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樣女醫白袍叢林生存記:一起哭,一起笑,一起LOVE
cover
目錄

【第一章】命運的那條線

飛吧!

隱隱寂寞

無與倫比的美麗

震撼教育

命運的紅線牽向何方?

我一定要掐死你

鬼故事

史上最放浪形骸的白袍之夜

【第二章】如果的,美好的

Miss Independent

三秒膠

六便士之歌

基本演繹法

千萬要小心

醫師娘美夢

褲頭的祕密

我超帥,對吧?

【第三章】結束與開始

妳所環抱住的

Body talk

凝視深淵

鹿死誰手

我可能不會選你

家家有本難念的……

放入海中的飄搖

那些說出口跟說不出口的「不要走」

求救訊號

這樣的我,你還要愛嗎?

你要自己大喊「不可以」!

玩火一定會自焚嗎?

快!快跑!

【終章】過一天,愛一天

Here I am

告別無底洞裡的陌生人,轉身給世界最悠長的濕吻

【番外篇】一元外傳

試閱內容

【命運的紅線牽向何方?】

醫學系新生的生活如火如荼,緹娜跟之之忙得不亦樂乎。這完全跟高中那種刻苦埋頭死讀死背、每個科目念三遍的方式不同,自由了!解放了!再也沒有人管你熬夜到幾點才睡,電腦網芳上抓不完的電影、日劇;生平第一次在臺北二十四小時營業的誠品書內窩著,浸淫在從未體會過的書香文青氣息裡;生平第一次看貓空夜景看到日出,人生各種記錄紛紛打卡完成。

咦?好像都沒提到念書齁……是的,這一群臺灣教育考試制度下的生存者們,對念書考試什麼的,早就應該駕輕就熟了!

應該。

但是!人生最怕的就是這個「但是」,之之屬於依舊苦讀型,整天蹲在宿舍角落煲她的用功粥,書桌上貼滿黃色N次貼,像是要鎮壓書櫃怨靈的符咒那樣。

而緹娜呢,正遭受到人生有史以來最大的打擊跟信念摧毀!

原來說到念書考試這件事,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當緹娜在課堂上狂抄教授稀哩呼嚕狂講一通、根本沒有管臺下有聽沒有懂的筆記時,美女喬安娜正在宿舍裡睡到一個天昏地暗;當應運著大學必備的「共筆制度」,共筆組如同狗仔隊般雙眼噴火的筆記、錄音、拍照,外加旁敲側擊老師可能會出的考題時,喬安娜課本是用哪本原文書都不知道XD

緹娜忍不住問:「喬安娜,妳這樣念得完嗎?」已經是考前一天了,她有點替喬安娜擔心,期中考範圍有兩百多頁的原文書耶!

但喬安娜只是微微一笑:「可以呀~」關上寢室門,回頭去睡美容覺。

結果證明,緹娜自己才是那個需要擔心的人。

考試當天,喬安娜第一次移步前往教室,她在門口愣愣看著教室內,原來,她不知道教室是哪間,也不確定老師長什麼樣子,看得緹娜又好氣又好笑,揮手叫喬安娜進來,要開始發考卷了。

所謂的open book考試,原文書放在桌上翻沒關係,因為,老師出的題目會難到你就算翻了也找不到正確答案!

緹娜邊寫邊懷疑自己、懷疑人生,奇怪?怎麼有看沒懂?更……這該不會是什麼論文題目吧?哇……不管書內怎麼翻來翻去,都不會寫啦!

哭哭。゚ヽ(゚´Д`)ノ゚。

沒!想!到!就在這時,喬安娜提前交卷了!

之之跟緹娜驚訝的抬頭看她!

緹娜心想:「該不會她這麼快就放棄了吧?」而這樣的驚訝猜想,卻在考試分數張貼在教室門口時,整個被徹底擊沉。

緹娜考了個不及格,之之低空飛過,而喬安娜——竟然第一名!

緹娜問喬安娜到底怎麼辦到的,她淡淡的說:「嗯……還好耶,就考試前一晚大致翻了一遍啊。」

聽了這回答,緹娜整個內心都在跪地吐血_(´ཀ`」 ∠)_

這臺詞分明明是她高中成績壓輾全班時,還故意放話「我只念一次」加撥劉海的說法啊!

緹娜回過神,開始觀察同班的同學,赫然發現像這種不知「記不住」為何物、字典裡沒有「看不懂」、「念不完」的人,超多!就像日本節目「東大方程式」裡,說著「高三每天的讀書時間有沒有三小時都很難說」、「考前沒怎麼讀書就考上東大了」那些欠揍的話,不是刻意為了激怒人而講,因為他們就真的這樣!

再說說她的大學男同學阿鬼好了,明明聯考分數高分卻低取,就因為不想到外縣市念大學。

緹娜想起自己挑燈夜戰的那些年,看向依舊認真的室友之之,她突然領悟到了什麼……

一摔課本!開始更安心玩耍了!XD

*

然而這樣的生活,到了大三出現迥然不同的挑戰,也是每個醫學生聞之色變的「大體解剖課」要來了!

這堂課有著吃重的八學分,早上四小時被拉丁跟英文學名轟炸,下午四小時則被熏鼻刺眼的福馬林轟炸,連喬安娜都認真進教室了。畢竟要翻動實體才能真正看到、摸到,這就是大體解剖課,真正將醫學生跟其他通識課程大學生區分出來、非常不同的地方。

第一堂大體實驗課,一具具的大體老師從福馬林櫃撈起,解剖課開始,他們知道了第一件震驚的事實——大體是趴著的!在簡單行禮過後,所有醫學生從肩部開始下刀,今天的進度是卸下整隻手臂,找出臂神經叢。

同組的之之、阿鬼、緹娜面面相覷。

都還沒見到正面,就要先切掉人家的肩膀啊……滿滿的OS浮在空氣中。

最後緹娜硬著頭皮、拿起刀片畫下,心中震撼於大體解剖課的第二件事實:上課是不戴口罩的!

其實沒有硬性規定,甚至還有發紙口罩可用,但看到授課教授跟助教都沒人戴口罩,一問之下他們說:「習慣了,而且這樣比較尊重。」大家也就放下本來欲拿紙口罩的手。

實驗課的進度有快有慢,之之跟緹娜認命的輪流下刀,但阿鬼一個大男生,竟然整臉慘白。助教靠近關切,阿鬼只是低頭狂搖。

助教大笑:「沒關係,習慣就好,如果不認真分,到時這科被當暑期可是要補修的,一整個暑假都要洗大體唷!」

阿鬼只好咬牙,頂著更白的一張臉起身工作。

數小時後,扯斷的、割爛的,各組狀況不同的臂神經叢都慢慢顯露出來,實際進行時,不得不邊翻書邊找實體,緹娜跟之之都擔心自己的原文書會染上福馬林的味道。

更不用說那個臂神經叢有多複雜了!

緹娜換手後,之之接著繼續挖,緹娜走到隔壁組看喬安娜他們的進度,正好聽到喬安娜在指著神經比對。喬安娜把圖片當中所有名詞全部照順序講了一次,還把神經控制的肌肉、肌肉走向、血管跟神經彼此之間的交錯位置,一口氣全部講完,搏得滿堂彩!

緹娜驚訝的問:「天啊!老師今天早上才上完這些名詞,而且是用飆速的,妳怎麼記得住?有事先預習嗎?」

喬安娜微微一笑:「沒有啊,老師不是早上有講?」

老師不是早上有講))不是早上有講)))早上有講……

是有講啦但那是包含在數百個新名詞當中欸我的媽呀!

妳不要講得好輕鬆自在好像在指妳家地圖好嗎!

緹娜倒抽了很多口氣,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句話,真是一點都不錯啊……

*

上大體解剖課那學期的壓力之大,讓之之的讀書角落更加陰暗了,總是在角落苦讀的她,除了那次失敗的聯誼,鮮少再參加課外活動。比起交際,她更能在房間座位區畫下的結界裡悠然自得。至少努力念書就會有收穫。她這樣想。
而略為邋遢懶散的緹娜,三餐都配原文圖譜邊吃邊背,儘管書本畫面極其噁心,但還是不比根本背不完的每天三百多個拉丁單字痛苦;阿鬼整天上課就哎聲嘆氣、哭哭啼啼,一直要緹娜幫忙切切割割;喬安娜偶爾會現身上個解剖課,其他時間就跟還在重考、非醫學系不念的男友約會到不見人影。
這學期被熏下來,福馬林那特殊的化學味會滲入整個皮膚當中,無論怎麼洗都聞得到,就連書本打開也都是。每次醫學系學生出現在餐廳,蒼蠅跟人群都會退避三舍!

終於,昏天暗地的大體解剖課之後,傳說中的「大體考跑臺」來了!

十多具大體一字排開,用紅線拉出要考的部位,可能是一條神經、一條血管、一塊肌肉,就看老師的心情如何。

面對教科書用背的都已經很勉強了,實際對應到真正的人體上,會有各種大小粗細不同、位置變異、一條神經變兩條的情形,更是讓人頭痛!

考前,阿鬼翻看著大體,疑惑的問之之:「欸,這條神經是啥?我怎麼看圖譜上沒有?」

緹娜湊過來,三人翻找著前後上下,把周圍可確認的部位一一排除後,確定是圖譜上沒畫、可能為變異特別怪的神經。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最後決定……把怪神經藏起來塞回去!

拜託~正常的都背不完了,神經大大請您行行好,消失吧!已經一團亂了別來煩啊!

當助教在講臺上公告考前一周開放實驗室讓大家進來惡補,以及不可以亂動亂碰等注意事項云云,阿鬼他們這邊正偷偷把不想被考到的地方又塞又埋的。

助教提高音量:「不要以為我看不出來唷!」

眾人心頭一驚……

*

考試當天,緹娜跟之之已經背名詞背到要吐的程度,衰退的記憶半衰期以秒為記。進入考場後,一分鐘一題,一百題考下來也要一個多小時,專注力跟體力都是考驗。每題時間到鈴響,大家就同時間往下一題移動。

崩恰恰——崩恰恰——偌大的實驗室裡,上百人整齊畫一的跳著華爾滋?宮廷舞?鄉村方塊舞?只差搭配音樂了XD

真是超級奇觀!

考試中間偶有騷動,比方說紅線掉落啦、指示的小紙條飛走,緹娜心中默默祈禱,考到自己組上的那具大體時,不要被發現、不要被考到、那、條、變、異、神、經啊……

他們一題一題的前進,然後,終於看到,那條神經被抽出來綁上了紅線了……

整個暈倒(☍﹏⁰。)

果然還是被助教發現了啊……那叫什麼神經來著?慘了,亂掰吧!還是是那個名字呢?嗯可是……

大體解剖課就在這樣的天人交戰中結束了。

然而,還沒真正結束!

考後一週,大家突然接到通知,要到警局按指紋做筆錄?!阿鬼跟緹娜嚇得揣測,是不是因為偷塞神經被發現,要被懲罰?

沒想到是助教在檢閱考卷時,發現有作弊嫌疑,好幾人的答案錯得一模一樣!如果單純只是答案錯或許還不明顯,但這些人幾乎滿分,全部都錯相同的題目,而且還是助教考試當天早上才臨時更改的題目,那就非常奇怪了!

實驗室之前開放一周時間,連晚上也二十四小時開放,只有考前一晚要出考題,助教會鎖門。後來調閱監視器發現,助教離去後,居然有人從氣窗爬進了實驗室!還就在氣窗上留下明顯的手印痕,難怪要採指紋!

全班同學當然被個別的獨立詢問,看到助教氣到吐血、講臺上7pupu,無不感慨萬千。最後事情不了了之,大家極有默契的不再提起,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金田一爺爺、隱約知道兇手是誰……

另外還有一件最震撼的事——不受作弊事件影響,考滿分的喬安娜要轉學了!

正確的說是她在陪男友重考時,也順便一起報名了聯考,結果又考上一次醫學系,而且還是全臺灣最強的那個醫學系……

這段期間之之跟緹娜可是拚死拚活的在準備大體考試欸!有沒有這樣的啊!

歡送喬安娜後,緹娜認真理解到,在這龍蟠虎踞的醫學系中,金字塔頂端中還有更金字塔頂端的,她就跟那條變異神經一樣,不知道自己的定位、重不重要,不知道何時,會有命運的紅線把她牽向何處啊!

【六便士之歌】

唱首六便士之歌,黑麥滿布袋,

Sing a song of sixpence, a bag full of rye,

二十四隻烏鴉,烤進一個派……

Four and twenty blackbirds baked in a pie……

小莎一如往常的哼著這條童謠,緹娜跟之之都聽到會背了。

這天,她們一起前往實習醫師開會會場,會議由各科總醫師主持,各組平日難得一見的同學、外校剛rotate到本院的新進intern,都會齊聚一堂,更可說是講臺上自嗨、講臺下交換八卦的場合。

踏進會議室,一群坐在右前方的生面孔瞬間回頭,是另一個醫學中心剛來報到的學生群,她們直盯著小莎,讓小莎的輕快哼唱戞然而止!她整個人微微僵了一下,像被蛇群盯上的獵物青蛙,然後動作僵硬的把自己塞到最後方角落的位子裡。

緹娜跟之之沒見過這麼「銳氣全無」的女王小莎,略為訝異的跟著入座。

緹娜問:「小莎,妳怎麼了?」

小莎低著頭:「遇到之前同校的同學……」

之之點頭:「啊對,妳是XX的嘛,後來intern才北上,跟我們一起。」

緹娜說:「那要去跟她們打招呼嗎?」

小莎急忙回答:「不用了!」

緹娜跟之之完全摸不著頭緒,看著小莎奇怪的反應。

會議結束後,大家魚貫離開,小莎正好跟那群「前」同學在出口處狹路相逢。小莎像是眼底沒有成像一般,雖然視線與對方交會,但只是微笑掠過,立刻大步離開,把緹娜跟之之遠遠甩在後頭。

兩人正要追上,卻被那群前同學攔住,其一開口:「妳們跟那個小莎……很熟?」

緹娜頷首。

對方又說:「妳們知道……她以前的事嗎?」配著背後其他人一臉「記者快來抄」

表情興奮。

約莫十分鐘後,緹娜她們終於知道,為何小莎要唯恐避之不及了。

*

小莎在之前的學校,曾捲入一樁轟動全校的桃色事件。當時除了小莎,還有另一個女主角。男主角已經是總醫師等級了,最後,男、女主角雙雙用近似殉情的方法,終結了整個故事。

醫師要殉情,如果不是存心嚇人,幾乎很難失敗。當時事件相關人偷拿了救護車裡的常備藥物「氯化X」——心臟麻痺強效劑。

之之簡直不敢相信,整個走路像是在飄一樣,茫然的看向緹娜。

緹娜沉吟了一晌,抬頭問之之:「妳覺得呢?」

之之緩緩開口:「……我覺得啊,畢竟那是小莎之前的事了……」

緹娜點頭:「對,而且說真的,小莎來我們醫院同組後,也沒聽過她講這些。」緹娜依稀記起,曾聽小莎提起個模糊的名字……T.O.先生。

之之又說:「如果真的要說,我寧可聽小莎自己開口。」

緹娜說:「她不肯講,其他人也別去挖這個黑洞吧。」其實緹娜沒說出口的是,對於這樣的閒話,她有滿腹的嫌惡。

之後,小莎總是忙到不見人,直到一次用餐,緹娜一個人在地下室逮住了她,

緹娜正要開口,小莎就苦笑:「怎樣,妳聽到了Version幾點零的版本?」

緹娜搖搖頭:「不是,我只是要問妳最近在忙啥,還好嗎?」

小莎愣了愣,啞著嗓音說:「不太好,那些事情又……傳開了。我以為換了醫院就沒事,但醫界實在太小……」

緹娜默默不語。在醫院的苦悶工作環境中,要一件事情傳播的最快速度,就是有心人去護理站咬一咬耳朵,馬上就是最強的廣播。

小莎深呼吸,在最安靜的角落裡,娓娓道出她的故事。

*

小莎在當上實習醫師前,還在學校的「見習醫師」階段,根本沒有交往過異性的經驗。直到她進入醫學中心後,忐忑抱著大疊筆記本,衝到護理站,向生平第一次報到的總醫師學長喊:「學長好!今天第一天來報到!」

學長轉身,對她露出友善的笑容,她整個差點被電到。

小莎說:「那是我第一次遇到了T.O.先生。」

緹娜說:「漫畫《惡女》裡面的……?」

小莎笑:「對,我就是那個又呆又沒見識的女主角,巧遇後用盡所有努力想要追上理想、成功、夢幻的男主角。」

T.O.先生以總醫師之姿,知無不言,輔助了教學了分析了幫忙了當年的小莎學妹許多許多,直到進入交往階段。

但是T.O.先生沒說的是,他其實有一個同院的護士女友,而且論及婚嫁。

小莎:「拜託……我那時才Clerk,換算起來才大學生畢業沒多久,連走在醫院裡都會迷路,對方刻意不提,我也不可能知道醫院裡那麼多內部的事。」

的確,所謂見習醫師clerk,在醫院裡根本就是壁紙或路障的存在,正向功能無,阻礙功能極大。

小莎說:「直到我在一個平常不會去的遙遠護理站牆上,看到他們的喜帖,居然就釘在公布欄!我當場快瘋了!我居然成了第三者還不自知!」

但接下來,才是真正噩運的開始。

小莎又驚又慌的跟當年她的死黨們說這件事,並下定決心要徹底了斷,也完全不再跟T.O.先生有任何聯繫。但事件還是傳開了。

很快,正牌女友鬧上門來,嚴厲的指責小莎,問題是,對方女友選擇的「談判位置」,竟然是在人來人往的院內咖啡店落地窗旁。

小莎無奈的說:「當時我除了道歉再道歉、保證再保證,看著她的血盆大口一張一闔,卻根本聽不進對方在講什麼,我只感覺到路過的同學跟一群一群認識的人,那穿透了玻璃的視線。」

之後,小莎請了特休,休假結束後回來,聽聞T.O.先生跟正牌女友攤牌、女方逼婚,竟然是相約在旅館,兩人喝到茫,然後女方趁機給醉倒的男方打了心臟麻痺藥,然後自己也打。

神奇的是,一針數秒就可斃命的藥水居然雙雙「漏針」,救難人員也奇蹟般的立刻破門進入。

究竟消息是怎麼傳開的?又是誰報警的?但這一切對小莎來講都不重要了。

她後來申請轉其他醫學中心受訓,徹底跟這些Say Goodbye。

小莎說:「當時我很受傷,畢竟接連被最信賴的人打擊。一個是曾經非常珍惜、投入感情的男人,還有……我曾經以為的朋友們。對於感情,我很認真思考,也站了起來。我知道自己追求的是什麼,也開始了解怎麼運用自己的優勢,說真的,我不是水性楊花或什麼擺女王架子,單純就是不要再面對感情時,畏縮、害怕、哭泣,像當年那個小女孩一樣。」

緹娜心想:「原來這就是小莎為何總能一眼看穿男人的由來,也對大南學長惡質拋棄之之那麼反感。」

小莎繼續說:「可是,另一個部分我跨不過。我對於所謂人性的信賴,在那之後被各種版本的流言謠傳,破壞殆盡。那段時間非常可怕。當年沒有臉書,光在BBS黑特板出現影射我的帖文,我就已經在電腦前槌桌發抖了。如果是不熟的人,笑罵由他,問題是發文跟傳播的……就是妳那天開會看到的那群,我以前的朋友們。」

小莎的表情灰暗。「那時連不熟的同學看到我都會裝熟、拍拍安慰,而我只能納悶,究竟背後被傳成怎樣呢?最可怕的是,當時完全沒有任何一個人來問我真正的情況,我就莫名被宣判死刑,在被推到無底深淵之前,看著她們一塊塊抽掉我腳底的木板。」小莎露出緹娜從未見過、像被掏空般喃喃的囈語:「然後我知道,我必須自救,這些必須被遺忘。」

緹娜說不出話來,她知道當時如果有多一隻手適時的伸出,就夠了。

小莎回過神,對緹娜微笑:「現在沒關係了,我曾經想過數十萬種回應的方法,但是越想,自己越是凝望著無底深淵、擺脫不掉。我已經了解,有時候就算無奈,人生走到不同階段,終究還是要分道揚鑣。」小莎本來的黯淡陰影好像突然消失,那個光彩奪目的光芒又「啪」一聲,打開開關!

緹娜問:「那妳有想要回去對嗆或討公道嗎?連這次傳開的事,我猜也是……」

小莎揮揮手:「何必呢,這樣就太一般見識了。現在她們說啥都無損己身,反而還降低了她們自己的格,現在連路人都不算,我也有長長一排男生等著給我欺負出氣,忙到都顧不了了呢!」

兩人並肩走回宿舍時,緹娜心想:「原來事情可以被傳播跟扭曲到難以辨識原貌的程度……」

遠遠的,之之看到兩人,揮手走近。

小莎微笑轉頭:「我剛剛講的,妳要跟之之說也可以喔。」

緹娜聳肩:「講啥?我剛剛什麼都沒聽到啊。」

小莎驚訝的看著緹娜,一向男孩氣、動輒三字經不離口的,沒想到對於八卦也像男孩一樣,天生不帶感XD

小莎又說:「當然,妳要懷疑我講的版本,也是可以理解。」

緹娜正色道:「我不是水果日報,不需要雙方平衡報導,再說,憑妳曾經幫過我們的,就已經很夠朋友了。」

小莎笑開懷:「好啊!為了感謝妳,我下次幫妳介紹個好男生!」

這時之之靠近:「什麼?聯誼嗎?我也要!可是……我不要三秒鐘唷!」

緹娜挑眉說:「那包莖好不好?」


之之急忙跺腳:「不要!」


「早洩?」

「不要!」


「冷感?」

「不要!」

小莎跟緹娜相視,大笑。

商品簡介

一本獻給所有女人的勇敢之書!

「希望透過這個埋藏我心中許久的故事,

說說女人在事業、愛情與家庭,

所面對的困境與追求。」──小劉醫師

「闖入這龍蟠虎踞的白色巨塔,她就像一條變異神經,

不知道何時,命運的紅線會把她牽向何處……」

緹娜、之之、小莎,三個性格、外貌截然不同的女孩,

不約而同闖入以男性為大宗的醫學系白袍叢林,

卻沒想到身處萬綠叢中,女醫學生竟一點都不受歡迎,聯誼處處碰壁!

只能哀怨的洗整個暑假的大體(!),與寄生蟲當好朋友(!!)……

不知把教授氣暈幾百回後,終於成為醫院的最大「路障」醫生。

深入白袍叢林,一路更是關卡重重!

她們不只要應付世人對女醫師的諸多偏見,

之之面對情緒勒索的偏執狂母親,幾乎要犧牲自己的一切;

小莎一改女王風範,被劈腿成性的醫師渣男迷得團團轉;

緹娜對未來的科別志向感到茫然,更哀嘆月老不眷顧……

所幸,她們仍有彼此,

在友情、愛情與事業上,一起哭、一起笑──也一起愛,

這是花樣女醫的生存奮鬥史,也是獻給所有女人的勇敢之書!

作者簡介

劉宗瑀 (小劉醫師)

長庚大學醫學系畢業,現任高雄阮綜合醫院外科主治醫師。與國小同學蜜蜂先生結婚後,目前是兩個女兒及兩隻狗狗的媽。

網路上人稱「小劉醫師」,在一手拿手術刀、止血鉗與繃帶剪的外科手術日常裡,另一手則抓緊空檔,書寫發生在她周遭職場的諸多不公不義,以及身為母職在家庭育兒之間的各種酸甜苦辣。

長期關注醫護勞動人權、兒童安全福祉等社會議題,為「中華兒童權益保護協會」醫療諮詢顧問,也是《親子天下》、方格子寫作平臺專欄作家。

著作:

《女外科的辛辣日記》(三采)

《女外科的辛辣日記2暴走狂飆》(三采)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偏鄉小醫院的血與骨、笑和淚》(時報出版)

《跟著小劉醫師,來玩性教育翻翻書》(親子天下)

《在靠北與崩潰之後繼續戰鬥:小劉醫師給爸媽的解憂書》(親子天下)

FB請搜尋「小劉醫師-劉宗瑀Lisa Liu粉絲團」。

名人推薦

吳欣岱

林奕萱

急診女醫師其實

酷勒客-Clerk的路障生活(不點)

──眾女醫齊聲推薦!(依首字筆畫排序)

自從進了醫學系,就很少聽到別人評論我外貌以外的特質,大家常常說的是「外科醫師怎麼還那麼漂亮」,而不是「你的工作能力或溝通能力很好」。被人稱讚當然開心,但心裡總是隱隱覺得不對。直到長大後才開始察覺,無論是男性女性,當你無意識的去迎合父權價值觀,其身為一個「人」的本質,常常就在那些迎合之中被抹煞了。

這樣講起來或許有點艱澀,但相信只要看了本書,跟著故事中的女醫師又哭又笑之後,或許多多少少就能體會到一點身為女性在這個社會的無奈吧!──吳欣岱醫師

讀這本小說的過程中,腦海不斷浮現出我在大學和醫院工作時,或聽說、或自身經歷的女醫師故事,非常寫實。小說中的場景、術語,對醫學領域的人來說再熟悉不過了,和書中三個主角的人生一同起伏的當下,應該也會回憶起那段與大體、共筆和見、實習生涯的酸甜苦辣;而不在醫學領域的人,也能因此一窺醫學生和醫師的生活經驗。女醫師跟所有人一樣,有笑、有淚、有幸福,也會遇到渣。願天下所有女性,勇敢愛自己。──林奕萱醫師

本書以三位女醫學生為主角,三個主線互相交錯,時而分開、時而相會,故事中所遇到的人,在真實人生中也並不少見──事業有成的迷人渣男;栽培妳成為醫師,就一定要感謝我、聽我的父母。更寫出許多對女醫師的既有成見:怎麼能跟醫師以外的男性交往(但事實上,我有許多同學的老公都非醫界人士),還有女醫師選科的糾結與困境(工作與家庭的平衡),精采程度絕對有拍成電視劇的價值。

以前只看過男醫師寫的醫生故事,小劉醫師這本以女醫師為主角的小說,更讓我耳目一新!讀到其中幾段甚至讓我紅了眼眶,想起自己的醫學生生涯!──急診女醫師其實

女醫師要從懵懂的醫學生到成為獨當一面的醫師,除了知識與技術,也必須學會如何在一個男性居多的醫院叢林裡存活。本書中的女醫師們,面對他人對外在條件的評論,面對愛情、事業與家庭的兩難,即便跌了倒、受了傷,仍勇敢重新站起,蛻變成有自信的女人。推薦給所有正在工作與生活上,不斷努力的所有女性!──不點醫師

得獎記錄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

2018年度第40次中小學生優良課外讀物推介(文學類)

花樣女醫白袍叢林生存記:一起哭,一起笑,一起LOVE
作者:劉宗瑀(小劉醫師)
編者:陳信宏
出版社: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20-07-22
ISBN:9789571382432
定價:330元
特價:75折  248
特價期間:2020-12-31 ~ 2021-03-31其他版本:二手書 57 折, 189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