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軼紀事.壹:清明斷魂祭
cover
目錄

目錄

007  第一章 【清明  墓】 Div(另一種聲音)

086  第二章 【衣櫥裡的小男孩】星子

179  第三章  【清明節快樂】 龍雲

239  第四章  【清明時節雨紛紛】 笭菁

311  後記

試閱內容

清明 墳 Div (另一種聲音)

有一條繩子。

鮮紅色。

盤繞在一個纖細白皙的脖子上。

繩子正在收緊,繩子的紅色越來越鮮明,有如致命毒蛇,正貪婪汲取這纖細脖子上的養分。

「怎麼辦?怎麼辦?」拉繩的一雙手,是一對粗大的少年之手,他一邊拉著繩子,一邊哀嚎,「哥,我們闖禍了,怎麼辦?怎麼辦?我從來沒有殺過人,這屍體,這屍體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少年哥哥的聲音相形之下,冷血可怕許多。「既然殺人了,不想坐牢,就得滅屍。」

「怎麼滅?滅完怎麼丟?這些我都不懂啊。我才二十歲,我還在念大學,我不想一輩子在監獄裡面過!」弟弟聲音帶著哭音,「你不是說那個老師,那個老師什麼都懂,他有教你什麼嗎?」

「你怕什麼怕!」少年哥哥低喝了一聲,「當時最想幹這件事的不是你嗎?我是有問過老師,他反問了我一句話,我覺得很有道理。」

「那句話?」

「他說,藏屍體最適合的地方究竟是哪?」

「哪?」

「當然是,」這一剎那,哥哥臉上浮現了一抹殘忍而陰森的笑,「專門安置屍體,也就是屍體最多的地方。」

小龍是大學生,今年二十二歲,他家有四口,爸爸,媽媽,小龍與一個妹妹,每年清明時節,小龍都會陪著爸爸一起去掃墓。

掃墓這件事對半數以上的台灣小孩而言,絕對不陌生,通常就是一大早起床,拎著前一晚準備好的鮮花蔬果,坐上爸爸開的車,搖搖晃晃的開向祖先的墓園。

在墓園中,會與家族其他人會合,家族大的,一次掃墓會圍上三四十人,家族小的,可能就是簡簡單單的四五人,當到達墓園,人們會整理一下墳墓,奉上祭品,點上三炷香,祝禱之後,燒紙錢。

而小龍也是這樣以為,他以為這一年的掃墓也會一如往常,來到靈骨塔祭拜後,燒燒金紙,拜拜靈骨塔,就能夠回到家裡吃老媽親手製作的潤餅,繼續窩在他的房間打電動……但,小龍發現,從他爸爸正在打電話的樣子來推測,今年似乎會略有不同?

「媽,妳說什麼?小阿叔的墓?可是好多年沒去掃了,實在不知道在……」和爸爸講電話的對象,肯定就是住在鄉下、剛過八十大壽的阿嬤。

阿嬤不知道說了什麼,爸爸一臉為難,「我知道,我知道,小阿叔的墓多年沒人掃,因為小阿叔當年自己離開了老家,嗯,妳說什麼?妳夢到小阿叔?」

「好啦好啦,我聯絡看看,小阿叔雖然沒有子嗣,不過好像有個養女,她應該知道小阿叔的墓在哪!」爸爸終於屈服於阿嬤的要求,最後,總是孝順的爸爸還不忘叮嚀,「媽,清明快到了,人家說春天的天氣像後母,早晚溫差大,出門要記得穿多一些。」

小龍的阿嬤在電話裡頭又說了幾句,小龍爸爸才點頭,「嗯,好,媽,就這樣了,我會去問問啦。」

電話掛上時,剛好迎向一旁小龍關切的眼神。

「好啦,今年我們有了新的任務。」爸爸苦笑,「我們得找到小阿叔的墓。」

「所以,我們得多掃一個地方?」

「如果只是多掃一個地方倒還好。」爸爸嘆氣,「現在問題是,我的小阿叔,也就是你的小叔公,根本沒有人知道他的墓在哪!」

「爸,小叔公是誰?我有看過他嗎?」

「小阿叔,也就是你們的小叔公,在家裡排行第六,從小就很愛瞑夢,說什麼要拍電影,要當大老闆,還會變戲法,那時候我們小孩子可是很崇拜他的。」爸爸說起他的小阿叔,還是忍不住搖了搖頭,「但最後錢沒有賺到,書也沒有念好,最後還迷上賭博。」

「那不是很糟糕嗎?」這時,小龍的妹妹,小嵐也湊過來聽。

「有段時間確實蠻糟糕的,他連家都不回,本以為從此見不到他了,但有天他卻突然回來,那一晚抱了你阿嬤,也抱你阿公,到了晚上,他一個人坐在三合院的椅子上抽菸,還對我說了一番話。」

「他說了什麼?」

「他說,他這輩子雖然莽撞,愛做夢,也迷惘過,但不會害人。」爸爸說,「有件事雖然麻煩又危險,但他非處理不可。」

「我當時是聽得霧煞煞……不過現在仔細想想,他好像還對我說了幾句我完全聽不懂的話。」爸爸說,「他對我說謝謝。」

「咦。」

「他說,要和我說謝謝,也要和『我的家人』說謝謝,」爸爸笑了,「當時我真的聽不懂,我還是小孩,哪來自己的家人,我的家人不就是小叔公的家人嗎?」

「是喔,然後呢?」小龍和小嵐往前靠近,他們忍不住覺得,小叔公雖然曾經迷失,但似乎是一個神祕而有趣的人。

「過了那一天晚上,小叔公就收拾行李,默默離開了,之後幾乎沒有人見過他。」

「嗯。」

「後來關於小叔公的消息也是片片段段的,聽說他經歷了某些事,沒有結婚但領養了一個女兒,十年前過世,可是也沒人發帖子過來,就這樣自己默默走了。」爸爸說,「沒想到,這麼多年後,你們阿嬤還是夢到了他,可能是阿嬤身為小叔公的大姐,畢竟放不下吧。」

「嗯。」

「唉,和你們說了小叔公,讓我有點想念起他了,那我們今年就走一趟,多掃一個墓囉。」爸爸拿起電話,「我來問問看親戚有沒人知道……小阿叔女兒的聯絡方式。」

《衣櫥裡的小男孩》 星子

#.01

天空密雲不雨,市郊公墓納骨大樓廣場上人群熙攘擁擠。

相較之下,鄰近樹葬園區空曠悠閒許多。

一家五口在園區裡漫步,爺爺拎著一只古銅色懷錶走在最前頭,懷錶指針停很多年了,錶蓋裡嵌著爺爺奶奶年輕時的合照。

媽媽挽著爸爸的手,跟在爺爺身後。爸爸是上班族,愛看武俠小說;媽媽是幼稚園老師,興趣是料理。

姐弟倆走在最後頭,姐姐周家宜國中一年級,弟弟周家瑋小學三年級。

家宜望著爺爺背影、遙想奶奶生前和藹模樣;弟弟則對奶奶沒有太多記憶,只知道奶奶骨灰埋在這裡某株樹下——

在這地方,逝者骨灰埋入樹下穴位之後,不立碑、不留記號、不辦儀式。

每年清明連假,爸爸都會開車載全家來這園區悠閒漫步幾圈,再前往爺爺老家待上幾天,讓爺爺躺躺與奶奶相依多年的舊床。

「姐姐……」家瑋拉了拉姐姐家宜袖子,神祕兮兮地說:「有個小孩一直跟著我們。」

「嗯?」家宜回頭,果然見到一個四、五歲大的小男孩,穿著破破爛爛的短袖衣褲,站在十餘公尺外一株樹後,咬著手指,盯著她和弟弟。

「人家只是站在樹下。」

「不是耶,剛剛我在車上就看見他了……」

家瑋說剛剛爸爸載著大家找車位時,他就瞥見那小男孩在土葬區一排墳頭上跑,他本想叫姐姐看他,但小男孩轉眼就蹦不見了。

接著,他沿途不停見到那小男孩——有時咬著手指跟在年輕夫妻身後;有時站在一家老小旁,眼巴巴的望著其他小孩手中零食;有時混在陌生孩子們當中,像是想和他們一同追逐嬉戲。

或許是家瑋不停發現小男孩、不停和小男孩對上眼的緣故,以致於小男孩將目標轉至他們身上,開始跟著他們,一路跟到樹葬區。

小男孩好幾次跟得近了,見家瑋回頭望他,便停下腳步咬著手指。

「跟家人走失了嗎?還是……」家宜見此時小男孩站在樹後,衣著破爛、臉和手都髒兮兮的,與其說是與家人走失,更像是獨自流浪許久。

家宜拉著弟弟,追上爸媽和爺爺,指著那株樹,說有個小孩子似乎迷路了。

爸爸張望半晌,困惑問:「在哪裡啊?哪裡有小孩?」

「唉喲……」爺爺笑呵呵的望著某個方向,「是挺可憐喲……」

媽媽順著爺爺視線望去,也沒看見有孩子,緊張兮兮的壓低聲音對家宜說:「在公墓裡別多管閒事,真看見什麼東西,也假裝沒看見;別理別看,那些東西就不會纏妳……」

「所以又是那些東西……」姐姐似乎明白媽媽意思,不再找尋那小男孩身影。

「可是……」家瑋有些猶豫,「那小孩好像肚子餓耶,他一直看著我的零食。」他說到這裡,晃了晃手上的一袋零食。

爸爸哼哼說:「這裡到處都是水果跟祭品,誰希罕你的零食。」

媽媽拉了拉爸爸胳臂,說:「別逛了,回爸爸家吧,免得家宜家瑋又『著涼』了……」

「好。」爸爸點點頭,招呼大夥兒往停車場走,準備前往爺爺老家。

#.02

爸爸專心駕車。

媽媽和手機群組裡幾個熟稔家長閒聊清明掃墓的瑣事。

家瑋開心玩著手機遊戲,不時向爺爺介紹他那鍛鍊許久的遊戲角色。

爺爺輕撫懷錶,遙望窗外遠方山嵐,偶爾哼哈兩聲附和家瑋。

家宜沉沉睡著,滿頭大汗,眼皮底下一雙眼珠子骨碌碌的轉動,還不時低聲囈語。

「嗯?」家瑋轉頭望了家宜幾眼,喃喃說:「姐姐又說夢話了,是不是在做惡夢哪?」

「做惡夢?」媽媽轉頭往後看,只見家宜倚著車窗,睡得滿頭大汗,且口唇發白、眉頭緊蹙,像是病了般。

「又吹著風了?」爸爸也不時瞥瞥後視鏡,關切家宜情況,「等等回家我拔點薑讓爺爺煮薑湯給她喝。」

「是啊。」媽媽點頭附和,「喝了爺爺煮的薑湯,就不會做惡夢了。」

「嗯?」爺爺提高懷錶,湊在耳邊細聽半晌,接著探長了手,將懷錶放進家宜口袋。

家宜緊蹙的眉心稍稍舒展,眼皮底下的眼珠子也不再亂轉了。

半小時後,爸爸駕車來到鄉下一間二層樓高的古舊透天厝外。

透天厝外有個數坪大的院子,角落有株矮樹,矮樹周遭長著一大片薑。

這裡是爸爸童年成長的家,也是爺爺和奶奶生活了大半輩子的家。

過去逢年過節,爸爸都會載著家人返回老家,陪爺爺奶奶吃飯;奶奶過世之後,爸爸擔心爺爺獨居無人照應,加上家宜家瑋年歲漸長,當年新婚兩房小宅漸漸擁擠,便說服爺爺動用多年積蓄,自己賣去兩房小宅,購入一戶四房公寓,一家五口同住。

即便如此,一家五口這幾年還是不改習慣,逢年過節總會一齊返回爺爺老家住上幾天,讓爺爺向過往老鄰居打打招呼。

今年也照舊。

爸爸停下車,讓爺爺帶家宜家瑋下車進屋,自己再載著媽媽駛去市場買菜。

爺爺摸出鑰匙打開大門,家瑋攙著姐姐踏進院子,大叫院子裡的薑變多了。

「大小姐,我回來啦,今天吃什麼餐呢——高級蕃薯葉佐大蒜、白胖胖香豬油炒空心菜、蕃薯玉米湯,好豐盛哪……」爺爺踏進小院,微笑望著二樓窗戶,低聲唸著許多年前返家時和奶奶的對話。

那時候奶奶每天準備好飯菜,便會待在二樓窗邊,一面翻書喝茶,等爺爺下工返家;而爺爺踏進院子第一件事,就是摘下帽子,向佇在窗邊望他的奶奶行個西洋禮。

奶奶年輕時是富家千金,愛喝進口紅茶,嫁給爺爺時,轟轟烈烈的鬧了一場家庭革命,和爺爺私奔他鄉。數年之後,奶奶父親過世,家中兄弟姐妹分家時也沒通知她,只在老家附近留下這麼一小塊地給她。

奶奶一點也不介意,拉著爺爺回到這個地方,用兩人漂泊幾年攢下的積蓄,蓋了這棟小透天。

「嗯?」家宜來到爺爺老家,像是大夢初醒般,聽家瑋說自己在車上不停說夢話,無奈的說:「我做了個怪夢。」

「什麼怪夢?」家瑋問。

「我夢到……我被關在一個又黑又臭的地方。」

「又黑又臭?什麼地方?」

「嗯,好像是衣櫥……」家宜歪著頭回憶夢境,「我夢見我被關在衣櫥裡,然後……奶奶打開衣櫥,帶我逃出那間可怕的房子……」

「可怕的房子?有多可怕?」

「總之很可怕就對了……」家宜回想夢裡那間房子,不僅骯髒陰暗,還瀰漫著死寂和絕望的氣息,若不是奶奶牽著她,她可能會被那股死寂之氣綑綁在原地,一步也踏不出去。

【清明節快樂】 龍雲

【1】

俗話說: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當警方通知我雙親意外身亡時,這句話自然浮現在我腦海中。

一開始我感覺有點不太真實,那時我仰望著天空,還想著那麼好的天氣,不應該會發生如此的悲劇才對。後來我跟著警方,到殯儀館認屍的時候,看到爸媽的大體,我才真的感覺到,自己人生中重要的親人,如今只是一對冰冷的屍體。

只是因為爸爸天性比較愛鬧,很喜歡惡作劇,老是愛開玩笑,即便面對他的大體,我還是覺得一切都是玩笑,只要看到我痛哭失聲之後,他會突然笑場,然後坐起身來嘲笑我。

天啊!我一直都這麼希望著,但是卻完全沒有發生,直到看著他的大體被送進火爐的那一刻,我才真正相信,爸媽這次是玩真的,不是什麼玩笑。

雖然爸媽的離世確實讓我悲痛萬分,但是因為許多需要處理的事情接踵而來,導致我連好好悲傷的時間都沒有。

我是家裡的長子,上有一個姐姐,下有一個妹妹,除了我們三人之外,沒有任何長輩或親人。雖然爸媽有幾個朋友,但是交情似乎也沒有特別好。所以處理後事的事情,完全落在我們三人身上。然而頓失雙親讓我們陷入一片混亂,幾乎是手忙腳亂、不知所措的處理後事。

喪禮也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處理完畢,事實上如果現在讓我回想,我還真的沒辦法清楚說出當時做了些什麼。總之就是在禮儀公司的協助之下,辦完了後事。等到後事告一段落,回到那不再有爸媽的家中,失去爸媽的真實感,才瞬間湧上心頭,讓我們姐弟三人抱頭痛哭了好幾天。

然而,不管我們有多悲傷,日子還是得過。其他的不要說,光是法律上就有好多流程需要跑,好多手續需要辦。

而就在我們清點爸媽遺產時,真正的「晴天霹靂」才降臨在我們姐弟身上。

記得小時候,有件事情帶給我不少困擾,那就是關於爸媽的職業。因為從小到大我就不曾看見爸媽出門去「工作」過。曾經有過一段時間,我認為所謂的爸媽,就應該是整天待在家裡,陪伴著孩子成長這麼單純。

後來慢慢長大才知道,原來自己家是特例,別人的爸爸是每天一早就得出門去上班,我爸則是窩在家裡打電動、看電視。

也因為這個緣故,從小到大只要是需要回答或者填寫父母的工作時,對我來說都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我根本不知道那個是什麼東西,後來才知道兩個都應該要填「家管」這個不算什麼職業的工作。

只是即便學會了填入正確的名詞,真正的問題卻接踵而來。讓我覺得好笑的是,好像家裡有兩個「家管」的家庭會比較容易出問題,很容易被列為需要關懷的對象。不過這樣的關懷很簡短,大部分都是跟我爸媽聊過之後,就沒有什麼問題了。因此大概只有在到一個新的環境、有了新的老師之類的時候,這個問題才會引起一點小小的困擾。其他時候,這情形根本不能稱為問題。

只是隨著年齡的增長,知道的事情多了,自己當然也想過這個問題。

請別誤會,我必須要強調,我們家並不是什麼有錢的大戶人家。雖然一家五口也算不愁吃穿,但是我們從小到大拿到的零用錢,或者是從家裡的模樣看起來,頂多只能稱得上是小康之家。

對於這件事情,我們也問過爸媽,但是得到的答案很含糊,簡單來說大概就是退休了。

只是這個答案,不要說其他人了,就連我們姐弟三人都沒辦法接受,因為用年齡來計算的話,爸媽生下大姐的時候,頂多二十來歲,這世界上哪來的工作是這個年紀就可以退休的。

既然爸媽不願意吐實,加上我們對爸媽的了解,我們姐弟猜想大致上也就是幾種可能性。

要不就是阿公留下很多遺產,要不就是爸媽曾經中過類似樂透之類的頭獎,所以把錢存在銀行裡面,每年靠著大額本金滾出來的利息,支付一家的開銷。

這大概就解釋了為什麼我們家爸媽都不需要出去工作,但是經濟方面還不至於匱乏,只是生活上也沒有那麼富裕的原因了。

至少,這是我們長大之後,對這個情況的一種猜測,而且因為實在找不到其他原因,漸漸的,這個想法變成了一種我們所認定的「事實」。

但是在爸媽死後,這個事實卻徹底被打破了。

在處理爸媽遺產時,我們發現爸媽名下的財產有兩間不動產,一棟就是我們一家人住的,另外一棟是祖厝。這跟我們所認知的情況一樣,沒有什麼問題。但是真正讓我們震驚的,是爸媽的存款,我們找遍了房子每一個角落,只發現幾本存摺,全部的存款加起來,一共只有兩百多萬元。除此之外,完全沒有什麼錢滾錢的本金,或者是任何投資可以衍生出利潤的東西。而且因為沒有工作的關係,爸媽根本也沒有保險,更沒有什麼退休金或者是慰問金。

換句話說,爸媽留給我們的東西,除了兩棟不算很值錢的房子之外,就只有這兩百多萬的存款了。

這對我們來說,除了晴天霹靂之外,更是匪夷所思。

在爸媽死後,我們反而不知道這些年他們倆甚至是我們全家人,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

先前已經被我們當作事實的推論,至此完全被推翻了。對我來說,這恐怕比當時警方告訴我爸媽突然身亡的消息,還要來得更為震驚……

清明時節雨紛紛 笭菁

我家很奇怪。

我翻看著下個月的掛曆,若有所思的望著那紅色鮮明的字體,象徵著假期,但對一般家庭而言,這是個團聚加忙碌的假日。

「欸,清明節快到了耶!」我望著掛曆喃喃說著。

「喔。」趴在我床上的老弟隨口應著,他抱著手機正在團戰。

我用筆在上頭大大的圈了起來,回頭嘖了一聲,直接鑽進我的床,我們是睡上下舖,「喔什麼啦!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幹嘛啦!」老弟不耐煩的皺眉,勉為其難的把手機放下,「清明節怎樣?要買蛋糕喔?」

「買蛋糕是幫你慶祝喔?」我不客氣的挑了眉,瞥了眼關妥的房門,「喂,你不覺得很奇怪嗎?我們家從來沒掃過墓?」

「……」老弟抬頭望著我,一臉我沒事找事做的模樣,「不掃很好啊!多省事?」

我實在很想翻白眼,「你沒GET到我重點!爺爺奶奶已經過世很久了,老爸是獨生子,為什麼都不必掃墓的?」

老弟是超級不耐煩的喘大氣,手機一扔撐著身子坐起,盤坐後,認真的雙手搭上我肩頭。

「老姐,妳說,你是不是被甩了?」他嚴肅的蹙起眉,關心的看著我。

我什麼話都沒說,就是探身朝床左邊我書桌上,抓起筆筒裡的美工刀。

「我錯了!」老弟雙手一收,即刻合十求饒,「我老姐這種沉魚落雁閉月羞花賢慧優雅的美人,偉哥打著手電筒都找不到怎麼可能不要是不是!」

喀啦喀啦,我直接推出了美工刀片,「重點。」

「對啊,的確很奇怪,但是妳怎麼知道老爸平時自己沒有去?」老弟突然一改口吻,與我真切的討論,人總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而且說不定爺爺奶奶是放塔裡,老爸沒事就去看看拜拜就完工了?」

我收起刀片,不以為然,「你看,聽聽你說的,你連爺爺奶奶在哪兒都不知道,火葬土葬也搞不清楚,這很奇怪啊!」

老弟搔搔頭,我們的確對上一代所知甚少,因為老爸幾乎不提啊!

「所以妳突然想掃墓喔?」老弟很乾脆的問了。

「嗯,非常想!我這輩子沒掃過墓耶!」我用力點頭,「你也是啊,好歹去看一眼吧?」

「老姐,這不是郊遊耶!有必要這麼積極嗎?」老弟依舊不置可否,趴上床又要抓過手機繼續打遊戲,「我同學們有時還在抱怨要去掃墓很麻煩耶,妳這種就是沒有過、才在那邊喊燒啦!」

我搶先一步抽過他的手機,得先把事情解決再說!

「就當我是喊燒,你去跟爸說要掃墓!」我向來是個行動派,一邊說一邊把他踢下床,「快去!」

「……我?我?為什麼是──喂,妳很粗魯耶!」老弟嚷著,一轉眼已經被我踹下床,「妳這種粗暴的女人,偉哥怎麼會看上妳啦!」

「剛剛那個沈魚落雁、閉月羞花的是誰?」我挑高了眉,伸腿再一踢,「你快去啦!趁爸他們在看電視!」

「不是啊,為什麼是我?妳幹嘛不去?」老弟撫著屁股回頭抱怨,「是妳要去的耶,我一點兒都不想去!」

我什麼話都沒說,就只是雙手抱胸瞪著他。

知姐莫若弟,老弟扯著嘴角翻白眼,內心絕對一大堆的抱怨跟咕噥,但半個字都沒敢說,摸摸鼻子就離開了房間!因為他知道,他老姐想做的事就一定要(他)做到!

哪有獨生子不必掃父母墓的啦!我就從小到大都沒掃過墓啊,而且老爸幾乎不提爺爺奶奶的事,家裡連一張照片都沒擺,我們姐弟倆唯一知道的就只有名字跟出生地而已,這太詭異了!

我也問過老媽,老媽皺著眉說她也好奇過,但每次問每次都被打槍外加吵架,某一年開始,老爸甚至說他不想再提起他爸媽──唉呀呀,這聽起來多像是需要拉張板凳配爆米花的情節啊!

問題是我爆米花都涼了,還是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啊!誰不好奇啊!

客廳果然傳來老爸不高興的聲音,質問著無緣無故掃什麼墓,老弟向來能說會道,開始講述對爺爺奶奶的好奇與孝心,以及有一種不知根的感受,始終讓他困惑跟不踏實。

呵呵,這就是為什麼我派老弟去「溝通」的主因,我可沒這種好口才,他能把黑的說成白的,我只會拍桌子跟老爸大吼說我就是要去掃墓啦!

老媽突然閃身鑽了進來,一看見我躲在門口偷聽,瞬間瞭解一切,食指只差沒把我額頭戳出一個洞來。

「妳妳妳,我就知道妳弟怎麼會關心什麼掃墓,連尋根這種鬼話都說得出來!」老媽壓低了聲音,「你們是在搞什麼鬼?」

「就想掃墓啊!」我實話實說,「沒掃過,很想。」

「這是郊遊膩?」不愧是我媽生的兒子,我弟表情跟老媽真是一模模一樣樣,「妳這叫沒事找事做!」

「就真的沒事啊!」我兩手一攤,「媽,妳都不好奇嗎?我們的阿公阿嬤是個謎耶!」

老媽看著我,深吸了一口氣,萬般無奈寫在臉上,最後搖了搖頭,右手掌晃出了一副我懶得理妳的手語,又走了出去。

最後歷經一個小時的奮戰後,老弟還是舉著勝利的旗幟回歸囉!

聽著雨水打在車頂的聲音,我都懷疑上天降下的其實是石頭不是雨,車子好像隨時都會被打穿一樣,雨大到雨刷都來不及刷,從窗外望出去……什麼都難以辨識。

「我看雨下這麼大,今天掃墓也太危險了!」老爸邊開車邊說著,「我們還是──」

「沒關係!雨衣都有帶啊!而且氣象報告說下一個小時,雨會變小喔!」我口吻超級無敵輕鬆愉快!

因為我知道,老爸到現在還是不情願啊!去掃他爸媽的墓,是為什麼能這麼委屈啦?

「什麼清明時節雨紛紛啊!」老弟也憂心的看著窗外,「這雨用倒的吧!」

「唉唷,至少祖宗很厲害啊,清明節就是會下雨有沒有?」我回頭看了他一眼,示意他少在那邊幫老爸助勢。

老弟擠眉弄眼的,表示他當然站在老爸那邊,因為他一點都不想在這種鬼天氣掃墓好嗎!

坐在一旁的老媽連話都懶得說了,反正我們所有東西,金紙水果都已經買好,她煩惱的是等等要怎麼燒金紙。

「雨下這麼大,金紙要怎麼燒?連點都點不著吧?」

「說不定有屋簷……嗎?」我看著老爸,「爸,阿公阿嬤的墓有屋頂的嗎?」

老爸專注看著前方,好半晌才回我:「沒有。」

「那打傘吧,或是不燒也行,可以跟阿公阿嬤說再補上。」我認真的回應,「沒有說一定要在墓前燒他們才收得到吧?」

「妳要不要乾脆問有沒有電子支付?」老弟堆滿了欠揍的微笑。

「有也不錯啊,環保!環──」餘音未落,老爸一個緊急煞車,我脖子差點沒扭到!「哇!」

車子停了下來,我嚇得正首朝前看,這就是一條小路,前頭沒人,我伸長頸子以為是不是有狗或貓經過。

「就這裡了,接下來的路車子過不去。」老爸重重嘆了口氣,右轉看向我,「阿妹啊,妳真的要去?」

商品簡介

《詭軼紀事‧壹:清明斷魂祭》

Div(另一種聲音)╳星子╳龍雲╳笭菁 四大作者聯名短篇集

【清明  墓】 Div(另一種聲音)

有一條繩子。

鮮紅色。

盤繞在一個纖細白皙的脖子上。

繩子正在收緊,繩子的紅色越來越鮮明,有如致命毒蛇,正貪婪汲取這纖細脖子上的養分。

凶手們竊竊私語,到底,最適合藏屍體的地方,會是哪呢?

【衣櫥裡的小男孩】 星子

她被困在一個漆黑狹小、瀰漫著尿騷臭味的小空間裡。

她戰戰兢兢的跨出衣櫥,回頭時卻見到剛剛才推開的衣櫥門,此時仍緊緊閉著,且整座衣櫥纏滿膠帶,兩扇門的門把上,還鎖著一枚鎖頭。

房間裡瀰漫著絕望死寂的氣息和濃濃的恐懼。

她低頭,望著自己那雙細細小小、髒兮兮的手。

在這個夢裡,她變成了那個小男孩。

小男孩在害怕什麼呢?

【清明節快樂】 龍雲

過往每年清明節,我們一家五口都會回到祖厝過夜,這是家中必遵的傳統。

這個清明,是父母身故後,我們三姐弟首次重返祖厝,但已不確定意義何在?

「呀──有人!」夜半,姐姐在祖厝裡失聲尖叫。

我朝窗戶望去,一隻手啪的拍在窗戶上,驚魂未定之際,一旁窗戶又撞上來某個東西。

那是一張恐怖至極、只剩下肌肉紋路的臉。而短短不到一分鐘,廚房後面窗戶上,早已塞滿了人影……

【清明時節雨紛紛】 笭菁

咚──咚咚──上方有東西一路滾了下來,跳彈後亂砸著,最後終於滾落到我們一家四口的中間打轉著。

那是一顆已經摔到破裂的頭顱,如破裂西瓜般的腦子裡沒有鮮紅,而是滿佈生蛆的腦子。

『我要這幾個人!』頭顱旋轉中,開口預訂了。

「哇啊───」

『不要跑!你們跑不了的!會來這裡都是有原因的!你們該死該死──』

我有種想哭的衝動,這到底是為什麼!?

我只是想掃墓而已!

作者簡介

Div(另一種聲音)

現職工程師,兩個小孩的爸爸。

小時候,發現床邊有一個黑色蟲洞,我探頭看去,發現洞的對面看似是相同世界,其實卻有諸多歧異,有如正反兩側,各自繽紛。

之後歲月,探索各處蟲洞,並以筆記錄之,故有作品如長篇奇幻《地獄系列》、《陰界黑幫》等,恐怖系列《抽鬼》、《地下道》、《鬼願》等,溫馨《雙胞胎》,科幻《雙劍傳說》,關懷流浪犬的《夜犬》等。

星子

1979年生,2004年出道。

喜歡音樂、小說、電影、電玩、動漫、啤酒、威士忌,和一切天馬行空、稀奇古怪的故事。

著有《太歲》、《乩身》、《詭語怪談系列》等作品。

個人臉書:www.facebook.com/sammy.yen

粉絲團:歡迎光臨,星子的故事書房www.facebook.com/teensy819

相關著作:《口罩:人間誌異》《口罩:人間誌異(首刷限量水墨風口罩收納夾版)》

龍雲

大家好,我是龍雲,從小就非常喜歡有劇情的東西,舉凡電影、小說、電動,都是我的最愛。而在這些興趣之中,又特別喜歡恐怖、懸疑這類型的題材。在看完貴志祐介一系列的小說之後深受感動,因此也開始跟著創作起來。希望自己的小說可以帶給讀者一場刺激、有趣的旅程。

FB粉絲專頁:www.facebook.com/longyunnovels

相關著作:《口罩:人間誌異》《詭軼紀事‧零:眾鬼閑遊》《口罩:人間誌異(首刷限量水墨風口罩收納夾版)》

笭菁

多變的雙魚。

書寫多變,擅寫靈異、驚悚、愛情、奇幻與勵志。

興趣多變,電影、美食、旅遊、玩樂,愛好自由。

粉絲專頁:http://www.facebook.com/lineanovels

笭菁部落格:http://linea.pixnet.net/blog

相關著作:《百鬼夜行卷3:魔神仔》《制裁列車》《詭軼紀事‧零:眾鬼閑遊》《百鬼夜行卷2:水鬼》《百鬼夜行卷1:林投劫》《百鬼夜行卷1:林投劫(首刷限量百鬼夜行詭麗炫金書衣版)拆封不退》《都市傳說第二部12(完結篇):禁后》《都市傳說第二部12(完結篇):禁后 博客來獨家(都市傳說社社員證版)》《都市傳說第二部11:八尺大人》《都市傳說第二部11:八尺大人(八尺楠竹書籤版)》《都市傳說第二部10:瘦長人》《都市傳說第二部10:瘦長人(瘦長人來了直式雙層證件夾(含頸繩織帶)版)》《都市傳說第二部9:菊人形》《都市傳說第二部9:菊人形(都市傳說紙膠帶版)》《都市傳說第二部8:人面魚》《都市傳說第二部8:人面魚(年年有餘筷版)》《都市傳說第二部7:撿到的SD卡》《都市傳說第二部7:撿到的SD卡(撿到都市傳說文具袋版)》《都市傳說第二部6:你是誰》《都市傳說第二部6:你是誰(社員專屬鐳雕手機架)》《都市傳說第二部5:收藏家》《都市傳說第二部5:收藏家(鏟子湯匙版)》《都市傳說 第二部 4:外送(外送必備環保杯套版)》《都市傳說第二部4:外送》《都市傳說特典:詭屋》《都市傳說特典:詭屋(時尚登山頭巾版)》《都市傳說第二部3:幽靈船》《都市傳說第二部3:幽靈船(隨船隨到杯墊版)》《都市傳說第二部2:被詛咒的廣告》《都市傳說第二部2:被詛咒的廣告(神祕燒錄光碟版)》《都市傳說 第二部1:廁所裡的花子(花子貼身小布袋版)》《都市傳說第二部1:廁所裡的花子》《都市傳說12(第一部完):如月車站》《都市傳說12(第一部完):如月車站(如月列車專屬仿舊卡套版)》《都市傳說11:血腥瑪麗》《都市傳說11:血腥瑪麗(美麗隨身小圓鏡版)》《都市傳說10:消失的房間》《都市傳說10:消失的房間(都市傳說鑰匙圈版)》《都市傳說9:隙間女》《都市傳說9:隙間女(隙間女手書籤版)》《都市傳說8:聖誕老人》《都市傳說8:聖誕老人(聖誕蓋布袋版)》《都市傳說7:瑪莉的電話》《都市傳說7:瑪莉的電話(背娃娃束口袋背包版)》《都市傳說6:試衣間的暗門》《都市傳說6:試衣間的暗門(手機置物架版)》《都市傳說5:裂嘴女》《都市傳說5:裂嘴女(裂嘴口罩版)》《都市傳說4:第十三個書架》《都市傳說4:第十三個書架(詭異檀香版)》《都市傳說3:樓下的男人》《都市傳說3:樓下的男人(特別夜光版)》《都市傳說2:紅衣小女孩》《都市傳說2:紅衣小女孩(特別版:溫感現影封面)》《都市傳說1:一個人的捉迷藏》《都市傳說1:一個人的捉迷藏(特別版娃娃3D卡書衣)》

詭軼紀事.壹:清明斷魂祭
作者:Div(另一種聲音)、星子、龍雲、笭菁
出版社:奇幻基地
出版日期:2021-04-01
ISBN:9789869976688
定價:340元
特價:79折  269
特價期間:2022-10-01 ~ 2022-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