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鬼姜小牙
cover
目錄

目次

劍鬼姜小牙

後記

推薦文小牙你終於回來了謝金魚

試閱內容

內文精摘

● 見了鬼的「劍鬼」

在厚厚十五鉅冊的《武林全史》之中,並不難找到某顆明日之星急速竄起的例子,但從來沒有人能像「劍鬼」姜小牙這麼惹人爭議、揣測紛紜。

沒人知道他師承何處、哪裡人氏,說得難聽一點──他到底是從哪條縫裡冒出來的?

「這個『劍鬼』,真是見了鬼了!」大家都搖著頭,這麼嘀咕。

「劍鬼」的劍一出手,就像上面真的附了一隻鬼,形蹤飄忽、全無痕跡,對手根本無法察覺有一個尖尖的東西,正在刺入自己的心臟。

● 劍鬼的怪癖

還好,「劍鬼」不愛殺人,只愛跟人打屁,而且是來者不拒,老少皆宜。

就像此刻,他又坐在北京十里長街旁的一個茶棚裡,蹺著他那雙臭得不得了的爛皮腳,高談闊論:「真是世風日下,人心愈來愈壞了!」

暮春三月,大地本該洋溢著充滿生機的氣息,但這座危城卻陷在一片愁雲慘霧當中,整條大街上只有五隻貓、兩條狗在遛達。

閒著也是閒著的茶博士並非很有興趣的接腔:「是啊,世世代代的人都這麼說,不過,通常只有老年人才愛說這種話,你這大後生竟也老氣橫秋,可真是少見。」茶博士顯然不知道面前的這個邋遢鬼,就是名震江湖的「劍鬼」姜小牙,便懷了顆抬槓的心,繼續說道:「你倒說說看,人心怎麼樣愈來愈壞?」

姜小牙長嘆了口氣:「我一路從桂林來到這裡,居然沒碰到半個人相信世上有鬼,您說說看,這世道人心是不是無可救藥了?」

茶博士目瞪口呆的瞅著他,唯恐自己聽錯了的追問:「你說沒人相信世上有什麼?」

「有鬼!」姜小牙斬釘截鐵的補充。

茶博士已確定他非傻即瘋,搖了搖頭,敷衍道:「是啊,有鬼有鬼,當然有鬼,我還見過好多次哩!」

「真的啊?」姜小牙高興的笑著。「那你爹站在你背後,你怎麼還不趕快招呼他?」

● 家家都有一本祕密的經

茶博士已四十多歲,賣茶也賣了十年,什麼古裡怪氣的客人沒見過?像眼前這滿口瞎扯蛋以打發無聊時光的傢伙,可是最最常見的一種。

茶博士一邊在心裡暗叫「倒楣」,一邊漫應:「我爹已經死了十五年,還須我招呼嗎?」

姜小牙又嘆了口氣:「說得也是,你爹在世的時候,你都沒好好照顧他,更何況現在呢?」

茶博士的臉色可難看了,就像那條正蹲在茶棚前叉開後腿的狗,所拉出來的東西一樣臭:「你這小王八蛋再胡說八道,我就……」

「你就要跟十五年前那樣,趁你爹熟睡的時候,把鐵釘敲入他的腦袋?」姜小牙雖然邋遢骯髒,笑起來卻十分可愛,宛若一個全然未經世事的嬰兒。

但茶博士此刻面對這黃金般純真的笑容,心底活像直直插入了一枝冰錐:「你……你這瘋子,亂講什麼鬼話?」

姜小牙笑得更可愛了,一嘴小小的白牙,在陽光下閃出玉雕也似的光澤:「沒錯,可就是你爹的鬼話。你爹的鬼魂,剛剛把什麼事情都告訴我了。」

茶博士沒等他把話說完,身形有若閃電,向後疾退出兩丈開外,右手倏揚,射出一道黑中帶紅的微光。

● 來自地獄的火燄

遼東武林道上有一種最為歹毒的暗器,近百年來,從沒人能躲得過。

僅看外貌,它只是一支極不起眼的小鏢,粗糙可笑,鈍黑的鏢尖上甚至還有一些紅紅的鐵鏽,射出手的速度又極慢,慢得能讓一個正值青春期的十八歲大後生不耐煩的打起呵欠。

所以當對手看見那生鏽的鏢尖,像在虛空中的蝸牛一般飄浮爬行過來的時候,多半會輕蔑的一聳肩膀:「啥麻玩意兒?」而往往忽略了它潛在的能量。

一定要等到它慢慢飛至敵人身前五尺之際,對方才會猛然發覺自己犯了致命的錯誤──這枝小鏢會爆炸,一爆就爆出了二十支更尖更小的小小鏢,若僅只如此也就罷了,更要命的是,小小鏢也會爆炸,各又爆出二十支小小小鏢,換句明確一點的話來說,就是四百支小小小尖鏢,在頃刻之間、在極短的距離之內,一起射向敵人。

這就是自有《武林全史》以來,從未留下活口的「地獄火燄」!

親眼目睹過這火燄燃燒的人,早都已經變成了刺蝟!

● 鬼擋鏢

姜小牙面對這種萬劫不復的情況,彷彿根本已忘記了躲避,只呆呆的坐在原處,臉上仍然保持著那既可愛又可惡的笑容。

茶博士得意的狂笑出聲:「我還以為你生著三頭六臂,原來不過如此而已。你去死吧!」

緊接著的下一刻,他結結實實的楞住了。

姜小牙仍然坐在那兒,一動也沒動,老天爺可以做證,他真的是連一根汗毛都沒動,四百支小小小鏢統統從他全身的皮膚邊緣上擦過,連一絲血痕也沒能帶出來,統統射到了他身後的牆上,恰恰描繪出一個人形。

姜小牙點點頭,笑道:「『六親不認』司馬紅綠,你這手『地獄火燄』果然已盡得你爹『四大皆空』司馬灰灰的真傳。將門虎子,可喜可賀!」

茶博士──已隱姓埋名了十年之久的司馬紅綠,無法置信的楞張著大嘴:「你……你怎麼躲得過我的暗器?這根本不可能!」

姜小牙安慰著說:「其實我完全沒有動,都是你爹司馬灰灰的鬼魂幫我擋掉的。」

● 關於鬼的誤解

任憑「六親不認」司馬紅綠再怎麼驃悍,也止不住開始發抖。

「你……你這小子胡說什麼?大白天的,鬼怎麼會跑出來?」

「這是世人的誤解,鬼才不怕白天呢。」姜小牙耐心解釋。「十五年來,你爹天天都在這茶棚裡,跟著你轉來轉去,想要報你這乖兒子殺他之仇,但因為你陽氣還很旺,使他下不了手。你爹還跟我說,你在他腦袋裡釘了根鐵釘,讓他很難受,一到下雨天,腦袋裡就好像有十幾種樂器在吹奏。你爹還要我轉告你,下次如果你還想謀殺人,最好不要用這種缺德的手法。」

司馬紅綠暴躁大吼:「我暗殺我爹的事情,不可能有人知道,你……你又怎麼會……」

「我說過了啊,是你爹告訴我的啊。」姜小牙笑得很無辜。「我本來也不認識他,剛剛走進這裡來喝茶,才聽他說起這件令人髮指的人倫慘劇。」

姜小牙至此方才收斂起一慣的嘻皮笑臉,鄭重的望著對方,鄭重的說道:「司馬紅綠,你真是個世上罕見的王八蛋!」

司馬紅綠嚷嚷:「你……你見鬼!」

「沒錯,我就是『劍鬼』。」姜小牙有點訝異居然有人曉得自己的名號,不太好意思的抓耳撓腮。「江湖人稱『劍鬼』姜小牙的就是我囉。」

● 幫鬼解決問題的人

司馬紅綠一聽這話,臉上再也不紅綠了,而代之以一片死黑,他再怎麼樣也看不出眼前這個老是摳著那雙臭腳的鄉巴佬,竟會是近年來黑白兩道聞風喪膽的「劍鬼」。

「姜小牙……你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你何必要來蹚這十五年前的渾水?」

姜小牙慨嘆一笑:「說句老實話,我最不喜歡和『人』結怨,但我和『鬼』有緣。如果你曾經聽說過江湖傳言,就應該知道我的師父是個鬼。所以我感懷師恩,行走江湖之時,碰到任何一個鬼有問題,我都要幫他們解決。」

司馬紅綠耳聞這連番鬼話,忍耐已達到崩潰邊緣,不管三七二十一,從腰間拔出比「地獄火燄」更為歹毒的兵刃──也是司馬氏賴以成名的「七拐八彎九轉十字刀」,一刀劈向姜小牙頭頂。

此刀共有十支刀刃,各各指著不同的方向,而且有的是硬刃、有的是軟刃──軟刃一經展動,就如同風中擺柳,令人捉摸不定,其中還有三刃能夠伸縮自如,取人性命在瞬眼之間,當真是防不勝防。

姜小牙目睹這十支詭異的刀刃,從十個詭異的角度砍向自己的時候,只發出一聲嘆息:「老哥,我勸你,最好不要跟我動手。」

司馬紅綠刀既出手,就有必勝的信心,他這輩子一共面對過二十七個絕頂高手,可還從未栽過跟頭。而此刻,名滿江湖的「劍鬼」姜小牙,似乎是個浪得虛名的傢伙,仍像剛才那樣,只會呆呆的坐在原處,根本不懂如何閃避。

● 我砍、我砍、我砍砍砍!

司馬紅綠一直要等到自己一刀砍中了姜小牙頭頂,才發現不對。

這一刀明明砍中了對方,怎麼連一點得手的感覺都沒有?難道對方竟是一團空氣?或者,難道對方竟是一個鬼?

司馬紅綠嚇得渾身毛髮倒豎,然而又要等到下一刻,他才發現真正的原因──姜小牙並不是鬼,而是他的身法實在太快,以至於刀砍下時,仍呆呆坐在那兒的身影,只是司馬紅綠自己眼裡的「殘留印象」。

真正的姜小牙此刻正站在司馬紅綠的背後,慢吞吞的抽出「皤虹寶劍」,恍似還不忍下手,轉過頭,對著虛空裡一個不存在的東西,謹慎問道:「老爹,你真的要我殺他?你不後悔?」

司馬紅綠反手出刀,姜小牙也在同時,隨意移動了一下寶劍,就這麼巧,正好擋住了對方的出招。

司馬紅綠鷂子大翻身,連劈十三刀,每一刀都劈向對方的死角,姜小牙就隨便移動了十三次寶劍,恰恰把每一刀都給擋住,他仍有閒暇對著虛空說話:「您真的不考慮了?好,那我只有謹遵吩咐。」

自雙方動手以來,姜小牙首次真正面對面的直視司馬紅綠:「你爹一定要我殺你,你就納命來吧。」

司馬紅綠已無鬥志,但還有逃跑的意志,正想騰身而起,姜小牙卻莫名其妙的說了聲:「小心,下雨囉。」

茶棚裡怎會下雨?但確實,馬上就下起雨來──雨一般的劍光!

正是姜小牙的師父「雨劍」蕭湘嵐當年獨步天下的「雨劍三十八式」中的一招──「清明微雨行人斷魂」。

瀰漫棚頂的毛毛細雨悠悠灑下,司馬紅綠的身體就像是一個被戳了好幾百個小洞的葡萄酒桶,噴出了好幾百道比雨還細的紅色汁液。

姜小牙看著司馬紅綠倒下去,無奈的聳聳肩:「沒關係,你死了之後還會變成鬼,變成鬼之後再來找我理論吧。」隨後他又找補了句:「不過,我想你爹不會同意你這麼做的。」

(未完待續)

商品簡介

★經典歷史武俠小說《鬼啊!師父》精彩續作。

★知名繪師葉長青封面繪圖,跨世代細膩筆觸詮釋。

▍ 在經歷坎坷的姜小牙心中,

▍ 「鬼兒們」就跟狗兒們一樣可親可愛。

江湖高手好漢備出,但從來沒有人像「劍鬼」姜小牙這麼惹人爭議、揣測紛紜。他穿著邋遢,不時會摳著爛腳皮,笑起來一嘴小小白牙。無人知曉他哪裡人氏,師承何處,然他的劍一出手,宛如上面真附了一隻鬼,形蹤飄忽,全無痕跡。

「這個劍鬼,真是見了鬼!」眾人如此嘀咕。大家更不知道的是,甫抵北京的姜小牙,有一個鬼師父,也因此,在他心中,「鬼兒們」就跟狗兒們一樣可親可愛。

▍ 歷史洪流中的鄉巴佬,

▍ 看盡權力的興起、爭奪與腐敗。

明末崇禎十七年三月,「闖王」李自成的數十萬大軍已攻破居庸關,距離北京不到百里;東北關外國勢漸強的清兵,更是雄騎驍卒日日進逼。崇禎束手無策,文武百官人人自危。

此時,江湖好手則各擁其主,四大劍客中,除了曾為李自成麾下的姜小牙,「劍仙」白笑貓是闖王身邊的首席悍將,「劍聖」陶醉是大明東宮侍衛總管,「劍魔」鐵鑄則效忠於大清。

時局紛擾動盪,真所謂兵荒馬亂,崇禎皇帝自縊於煤山的前後幾日,究竟發生了何事,而終致步向最後結局?原本一派天真熱血的姜小牙,又是如何應對眼前這「只要牽涉到政權,沒有任何一方是好東西」的世界?

▍ 你知與不知、信與不信的明朝末年。

▍ 讀此書,就像上了一堂另類的新編歷史課。

本書為經典歷史武俠小說《鬼啊!師父》的續作。作者郭箏以幽默且充滿機鋒的敘事語言、荒謬怪誕的故事情節,刻劃那殘虐不仁的時代,探觸人性內層。

關於明朝的許多歷史、軼事、傳說,更是躍然紙上。例如:原來明朝是歷代最注重服飾打扮的年代?李自成,不只獨眼,還長得像貓頭鷹?吳三桂衝冠一怒為紅顏,陳圓圓真的美如天仙嗎?太子朱慈烺失蹤後,江南那自稱太子的少年是真是假?……

小說與歷史交織,真實與虛構互涉,終而演成一齣又哭又笑的黑色喜劇。

作者簡介

郭箏

本名陶德三,1955年生。現專事劇本與小說創作。

1980、90年代活躍於文壇,曾獲洪醒夫小說獎。以筆名「應天魚」出版武俠小說《少林英雄傳》;以筆名「郭箏」出版短篇小說集《好個翹課天》、《上帝的骰子》,長篇歷史小說《如煙消逝的高祖皇帝》,武俠小說《鬼啊!師父》、《龍虎山水寨》,以及雜文《十大歷史謎團》等。

劇本作品包括:《赤壁》、《挖洞人》、《去年冬天》、《國道封閉》與《彈子王》等。曾七次獲新聞局優良電影劇本獎,以及法國杜維爾亞洲國際影展最佳編劇獎。

2018年起接連推出《大話山海經》奇幻武俠小說系列全七冊。2020重新出版經典作品《鬼啊!師父》與續作《劍鬼姜小牙》。

作者自序

後記

不論古今中外,都是報仇的故事多,報恩的故事少。

這是人類的天性?不敢說,反正《聊齋志異》裡懂得報恩的都是魚、蛇、狐、鳥之類的動物。

一心想要報恩的「劍鬼」姜小牙彷彿源自於《鬼啊!師父》,其實當初我並沒有寫作續集的念頭,後來因為心中產生了一個龐大無比的「妄念」──《武俠二十五史》,從墨子的少年時期一直寫到滿清滅亡,在這兩千三百多年的時空跨度上,每隔三十年寫一本小說,明朝的滅亡當然是其中極為重要的一部,正巧接上了《鬼啊!師父》的結尾。

但這「妄念」顯然虛無縹渺、大而無當,靜下心來仔細一想,八十多本小說?天哪!恐怕寫到我兩腳一蹬都還完成不了三分之一,所以後來就徹底放棄了,若非遠流出版公司的黃靜宜總編和蔡昀臻編輯「苦苦相逼」我寫這篇〈後記〉,我幾乎已經忘了這個緣起。

受到北方遊牧民族入侵,被迫南遷還能站穩腳步的中原政權,前有東晉,後有南宋,兩者都延續了一百多年的氣運,論實力,「南明」比那兩個強得多,面對敵人卻毫無還手之力,主要的原因除了滿清運用了大量的明朝降臣之外,女真族自「金朝」開始吸收了大量的中原文化也是關鍵之一。

皇太極最愛看《三國演義》,他計殺大明棟樑袁崇煥的靈感就來自於小說中的蔣幹盜書,可見小說家天馬行空的想像力不容小覷。

這次改朝換代的影響既深且鉅,僅只一點可概其餘──我們今天所說的「國語」或「普通話」絕對不會是章太炎所謂的「金韃虜語」了。

名人導讀

小牙你終於回來了 謝金魚

這已經是二十幾年前的事,大概是在國一的時候,我媽終於發現我的數學程度爛得超乎常人,一如所有數學很糟的國中生,我開始了人生第一次的補習生涯。那時的一中街還沒有這麼多店家,豪大雞排配嘟嘟奶茶是剛紅起來的街頭美食。我被關進一間聽說是退休名師開的數理補習班,水泥建築看起來像監獄一樣,年邁的老師很瘦、看起來有點嚴肅,每次上課前或下課後就發考卷,老師的手書印在卷子上顯得鮮亮硬挺,但從此讓我恨極了手寫字。

暑假班都是下午上到晚上,中午吃完飯走去補習,基本上沒有發問跟互動,嘎吱嘎吱的電風扇吹著國中生的汗臭味,簡直要命,唯有又冰又甜的大杯話梅綠是唯一的安慰。就在補習開始兩週之後,我注意到坐在附近的一個女孩子低頭看著她抽屜裡的書,她看得非常入神,時不時從書本跟抽屜邊界拿出一些小東西往嘴裡塞。

「還有這樣的啊!」我心想,於是在下課之後,我跑去找同學:「那個……妳剛剛在看什麼書啊?」

「古龍啊!」她說,順便從包包裡拿出其他幾本:「還有梁羽生、金庸、還珠樓主……」

所謂「嚴官府出厚賊、嚴父母出阿里不達」,大概就是這樣,在此之前,一直都是媽寶爸寶老師寶的我,終於感覺做個屁孩是一件多麼舒爽的事,從此走上了不歸路。

我的好同學不但教我上課偷看小說不會被發現的撇步,還教我去哪裡的圖書館的哪一層樓有最多大眾小說,關於小說的選擇,她也有她的一套標準,至於怎樣把小說包在課本裡才不會被發現,她也有各種技巧。

從那之後,我們就約好在上課前一起去補習班後面的圖書館集合,兩個人加起來有十本書的配額,要借互相都會感興趣的書,這樣就可以交換看。於是,一個暑假結束後,我的數學沒有絲毫進步,但看了上百本小說。

某一天,我在報紙上看到了《鬼啊!師父》,郭箏老師雖說家學淵源深厚,但寫起故事那三八兮兮的勁,簡直要把所有名門正派氣得嘔出三升黑血、倒地不起。我從來沒想過,有人可以把武俠小說寫得那麼像荒謬喜劇,當時的書並不貴,但是對零用錢不多的國中生來說,也得攢下一週的飲料錢才能買一本。《鬼啊!師父》僅僅兩百頁上下,排版超空、疑似是要湊頁數(哎呀!),但是故事完整、情節緊湊、人物鮮活,兩縷生前張狂的無主孤魂跟兩個命如螻蟻的菜雞小兵,在明末清初的陝西高原上,竟然意外地捲入時代洪流,這本是悲劇設定卻硬生生寫成了黑色喜劇。

我看過這麼多的武俠小說,卻沒有一本如《鬼啊!師父》一樣能令我念念不忘,後來我進了學院又出了學院,總忍不住寫作說話時得三八一番,估計就是中了郭箏老師的毒,至今未解。當年存錢買的《鬼啊!師父》雖然被翻到書皮破爛、書頁捲邊,我還是每年至少要拿出來再讀一次,跟吸毒也差不了多少。

在遠流出版《大話山海經》系列時,我終於與郭箏老師見上幾次,當時我問他:「我就一個問題,姜小牙後來呢?」郭箏老師一楞,才偷偷告訴我,他有準備寫續集,但想先回頭把《鬼啊!師父》中的重要角色捅個窟窿。

「是不是要我跟你拚命啊!」我心中頓時如萬千草泥馬呼嘯而過,直到我收到新版《鬼啊!師父》的稿件時,郭箏老師果然如他所言回頭修了結局,我只好含著眼淚接受這個事實,但也同時發現,原先隨李闖入北京的姜小牙提前離開了闖軍,也才開啟了新寫的《劍鬼姜小牙》的故事。

雖說手邊有許多事務,但《劍鬼姜小牙》一到手,從前閱讀《鬼啊!師父》的記憶又再次鮮活起來,睽違二十餘年,但書中的小牙只過了兩年,依然活蹦亂跳,既是當年那個機靈狡猾的小兔崽子,卻又因為亂世歷練增添了幾分通透與溫暖,雖然總是愛上不該愛的正妹、又總是陷入三角戀中,依舊是當年的小牙啊!

故事的場景,也從灰撲撲又灰撲撲的黃土高原,來到山雨欲來的北京與繁華燦爛的南京,郭箏老師一向鍾愛的明史故事也在《劍鬼姜小牙》中徐徐展開,文武百官的懦弱自私、闖軍明軍的貪生怕死、名門正派的假仁假義……在這場明末大亂的浮世繪中,透過戲謔不羈的文筆一一道來。

不過,二十多年後再續前緣的小牙,情節又比《鬼啊!師父》周密許多,抽絲剝繭的結果,原以為是幕後黑手大魔王的人,卻又從頭到尾貫徹自己的正直,不管怎樣,小牙終究不屬這個混濁顛倒的世界,千迴百轉後,仍得歸向世外桃源。

這結局一點都不意外,這就是姜小牙。

那個終於回來的劍鬼。

謝金魚:歷史作家。

名人推薦

王盛弘(作家)

沈 默(武俠小說作家、評論家)

陳芳明(作家、政大台文所講座教授)

盧郁佳(作家)

謝金魚(歷史作家)

──俠氣推薦(按姓氏筆畫排序)

好評推薦

從灰撲撲又灰撲撲的黃土高原,來到山雨欲來的北京與繁華燦爛的南京,郭箏老師一向鍾愛的明史故事也在《劍鬼姜小牙》中徐徐展開,文武百官的懦弱自私、闖軍明軍的貪生怕死、名門正派的假仁假義……在這場明末大亂的浮世繪中,透過戲謔不羈的文筆一一道來。——謝金魚(歷史作家)

劍鬼姜小牙
作者:郭箏
編者:蔡昀臻
出版社: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20-09-29
ISBN:9789573288688
定價:320元
特價:9折  288
其他版本:二手書 53 折, 17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