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的奇妙歷史(18禁):聖妓、英國雨衣與閃亮的尿液,連性學大師都(可能)要跪著讀的情慾讀本
cover
目錄

前言

第1部 性與語言

第1章 真可惜了,她是個蕩婦──蕩婦的歷史

第2章 骯髒的名字給骯髒的東西──女陰的歷史

第2部 性與外陰

第3章 找尋陰蒂──陰蒂的歷史

第4章 殖民女陰──種族迷戀的歷史

第5章 像布丁一樣很容易操作──貞操測試的歷史

第3部 性與陰莖

第6章 射精──高潮與手淫

第7章 盜取睪丸──二十世紀的睪丸移植

第8章 艱困的愛──中世紀陽痿測試

第4部 性與食物

第9章 生命之杖──性與麵包

第10章 愛之食糧──牡蠣的歷史

第11章 轉小爐火──抑制情慾劑的歷史

第5部 性與機器

第12章 震到爽──按摩器與維多利亞時代的人

第13章 在自行車上──性與騎自行車

第14章 男孩的玩具──性玩偶的歷史

第6部 性與衛生

第15章 不要暫時停止呼吸──中世紀的性與氣味

第16章 今日有毛明日沒毛──陰毛的歷史

第17章 污穢女陰──沖洗女陰的歷史

第7部 性與生殖

第18章 法國信、英國雨衣與菲力普太太的商品──保險套的歷史

第19章 拿掉孩子──十八世紀英國的墮胎

第20章 月經劇碼──月經史

第8部 性與金錢

第21章 最古老的職業──古代世界的性工作

第22章 公共關係──色情小卡的歷史

第23章 與黑豹盡情享樂──男性性工作歷史

結論

註解

參考書目

試閱內容

第2章 骯髒的名字給骯髒的東西──「女陰」(Cunt)的歷史(摘錄)

我喜歡cunt這個字。我喜歡跟這個字相關的一切。不僅是它代表的外陰(vulva)、陰道(vagina)與外生殖器(pudendum)(這些是各種女陰精華,稍後會再提到),還有其實際口語和視覺展示cunt的符號。我喜歡它單一音節的結構。我非常喜愛它前三個字母(c u n)都是高腳杯子的形狀,它們一路滾動穿越這個字,直到結尾的爆破音T出現才停止。我愛C與T有力的咕噥音,兩者中間夾著較柔軟的UN音,讓人能像從口中發射子彈一樣迸出這個字,或是為了戲劇效果,延長un的音,讓它們在口中滾動:cuuuuuuuuuuuunt!

我喜歡cunt因為它下流的剛剛好,且富有無窮的趣味,它就像是聽覺的驚嘆號,能讓對話當場停頓。美國作家華特.柯恩(Walter Kirn)稱cunt為「英語原子彈」,他說的完全正確!我喜愛它的多種用途。在美國,它令人非常反感,而在蘇格蘭格拉斯哥,它可以是種親暱用語:「我愛你,你這可愛的小東西(cunt)」,是我們在格拉斯哥各地的幼兒園裡都能聽到的一句話。騙你的啦,但蘇格蘭人的確運用有許多令人眼花、巧妙的cunt用語。歐文.威爾許(Irvine Welsh)在一九九三年出版的小說《猜火車》(Trainspotting)裡,一共使用了七百三十一個cunt(雖然只有十九個cunt 出現在電影版中)。

最棒的是,我愛這個詞擁有的力量。我對於cunt受尊崇的地位著迷不已,如同英國心理學家克莉絲汀.凱爾德威爾(Christina Caldwell)所說:「下流用語中最下流的詞彙」。在英語中「最令人反感的」用語還有其他的競爭者;其中種族的蔑稱顯然具有影響力。以N為開頭的那個字因其歷史背景,是嚴重歧視的用語。它不只是個敘述的詞,它更貶低黑人,並為人類歷史上最糟糕的一些惡行辯護。它否決了黑人和白人在語言上的平等,造成數百萬人受到奴役與殘忍對待。我們能夠理解種族蔑稱令人極度反感的原因,但是cunt呢?有沒有人覺得很奇怪,英語中最令人反感的用語,竟然只是個代表外陰的字?這個字甚至被認為與源自最黑暗、最糟糕人類惡行的種族歧視用詞相同,帶有同等的冒犯?就我所知,cunt並沒有造成種族滅絕,因此我們要問的是:「cunt為什麼變得令人如此反感?cunt做錯了什麼事情?」

我們先來了解詞源學。Cunt很古老。它非常古老,使得其確切起源已經迷失在交疊的時間之中,但詞源學家仍持續討論cunt到底源於何處。它至少已存在數千年之久,能被追溯至古諾斯語kunta與原始日耳曼語kunt,但在此之前,cunt這個詞實在難以捉摸。在中世紀時期,大多數的日耳曼語都有和cunt同源的詞;kutte、kotze與kott都出現在德語中。瑞典語有kunta;荷蘭語有conte、kut與kont,而英語曾經有過cot(我滿喜歡這個詞,也認為它終會復古流行)。這就是有爭議的地方:沒有人能確定cunt的真正意義為何。有些詞源學家認為cunt 的字根源於原始印歐語「gen/gon」的發音,意指「創造,變成」。我們能在現代文字裡見到「gen」,像是gonads(性腺)、genital(生殖器)、genetics(遺傳學)和gene(基因)。其他人的理論則是cunt源自於字根gune,意指「女性」,出現於「gynaecology」(婦科)。

讓大多數詞源學家著迷的是字根音「cu」。「Cu」與女性有關,形成如「cow」(母牛)和「queen」(女王)的基礎。「Cu」與拉丁文cunnus(外陰)有關聯,聽起來非常接近cunt(雖然有些詞源學家聲稱兩者並無關聯),而它生成法語con、西班牙語coño、葡萄牙語cona和波斯語kun(نوک)。我最喜歡的cunt理論是「cu」也意味著擁有知識。Cunt和「cunning」(狡猾的)很可能源自相同字根──「cunning」最初意指智慧或知識,而非狡猾,同時「can」與「ken」則變成「cognition」(認知)與其他衍生詞的字首。在今天的蘇格蘭,如果你「ken」(知道)某物,代表你了解它。中世紀時,「quaint」同時意指知識和女陰(後者比較常見)。這場激烈的爭論將持續著,但最重要的事實則是cunt的神祕難解。

以下是我們已知的:cunt是英語中代表外陰或陰道最古老的詞彙(可能是歐洲最古老的詞)。唯一能與它競逐代表「女陰」(the boy in the boat,1930)的最古老詞彙是yoni(意指外陰、起源或子宮)。英語yoni約在一八○○年從古梵文借字而來,如今各類新靈性團體希望藉著稱呼他們的「臀部」(duff,1880)為yoni用以迴避對cunt的恐懼,藉此進一步利用對於「瞎話」(flapdoodle,1653)的古老崇敬習慣。然而,諷刺的是cunt和yoni可能源自相同的原始印歐語字根。再者,相較於vagina或vulva,cunt帶有的女權意識比前面兩者深厚的多。

Vagina一詞出現在十七世紀的醫學文獻中,其源自拉丁文vagina,意思是護套或鞘。Vagina是劍插入之處;這就是它全部的詞源功能──劍(陰莖)的劍鞘。它必須仰賴陰莖才有其意義與作用。我們也可以稱這個可憐的東西為「陰莖巷」(cock alley,1785)或「布丁袋」(pudding bag,1653)。當我們將vagina和vulva混淆時,就讓許多機靈的語言學家理所當然的扭曲諺語的意義:清楚來說,陰道(vagina)是連接輸卵管與外陰的肌肉壁,外陰(vulva)則是外部結構(包含陰阜、大陰脣、小陰脣、陰蒂、陰道前庭、女性前庭球與巴氏腺)。Vulva可追溯至十四世紀晚期,源自拉丁文vulva,意思是「子宮」──有些人認為它源自volvere,意思是用來包覆。湯瑪斯.艾略特(Thomas Elyot)在其一五三八年的拉丁文字典裡,將vulva定義為「子宮或任何雌性動物的母親,亦稱作一種羅馬人食用以母豬肚做成的肉品,豬隻可能已生完或內有小豬」。所以,vulva的意義得仰賴作為陰莖的容器而來──或是一塊來自懷孕的羅馬豬的問題肉品。

然而,cunt的出現早於這些用語,且源自原始印歐語字根,意思是女性、知識、創造者或皇后,顯然比「我包覆陰莖」還更有力量。再者,cunt是從裡到外完整的一體。因此談及cunt 時,我們無須著墨於枝微末節。如vulva和vagina都是努力在語言上提供有別於cunt更神聖與醫療化的選項。如果這還無法說服你改變心意支持cunt,一五○○年英國出版商溫欽.德.沃德(Wynkyn de Worde)將vulva定義為「翻成英語,即為cunt」。Cunt不是俚語;cunt是起源。因此,cunt是所有代表「女陰」(the monosyllable,1780)的教母──但隨之而來的問題是:cunt一直都被視為冒犯用語嗎?

第7章 盜取睪丸──二十世紀的睪丸移植(摘錄)

直至二十世紀,太頻繁射精與身體健康衰退之間的連結,被視為是已確立的醫學事實。所以,如果一名男子的性能力低落,需要再加強男子氣概,他該怎麼做呢?治療精液量耗損最顯著的方式,就是再補給儲備物。二十世紀初,出現利用手術讓衰老的男性恢復青春的醫學熱潮,即在男性生殖器官上進行手術,以增加體內的精液量以及/或性荷爾蒙。端看你挑選的醫師,手術的方式可能從切除雙邊的輸精管,或將猴子睪丸移到你的陰囊。這是早期的內分泌學和荷爾蒙補充療法,而推廣這些手術的醫生將它們吹捧為青春之泉,儘管這是滿是精液的噴泉。在你上e-Bay搜尋「猴子睪丸」之前,我要先聲明這些手術在一九三○年代已遭到質疑,因為人們發現它們造成的危害多於益處(對人類和猴子都是)。

在一八八○年代,法國生理學家夏爾-愛德華.布朗-塞加爾(Charles-Édouard Brown-Séquard,1817–1894)從天竺鼠與狗兒身上取得睪丸的萃取物,並將其注射入自己的體內。他稱其調製品為「長生不老藥」,認為它能補充自己「失去的精液」。「我認為如果精液注射進入年老男性的身體沒有危險性的話,我們應該可能會在腦力與各種體力方面增加更多活動」。他繼續說:

眾所周知,不論是何種原因引起的精液流失,其流失的頻率與導致頭腦與身體虛弱程度成正比。這些事實與其他事實普遍認為,在由睪丸分泌的精液裡,有一種或幾種物質藉由再吸收進入血液中,其最重要的作用是提供神經系統和其他部位的能量。

布朗-塞加爾相信藉由提高身體裡的精液能逆轉衰老過程,於是他開始在動物身上進行實驗,嘗試將天竺鼠的睪丸移植到公狗身上,或從年輕兔子的睪丸上抽取血液或精液,將其注射進入年老的兔子身上等等。布朗-塞加爾相信交換精液對受試者有益處,他開始將血液和精液混合物,與取自狗兒與天竺鼠的「睪丸萃取液」注入自己的體內。

我將蒸餾水加入才剛命名的三種物質裡,其量不超過原液的三到四倍。我會在加水之後再攪碎。液體經由過濾紙過濾之後,帶微紅色澤,相當不透明⋯⋯我每次注射近一立方公分的過濾液體。

注射之後,布朗-塞加爾據聞能即刻工作更長的時間,專注度提高,並且以七十二歲的高齡再度奔跑上下樓梯。布朗-塞加爾在《刺胳針》(The Lancet)發表此發現,並將器官療法合法化為一門可靠的醫療準則。

布朗-塞加爾也許是早期的先驅,但是讓回春手術成為主流的人,則是出生於俄羅斯的法國外科醫生薩爾吉.沃羅諾夫(Serge Voronoff,1866–1951)。沃羅諾夫在頗具聲望的法蘭西學院擔任實驗室主任,當時他將猴子睪丸移植到抱怨活力不再的男性體內而聲名大噪。沃羅諾夫善於操弄媒體,因此他的實驗成為世界各地媒體高度關注的焦點。

將注意力全轉到猴子的「睪丸」(bollocks,1000)之前,沃羅諾夫是位備受尊敬的婦科醫師,並在《婦科手術大全》(Les Feuillets de Chirurgie et de Gynecologie ,1910)中開創了新的手術技巧。沃羅諾夫受到布朗-塞加爾的影響,開始在動物身上進行實驗,檢視將睪丸腺移植到另一隻動物身上是否會產生回春的效果。他相信實驗的效果,所以在一九一九年將其發現提交給法國外科學會。《小巴黎人報》(Le Petit Parisien)在隔天報導他的發現:

法蘭西學院生理實驗室主任沃羅諾夫醫師,昨日提供給外科學會驚人的消息。他聲稱移植羊隻的間質腺體到年老的山羊與公羊身上,結果使牠們恢復青春活力……沃羅諾夫醫師正在進行將猴子的間質腺體,移植到老年人身上的手術,試圖得到與前項實驗同樣的成功結果,全人類將會因此受益。是哪種腺體並不重要。倘若透過沃羅諾夫醫師的手術刀植入它們,能使得我們疲憊的身體再度年輕有活力,那麼間質腺體萬歲!

在對綿羊、犬類和公牛重複數百次的實驗後,沃羅諾夫從一九二○年開始將猴子的腺體移植到人類身上。他原本想取用人類屍體和罪犯的睪丸,但很快就意識到,他無法確保供貨無虞,因此決定使用猴子的腺體。最後,沃羅諾夫不得不在尼斯附近,購置一座猴子養殖場以應付需求。

手術既簡單也可怕。首先,從猴子身上割下睪丸,然後細切成縱向切片。接著在病患陰囊上開個切口,露出睪丸和薄膜。將切成片的猴子睪丸植入睪丸鞘膜之中,並將切口縫合。理論上,猴子的腺體會直接被病患的性腺體吸收。而猴子則會被安樂死。

沃羅諾夫深知實際案例的重要性,因此在其一九二四年的著作《四十三個從猴子到人類的移植案例》(Forty-Three Grafts From Monkey to Man)中詳細描述許多成功案例,其中包括七十四歲的英國人亞瑟.列爾德特。沃羅諾夫在一九二一年將狒狒的「睪丸」(bobble,1889)植入亞瑟.列爾德特身上,並宣稱「此人已成功回春十五或二十歲。身體狀態、生殖器活力等都因睪丸移植而大大改變,將老態龍鍾、無力可憐之人變成功能俱全、精力充沛的男人。」列爾德特雖然「從步履蹣跚的老人」變成「活力十足的壯年男性」,卻在兩年後就逝世了。沃羅諾夫沒有因此卻步,反而在他一九二五年的著作《移植回春術》(Rejuvenation by Grafting)中宣稱,年紀大的病患看起來年輕了十五歲,以及大大改善了像是便祕、抽筋、疲勞和結腸炎等常見的毛病。在憂鬱症患者的案子中,手術後的病患看起來「更為敏捷、表現更有活力、雙眼和善,擁有更多精力」。然而,沃羅諾夫最常提及可以治療的疾病,就是性無能與缺乏性慾。一位六十七歲的病患,聲稱在手術後他的性慾恢復到「令人驚奇的程度」。

商品簡介

這本書獻給我的家人(抱歉!)

──凱特‧李斯特

多元史料╳讓人大開眼界甚至倒抽一口氣的圖像╳兼具知性與諷刺的論述

在歷史中翻找人對性的態度如何九彎十八拐,

在喀喀笑與臉紅心跳中突破各種性框架!

法國麵包製作過程其實充滿性暗示?

維多利亞時期的人如何讓自己震到爽?

保險套是「帶來心靈平靜的英式服裝」?

家樂氏玉米片的發明是為了解救深受性慾過旺之苦的人?

為什麼陰部需要專用洗潔劑,陰莖用塊布擦擦就好?

不潔、詛咒、充滿禁忌、具有療效,月經哪來這麼多戲?

一定要有陰莖插入陰道的動作才叫「性交」?那同志遊行是否是場大型的守貞集會?

如果異性戀情侶只是肛交呢?是否男生失去了貞操,但女生仍技術性地保留了貞操?

地球上所有生物皆有繁殖的慾望,

然而人類獨特之處,在於使用非常複雜又多樣的方式滿足或壓制性慾;

人類也是唯一將性慾汙名化、懲罰性慾,

大費周章找尋各種方式來測試和保護「女性貞操」,

以及創造與性慾相關的羞恥感的生物。

從中世紀性無能測試到二十世紀的盜取人類與猴子(?!)的睪丸,

從英國的莎士比亞到中國的《素女經》,

從龐貝的情慾壁畫到今日的性玩偶妓院,

本書橫跨中西古今,以深具知識性的言論和幽默諷刺的敘述,

運用多元史料,探索與性相關的語言、食物、機器乃至交易等等,

並附上讓人大開眼界、甚至有點尷尬,但詳盡溯源的影像插圖,

在歷史中翻找人類對性的態度如何改變,

再自然不過的生物本能,是如何成為道德、倫理與行為準則等結構之下的「問題」?

在中世紀是幽默和情慾來源的性愛,為何在近代受到各種壓抑、規範和禁止?

生殖器官又是如何從人體構造名詞演變為具強大威力的辱罵用語?

「這愛本該如此,而這個世界卻不能理解。這個世界嘲笑它,有時竟然讓人因此成為眾人的笑柄。」──王爾德

性至今在世界各地仍是深具歧異性的議題,

在許多地方更是攸關生死的事情,

唯有了解這些框架從何而來,才有機會為性除去羞恥惡名。

當我們談論、思考、書寫和表達情慾時不再綁手綁腳、羞澀不安,

不再試圖控制和壓抑這生物本能,

能公開討論性合意、自慰、情色文學、愛、關係和我們自己的身體,

才能真正消除各種因「性」而產生的恐慌、歧視與傷害。

【好評推薦】

Seayu(「即食歷史」部落客、歷史普及作家)、江鵝(作家) *´艸`*推薦

「人類一路以來對待性的態度,實在荒謬到好笑。笑著讀完這本書,完全可以想像明天的人類也會這樣嘲笑今天的我們。」──作家 江鵝

「一場暴亂。」──《新政治家》(New Statesman)

「必讀之書。」──歷史學家 丹•斯諾(Dan Snow)

「一場狂野之旅……我從不知道學習可以這麼有趣」──《時代雜誌》(The Times)

「充滿軼聞的敘述……生動又俏皮」──《衛報》(Guardian)

「非常有啟發性。富有思想但有趣味,具學術性但有活力……還有一點無禮!」──英國作家、演員 東尼•羅賓森爵士(Sir Tony Robinson)

作者簡介

凱特•李斯特

Dr. Kate Lister

英國里茲三一大學(Leeds Trinity University)藝術與傳播學系助理教授。她研究情慾史與策劃線上研究計畫「Whore of Yore」並為iNews與致力提高多元化與包容性、全英國最大的慈善機構惠康基金會(Welcome Trust)撰寫與性歷史相關的專欄文章。凱特於2017年獲頒《年度性自由公關獎》(Sexual Freedom Award for Publicist of the Year)。

譯者簡介

林楸燕

英美文學博士,現職為大學教授,兼職翻譯。學術專長為中世紀英國歷史與文學、文藝復興時期劇作。著有《關於人生,莎士比亞的神回覆》;譯作《文藝復興並不美》、《教養是一種可怕的發明》、《讓我們假裝沒發生過!》、《我們的婚姻診斷書:百年好合的八堂基本課》以及《危難求生手冊:緊急時刻,專家教你怎麼做!》等書。

linchiuyen@gmail.com

作者自序

前言

「未表達的情緒永遠不會消亡。它們只是被活埋,並將在未來以更加醜陋的方式湧現。」──佛洛伊德

性是人人都會面對的事情;傑佛瑞.洛許(Geoffrey Rush)飾演的薩德侯爵(Marquis de Sade)說:「我們會進食、會睡覺、會排泄、會做愛,然後我們死去。」(We eat, we sleep, we shit, we fuck and we die.)慾望跨越文化、性別與階級的界限。如同那些曾被撞見做出見不得人事的人都會跟你說,慾望不合乎我們的「規範」(rules),更不合乎常理。當然,人類能做的事,遠多於進食、排泄和做愛──真正讓我們有別於野獸的東西,是智力。這就是問題所在。說人類過度思考與性有關的事情一點也不為過,甚至有些輕描淡寫了。

地球上所有生物皆有繁殖的慾望,然而人類獨特之處,在於使用非常複雜又多樣的方式,滿足我們的性慾。在《性犯罪與非正常性行為之鑑識與法醫面向》(Forensic and Medico-legal Aspects of Sexual Crimes and Unusual Sexual Practices,2008)一書中,安尼歐.阿奎瓦(Anil Aggrawal)教授列出五百四十七種不同的性癖好,提及「如同過敏,性興奮可能由太陽底下任何東西引起,包括太陽本身」。順帶一提,由太陽引起的性興奮稱作「太陽癖」(actirasty),如果你想知道的話。 

人類也是唯一將性慾蒙上汙名、懲罰性慾,以及創造與性慾相關的羞恥感的生物。雖然所有動物都有求偶儀式,但牛羚不會因為表現出對乳膠的迷戀而需要接受治療。女王蜂一次可以跟四十隻雄蜂交配,然後身體滴著精液,夾著性俘虜斷裂的陰莖回到蜂巢,而不會有雄蜂說牠是蕩婦。公狒狒們可以整天開心的肛交,無須害怕會被送去同性戀矯正營。但人類因感知性慾,而引發羞恥感並感到恐懼,而打破「規範」的人則會受到嚴厲懲罰。

哥倫比亞小說家馬奎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曾寫到「每個人有三種生活:公眾生活、私人生活與祕密生活。」矛盾的是,祕密生活卻是我們最誠實的一面。我們強迫自己遮掩誠實的那一面,只因我們創造的社會系統無法讓祕密生活與公眾以及私人生活相容。為了控制祕密的自己,人類將性變成一種道德議題,並發展了複雜社會的結構規範我們的慾望。我們創造種種的分類,試圖控制性:同性戀的、異性戀的、一夫一妻制的、童貞的、雜交的等等。但性慾並無法明確的符合人制定的框架;性慾一旦越界,就是事情變得複雜的時候了。當我們試圖壓抑慾望時,它就變成潛藏於道德、倫理與行為準則等結構之下的問題。當性慾降臨時,人們仍會冒著撼動社會結構的風險體驗性高潮。

自從我們發現什麼該放在哪裡之後,性行為的動作就沒改變過了。自從人類脫離原始湯之後,我們將陰莖、舌頭和手指,放入嘴巴、陰道和肛門以追求性高潮。然而決定在文化上如何理解性與進行性行為的社會劇本卻改變了。例如根據色情網站Pornhub的統計,自二○○七年開站之後,「女同性戀」(lesbian)一直是該網站最常被搜尋的詞彙。在荷蘭,二○一八年在Pornhub上搜尋「女同性戀」的次數,比二○一六年時增加了45%。因此,我們可以說荷蘭人相當認同女同性戀。然而,荷蘭人並非一直以來都這麼認同女女戀。一四○○年至一五五○年間,荷蘭一共有十五名女子被認定為「女性雞姦者」(female sodomites)而被活活燒死。沒有被處死的人則得接受嚴厲懲罰。一五一四年時,齊修特的梅爾丁(Maertyne van Keyschote)與布魯日斯滕的珍(Jeanne van den Steene of Bruges)因犯下「與數位年輕女孩進行可怕非自然的雞姦罪」,而受到公開鞭刑,頭髮被燒光,並且被驅逐出城。五百年後,這個認為將女同性戀扔入火堆是合理行為的民族,其後人最常瀏覽的色情影片類別竟是「與數位年輕女孩進行非自然的雞姦行為」。

二○一八年,在Pornhub上搜尋「給女性的色情片」(porn for women)的次數增加了359%,同年度女性觀看女同性戀色情影片的次數,比起男性觀看次數高了197%。這情況會讓威廉.艾克頓博士(Dr. William Acton,1813-1875)感到相當驚訝,因為他聲稱「大部分的女性(替她們開心)並不怎麼為任何性慾感到困擾」。《週日快報》(Sunday Express)的編輯詹姆斯.道格拉斯(James Douglas,1867-1940)對此事會有什麼意見,就不得而知了。一九二八年,道格拉斯抨擊瑞克里芙.霍爾(Radclyffe Hall)的《寂寞之井》(The Well of Loneliness),此小說為女同志小說的里程碑,他寫道「這瘟疫正摧毀年輕一代。它正毀壞年輕的生命。它正玷汙年輕人的心靈。」道格拉斯敦促社會大眾「清洗社會,除去這群痲瘋病患者帶來的痲瘋瘟疫」。然而,九十年後的我們,帶著毫無損害的痲瘋心靈(leprous souls),與世界各地數百萬名女性觀看著這樣的「瘟疫」(pestilence)自慰。我們能活在這樣的時代真是太棒了。

這是一本關於我們對性的態度如何在歷史中發生變化的書。這是對於性的蒐奇歷史,以及為了追求(與閃避)無比強大的性高潮,我們對自己與對他人做的事情。這不是對於歷史上所有文化的性怪癖、癖好和儀式的全面性研究,因為要做到這件事得寫一套百科全書。老實說,本書只是性史滄海中的一滴水,正在讀這本書的你們只是在性史滄海的淺灘戲水罷了,但我還是希望你們能在此書中愉悅的暢遊溼身。

我試著選擇能為當代議題提供寶貴歷史脈絡的主題,特別像是性別、性羞恥、美、語言以及慾望如何被規範等等。我選擇的也是我個人十分關心的主題,像是性工作歷史,與激起強烈情感的主題,像是墮胎,也有讓我哈哈大笑的主題,例如「屁股麵包」(cocklebread)、「自行車上的性高潮」。儘管人們本來就容易嘲笑古今中外人們相信的蠢事,而我的確也希望你們能笑看這一切,但更為重要的是,透過這些,我們能了解與前人的相似之處,然後質疑我們自身的看法。時至今日,性在世界各地仍是深具歧異性的議題,而在許多地方,性更是攸關生死的事情。這些態度將持續的改變──希望會變得更好。但是,我們得先知道問題從何而來,否則絕對無法見到性除去羞恥惡名的時代。

關於書寫本書時我所使用的語言,我想特別說明一下。這是一本揭露歷史上對性與性別態度的書籍。先人對於性別流動性的了解不多,而將性別理解為二元和生物學決定的。因此,本書中大部分的歷史資料將擁有陰部的人定義為女性,而擁有陰莖的則是男性。例如「cunt」(陰道)一詞的歷史篇章裡,「cunt」被當作女性生殖器。今日,我們知道有些女性有陰道,有些女性沒有,而有些男性有生殖器,而有些沒有。但是先人並沒有使用這樣的詞彙看待性別或生物學──他們視「cunt」為女性的生殖器。雖然現代人可能會覺得受到冒犯,但如果我們要透澈了解異性戀常規性(heteronormativity)以及男性特質(masculine)和女性特質(feminine)二元論的建構如何主導今日的文化敘事,就必須先了解性別認同(gender identity)與性形態學(sexual morphology)。

本書中所使用的俚語都是真實的歷史俚語,其後都附有該俚語首次出現的時間。我的俚語歷史主要參考資料來自強納森.葛林(Jonathon Green)的《俚語辭典》(Dictionary of Slang),如果你想知道更多俚語資料,我大力推薦本書。

性的奇妙歷史(18禁):聖妓、英國雨衣與閃亮的尿液,連性學大師都(可能)要跪著讀的情慾讀本
A Curious History of Sex
作者:凱特.李斯特(Dr. Kate Lister)
譯者:林楸燕
出版社:日出出版
出版日期:2022-05-11
ISBN:9786267044469
定價:800元
特價:79折  632
特價期間:2022-10-01 ~ 2022-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