插入器的演化,它們似乎一而再,再而三地以相同的構造出現:外表尖銳,但帶有可以傳送精子的空心導管。然而,它的功用不是將精子送入雌性的生殖器官,當然也不符合「在交配過程中插入配偶生殖器官內並傳遞配子」的標準。

如果我們因為這種構造能夠傳遞精子,而將它視為特例,那麼皮下插入器就可以算是陰莖了嗎?我認為「尖銳」不能算是陰莖定義的標準之一,但這個詞彙明顯暗示著,對某些物種而言,插入器就像是一種武器。有鑑於人類的陰莖無法刺穿一顆熟透的酪梨,我們顯然不是其中的一員。現階段我們就暫且稱這些陰莖為「插入器」,不需要尋求更具體的定義。

陽莖(aedeagus,又名交尾器)許多昆蟲身上的適應性器官又該怎麼解釋呢?這個構造類似陰莖,有各種形狀與尺寸。但是,它不像羊膜動物身上那種經過演化而出現的陰莖,而是覆蓋在昆蟲腹部上向外延伸的板狀硬塊,連接輸精管與睪丸,可依照需求傳遞精子。本質上,這是全副武裝的腹部插入器。

牠們同時也配有精良的裝備。這些插入器尺寸纖長,呈螺旋狀,帶有鉤子,長有覆板與瓣片,或是可以抓住雌蟲的攫握器(如扣鉗一般)。從人類的角度(或者如社會學家說的「凝視」)來看,牠們的外表非常嚇人。事實上,人類已經花了許多時間細究這些構造,因為這是我們區分昆蟲物種的主要方式之一。我們甚至將它們活動的畫面拍了下來。這種「節肢動物(與其他無脊椎動物)的愛情動作片」題材雖然小眾,但尺度火辣驚人。

一些昆蟲擁有另一組與交配行為相關的構造「攫握器」,這通常不是用來插入配偶體內,而是⋯⋯箝制配偶的行動。它們幾乎可以確定不是陰莖,更別說是插入器了。至於某些昆蟲身上的另一個特徵「陽端突」(titillator,titilate為搔癢、逗弄、使高興的意思)呢?顧名思義,這種構造(據推測)用於挑逗配偶,在某些情況下會插入對方的生殖腔,隨著公蟲的腹部與生殖器官本體(同時也插入雌性體內)收縮而規律擺動,彷彿陽莖周邊還長了幾根附屬器,好讓母蟲保持性興奮的狀態(審註:作用上就像天然的跳蛋一樣,在雌性生殖道裡頭持續彈盪)。

在多數人看來,陽端突的外型可能沒那麼撩人,因為有些長了節粒,甚至還有「尖牙狀」的棘突。

在這種情況下,陽端突會插入生殖孔,也就是陽莖一般會進入的部位。然而,它們的作用不是傳遞精子(那是陽莖的工作),因此肯定不能算是陰莖一詞的範疇。

但是等等,陽端突有一項功能,那就是加速來自陽莖的精子的輸送。它們是陽莖的副手,負責刺激陽莖射出精液,再引領精子進入看起來明顯春心蕩漾的配偶體內。因此,即使陽端突不會透過管狀物輸送精子,但確實促進了精子的傳遞。這麼一來,它們似乎稱得上是「在交配過程中插入配偶生殖器官內並傳遞配子的構造」。

看來,對於陰莖的定義或組成,我們的判斷標準正逐漸變得模糊不清,直到完全沒有界線可言。不過,沒有關係。

產精管

還記得蛛形綱動物「盲蛛」嗎?這些非蜘蛛生物包含了數千個物種,但我們在前一章首次認識了其中一種,或者確切來說是認識了那古老的陰莖化石。那隻盲蛛顯然具有陰莖——勃起的管狀生殖器官,當時也許正插入一隻雌性盲蛛的體內(或者,假使不是那坨該死的樹液,原本可以如此),準備輸送精子。你肯定認為,盲蛛身上那玩意兒「百分之百、毫無疑問是一根陰莖」。

你可能有預料到,不是所有的盲蛛都符合這些條件。其中一類名為「柄眼亞目」(Cyphophthalmi),俗名是蟎形盲蛛的動物,就不太符合我們的定義標準。這群長得像蜱、生長在苔蘚間的盲蛛們體型渺小,只有幾公厘長。牠們不像其他的盲蛛一樣擁有引人注目的陰莖,蟎形盲蛛的生殖器官不是用來插入配偶體內,而是往外翻。

這些微小的動物利用這種可外翻的構造將自己的精莢——一根棒狀物上掛有多個精包戳進配偶的生殖器官裡,而無須將這根構造本身插入對方體內。當動物使用這種管狀物釋出卵子,這個管子就稱為「產卵管」(ovipostitor)。因此我想在這裡表示,與其說這種蜘蛛身上的生殖器官是插入器,不如說是「產精管」(spermopositor)。

盲蛛(蟎形盲蛛除外)跟其他蛛形綱動物的不同之處在於真正的陰莖,因為多數的蛛形綱動物並沒有專門的插入器。如果說精莢是掛在棒狀物上的精包,那麼蜘蛛偏好的構造會是,兩根棒狀物(其實就是長得像腿的附肢——觸肢)上掛有一對層層包覆的精包。

蜘蛛陰莖般的器官稱為觸肢器(palpal organ),最末端都長有一個名為插入器(embolus)的堅硬構造。在人類身上,同一個字的另一個意思栓子是可能會致命的流動血栓,讓人避之唯恐不及。對蜘蛛而言,一旦牠們的「手臂」(觸肢)戳刺配偶,插入器就會將精子送入雌性體內。觸肢器通常長得像是戴在觸肢頂端的拳套,但拳套(或許可稱為拳套插入器?)的花樣因物種而異。有些布滿絨毛,體積巨大,帶有皺褶,往外延伸,而且頂端尖尖的,有些則造型簡單,沒那麼嚇人。

觀察蜘蛛使用觸肢的方式,有助於解開「陰莖構造」的問題。雄性蜘蛛身上有一個孔隙可輸出精子。牠會事先吐出蛛絲,將精液擠在精網上,蒐集黏在上面的精子,然後就像拿烤火雞用的滴油管吸取液體一樣,將精子吸進觸肢頂端的觸肢器裡,最後再把觸肢器塞到雌性體內,釋出精子。對某些物種而言,插入與射精的步驟不到五秒就能搞定。

這麼一來,觸肢與觸肢器的組合算是陰莖嗎?它包含一條輸精管,也具有插入與射精的功能,似乎符合「在交配過程中插入配偶生殖器官內並傳遞配子」的所有標準。

然而,蜘蛛也會使用觸肢進食與嗅聞,而這肯定不是我們常見的陰莖用法。一些蜘蛛甚至會利用一部分的觸肢即頂端的觸肢器下方那一小節來演奏音樂(發出尖銳的摩擦聲),作為求偶儀式的一部分。從人類的角度看來,這也不像是陰莖的用途(我還沒聽過有人的陰莖能演奏音樂),但是,也許我們應該認清這些器官的本質:它們不僅具有陰莖的功能,也能在感官交流與求偶的領域中發揮更多其他功用。

吹毛求疵的陰莖定義

在北加州地區的湍急溪流中,有一隻平凡無奇的小青蛙正在進行一件對所有生命圈裡的許多動物來說至關重要的大事:性。成年且體型五公分大的牠已做好準備,蓄勢待發。在這個生命的轉捩點,牠瞳孔瞪大,鎖定了配偶。牠所屬的物種不會透過鳴叫來求偶,因此接下來的互動必然需要小心應對。

牠在急流中從背後慢慢接近意中人,抓住對方的骨盆,用長滿疣粒的小前肢緊緊環抱。採取這種交配方式的青蛙大多會緊緊扣住配偶前肢的上方,將彼此的泄殖腔對接進行交配,但這隻小青蛙擁有其他同類都沒有的祕密武器:插入器。

這個附數器官其實就是泄殖腔的延伸部分,而講求正統的人會說,這不是陰莖。這隻青蛙不透過管狀構造來傳遞精液,而是將這個附屬器官插入被自己緊緊抓住的雌性配偶的泄殖腔裡當作滑梯,好讓配子從自己的泄殖腔滑進對方的泄殖腔。這是名副其實的泄殖腔之吻,借助明顯的抽插動作而成。雙方如果打得火熱,會重複抓抱好幾回合,直到完成交配為止。

青蛙交配之所以得靠插入的動作來輔助,是因為這種默不作聲的環抱發生在湍急的水流中,而不是牠們一般會選擇的平靜水塘與間歇性水池。假如牠們照平常那樣直接透過泄殖腔輸送配子,大多數的精子都會被水流沖走。有了泄殖腔長出的這根尾巴,尾蟾(Ascaphus truei)(及近親洛磯山尾蟾〔Ascaphus montanus〕)得以保有大部分的珍貴精子以達預期目的:繁衍後代。

第二章花了一些篇幅強調,從水中轉移到陸上生活的演變,促使動物在其他水中繁殖技巧上尋求一些變通辦法。由這裡舉的尾蟾例子可知,生物學的通則中永遠都有例外,有些甚至顛覆了一般人的認知。

上述兩個物種通稱「尾蟾」,因為以前的人們以為牠們身上的插入器是尾巴。不料,那個構造的作用就如同羊膜動物的陰莖,會勃起,也會用於交配。然而到了現代,人們仍然不認為這根尾巴完全符合真正陰莖的標準。

偽陰莖

蚓螈看起來像是蛇與蚯蚓的混種(這兩種生物不可能交配),但牠既不是爬行動物,也不屬於蟲類。這是一種神祕難解的兩棲動物,外型長得極像陰莖。蚓螈沒有四肢,視力幾乎完全退化,身體柔軟,表皮有環紋花紋,全身黏滑滑的,皮膚偶爾呈現紫色,經我這麼一說,聽起來牠更像是一根陰莖套上了濕滑且有條狀花紋的保險套。目前已知世界上有一百二十種蚓螈,但人類對於牠們的生活習性知之甚少。

我們確實知道的一點是,這種兩棲類中有一些物種會利用插入器進行繁衍。這個器官會外翻,插入配偶的泄殖腔,並充當管子輸送精液到配偶體內。但是它不叫陰莖,而是「類陰莖」,被稱為「類陰莖器官」。基本上,蚓螈符合「在交配過程中插入配偶生殖器官內並傳遞配子」的所有標準,但有些人依然不承認牠具有「真正的陰莖」。

柯林.羅素.奧斯汀指出,不願將這種構造視為陰莖的堅持,「⋯⋯太糾結於文字上的意義了」。也許吧,邦尼,也許是如此。

快感爆發的鳥類性高潮

體型嬌小、名稱奇特的壯麗細尾鷯鶯(學名為Malurus cyaneus)的美妙之處在於,頭部與肩膀的鈷藍與冰河藍毛色形成鮮明對比。紋草鷯鶯(學名為Amytornis striatus striatus)的單調之處則是,全身上下都是棕色的。然而,這兩種「鷦鷯」的共通點是多數其他鳥類所缺乏的:插入器。但是,這個構造是陰莖嗎?牠們的插入器是「泄殖腔的尖端」,由肌肉與結締組織構成,活動時看起來就像舌頭在伸縮,只不過功能是遞送精液到配偶體內。這種插入器最有趣的特點是,在壯麗細尾鷯鶯身上,唯有在繁殖季節裡才會出現。「一下子出現,一下子消失」的插入器或許不完全符合「在交配過程中插入配偶生殖器官內並傳遞配子」的標準,但有鑑於它在一年當中至少有一段時間會執行這項任務,因此還是符合條件。

在此前提下,紅喙牛文鳥(學名為Bubalornis niger)無疑符合我們對陰莖的定義標準,不只因為牠們的插入器全年無休,也因為交配與射精能力宛如神鳥一般——可能是為了彌補不起眼的外表。顧名思義,這種鳥有紅色的嘴喙(與其他鳥類比起來接近鮮紅色),看起來並不起眼,身體呈棕黑色,羽翼上長有一些白斑。

「牛文鳥」的英文俗名(編織者)則說明了牠們的習性:這些鳥會用樹枝搭起碩大又多刺的家園,猶如鳥兒的公寓大樓,成群的牛文鳥會在裡面築巢,通常一隻雄鳥會與數隻雌鳥交配。雄鳥會互相競爭,不同群體的雌鳥也會打架。有鑑於牠們顯然都同意一起住在公寓大樓裡,這種鳥非常好鬥,因為牠們必須忍受不斷有體型更大的同類搬進來在上方築巢,而自己家變成地下室的事實(或者尋求對方的保護)。

牠們不打架的時候,可能就會交配,有時長達二十分鐘——在鳥類的世界裡感覺就像一輩子,因為其他鳥類通常只需幾秒鐘就能完事。牠們也存在研究人員所謂的「激烈精子競爭」,因此就連配子都會打架。這意味著,雌性會把握機會與不只一名雄性交配,替發生在生殖道內、用顯微鏡才看得見的微小對戰架好舞臺,而「最優質」的精子將會贏得勝利。

在生殖道外,雄鳥(審註:雌雄兩個性別都有,這是一個沒有管道的器官,雄鳥該器官長度約一點五公分,雌性約零點六公分)頂著「形似陰莖的器官」——由繩狀的結締組織構成的一根「硬桿」,目前知道除了牛文鳥外,沒有其他鳥類有這個器官——蓄勢待發。雖然雄鳥不會將這個器官插入配偶體內,但無疑會利用它來發動攻勢。據研究人員描述,雄鳥會用這個器官摩擦雌鳥的泄殖腔,牠身體後仰、翅膀擺動的速度變慢,直到全身顫抖、雙腳抽搐。沒錯,這種反應就是高潮。

研究人員好奇,在這種明顯達到高潮的經驗中是否有任何東西冒出,於是他們拿出雌性紅喙牛文鳥的剝製標本,裝上人工泄殖腔,然後以此引誘雄鳥。這項研究中的十三隻雄鳥,與這隻填充玩偶交配了三十四次,每次都留下高潮的證據。他們可能覺得有了這項證據還不夠,因此在雄鳥交配結束後又摩擦了其中一些鳥的「硬桿」,誘發牠們射精。是的,你沒有看錯,這些科學家為了做研究,透過人工方式讓一些牛文鳥獲得快感。

謹慎而全面地調查了牛文鳥及其各種偏好與能力後,研究的作者們下了結論:那個堅硬且容易興奮的身體部位可說是「刺激性的類陰莖器官」。他們早該知道這一點。

除了好鬥之外,雄性的紅喙牛文鳥也不太會分辨適當的配偶,因為他們似乎對那裝有假泄殖腔的雌鳥標本很感興趣,而這個填充物並不是唯一一個讓雄性紅喙牛文鳥掉入陷阱的誘餌。從網路捕鳥社群中的一些照片可以看到,雄性紅喙牛文鳥會向非同類的雌鳥求歡。由其中一張照片可知,雄性顯然設法在雌性身上尋找可以放進類陰莖的地方,但牠碰壁了,因為對象是一隻體型比牠大上得多、明顯性趣缺缺的灰蕉鵑(lourie)。在這場特別的相遇裡,灰蕉鵑似乎對這起降臨在自己身上的不幸事件感到意外,巴不得趕快逃走,紅喙牛文鳥則一副非牠不可的樣子,來勢洶洶。

商品簡介

挑戰禁忌!

關於動物雞雞的事,別人不敢說,你也不敢問,

那就讓這本書來告訴你!

🦑《華爾街日報》、《史密森尼雜誌》、《紐約郵報》推薦

🦑《連線》雜誌年度好書

▎國立玉里高中生物科教師 曾文宣 專業審訂

▎國內好評——

小高潮色計事務所

呂欣潔 彩虹平權大平臺協會執行長

李珣 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副教授

怪醫鳥博士Dr.Bird 泌尿科醫師

阿鏘的動物日常 野生動物圖文創作者

張東君 科普作家

黃一峯 金鼎獎科普作家

黃仕傑 外景節目主持人

綦孟柔 社團法人臺灣野灣野生動物保育協會理事長

顏聖紘 國立中山大學生物科學系副教授──興奮推薦

雖然鳥博士的工作是「日理萬雞」,可以說早已「賞鳥」無數,但這本書對「雞雞」豐富又趣味的介紹還是讓鳥博士嘖嘖稱奇。

關於這個男人最重要的器官,你或許會想:「阿不就是長那個樣子?」但是細讀本書,你會發現原來各種生物的「它」差異這麼大,而它是如何演化來的,以及在文化、歷史等方面扮演了什麼角色,都影響了我們對兩性關係的認知。如果你對它感到陌生又好奇,這本書絕對讓你大開眼界!──怪醫鳥博士Dr.Bird 泌尿科醫師

某一次國際會議上,我旁邊坐了一位個頭非常大、虯髯鬍的南非動物園長。他轉過頭時不小心看到我的手表,又再仔細看了一眼,然後衝口而出一個字,接著說:「我第一次看到有人的手表比我大!」身為地主的我方園長後來對我說:「只有男生會跟人家比大小,你跟人家比什麼啦!」當下我當然是很不服氣地頂嘴:「誰規定的!」(不過我除了手表,也沒其他可以跟別人比大小的東西了)。

這本《雞雞到底神不神?》,基本上就是鉅細靡遺地從各個角度,很科學地解釋我們會用許多代名詞來稱呼、在繁衍後代時會用到的構造。雖然你以為你知道,但是你絕對不清楚,而且家長和老師通常都盡量想要在小孩提問的時候呼嚨過去。可是,這卻是很重要的事情,重要到假如想發表新物種,卻沒有抓到雄性、沒有拍到這個器官並加以描述,那可是不行的呢!

我的大學學長生前一直在說要寫一本雞雞學的書,但是心願未竟就走了。看到這本探討像伏地魔那樣「不可說的那樣東西」,真是讓我開心到極點。因為即使是讀動物系,身為女生,我們也很難大剌剌地說自己想要多知道一點跟「非人類動物的那話兒」有關的知識。現在總算有書可以讓我解惑了。雖然,能一起討論內容的人可能不太多。──張東君 科普作家

「生殖器官」一直是人類社會上神祕又禁忌的話題,卻又肩負著各種生物族群繁衍的重要任務,因此人們也對它充滿好奇,甚至衍伸出許多曖昧且怪異的錯誤資訊。這本書從動物們的生殖器官出發,以各個物種為例,透過其交配行為、生殖繁衍,重新詮釋自然界與人類世界中的兩性關係,也解開我們對性的長久迷思。──黃一峯 金鼎獎科普作家

▎內容簡介

恭喜你!我知道你在拿起本書之前可能猶豫了很久,甚至到現在還覺得有點尷尬,但我相信你很快就會感謝自己有這麼做,因為你將踏上的,是一趟令你驚喜連連的雞雞之旅。

事實上,人們常常避而不談的性,是自然界非常迷人的領域。生物為了存續,演化出的生殖器官型態可說是五花八門,功能也多不勝數,不僅可以用來交配,還可以當作武器,有的甚至還可以感光,也因此光是怎麼定義陰莖,就花了科學家們大把時間。你或許會問,那人類的陰莖也是那麼有趣嗎?很抱歉,和其他生物比起來,人類的陰莖還真是……無聊透頂。奇怪的是,我們文化卻習慣把人類的陰莖捧得高高的,甚至用陰莖來壓迫其他人。這到底是什麼回事?本書將帶你我從大自然中尋找答案。

閱讀本書,你不只會看見各種奇特的生殖器官和交配行為,也會漸漸了解這些奇聞趣事,其實是大自然替人類上的一堂性教育課,讓我們能用更高、更廣、更中立的視角來看待生殖。所以,「雞雞到底神不神?」,在看了這麼多雌雄間激烈的競賽後,你的心裡應該也自有判斷了。

🌭地表最強武器!

豆娘和蜻蜓的擬陰莖尾端長著尖鉤,而且形式變化萬千,可以用來消滅其他情敵的精子。

🍆皮下注射就能懷孕?

扁蟲交配時,雄性會把管心針一樣的陰莖刺進伴侶體內,讓精子在雌蟲體內遊走,直到遇到卵子。

🍆是腳也是雞雞?!

馬陸的第八對步足除了走路,竟然也可以用來交配?

🍌女性的反叛!

鴨子的交配是出了名的暴力。為了阻止雄鴨霸王硬上弓,雌鴨的反制方法,是演化出反向螺旋的陰道,讓雄鴨不管再怎麼努力,都只是白做工。

🌭交配絕技超浮誇!

豹紋蛞蝓交配時竟然會用黏液懸吊在空中進行,而且牠們的陰莖竟然比身體還長!

🌭出生前就消失的雞雞!

其實蛇和蜥蜴還在蛋殼裡的時候,原本也有雞雞,卻總在孵化之前消失了!?

🍌耍點心機,多子多孫!

雄槍魷的精莢會像手榴彈一樣爆炸。為了讓爆炸效果達到極致,雄性會先將精莢靠在心儀對象的嘴巴附近再引爆,讓母槍魷毫無還手之力。

貼心補充:本書談性與生殖,但不包含腥羶色,適合各個年齡層的讀者閱讀。

▎海外推薦

「這本精采的書是一趟搞笑的自然奇觀之旅,也對許多有毒文化嚴厲糾正。我已經記不清楚在閱讀過程中笑了幾次,以及學到了多少。」——艾德・楊(Ed Yong),《我擁群像》(I Contain Multitudes)作者

「這本書有時聰明,甚至有點有點聰明過分,有時正經八百,有時又令人吃驚——它會讓你重新思考對性別權利的看法。」——黛博拉・布魯姆(Deborah Blum),普立茲立茲獎得主

「詼諧又極具顛覆性,這本書審視了那些被過度關注的陰莖和男子氣概文化,過去的社會氛圍扭曲了許多科學研究領域,從演化到佛洛伊德對精神分析的抨擊。這是一本重要而及時的書。」——史蒂夫・西爾伯曼(Steve Silberman),《自閉症的旅程》(Neuro Tribes)作者

「本書是艾蜜莉・威靈罕博士關於陰莖的跨物種傳記,詳細、有見地而且非常有趣。它既關乎演化,也關乎情感和自我。它揭示了我們如何變得如此以陰莖為中心,以及由此產生的影響,無論是在科學、社會或是性別方面。」——珍・岡特(Jen Gunter),醫學博士,《陰道聖經》(The Vagina Bible)作者

「如果你喜歡這類知識型的科普書,而且你的品味有點獨特,那麼本書值得一看……威靈罕女士為了解決急迫的問題,而寫了這本有趣的書。」——《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在所有令人敬畏的生殖之戰中——爆炸的精莢、可蜷曲的陰莖、費洛蒙——威靈罕提出了一個重要的觀點——有趣、巧妙而且筆法熟練。」——《Wired》雜誌年度最佳科學書籍

「威靈罕帶領讀者對地球上的陰莖來一趟幽默的演化史之旅。『沒有什麼比跟陰莖有關的故事更能吸引大眾目光的了,』她寫道,『即使這個陰莖只有一點五毫米且有數百萬年歷史』。在這個過程中,她讓人類的陰莖再次受到討論。」——《科學新聞》(Science News)

「⋯⋯在生物界⋯⋯(威靈罕說),人類的生殖器官並不是最重要的交配器官。相反地,我們應該把人類的思想『重新定位』為性行為的最基本要素。」——《紐約郵報》(New York Post)

「本書將讀者帶入狂野古怪的動物生殖器官世界,同時探索陰莖作為權力和身分象徵的社會和文化意義。」——《史密森尼雜誌》(Smithsonian Magazine)

作者簡介

艾蜜莉.威靈罕Emily Willingham

大學講師、科學記者、科學家。

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英國文學學系畢業後,轉而攻讀該校的內分泌與生殖生物學博士,並在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跟隨一名泌尿外科教授進行博士後研究,專精於哺乳動物的陰莖/外生殖器發育。

自研究生時期,她就對不同物種的生殖器非常感興趣,她曾說:「喜歡是沒有理由的,我認為生殖本身是件非常迷人的事情。」

她的作品散見於《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舊金山紀事報》等,也是《科學美國人》的定期撰稿人。

譯者簡介

張馨方

政大阿語系畢,英國愛丁堡翻譯研究碩士。現為自由譯者,作品包括《恨意、精神分析與羅夏克墨漬測驗》、《脂肪的祕密生命》、《俄羅斯方塊:從誕生、版權之爭到風靡全球的故事》等。譯作賜教:nurachang@gmail.com。

雞雞到底神不神?:馬陸的步足、蛇的成對半陰莖、雄鴨的螺旋陰莖……從生物千奇百怪的生殖器官,看牠們的「啪啪啪」帶給人類的啟示
Phallacy: Life Lessons from the Animal Penis
作者:艾蜜莉.威靈罕(Emily Willingham)
譯者:張馨方
出版社:臉譜
出版日期:2022-06-30
ISBN:9786263151260
定價:450元
特價:79折  356
特價期間:2022-10-01 ~ 2022-12-31其他版本:二手書 72 折, 325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