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漢燦爛,幸甚至哉(二)
cover
試閱內容

第十一章

當日傍晚,少商就向萬家眾人表達了自己思家的情懷,捨生忘死的謝絕了眾人的熱情挽留,在萬伯父充滿希冀口氣的「以後妳阿母再要打妳,還來伯父家啊」中,結束度假。

回到程家已是燈火初上,不及和手足團聚,少商就心急火燎的單獨拜見程始夫婦,略過凌不疑不提,趕緊將在橋底聽來的隻言片語告訴他們。

少商的話一說完,程始就滿臉驚異的轉向妻子,喃喃道:「不會吧?我們不是已叫兄長將那圖交出去了嗎?」

蕭夫人臉色凝重,「……凌不疑兩次登門,必是萬將軍隱沒了那圖。」

程始一拍大腿,唉聲道:「兄長這脾氣真是!早知道我就硬將那圖要過來,自己去交了!」

夫妻二人沉默,少商縮在一旁不敢出聲。

「我早說過了,我們根底不牢,尋常金珠美玉,甚至兵械銅器,都盡可占了無妨,但權璽和堪輿圖卻是萬萬不能留的。」蕭夫人皺著眉頭,朝丈夫道,「還是你去說說吧,兄長若是已經交了就是最好不過。」

「最好什麼最好!」程始瞪眼道,「兄長這樣魯莽,不論如今是交了還是沒交,我都要告訴萬老夫人,非叫她狠揍兄長一頓長長記性不可!」

蕭夫人搖頭嘆氣,又轉向女兒,道:「這次偷聽……」

少商一直等著,聞言趕緊道:「我又不是特意去偷聽的,是無意碰上的,阿母妳若因此責罰我,那我以後就是聽見了也不告訴你們啦!阿父,你也不要將我在橋底下聽見的事說出去,不然教萬伯父知道是我告的密,以後我還怎麼上門呢?」

愛豆(愛豆:idol,指偶像。)都發話了,鐵桿親衛隊長程將軍自然領命,忙道:「是呀是呀,嫋嫋這回怎能算是錯呢?若是此時兄長還沒有交出那堪輿圖,這就全靠了嫋嫋來通風報信。免於壞事,合該獎賞才是……嫋嫋,妳放心,我就說是別處聽來的,沒妳什麼事。」

蕭夫人暗嘆。其實她根本沒想訓斥女兒,只是想問幹嘛跑人家橋底下去了。唉,算了。

那邊廂,程始已經笑呵呵的挪到小女兒跟前,將家裡已商討好的主意托出……

少商大喜過望道:「真的嗎?我可以隨著三叔父和叔母去赴任!」

程始得意道:「這是自然!妳不是一直想出去走走看看嗎?都城裡有甚好看的,去外面大好山河轉轉,那才是天高雲闊,魚躍鷹飛!等赴了妳萬伯父的家宴後,你們就能動身了。」

少商歡喜得不行,顛顛的扯著父親的袖子連聲道謝,滿口誇讚程始,簡直上至三皇五帝下至隔壁殺豬阿力都比不上,是全天下最最好的父親。

蕭夫人默默看這對父女互相吹噓,也不去戳破他們。她心知丈夫是怕奉召征討期間,女兒會在自己手裡吃虧,兒子們未必能攔住,這才提前託付給弟弟和弟婦,不信看看等他回來,是否會立刻去接回女兒。抬眼望去,女兒臉上的傷雖還未癒,但神采飛揚、精神奕奕,較之之前在家時不知活潑明快多少。蕭夫人莫名幾分失落,彷彿有人從她手心搶走了什麼。

告密完畢,少商就將十三妹贈她的美酒分作三份。頭一份自是程老爹的,第二份孝敬未來數月的靠山三叔父,第三份則捧去酬謝三位兄長,並向程少宮再要一張辟邪符咒。「這陣子真是一帆風順!」少商眉開眼笑,「萬伯父萬伯母還有老夫人和萋萋,都待我再好不過了。適才阿母居然說,叫我現在先養傷,等隨三叔母去了外面再慢慢罰寫。」她扭呀扭到程少宮身旁,諂媚道:「三兄,你再給我畫張符咒吧,我路上用。這次畫得再厲害些,更神通些,要逢凶化吉,遇難成祥,風調雨順,人見人愛……」

程少宮翻著白眼,「要不要走在路上都能撿金子?」

少商又驚又喜,深覺自己見識淺薄:「世上還有這種符?那……也給我來兩張唄!」

「來妳個頭!倒是罰寫的木簡再給妳多帶兩張!」

正舉盞互酌的程詠程頌兩兄弟聞言,放聲大笑。少商故意板著臉,心裡卻像棉花糖一樣。她覺得吧,蕭主任其實也沒那麼糟,至少她很會養兒子,這群兄長都是很好很好的。

送完了酒,少商本要回去了,誰知大哥程詠在廊下拉住她,低聲道:「明後日,估計尹家會來人。到時人家與妳道歉,妳可得臉色好看些。」

少商吃了一驚。這才知道,她不在家的這段日子裡,尹夫人已經帶著尹姁娥數次上門致歉,兩家長輩早無芥蒂了。

果然,她回家的次日,尹夫人就投了帖,攜女來訪。

再見尹姁娥又把少商嚇了一跳。

當初的尹姁娥好像一枝驕矜的鳳仙花,挑剔得慢條斯理,高傲得得意洋洋;如今卻成了棵低調樸實的小白菜,眉也順了,目也柔了。與這段日子度假般快樂的少商不同,尹姁娥明顯被收拾得很全面很徹底,似是一夜之間長大了。

寒暄致禮後,尹夫人蕭夫人外加桑氏三個女人到屋內談成人話題去了,偏偏程姎這陣子在莊園查看開春要用的糧種,只餘少商和尹姁娥面對面坐著,相顧無言。

「……不承想,妳的傷還沒好。」最終,還是尹姁娥熬不住,先開口了。

少商摸摸自己的臉,苦笑道:「我也沒想到。」這副皮子賣相好,品質卻差,這麼點小小毆傷痊癒得跟蝸牛爬似的。「阿姐的傷呢?那日我下手也不輕。」

尹姁娥慚愧的笑了下,「也就疼了三五日,如今早全好了。」

少商心道,早知自己的傷好得這麼慢,當初應該再多打她兩拳。

「……都是我的不是。」尹姁娥滿心誠懇,「人生於世間,都有那麼幾件苦楚,哪有一生無憂無愁的。這些日子,我知道了外家當年好些事……」她忽哽咽起來,「真是血淚斑斑,真不知道阿母當初是怎麼熬過來的!倘若當年有人如我一般譏諷我阿母無父無母,我非活扒了那人的皮不可!」

少商默默的遞了條絹帕過去,尹姁娥接過來擦拭淚水,「本來阿母已多年不曾想起以前的傷心事了,都是因為我,阿母哭了好幾夜,還病了一場。阿父阿姐還有兄長們都怨我,說我涼薄,無情無義……」

少商沒想到自己歪打正著,也不知該得意還是惴惴。

「今日我誠心誠意向妹妹道聲對不住,全是我平日得意太過,刻薄而不自知,以後我定要盡數改了。」尹姁娥端正的朝少商行了一禮。

少商趕緊回禮,訕訕道:「這……這個,我也有過錯……」場面話真難說!

尹姁娥見少商說不下去了,體貼的接過話頭,笑道:「過幾日萬家要設宴,萬伯父素來豪闊,這次筵席必然熱鬧有趣,到時我們一道玩耍。」

少商抽了下嘴角,乾乾道:「阿母說,倘若到那日我臉上的傷還沒好,就不叫我去了。不然頂著這臉出去走一圈,再有好事之人傳揚,姁娥阿姐拳腳了得之名便會傳遍都城,以後旁的姐妹再見妳,非得帶上貼身侍衛不可。」

尹姁娥既尷尬又想笑:「唉,蕭叔母真是體貼周全之人……」

「嗯。我們的母親都是好人。不過我們呢,大約是好竹出了歹筍。」少商重重道。

聽到「歹筍」二字,尹姁娥掩袖笑個不停,少商調皮的甩甩袖子,二人相視而笑,這段梁子終算是揭過了。

尹姁娥一面撫平袍袖,一面期期艾艾道:「好在一家就一棵歹筍,我阿姐和兄長們都很好,少商妳的阿姐……還有兄長們,想來也是很好很好的……」

少商點頭:「那自然!我家兄長可好啦!拿滿城的金山來,我也不換!」

九騅堂外的廂間,程詠靜靜端坐,聽到裡面女孩們歡暢的笑聲,心知無礙,這才放下心來離開。心道:這下可好,直到這小祖宗離家前,總不會再有由頭和阿母槓上了。

了結了和尹姁娥的恩怨,少商自己也覺分外輕鬆,再想想很快就要離城遠行了,頗有種「一笑泯恩仇,江湖就此過」的灑脫之意。也不知是不是程少宮那神棍的符咒持續發力,到萬家設宴前日,程將軍的小女兒終於不是豬頭了。

宴客那日,萬家滿府披錦掛彩,賓客摩肩擦踵,來往甚眾。萬松柏站在正門內迎客,雙手搭在胖肚皮上,笑容可掬,不過一腿略跛。

少商跟萬萋萋咬耳朵:「伯父不是腿疾已癒了麼?怎麼又這樣了?」

萬萋萋壓低聲音道:「也不知道阿父哪裡惹惱了大母?就在妳走後第二日,大母莫名發起火來,叫護衛們壓著阿父在園中好生打了一頓,打得好狠吶!那麼寬的板子……」她併攏自己的兩隻手掌,「打得啪啪作響。喏,這不腿又這樣了!」

少商看著待自己很好的萬伯父一瘸一拐的樣子,頓時心虛不已。

萬萋萋好動,做不來端坐室內商業互吹那套,也不愛飲漿作賦,直接在後園闢出一塊空地,放置各色遊藝之物,從蹴鞠到板羽應有盡有,甚至還擺了數套弓弦箭靶。女娘們各自取便,好靜的就坐到廊下烤火吃喝,或笑談,或圍坐博戲;好動的就在地上你推我擠,嘻嘻哈哈的玩鬧。

「……素聞姁娥阿姐文武全才,今日不如和小妹來一局?」萬萋萋抬高下巴,一手持軟弓,一手指著遠方的箭靶。

哪知尹姁娥如今洗心革面,毫不受激,微笑道:「哪裡來的文武全才,不過是平日小姐妹們與我客氣。這樣遠的箭靶,怕是我的箭都碰觸不到。」

萬萋萋悻悻放下弓箭。這已是她今日第四次口頭挑釁尹姁娥了,也是第四次拳入棉絮,無疾而終。她忍不住暗想,要是尹姁娥死性不改該多好,人生在世,沒個對頭真是寂寞如雪呀!

因著今日最大的兩頭沒能懟起來,小女娘們在園子裡吃吃喝喝,玩興甚佳,直到最後一撥衣著華麗的貴胄女娘姍姍來遲,園內氣氛又為之一變。

當前那位女公子面如滿月,朱唇黛眉,神色輕佻,周圍由一群穿錦著緞的女孩簇擁著。

少商暗暗比較,覺得這人比當日的尹姁娥更為氣派。因為尹姁娥並非特意收小妹,不過是聚攏在一塊時受受吹捧和拍馬屁。而眼前這位,明顯是有組織性的帶領幫眾。

那女公子笑道:「萋萋,妳怎麼不來迎我?」

萬萋萋當下臉色一沉,但記著自己主家的身分,只好上前招呼。

萬松柏雖然有功又有爵,有錢又有權,但遠未到朝堂一等世家,自不可能將當朝權貴一網打盡,這回宴客只能邀請與自家有關的人家。很遺憾,王姈的父親正在此之列。

少商挨著尹姁娥道:「這人誰呀?」

尹姁娥低聲:「這是車騎將軍之女,名叫王姈,是皇后娘娘的外甥女……」她想了想,加上一句:「表的。」

「我看十三姐很不高興見她呢。」瞎子都看出來了。

尹姁娥撇撇嘴,「我也不高興見她。這人最愛攀附貴人了,為人陰刻,甚是可惡。」

少商聽她說得咬牙切齒,失笑:「莫不是妳被她欺負過?」

尹姁娥咬著下唇,「……我還好,家父與她家素無往來,不過我有幾位好友吃過她的虧。只不過家勢弱些,毫無過錯的橫遭一番羞辱。」

「這有什麼?妳也羞辱過我呀。妳倆應該相見恨晚才對。」少商打趣。

尹姁娥作勢要打她,想想自己之前的行徑也是好笑,道:「這麼說吧。我要為難人,至少得有一盤金絲燕窩棗來做由頭。可她,哼……」她臉上不屑,「王姈眼裡只有兩種人,要麼是須得巴結拉攏的,要麼是可以欺負使喚的。全看有無權勢。」

少商大搖其頭,「她這樣就淺薄了,權勢這種事可不是非黑即白的。像我家,家父的官秩雖不如王將軍,也沒有皇后娘娘為親眷,但只要求不著她,那我又為何要巴結她?」官秩並不能代表一切,還要看家族地位和官位許可權,以及受不受皇帝重用。萬一皇帝只想給你高薪養老呢?

「誰說不是!」這話甚合尹姁娥心意,她越看少商越順眼了。她父親雖非要職,但皇帝一直待尹家很好,時常在人前說「尹治乃敦厚君子」。

王姈皺著鼻子,彷彿聞到什麼不好的味道,挑剔的看著園子,道:「妳就這麼款待我等?這麼簡陋的布置,還不如坊間食肆呢。」

「寒舍簡薄,原不配妳大駕光臨!可妳也不是頭回認識我,我愛怎麼宴客妳不知道麼?」萬萋萋不客氣道,「既看不上我家,妳今日來幹什麼?!」

王姈不理這話,不在意道:「聽說,今日十一郎也來了?」

萬萋萋愣了一刻,但她腦子轉得快,隨即笑道:「來了麼?我不知道呀。」

王姈臉色一變,她身後鑽出另一個年歲略小的圓臉女孩,急吼吼道:「妳別抵賴了!我們都打聽過了!十一郎來了!」

萬萋萋故意慢吞吞的說:「來了如何,不來又如何?與我有什麼干係?我又不想見他。倒是小阿縭呀,妳今日跟王姈出來看十一郎,妳阿母知道嗎?」

少商大樂:原來是一群追星女孩呀!

那叫阿縭的女孩被萬萋萋說得臉都紅了。王姈見狀,忙道:「妳不要牽扯阿縭,有話跟我說!我們適才聽到,妳父親要領今日來的兒郎們去演武場耍耍,我們想去看看熱鬧。這是妳家,我們不好亂闖,才來問妳的。」這話說完,她身旁的女孩們一陣附和。

萬萋萋笑道:「這新宅我搬來不久,演武場呀,到底在哪裡呢……嗯,在哪兒呢……」她故意不答,繞著彎子逗弄。

王姈也不是好惹的,看萬萋萋有意拖延,眼珠一轉,見站在一旁的少商,笑道:「妳別推三阻四,就算不為了我等,也要為了妳如今最最要好的程家妹妹呀!少商妹妹,來,過來我們這兒,難道妳不想見十一郎……」

少商見自家把子應對得遊刃有餘,正閒閒的和尹姁娥看戲,冷不防被點了名,慢了兩拍才反應過來──原來自己也是這幫腦殘追星少女的一分子!

「十一郎嘛……呵呵……」她努力回憶這個名字,實在想不出,只好道:「我並不想見。」

王姈譏誚道:「早就聽說自從程將軍夫婦回來後,少商妹妹再不與從前的姐妹們玩了。不過也是,水漲船高嘛,自要與萬家尹家這樣門第的人家來往。以前的玩伴區區情分爾,說丟也就丟了。可恨那些不知內情的,還以為少商妹妹趨炎附勢、翻臉不認人呢。不過,我們自然知道少商妹妹不是這樣的人。」

旁邊的尹姁娥本不想插嘴,此時卻想起母親說她年幼時無父母指點的難堪,當下臉色一沉,道:「王姈,妳不要東拉西扯,妳想見十一郎自去見好了。少商以前年紀小不懂事,不知擇友,如今有了父母指點,自然不一樣了。」

王姈正要反唇相譏,忽然一個少年的聲音傳來──

「阿縭,妳怎麼在這裡?!」

眾女孩立刻轉頭去看,只見一個背負羽箭的華服少年站在園口,正驚異的看向這裡。少商一看,咦,這不是那個未婚妻很厲害的河東樓氏的樓垚嗎?

阿縭一見了樓垚,驚叫一聲,慌亂的躲到其他女孩背後。誰知樓垚上前數步,一把將人揪了出來,斥道:「阿縭,伯母不許妳來,妳居然偷偷跑出來!」

「堂兄,堂兄……你饒了我罷……」樓縭哀求道,「你別告訴我阿母!」

樓垚毫不憐香惜玉,說著就要扯小堂妹去找自家馬車,好打包送回家。

王姈上前拉扯,尖聲道:「這關你何事!要你多管閒事,快放開阿縭……」她力氣不小,只聽「茲拉」一聲,樓垚的袖子被扯破一個口子。她不由得住了手。

樓垚回頭道:「阿縭跟著妳只會學壞。上次就是聽了妳的話,愣說伯母偏心兄姐,逢人就哭哭啼啼說自己受欺負不被看重!要我說,再不見妳才好呢!」

王姈沒料到樓垚會在眾人跟前說出這些話來,一時尷尬。不過她臉酸心硬,反口道:「有沒有欺負,只有你們自家知道,我想說什麼就說,你管不著!要真是一碗水端平了,阿縭有何可哭的?說不定呀……」她冷冷一笑,「說不定真叫阿縭受了委屈呢!」

樓垚氣得半死,激動道:「妳滿口胡言!誰、誰欺負阿縭了?!阿縭在家裡最小,我們、我們怎麼會……」

王姈得意洋洋,越發刻薄:「你還有工夫來管阿縭?訂了十幾年的親,人家一朝破除婚約,轉頭就要跟旁人成親。天曉得你是如何不堪,如何顢頇無能,昭君妹妹才這樣迫不及待。我要是你呀,早就沒臉見人啦!」

樓垚氣紅了臉,指著王姈「妳妳」了半天,十六七歲的少年素日跟父兄學的是沉穩寡言,哪夠口舌本事和王姈這樣的潑皮女子鬥嘴。

見樓垚吃了癟,王姈大是得意,朝少商繼續道:「我說,少商妹妹,妳真不想見十一郎?我可聽說當初妳為了他神魂顛倒,揚言非他不嫁呢!呵呵呵……」

少商眉頭一挑,「這都城裡揚言非十一郎不嫁的,只有我一人麼?」事實上,她根本不知道那個叫十一郎的是圓是扁。

王姈的笑聲戛然而止。

萬萋萋大笑:「可不是!這都城裡的小女娘,怕是有一半都說過這樣的話!」

樓縭從她堂兄的胳膊下努力露出腦袋,「那不一樣。咱們光明正大,不像妳,明明心裡喜歡,卻硬說不想見十一郎!真是虛偽之至!」

商品簡介

因一時意氣,程少商又闖禍了。

這下氣是出了,可也挨了頓程老爹的愛心責罰,

還被「驅逐」出都城,好好遊……反省悔過一番。

少商樂得日日學笛、騎馬、遊山玩水,

不料半途遭逢逆賊作亂,被圍困於山中獵屋。

眼看賊匪凶狠橫暴,傷亡者眾,好不容易才盼來援軍,

不過……來的怎會是那個向來清冷淡漠的凌不疑?!

少商本以為這輩子能嫁入個鄉野大戶已是福氣,

但這出身名門的樓垚是怎麼回事?

明明見過她的「真面目」,卻還巴巴地上門求娶。

不行,她一定要──好好把握機會!

就算關愛她的人都要她再想想,想想……別人。

別人?是佳婿榜上第一的袁慎?

還是皇帝養子,位高權重的凌不疑?

可她只想緊緊抓住這兩世以來難得的好運氣,

為自己掙得一個幸福的可能。

商品特色

公子多慧眼,有女桃花開。

說她粗鄙刻薄、品行不佳?哼哼,那也無礙於她人見人誇。

沒見她緋聞上身一樁又一樁,且來的還是公認的頂級桃花!

作者簡介

關心則亂,晉江文學城簽約作者,代表作《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我喜歡繁華迤邐如蜀錦的文字,然而我能寫出來嗎,我寫不出;我喜歡跌宕起伏如深淵高嶺般的情節,然而我能編出來嗎,我編不出;我喜歡妖氣繚繞重彩斑駁的氤氳,然而我能營造出這樣的文字氣氛嗎,我還是不能。

我能寫的,不過是家長裡短和兒女情長,用最簡單輕快的語氣勾勒出古今永恆的主題,婚喪嫁娶,手足親眷;在平凡的故事中,感受一點人情溫暖。

星漢燦爛,幸甚至哉(二)
作者:關心則亂
繪者:容境
出版社:知翎文化
出版日期:2022-04-08
ISBN:9789577873651
定價:300元
特價:85折  255
特價期間:2023-01-18 ~ 2023-02-28其他版本:二手書 53 折, 16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