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信風暴:台灣史上最大金融弊案
cover
目錄

推薦序:哨音嘹亮的歷史小說 ◎司法院前院長 賴英照

推薦序:以治待亂,以靜待嘩 ◎行政院前院長 陳冲

推薦序:這是我們一起見證的大時代 ◎財信傳媒集團董事長 謝金河

《十信風暴》事件相關位置

《十信風暴》大事記

前言

一、七海官邸

二、展抱山莊

三、隆記菜館

四、大安分社

五、來來飯店

六、信義成園

七、杭州南路

八、南昌白宮

九、北投別墅

十、財稅人員訓練所

十一、中央黨部

十二、成功嶺上

十三、工商時報

十四、寶通大樓

十五、財政大樓

十六、千里馬偵防車

十七、財政大樓

十八、南陽街一號

十九、福州街口

二十、交銀總行

二十一、台北市調處

二十二、京兆尹餐廳

二十三、馬偕醫院

二十四、經建會

二十五、世華銀行

二十六、財政大樓

二十七、新生南路

二十八、第一殯儀館

二十九、餘緒

試閱內容

一、七海官邸

民國七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這年最後一個星期六,台北連日冬雨,雨絲忽大忽小,有時疏有時密,死纏爛打,已經下了超過半個月。這日子,既濕且寒,一派陰霾,天氣不好,連帶讓人心情跟著往下沉。時辰是週末午後,這會兒工夫,台北市忠孝東路、中山北路口這一塊地方,行政院早已下班,門庭冷落車馬稀。院長辦公室裡,俞國華先是草草吃了盤工友所送來客飯,繼而稍稍打了個盹。

睜開眼,站起身,俞國華穿上西裝外套,抓起公事包,推門而出。辦公室外頭,女祕書見老闆出來,趕忙按鈴,通知樓下備車。黑頭車頂著毛毛細雨,自忠孝東路向右轉了個彎,滑上了中山北路復興橋。自六月間出任閣揆以來,俞國華每週六中午下班後,稍事休息,即驅車往強人大直七海官邸而去。這幾年,強人糖尿病嚴重,未必每天都去總統府,至於每週三上午國民黨中常會,也經常缺席,改由中常委輪流主持。

強人即便出席主持中常會,亦飽受糖尿病折磨。老規矩,每次開中常會前,強人須宣讀總理遺囑。強人當行政院長時,身強體健,四處下鄉;之後,第一任六年總統任期,身體就明顯變差。這一年五月,強人連任總統,體力更加衰落,受糖尿病影響,視力急遽惡化,每次開中常會,宣讀總理遺囑,往往看不清遺囑文字。為此,中央黨部特別放大總理遺囑字體。沒過多久,強人視力更加模糊,還是看不清放大後文字,於是,只好再度放大遺囑字體。如今,那總理遺囑字體,每個字已經大如核桃,強人勉力而為,讀起總理遺囑,還是難免吃螺絲。

強人體力日衰,老眼昏花,但腦力絲毫不受影響,依舊是周密嚴實,只因不耐文牘之苦,故而每週週六下午,必與俞國華面談,聽取一週大事簡報,並為下週之事,預作綢繆。

黑頭車下了復興橋,順著中山北路,向北而行。俞國華年歲不小,實歲已過七十,這天上午,去總統府開江南案專案會議,折騰一上午,頗覺疲憊。這時,仰靠在車後座布套沙發上,閤眼養神。江南案,爆發至今兩個多月,他雖為行政院長,但對此案內情,其實無從置喙。他自二十歲北平清華大學畢業以來,追隨強人父子半世紀,深受強人父子器重,擔任中央銀行總裁,前後十五年半,緊緊掌控財經金領域。

原本,強人心意已決,這年三月國民大會選總統之際,起用行政院長孫運璿出任副總統,同時兼任行政院長。無奈,就在選前不久,春節過後,孫運璿中風,人雖然救了回來,卻已不復原先模樣,難以再擔當重任。於是,強人改以李登輝入替,出任副總統,並由央行總裁俞國華,接任行政院長。俞雖當院長,管的主要還是財經金這一塊,其他領域,還是強人如臂使指,直接調度。就說這江南命案,事發之後,由國安局出頭扛鼎,底下八大情治機構聯手作業,他這行政院長,其實插不上手,也不容他插手。

不過,做此官,行此禮,檯面體制上,他還是行政院長,故而每次開江南案專案會議,他都得列席。這天上午,國安局又在總統府開專案會議,他在那兒枯坐兩個多小時,聽了案情,曉得事情全貌,如此而已。

江南案,震動國本,卻不關俞國華什麼事。車上,俞國華凝神細想,想著前天傍晚,七海官邸那通電話。電話裡,強人侍從祕書親口轉述強人指示,要俞院長週末下午前往面談時,務必準備台北第十信用合作社歷年相關檔案資料。為此,俞國華特別指示央行舊屬,窮一日工夫,備妥詳盡資料,並撰寫案由摘要。昨天晚上,俞國華在家,連夜徹底看過這份檔案。

其實,台北市信用合作社主管官署並非中央銀行,信合社中央主管官署為財政部,地方主管官署為臺北市政府財政局,而業務檢查、督導單位,則是台灣省政府合作金庫。十信自民國六十八年以來,連年弊端不斷,財政部、財政局公文往返頻繁。所有這些公文,往返之際,都另外錄有副本,轉知中央銀行。俞國華接到七海官邸密令,說是強人要親自過問十信之事,心想,這裡頭不知有何疙瘩關節,為求謹慎,就沒驚動財政部、財政局,而是悄然要央行舊屬,蒐羅過去數年間有關文件副本。

畢竟,自己當過十五年央行總裁,又是現任行政院長,央行舊屬仍是俯首貼耳,奉命唯謹,一天之內,就把事情辦好。如今,這一整套十信歷年弊端卷宗,就裝在手提公事包裡,等著向強人簡報。

俞國華右手幾根指頭,輕輕摩挲那公事皮包,眼睛瞧著窗外。此時,黑頭車在中山北路、民族東西路口,碰到紅燈,稍停片刻。俞國華瞧著前方,由民族東路、民族西路,向北面延伸,以迄基隆河,中山北路東西兩側,大片美軍遺留營房,猶兀自矗立,尚未改建。六年前,美國宣布與中華民國斷交,駐台美軍悉數撤離,在台北市精華地區,就留下幾處大面積營區。

這裡頭,信義路師大附中對面,是美軍顧問團。這地盤,現在已成美國在台協會。而中山北路這兒,東西兩側各有營區,當年是美軍後勤供應總部(Headquarters Support Activity, HSA),這供應總部由海軍掌管,故而又稱「海軍供應處」。HSA西營區,是由民族西路往北,直到民防廣播電台、圓山動物園。東營區,則由民族東路往北,直抵基隆河。

還有一處營區,位於HSA東營區北邊,瀕臨基隆河這一片,以前是美軍協防司令部。這兩處大面積營區,美軍撤離後,至今六年,迄未開發。

上星期,經建會報了個公事上來,說是要在昔日美國海軍供應處西營區,蓋個足球場;東營區面積大,除了蓋個美術館之外,另外還把新生南路憲兵司令部遷過去。

美術館,得其所哉,沒多大問題。至於足球場,俞國華很清楚,這地方正是松山機場降落航道,飛機打這兒降落,噪音必多。如蓋足球場,比賽起來,裁判哨音都聽不清楚,實在不適合。問題是,強人那弟弟,不斷奔走爭取,非要在這兒蓋足球場不可。幾個月前,他曾為此專程向強人報告。那天,他向強人細數此事原委,說是那地方條件差,不適合蓋足球場,但架不住強人弟弟壓力,實在難為,因而,要由強人決定。

俞國華記得很清楚,那天面見強人,強人聽聞此事,表情複雜,夾雜傷心、苦楚之色,勉強揮揮手道﹕「隨他去吧,就是個足球場,讓他蓋去吧!這還是小事,他還打算要鬧更大的事。」

俞國華聞言,當場頗覺詫異,但假作沒聽見,更不敢往下追問。後來,俞國華才聽聞,政壇上口耳相傳,說是強人這弟弟,寫了本回憶錄,打算出版。這回憶錄,自爆身世,說自己並非老強人所親生。多少年來,上自政壇要人,下至平頭百姓,人人皆知,強人與他弟弟,是同父異母兄弟。一般說法,都說是老強人年輕時,另有小妾,生了次子。然而,強人這弟弟所寫回憶錄卻說,自己生父為黨國大老戴季陶,戴氏與日本護士私通,生下自己,因元配不答應,故而委託老強人撫養,就成了老強人次子。

強人這弟弟,生性粗疏,常有驚人之語。這人當中將多少年,都當出了老繭,卻始終升不上去。為此,此君常在飲宴場合,大唱「哥哥、爸爸真偉大」。旁人笑曰,他爸爸、他哥哥,前後兩任總統,卻不讓此人晉升上將。為此,這人拿中藥「王將一陣風」與「中將湯」作文章,飯局當中,談到無法晉升上將,這人總是擊杯嘆道﹕「王將不過一陣風,中將不過一碗湯,上將又算得了什麼?」

後來,鬧久了,強人也耳聞此事,總算讓他老弟晉升上將。如今,強人這老弟又打算出自傳,說他與強人既不同父,也不同母,壓根沒血緣關係。政壇祕聞指出,強人對這弟弟十分頭大,眼下,就是硬壓著這老弟,不准這寶貝弟弟出回憶錄。俞國華心想,下週一上班,得記得,把足球場那案子給批了,讓強人老弟如願,蓋成足球場,別再給強人哥哥找麻煩。

想到這兒,車子早已過了圓山中山橋,向右疾駛,走北安路。路左邊,是當年駐台美軍士官俱樂部「China Sea」,現在則是「美僑俱樂部」。繼續往前,未久,黑頭車一個大轉彎,激起柏油路上一窪子積水,駛進大直海軍總部營區。原本,強人在長安東路住了將近二十年,民國五十八年夏天,他當了行政院副院長,這才搬到七海官邸。

大陸時期,強人父親當軍事委員會委員長,官邸就在南京黃埔路中央陸軍軍官學校裡。如今,強人總統官邸,則在海軍總部裡。如此安排,原因簡單,就是為了警衛方便,軍營本來就戒備森嚴,官邸在軍營裡,不必另外多費外圍警衛周章。

這「七海官邸」,佔地不大,房子簡單。原本,就是一棟主樓,這幾年,才在主樓後面,另外加蓋了兩間房,一間是書房,另一間則是臥房。之所以另外加蓋這兩間房,是因為官邸正門有台階,無論出門,還是回家,都得上下台階。強人糖尿病病情嚴重,雙腿不良於行,連上下台階,都艱苦難行。於是,這才在後面加蓋兩間房,房門口沒有台階,強人可以直接在後面上車、下車,不必爬台階就直接進屋裡。

自這一年六月,俞國華擔任行政院長後,幾乎每星期六下午,都會輕車簡從,座車直駛七海官邸後門,由後面直接進入強人寢室。每星期六下午的會面很少中斷,除了俞國華出國訪問,或者強人剛好身體不適,兩人通常都會在星期六下午,在強人寢室會面。

這一天,俞國華座車緩緩駛進七海官邸,剛往後門那兒繞過去,不巧,同樣一輛黑頭車,卻從官邸後頭,往外開出。兩輛車,那輛出,俞國華這輛進,兩車交會之際,車速同時放慢,俞國華朝那車細看,前頭司機是個禿子,後座坐的是誰,卻看不清楚。這時,就聽司機老卞自顧自說:「那是翁局長的車。」俞國華一時不解,操著浙江奉化腔問道:「哪個翁局長?」

老卞答道:「調查局,翁文維,翁局長。我沒看到翁局長,但我認識他司機,羅光頭,腦袋上沒一根毛,以前在五十二軍,和我在駕訓隊睡上下舖,熟朋友。」

說話之際,老卞已把車子穩穩停在七海官邸後頭,侍從開了門,俞國華熟門熟路,進了強人臥房。強人身體大不如前,只要回到官邸,多數時間,都是躺在床上。那張床,可以搖起來,睡覺時放平;睡醒了,搖起來,半坐半躺。此時,調查局長翁文維剛走,侍從人員送進一碗銀耳蓮子湯,強人斜倚搖起床上,一口口細細啜著蓮子湯。見俞國華進來,強人放下碗,輕輕嘆了口氣﹕「嗐,連碗甜湯都不讓喝。這蓮子湯,竟然是平淡無味,難吃啊!」

俞國華笑了笑,拉了張椅子,逕自坐在強人床旁。強人抹抹嘴,繼續言道﹕「你看到沒有?電視台晚上歌舞節目,胡攪瞎搞,弄出個什麼七先生,戴副大眼鏡,嘴裡撐了大暴牙,提著把雨傘,拎個公事包,穿著雙黑雨鞋,裝瘋賣傻,胡言亂語。這和當年那大俠歐陽德,有什麼差別?」

幾年前,有家電視台播個連續劇,裡頭有個角色,叫怪俠歐陽德,反穿羊皮襖,蓄兩撇八字鬍,戴個黑框眼鏡,手裡拿根旱煙管,言語滑稽,動作古怪,收視率頗高。當時,強人正值盛年,當著行政院長,不高興這角色,一聲令下,就禁了這檔連續劇。幾年之後,電視上又出了個「七先生」,也是風靡一時,強人看了,頗不高興。俞國華見強人生氣,趕忙接碴道﹕「我待會兒要新聞局給電視公司打電話,關照一聲,要他們收斂點。」

強人輕輕彈嗽兩聲,喊來侍從,把床再搖高點,並收走半碗沒喝完蓮子湯。強人瞧著俞國華道﹕「我要他們告訴你,準備十信卷宗,說明案情。你準備好了吧?」

俞國華聞言,彎身伸手,提起椅旁公事包,取出厚厚一疊卷宗。重要內容,在卷宗最上面,央行舊屬寫了一份簡要節略。俞國華不知強人為何追究十信,更不知是哪位耳報神,向強人通了訊息,說是十信污七八糟爛帳一堆。他曉得,強人御下有方,情治網絡綿密,機要訊息來源不拘路數,四面八方,都有匯報管道。他為強人父子當差半世紀,向來奉命唯謹,低調小心辦事,強人要他說明十信案情,他就按部就班,老老實實,報告十信景況。

這台北十信,為蔡家產業,眼前由第二代蔡辰洲當家。這人手裡頭除了十信之外,還有眾多事業,自六十八年以降,十信弊端百出,行徑離譜,囂張至極。主管官署財政部、台北市財政局不是沒處置,不過,處分太輕,彷彿就是給十信撓撓癢、搔搔胳肢窩、抓抓手指頭,公文來,公文往,一堆處置辦法,卻從來不曾認真嚴辦。以致於,遷延日久,養癰貽患,膿包愈腫愈大,只差沒戳破。要是真戳破,則必然膿血四溢,潰爛一片。

俞國華細說從頭,把十信人頭貸款、超額貸款、估價不實、重複抵押、挪用社款諸般症狀,一一向強人報告。

總結來說,蔡辰洲除了掌管十信之外,還有個企業集團,統稱為「國泰塑膠關係企業」。這一大家子企業,許多並非蔡辰洲自創,而是以「吃倒帳」方式,所併吞納入。這些企業,當初就經營不善,向十信借款後,還不出貸款,加上體質虛弱,虧損嚴重,就被蔡辰洲吃下,納入自家旗下集團。這些企業先天不良,後天失調,很難經營。蔡辰洲為了維持這些企業,想方設法蒐羅資金。

一開始,是用國泰塑膠公司名義,向民間調度頭寸,以高利吸收存款,年利率高達24%,而一般銀行定期存款利率,則為6%左右。蔡家家大業大,民間游資見是蔡辰洲吸收存款,認為蔡家招牌夠硬,不會倒帳,故而資金蜂擁而來。

說到這兒,俞國華稍微遲疑,停頓了幾秒鐘,瞧瞧強人臉色,之後,慢吞吞低聲言道﹕「外頭一直有傳言,說是有黨政軍高級幹部家眷,貪圖高利息,在國泰塑膠那兒,存放了大筆資金。只不過,到底是哪些人?存放了多少資金?還沒有掌握明細名單,也沒有明確證據,也就是傳言而已。」

強人聞言,面色如常,看不出喜怒。於是,俞國華繼續往下稟報。

蔡辰洲經由國泰塑膠,以高利吸收民間游資,挹注集團企業所需,等於是飲鴆止渴。大環境不好,景氣差,拿這些資金輸血救命,源源不絕投入各關係企業,只能勉強續命,無法改善體質。時間一久,不但關係企業依舊需要資金挹注,已投入資金更須支付鉅額利息。如此這般,兩頭壓擠,蔡辰洲兩三年內,即告捉襟見肘。

之後,蔡辰洲就把十信當成聚寶盆,不斷將十信資金往外挪移,持續掏空十信。挪用、掏空方法很簡單,就是利用國泰塑膠集團旗下各家企業員工,當作人頭,再拿不值錢土地當抵押品,向十信套出大量資金。甚至,到了後來,連抵押品都省了,直接勾結舞弊,搬運十信現金。十信違規放款存在多年,但這幾年急遽加劇,原因就是蔡辰洲拿十信當活水源頭,去救那一籮筐無底洞關係企業。

俞國華說得明白,強人聽得清楚。強人愈聽,眉頭愈皺,待俞國華告一段落,強人問道﹕「一家信用合作社,這樣胡弄瞎搞,難道沒王法了,怎麼主管單位沒出手制止?」

就此,俞國華又細細解釋信用合作社管理制度,說是財政部、台北市政府財政局為行政主管官署,而台灣省合作金庫,則是上級業務督導單位。因而,這裡頭就扯上了財政部、省政府、市政府,大家都有分。

強人沉默片刻,想了想,張口就問道了要害﹕「是誰去檢查?」

俞國華答道﹕「財政部與台北市財政局,雖然是主管官署,但都沒有檢查人力。我們中央銀行,有個金融業務檢查處,有專人負責檢查銀行與保險公司,如果查到弊病,就行文財政部金融司,由財政部做處分。至於信用合作社,則是委託台灣省合作金庫,派人檢查。查到弊病,也是行文財政部、財政局,由這兩單位去處分。」

強人皺著眉頭道﹕「怎麼亂七八糟的,檢查與處分竟然由不同單位管?」

俞國華有點尷尬道﹕「說得也是,這是多少年傳下來的制度,的確不合理。」

強人續問﹕「那麼,就說說這幾年來,查到了什麼問題?」

俞國華定了定神,低頭看著卷宗節略,慢慢唸了幾段。

「七十一年八月,台北市財政局建請財政部,勒令十信停辦非社員存款業務半年。財政部金融司同意,簽報部長,卻被退回。又簽報,又退回。前後,金融司簽報三次,遷延達四個月,財政部長徐立德才勉強判准。」

「七十一年十月,中央銀行與財政部聯手檢查十信,發現違規放款繼續增加。嗣後,財政部金融司上簽呈,建議改組十信理事會,責令蔡辰洲不得代行理事主席職位。簽呈送上去,部長室退回。又送,又退回。幾經周折,最後決定,不改組十信理事會。」

「七十二年三月一日至五日,合作金庫檢查十信業務,發現違規放款繼續暴增,輾轉呈報財政部,部長徐立德依舊束手,未採取必要措施。」

「七十二年四月九日,台北市財政局以機密函件,稟報財政部,言及十信違規行徑愈發猖狂,肆無忌憚,財政局已無力以常規法令,約束十信。故而,台北市財政局擬具四項方案,建請財政部擇取採行。這四項方案包括﹕一、解除十信全體理事職權。二、解除現任理事主席職權。三、勒令十信停止無擔保放款業務。四、由財政部派員,進駐十信,強制接收放款業務,防止違規放款繼續惡化。」

「嗣後,財政部金融司根據財政局密文,擬具公文,呈報部長徐立德,建議採取第三、第四兩項措施,同時,也解除十信理事蔡辰洲職務。財政部金融司是項建議,往上呈報之後,為部長徐立德否決,未採行任何處置,放任十信情勢繼續惡化。」

俞國華連讀數宗檔案,還要繼續往下唸,卻為強人伸手止住﹕「夠了,曉得了,這就是五鬼搬運。當年,我在上海打老虎,打的就是這類金融老虎。那時,局面艱困危險,奸商囤積居奇,打不勝打。沒想到,如今台灣局面安定,竟也有這種五鬼搬運。聽你連續講了幾件公文,這徐立德,他是怎麼搞的?真的可惡,要是照財政局、金融司所擬方案,早早下辣手,重辦十信,現在怎麼會搞成這樣局面?」

俞國華見強人發脾氣,噤聲不語,緩了緩,稍待片刻,這才又長話短說,做出總結道﹕「概略而言,十信從民國六十八年就有重大違規行為,在那之後,直到現在,五年之間,包括財政部、中央銀行、台北市財政局、台灣省合作金庫,都知道有問題,也都揭發了問題,也都勒令十信改進。不過,十信依然故我,犯行愈來愈嚴重,而各財金部門始終沒有採取強硬決斷措施,徹底阻止十信犯行。」

講到這兒,俞國華想到,他長期擔任央行總裁,現在又是行政院長,這事情,自己怎麼樣都脫不了干係。因而,他接著自責道﹕「當然,我長期擔任央行總裁,也須擔負部份責任。」

沒等他說完,強人搖搖手道﹕「不關你的事,你在阿爹與我身邊,待了幾十年時間,我曉得你乾淨。」

強人接著又道﹕「三年前,民國七十年底,碰上第二次能源危機,局面有點悶,所以,我同時換掉財政、經濟兩部部長。其實,原來那兩個部長,都是誠篤老實之輩,只因作風刻板,墨守成規,為了弄點新氣象,所以,換掉二人。徐立德這人,聰明伶俐,那時,為了培養國家幹部,辦了國家建設研究班,他是第一期第一名畢業,能力、學養都出色,因而,那次派他去當財政部長」

「聽你這樣說,來來飯店俱樂部的事情,應該是真的了。早知如此,去年內閣改組,就該把他換下去,不該讓他當完財政部長,又去經濟部,當經濟部長。」

強人所言,來來飯店俱樂部之事,俞國華也早有耳聞,此時聽強人提起,曉得徐立德這下要倒楣了。俞國華心裡還是不明白,為何強人今天要算十信總帳?看樣子,強人打算戳破這膿包。

俞國華悶然不語,腦海裡卻驀然靈光乍現,想到剛才進來之際,調查局長翁文維才離開,莫非,強人已有布置,打算徹底割掉十信這毒瘤?

正想著,就聽見強人又嘆了口氣︰「嗐,我也有責任。去年十二月選立委,他們提名的時候,台北市提了七個人。這裡面,就有蔡辰洲。我還記得,那時特別找你來,問過你意見。當時你說,這人選不妥,倘若提名並當選,恐怕會生出事情,以後很難處理。現在看來,都被你說中了。」

「去年那次選舉,處境比較艱難,黨外勢力已經有了苗頭。因而,我幾次在黨部主持會議,中央黨部祕書長蔣彥士、台北市黨部主委關中都說,一定要提這人,說他家根基厚實,一定選得上。那時,關中還提了個英文口號,叫『Seven-up』。後來,七個人果然都選上,沒想到,請鬼入門,不過一年時間,這人就在立法院成了氣候,拉幫結派,弄出了一個什麼十三兄弟幫。我那時要是立場堅定,拒絕關中、蔣彥士,今天這事情會比較好處理。」

「這裡面,還有個差別。關中比較簡單,就是為黨爭席次。至於,蔣彥士,嘿,又另當別論了。」

見強人如此自怨自艾,俞國華只好安慰道︰「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去處理就是,您別太自責了。」

俞國華記得,那時他還是央行總裁,但也是中常委,強人找他來,說是中央黨部祕書長蔣彥士、台北市黨部主委關中,聯手力薦蔡辰洲。當時,強人問他,對此有何看法?他向來行事含蓄,雖對強人說了反對看法,用字遣辭卻溫吞緩和。後來,強人禁不住中央黨部與台北市黨部央求,終於點頭,提名蔡辰洲。那次選舉,國民黨在台北市提名七人,全部當選,關中一戰成名,取「七喜汽水」英文諧音,號稱「Seven-up」。

就此,俞國華曉得,除了經濟部長徐立德之外,中央黨部祕書長蔣彥士,位子也岌岌可危。可歎,這兩人都是強人一手提拔,不次拔擢,才有今日地位。沒想到,二人與財團走得太近,如今山雨欲來,眼看著,就要東窗事發。

商品簡介

★爬梳政治、情報、金融、社會、甚至台美關係。解密蔣經國時代後期最重要的金融危機事件。

★資深財政記者,與許多當事人如俞國華、戴立寧等人熟識,所得皆為親口所述的第一手資料

★各方面架構起台灣八○年代生活,舉凡建築、交通、飲食等生活情境,無不給人身歷其境之感。

「沒有江南案,就不會有十信案!」

1985年一樁動搖國本的經濟犯罪,

當時不能說的機密案情,資深記者以小說精彩解密

「見證燒向政經社會的金融大火。」——財信傳媒集團董事長 謝金河

掏空國家!台灣史上最大金融弊案!

立委瞞天過海百億運財,卻生死成謎?

經濟部長、財政部長先後引咎下台!

「生動刻劃時代的政經流變。」——司法院前院長 賴英照

「博聞強記,掌握細節,烘托氣氛,引人入勝。」——行政院前院長 陳冲

1984年的最後一個星期六,行政院長俞國華面見總統

蔣經國下令嚴辦台北第十信用合作社弊案,風暴於焉捲起

江南案當下,黨政高層急燎火燒、承受龐大壓力。

此時蔣經國得到消息,得知台北市第十信用合作社有嚴重弊端,且十信董座蔡辰洲年紀輕輕便直通黨政軍高層,更以立委身分左右銀行法修法方向。決定召見閣揆俞國華與調查局長翁文維,從明暗兩端查辦此案。

在祕密規劃下,央行金檢部突襲十信各家分社,統計短少現金七億餘元,當晚蔡辰洲率立法院「十三兄弟幫」各立委直闖央行副總裁錢純住所關說,遭錢純嚴正拒絕。

當各家報社、電視台各顯神通挖掘內幕,《工商時報》記者小方憑著人脈與新聞的直覺,接近弊案核心。而十信餘緒未完,蔡辰洲兄長蔡辰男的國泰信託事件又起,接連引爆台灣史上最大的金融風暴。

作者當年全程報導十信、國信事件新聞,事隔三十五年之後,以地景與事件織就此部小說,在詳述弊案始末之餘,也忠實還原八○年代大台北政商名流與市井小民的生活百態。

作者簡介

王駿

前《中國時報》主筆,先後役於《工商時報》、《聯合報》、《明日報》、《中國時報》等,前後共二十五年。於「十信案」、「國信案」期間,採訪新聞,挖掘內幕,刊載於《工商時報》、《財訊》月刊等媒體。之後長期貼身採訪兩蔣時代最具實權央行總裁、行政院長俞國華,為俞氏撰寫回憶錄,從中獲悉十信風暴第一手祕聞。此外,並曾撰寫江丙坤、林振國、白培英、錢純、賴英照、郭婉容、趙耀東等部會首長簡傳,更曾獲新聞局時期金鼎獎殊榮。也在工商時報、明日報寫過搖滾樂專欄、在中國時報人間副刊寫過台灣美軍電台小史。

出版作品《財經大員的私房故事》、《財經巨擘——俞國華的生涯行腳》、《紅頂商人關係學》、《紅頂商人成功學》、《總統先生的同學會》等財經、人物專書,以及武俠小說《江湖無招》。

作者自序

民國七十四年春,台北市第十信用合作社發生擠兌風潮,台灣金融史上稱之為「十信事件」。事件爆發後,舉國震動,社會不安,政局板蕩,全案內情複雜,牽連極廣,國民黨祕書長、財政部長、經濟部長因本案去職,黨國大老因本案氣急而亡。

十信案至今,已有三十五年,其間台灣歷經各式金融風暴,舉凡銀行、信用合作社、農會信用部、漁會信用部、保險公司、證券公司,出事者不知凡幾,台灣社會對金融弊案已見怪不怪。然而,十信案連帶同一時期併發之國泰信託案,卻是之後三十餘年來諸般金融事件鼻祖,其規模尺寸、風暴半徑、震撼強度,遠大於日後同類事件。

本書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當年全程參與報導十信、國信事件新聞,事隔三十五年之後,以小說型式,全方位講述十信案、國信案來龍去脈。本書既是小說,也是紀實。因是小說,書中場景、對話,未必與實情相符。但此書也是紀實,其中劇情骨幹皆有所本,以當年報紙新聞、雜誌報導、行政院與監察院調查報告為張本,佐以筆者採訪記錄、當事人口述,組成全文。其中,對於全案當事人,所有臧否評斷,均有書面根據。

尤其,本書作者曾長期訪談已故行政院長俞國華,並為俞氏撰寫回憶錄。俞國華於民國七十三年六月至七十八年六月,擔任行政院長,任內爆發江南案、十信與國信案。俞氏接受訪談時,對上述諸巨案,縷述個中內幕、處理方式、場景經歷。本書內容,亦包含俞氏回憶。

文中絕大多數人物,均以真實姓名呈現,僅有少數人物,改以化名登場。

十信事件起源,為民國七十四年初,有十信員工寄發檢舉信予總統府、行政院,最高當局決定徹底查辦。隨後,行政院長俞國華指示祕書長王章清,將檢舉信轉交財政部長陸潤康。檢舉信內容詳實,指控十信各分社庫存現金不足,每次合作金庫金融檢查,十信事前都預獲通報,連夜搬錢,補足虧空。

七十四年元月四日星期五,陸氏與金融司長戴立寧商議,決定繞過合作金庫,改請中央銀行金融業務檢查處出手。商量妥當後,陸潤康指示戴立寧親自辦稿,擬出一份機密公文,交予中央銀行,協調央行金檢處,在第二天星期六上午,十信開門營業前,派員同時突襲檢查十信七家分社,以收措手不及之效。

戴立寧親自辦稿,擬妥公文,並獲陸潤康批示後,由戴立寧親自攜行該份公文,直接趕赴中央銀行,交予央行金融業務檢查處處長程光蘅,並口頭洽定一切檢查程序。該份機密公文,在財政部只有部長陸潤康、政次李洪鰲、金融司長戴立寧三人知曉。在中央銀行,知情者也只有寥寥數人。然而,十信老闆蔡辰洲本事奇大無比,居然在當天晚上,就得悉情報。

當天夜裡,蔡辰洲動員十三兄弟幫立委,外帶若干終身職資深立委,趕赴央行副總裁錢純住宅,要求暫停第二天大規模檢查。錢純嚴峻拒絕蔡辰洲所求,言明央行已經答覆財政部,同意行動。儘管突襲金檢事前走漏風聲,但因同時檢查七家分社,十信已無力搬錢補救。第二天,七十四年元月五日星期六,一大早十信各分社尚未開門營業前,央行金檢處人員即趕抵十信七家分社,遂行嚴厲金檢,戳破十信假相。就此,十信風暴揭開序幕。

為求小說戲劇效果,本書對十信案爆發前央行金檢過程,另有不同描述,與實情不同,但不影響後續劇情發展。小說劇情,將檢查行動描述為央行祕密行動,財政部蒙在鼓裡;央行金檢行動係於十信結束營業後為之﹔十三兄弟幫立委,則於金檢結束後,才趕赴錢純私宅關說;央行同時檢查十信十七家分社,以及總社營業部,共十八個營業據點。凡此種種,皆異於實情,但不影響十信風暴本質。

十信案牽連極廣,案中所涉各方,對全案常有不同解讀,猶如蘇軾〈題西林壁〉一文中所言,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其中,眾受懲處十信災官,當年頗有人認為,當局掀起十信風暴,係刻意移轉媒體與社會大眾注意力,為「江南案」分憂解勞。十信案行政處分名單出爐後,財政部金融司長戴立寧即語重心長,忿忿不平,對筆者言道:「沒有江南案,就沒有十信案。」

事隔三十五年,筆者重新爬梳整理當年資料,以小說形式,有系統重建當年氛圍,重現十信、國信「兩信事件」場景。尤其,全書每一章,均以「場景定格」方式開場,立體塑建當年台北市特定地點、機構、建築、餐廳景致,全書描述金融風暴之餘,尚額外投射懷舊情韻。

名人推薦

司法院前院長 賴英照

行政院前院長 陳冲

財信傳媒集團董事長 謝金河 

專序推薦

資深媒體人/中廣蘭萱時間 節目主持人 蘭萱

News98 財經起床號 節目主持人 陳鳳馨

作家 劉克襄

財經作家 胡采蘋

震撼推薦

十信風暴:台灣史上最大金融弊案
作者:王駿
出版社:鏡文學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20-07-03
ISBN:9789869886840
定價:420元
特價:79折  332
特價期間:2020-09-30 ~ 2020-12-31其他版本:二手書 5 折, 210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