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給你靠
cover
試閱內容

第一章

傍晚時分,高雄最大的購物商場外,像在辦美式園遊會一樣熱鬧,一個個以特色主題冰品及甜品為區隔的五彩帳篷,包圍著一棵冰淇淋甜筒造型的聖誕樹,彩虹色澤在陽光下閃閃發光,還沒點燈就吸引眾人注目圍觀,一大堆人搶著合照,加上穿著可愛熊偶裝的工作人員在派發試吃品,大人、小孩全都愛,商場周圍被擠得水洩不通。

譚景閎站在商場頂樓的貴賓室,透過窗戶俯瞰眼下一切,很明顯的,「喜富食品」新櫃駐點的造勢大會十分成功,光是估算那些排在各個帳篷前等待購物的群眾,他就能約略算出今晚自己會有多大的一筆進帳。

當然,重要的是日後。

這是由他一手創設,以冰品及甜品為主力商品的「喜富食品」,挾帶著上市後的超高人氣,受邀進駐百貨專櫃的首戰,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譚董,和楊設計師約好的時間快到了。」女秘書鄒丹菱在一旁提醒他。

「嗯。」

譚景閎省話地只應一聲,隨即轉身離開貴賓室,鄒丹菱二話不說便趕緊拎起公事包跟上。

欸,朋友們都羨慕她跟著一位年輕有為又長相養眼的俊帥董事長,不是好奇想從她這裡挖八卦,就是莫名其妙猛鼓吹她加油攀枝成鳳,天曉得她跟在譚景閎身邊可是戰戰兢兢,當他秘書都這麼累了,當他老婆那她一定提早壽終正寢。

因為這男人帥歸帥,臉上卻沒什麼表情,很難讓人猜出他的喜怒哀樂,開口更是簡單扼要,連半句廢話都懶得多說,當秘書她已經跟得很辛苦,瘋了才會想當這種人的老婆。

一翻開他的行事曆,除了工作以及和客戶的交際應酬,根本沒半項私人行程,像他的生活裡根本沒有任何親人、朋友之類的需要聚會連絡感情、分享心情,要不是親眼看過他吃飯、進廁所,她真的會懷疑這個才貌雙全的男人根本就是高科技打造的最新機器人。

何況,她十分合理的懷疑,這位帥董根本不愛女人。

因為小秘書她曾經非常盡職地陪著董事長進富商招待所「談生意」,裡頭的美眉環肥燕瘦、應有盡有,其中一位連自認長得也算美麗大方的她都自嘆弗如,而那位大美人一進門便將譚董視為獵物,一整晚使盡招數大放電,就只差沒直接脫光撲上去,可惜譚董從頭到尾坐懷不亂,壓根兒沒在美人身上多放半點心眼,臨走前還把對方印了唇印、寫上私人連絡電話的名片直接往垃圾桶扔,多虧她好心借位遮掩,沒讓人看到那幕,不然那位美女肯定氣炸。

所以嘍,她雖然沒和任何人說,心裡卻有九成把握,她英俊的頂頭上司要不是同性戀,就是只愛他自己。

「先繞去看一下。」

電梯裡擠滿人,但是安靜無聲,所以譚景閎淡淡一句話聽起來特別響亮有力,像裡頭全站滿他屬下一樣,所有人一致抬頭向他看去,他卻是閉目養神,完全不知道自己成了眾人注目焦點。

「是。」鄒丹菱一應聲,八成以上的視線全轉向她。「小姐,麻煩B1,謝謝。」

不必多說,鄒丹菱就明白老闆的意思是要去看店裡的新櫃人潮和早上剛開幕時的排隊人潮相差多少。

甜品及冰品複合店選在冬天設櫃開幕,居然還能引發排隊購買人潮,真要歸功研發部那些天才的腦袋,不是她老王賣瓜、自賣自誇,公司旗下的商品沒一樣不好吃,連她都是忠實顧客,冷得發抖也要吃。

「B1到了,電梯門開啟,請小心。」

聽到電梯小姐輕柔溫婉的聲音,譚景閎立即睜眼結束假寐,隨眾人一起踏出電梯。在忙碌的生活中隨時隨地爭取休息的時間,才能保有更多體力與精神向前衝刺,畢竟在三十歲前靠自己成為億萬富翁,便是他成年以後唯一的人生目標。

而當他遠遠瞧見從自己櫃上一路綿延、幾乎快繞了整個B1一圈的排隊人潮,便知道自己朝著成功之路又大大地跨進了一步。

「哇~~」

驀地,小孩子放聲大哭的聲音從譚景閎右側傳來,高八度的啼哭聲讓他微乎其微地皺了皺眉,要問這世上他最討厭聽見的聲音,這個絕對排得上前三強。

他循聲望去,一個約莫三、四歲的小男孩趴在地上哭,像爛泥似的冰淇淋「屍體」融化在離小手不到十公分處的地面,男孩家人不曉得排隊多久才買來的冰淇淋就這麼沒了,難怪像是孩子母親的婦人拎著好幾袋戰利品,氣急敗壞地站在一旁瞪著,完全沒有伸手去扶孩子一把的意思,也不曉得是在懲罰孩子還是凌虐眾人的耳朵?

譚景閎正欲轉身離開這噪音充斥的惡劣環境,突然瞧見一位約莫二十多歲、身穿像是某櫃櫃姐制服的女人來到那位啼哭不停的男孩身邊,扶他站起,拿出一包濕紙巾抽出幾張,幫男孩擦淨手上和臉上髒污,然後變魔術般地取出一束甜筒造型包裝的糖果送給男孩,小巧菱唇開開合合輕吐幾句,居然就讓男孩破涕為笑。

男孩母親終於覺得不好意思,似乎想掏錢買下糖果,但被對方阻止,也沒推託就拉著孩子離開,反倒是那名好心女子穿著窄裙不好蹲,便跪在那兒幫忙收拾一地爛糊糊的冰淇淋。

爛好人!

譚景閎腦海裡自動冒出這麼一句。

明明從頭到尾與她無關,卻賠了糖果又折「膝」,得不到任何報償,還白白浪費大好時光,頂多就是換來小男孩三分鐘的感激,在路人心裡得到「好人」兩字,不能吃也不能賣,更休想指望任何報答,白搭,這種蠢事他從來不做。

當然,浪費時間去看別人做好事,這種無聊事他更是向來不做。

這回破例不為別的,全因為那女人很眼熟。

雖然不到過目不忘的地步,但他記人的功夫向來不賴,對方和他印象中一個因為時光久遠而逐漸模糊的身影有幾分相像,為了更加確認,他向前幾步、多看幾眼——

「董事長,差不多該——」

「鄒秘書,看見前面那個跪在地上的女人嗎?」

「看見了。」

鄒丹菱早發現他的視線不在櫃上,難得地一直盯在那女人身上,要不是得盡職地提醒他趕赴下一場約會,還真想耗下去看他能站在這偷瞄對方多久。

「我要她的姓名和所有連絡方式——今天內。」

「是!」

鄒丹菱回覆的語調明顯高昂許多,譚景閎難得轉頭多看了女秘書一眼,發現她臉上沒有一絲覺得受到上司刁難的不悅,反而顯得躍躍欲試,彷彿自己給了她多有趣的挑戰,鬥志激昂。

「查到之後就可以下班。」

譚景閎也就淡掃那麼一眼,沒再多說便轉身獨自朝電扶梯走去。

女秘書心裡在想什麼,不必問他心裡也有數。

公司裡的傳聞也不是沒聽過,什麼他受過嚴重情傷而不敢再愛女人、只愛錢,甚至傳成同性戀之類的無聊八卦也不少,難得他對女人流露出勢在必得的興趣,鄒秘書肯定以為老闆春心大動,一眼相中了那名女子,就連在他面前向來表現得沈穩幹練的她也不由得露出好奇、興奮的神情,像是比他更急於打聽清楚那女人的來歷。

他沒受過情傷,也不是同性戀,只有「愛錢」這點倒是真的。

至於為什麼要派秘書打聽那女人的資料,全因為他終於確認了「她」是誰。

九年前欠下的一頓飯菜恩情,終於有機會還清了。

不過,除了得連本帶利還錢,了結這份陳年舊帳,當然也得算算她留錯電話號碼,害得最討厭欠下人情債的他想還都無從還起,一顆石子擱在心頭九年的代價。

至於要她付出什麼樣的代價,得等他能幹的女秘書回報消息之後再說。

譚景閎搭乘上樓的電扶梯,想起方才女子臉上一如當年的溫婉笑靨,心情也跟著愉悅上升。

雖說自己向來厭惡不懂得明哲保身的爛好人,不過他有預感,那個女人,肯定會是他人生中的唯一例外。

從客滿的公車尾要擠到公車頭下車,簡直比關公過五關斬六將還辛苦!

梁欣淳從要到站前一分鐘就努力排開人群,好不容易順利下車,重新呼吸到戶外清涼空氣,萎靡的精神這才稍稍振作一些。

今天真的是累壞了。

她在購物商城的地下食品街工作,負責一間小巧精緻的進口糖果專櫃。原本今天不是她的班,因為同事家中臨時有事才請她代班。

雖然想過今天剛好是假日,又有人氣冰品&甜品專櫃舉辦開幕慶祝園遊會,人潮應該會很多,但來客數還是遠遠超出她預期,不只那間店客人熙來攘往,就連他們這些周邊商家都沾光分享不少客源,大賺不少。

只是生意興隆,自然也代表她得包裝糖果包到手痠,刷卡、收錢忙到眼花,連中午都沒時間吃飯,還得盯著有沒有那些人一多便跟著混進來順手牽羊的小賊,免得薪水還不夠倒扣,賺錢的老闆笑呵呵,純領底薪沒額外業績加給的店員可是苦哈哈。

不過,世上本來就沒有輕鬆的工作,比她更辛苦的大有人在。

傍晚她專櫃旁有位小男孩跌倒大哭,他媽媽可能一時氣惱而放任不理,她於心不忍便跑出來哄孩子,順便幫忙收拾殘局,免得通知清潔人員來之前又一連數人踩著濕滑的冰淇淋摔倒。

這時候有位善心的女客人過來幫忙,之後到她櫃上選糖果還相當熱情大方地和她天南地北的聊,耐心等待她先替其他客人包裝、結帳,再幫忙介紹她想找的辣椒糖,對方提起工作也是一臉無奈說太操,跟著工作狂老闆趴趴走,連交男友的時間都沒有。

彼此談得很投契,還交換了名片,她才發現原來對方便是今日帶來盛大人潮的「喜富食品」董事長秘書,對方還問她有沒有跳槽的打算?有機會可以幫忙引薦。

跳槽啊……

梁欣淳走著、走著,眉頭跟著皺起。

她向來不是個胸懷大志的人,有生以來唯一一次拚全力便是為了大學能考上第一志願,也的確如願以償了。但「第一」是以自己的程度定義,而不是所謂的第一學府,目標只求離家近的國立大學,能多少省些住宿費和學費減輕家裡負擔,至於就讀的科系未來出路如何,老實說,選填志願時她和家人並沒有認真思考過。

直到畢業後找工作,十間有九間回覆:「對不起,梁小姐,您就讀的科系不符合我們公司(職務)的要求。」她才恍然大悟,為什麼即使拿著國立大學的文憑,找工作一樣會處處碰壁。

所以,她很珍惜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工作機會,從畢業後便待在這裡,一晃就過了五年,除了天天站到腳痠、休假和一般人不同,其他並沒有什麼不好,天天待在城堡造型的糖果屋裡和甜美的各式零食為伍,也很賞心悅目。

不過,最近遇上了點麻煩,如果不好好處理,即使她不想「跳槽」,也可能會被辭退,想到這,她就不由得頭疼。

兩個月前她終於被推薦接受為期半個月的店長培訓,得到這麼難得的機會她不知道有多開心,怎麼也沒想到等著她的還有一場「桃花劫」。

沒人知道公司小開也參加了這次培訓,本來這也沒什麼,壞就壞在相處沒幾天他就對自己展開熱烈追求,她什麼都還沒表示,小開消息靈通的女友已經跑來「宣示主權」,警告她一堆有的沒的。

其實根本用不著他女友警告,即使原本還覺得小開人健談又滿好相處,印象不錯,也已經被「劈腿男」這個事實給嚇得敬謝不敏,她不懂耍什麼手段、心機,有錢人家的飯碗她捧不起,這點自知之明她還是有的。

問題在於小開窮追不捨,到現在還不死心,如果事情鬧到董事長那裡去,搞不好一封簡訊就叫她打包回家吃自己。

欸,她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梁欣淳腦袋裡雜亂無章,理不出頭緒,眼看著家門已經近在咫尺,這才連忙重振精神、換上笑臉,免得讓家人看見自己愁眉苦臉後一再追問,知道了也於事無補,只能跟著傷神。

「我回來了。」她自己開鎖進門。

「回來啦,辛苦啦!」一個大大的笑臉從玄關口冒出來迎接她。

「如懿?!」

梁欣淳詫異地盯著這時間竟出現在自己家裡的好友,畢竟對方可是有夫有子的人妻身分。

「嘿嘿,看妳的樣子就是有被嚇到,很好。」阮如懿甜笑如蜜,一臉得意。

「嚇到我有那麼好玩嗎?」梁欣淳好氣又好笑。「難怪人家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像妳老公一樣,越來越愛捉弄人了。」

「像他好啊,那就代表我變機靈了一點。」

阮如懿白皙的鵝蛋臉上滿是幸福甜蜜,完全是以夫為榮的模樣。

「是變腹黑吧?」

梁欣淳笑著補上一句,露出頰畔兩個甜美的小梨渦。

阮如懿和她是高中時感情最要好的同學,不過如懿腦袋比她聰明,考上了名校好科系,畢業後順利進入不錯的公司,還在那裡和董事長的二兒子相識、相戀、甚至奉子成婚。

可是要和如懿老公姜昀謙相比,她們倆只能算是笨蛋一號跟二號,完全只有被他耍著玩的分,要不當年如懿也不會光見他一面就莫名其妙成了他女友,還立刻被帶回去見家人,年紀輕輕地便傻傻被人拐回家當起了賢妻良母。

「妳這時間怎麼會在我家?」梁欣淳拉著她一起進客廳,環顧周遭一眼。「就妳一個人?妳心愛的老公和兒子呢?」

「兒子我婆婆幫忙帶,昀謙還在公司加班。」阮如懿指指擱在客廳桌上的大小禮盒。「我是專程拿些乾貨來拜託你們銷庫存的,都是客戶和廠商送的香菇、干貝和一些罐頭,你們家人多,幫忙吃一些。」

「什麼銷庫存,明明就是妳特別搜刮來送我的。」

「什麼搜刮,好像我都在婆家當賊一樣。」阮如懿笑咪咪地說:「是妳人緣好,我才開口問家裡禮盒堆太多,能不能拿一些送妳,我婆婆馬上幫忙挑了這一大堆。她見過妳之後一直說妳懂事又乖巧,很有她的緣,要不是我大伯已經有了結婚對象,老三又是女兒、不是兒子,不然我看我婆婆一定會叫我當紅娘,好把妳娶進門當媳婦。」

「別胡說八道了,回去之後記得幫我跟妳婆婆說聲謝謝。還有,謝謝妳有好事總是第一個想到我。」

「那麼多年的朋友了,幹麼突然跟我客氣起來,真肉麻。」阮如懿故意用輕鬆語調笑答。

「對了,我媽呢?」

梁欣淳忽然想起,自己都和朋友聊那麼久了,怎麼還沒看到母親出現?

大姊出嫁了,父親今晚和同事有聚會,小妹和朋友去看電影,兩個人都不會那麼早回來,應該是母親幫如懿開的門才是。

「梁媽說麻油剛好用完,所以叫我留下來看家,她出去買,一會兒就回來。」阮如懿拉著她進廚房。「我跟我公公、婆婆報備過了,今晚要在妳家吃飯,我老公下班會直接過來載我。梁媽說今晚本來只有妳們母女倆一起吃晚飯,所以菜色很少,她要加炒我愛吃的三杯雞,沒麻油只好出去補貨。」

「那不就託妳的福,可以加菜了?」

「沒錯,我還拿了一些我婆婆滷的豬腳,妳今晚託我的福可以吃大餐了。」

「呵,那先謝了。」

梁欣淳看好友掀開桌上鍋蓋,指著裡頭的滷豬腳笑嘻嘻的可愛模樣,忍不住跟著彎唇笑起。

幸好,如懿雖然嫁進豪門,樂觀開朗的傻大姊性情卻一點都沒有改變,不會嫌棄她這個朋友不稱頭,待她一如既往,大方將她介紹給婆家人,有什麼好處還不忘分她一份,真的是位不可多得的好朋友。

「對了,妳這個月輪休有沒有哪天剛好排到假日?」阮如懿忽然發問。

「有,這個禮拜日我有休假。」

「好,那天空出來給我。」

「是可以,不過,要做什麼?」

「相親。」

「噢。」

梁欣淳點點頭,過兩秒才驀地瞪大眼,猛搖頭。

「妳搖頭也沒用,我已經先告訴梁媽,她代妳答應了。」

「怎麼可以這樣?」梁欣淳一臉慌張。「我還不到需要相親的年紀吧?」

「都過二十五了,當然需要。」阮如懿可是興致高昂。「反正我已經安排好一切,妳放心,我都幫妳打聽清楚了,那個男的真的很不錯!當天就妳和男方兩個人對看,不會有一堆親友團出現,吃頓下午茶就走人,喜歡再連絡,保證不給妳壓力。欣淳,我知道妳不想太早嫁,想幫家裡多分擔幾年家計,可是女人青春有限,妳不趁現在談談戀愛,多給別人一些追求的機會,等妳想嫁的時候沒人追,想選個老公都沒得挑,不是更慘?」

「我——」

「別我了,這件事就這麼說定。妳肚子餓了吧?我還拿了一些鬆糕來,先來吃。」

梁欣淳被好友拉著走,只能笑嘆一聲,認命記下週日的相親約定。

欸,她不是不想談戀愛,而是能讓她心動的人一直沒出現過。

別看她外表文靜端莊,像是對愛情沒什麼要求,其實內心一直期待著能有那種像小說般瞬間令她臉紅心跳的相遇,嚐嚐愛上足以令自己神魂顛倒、茶飯不思的男人,究竟是什麼樣的滋味?只是這麼少女的幻想不好意思和好友說而已。

或許,她命中注定的愛情,就只能是平淡無奇的相遇,不再懷抱浪漫期待,才能早日遇上她的真命天子吧?

老天爺,其實要多晚才能遇上真命天子都沒關係,不必在那之前隨便硬塞個男人給我湊數,真的。

梁欣淳趁著沒客人的空檔進行補貨,手忙著、心裡嘀咕著、腦袋裡也轉著,還是完全不知道該拿上天硬塞給她的爛桃花怎麼辦才好?

「欣淳,我是認真來找妳談的,別無視我。」

「我沒有無視你,你說的話我全聽見了。」

梁欣淳抬起頭,淡淡回覆身旁男人一句,滿腹無奈。

十一點整,百貨公司剛開門,她才和各櫃櫃員們一同站在櫃前向顧客們鞠躬道早,再抬頭,公司小開白桐仁已經笑咧嘴站在她面前。

然後,他一路盧到現在,一直說什麼真心喜歡她之類的話,害她尷尬到巴不得能有地洞鑽,真的很想像忍者一樣,「轟」地冒出一陣白煙,立刻土遁溜走。

「不要忙了,停下來認真聽我說。」

白桐仁看她說完又繼續工作,對他先前說的一大段甜言蜜語根本沒反應,自尊有點受挫了,懊惱得乾脆一把搶下她手上的糖果包。

「你今天放假,上門就算是顧客。但現在是我的上班時間,我有我該做的事,我沒有權利阻止你說話也不能請你離開,但至少請你不要干擾我工作。」她伸出手。「請你把東西還給我。」

梁欣淳不因為他是小開就跟他客氣,這份工作對她而言雖然重要,但也不到需要委曲求全非留在這不可的地步。

「我不是存心要打擾妳工作,只是妳根本不接我電話,我迫於無奈只能直接來櫃上找妳。」看出她有些氣惱,白桐仁連忙將糖果包還她,軟下聲調求和。「欣淳,我這次真的和前女友斷得乾乾淨淨,以後她絕對不會再來找妳,妳大可放心和我——」

「我沒有什麼不放心的。」梁欣淳打斷他的話,秀眉微蹙。「其實之前我在電話裡已經跟你說得很清楚,不管你有幾個女友都跟我無關,我和你之間只有同事關係,現在如此、將來也是,謝謝你喜歡我,但是我不可能喜歡你,這輩子都不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論家世,我是獨子,遲早會繼承這間公司,妳和我在一起,順利的話就是未來的董事長夫人,等級比妳努力想爬上的『店長』位置高更多;論學識,我是留學歸國的碩士;論外貌,路上隨便捉一個人問都會說我長得不錯,妳到底不滿意我哪一點?」

白桐仁就是不肯死心,這女人越不將他放在眼裡,越是對他的胃!

「欸。」梁欣淳長長嘆了口氣。「一定要說?」

「嗯,一定要說!」白桐仁不信她真能挑出讓自己心服口服的毛病。

「好吧。」她豁出去了,大不了另找工作。「因為我這輩子最討厭的男人有兩種,一種是見異思遷的花心大少、一種是死纏爛打的無賴,你偏偏兩個條件都符合,所以拜託你高抬貴手放我一馬,以後我們相見不如懷念——」

「呵。」

一聲輕笑自兩人身旁傳來,打斷了梁欣淳的話。

她轉頭往左一看,這才發現相隔不到兩公尺處,一位穿著筆挺鐵灰色西裝的高大男子不知道在那裡站了多久,一動也不動地瞅著她看,唇角微勾,似笑非笑的,直覺像是把她和白桐仁的對話從頭到尾聽得一清二楚,被發現還一副「旁聽」得理所當然的模樣,反倒是她先不好意思地別開眼——

呃,這種莫名其妙瞬間便輸給對方眼神氣勢的感覺,彷彿久遠以前也有過?

就連那張微帶混血兒模樣的白皙臉孔和俊挺五官,怎麼好像也有點似曾相識……

商品簡介

對他而言,與其追求女人,不如累積財富,

這樣的工作狂,只有一個女人能讓他記住!

當年她替他付了一頓飯錢,卻留下錯誤的電話號碼,

害他「不得不」把她放在心裡九年,終於又讓他遇上,

欠下的恩情總算能還,不過怎麼還就是他的事了……

她的戀愛運很奇妙,剛趕走一朵爛桃花,

卻招來一朵怪桃花,英俊的他出手幫她解決困擾,

又突然跟她算起九年前的帳,補償方式是當朋友,

期限九年,不得絕交。這是他獨創的交友辦法嗎?

且兩人才吃過一頓飯,他又改口說想跟她結婚?!

老婆給你靠
作者:香奈兒
出版社:狗屋出版社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20-02-06
ISBN:9789863289708
定價:49元
特價:5折  25
特價期間:2020-09-30 ~ 2020-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