鎌鼬
cover
試閱內容

騷動之刀

南町奉行所巡邏捕快內藤新之助,是個入門贅婿。他生性謹小慎微,從不敢收受賄賂。捕快薪俸微薄,一家老小常得勒緊褲帶度日。雪上加霜的是,新年剛過,岳母卻染上眼翳,必須支出一筆龐大的醫藥費。他一時籌不出錢,只得將隨身佩帶的雙刀中,較短的那柄腰刀送去典當。他叮囑當鋪老闆,十天內他必定贖回,切莫張揚。老闆安慰他,武士抵押佩刀表示正值太平盛世,這種事早已司空見慣,甚至送上一把竹刀供他暫時頂替。新之助欣然接受,佩於腰際,若無其事地值勤。就這樣,距離約定贖回之日的十天過去,二十天過去,三十天也過去了。

然而,又過半個月左右,某處商家受到案件牽連,為了避免遭官府傳喚耗損金錢和時間,店主塞了些小錢給相關人士,換取免除作證的方便。新之助從中分到一些好處。既然是有錢大家一起賺,新之助也就心安理得。由於這筆意外之財,他想起那柄腰刀。執著的本性驅使他趕忙去贖回屬於自己的佩刀。豈料,當鋪老闆說一不二的性格,比起新之助有過之無不及,早已將那柄腰刀轉賣他人。

「哎,橫豎不是村正,也不是正宗之流的名刀。」老闆事不關己地說,「再買一柄不就得了?」

於是,新之助順利佩著另一柄腰刀回家,總算了卻一樁心事。

然而,事情並未就此落幕。因為新之助買下的那柄腰刀……

會.說.話。

嚴格來講,是會發出呻吟。每晚子時一到,便會傳來一種像是出自丹田的低哼,聽著無比憂傷,猶如要將潛伏幽暗之處的無主孤魂全喚醒的荒寺古鐘。兩刻鐘一到,呻吟戛然而止。問題是,家人根本嚇得不敢睡。如此持續三天,首先是妻子撐不住了。徹夜沒闔眼的女人尚可趁著白天補眠,可憐的新之助卻只能帶著滿眼血絲,強打精神出勤,但睡眠不足比沒吃飽飯還要令人難以忍受。至於家中妻子也沒好到哪裡去,雖然生活捉襟見肘,畢竟是八丁堀的捕快之妻,要是天天像賣春婦依樣,在太陽高掛的時候呼呼大睡,傳出去實在不好聽。束手無策的新之助找上當鋪老闆,劈頭便是一番責怪。

「捕快大人,您別開玩笑。天底下哪一把刀會說話?真有那種事,往後乾脆擺個大鍋子,在這裡替我記帳吧。」

老闆說得理直氣壯。新之助算不上機靈,好歹是個捕快,從老闆飄忽的眼神和鷹勾鼻上冒出的汗珠,察覺他早知此刀有異,恰好逮到機會扔出燙手山芋。對方既然裝傻到底,多說也就無益。再繼續囉唆下去,萬一老闆惱羞成怒,到處散播流言,指稱捕快大人根本是膽小鬼,到時候恐怕會得不償失。最後,新之助只好將那柄詭譎的刀插回腰間,垂頭喪氣地打道回府,等待又一個不眠之夜的到臨。

「我看,還是找間合適的寺院送去供養吧。」

「能這麼做當然再好不過。」妻子細眉深鎖,「可是,總得給方丈一筆謝酬。」

阮囊羞澀的新之助雙手交抱,陷入沉思。於是……

「於是,他拿來寄放在這裡?」阿初輕輕摸著大哥六藏擺在榻榻米上的刀。「所以,這就是那柄會說話的刀?」

日本橋通町的飯館「姊妹屋」。家主六藏不忙的時候,總是坐在屋裡的這間狹窄的內室。不過,身為一個聽差的探子,他其實沒有太多閒暇,飯館的生意全交由妹妹阿初與妻子阿好打理。

「真同情內藤大人,至今佩在腰上的仍是竹刀。」六藏撓撓脖子,轉頭望向弟弟。「依我看,這件事該歸在阿初和你管轄的範圍吧?」

「沒錯,聽起來像是奉行大人會喜歡的故事。」

直次給了大哥這樣的答覆。他抱起胳膊、端詳那柄刀的模樣,與找上六藏哭訴求援的新之助十分相似,唯一不同的是,直次對這類怪事早就習以為常。

「內藤大人知道我們處理過這方面的事嗎?」

「不,他不曉得,只是湊巧找上我罷了。那位大人耿直的個性就像一支木樁,卻也像木樁般不懂變通,因此同儕很不待見他。大概是上回為了大增屋那件案子打過幾次照面,才拿來託我幫忙吧。」

阿初拿起刀,仔仔細細地上下打量。這刀看起來並不新,但也沒有太多使用的痕跡,尤其黑繩纏繞的刀柄不見一點磨損。刀鞘上的黑漆未有絲毫斑駁,亦無任何裝飾。儘管做工相當講究,可惜缺乏華貴的英氣,無法令人愛不釋手。

「刀身如何?」六藏詢問阿初,只見她順手拔出刀。「刃紋是直刃。上面有什麼雕花嗎?」

所謂的「刃紋」,是指鍛造刀劍的過程中,進行淬火步驟時形成的不同紋路。有的像波浪,有的像一長串駱駝的駝峰,各異其趣。「直刃」則是幾乎是呈一直線的紋路。

「上面什麼都沒有。」阿初回答。那片銅製的護手也沒有半點雕飾。這柄刀可說是從裡到外都平淡無奇。

事實上,元祿年間(一六八八~一七○四年)以後,刀具漸漸失去原本的用途,進而被打造成藝術品,以供鑑賞或把玩之用。愛刀人不再侷限於武士,連富賈之流亦不惜豪擲千金,只為極盡奢華之能,並競相炫耀。不少流傳後世的逸品,不僅刀身鐫有不動明王或玉追龍,護手上的蝴蝶或白頸鴴更是以純金或銅合金鑄造。究其背景,可歸因為時值太平盛世,直至幕府末年發生的黑船事件,才恢復「刀劍乃是武器」的昔日觀點。不過,眼下江戶仍是一個歌舞昇平的時代。

「真奇怪,若只打造一柄短腰刀,通常會費更多工夫。」

「該不會有另一位武士大人丟失了這柄刀,現在腰上插的是竹刀吧?」阿好從旁插話。

「刀銘呢?」

「要看刀銘得卸下刀柄,時候不早了,明天再繼續吧?不如今晚先按原樣擺著,聽聽它到底會用怎樣的聲音說話。」直次提議。

「唔,也是。」六藏抬手捏了捏下巴。「內藤大人說,那聲音又大又吵,但具體說的是什麼,實在聽不清。」

「阿初,當心別割傷手。」阿好高聲提醒。只見阿初將手指擱在刀刃上,輕搓幾下。

「大嫂,方便給張紙嗎?」阿初請求道:銀色的刀刃上,隱隱映出阿初白皙的面孔。

接過阿好遞來的白紙對摺,阿初將刀刃朝上插入紙間,略略傾斜握刀的角度,往回勾劃。就算這時候她拿的是孩童用來削竹蜻蜓的小刀,也能輕鬆割開紙張。

沒想到……

白紙居然紋絲不動,僅僅從刀刃上滑行而過,簡直像拿一把裁縫尺來割開紙張。阿初小心翼翼地摁了摁刀刃,結果還是相同。打個比方,這種情形如同手指使勁按在紙門的木框上也不會割傷。

總之,只能靜待這柄刀到了半夜,究竟會說些什麼了。

時序雖然已入春,這一夜仍是狂風大作。滿是木屋的江戶市街,最怕強風引發火災。家家戶戶無不繃緊神經,被窩裡的百姓個個豎起耳朵,仔細聆聽遠方近處是否敲響消防警鐘,誰都無法安穩入睡。

姊妹屋的這一家人,同樣對窗外的風勢有些擔心。然而……

「喂!」

打著盹的六藏陡然坐起。阿好不自覺地攏緊衣襟,不安地挪動坐姿。在她身後倚著房柱的直次,則是屈身向前。

阿初雙手掩嘴,表情彷彿在聆聽某人訴說祕密。

喔喔喔喔喔喔喔嗚——這是他們聽見的聲音。刀,果真發出呻吟。一聲,再一聲,宛如雨夜裡遠方野狗的吠叫,又像是朝井底聲嘶力竭地呼喚正要踏上黃泉路的故人。即使捂住耳朵,那如泣如訴的哀求仍會從指隙鑽入耳裡。

「這到底是——」

六藏一把抓住阿好的手臂,要她別出聲。

喔喔喔喔喔喔——嗚

豈止兩刻鐘,時間漫長得像是無盡的夜晚。直到最後一聲顫抖的長音結束,腰刀才安靜下來。

挾小的內室變得靜悄悄,屋外的風聲又灌入耳中。大概是什麼地方的紙燈籠被風吹著跑,一陣啪嗒作響,又嚇了阿好一跳。

「阿初……」

直次看向妹妹。阿初嘴唇半啟,一雙鳳眼瞪得老大,彷彿聽聞街坊鄰居的誰和誰相偕私奔的震撼消息。

六藏雙眉緊蹙,抬手往額頭一抹,喘了口粗氣。

「真的聽不分明……」阿好不禁打了個哆嗦。

「不是的,我聽出來了,說得很清楚!」阿初總算回過神。

「說什麼?」

「它說了一遍又一遍:若能聽懂這段話,快去木下河岸的小咲村,告訴坂內小太郎,虎正在作亂、虎正在作亂……」

商品簡介

日本國民作家──宮部美幸

洞悉人性卻不失溫柔,

獨特「人情學」世界的原點!

跨足懸疑、推理、奇幻領域,當代最具人道關懷的作家,創作初衷始終不變。

在她的故事裡,我們尋回與自己與他人的連結,並體會到閱讀的無上快樂。

★「絢麗而且神祕的四個故事,提醒讀者世間的奇異魔幻均發生於人們的日常之間,如果這是作者的原點,完全可以想像未來會生長出怎樣的怪物。」

——邱常婷(小說家,《新神》作者)

【故事介紹】

世間萬物並非都能說清楚、道明白,複雜的人心更不例外。

然而,看似不可思議的怪事,往往會成為打開禁忌之匣的鑰匙……

〈鐮鼬〉

來去如風,不為錢財、只為奪命的,究竟是人是妖?

城內流傳著殺人魔「鎌鼬」的惡跡。舉凡見過他的人,皆淪為刀下亡魂。夜晚,醫師出診遲遲未歸,女兒阿葉不放心,匆匆去迎接,不巧撞見「鎌鼬」殘酷斬殺的瞬間……

〈臘月貴客〉

一輩子老實做生意,也能夢想坐擁金山嗎?

每逢新年第一天,旅店「梅屋」總會有一名商人上門投宿,並留下十二生肖之一的珍貴金飾當住房費。可是,今年對方卻面有難色地找老闆夫婦密談……

〈迷途之鴿〉〈騷動之刀〉

生為天才卻缺乏慈悲,帶來的是福是禍?

通町捕快老大的妹妹阿初,在十六歲初潮來後不時會「看見」奇異的幻影。某天,她在街上發現一位貴夫人的衣袖沾血,好意提醒卻引起紛爭,更牽扯出一起連續失蹤案;不久,發生一樁匪夷所思的命案,丈夫疑似殺害妻兒後自刎,凶器竟是一柄會「說話」的刀……

【推薦回響】

‧比起「謎團」本身,如何解決的過程更為精彩,我認為是宮部作品最大的魅力。雖然並非每篇故事都有幸福的結局,但總會試著讓「惡意」歸零,這也是作家的一種溫柔。

——笹川吉晴(文藝評論家)

‧這是我的第一本宮部美幸,十分易讀、富有溫度,看到了許多現代人遺失的珍貴情感,也很喜歡各篇登場的少女,勇敢而有信念。

——日本讀者

作者簡介

宮部美幸 Miyabe Miyuki

1960年出生於東京,1987年以《ALL讀物》推理小說新人獎得獎作〈鄰人的犯罪〉出道,1989年以《魔術的耳語》獲得日本推理懸疑小說大獎,

1999年《理由》獲直木獎確立暢銷推理作家地位,2001年更是以《模仿犯》囊括包含司馬遼太郎獎等六項大獎,締造創作生涯第一高峰。2007年以《無名毒》獲得吉川英治文學獎。

寫作橫跨推理、時代、奇幻等三大類型,自由穿梭古今,現實與想像交錯卻無違和感,以溫暖的關懷為底蘊、富含對社會的批判與反省、善於說故事的特點,成就雅俗共賞,不分男女老少皆能悅讀的作品,而有「國民作家」的美稱。

2007年,即出道20週年時推出《模仿犯》續作《樂園》。2012年,再度挑戰自我,完成現代長篇巨著《所羅門的偽證》。2013~2014年,「杉村三郎系列」《誰?》、《無名毒》、《聖彼得的送葬隊伍》接連改編日劇,2018年推出系列最新作《沒有昨日,就沒有明天》。近作尚有《逝去的王國之城》、《怪奇草紙:三島屋奇異百物語伍》、《這個世界的春天》等。

譯者簡介

吳季倫

曾任出版社編輯,目前任教於文化大學中日筆譯班。譯有井原西鶴、夏目漱石、森茉莉、太宰治、安部公房、三島由紀夫、星新一、大江健三郎、中上健次、宮部美幸等多部名家作品。

鎌鼬
かまいたち 
作者:宮部美幸(Miyabe Miyuki)
譯者:吳季倫
出版社:獨步文化
出版日期:2020-08-01
ISBN:9789579447799
定價:340元
特價:79折  269
特價期間:2020-12-31 ~ 2021-03-31其他版本:二手書 47 折, 16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