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湯匙裡的毒藥:汪培珽手記壹(新版)
cover
目錄

自序:汪培珽手記,是她的新書系

【輯一】

2008年3月24日

我不想上學

不可以延誤嗎?

連別人的孩子,都養得這麼快樂

讓孩子踢一腳

愛情是有價的

不是來幫忙功課的

不理所當然

我們之間,只有一種語言

高手過招

無聲的禮讓

不要笑孩子不成熟

颱風天的生日禮物

想買就買,不要猶豫

上帝的辦事效率

六十塊錢的勇氣

垃圾桶裡的維他命

什麼東西燒焦了?

中國人,光英文好是行不通的

水缸的水

媽媽的矛盾

媽媽又變回原形

斷背山

【輯二】

奇蹟,只為相信自己的人創造

媽媽別臭美

第八課 傳宗接代

神色自若

似是而非

牆角

賣完就算了

放在身邊,才叫愛

不要高興得太早

媽媽為什麼要生氣

十歲的孩子有三歲的表情

金湯匙裡的毒藥

直到養成習慣為止

人情

捨本逐末

黑麵包

青蛙

裸奔

角蛙

有沒有聖誕老人?

請不要騷擾你的孩子

當大導演的潛力

誰怕誰

跋:父母的腦袋裡都是糨糊嗎?

試閱內容

請不要騷擾你的孩子

不要在背後說孩子的壞話。因為當孩子三歲的時候,你批評他,毫無忌諱;等孩子到了三十歲的時候呢?你還是會毫無忌諱地批評他。父母總仗著自己「崇高」的地位,想對孩子說什麼就說什麼。好像孩子不知痛癢,不好聽的話,隨口就出。「我看他一點出息也沒有。」「我看她在公婆面前的人緣不怎麼好。」你知道,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就可以讓一個成年的大人,心情霎時由「晴天轉陰天」嗎?

父母不是很愛孩子的嗎?為什麼說出來的話語,是這麼的傷人,而自己卻毫無所知呢?我非常納悶。

「工作能力真差。」「錢賺這麼少。」「小氣。」「懶惰。」「不會教孩子。」「不會做人。」「你家好髒。」為什麼有這麼多父母,對著已成年的孩子,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你當孩子的心都是鐵打的?都不會難過嗎?

「我早八百年就看準了她的婚姻會出問題,又不會討好公婆,先生當然留不住。」你相信嗎?這是好友失婚後,自己父親說出來的話。這樣惡毒的話,父母都說得出口,真是讓人難以置信。

當孩子還小時,需要父母的教導;但是孩子都已經成年了,為什麼父母開口閉口還是用對三歲小孩子的語氣說話呢?中國人的孩子,到底要到幾歲才算成年呢?面對已成年的孩子,你可以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嗎?

「等孩子長大以後,我一定不會這樣批評孩子。」你正在這樣想嗎?錯,不是等小孩長大以後,是要從現在就開始,不然,你就等於是告訴自己:我的想法很難實現。

因為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模式,不容易輕易變換,如果你一開始就習慣隨口批評孩子,這個模式將會延續一輩子。不然,現在哪來這麼多隨口批評我們的長輩呢?

哪一個孩子,不喜歡得到父母的關注和愛意呢?又有哪一個孩子,聽到父母的閒言閒語,心裡會是高興的呢?不管那個孩子是三歲、三十歲還是五十歲。

不要騷擾你的成年孩子,他原本的生活可能是很快樂的;不要隨口說成年孩子的壞話,不管是人前還是人後。如果是人前,那真是父母最壞的德行;如果是人後呢?它一定會傳到人前的。

第八課傳宗接代

親愛的汪老師:我的公婆都是受高等教育的人,可是家庭聚會面對兩男一女的孫兒時,明明三個小孩坐在他們的面前,他們竟然會對著兩個男生,充滿愛意的說:我的小王子啊云云,然後,你就看見我那兩歲的女兒,眼巴巴的希望他們也對她說些什麼,結果,沒有。什麼話也沒有,好像她不存在似的。為什麼中國人可以重男輕女到這種無法無天的地步呢?——無可奈何的楊媽媽

雖然孩子讀得是國際學校,但中文教育,我一點不敢放鬆,每天都要孩子多學上幾個中文字。「弟弟,這句裡的『傳』有什麼造詞?」不知道,好,我們來查字典。結果,一查才知道自己國文的程度有多差,與傳有關的詞語,竟然將近七十個,不可思議吧。

我指著字典,一個詞一個詞地念過去,當唸到倒數第三個「傳宗接代」時,弟弟問了:「什麼意思?」

他長到這麼大,對於中國人「重男輕女」的想法,是沒有任何一點點概念的。因為他熟悉的父母、祖父母、親戚,從來不會在孩子面前傳達這樣的想法,所以他看到的是,大家對姊姊的愛,就跟愛他一模一樣,一點差別也沒有。他的生活裡,嗅不出一絲絲對女性的歧視。所以他怎麼會知道這個「只傳子,不傳女」的觀念呢?

既然遇上,就隨緣而告知,我說:「姊姊和你都是姓陳,對不對?」他點點頭。

「那你知道姊姊將來的孩子姓什麼嗎?」他沒說話,若有所思的樣子。

「姊姊將來的孩子,不會跟你一樣姓陳,她的孩子要跟她的先生一樣。只有你的孩子才是姓陳。

「所以一代代都要生男生才可以,因為只有男生才能傳宗接代,如果當初媽媽沒有生到你,哦哦,就沒辦法傳宗接代了。」

「那怎麼辦?」他有些緊張,不曉得他是怕自己沒被生出來緊張,還是怕媽媽要糟糕了而緊張。

「如果在古代,就要一直生啊!」

「那如果已經生了五個都是女生呢?」

「就要一直生下去啊。」

「萬一都生不出男生呢?」

「那爸爸就要再娶一個太太,然後繼續生。」

聽到這裡,弟弟的表情很平靜,看不出是悲是喜。倒是我心裡有些擔心,他長這麼大,第一次聽到「光光因為是男生,就有這麼大優勢」,該不會從此覺得自己在家裡的地位突然升高了吧?那我不是等於幫自己在往後的教養上,自找麻煩嗎?

只見他偏著頭,幽幽地吐出:「萬一我不結婚呢?」

親愛的楊同學,你的信我無言以對。現在用弟弟的話,回敬給您的公婆。連小孩都知道現在早已經不是古代了,為什麼還有這麼多大人,死守著老舊觀念不知變通呢?汪培珽敬上

連別人的孩子,都養得這麼快樂

「請陌生婦人抱女嬰 母親開車溜走」網頁上跳出這則新聞,要人不注意都很難。

「姊姊,你看這個媽媽有夠誇張。」姊姊被我的驚訝聲吸引了過來。我一口氣嘰哩呱啦地說完整個故事,姊姊聽出趣味,但媽媽說得太快了,聽得不過癮,「你再說一次嘛!」

有一個媽媽,抱著一個小嬰兒,跟一個路人甲婦人說:「我有困難,不能養這個孩子,你幫我照顧他好不好?」誰會說好啊!她有神經病嗎?

好吧,不幫忙就算了。「那你幫我抱一下,我將車子開過來。」喔喔,這個忙你幫不幫呢?結果,這個媽媽就一去不回頭了。

這樣的媽媽沒有嚇到我,「誇張」的父母,多的是。但我心裡卻一直揣測著,這位路人甲婦人當時的哭笑不得: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麼了?怎麼會有媽媽這樣遺棄孩子呢?沒看過連續劇嗎?至少要在嬰兒身上塞個金鎖片,留個出生年月日,再加上張紙條,寫著「收養的大恩大德,永銘於心。小女子此生無法回報,願來生為犬馬報恩」吧。

怎麼連這個動作都省了,連找個孤兒院門口放下孩子都懶嗎?竟然隨便找個路人甲,塞了就跑。

正要跟弟弟下樓去捉蟲子的姊姊,看到這麼誇張的新聞,竟然忘了捉蟲子,反而停下腳步,不解地問媽媽:「那她first place為什麼要生?」既然這麼不喜歡孩子,當初幹嘛生呢?(姊姊的原句型應該是:Why did she have it in the first place?但她想說中文,又一時找不到「當初」這個詞,只好中英夾雜。)

「說來話長。」這至少需要媽媽花上三十分鐘跟你細說從頭。小孩子,還是先去捉蟲子吧。

他倆臨出門,我用著極誇張的語氣,即興地對著姊姊演起了連續劇,「可愛的孩子,別緊張,還好,你媽媽不會這樣丟棄你的。嗚嗚嗚……」也或許我是想安慰孩子,不要被社會的恐怖新聞嚇到。

沒想到,姊姊丟下一句話,卻讓我想了三秒鐘才明白——「說不定,你就是那個路人甲。我就是那個小孩。」

原來,在她的心目中,我有著這麼寬大的胸襟啊——連別人的孩子都養得這麼快樂。

不理所當然

親愛的娟,忍不住要告訴你我的擔心。你媽不贊成女兒沒有工作,但你要辭職,她沒說話,還是滿心祝福;先生勉強同意,現在社會,一人養家,不是天生的抗壓好手,就是要有「神經大條」的個性。

工作上的陰錯陽差,讓你跟我一樣,也回歸了家庭,不一樣的只是你的孩子已經小學高年級了。不知道是不是我鼓吹媽媽回家照顧孩子的多年「洗腦」生效了?我猜,不是。當你決定不生第二個孩子時,就問過我:「我不能多留些人生給自己嗎?」

當然,可以。自己的人生,要自己決定。只要你無怨無悔,別管他人多嘴。

星期一早上打電話給你,是答錄機裡你兒子那可愛的童音。我去醫院探你生孩子,你將娃娃小心翼翼地抱給我看,彷彿就是昨天呢,怎麼著?一轉眼,他已經快要比你高了。原來,星期一是你大力洗刷廁所的時間,所以沒聽見我的電話。

你趴著跪著,甚至不假手拖把,地板一吋一吋地擦。你說,「拖把嚕來嚕去,地板怎麼乾淨的了?」我完全贊同。

娟,我擔心的是:不親手去做的人,怎會知道,保持一個乾淨的家、乾淨的衣服、乾淨的碗盤,如果還有兩個學齡前的孩子也要保持乾淨,要花掉一個大人多少時間和力氣?光是這些最基本的乾淨,就要花掉媽媽的全部精力,甚至連下輩子的精力也要先透支啊。

我擔心的是:要不了多久,另一半就會將這些幸福,視為理所當然。而到時,你又能從理所當然中,得到什麼幸福?

有沒有發現:為什麼從來沒有媽媽,古代現代都一樣,敢理直氣壯地喊累?是不累嗎?當然不是。

因為,在古代,「賺錢」是件很不容易的事。當你沒能力、沒機會賺錢時,當然不敢喊。但是,在現代,不管你有什麼學歷,只要肯拚命肯吃苦,一個女人一樣也有辦法養家活口。

如果回歸家庭的人,沒有幸福的感覺,我舉雙手贊成:快快幫自己找個出路,再回歸職場也沒有什麼不對。現在,沒人規定,媽媽一定要陪伴孩子,除非你陪得心甘情願。

為什麼有人可以心甘情願,是因為愛孩子嗎?

不是。

孩子誰不愛。那是因為她的另一半——不理所當然。

有沒有發覺,心甘情願,總是跟著「不理所當然」一起出場的。

直到養成習慣為止

媽媽規定姊姊:數學功課最先寫,寫完數學再做其他的。因為她的數學落後了。

其實媽媽說她的數學落後,是可能有失公平的。因為我並不知道其他人的成績,而我的比較標準卻是:她的其他科目都不錯,所以顯得數學落後。但是,小六年紀,連九九乘法表都背不熟,稱落後似乎也不為過吧?

當媽媽定下規矩之後,不是就沒事了。一個好習慣的養成,需要連續持之以恆地做上個十天半個月,等它變成孩子的習慣後,父母的監督功能才可以告退。

所以,放學後的孩子,當其正準備去寫功課時,媽媽的眼睛就必須偷偷注意著:她有沒有先寫數學呢?如果沒有,提醒。

提醒,提醒,再提醒,直到孩子養成習慣為止。

為什麼要提醒,孩子不能發揮自制力遵守嗎?我對孩子,一向沒有如此崇高的標準。如果你有一個這麼有自制力的孩子,請記得到廟裡燒香拜佛和捐錢。我只要在定規矩的時候,孩子沒有異議,就覺得很欣慰了。因為現在的孩子,有很大比例都將父母的話當耳邊風,甩都不甩呢。

為什麼數學要先寫?我跟孩子解釋,因為剛開始的精神最好,頭腦比較清楚;數學是需要思考的東西,當然要挑最有利的時機來做。而且,孩子自己也很清楚,一直將數學放在最後才做的習慣,早已讓她嚐盡了「頭腦昏昏又想不出來」的苦果。媽媽的規矩,只不過是一個幫助孩子的外力,讓孩子在「事情沒救了」之前,給孩子一個扳回正途的機會。

既然有規矩一,就會有規矩二:不管功課裡有沒有數學,每天都要先花十到十五分鐘溫習數學,背九九乘法表也好,做四則運算也行,反正就是多花力氣,將數學的基礎慢慢穩固起來。

「為什麼要付出額外的時間?」剝奪孩子的時間,就等於是剝奪他的人生樂趣,因為孩子的時間,除了功課,就是玩樂。

我跟孩子解釋:「因為你玩了六年,是不是該稍微與競爭者拉近些距離了?」孩子非常了解自己家媽媽和別人家媽媽的大不同——我從來不要求孩子做老師規定之外的功課或補習。今天的例外,即表示事情迫在眉睫了。

但是,我老早就知道,孩子問題的癥結點,通常都不在孩子身上——

昨天放學後,六點她主動進了房間做功課——媽媽沒注意——直到晚上八點半她拿數學功課來問我時,我才發現她的其他功課已經全部做完了,「不是說要先寫數學嗎?」「我忘了。」

等她完成全部的功課,洗澡刷牙上床睡覺時,已經十點了。

「我們今天不是要討論最小公倍數和最大公因數嗎?」媽媽說。

「我累了,我想看看課外書。」意思就是,我沒力氣討論數學了。

「不行,我不是說數學要最先寫嗎?」媽媽在賭氣。

我們還是翻開了數學課本,花了三十分鐘,其間氣氛當然好不了,媽媽的聲音愈來愈大,孩子的無奈也愈來愈多,因為媽媽和孩子都累了。

關燈睡覺時,她翻過身去,一句晚安也沒說。

我知道,這是我的錯,父母喜歡定什麼規矩沒關係,但是「提醒,提醒,再提醒,直到孩子養成習慣為止」,是父母更要花心思的地方。而且,「不要在筋疲力盡的時候,跟孩子討論功課」這件事,我也已經跟自己說過了很多次,「你到底有沒有聽到啊?」——

孩子放學後,請將心思轉到孩子身上,這是媽媽的責任。

什麼事要先做?吃飯、洗澡、運動、唸故事書。什麼事可以稍等?洗碗、擦地、洗衣服、疊衣服。輕重緩急弄清楚,媽媽自己定下的規矩,自己要督察後續進度如何,不要等事情到了兩敗俱傷的地步,才來怪孩子或是自己後悔,於事無補啊。

孩子就是生來照顧和愛護的,他們只要父母的愛,不要父母的傷害。

商品簡介

父母的腦袋裡都是糨糊嗎?

剝奪孩子「靠自己」的機會,等同剝奪他們的人生樂趣

……大約半年前,當我看到這一幕時,我驚訝得目瞪口呆:遠遠走來個高中模樣的男生,看來也是剛下校車,蓬亂的頭髮、大大的肚皮,襯衫一角亂糟糟地跑出長褲外,說他一臉太保模樣絕不為過。好嘛,太保也要回家啊,沒啥稀奇。等他再走近一些時,我傻眼了——他的身後,竟然跟著一個與他身材成反比的瘦小傭人。他老兄大剌剌地走在前面,身上什麼也沒有,因為傭人正用雙手將他的大大書包抱在胸前,亦步亦趨地跟在後頭。……

愛和寵溺,只有一線之隔,卻不難分辨。

會使孩子習慣變差、人格變形的,是溺愛。

真正的愛,只會帶領孩子漸漸邁向成熟和獨立。

汪培珽以她的「日常生活」為經線,然後用「滾滾時間」當緯線,編成了一本本的《汪培珽手記》。

每一篇可以單獨成立──「翻到哪,就可以立刻讀了起來」,這對現代忙碌的父母來說,可能最沒有壓力了。

基本上是,她想對你說什麼,她就寫什麼。

就好像換個場景,你們倆約了去喝下午茶,她對你娓娓道來生活裡的酸甜苦辣。

◆小孩子不想上學,父母開始擔心了……

想看看她如何四兩撥千金嗎?

弟弟不喜歡上學……

「每天都在等下課,這該怎麼辦?」媽媽也替他憂愁。

「沒辦法哪。」弟弟說。

「要不要我們每星期選一天,不去上學?」

天啊,這個媽媽是不是瘋了?弟弟的眼睛睜得好大,在昏暗的房間中閃閃發光。

「怎麼跟老師說?」弟弟追問。

「就說你肚子痛要請假。」

「每星期都有一天肚子痛嗎?」連小學生都知道這理由不及格。

「那不然,你明天去跟老師說實話,說你每天都在等下課、等放學,

我媽媽說我可以選一天不來上課,看看老師怎麼說。」

弟弟的眼睛睜得更大了,一副你想找死就自己去,不要叫我去送死。

◆要父母閉上嘴巴不說話,比登天還難。

她只想要與你共勉之。

父母生氣時,盡量不要說話,因為說出來的話都是氣話。

氣話,就是廢話。

最後會被歸類為廢話的話,不需要真的說出來。

為什麼有些孩子會將父母的話當耳邊風呢?因為,父母的廢話太多了。

我裝作不理他,他還是嘟著一張嘴。但是孩子也知道分寸,再過份下去,就會惹媽媽生氣了。

「為什麼我已經生氣開始罵人了,孩子都不怕呢?」曾有父母這樣問我。

因為你生氣太多,罵人太多,還有廢話太多了。

什麼叫太多?

就是它與你跟孩子好好講話、你好好聽孩子說話的總時間,不成比例。

◆你相信海誓山盟嗎?你相信鑽石代表堅真的愛情嗎?

相信個大頭鬼啦,她說,連親情,都是需要時間培養的。

這些年來我會做同一個夢:

夢裡有人追求我,對方沒名沒姓,但我確定不是那個睡在我枕邊的另一半。

那種愛情美妙的感覺,會在夢裡清清楚楚地出現,

就像是當年與另一半的初相識,所以這稱得上是美夢囉。

有一天早上,先生吃著早餐準備上班去,已經送孩子上了校車的我,無事地在一旁陪他說話。

相聚即使是一分鐘,我也想把握。

於是就將昨晚的愛情夢,當八卦新聞說給他聽,只見他默不作聲地吃完早點,

臨出門前只留了一句話:

「等會兒拿我的信用哪去買顆大鑽戒,中環皇后大道上的置地廣場早上十一點就開了……」

呵呵呵,原來愛情是有價的。

◆「只有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

這是教養裡被誤用的一句話,連大人都一起被騙了。

現代父母最可能遇上的教育盲點:

對於任何「壓抑」孩子的舉動,都會不由自主地歸類到「父母不該,也不能做的事。」

因為我們都是在威權教育下長大的。

可是孩子該學的事可多了——

你不喜歡某個人,當然可以不請他吃你最愛的餅乾。但是,那是私底下的事。

當事情變成公開的時候,你在眾目睽睽之下將某人剃除在外,就是一種羞辱他人的行為。

什麼叫進步?就是進步的國家和人們,幾百年前就知道這個待人處事的基本道理了。

◆不要想太多,做了再說。

她的書,連沒小孩的大人,看了也受用。

我相信我做的是對的,我就全然投入。

當你全然相信時,事情就會如你所願地發生。當事情發生時,人們就會說,那是奇蹟。

但是,只有你自己知道,世界上是沒有奇蹟的。如果真的有,它也只為相信自己的人創造。

◆請不要以各種理由為藉口,放小孩自己度過童年。

沒有爸媽陪伴的童年,對雙方,都是一種損失。

獨立,有時是種心理狀態,不是物理狀態。

有時放到天涯海角,一樣無法獨立。

當小孩還小,留在身邊,才叫愛。

我又回頭要去煎第三顆荷包蛋,到了廚房卻自言自語地說:

「生孩子就是要放在身邊疼、放在身邊愛,小學六年級就早早送走,乾脆不要生好了。」

金湯匙裡就算不是毒藥,是補藥,也要拿捏適量、對症下藥才行。

教養,就是生活,時時刻刻都在進行。這就是汪培珽手記。

作者簡介

汪培珽

她就好像一位你心中的朋友

當你突然想起了與孩子有關的事

她的影像——

復古中帶點時尚的髮型

素樸卻有質感的服裝

加上燦爛的開朗笑容,就會在你的腦海中浮現

她的字——

有幽默的對話

有內涵的反思

有深度的自我砥礪和期許

從她身上

可以讀到你我的身影

《餵故事書長大的孩子》*中國時報【開卷好書】獎

《培養孩子的英文耳朵》

《還好,我們生了兩個孩子》

《父母的保存期限,只有10年》

《管教啊,管教》*金石堂年度【十大影響力好書】獎

隨先生工作移居香港,在《明報》和《明報週刊》設有專欄。

汪培珽出品:wptbooks.com

作者自序

聽說有媽媽不喜歡看我的書,說是壓力太大,說我好像都在罵她的孩子。誤會了,我沒有吧。我怎會罵孩子呢?「金湯匙裡的毒藥」,請別將重點放在這個孩子身上,我只是想藉由我的觀察,給父母多一些思考的機會:如果這就是我的孩子,我應該怎麼做?如果你覺得這樣養孩子並無不妥,就根本不需要理我──別人的教育理念,你不需要照單全收。

但是如果,你覺得我說的東西對你有幫助,那麼該怎麼實行?或是該怎麼變通,然後用在自己的孩子身上?就是看完書後你可以接手的工作了。

壓力,有時就是助力的來源。現在的生活很忙碌,現在的孩子很難養,所以父母不好當,是事實。「餵故事書長大的」姊姊和弟弟,都已經不是整天喊媽媽的小寶寶了。但是,當孩子一天都不喊你一次時,你其他的煩惱又會出現了。

壓力,也可能是因對自己期望太高產生的結果。每個家庭的環境不同,每個孩子的個性也不同,所以別人的說法,參考即可,不必都往自己身上攬。如果壓力可以讓你的親子關係更美好,那就是好事;如果不行時,就要想辦法把壓力排除。所以囉,不看親子書,說不定真的是阻擋壓力近身的好方法。不過,哪一個親子書說的不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呢,沒見過流氓甲和流氓乙的父母出來寫書的吧。

*

這本書截稿前,母親來家裡小住。只要是可以幫我多看稿子,我是捉到誰都不會放過的。「培培,你寫得真好,但是你哪裡會滷牛肉呢?」「這個故事很有趣,但是你有……」母親一邊看一邊認為:我故事編得真棒。

「馬──麻,都是真的啦,我的想像力不豐富,我編不出假的故事來。」但是,當我不得已必須引用其他人的故事時,我都是很小心翼翼的,深怕一不小心就傷及無辜。所以,當我談及任何與我有關係的人,即使是讀者的例子,我也會刻意地將兒子改成女兒,公公改成婆婆,三歲改成五歲,Mary改成John……。

如果你在我的任何一本書上看到我引用了你的故事或說法,只要你有一點點的不舒服,可能只是不喜歡我給你取的署名「花花」,也請寫信給我,即使你只是想改成「草草」,我都願意下次特地為你改版,印成你要的樣子。

*

請不要將我的手記系列,當成親子工具書來看。除了管教,我也想說說別的,不然你看久了會悶,我寫久了更悶。在此,特請讀者們放寬我的書寫範圍囉。《金湯匙裡的毒藥》是手記裡的第一本,第二、三、四、五本都寫好了,不過出版成書還要再稍等。

這個新書系,與我預定要寫的其他書,是兩條平行線。也就是說,當我在寫《還好,我們生了兩個孩子》、《父母的保存期限,只有十年》、《管教啊,管教》時,它們都隨著時間,被我記錄下來了,而且我會不停地記錄下去。

至於,什麼時候會停止呢?我不知道。

就像我也不知道,我盡心盡力照顧的孩子,將來會是什麼樣子。

沒關係,因為我總是愛說,「人生就是,走一步算一步」。

【編輯推薦】

前香港明報週刊資深編輯 :蘇美智

汪培珽有「小事化大」的本事。之前只談該不該生兩個孩子、又或者只談一大兩小為期兩周的英倫遊記,都能寫出一整本教養書來,而且可觀性甚高。這個全新的「手記」系列,擺明車馬雜記生活,更加寫到細處上來了。

你會驚覺,她的腦袋總是很忙碌的,儘管從孩子的生活片段中尋寶,往往找到值得深思、自我檢討,以至大笑一場的好材料。書中展現出來的跳脫思維,對於此地總是誠惶誠恐苦苦教養的爸爸媽媽來說,堪稱良性衝擊。

你會發現︰她跟我們一樣犯錯,只是接下來,她總能發展出一些拍案叫絕的補救辦法。

譬如教姊姊分數運算時──「你是學不會啊?這麼簡單的東西。「你已經受過教訓了,而且也說要悔改,為什麼還是一犯再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她原來是在心裡頭罵自己, 為什麼教著教著火氣愈來愈大,最後還演成媽媽氣孩子哭的戲碼?「還好──孩子是每隔兩年來問媽媽一次,如果天天來上一回,那這孩子多可憐啊。」 這以後,他們家有了新規定,姊姊回家第一件事便做數學功課──就在大家都有好脾氣的時候。

譬如,要求唸國際學校的孩子多看中文書的計劃失敗時,媽媽氣極了。但不消一會,她又會福至心靈反問自己「為什麼我要生氣?」並且決定更積極的讓孩子愛上中文──就挑一本孩子鐵定會愛死的中文書,重拾睡前故事的環節。她想的是︰你不看,我讀你聽,看你最後追看不追看?﹗「我對於故事書的確定,從未失手過。」蠻自豪似的,而且,似乎最終也沒失手。

汪氏的教養智慧在這些「日常生活」中不斷閃現。

「『真的嗎?』這三個字……我好像是把它們鎖在保險箱裡,非到萬不得已,我還得三、四道手續,通過心裡的通關密碼,才肯打開保險箱將它們取出。」至於生氣時盡量不要說話,汪氏邏輯演繹如下──「父母生氣時,盡量不要說話,因為說出來的,都是氣話。氣話,是廢話。最後會被歸類為廢話的話,不要真的說出來。」

這是系列的頭一本書,之後第二、三、四本正在排隊出版,就像「你們倆約了去喝下午茶,她對你娓娓道來她生活裡的酸甜苦辣。」

【讀者推薦】:

每天,只要夜深時,等寶寶睡了,我會很開心的坐在書桌前,認真的看汪老師寫的書。她的書有種魅力,好像真的是故事書,百看不厭!我每天都會看,成為習慣了。

看《金湯匙裡的毒藥》時,發現她真的是個好可愛的媽媽喔!難怪孩子都喜歡她。我真希望我以後也可以這樣。但有時,我就是會忍不住生氣。對孩子講道理,真的要有耐心。我要多學習才行。我會加油的。真的很感謝汪老師無私撰寫育兒經驗的書籍,分享給我們這些家有小寶貝的媽媽們。老師,有您真好。——雲林曾媽媽Kikin

作者在親子教養中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但我覺得這本書和之前作品比起來算是較輕鬆的。它是一本雜誌或是一份報紙,隨意翻翻看看也許對生活有不同的想法。 可以從文字看出來作者對生活的用心,孩子對父母的依賴。有很多對話或都使我會心一笑及值得思考。

看完這本書後,我覺得我還是可以繼續寵孩子,但是前提是,我要寵得放心,而孩子被愛的開心。 而不是有的大人用自以為是的方法來愛孩子,結果孩子不但沒感受到愛,還認為理所當然。 ——Alisa

Dear 汪老師: 和您的相遇在2009,當時的妳已開了14堂課、著有4本的暢銷著作。一開始,我驚為天人。像是在書海中尋覓已久的知音般,對您筆下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每一章節、每一樣妙招以至每一種為人母的心態與觀念,都在夜深人靜反覆咀嚼時,每每都有新的想法與體悟。

一直到了《管教啊,管教》和現在我手邊這本熱騰騰剛出爐的《金湯匙裡的毒藥》,我的孩子也隨著您的書本逐漸長成貼心懂事的小小乖,今年九月她正好是要上小一的年紀,我卻一點都不擔心,因為您就像一盞明燈一樣,一直在我對教養感到無力時,帶我走過那些難題,尤其是在「奇蹟,只為相信自己的人創造」這篇,我終於感受到在教養的路上像吃了一顆定心丸一般。雖然未曾蒙面,但您就像好朋友一樣如此貼近,在教養這條路上有幸遇見您,真好!——台中Vivi Lin

會接觸到此作者的書,是在偶然一天逛誠品時在排行榜上看到的。雖然我只是個20出頭的女孩,但《管教啊管教》卻對我有異常的吸引力。翻了幾頁後決定買回家,因此開始成為了汪培珽小粉絲。《金湯匙裡的毒藥》光是書名就讓人想翻開一探究竟了。 花了兩天時間看完,雖然是作者的手記, 卻還是可以從每一篇裡連接到之前的任何一本書。這次不只是親子之間,更延伸到許多的問題。 每一段都讓我會心一笑,甚至感同身受地在心中發表出自己的意見。未來還是會繼續支持,也好希望有一天能去上上汪老師的課。——年輕女孩兒

金湯匙裡的毒藥:汪培珽手記壹(新版)
作者:汪培珽
繪者:陳星同
出版社:愛孩子愛自己
出版日期:2020-09-23
ISBN:9789869896917
定價:320元
特價:9折  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