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的台灣史:荷蘭傳教士的麵包、清人的鮭魚罐頭、日治的牛肉吃法,尋找台灣的飲食文化史
cover
目錄

好評推薦

邊吃邊找自己的歷史 翁佳音

讓歷史增添食物的美味 曹銘宗

吃的台灣史

上卷 吃什麼的台灣史

調味料

吃冰

醃晒魚肉

食補

吃辣

下卷 怎麼吃的台灣史

古早帆船的飲食

台灣何時開始養殖虱目魚

台灣吃牛肉四百年史

台灣雞史

豬肝史話

滷肉飯及其豬隊友

青椒為什麼叫大同仔

魚罐頭小史

台灣素食小史

貧窮年代的下飯菜

台灣如何成為小吃王國

台灣發明的外地料理

圖片來源

索引

試閱內容

邊吃邊找自己的歷史

翁佳音

我到大學時代才逃離彰化農村,但已養成吃飯狼吞虎嚥只求飽食的習慣,原本就缺美食底子與素養,煮食更屬拙劣,兒子蹙眉,實在沒資格寫這方面的讀物。

俗話說歪嘴雞啄好米,或枵鬼(iau-kuí)狗痟想豬肝骨、夭貓痟想海底魚,都是妄想,我謹記在心不敢魯莽違犯。這次會答應故友林富士教授、老友曹銘宗之建議,合作撰寫吃與台灣史議題,一方面是料理、割烹對銘宗兄來說形同桌頂拈柑(拈音ni),他甚至曾打算退休後開一家美食店。與這般飲食達人作夥探討飲食文化,應不用擔心會被學術界,至少不會被遠庖廚的研究者,譏罵我越境搶人飯碗。

讓我決定參與的另一因,是歷史學思考。多年前,我也受法國歷史人類學影響,其中有阿蘭‧科爾班(A. Corbin,1936~)的「感覺或感性歷史l'histoire des sensibilités, the History of Sensibilities」,我共鳴不小,我把他轉講成是感官的歷史。我常跟學生說:我們的歷史好像瘖啞聲少、影像黑白、無味無素,很難挑動感官。我四十幾歲後聽力日失,如今幾成聾人,對歷史聲音元素反而敏感起來,我開始追問:無近現代計時器的農村社會,時間聲音如何敲響?歷史戰爭,何時爆發槍砲聲?(若有人回答從荷蘭時代開始,我會告訴你:答案,錯!)台灣初登世界史舞台,各族人群如何溝通?有系統交代聲音的歷史讀物,很少。

色也一樣,最近有書商販售以電腦技術將黑白照彩色化的歷史照片。我相信看過的人總會覺得哪裡怪,不太像歷史現場中的顏色。電腦「復原」的彩色照片,怪的地方在於景色均一、無色差,人間深淺顏色不見。我想原因應仍在於歷史研究者對物質文化,例如衣物材質及顏色、日常生活器物與環境生態等知識的不足,致使「還原」後的歷史照片顏色怪異又失真。

最後是味。我想很多人大概跟我有一樣的感官經驗,高樓公寓建築叢林未遍佈之前,城鄉聚落飄出蔥薑蒜頭炒出還活著的日常生活味,麻油雞酒香通常是宣告社區新生兒的來臨;但這些味道與路旁人或動物之糞溲、小醫院的消毒水等等,幾乎已從現在公眾嗅覺中退隱。荷蘭時代台南的台灣(Teijouan)與台灣街(Stad Zeelandia),跟日本長崎關係密切,後者有「長崎氣味/長崎の匂い」之語,台灣也有類似景象──古都台南有海內外多族群雜居,會發出怎樣的混雜氣味?國內有歷史家會談麼?

就是因為上面這些的歷史學理由,我覺得應該著手進行聲色味感官歷史的探討,因此有這本先從「味」講起的作品誕生。我與銘宗兄默契多年,這本書是我們第二次合作,說是共同作品,其實還有兩個共同的研究基礎。一是我長年來深受名源學(Etymology, Onomastics)影響,對地名、人名與物名之命名來源會花費心力探究,銘宗兄也一樣,讀者可從他兩本暢銷食物書都放在「食物名」與「海產名」的溯源考訂,就可知我們立場相似。

其次是我們對海之味有共同的好奇與關注,本書因而花了一些氣力講海與魚的歷史故事。歐洲人筆下的大航海時代,船員水手三餐吃啥飲哪種酒,文獻一清二楚,因為有船上菜單資料(今日飛機、輪船印有菜單,即是此傳統),但研究台灣的海之味卻沒有這麼多資料,得靠平時閱讀文獻勤筆記,目前也僅能粗略提幾種菜。我們認為十六世紀以來,亦即荷蘭東印度公司還未占領台灣以前相當一段時間,台灣的原住民與漢人(漢人不是都從荷蘭時代開始才移住台灣)早有魚醬製作,漁民已開始撈捕高價魚類、粗製產品運往中國,如烏魚、烏魚子以及塗魠(koningvis)、魚翅(Haeyen, Hayevinnen)、鰮魚(cleene visch)等等,一般賤價之魚留著自己吃。我們更指出荷語資料中記錄台南麻豆港(Mattaukangh)與嘉義義竹龍蛟潭(Lonckjou)一帶已有魚塭(Oynij),多少透露了大明帝國閩粵海邊的民間養殖法已傳到台灣。日本時代以前台灣漁業進出口與民間吃魚習慣,顯然與這般利潤有密切關係。

可惜有關食物料理、魚類養殖的資料在官方文獻中屬次要,且記錄零散,甚至是無隻字片語敘述。我與銘宗兄因而思考不妨往非文獻層次尋找間接證據。我們假設百千年來有種「漳泉潮文化圈」與「南島語族文化圈」,不管朝代嬗替如何,文化圈內的人總會藉著海上之路長期交流而把飲食與養殖傳到各地。在這個前提下,我們就不一定要拘泥於某些魚、料理,一定是荷蘭人、鄭成功,或日本時代,或一九四五年戰後由哪些特定人士傳入。

譬如「五柳居」或海魚料理,通常有牽羹(khan-kinn,勾芡)提味或封味的手續,這是閩粵海邊鄉社的千百年傳統,強說此類料理何時由誰所傳入,而於飯席之間爭辯,難免傷腸胃。再舉一例,有些人認為「咖哩」或「沙茶」一定是日本時代或戰後才傳入,但若從我們提出的文化圈視角,廈門一直與東南亞有交流往來,台灣與廈門關係更是密切,兩種調味料在清代傳到廈門卻沒再傳來台灣,常理說不過去。

上述兩種研究基礎,即名源論與文化圈理論,構成《吃的台灣史》一書的特色,希望讀者在閱讀這本非純學術的通俗書,除了享受歷史故事的新知趣味外,也能試試我們提供的研究方法論。我們這種方法論,會讓你有學問驚奇探險之旅的體驗。例如剛剛提到的台灣與廈門關係密切,我們若又從清代廈門方志看到稅關對「醃牛肉」課稅,應會馬上回頭問:台灣有無宰牛?文獻很清楚,台灣人自古以來真的有出口牛皮與吃牛肉的紀錄!一般觀念認為台灣人吃牛肉,是日本時代以及戰後的事,顯然是不對的。

最後,我想對目前飲食文化與認同的議題講點個人看法。食飯皇帝大,但仍有不少政治文化論者很喜歡用飲食料理談政治認同,對飲食男女說三道四。像上面提到的「五柳居」,親中國派多主張是中國料理,本土派則認為是獨創,各自堅持。其實,不妨把它當作茶餘飯後談資,並多注意點料理的不斷生成以及當地人文化創造之層次。以泰國料理店為例,泰國料理多是一九七○年代以後華裔所創造與經營,回過頭來影響泰國人的外食習慣,但名目上依然是泰國料理。日本料理也一樣,不少菜單是十九世紀以後才創造出來,日本人卻很努力闡釋和食,自成現在一套日本獨特的食物哲學。

顯然,吃的台灣史,以及台灣史中的吃,不只是學術界研究者的題目,也是我們一般讀者感官歷史的一部分。在感官嗅覺與味覺中尋找自己的飲食精神故鄉,真的是尋找自我存在的一條途徑。

讓歷史增添食物的美味

曹銘宗

翁佳音是我的好友兼台灣史私家顧問,上一本也是第一本他與我一同掛名作者的書是《大灣大員福爾摩沙:從葡萄牙航海日誌、荷西地圖、清日文獻尋找台灣地名真相》(貓頭鷹出版,二○一六年),頗受好評也很暢銷。

當時翁佳音的中研院台史所同仁詹素娟寫推薦短文說:「一位是才識兼具,總能在史料夾縫中見人所未見的歷史學家,另一位是嗅覺敏銳、筆趣盎然的新聞記者。」

另一位中研院台史所同仁許雪姬則寫說:「兩位作者的學識和表達,正所謂有童乩ma愛有桌頭。」

台語俚諺說:「一個乩童,一個桌頭。」一個是神明附身傳達神旨的人,一個是幫忙乩童翻譯傳話的人,台灣人常用此俚語來嘲笑兩個人一搭一唱。對於許雪姬的玩笑,翁佳音與我不但不以為意,反而覺得相當「傳神」,講出我們兩人合作無間。

我出身文化記者,我懂得採訪的三個要點:找到好的問題,問到對的專家,得到正確的答案。我與翁佳音的合作方式就是:我負責找問題,寫好所知資料,他則補充資料、解答難題,最後我再整理出來。

在我眼中,翁佳音是台灣「通」史的學者,中、日、英文史料就不說了,他可直接閱讀早年荷蘭、西班牙文獻,尤其他出身長老教會深諳台語,看懂荷西文獻中以羅馬拼音記錄的漳泉語用詞,所以常能見人所未見。

我則善於發問,觸發他開啟「神通」找答案,我再來解譯,以簡白文字呈現給讀者。

我本是三兩天就要去菜市場的「買菜煮飯工作者」,因喜歡研究台灣歷史,所以寫了《蚵仔煎的身世:台灣食物名小考》(貓頭鷹出版,二○一六年)、《花飛、花枝、花蠘仔:台灣海產名小考》(貓頭鷹出版,二○一八年)兩本書,翁老師幫我的書寫序說:「國以民為本,民以食為天,食物永遠是歷史學的主題,食物傳播也是國際間的文化交流。」

飲食文化的形成,在自然方面涉及地理、氣候、物種,在人文方面涉及族群、文化、歷史。台灣本是生物多樣性與文化多樣性之島,先來後到的各種族群,帶來不同的飲食文化,形成「多元混融」的特色。

《吃的台灣史》一書的緣起,得從二○二○年九月我與翁佳音及我們共同好友中研院史語所林富士的聚餐說起。那天,我們三人一起出來看海,在東北角阿珠海產吃海鮮,享用麻油龍蝦、蔭冬瓜蒸石斑的美味,富士鼓勵我和翁佳音繼續合作,寫出具有歷史脈絡的台灣飲食文化。

隔天,我腦海就迸出一個書名《吃的台灣史》,我馬上跟富士說,他說很棒!可惜富士在二○二一年七月因病辭世,未能為這本書寫序。

這本書以「台灣史」為名,希望寫出台灣飲食在台灣歷史上的源起及演變,嘗試勾勒台灣飲食文化的脈絡。全書上卷講述米、麵、糖、茶、酒、調味料、醃曬魚肉,以及食補、吃冰、吃辣的歷史,下卷則是帆船飲食、豬肝價格、魚罐頭等趣味性的專題。

台灣食用動植物的引進,一般都往前推到荷蘭時代(一六二四至一六六二年),清代台灣方志也常說「種出荷蘭」、「種出爪哇」、「種出咬𠺕巴」,意謂該動植物是由荷蘭人自印尼爪哇島雅加達引進台灣。此外,清代台灣方志也可見「種出呂宋」,即指來自菲律賓呂宋島之品種。

不過,本書提出某些東南亞食物可能在荷蘭時代之前就引進台灣,以其透過兩個更早形成的文化圈引進:

漳泉潮文化圈:福建的漳州人、泉州人,廣東的潮州人,在言語上同屬閩南語系,與台灣、東南亞之間互有往來,在十六世紀已形成「漳泉潮文化圈」。以此來看,比荷蘭人更早來台灣的漳泉潮移民也可能引進東南亞食物。

南島語族文化圈:早在華人、歐洲人之前,台灣、東南亞的南島語族之間就有往來,形成「南島語族文化圈」。因此,台灣原住民也可能引進東南亞食物。

《吃的台灣史》一書發掘很多食物的歷史故事:

在帆船時代,歐洲人、華人在船上吃什麼?

台灣何時開始有麵包烘焙師?

台灣珍珠奶茶的原型是什麼?

台灣最早出口的茶是什麼茶?

台灣人何時開始吃牛肉?

紅色與黃色的番茄汁鯖魚罐頭有何不同?

青椒為什麼叫大同仔?

讓我們來探源,歷史會增添食物的美味!

吃的台灣史

台灣以獨特的地質、地形及地理位置,擁有「生物多樣性」與「文化多樣性」,成為山海物產豐富、飲食文化薈萃之島。

何謂台灣生物多樣性?台灣有各種地質(岩石、土壤)、各種地形(高山、丘陵、台地、平原、盆地、河谷、海岸、離島),因多高山而有各種氣候(熱帶、亞熱帶、溫帶、寒帶),又有各種溫度的洋流(黑潮、北方大陸沿岸流、西南季風吹送流),並因在冰河期與歐亞大陸相連,會合海洋和大陸的生態資源。台灣面積雖小,但物種相對甚多。

何謂台灣文化多樣性?台灣位於歐亞大陸與太平洋交會處,從大陸來看是不遠的海島,從海洋來看是西太平洋近岸島鏈的中心,在東海和南海之間,連接東北亞與東南亞。台灣屹立世界交通要衝,自古以來就是人類族群活躍的舞台。

台灣本是南島語族原住民的部落社會,十七世紀以後逐漸成為以華人為主的移民社會,歷經荷蘭、西班牙、鄭氏王國、清國、日本、中華民國政權統治至今,先來後到的各種族群,引進不同的飲食文化,在此傳承、匯集、融合、創新,形成「多元混融」的特色。

台灣原住民族的飲食文化

台灣的原住民族,包括二○一四年為止獲中央政府認定的十六族,在歷史上被漢化及至今仍存在的平埔族群,都屬南島語族。

根據人類學者說法,台灣是南島語族的原鄉,從五千多年前開始陸續向全球擴散,南至大洋洲的紐西蘭,東至南美洲西岸的復活節島,西至非洲東岸的馬達加斯加島,跨越太平洋及印度洋。另有遺傳基因學者認為,南島語族源於島嶼東南亞,遷徙路線一支往北到台灣,一支往東到美拉尼西亞、玻里尼西亞(Polynesia)。

南島語族各族之間的海上往來,也會有飲食文化的傳播和交流,有待更多研究。

以原產於中南美洲的番薯為例,一般都說在十五世紀末由西班牙人散布到全世界。但根據近年放射性碳定年法的研究,太平洋中南部玻里尼西亞的庫克群島(Cook Islands),在一二一○至一四○○年間就有番薯。據此推測,擅長航海的南島語族可能比歐洲人更早從中南美洲帶回番薯。

歐洲人在十六世紀中前來東南亞、東亞之前,台灣、東南亞的南島語族之間就有往來,形成「南島語族文化圈」。以此來看,有些原產於南亞、東南亞的植物等,未必是十七世紀才由荷蘭人、西班牙人引進台灣。據說起源於印尼爪哇的虱目魚養殖,也未必是由荷蘭人引進台灣,何況荷蘭人在台灣的經營重點在貿易,而虱目魚無此價值。

台灣原住民早年的部落生活,以狩獵、漁撈、採集兼農作、養殖為生,傳統料理的方法是生食、醃漬、蒸煮、燻烤,保留食物的自然風味。

台灣原住民有獨特的高山、海洋飲食文化,並有小米文化、野菜文化。

近年來,台灣原住民傳統的台灣原生種的「山地陸稻」、「紅藜」(台灣藜)糧食作物,以及各種香藥草保健植物,也都受到重視。

荷西時代引進的飲食文化

十七世紀上半葉,荷蘭人、西班牙人在台灣期間(一六二四至六二年),荷蘭人、西班牙人及東南亞華人引進很多歐洲、美洲、南亞、東南亞的食用植物。

根據清代台灣文獻記載,包括原產歐洲的豌豆、高麗菜,原產美洲的玉米、番薯、花生、番茄、辣椒、釋迦、番石榴,原產南亞的芒果、羅勒(九層塔)、波羅蜜,原產東南亞的蓮霧等。

荷蘭人殖民南台灣,發展甘蔗、水稻作物,產製糖、米外銷,這是台灣最早的農業經濟。當時,荷蘭人從福建招攬華人渡海來南台灣耕作,並從澎湖與漳州引進耕牛(黃牛和水牛)。

荷蘭人與西班牙在台灣的時間不長,似乎並未留下歐洲的飲食文化,但因基督教及天主教在紀念耶穌的儀式上會吃麵包、喝葡萄酒,所以台灣已開始製作麵包。荷蘭文獻記載,當年在台南還僱用華人擔任麵包烘焙師。

閩粵移民引進的飲食文化

在荷蘭人、西班牙人之前,台灣已有一些零星的閩粵移民。荷蘭人招攬大批福建人來台耕作,加上明鄭兩萬軍隊渡台屯墾,台灣開始形成以閩粵移民為主的華人社會。

福建的漳州人、泉州人,廣東的潮州人,在言語上同屬閩南語系,在台灣與東南亞之間互有往來,形成「漳泉潮文化圈」。就早年帆船航線而言,菲律賓呂宋島與福建之間的往來,南台灣的恆春、高雄、台南是中途站。如果必須直航福建省城福州,基隆也是中途站。以此來看,台灣的漳泉潮移民也會引進東南亞的飲食文化。

在台灣,閩粵移民從中國原鄉帶來與宗教、節慶、習俗相關的飲食文化,例如:宗教的供品形成糕餅文化、素食文化,宮廟與市場的周邊形成小吃文化,美食的分享與人情的共餐形成辦桌文化。

台灣閩粵移民在飲食上重視節約與惜福,不但珍惜食材,而且物盡其用,進而發展特色料理。

台灣早年有漳州菜、泉州菜、潮州菜,尤其福建省會的福州菜更是中國八大菜系之一「閩菜」的主流。另外,客家菜也極具特色,尤其是米食及醃菜文化。

日本時代引進的飲食文化

日本統治台灣五十年(一八九五至一九四五年),除了引進「和食」(日本飲食)、「洋食」(西洋飲食),還引進、改良很多農作物、家畜及水產的品種,豐富了台灣的飲食文化。

台灣在清末一八五八年開港後,已經有西洋飲食,但在日本時代引進西方近現代文明,牛奶、咖啡、紅茶、西點、西餐、冰淇淋等在台灣成為時髦的西洋飲食。

日本時代,在日本人眼中,相對於日本的「日本料理」,台灣也有自己的料理,為了區分,「台灣料理」一詞因此誕生。

日本時代的台灣料理,最早以閩菜為主流,到了一九二○年代,「酒家菜」高級宴客料理興起,已經融入日本料理的台灣料理,又再引進粵菜、川菜,甚至有江浙菜、北京菜。

戰後引進的飲食文化

戰後,中華民國統治台灣,大量中國各省移民來台,帶來各省的飲食文化,中國的十大菜系:川菜、湘菜、粵菜、閩菜、蘇菜、浙菜、徽菜、魯菜、楚菜(鄂菜)、京菜,匯集寶島,並在此改良、創新。

中國的麵食文化也在台灣開始流行,後來與台灣傳統的米食文化分庭抗禮。

此外,戰後美國依援華法案設立的「農復會」(行政院農發會、農委會前身),在一九五○至一九六○年代提供資金、人才和技術協助台灣農業發展,包括農作物、家畜的品種改良等,奠定了台灣農業繁榮的基礎。

美國為了協防台灣,不但派美軍顧問團進駐(一九五一至七九年),美國的飲食文化、速食文化跟著進入台灣。

一九七○年代以後,隨著台灣經濟快速成長,民生開始富裕,並開放國人出國觀光,世界各國美食紛紛引進台灣,異國餐廳也愈來愈多。

一九九○年代以後,台灣的新移民(外籍配偶)大量增加,又引進越南、泰國料理,並逐漸普及至今。

戰後至今,台灣農業技術不斷進步,持續引進、改良品種,發展精緻農業。

台灣新飲食文化的發展

台灣飲食文化底蘊深厚,台灣美食小吃甚至成為最有吸引力的觀光資源。

台灣小吃:台灣小吃是台灣多元族群飲食文化的展現和資產。台灣小吃以數以萬計的小攤小店,散布在各地的夜市、廟口、路邊攤、菜市場、百貨公司美食街,還能登上餐廳、五星級酒店,甚至成為國宴。

台灣多樣又便宜的日常性小吃,只要花小錢就可享受物超所值的美味,在已開發國家中獨樹一格。台灣創造的泡沫紅茶、珍珠奶茶,更已風行全球。

台灣菜:台灣餐飲界充滿活力,也在追求更精緻而有特色的台灣料理。

此外,台灣飲食文化也融入永續農業、生態保育、食物里程、環保蔬食等新觀念。

商品簡介

台灣成為美食王國,不是沒有道理!

《蚵仔煎的身世》作者曹銘宗╳台灣史專家翁佳音,

這回話說從頭,帶你瞭解台灣人吃東西的歷史

美食王國是怎樣吃出來的?

台灣美食享譽國際,背後有值得細細探索的美味歷史。位居歐亞大陸與太平洋交會之處,造就台灣兼具生物與文化多樣的雙重特性。數百年來,從南島語族的海上交流,到外來移民的農產引進與改良,使島上擁有原住民族的在地特產、荷蘭時代的歐洲食材,清代的漳泉潮汕菜色,日本和食西餐到戰後的眷村菜,台灣從此成為名符其實的美食王國。

為何總是戰後「發明」?把食物放回歷史脈絡裡

我們經常把一些飲食習慣推至日治甚至戰後才產生。其實,台灣與東南亞諸島早已形成南島語族文化圈,有些物產和飲食習慣,甚至可遠推至十六世紀以前,比如利用石滬養殖虱目魚有長久的歷史。荷蘭時代,還引入許多歐美南亞的食物,當時台灣已有僱用華人製作麵包的記載,還引進華工與耕牛,產製糖、米並外銷日本等地,發展出最早的農產經濟。

台灣人吃牛肉的四百年史!

一般常說的「戰後發明」,除了麵食之外,就是吃牛肉這件事。吃牛被視為戰後外省族群帶來的飲食習慣。但從日本時代的文獻裡,即有記載當時人也許不太會光明正大地吃耕牛,卻懂得吃進口的「和牛」! 而在清代禁止殺牛的石碑,也說明當時真的有人吃,甚至可以將此習慣推至荷蘭時代的牛肉乾!如同牛肉常被誤解,咖哩和沙茶,這些被認為日本時代引入的西式餐飲和戰後的火鍋配角,其實都可以在清代找到線索。

美食發明王臺灣

台灣不僅接收了外來飲食習慣,也發明了不少看似飄洋過海而來的外地美食。比如溫州沒有的溫州大餛飩,四川沒有的川味牛肉麵,以及不產於蒙古的蒙古烤肉,全都是台灣獨有。這些台灣發明也印證了台灣兼具包容與創意的特性。

吃是民生大計,影響國家經濟,在社會文化層面中潛移默化。本書將以台灣人最喜歡的美食為題,介紹這些食物和吃法如何引進與轉變,透過詳細考察與追溯,解答你我今天為何會這樣吃,而且覺得哪種吃法好吃的歷史根源。

◎美味推薦(依姓氏筆畫序)

王浩一 作家、生活風格節目主持人

東年 小說家

林奕成 灃食公益飲食文化教育基金會美味革新主廚

洪愛珠 作家

莊德仁 師大歷史所博士、建中歷史教師

陳耀昌 醫師/小說家/府城美食耆老

焦桐 飲食文化專家

舒國治 作家

黃震南 藏書家

蔡珠兒 作家

作者簡介

翁佳音

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副研究員、政治大學、師範大學台灣史研究所兼任副教授。

研究專長為十六至十八世紀臺灣史、東亞史,史學理論、歷史民俗學。曾主持「新港文書研究」,以及「荷蘭時代決議錄」譯註等計畫。精熟荷蘭語與荷蘭文獻,其編著的《大臺北古地圖考釋》,解讀十七世紀中葉北台灣的荷蘭古地圖,是研究早期台灣史的重要參考資料。

譯註及著作有《荷蘭時代:臺灣史研究的連續性問題》(稻鄉出版)、《荷蘭臺灣長官致巴達維亞總督書信集(1)》、《大臺北古地圖考釋》及《大灣大員福爾摩沙:從葡萄牙航海日誌、荷西地圖、清日文獻尋找台灣地名真相》(合著)、《解碼臺灣史1550-1720》(合著)等書。

相關著作:《大灣大員福爾摩沙:從葡萄牙航海日誌、荷西地圖、清日文獻尋找台灣地名真相》"

曹銘宗

台灣基隆人,東海大學歷史系畢業,美國北德州大學新聞碩士。現任作家、講師,兼任導遊,關注台灣庶民的語言與文化,致力台灣歷史的史普寫作。

曾任聯合報文化記者及主編、東海大學中文系兼任講師、中興大學駐校作家、聯合新聞網〔讀.書.人〕專欄作家。

曾以〈回來做番:當代平埔的族群認同與文化復興〉、〈檳榔西施的文化觀察〉、〈數位@文化.tw〉等系列報導,獲得三次吳舜文新聞獎文化專題報導獎。

出版四十種台灣歷史、文化、民俗、語言、人物著作,包括《台灣史新聞》、《蚵仔煎的身世:台灣食物名小考》、《花飛、花枝、花蠘仔:台灣海產名小考》、《大灣大員福爾摩沙:從葡萄牙航海日誌、荷西地圖、清日文獻尋找台灣地名真相》(與翁佳音合著)、《遠見與承擔:中研院數位人文發展史》、《自學典範:台灣史研究先驅曹永和》、《激骨話:台灣歇後語》,以及《鷄籠中元祭》、《台灣小吃之美:基隆廟口》、《台灣宗教之美:迎媽祖》等繪本文字。

2021年9月出版首部歷史小說《艾爾摩沙的瑪利亞》。

相關著作:《花飛、花枝、花蠘仔:台灣海產名小考》《蚵仔煎的身世:台灣食物名小考》《台灣史新聞(最新增訂版)》《大灣大員福爾摩沙:從葡萄牙航海日誌、荷西地圖、清日文獻尋找台灣地名真相》《台灣史新聞》

吃的台灣史:荷蘭傳教士的麵包、清人的鮭魚罐頭、日治的牛肉吃法,尋找台灣的飲食文化史
作者:翁佳音、曹銘宗
出版社:貓頭鷹出版社
出版日期:2021-10-09
ISBN:9789862625125
定價:560元
特價:79折  442
特價期間:2023-01-01 ~ 2023-03-31其他版本:二手書 72 折, 402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