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鐵德魯伊故事集(2):圍困
cover
試閱內容

荷魯斯之眼

我經常遇上讓人想起遼闊天空下的小營火最能羈絆人心的情境。儘管人類是社會化動物,還是有太多情況會把我們區隔出來。膚色與眾不同、語言與別人不一樣、沒有信仰會讓鄰居邀請共進晚餐的宗教⋯⋯最後那一點讓我寂寞了很長、很長一段時間。因為除非把各式各樣新世紀異教版本都算進去,世上已經沒有其他德魯伊了,而那些信仰都奠基在十九世紀重建的德魯伊形象上。

儘管收了學徒,我還是懷疑她不會成為和我一樣的德魯伊——我是說她不會和我一樣信仰古愛爾蘭諸神,尊重他們、向他們祈禱、舉行在基督徒入侵前的愛爾蘭節慶和儀式。蓋亞並不要求德魯伊要信仰任何神祇才能與她羈絆,她只要求訓練精實的心靈和堅定不移的奉獻。我認為關妮兒願意接納神、體會欣賞神所帶來的奇蹟與恐懼,但會堅決抗拒崇拜對方。

但她很喜歡凝望營火。在日常訓練後,營火就是盛著放空與寧靜的暖杯。我用語言和思考模式耗盡她的腦力,然後以武術訓練讓她精疲力竭。每天太陽西落在納瓦霍國家公園的砂石峭壁後時,她就會沉浸在黃橘色搖曳火光前,打探我過去的故事。

「呃,」她說,一屁股坐倒在火堆旁,嘶地一聲撬開啤酒瓶,瓶蓋叮地一聲落地。「今天超累的。真希望我能像尼歐那樣把功夫上傳到腦海裡,不用這樣慢慢學。」她靠在鋪了睡袋的岩石上,喝口啤酒,因為肌肉痠痛而微微皺眉,然後說:「聊聊從前吧,阿提克斯,你年輕時,馬桶發明之前,得走滿地大便的路上山的那個年代。」

「妳真的想聽那年代的事?」

「這個嘛,我喜歡聽古代的鬼事,不過如果你覺得比較好的話,不一定要有大便。我很累了,可惡。隨便講個故事。」

「嘿,我知道你該和我們說什麼故事。」歐伯隆透過心靈連結說。他在火堆旁伸展四肢,躺在我腳邊,露出肚子讓我揉。關妮兒聽不見他的聲音,但可以從我的回應聽出他說了什麼。

「什麼故事,歐伯隆?」

「記得我們在開羅讓那一大堆貓追殺的那次嗎?因為你惹火那個母貓神?」

「喔,你是說巴絲特。有,我記得。那種事情很難忘。」

「告訴我們你是怎麼惹火她的。」

「你知道她在氣什麼。她要我歸還許久之前被我偷走的神祕教典。」

「對,但你沒和我提過細節。你上哪去偷的?你到底為什麼會想去偷一本描寫貓人做愛的典籍?有木乃伊看守嗎?他們臭不臭,有沒有請你幫他們換繃帶?」

「喔,我懂了。嘿!不錯,我想那個故事很適合今晚。哇,那可是西元三世紀的事了。那時我還待在歐洲。」

「等等,阿提克斯,先暫停,」關妮兒說。「這故事很長嗎?」

「不確定。妳趕時間?」

「我不想打斷你說故事,但我該先去回應大自然的呼喚。」

「我最喜歡這種呼喚了!我隨時都能尿尿。」

「好主意。我們先去和大自然聊聊再回來集合。」

有些藏身處比其他的好。最好的藏身處就是有友善同伴的那種,而所謂的友善,是指不會特別在乎你的出身,或身上刺青有何意義的人。他們只想知道該怎麼叫你,確定你能自力更生,還能幫助團體生存,或許偶爾說個笑話,或滾滾床單什麼的。我懷念可以輕易隱姓埋名的年代,隨便捏造姓名,跑去某座小村莊,一直待到我忍不住施展魔法,在妖精前洩露行蹤。我會認識新朋友、幫助大家,然後消失幾年。

那並不表示沒人找得到我。莫利根幾乎隨時都能找到我。而在這故事裡,她是在我和位於現代摩爾多瓦南端的西哥德人混時找到我的,當時我在努力躲避羅馬帝國追殺。她在我撿枯木當晚間柴火時輕輕落在一棵樹上,雙眼綻放紅光,讓我知道她不是普通烏鴉。我環顧四周。附近只有我一人。

「嗨,莫利根。看來附近沒人。妳有事要告訴我?」

她降落地面,化為人形,眼中紅光黯淡。「哈囉,敘亞漢。沒錯,我是來傳信的。歐格瑪有急事找你。你得立刻去拜占庭找他。」

「拜占庭?那裡現在很亂。」

事實上,和我在一起的西哥德人也是那場亂局的一部分。拜占庭——其實是大部分羅馬帝國——都深陷在現代歷史學家稱之為「三世紀危機」的事件中,對外得面對各方邊境的外族入侵,國內幣值又貶到宛如澡堂馬賽克磁磚地上的屎一樣,還有一群軍事將領排隊當皇帝。莫利根來訪是西元二六九年,在奧勒良掌權,帶領帝國重返榮耀之前的事。

「情況還會更亂,特別是埃及。我預見了。」

「妳預見了什麼?」

莫利根嘴角微微上揚。「我預見你在那裡陷入危機。所以你顯然非去不可。」

「妳這樣講,讓我一點去的動力都沒有。」

「激勵你去可不是我的問題。那是歐格瑪的事。我只要你去拜占庭找他。」

「妳要我去?為什麼?妳有什麼好處?」

「人情。世間最棒的貨幣。」

這話說得直截了當。我欠莫利根好幾個人情,她還救過我的命,我無法拒絕。「拜占庭哪裡?」

「一間名叫凱薩之杯的酒館。歐格瑪在那裡等你。」

「我去要花點時間。」

「他知道。但你最好立刻出發。」

「好。再見,莫利根。」

「下次見,敘亞漢。」她變回烏鴉,飛入黃昏。我把木柴搬回村裡,幫大家生好公用火堆,然後收拾為數不多的財物,趁大家用餐時溜入黑暗之中。

幾週過後,我走進凱薩之杯,遮住所有刺青,掩飾我是德魯伊的事實,假裝是出門喝酒的羅馬公民。歐格瑪確實在酒館裡,坐在一張長桌末端,面前酒杯裝了當時堪稱昂貴美酒的飲料,還有一盤麵包和乳酪。

他朝我點頭,指示我在他對面坐下。

「在這裡別提姓名。」他說。「說拉丁語。來一杯?」

「當然。」他幫我點了杯深紅色的葡萄酒,然後繼續說下去。

「很高興見到你。她有說我找你幹嘛嗎?」

「她有提到埃及,就這樣了。」

「對。帕邁拉人很快就會造反,羅馬將會派兵鎮壓。亞歷山大圖書館會有危險。」

我嗤之以鼻。「那間圖書館隨時都有危險。兩世紀前才差點被朱利爾斯‧凱薩放火燒掉。」

「我們認為這次情況會更糟。」

「我們?」

歐格瑪目光移向長桌前端兩個點了酒,但沒在交談的人身上。他們很可能在聽我們說話。

「我本人、我姊,還有烏鴉。」他是指布莉德和莫利根。「很多知識都將永遠失傳。其中有些知識應該保留下來。我對其中幾捲卷軸感興趣。」

我聳肩道:「真好。告訴我幹嘛?」

「我要你去幫我弄來。」

我默不吭聲地凝視他約莫三秒鐘,然後低頭看酒。「我不懂。我會的技巧你都會,還比我強。你親自出手肯定易如反掌?」

歐格瑪輕笑,我抬頭看他。他笑容滿面。「才不易如反掌。其實風險很高。卷軸守衛森嚴。」

「肯定是很了不起的知識。」

「沒錯。此時此刻,你肯定在想自己何必答應此事。」

「我承認這個問題有浮現心頭。」

「你會同意是因為圖書館裡真的有很了不起的知識。所以你帶出來的東西,只要不是我要求的,都可以留下。」

我歪頭。「你可以舉例說明裡面有什麼值得我用命去換的東西嗎?」

歐格瑪看看那兩人,他們還是沒有交談。他比向酒館後方。「後面有座簡陋的花園。要不要去曬曬太陽,繼續聊?」

「當然。」

我們起身,拿著酒杯走過許多桌椅和好奇的目光。從頭到腳都包在衣物裡的人在夏天看起來很顯眼,特別是在習慣裸露小腿的文化裡。歐格瑪邊走邊以古愛爾蘭語小聲說話。

「那些人的能力不強,但很頑固。我抵達這裡不久就被盯上了。且看他們會不會放棄偽裝,直接找上門來。」

花園裡只有兩個人,因為外面很熱,花園中沒多少遮蔭;園中大多是矮樹籬和花圃,沒幾棵樹,而且所有植物都很缺水。唯一快枯掉的棕櫚樹葉投下的樹蔭已經被人占走了。我們走到花園對面,完全站在太陽下,不過也遠離任何人的偷聽範圍。雖然附近根本沒人,但歐格瑪換回拉丁語,壓低音量,只讓我聽見。

「回答你的問題——在圖書館裡,你會找到與圖阿哈‧戴‧丹恩及其他你認識的神祇極為不同的神祕知識。長久以來鎖在黑暗中的儀式、法術及祕密,有朝一日安格斯找上門來時能幫上忙的東西。也有笨手笨腳的巫師得耗費極大心力和祭品才能施展的防禦魔法,但你能輕易修改成優雅的羈絆。」

「在我聽來沒有那麼美好。」

「真的有。再說,你很無聊。你現在多少,三百多歲了?過去五年都和西哥德人一起生活?」

「他們是很有魅力的民族,也是很棒的野炊廚師。我告訴你,他們會用鐵叉烤兔子。而且還有很多與性愛意外有關的故事。」

「去。你渴求更有趣的生活,敘亞漢。你從身經百戰的康恩手裡偷走富拉蓋拉。你從艾兒蜜特那裡學會了最強大的藥草知識,從未洩露出去。可別說你能滿足於平淡無趣的鄉村生活、滿足於當前的知識,永遠不再去學更多東西。」

「你說的或許沒錯。但那並不表示我打算為了你的利益去亞歷山卓送死,歐格瑪,不好意思。」

「我說過了,這對你也有好處。如果你幫我做這件事,敘亞漢,我就欠你一個人情。那可比羅馬錢幣值錢多了。」

這是真的,比真的還真。當神說祂欠你貨真價實、沒有具體細節的善意人情時,你就得好好想想自己是不是在放棄一生一次的機會。說不定是之後能夠救你一命的機會;有些人情,在適當時機去討,或許就等於一張逃離死亡卡。不過很顯然歐格瑪不會幫我逃離任何在亞歷山卓遇上的麻煩。不管那裡有什麼讓他覺得如此危險的東西,對我而言肯定加倍危險。

「我還沒同意,」我對他說,「但至少你引起我的興趣了。多說點細節。我要找什麼,要上哪兒找,會有什麼風險?」

歐格瑪露出勝利的笑容,喝一大口酒,幫兩個杯子都重新倒滿,然後才回答。

「圖書館底下有間密封的寶庫,類似金字塔中的法老墓穴。裡面有幾捲卷軸,還有幾本精裝書。或許還有幾支權杖之類的東西,造型美觀、威力強大。我要的四捲卷軸在一個有荷魯斯之眼標記的亮漆盒中。你知道那個標記嗎?」

「知道。但那個標記很常見,不是嗎?那種盒子可能有好幾個。」

「沒有。」

「如果房間密封,你怎麼會知道裡面有什麼?」

「圖阿哈‧戴‧丹恩也有我們自己的全知之眼。」

「啊。莫利根?」

「沒錯。」

「那些卷軸有什麼特別的?」

語言之神聳肩。「我要看過才能確認。」這種顯然在規避的回應表示他不想告訴我。

「那密封室是誰建造的?」

「不管是誰建的,肯定已經死了。但至少有一部分是屬於埃及女神塞莎特的私藏。」

「我不熟。」

「書寫及保存知識的女神。」

「啊。保存知識。我想這間密封室是要在後世盜賊之前保存知識。」

「對。你可以合理假設會遭遇一些詛咒。」

「比方說?」

「沒概念。」

我揚起雙手。「這個房間位於地下,用毫無生氣的開採石塊密封,對吧?我會無法接觸蓋亞,也就是不能施法。我不認為有可能成功。」

歐格瑪對我點頭,微微一笑。他料到我會這麼說。「至少我有東西幫得上忙。」

他伸手探入上衣褶子,拿出一個刻滿繩紋的金項圈。「這是我和布莉德一起做的。」

「布莉德也有參與?」

「對。她也想看那些卷軸。」他把項圈交給我。「裡面儲存了一些魔力,供你取用。」

我撫摸那些繩紋。「這些是防禦力場?」

「對。泛用式防禦力場,能夠對付我們之前遭遇過的一些埃及詛咒。」

「之前是什麼時候?」

「古時候。就在蓋亞為了撒哈拉元素之死而羈絆圖阿哈‧戴‧丹恩後不久。」

「喔。聽起來合理。」

「我們跑去盡可能恢復秩序,將四散的自由魔力羈絆進尼羅河,主要就是幹這個。埃及的神……不歡迎我們。我們靠這些防禦力場逃出生天。它們不能完全抵擋那些詛咒,但能削弱威力。」

「你有什麼沒告訴我的?當時有死人嗎?」

「當然有。我們總得先見識詛咒的功效才能想因應之道。」

「所以就算有這玩意兒,你還是不願意自己去偷卷軸。為什麼?」

歐格瑪指著項圈。「這些力場幾千年前有效,但他們現在搞不好有新詛咒了。」

我大聲吐氣,用力搖頭。「你會為此欠我一個超大的人情。我想不通的是到底值不值得冒這個險。為什麼要把不想讓其他人知道的東西寫下來?為什麼不和我們一樣口耳相傳就好?」

「在權力的天平上,分享知識占有極大的分量。」他回答,而我後來知道此言乃是真理。「重點向來都是控制你想要分享的東西,而什麼都不書寫記載是最極端的控制方式。這種做法雖然能夠保守祕密,但卻限制了我們散播智慧的能力,不是嗎?想想那個從耶路撒冷傳來的新興宗教——基督教。他們寫下這個叫作耶穌的傢伙的事蹟,而他們散播這些故事的速度遠比我們散播德魯伊教條要快多了。識字的人不多,但那個宗教的教士只要拿著書說:『基督將會回歸!白紙黑字寫在聖經裡!』信徒就會奉為真理。我擔心這些教士出現在愛爾蘭時會怎麼樣。寫下來的文字和口耳相傳的知識一樣神奇。好好想想,敘亞漢。」

這時在酒館裡偷聽的兩個男人從後門出來,發現我們站在一起,拿著能在市集中賣到好價錢的純金項圈。顯然光是那個項圈就足以讓他們不再超無能地跟蹤,毫不掩飾地以暴力威脅。

「打擾了,」其中一人說,他脖子很粗,手臂和豬屁股一樣肥大,「你們都是羅馬公民嗎?」

公民擁有某些權利,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不是公民就會被羅馬當局以芝麻蒜皮的小事,甚至毫無來由地加以騷擾或逮捕。我們不是公民,他們可能早就知道了,所以很顯然打算強調這一點,然後找因頭吞掉項圈。

「偽裝。」歐格瑪輕聲唸誦,當場消失,將體色素與周遭環境羈絆在一起。我當時還沒做護身符,也沒有他那種神力,所以得脫掉涼鞋吸收大地魔力,然後唸誦羈絆咒語。那兩個男人在我這麼做的同時對著歐格瑪消失的位置大吼大叫,還叫我不要動。我沒動,不過在幾秒過後自他們眼中消失。

他們罵髒話,左顧右盼,好像我是趁他們眨眼時迅速跑開一樣。這是普通人看見有人消失時的自然反應,而我向來都會加以利用。趁他們目光飄向別處時,我輕手輕腳地移動位置,歐格瑪肯定也在做一樣的事。我們有必要這樣做,面對他人憑空消失的第二個自然反應,就是去戳對方消失時的位置。沒錯,他們上前,難以置信地伸出雙手,確認我們真的消失了。雖然我離他們很近,但他們只有抓到空氣。我一伸手就能拍到粗脖子老兄的肩膀。他的夥伴,肌肉結實的年輕瘦子,提出了理論。

「我聽說過這種事。他們可能是德魯伊。」

「德魯伊?這裡?我以為他們都在高盧。」

瘦子點頭。「我就是在高盧聽到這種憑空消失的現象。但當時羅馬軍團還是殺得了他們,因為他們並沒有真的消失。他們還在這裡;只是我們看不見。但或許能打傷他們。」他伸手去拔短劍,才剛拔到一半,他的左臉突然在一下生肉甩到砧板上的聲響中塌陷進去,牙齒隨著鮮血飛出嘴外。歐格瑪偷襲他,而他倒了。我配合動手,從反方向擊中粗脖子老兄,被他的下巴撞斷一節指節。他摔倒在地上動彈不得,兩個人暫時都無力追趕我們。

「我們換個地方聊。」歐格瑪用古愛爾蘭語對我說。「我們得離城。消息會傳開,他們會開始搜尋兩個德魯伊。」

「好。」

我們把兩個間諜留在塵土裡呻吟,溜出酒館,在街上撤除偽裝。有些人被我們的出現嚇到,但沒有多想什麼,只當是之前不知道為什麼沒看見我們。我們快步走到附近的城門,在守衛聽說要留意我們這種可疑人士前離城。

「如何?你怎麼說,敘亞漢?」歐格瑪問。「願意去偷卷軸、拿走任何你想拿的書,並讓我欠你人情嗎?還是要讓羅馬人摧毀那些寶物?」

我不愛這種不是這樣就是那樣的說法,但又知道評論此事絕非明智之舉。「時限?」結果我問。

「你還有時間趕去,不過越快越好。等叛軍起義、羅馬反擊時,你可不想還待在城裡。布莉德預見了這一點。」

「沒有樹林可以傳送過去?」

「很不幸沒有。」

「那就得騎馬數週。但這樣可以遠離安格斯‧歐格。好吧,歐格瑪。我去。」

「太好了。」

我一出城立刻甩甩手,施展治療法術羈絆打斷的指節,心裡很肯定這只是一連串苦難的開端。

——更多精彩冒險,請見《鋼鐵德魯伊故事集2:圍困》

商品簡介

德魯伊的奇妙冒險!

地球上還隱藏著哪些不可思議的秘密與奇遇?

▍紐約時報暢銷榜

▍亞馬遜網路書店發燒奇幻小說

▍空降尼爾森公信榜排行

▍《出版人週刊》強力推薦

「超有趣的動作派小說。」

德魯伊大戰埃及神、斯拉夫雷神的SM冒險、獵狼犬神探⋯⋯

遼闊星空下的營火故事,最是羈絆人心!

活了二十一個世紀的鋼鐵德魯伊阿提克斯.歐蘇利文,終於擊敗了宿敵、開始訓練學徒,並在訓練後的營火邊,分享一個又一個奇妙的冒險故事⋯⋯

在通訊非常不發達、捏造身份很容易的年代,他曾藏身於部落中平安度日,但愛爾蘭神歐格瑪找到他,希望他幫忙從亞歷山大圖書館偷個卷軸出來。只是,大量埃及神明守護著這個地下室與其中的知識寶藏——阿努比斯、巴絲特、知識女神莎塞特⋯⋯還有大名鼎鼎的荷魯斯的典籍與神器都在其中。

一個德魯伊便體驗了各種地球不為人知秘密與奇遇,而當有三個德魯伊加上一隻獵狼犬,更是有數不盡的冒險奇談,「鋼鐵德魯伊故事集」第二集登場!

凱文‧赫恩是幽默機智的出色說書人。在本書中,他用合理的解釋把各神話傳說巧妙織進故事之中,創造出一個令讀者覺得異常熟悉卻又高度原創的世界。這個系列出版後在美國引起熱烈迴響,銷售長紅,每一集都躍上《紐約時報》暢銷榜。《鋼鐵德魯伊》魔力十足,立下全新的奇幻里程碑!

而故事集則是在《鋼鐵德魯伊》各個緊湊事件之間的片段插曲,描寫鋼鐵德魯伊日常充滿幽默與動作的冒險——

《荷魯斯之眼》

阿提克斯前往埃及的亞歷山大圖書館,目標是知識女神莎塞特的卷軸,當他來到目的地,發現這裡竟然有許多神明的加護,其中包括了大名鼎鼎的荷魯斯!

《布拉澤的鬼怪》

一堆狗屁倒灶的事,把大德魯伊歐文送到當年阿提克斯該死的家門外⋯⋯

《抱抱地牢》

斯拉夫雷神的SM地牢初體驗。

《血布丁》

新手德魯伊關妮兒在波蘭接受女巫們的波蘭語教學,同時在酒吧工作。而這一天,一個吸血鬼來到她工作的酒吧,指名要找她⋯⋯

《歐伯隆的肉肉神祕事件簿》

讓獵狼犬神探與他的寵物德魯伊幫你解決怪誕的殺人事件吧!

本書收錄

【荷魯斯之眼】、【金塵德魯伊】、【布拉澤的鬼怪】、【抱抱地牢】、【血布丁】、【作祟的魔鬼】、【田園夢的盡頭】——7則「鋼鐵德魯伊」冒險故事

繁體中文版獨家加碼收錄:【歐伯隆的肉肉神祕事件簿】

作者簡介

凱文.赫恩(Kevin Hearne)

凱文.赫恩土生土長於美國亞歷桑納州,而他筆下的「鋼鐵德魯伊」世界,也是從亞歷桑納坦佩市展開的。他與狗狗玩耍時總是全心投入,此刻很可能就正在和狗玩,比手畫腳說著像是「誰是好狗狗?」或「誰想吃點心?」之類的經典名言。他也喜歡抱抱樹、隨著老派重金屬音樂起舞,而且還在看漫畫書。

他從來不諱言說自己是個中年宅男,並且在小說中將他對超級英雄的熱愛與宅男特有的博學發揮得淋漓盡致。「鋼鐵德魯伊」系列所涵蓋的神話、文化信仰體系相當博雜,更有狼人、吸血鬼、女巫、妖精等等奇幻與傳說生物擔任重要角色;而諸如對現代年輕人的觀察與對宅生態的描述,以及引用電影或搖滾樂等等大眾文化所作的精確比喻,更顯示出赫恩對漫畫、電影、搖滾樂這些大眾文化的涉獵之廣,以及他天性的幽默。這部融合奇幻與神話,加上一點電影或漫畫英雄的「鋼鐵德魯伊」,不僅為讀者帶來刺激的娛樂,也令熱愛各種大眾文化的粉絲深深著迷!

赫恩作品:

鋼鐵德魯伊系列

《鋼鐵德魯伊1:追獵》

《鋼鐵德魯伊2:魔咒》

《鋼鐵德魯伊3:神鎚》

《鋼鐵德魯伊4:圈套》

《鋼鐵德魯伊5:陷阱》

《鋼鐵德魯伊6:獵殺》

《鋼鐵德魯伊7:破滅》

《鋼鐵德魯伊8:穿刺》

《鋼鐵德魯伊9:天譴》(完)

《鋼鐵德魯伊故事集:蓋亞之盾》

《鋼鐵德魯伊故事集2:圍困》

譯者簡介

戚建邦

自由作家兼小說譯者。著有《希臘神諭:逆子戰爭》及「戀光明」、「筆世界」、「左道書」等長篇小說。譯有《善惡方程式》、《審判日》及「夜城」、「秘史」、「魔印人」等系列小說。

名人推薦

各家書評強力推薦

「⋯⋯節奏、幽默與神話讓這個系列永遠充滿樂趣!」

——《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重點書評

「有趣、犀利⋯⋯還有大量動作、幽默,以及神話!」

——《書單》雜誌(Booklist)

「強大的現代英雄,擁有古老祕密、累積了二十一個世紀的求生智慧⋯⋯以活潑的敘事口吻⋯⋯旁徵博引的都會奇幻冒險。」

——《學校圖書館期刊》(Library Journal)

「赫恩是個幽默機智的出色說書人⋯⋯本書可說是尼爾.蓋曼的《美國眾神》加上吉姆.布契的《巫師神探》。」

——SFF World 書評

「如果你喜愛幽默有趣的都會奇幻,那《鋼鐵德魯伊》是你的菜。如果你喜歡豐富精彩的都會奇幻,更該拿起《鋼鐵德魯伊》,以及凱文.赫恩未來出版的任何東西。」

——SciFi Mafia 網站書評

「⋯⋯超棒的情節、超幽默的敘述,超有趣的動作派小說。」

——The Founding Fields 網站書評

「根本不可能不被凱文.赫恩創造的世界吸引。」

——Yummy Men and Kick Ass Chicks網站書評

「赫恩用合理的解釋把神話巧妙織進故事之中,這是部超級都會奇幻。」

——哈莉葉.克勞斯納(Harriet Klausner),著名書評與專欄作家

「融合了現代背景與神話,令人愛不釋手、歡笑不斷的喜劇。」

——阿利‧馬麥爾(Ari Marmell),奇幻作家

「這個風趣幽默的新奇幻系列在故事中融入凱爾特神話,還有一個思想前衛的遠古德魯伊。」

——凱莉‧梅丁(Kelly Meding),奇幻作家

「凱文‧赫恩為古老神話注入新意,創造出一個異常熟悉又高度原創的世界。」

——妮可‧琵勒(Nicole Peeler),奇幻作家

鋼鐵德魯伊故事集(2):圍困
Besieged
作者:凱文.赫恩(Kevin Hearne)
譯者:戚建邦
繪者:Gene Mollica
出版社:蓋亞文化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20-09-16
ISBN:9789863195030
定價:390元
特價:79折  308
特價期間:2020-12-31 ~ 2021-03-31其他版本:二手書 64 折, 25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