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境之雨
cover
試閱內容

沉默之槍

她走進辦公室門口時,交叉的雙臂緊緊抱著胸前的黑色提包。她全身上下的穿著,也是黑色的。也許,她之所以這麼穿,是因為不想引人注目,不過,在燈光的映照下,這一身漆黑的打扮,反而將她的雙眼襯托得更引人注目了。

其實,她的雙眼並未上妝。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為從她驚慌的眼神中,傳達出一種腹背受敵、無路可退的窘迫,模樣像是在守護著一筆鉅額贖款,正準備與綁架犯會面。只不過,她的黑色提包並不算大,不像是裝有什麼鉅款。

秘書如紋從來不會讓客戶在門口站太久。這是她的潔癖。她總是時時刻刻都盯著門口的動靜,務使客戶一上門,就能受到最迅速的接待。我常覺得,她要是也以相同的方式來處理我的帳單就好了。不,也許其實那不是什麼潔癖,而是妄想。她生怕客戶多站個兩秒,就會打消委託的念頭,轉身離去。

「鈞見,有客人。」如紋露出甜美的笑容──我知道那是對來客,不是對我,不過,無論如何,還是很好看啦。如紋輕輕地對她說,「我先去倒杯茶。想喝什麼?」

女子沒有回答。

「茉莉綠茶,可以嗎?」等了一會,她沒回答,如紋逕自悄然退去。

其實無妨,反正泡杯茶擺桌上就對了。無論是什麼客戶,尤其是像眼前這種沒自信的,只要願意開口,最後什麼茶都多少會喝一點。

「廖氏徵信諮詢協商服務顧問中心,歡迎您。」我領著她走在廊上,打開會客室房門入內。「請往這邊。我叫張鈞見。怎麼稱呼?」

「……宋采珮。」

「宋小姐,請坐。」我看著她坐下來,她仍然緊抱著包包。「請問有什麼能幫忙的?」

「我……我本來想報警,可是……」

我喜歡「報警」這個字眼。這代表案子具有一點危險性、一點挑戰性。客戶帶來的委託,多半滿無聊的。換作幾年前,旁人可能會察覺我的眼中閃過轉瞬即逝的亮光。不過現在我是職業級的了,這時候我會稍微閉一下眼睛,彷彿略作思索、故作神秘。

廖叔提醒過我,偵探絕不能透露對案子的個人好惡,敏感的客戶容易受他人左右,進而影響到他們描述案情的用字遣詞,最後恐將導致辦案方向的誤判,得不償失。對啦,我懂他的意思,就是沒查出結果,會拿不到錢。

走進來的如紋端了兩杯茶,放在桌几上。如紋的動作總是既輕柔又俐落,絕不打擾對話。但宋采珮的話還是中斷了。果然,她對周遭環境非常敏感。

此時此刻,我只能盡量連呼吸的聲音都放輕了。等她。

待如紋離去後許久,宋采珮才將包包放在膝上,以顫抖的手指打開拉鍊。「我在我家人的房間裡,發現這個。」

她從包包裡拿出了一樣以毛巾包好的東西,雙手捧好,彷彿一件貢品,謹慎地放在桌几上,與如紋端來的茶杯保持距離。接著,她猶豫了一會,看我一眼,我立刻報以好奇、鼓勵的微笑,此時,她似乎才終於下定決心,將毛巾解開。

裡頭有一把手槍。

「我不知道這是真槍還是玩具槍。」她說,「但是很重。」

我伸出雙手,拎著毛巾的兩端,把手槍朝自己拉近。重量確實很沉。接著,我傾身向前,端詳著包著毛巾的手槍──從金屬光澤、機構設計來看,如果是玩具槍,那就是做工精良的超擬真頂級品。

「宋小姐,妳碰過這把槍嗎?」

「沒有。」

「所以毛巾是妳準備的?」

「不是。」她搖頭,「在我發現時,就已經是這樣了。」

「妳說妳本來打算報警?」

「對。只要我可以先確定這是一把真槍。」

「如果是玩具槍呢?」

「那當然就不用報警了啊!」她的語氣有些詫異。

「也不一定。」

「……什麼意思?」

「如果這是一把玩具槍,那麼,也是一把非常接近真槍的玩具槍。」我解釋,「這種非常擬真的玩具槍,通常不是只做了好看、單純拿來觀賞的而已,也能裝填BB彈,具備了一定程度的殺傷力。」

宋采珮聽了我的話,嘴脣有些顫抖。「反正,你先檢查就是了!」

「沒問題。那麼,讓我來檢查一下。」我站起身,到牆邊櫃子找了一副矽膠手套。戴妥後,我拿起手槍,開始檢查手槍的握柄、保險、彈匣、滑套等處。我對槍懂得不多,知道的都是廖叔找人教我的,不過至少一些手槍的大部分解還不成問題。

宋采珮睜大雙眼,不放過我拆解手槍的整個過程,幾乎沒有眨眼。

「貝瑞塔(Beretta)九二FS。」我將槍組裝完成後,脫了矽膠手套,說:「義大利製,重量不到一公斤,使用九釐米子彈,是美國軍方、警方長期使用的制式手槍。這把槍保養得還不錯,不過,得經過更精密的檢查,才會知道有沒有經過改造。」

「所以……這是一把真槍?」

「對。」

「確定不是玩具槍?」

「確定。不過彈夾、槍膛裡都沒有子彈。」我補充一句,「妳在房間裡有發現嗎?」

「我找過了,沒有。鞋盒裡只藏了這把槍。」

「妳整個房間都找過了?」

「大致找過了。」

「如果有子彈的話,就會變得很危險。」

「……這我知道!」

「那麼,請妳報警吧。」我將手槍包好,還給宋采珮。「因為妳手上有真槍,我可以陪妳一起過去,替妳作佐證。等一下秘書小姐會給妳一份合約,要麻煩妳簽個名。另外,她會跟妳說明委託費用及收據的事。」

「等一等……我……」

「怎麼了?」

「我還不能報警。」

「但妳剛剛說妳會報警。」

「沒錯,我是說我一定會去。」宋采珮的語氣憂慮,眼神再度出現猶豫。「可是,至少我必須先知道,這把槍是怎麼來的。」

「妳想知道,妳的家人為什麼會取得這把槍。」

「對。」

「宋小姐,我得聲明一點──依據本社規定,調查不得涉及刑事案件。」

「為什麼這樣規定?」

廖叔規定的。但我沒有這樣回答。

「徵信社也是正當職業,必須遵守法律。」我平心靜氣地發表違心之論。「所以,一旦在調查中發現妳的家人確實涉及犯罪,調查就立刻終止。可以嗎?」

「當然!」她表現出一副理所當然的態度,儘管說服力不太夠。「真的有犯罪的可能性,我也不可能裝作沒看見的。」

「明白了。」我點點頭,「那麼,請談談妳的家人吧。」

「其實,就是我的兒子。」

「妳的……兒子?」

「他叫宋家豪,今年高二……」我想,提起他兒子的年齡,或許她經常感受他人目光中的疑惑,連忙解釋:「我的外表看不出來已經三十五了,對吧?當時,我還是個商專的學生。家豪出生前,他爸爸就離開我了。可是,我從來沒後悔過。真的!」

一談到往事,宋采珮的情緒激動起來,臉頰上紅暈微泛。

「家豪自小就是個很懂事的孩子,他很體貼,從沒讓我操過心。總之,他是不可能跟犯罪、槍枝扯上關係的……」

沒錯,很多媽媽都這麼說。理由是「交了壞朋友」。

「我知道你不相信我!」

不知道是我神情不小心透露了內心想法,還是她敏感過頭,她立刻出言強調。

「相不相信,要看你兒子怎麼解釋。」

我的語氣平靜。

「不行!你不可以直接找我兒子談。」宋采珮的焦急溢於言表,「……我跟他約定過,要跟他當一輩子的好友,無話不談,給他充分的信任。所以,我不會偷拆他的信、檢查他的書包,干涉他的交友。我們說好,彼此互相尊重,保有各自的隱私。他也不會再追問他爸爸的事。可是,我畢竟不是他的好友,而是他的母親。」

「好吧。」

確實。父母本來就不可能跟兒女做朋友。那只是一種哄小孩、卸除對方心防的藉口。還沒出過社會的小孩,怎麼可能知道成人世界的朋友,也不存在「無話不談」這檔事?又或許,其實這是父母的一種自我催眠,說服自己要當個開明理性、成熟圓融的父母。小孩或自己,反正選一個來哄。

「我不能讓他知道我發現了這把槍。所以,我還得馬上把槍放回他的房間。」

「這很危險。」我說,「我們並不知道,他的手上到底有沒有子彈。」

「我知道!可是我相信家豪!」

她的眼中泛著淚光。

我默不作聲,沒打算爭辯。徵信社這種地方,終究不是討論相不相信孩子的諮詢處,而是有多少證據、拿多少錢的交易處。一張照片、一段錄音,行情值多少,絕非高興喊個數字便罷,而是要交出真鈔的。行事作風,說不定比警察局、法院更現實、決絕。

我暫且將目光移開,注視著靜置在桌几上的那把手槍。一把被悉心保養、妥善藏匿在高中生房內的貝瑞塔。那槍身的光澤,宛如黑洞般闃暗,深邃得彷彿要將周遭的亮光盡數吸入。這把貝瑞塔的背後有什麼故事?我不得不承認,實在讓人非常好奇。

「既然妳要把槍放回去,」於是,我站起身來,打斷她的焦躁。「那麼,不介意我跟妳走一趟,順便查查他的房間吧?」

---

性情驟變的兒子,憂煩不已的母親,這把神秘的手槍,究竟隱藏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暌違十年,既晴以一神探張鈞見為主角的最新作品,你絕對不能錯過!

商品簡介

沉默,是絕望中最溫柔的吶喊!

公視人生劇展《沉默之槍》原著小說

台灣偵探IP首次影視化

【金鐘編劇】王卉竺 專文推薦

【金曲歌王】黃文星、【演員】林真亦 強力好評!

這場大雨洗淨一切,

也將所有的秘密盡皆抹去。

然而風吹不乾的是眼淚,

滴落城境,化入人間……

【沉默之槍】

宋采珮顫抖地從提包中拿出一把貝瑞塔九二FS手槍,這把槍是在兒子家豪的房間裡找到的。她不敢想像為何兒子會有這種東西,家豪就像所有母親眼中的乖兒子,聽話、懂事,從不讓人操心。而這把槍的出現,就像上天對她開的一個惡劣的玩笑……

【疫魔之火】

自疫情爆發以來,這座城市彷彿瞬間失去了控制,而一場在饒河街引燃的無名火不僅燒出了人命,也讓夜市店家的生計更是雪上加霜。但即便情勢已經如此迫切,朱宜映仍放不下葬身火窟的哥哥,她絕不相信「電線走火」這種千篇一律的說法,因為她知道,這起大火必定出於人禍!

【泡沫之梯】

為了揪出害死弟弟的肇逃兇手,黃佳慈早已破釜沉舟,不留退路,但車禍現場少之又少的線索,讓真相如同被黑幕籠罩般陷入膠著。她就像攀爬著一座只存在剎那的泡沫之梯,一旦泡沫消失,便立刻直墜深淵……

【蠶繭之家】

顏心依從未想過這個家竟有破滅的一天,父親失業,母親出軌,然而她的絕望還未止於此。一份偶然發現的失智診斷報告,讓她對父親的身心狀況備感焦慮,但一切卻為時已晚,父親早就行蹤成謎,而她也像被困在蠶繭裡,動彈不得……

從學生犯罪到肺炎疫情,從車禍肇逃到失業問題,台灣第一神探張鈞見最新短篇連作,洞穿深邃的謎團,扣緊社會的脈動,讀完之後你將恍然明白:真相雖然冷冽如雨,卻也蘊含著深深的愛與救贖!

作者簡介

既晴

推理、恐怖小說家,兼寫推理評論。目前任職於科技業。

主修推理小說,認為推理小說具有「無窮變化、無限可能」的絕對魔力,希望藉由創作來表現理智的樂趣、人性的極端、思考的邊界;輔修恐怖小說,著迷於人類精神世界裡黑暗、未知的潛意識層面。愛好研究推理文學史,縱觀古今推理小說之演化,著有推理評論、雜文近百篇,散見各報章雜誌及推理相關書籍。

以《請把門鎖好》贏得第四屆「皇冠大眾小說獎」百萬首獎而出道,後以偵探張鈞見為主角,陸續發表了長篇《別進地下道》、《網路凶鄰》、《超能殺人基因》、《修羅火》及短篇集《感應》等系列作,非系列作品則有長篇《魔法妄想症》、短篇集《獻給愛情的犯罪》與《病態》。另與法醫高大成合著罪案紀實小說《重返刑案現場》,並擔任公視人生劇展劇作《沉默之槍》製作人。

●【謎人俱樂部】臉書粉絲團:www.facebook.com/mimibearclub

●22號密室推理官網:www.crown.com.tw/no22

名人導讀

【推薦序】

樹立獨具台灣特色的「國民偵探」

金鐘編劇 王卉竺

很榮幸有機會與既晴合作將〈沉默之槍〉從短篇小說改編為影視作品,反覆閱讀文本的過程中,一次次被其精巧的謎團設置、懸念的營造折服。更讓人驚豔的是,收尾不僅抽絲剝繭,仔細梳理了先前留給讀者的謎團,卻不流於疲軟無力的流水帳解釋,反而有著充滿力道的人性辯證,更昇華主題,讀完餘韻猶存。

甚至,影視改編也無法完美轉譯既晴小說中精妙的設計與布局。他用文字經營的特殊氛圍,以及他留給觀眾的想像空間,與拍攝出來的影視作品有著不同的味道。即便看過影像,回頭再讀既晴的作品,仍會帶給觀眾截然不同的精采饗宴。

近年來,台灣影視圈轉型,開始發展多元的類型劇。依我觀察,既晴是台灣,尤其可以說是影劇圈業內,少數具有扎實推理類型劇概念以及創作經驗的作者。他不但深諳設計類型劇的亮點與模式,更走出自己的一套風格。既晴的作品有很大的影視改編潛力與價值,精采的布局與反轉,為影視作品打下良好的基礎結構,人性的探討又能為作品帶來更多層次的深度。

且既晴更是台灣少數具有IP概念的作家,經營多年的張鈞見系列作品,已經建立完整且讓人著迷的世界觀。在角色塑造上,這個與眾不同的怪奇偵探張鈞見,不若一般偵探類型劇作品都會突出偵探古怪、乖張性格,張鈞見不僅親民,甚至帶有和善的暖男特質。

在閱讀文本的過程,第一人稱的敘事模式,讓讀者貼近偵探張鈞見的所思所想,我們不再只是旁觀者,遠距離欣賞偵探如何和歹徒鬥智,而是隨著張鈞見進入謎團之中,親自體驗案件裡,每個引人好奇的懸念、出乎意料的反轉,以及隱藏在故事背後,真切的情感與人性的溫暖。

而既晴作品的精妙與厚度不僅建立在情節詭計的設計,還有背景資料蒐集的扎實與用心。每篇作品都可以感受到他對細節要求之細緻,甚至到刁鑽的程度。除了犯罪手法、法醫知識、警方辦案細節等硬知識的深入研究,他也嘗試將台灣文化、特色等軟知識融入作品中,絕不是表相上的視覺符號,而是他深入每個台灣人熟悉的街景、飲食以及生活模式中,親自挖掘出來的「台灣精神」。

既晴耕耘推理類型作品幾十餘年,為台灣的推理小說打下根基,甚至為影視界注入一股全新的能量。期待張鈞見系列這個IP,可以有更多篇章在影視作品中大放異彩,樹立獨具台灣特色的「國民偵探」,也讓台灣推理劇類型作品可以更上層樓。

城境之雨
作者:既晴
出版社: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20-09-14
ISBN:9789573335931
定價:350元
特價:79折  277
特價期間:2020-09-30 ~ 2020-12-31其他版本:二手書 73 折, 255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