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笛:童話推理事件簿
cover
試閱內容

〈傑克魔豆殺人事件〉

1

「漢斯!你再慢吞吞的,我便要丟下你了。」

「先生!請等等我啊!」我拖著沉甸甸的行裝,沒好氣地在這條滿佈泥濘的小路上追著霍夫曼先生。太陽已經下山,天色也愈來愈黑,如果我們還找不到鄉鎮的話,今晚大概要睡在野外。我當然無所謂,但霍夫曼先生很害怕在沒有磚瓦保護的環境下睡覺,他說他不想成為森林裡的黑熊和灰狼的晚餐。其實我也不明白,他為什麼有舒適的房子不住,有華麗的衣服不穿,老是往歐洲各處山林野嶺亂跑。每次霍夫曼先生回到倫敦,貴族們也爭相拜訪,希望先生出席舞會酒會,或者介紹女兒給二十九歲仍單身的他認識,可是霍夫曼先生說寧可到劇院看看莎士比亞先生的新劇目,甚至到大學發表演講,也不願花時間應付那些麻煩鬼。

「漢斯!你看,那兒不正是個小鎮!看來就算馬匹捨棄了我們,上帝也沒有呢!」霍夫曼先生指著前方,晚霞下我看到微弱的燈光。我們如斯狼狽,全因在路上休息時馬匹發飆逃跑了,丟下我們主僕二人在那個陰深的森林中。我那時心想死定了,因為從前一個小鎮出發時,我聽酒館的老頭提過那森林裡有女巫和山怪,我想馬兒一定是感到邪惡的氣息而逃去,但霍夫曼先生氣定神閒,指著樹上說:「先向我們所知的事實求證,得不到結論才歸咎我們所不知的事情。漢斯,你看那個不是蜂巢是什麼?剛才馬匹很可能被胡蜂刺中,所以才會亂走的。我們也快走吧,我可不想被胡蜂螫傷。」

我們沿著泥路,走到這個小鎮的入口。田野上有幾道矮牆,零星的磚屋散落在道路兩旁,與其說這是一個小鎮,不如說它是一個有點規模的村莊吧。我們向一位農婦查問過後,找到了鎮內唯一的小旅館。

「兩位客人!歡迎光臨我們雅各鎮!兩位打算留宿多久呢?」旅館老闆是個胖子,我們剛踏進店門,他便熱情的招呼著。也許他看到霍夫曼先生的衣裝雖然髒,但講派頭仍是倫敦上流社會的一份子,這個小鎮又偏僻,難得有位富有的紳士路過,自然不敢怠慢。

「我叫萊爾.霍夫曼,是一位作家。這是我的僕人漢斯.安得森.格連。我們打算明天便離開,只留宿一晚。我們的馬匹走失了,你們有沒有馬匹賣?」霍夫曼先生以一口純正的倫敦式英語說著,顯得旅館老闆的北方口音就像俄語那樣滑稽。

「有!有!我們有全英格蘭最好的馬!霍夫曼先生打算去哪兒嗎?」

「我正在撰寫有關考證各地民間傳說的書籍,所以打算去北方找寫作的題材。你們這兒有沒有什麼有趣的傳說?像羅賓漢 或林中仙子 的也可以。」

「哦,很可惜啊,先生,您來遲一步。雖然我們沒有像亞瑟王 和圓桌武士般的偉人,但我們曾有吃人的巨人傳說──可是,巨人沒有了,我們現在只有一件可怕的罪案。如果您寫的是駭人的犯罪紀錄,或是悲劇的劇本,這兒便剛好有一個事兒。」

「為什麼說我們遲了?」我問:「你是說,巨人傳說變成了可怕的案件?」

老闆捻了捻嘴上的鬍子,說:「說來話長。您們來的時候,看到東面的山崖嗎?那是座奇異的山,山上只有石頭,樹木少之又少,樵夫和獵人也不會上去。傳說山上住著一個巨人,他身高三十尺,一口可以吞下一隻牛,走起路來地面也會震動。他只要伸一伸手,便可以把雲霧撥開,抓住老鷹,一腳便可以把大樹踢倒,所以山上的樹木這麼少。有人說過,他最喜歡拿小孩當下酒菜,所以我們從來不讓小孩子靠近那山半步的……坦白說,就連成年人也不敢哩。」

「這樣的題材很合我的研究啊,」霍夫曼先生高興地說:「為什麼你說這個巨人沒了?」

「因為他死了。」

「死了?怎麼死的?」我好奇地問。

「摔死的。橫豎今晚沒有其他客人,讓我從頭開始說起吧。」老闆拿出酒瓶和三個杯子,乾脆坐下跟我們聊起來:「東面的山崖下有間小屋,住著米列特母子。米列特先生病死已有好幾年了,留下米列特太太和他的傻兒子傑克。他們一家可真命苦啊!米列特先生本來就不富有,只靠耕作為生,怎料五年前有天患起怪病,不用三天便一命嗚呼,他太太和當時只有四歲的兒子便得孤苦無依地生活。您知道啊,女人和小孩憑什麼獨自活下去?米列特太太又不肯再婚,其實以她的美貌要再嫁個好丈夫也很容易。別說雅各鎮,就連整個布萊克浦 也找不到像她的美人哩。結果這些年來他們家坐吃山空,連家裡最後一頭牛也要拿來賣抵債。哪裡曉得那個笨兒子竟然把牛賣了五顆豆子,差點氣死米列特太太。」

「豆?一頭牛至少值一個金幣 吧!」我不禁高呼出來,霍夫曼先生盯了我一眼,像叫我別那麼失禮。

「就是啊!當晚鄰居知道後也說傑克──即是那個笨蛋兒子──被騙了。沒辦法,四歲便沒了父親,頭腦簡單也不是他的錯,沒人教他嘛。米列特太太氣得把豆子丟出窗外,懶得把它們煮來吃……也對,五顆豆子不知道該一口吃掉還是分五次吃好。」老闆訕笑著,一面說一面替我們斟酒。

「鎮上沒有人幫他們嗎?」霍夫曼先生說。

「我們本來也想幫他們的啦,誰知道兩天後米列特太太拿了一袋金幣到麥克道爾先生家裡還債。」

「誰是麥克道爾先生?」

「哦,我忘了說。麥克道爾先生是鎮上的鄉紳,也是本鎮最富有的人。米列特先生過世後,他不時借錢給米列特太太呢……不過……」老闆小聲地說:「我看他是看上米列特太太的美色才這麼慷慨,他一向是個吝嗇的財主哩。」

「米列特太太那袋金幣從哪兒來的?」

「這就是問題關鍵了!」老闆的表情亮起來:「話說那天米列特太太把豆子丟出窗外,翌日早上豆子竟然長成粗大的豆莖!傑克看到便一邊說著『看!那人沒騙我,這是神奇的豆子啊!』一邊爬上沿著山崖生長的豆莖。日落時,他帶著一袋金幣回來,據說他是從那個巨人的家裡拿的。」

「巨人的家?」

「他說他找到巨人的家,遇上了巨人的妻子。巨人的妻子怕她的丈夫會殺害傑克,所以把他藏起來,待巨人睡著後,便送了一袋金幣給傑克,著他趕快逃走。」

「那麼說,傑克見過巨人和他的妻子?」霍夫曼先生緊張地問。的確,如果有人目睹三十尺高的巨人,甚至知道他的家在何處的話,這樣的題材足夠霍夫曼先生寫兩三本書。

「這個啊……這樣說吧,除了傑克,我們整個鎮的鎮民也見過了。」老闆聳聳肩,微笑說:「不過不像是您所想的……讓我先繼續說吧。」

霍夫曼先生點點頭,雙眼炯炯有神。每次遇上不可思議的事情時,他也是這表情。

「剛才說到米列特太太拿了金幣還給麥克道爾先生。可是,那袋金幣只及借金的一半,五年來積累的債務可不少。於是,傑克又去找巨人的太太,這次帶回來的是一隻會生金蛋的母雞。」

「會生金蛋的母雞!漢斯,這個故事愈來愈有趣了。」霍夫曼先生興奮地說。

「可是這隻生金蛋的母雞沒過兩天便死了。於是傑克再一次爬上豆莖去找巨人太太,這次他拿到的是一個會自動演奏的黃金豎琴。」

「巨人和黃金豎琴!太精采了!如果這發生在古希臘的話,大概會變成像俄耳甫斯 的神話!奧維德或阿波羅多洛斯 可以憑此寫出精采的作品!」

「先生,我不想掃您的興,但接下來的卻是殘酷的現實。」老闆的語氣一轉,說:「就在傑克拿走豎琴時,豎琴卻突然響起來,驚醒了打瞌睡的巨人──巨人追著傑克,沿著豆莖爬下來,傑克一時心急,拿起斧頭砍斷豆莖,巨人掉了下來,死了。」

因為這個突如其來的結局,霍夫曼先生和我也一時說不出話來。

「所以你說鎮民都看過巨人……的屍體?」我問道。

「對啊。但原來巨人什麼嘛,統統都是謠言!那個巨人的確很高大健碩,但並沒有三十尺高那麼誇張,頂多只有八尺吧。巨人掉下來時,米列特太太和傑克就在旁邊,看到他啪的一聲撞在自己屋後菜田裡,嚇得魂飛魄散。而那位巨人太太更從山上走了下來,要控告傑克謀財害命。」

「巨人太太走下山來?她也是巨人嗎?」我奇道。

「她比我們也要高一些,但只是七尺多吧。原來那位巨人叫雷戴爾,他和太太住在山上已經好一段日子,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雷戴爾先生是位鐵匠,打造好鐵器便會沿著石山另一邊的小路到鄰鎮發售,所以我們一直沒見過他們。雷戴爾太太說她丈夫一向不喜歡小孩子,那天看到傑克時怕惹她丈夫發怒,所以把他藏起來,給了他麵包和牛奶,可是這小傢伙竟然順手牽羊,偷走了他們一袋金幣!」

「啊!這麼說,母雞和豎琴也是傑克偷來的?」我想像不到這個九歲的孩子是個小毛賊。

「是啊。雷戴爾太太看見丈夫慘死十分傷心,所以要我們的法官還她一個公道。想不到傑克年紀小小便這麼殘忍……唉,都怪米列特先生死得早,他是鎮上難得的好人,我兒子出生時他還送上了一籃子雞蛋……」老闆看著屋梁,想得出神。

「老闆,」霍夫曼先生說:「你剛才說,那些豆子一晚便長成了豆莖?」

「聽說是這樣。」

「那麼傑克把豆莖砍斷後,倒下來的豆莖呢?」

「被拿去燒掉了。」

「誰拿的?」

「這我可不知道啊。好像說這樣的不祥事都怪這豆子,不盡快燒了它會招來惡運。」

「剛才你說巨人……雷戴爾先生摔死在米列特家旁,即是豆莖旁嗎?」

「對,聽說是這樣。」

「豆莖有多高?」

「我沒爬過,不知道哩……先生您怎麼對這豆莖很感興趣似的?」老闆捻著鬍子,問霍夫曼先生。

「沒什麼,因為這故事太奇異了,說不定也可以當我的書的題材。」霍夫曼先生頓了頓,說:「漢斯,我們的北方之旅推遲數天沒什麼關係吧?我們可以留下來好好的研究一下這個傳說般的案件。」

「先生,我想您們頂多只會多留一天吧,雖然我很歡迎您在這兒住一兩個月。」老闆說。

「為什麼?」霍夫曼先生問道。

「因為明天早上傑克便會接受審訊,下午便會行刑吧,到時事件也會平息了。我們的治安法官薩頓閣下是個很乾脆決斷的法官哩,他的判案一向很……」老闆湊過頭來,壓下聲音說:「……獨裁。」

「唔……這樣的話……」霍夫曼先生沉思了一會,喃喃自語地說:「看來要用一些犯規的手段了……」

「先生?」我看到他的樣子,不由得有種不祥的感覺──每次先生蹚渾水,把我們捲進麻煩事也是這個模樣。

「老闆!」霍夫曼先生一臉神采飛揚,沒理會我逕自對老闆說:「我想我們會住一星期。馬匹的事先擱下,現在我們需要好好睡一覺,因為明天早上要參與一場精采的審訊呢!」

商品簡介

當床邊故事變成刑事案件,

「童話」的背後又有著什麼樣的真相?

創作生涯的原點與超越,華文推理第一人陳浩基的「初心」之作!

特別收錄「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首獎作品〈藍鬍子的密室〉!

如果你在夜半聽到悠揚的笛聲,

請小心留意家中的孩子們,

說不定,下一個輪到的就是你……

英格蘭的鄉間發生了一起離奇的殺人案,死者是當地人口中的「巨人」,嫌犯是一名年僅九歲的少年。少年供稱自己是無辜的,只是用了神奇的魔豆爬到巨人家,還親眼目睹了會下金蛋的雞、自動彈奏的豎琴,這都是少年編造的謊言嗎?

一名驚魂未定的少婦獨自徘徊在冰冷的雪地裡,她自稱是附近的男爵夫人,在丈夫出門時好奇逛了城堡的地下室,卻驚見恐怖的刑具和屍骸。「藍鬍子男爵」真的是邪惡的殺人魔王嗎?還是背後隱藏著更駭人的陰謀?

為了解決哈梅林地區嚴重的鼠患,當地豪紳委託神秘的吹笛人捕鼠,事成之後卻又翻臉不付錢。不久之後,城鎮中的小孩開始離奇失蹤,受害者的家門口也出現勒索信,這是吹笛人的報復嗎?難道,他擁有不可思議的魔法?

從犯罪懸疑到社會寫實,從奇幻科幻到恐怖驚悚,陳浩基每一次出手,都是創作維度的躍進。「童話推理」則是他融合推理與童話的嶄新嘗試,透過嚴謹的考證,不但完美還原中世紀迷信的黑暗氛圍,更將我們耳熟能詳的床邊故事盤整重塑,注入了「本格推理」的新生命,凝鍊出令人拍案叫絕的閱讀魔力!

作者簡介

陳浩基

香港中文大學計算機科學系畢業,台灣推理作家協會海外成員。2008年以童話推理作品〈傑克魔豆殺人事件〉入圍第六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決選,翌年又以續作〈藍鬍子的密室〉及犯罪推理作品〈窺伺藍色的藍〉同時入圍第七屆「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決選,並以〈藍鬍子的密室〉贏得首獎。之後,以推理小說《合理推論》獲得「可米瑞智百萬電影小說獎」第三名,以科幻短篇〈時間就是金錢〉獲得第十屆「倪匡科幻獎」三獎。

2011年,他以《遺忘.刑警》榮獲第二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他的長篇力作《13.67》則創下個人高峰,不但獲頒2015年台北國際書展「書展大獎」、誠品書店「閱讀職人大賞」、第一屆「香港文學季推薦獎」,更一舉囊括週刊文春10大推理小說和偵探小說研究會10大本格推理小說雙料第一名、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10大推理小說第二名,以及booklog海外小說大賞,創下華文推理小說在日本出版界的空前紀錄。該書目前已售出美、英、法、義等十餘國版權,並即將改編拍成華語、韓語電影和連續劇。

另著有《網內人》、《山羊獰笑的剎那》、《第歐根尼變奏曲》、《S.T.E.P.》(與寵物先生合著)、《闇黑密使》(與高普合著)、《倖存者》、《魔蟲人間》、《大魔法搜查線》、《氣球人》、《筷:怪談競演奇物語》(與三津田信三、薛西斯、夜透紫及瀟湘神合著)、香港推理作家短篇合集《偵探冰室》及《偵探冰室.靈》(與譚劍、文善、黑貓C、望日、冒業、莫理斯合著)等書。

●【謎人俱樂部】臉書粉絲團:www.facebook.com/mimibearclub

●22號密室推理官網:www.crown.com.tw/no22

魔笛:童話推理事件簿
作者:陳浩基
出版社: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20-08-10
ISBN:9789573335603
定價:350元
特價:79折  277
特價期間:2020-09-30 ~ 2020-12-31其他版本:二手書 49 折, 172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