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前的南瓜馬車
cover
目錄

【導讀】在束縛與逸脫的律法邊緣——談牧童的文石律師探案/既晴

開卷話

第一話

第二話

第三話

第四話

第五話

第六話

第七話

第八話

第九話

第十話

第十一話

第十二話

第十三話

第十四話

第十五話

最終話

【後記】

試閱內容

第一話

「快醒來!文石!」進來沒見他人影,我上前用力拍了辦公桌面叫道。

瞇著惺忪睡眼,文石從桌下頂著亂髮探出頭來:「幹嘛啦,那麼大聲……」

「開庭時間快到了,你還睡!」

他瞄了腕上的錶一眼,嚇到跳起來,抓起卷宗掃進公事包,像陣風般衝出事務所。我目睹他消失在關上的電梯門後,旁邊電梯的門這時剛好打開。

一個消瘦身形步出電梯,臉上依然寫著憂鬱。我不禁在心裡長吁了一聲。

接待她到沙發區入坐,我端了杯紅茶過來。

「沈小姐,我過來是想問一下,文律師的再議聲請狀是否已經幫我寫好了?」

不是一個小時前在電話裡才說過嗎,又跑來問相同的事是怎樣。不過體諒她的心情,我拉出微笑說:「文律師還在幫妳找證據,需要一些時間。」

「呃,這樣不會來不及嗎?」

「放心,再議聲請的法定期間是七天,我們還有三天時間。」

「那萬一找不到證據怎麼辦?余律師說沒證據,想翻案很困難,所以他不接我的案子……」她伸長了脖子往文石的辦公室張望。

「文律師去出庭了。他既然接了,就會幫妳想辦法的。」

「是嗎。真不好意思……」

「沒關係,有什麼想告訴文律師的,我可以幫妳轉達。」

也許是壓力太大想找人傾洩,她把女兒的事又對我說了一遍。

再講一百遍,臉上依然會這般哀愁吧,畢竟遇到這種事誰都會積鬱難展。望著她髮際的白雪,我這樣想。

她女兒叫陳佳凝。三個月前被人發現陳屍在一棟大樓後方的水泥地上。

檢警人員從現場跡證研判,大樓樓頂的女兒牆上,是陳佳凝生前最後站著的地方。法醫的驗屍報告表示,死者的致死主因是顱骨破裂,其他傷勢包括全身多處骨折與血氣胸。女兒牆角放著陳佳凝的包包,裡頭留有一張從小記事本撕下來的橫格紙,上頭的字跡歪斜;檢警因而傾向於她是跳樓自殺。

「不可能!」

輪值檢察官在殯儀館解剖室開臨時庭、詢問家屬對於死因的意見時,張玉娟斬釘截鐵如此說。

檢察官詢問她為何如此肯定。她怔在當下,整個人處於猝失愛女的震驚中,根本還沒回復正常的思考能力,只是本能如此反應。

「妳女兒有精神方面的狀況嗎?比如說憂鬱症?」

她立刻搖頭。

檢察官又問:「有發現她最近有特別焦慮或煩惱的情形嗎?」

「……沒有。」

檢察官可能體諒她,告訴她若有其他意見,等冷靜下來可以寫成書狀送進地檢署,承辦檢察官看到了會擇期開庭,讓她補充。

回家痛哭三天之後,她告訴自己要振作起來。

因為佳凝絕不可能自殺。自殺總要有理由吧。

出事的前一晚,母女倆還相約去義式餐廳吃飯,開心聊天;其間朋友來電,佳凝還與朋友在電話中談笑。

那笑聲如此直接爽朗,任誰聽了都不相信第二天就會決志走上絕路。

從小佳凝就是個開朗的孩子,對什麼事都很認真積極,這樣的個性會想不開走上絕路,她絕對不信。所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她到租屋處翻尋女兒的房間、包包和衣櫃,又跑到她上班的地方向同事打探。

愈查愈覺得蹊蹺,她把所有的疑點及蒐集到的資料,寫了書狀遞進地檢署。

檢察官開了庭,原先還體諒喪女之痛,耐著性子跟她解釋法律規定與程序;不料一個小時的庭訊結束前,她卻和檢察官吵了起來。

「我聽懂了您的意思。反正說來說去,您就是認為我女兒是自殺的。」

檢察官不發一語看了她半晌,冷問:「那妳告訴我,妳懷疑是誰殺了陳佳凝?」

「我……我怎麼知道?我若知道了不會來這裡找你,我會直接去殺了那個傢伙。」

「連嫌疑犯都沒有,告什麼告?」失去耐心的檢察官把手中的卷宗重重甩在桌上:「妳如果不懂法律,去找個律師問嘛,搞懂了程序再具狀進來。」

經朋友介紹,她委請一位余律師幫她寫告訴狀,控告丁博瀚涉嫌殺人。

理由是,手機通話紀錄顯示,陳佳凝生前最後一通電話是丁博瀚打給她的。

檢察官將案件發交轄區的警方調查。警方通知丁博瀚前來說明。

丁博瀚現身時顯得滿臉疑惑,看起來完全不知自己被捲入什麼刑案。

刑警告知他被控殺人,問他:「陳佳凝你認識吧?」

「誰?沒聽過。」

刑警拿陳佳凝的照片給他看,他才訥訥地說:「呃……認識。」

「為什麼猶豫?認識就說認識啊。」問案的刑警對於額外被檢方交辦的案件也很不耐煩。丁博瀚聳聳肩:「認識歸認識,不熟。」

刑警拿出一張從陳佳凝手機列印出來的簡訊對話,放在他面前:「案發當天約她,還說不熟?」

「就約出來吃飯而已,她沒出現,怎麼會熟。」

「不熟還約出來吃飯?」刑警提高了音調。

他面不改色回答:「就是想要變熟才約吃飯啊。」

刑警別具興味地瞥著他:「你跟她怎麼認識的?」

「網路。」

「網友?」

刑警挑挑眉,似乎見怪不怪,改變調查方向要他交代案發當天的行蹤。

他說約對方晚上六點在奇愛西餐廳吃晚餐,等了半天不見人,傳訊息給她沒讀、電話也沒接,一直等到八點覺得自己確實被放鴿子,只好吞下最後一口甜點就結帳回家。路上想起每天打的線上遊戲點數用完了,還進超商買遊戲卡充值。在買點數時,接到星巴克傳來的簡訊,會員有同品項買一送一的優惠,所以他又跑去星巴克買咖啡;因為人多,排了快一小時的隊才買到。

法醫鑑定報告記載,肝溫顯示陳佳凝的死亡時間在晚上七點至九點之間。

筆錄做完丁博瀚離開,刑警把張玉娟找來,問她的意見。

她說丁博瀚說謊。因為女兒的手機紀錄裡,沒有他說的未接來電與詢問為何未赴約的簡訊。刑警告訴她,會去查證他的不在場證明。

幾個星期後,她忽然接到書記官寄來的不起訴處分書。

刑警調取了餐廳門前、超商、和咖啡店的監視錄影檔,丁博瀚所說的時間裡,確實都有見到他的身影,檢察官憑此認為他的不在場證明確立。而且單憑案發當天約會的紀錄,也無法證明殺人動機;在罪疑唯輕原則下,予以不起訴。

身為母親的她覺得檢察官連庭都沒開就不起訴結案,連丁博瀚長得是忠是奸都不知道,實在太草率,所以她要求余律師提出再議。

余律師問她,除了質疑女兒手機裡沒有丁博瀚所說來電紀錄外,有無其他積極證據可以提出?她想了一下說:「丁博瀚在買完咖啡後,把我女兒推下樓,甚至買完遊戲點數後,先下手行凶再去買咖啡,這都是有可能的對吧?」

「那妳覺得他行凶的動機是什麼?」

「想追求被我女兒拒絕、心理變態的殺人狂、兩人在樓頂因為什麼事發生爭吵一氣之下失手推了她一把,什麼可能都有!」

「所以妳也不確定?」

「我怎麼確定?這不是警方或檢察官應該去查的嗎?」她察覺余律師的神情有異,放低了自己的音調:「我說的這些,不足以提出再議嗎?」

「這些都只是懷疑,不是積極證據。再議是可以提出,但能不能說服高檢署的檢察官撤銷不起訴處分發回重查,就很難說了。」

也就是沒把握能翻案了……那佳凝就這樣枉死了?

她不甘心,一夜失眠後,決定換律師。

我靜靜地聽她說到這裡,才插嘴問:「那,是誰介紹妳來找我們的?」

她從包包裡掏出一本書:「二十幾年前無人聞問的舊案都能找出真相,我還不該來找文律師嗎?」

那書是我寫的。是記錄一樁單純車禍事件,文石卻用各種詭異方法循線找出真相,連帶挖出一樁陳年自殺案不為人知的事實經過。

望著她時而沮喪、時而悲憤的喋喋不休,我有些擔心起來。

走不出喪女的哀慟心情,會不會為文石帶來什麼麻煩。因為我寫的那本書。

好不容易送走張玉娟,我長吁了口氣,回到座位上開始打字。

白琳律師從她的辦公室走過來:「昨天那個改定監護權的案子?」

我轉身從櫃子上取來卷宗交給她。她隨口問:「剛剛那個太太是什麼案子,我看她跟妳講了老半天?」

我把陳佳凝案扼要講了一遍。白琳聽完偏著頭,聳聳肩:「連遺書和站在女兒牆上的鞋印都有了,這還不是自殺?」

「說的也是……但天下父母心,誰都無法接受自己的女兒忽然走上絕路吧。」

「是說,文石還是決定接這個案子?」

咦,對齁……萬一翻案不成,豈不是雙重打擊?想到張玉娟期待的表情,心情不免沉重起來。

午餐時間文石才匆匆趕回來。

他坐下才打開便當盒,我就跟他報告張玉娟來詢問進度的事。

他低著頭猛啃豬排沒回應。我又把和白琳討論的想法說出來。

我都講完了,還是沒回應。我和白琳不約而同地朝他望去……

筷子插在飯盒裡不動、嘴也沒在咀嚼、額頭都快垂到桌上了。

白琳嚇了一大跳,以為文石猝死了:「……小石?」

我揮揮手安撫她,靠近他耳邊:「過橋囉!文旦!過橋囉!」

文石的石是破音字也可唸作旦音,我老愛叫他文旦。

他抖了兩下,從夢中驚醒,尷尬地笑了笑,繼續啃豬排。

「這樣你都能睡?」白琳驚異地問。

「不、不是,我是想試試這豬排是否含有萊特多巴胺。」

「結果呢?」

「當然沒有,不然我怎麼睡得著,是吧。」

我插嘴:「萊特多巴胺是什麼?」

「餵豬吃的興奮劑。也叫瘦肉精。」白琳挑挑左眉,忍住笑意道。

「那我剛剛說的,你到底有沒有在聽呀?」

「聽到啦。我昨晚就是在幫她調查,搞到天快亮才睡,才想靠吃豬排提神嘛。」

「查到什麼?」

「什麼都沒查到。」

「你都查了些什麼?」

「整夜都在上網。」他仰頭把杯中紅茶喝乾。「從陳佳凝的手機,她的通話對象、上網紀錄、通訊軟體的對話紀錄,逐筆去查她的日常。」

「她的日常是怎樣?」

「她在一家上市電子公司擔任櫃檯客服人員。工作範圍包括接電話、接待來賓及一些行政庶務。每天早上七點出門、八點打卡,中午休息一個半小時,下午工作到五點半下班,因為屬於行政部門,一年幾乎加不到幾次班,真是個超普通的OL。人際方面,她沒有男朋友,偶爾在群組裡跟過去的同學交談,只有兩個以前在校時就談得來的閨蜜比較能聊生活中的大小事。」

「那也許能從閨蜜那裡打聽到什麼?」

「我也是這樣想,聯絡後,她們也覺得陳佳凝沒有顯露出任何想不開的跡象,但對於遺書和跳樓的結果也都無法理解。」

「那怎麼辦,要以什麼理由聲請再議?」

「下班後找那兩個閨蜜再聊聊。另外我想去一趟陳佳凝的住處,看看有什麼是張玉娟沒注意到的。」

望著劍眉下深黝晶熒的雙瞳,我有點心虛:「會不會陳佳凝真的是自殺?」

「那我們就把原因找出來。張玉娟要的是真相,不一定是誰該為她女兒的死負責吧。」

商品簡介

「愛情專賣店 客製化專屬你的戀情!」

愛情可以客製化,為寂寞的靈魂專屬打造完美情人嗎?這間店會不會只是一輛午夜前的南瓜馬車,鐘聲響起後王子公主轉瞬化為泡影,一切回歸殘酷清冷的現實……

法庭懸疑推理「文石律師&助理鈴芝探案系列」全新長篇傑作問世!系列前作《天秤下的羔羊》榮獲2020年文策院「出版與影視媒合」候選書,並且媒合成功授權IP,影集改編火速進行中!

台灣犯罪作家聯會執行主席既晴──專文導讀!

OL陳佳凝留下遺書,陳屍於偏僻大樓處。檢警及法醫依現場跡證及相驗結果,以跳樓自殺結案。陳母張玉娟無法接受女兒猝逝,固執地認為是遭人加害,對於女兒生前最後接觸的丁博瀚提出殺人告訴,卻屢次遭不起訴處分,遂上門委託律師文石。

交手中檢察官急於結案的心態,令文石決定補強證據,前往佳凝租屋處調查,卻發現她的數位足跡皆遭刪除抹去,貌似有人企圖掩飾真相。在有限線索中,查獲佳凝曾祕密在網路平台「愛情專賣店」登記為愛情派遣員。為深入了解網站運作與人際關係,鈴芝親自出馬角色扮演「出租情人」,過程中逐漸詫異於許多人選擇購買契約愛情、卻無法擁有穩定感情的社會異象。更沒想到就連查案的文石都似乎陷入一名暱稱「喵喵」的派遣員溫柔鄉。

當案情隨著詰問程序及提呈證據逐漸明朗之際,涉入公權力內部黑幕過深的文石,竟遭調查局以涉嫌違反國家機密保護法的罪名約談,事務所也被調查人員強行搜索。老闆為化解危機,勒令文石無薪休假三個月不得再處理事件……檢察官刻意缺席的審判,要討回公道有多困難?當政治黑手介入司法案件,得付出多少代價才能求取真相?真愛與正義宛如曇花一現的南瓜馬車,文石能否在鐘聲鳴響之前奪回名為「希望」的玻璃鞋?

作者簡介

牧童

童年喜歡聽故事,所以愛上說故事。

右手寫推理,左手寫感情。

白天隱身都市叢林為上班族,

擔任冷靜理智的精靈;

夜晚化身牧養夢想的小孩童,

打造熱血多變的心情。

【作 品】

短篇推理作品

跛貓

貓熊寶寶

白鶴仙與雨傘節

馴鹿的心

長篇推理作品

珊瑚女王

天秤下的羔羊

山怪魔鴞

校園愛情作品 

誰是我的守護天使

原來幸褔一直都在

草莓班長焦糖風紀

小魚康樂騎士學藝

太陽女孩月光男孩 

名人導讀

【導讀】在束縛與逸脫的律法邊緣——談牧童的文石律師探案

文/既晴

一談到刑案偵查,在犯罪小說中的情節描寫格式,絕大多數是出現在案件發生後,隨著警方介入調查——以警察團隊分工的寫實型態,或求教名偵探的浪漫型態——無論案情如何一再翻轉,真相終究會逐漸水落石出,將兇手繩之以法。

當故事發展至此,迎來大團圓的結局,兇手即交由檢警、法務系統處置,接受法律制裁。由於罪證確鑿,兇手也俯首坦承了,驚心動魄的案情始末已經結束,而後面的審判、量刑、入獄等過程,是國家執行犯罪懲戒的法律程序,涉及大量的判例、法條等專業知識,讀者大略可以想像,故事裡便無須多加描寫了。

然而,檢警調查組織,是由人所組成、由人來執行的,並非完美無缺,證據的採集可能有疏忽,線索的整理可能有盲點。當調查發生失誤,這包括刻意的陷人於罪,或是消極的不作為,無辜者被送進審判系統,那麼,在法庭上的起訴、審理流程中,重新檢視案情始末的各項人證、物證,決定被告是否有罪,很可能就成為洗脫被告罪嫌的最後一道防線了。而,一邊在法庭上攻防、一邊查明真相,正是法律犯罪小說(legal crime)的主題。

法律犯罪小說,在歐美、日本長年發展之下,已然成為一支成熟、多元的流派,除了小說以外,也擴及了影視、遊戲等其他文創領域。相對的,台灣的犯罪文學,發展的主流從一九八○年代社會派開始,逐漸轉向二○○○年代解謎派,再到近年的冷硬派萌芽,並沒有以法律犯罪為創作主力的作家,這一直要到本書的作家牧童現身之後,才終於有所改變。

牧童的短篇處女作〈跛貓〉,在一九九四年五月刊登於《推理》雜誌一一五期,故事是描述一名農夫為妻子籌措醫療費向地下錢莊借貸,但債上加債,使他無力支付醫療費、被院方要求轉院,導致妻子逝世,他在氣憤之餘,遂揚言殺死債主,其後,債主的確被殺,他也在現場被人目擊,手握兇刀,被視為唯一嫌犯。農夫的女兒走訪各大律師事務所,但因罪證確鑿,沒有律師願意承接此案,最後,巧遇在律師事務所擔任助理的好友沈鈴芝,經她介紹,所內一名行事風格特立獨行的律師文石接受了這項委任。

一九九八年二月,牧童在《推理》雜誌一六○期發表完系列第四短篇〈馴鹿的心〉後,一度停筆十多年,到了二○一三年,才又以長篇《珊瑚女王》回歸,近年來,又發表長篇《天秤下的羔羊》(二○一八)、短篇集《山怪魔鴞》(二○一九),以及《午夜前的南瓜馬車》至今。

律師文石,閒暇時耽溺於各種奇異、與法律無關的學問,面對委託人、甚至上了法庭,總是顯露出一種不太確定、沒有把握的態度,甚至會大辣辣地明白講出來,徒使委託人更加憂心,也讓眾人為他能否度過難關捏了冷汗。另一方面,在調查案件的過程中,他卻又心細如絲,決不放過案件中的任何一個可能性,不惜深陷險境,也要追查到底。

助理沈鈴芝,系列的第一人稱敘述者,個性活潑、熱心助人、充滿正義感,經常為朋友打抱不平,又因外貌出眾,受到轄區分局刑警邱品智的愛慕,雖然「郎有情、妹無意」,她仍然能善用這項「優勢」,旁敲側擊,取得警方調查的內部消息,成為文石辯護案件的助力。縱使她時常挖苦文石,覺得他總是狀況外、讓人不安心,但依然對他的破案能力佩服有加。

法律犯罪小說,必須依據法律規範、判例,設法找出配合當下情境的特殊組合,才能讓推進情節、製造轉折的過程充滿說服力,這一連串的操作,也往往會引述到艱澀、難懂的條文。這代表作家必須擁有豐富的法學知識、實務經驗,並同時兼備流暢、易讀的文采。

在〈跛貓〉發表時,評論家黃鈞浩曾給予「台灣法庭推理第一人」的雅稱,而「法庭推理」一詞,乃是譯自日文的「法廷ミステリー」,在這個子類型中的作品,是以法庭審理的過程為故事背景,但實務上是無法把所有的情節侷限在法庭中的,相對地,開庭前的調查、法律工作者的日常生活,往往反而佔有更多的比重,因此,若以今日的觀點來看,改稱「法律犯罪小說」,我認為更為適宜。於是,開庭前如何調查、律師做了哪些事情,就成了作家各自擅場之處。

牧童深諳箇中訣竅。首先,複雜的法律條文、你來我往的法庭攻防,在牧童的作品中,雖為故事核心,但篇幅比例並不高。由於文石接辦的案件,初見之下,多屬當事人「顯然罪有應得」、難以逆轉的「鹹魚案」,因此,真正的重點在於,上了法庭,文石必須設法以各種理由,拖延審判的進度,以爭取重啟調查的時間;出了法庭,文石又必須繞過官方報告,另闢蹊徑,尋找與警方辦案方向截然不同的微小可能性。

這段摸索的過程,是迂迴、隱晦的,也難怪沈鈴芝常以為文石在法庭上無力辯駁,被檢察官攻擊得啞口無言,甚至夾著尾巴逃走,實則如同《孫子》所云:「兵者,詭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遠,遠而示之近。」見到文石在絕境中暗渡陳倉、滴水穿石,終在結局的高潮處逆轉判決,乃閱讀此系列最為快意之事。

其次,故事中所描述的,不僅止於辦案過程。牧童也費心書寫了法律工作者的現實生活。面對繁忙的法律工作,他們如何擺脫沉重的壓力,在工作之餘時變回尋常的市井小民,跟風排隊買麵包機、到夜店跳一整晚的舞什麼的,充飽電以後,再回到職場上繼續戰鬥。在這對搭檔ON的緊繃、OFF的寫意之間,讀者也跟著體驗了法律工作者的人生。

最後,是關於法律的思辨。當一個人捲入案件,法律的裁決,將會決定這個人的人生,而,這個人周圍的關係人,也會跟著受到影響。但,法官是否公正?程序是否周全?法條是否完善?無論怎樣改革,似乎仍有改進空間。然而,人生是無法重來的,判決是無法修改的。那麼,我們應該順應法律,還是對抗法律?

牧童自《天秤下的羔羊》起,透過車禍過失致死案的委託,展開了多面向的探討,到了《午夜前的南瓜馬車》,論及「契約伴遊」的社會實況,對於法律與社會的交互影響,則有更深刻的反省。

顯而易見的,文石律師探案談的,不只是法庭上的逆轉,經過了多年的淬煉,對於台灣的法律、台灣的社會的關懷,系列裡也有了愈來愈豐富的昇華。近日,當我聽到《天秤下的羔羊》已經賣出IP影視改編版權時,我深信文石律師探案,未來將代表台灣的法律犯罪文學,在影視領域開展出一番嶄新的視野。

作者簡介/既晴

犯罪、恐怖小說家。曾以《請把門鎖好》獲第四屆「皇冠大眾小說獎」首獎,有《別進地下道》、《病態》、《感應》等作。二○二○年發表《城境之雨》,擔任〈沉默之槍〉影視改編製作人,現為台灣犯罪作家聯會執行主席。

午夜前的南瓜馬車
作者:牧童
出版社:要有光
出版日期:2021-11-17
ISBN:9786267058084
定價:320元
特價:88折  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