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注,是一種資產:七件事練習法,打造富足的精神資本
cover
目錄

PART 1 從小事開始累積專注力

為什麼我就是無法專注?

多工強迫症,隱藏著我的「心靈脆弱點」

多工其實很慢:三種被忽略的「隱形耗損」

七件事練習法:專注從「日常小事」起,改變要「少量多餐」

專注力調養處方箋1:吃飯、閱讀、運動

專注力調養處方箋2:走路、通勤

專注力調養處方箋3:與人交談

專注力調養處方箋4:用手機/電腦

「7X7天」調養周期:藉滲透的力量,養成「專注體質」

專注力日常保養:主程式/背景程式法

PART 2 練習途中的自我覺察

起床一小時不要滑手機

「看到什麼做什麼」強迫症

新型「挑食」法:無痛瘦身的簡單祕方

是「體貼」,還是「自以為是」?

閱讀速度,潛藏你的「知識焦慮」

你不是吃飯快,而是對「滿足」飢渴

戒手機:取回大腦的使用權

你在交朋友,還是在「拚輸贏」?

他不「無聊」,是你「無法跟他聊」

學會說「等一下」的勇氣

為什麼,我們這麼想被「按讚」?

PART 3 這一年的意外收穫

有一種錢包破洞,叫做「難得嘛!」

「焦慮型依戀」特效藥

「不再碎念」的力量

拖延症,是在對自己生氣

軟化「生存恐懼」:我只是想和別人不一樣

整理強迫症:看見生活的無力感

精神性偏食:剪破「同溫層」的厚繭

「覺察系」購物:每個失心瘋背後,都藏有脆弱的陰影

高敏感族再進化:擁有一顆「強化」玻璃心

自律力:自由工作者的成功心法

後記:專注力,是本精神存款簿

試閱內容

學會說「等一下」的勇氣

你知道人為什麼會手忙腳亂嗎?一個關鍵原因是,我們不敢說「等一下」。

這個「等一下」跟賴在床上滑手機,媽媽叫我們去洗澡時,我們大喊的「等一下啦!」不一樣,這種等一下,是內心缺乏意願,但又不得不做的時候,所喊的一種拖延;然而真正困難的「等一下」,是我想做、也該做、但是不適合現在做,我卻無法抗拒那股衝動時,所該喊的那聲「等一下」。

很抽象嗎?舉個例子來說好了,這是發生在我練習「專注通勤」時的事。我平常通勤的時候,不是看書就是滑手機,而且滑手機的次數高得驚人,每每屁股剛找到位子坐,手馬上就反射性地伸進包包,嘴巴說「怕有人找我啊」,但心知肚明根本沒什麼急事,而且滑了一輪確定沒人找我之後,我也沒有自制力把手機放下來,而是開始滑塗鴉牆、滑新聞、百無聊賴地在不重要的臉書貼文上點讚。

但是在四十九天的練習周期內,只要當天是「專注通勤」日,我就會乖乖把手機收到包包深處,在座位上閉目養神。如果開始有戒斷症狀出現,例如下意識地又想拿手機,或是身旁的環境吵雜,想靠滑手機逃離現實的時候,我就開始用「空瓶法」──精神高度集中,讓環境聲音流進來,但不對它起反應,專心當個清澈透明的瓶子,心很快就沉靜下來。

我對這項練習上手得很快,因為本來就覺得手機負面能量很強,以前每次靜坐或閉關結束,都會很抗拒觸碰手機,當身心平靜的時候,很明顯就能感受到它的刺激性。而根據我的觀察,只要那陣子我身心狀態良好,拿手機的次數就會巨幅下滑;但如果這段時間我心情很焦慮,馬上就會反應在滑手機的頻率上。因此當實行「七件事練習法」之後,心一日一日地穩定下來,想拿手機的慾望也直線下降。

但卻有一個例外,就是刺激到「課題」的時候。

有一次,我出門搭車前才寄出一封回信。坦白說,剛收到那封信時我有點不太愉快,因為對方信裡寫的東西,跟我們之前談的不一樣,不曉得是記錯了,還是溝通有誤會。我在回信裡把「我認知的」版本重寫一遍,還盡量修飾措辭,檢查兩遍以後,自認沒問題才寄出,接著匆匆收拾出門了。

然而,當我在捷運上坐定,開始練習「專注通勤」的時候,思緒又不小心飄到剛剛那封信上。我不斷忖度,對方收到信了嗎?他看了會生氣嗎?會堅持他自己的立場嗎?可是這樣要怎麼辦,我不想接受他的版本,難不成要反悔嗎?這樣之後見面會不會很尷尬?他會不會覺得是我搞不清楚狀況?我還是先看看他回信了沒好了……

就在手又要無意識地伸到包包時,我猛然警覺:「等一下,我不是在練習專注嗎?不能看手機吧!」我把手機放回去,努力深吸一口氣,但內心隨即又焦慮了起來:「剛剛那封信我寫什麼?應該有完整表達我的意思吧?會不會口氣太衝,我剛剛是用『您』還是『你』啊──不管了啦!我還是看一下好了──」「不行啦!現在是練習時間,而且你們根本連合作時程都還沒敲定,現在看跟晚上看,有什麼不一樣啊!」

我就這樣不斷地想拿手機、又不斷勸自己放下,折騰了半小時後,自制力的額度終於用罄,當我受不了拿起手機滑開,焦慮地點進信箱後,發現裡面躺著一封簡潔有力的回信:「噢!好哦!抱歉是我記錯了,那就照你說的沒問題!」句子後面還附一個笑臉,瞬間粉碎我腦中劍拔弩張的小劇場。

我長長地吁了一口氣,這時才冷靜下來,看著玻璃窗上的倒影,覺得狼狽不堪,可也在那一刻我意識到──要發掘一個人的課題,看他失去「定力」的時候最準。

我反覆思索:為什麼平常想分心時都撐得過去,偏偏這件事會讓我「破功」?後來才發覺到,原來這件事戳到了我的「權威恐懼」。

我一直以來就是一個很懼怕「權威」的人,成長環境相當嚴厲高壓,即使現在長大了,可以自己作主、可以據理力爭,但心裡隱隱約約還是有「大人說了算」的陰影,覺得只要「權威者」翻臉不認,我就得被迫就範,根本沒有反抗的話語權。

而這次發信的對象,背後代表整個公司,年紀又比我大,所以我無意間已經投射對方為「權威者」,雖然客觀來說我們是合作關係,地位是平起平坐的,而且目前還在討論期,並沒有任何約束力,我卻焦慮到害怕得罪對方、用字遣詞句句斟酌,而且明明可以「等一下」再回,我卻恐懼到馬上就破功,非得在通勤路上就開信箱不可。

如果不是專注力練習,我壓根兒不會注意到,自己對權威的恐懼如此根深蒂固──反正一路上都在滑手機,時不時去看一下信箱也是理所當然,根本不會意識到自己對「權威」這麼害怕,害怕到不敢說「等一下」,哪怕只是在心底對自己說。

說「等一下」是需要勇氣的,尤其是刺激到我們「課題」的時候。有些人的課題不是「權威」,但可能是「不敢拒絕別人」。工作上一通電話來、主管交代一句話,就馬上放下手邊的工作,焦頭爛額地忙起來,一邊抱怨「已經夠累了還來找麻煩」。其實他要練習的,是好好跟對方說「等一下」的勇氣。

有些人可能是「看到什麼做什麼」強迫症,手頭上一堆雜事,明明可以一件一件好好做,卻偏偏要一次處理八件。去影印的路上想順便送公文,公文整理到一半又跑去請示主管案子,回到座位看到桌上有網購包裹,忍不住又手癢想拆。這種「貪多嚼不爛」的症頭,也是需要練習說「等一下」,只不過是對自己說:事情一件一件來,別把所有的事攪在一塊兒,最後一件都沒做好。

覺察自己被什麼事情分心,找出自己對什麼事情最無法說「等一下」,最後拿回的不只是專注力,還有對人生的掌控權。

「焦慮型依戀」特效藥

隨著心理學的普及,越來越多人知道「焦慮型依戀」這個詞。而所謂的焦慮型依戀,指的是在感情中,因為害怕失去、覺得自己不夠好,導致心理強烈依附對方,甚至會出現控制、疑神疑鬼、情緒勒索等行為。

而相對於焦慮型依戀的,是「逃避型依戀」。逃避型依戀者的內心深處,其實也是害怕失去、害怕不被愛,但他們反其道而行,「沒有期待沒有傷害」,會刻意從關係中抽離,覺得這樣就能夠保護自己,不會在感情中受傷。

我從第一段感情開始,就是很明顯的「焦慮型依戀者」。因為很自卑,覺得伴侶一定會喜歡上比我好的人,或是念念不忘舊愛,所以控制慾非常強,恨不得拿鍊子把對方拴在身邊,或是在腦袋裡裝監視器,追蹤他心裡有沒有閃過別人的身影。

當然這種談戀愛的方法,常常把關係搞得一團糟,加上我又特別喜歡亮眼優秀的人,偏偏這些人最不缺的,就是曖昧不明的異性朋友。因此每一段感情到最後,都是在嫉妒、爭吵、指責、恐懼之中權力爭奪,把彼此炸得傷痕累累,甚至決裂到老死不相往來。

這種互相折磨的戀愛模式,終於在修復自卑的傷口後得到了終止。而這樣的頻率,也讓我吸引到一位非常有安全感的伴侶,得以邁向一段穩定成熟的關係。

不過即使是跟這樣的對象在一起,焦慮型依戀的舊傷,偶爾還是會冒出來咬齧著傷口,傷口一痛,又會想要確定自己被關注,就像小嬰兒希望自己嚎啕大哭,爸媽就會馬上出現一樣。有陣子我心裡只要空空的,就會拿起手機傳訊息給對方,也沒有要幹嘛,就只希望伴侶能馬上回我,讓我覺得自己有被在乎。

不知道該說是幸還是不幸,伴侶恰好是個非常有耐性的人,加上工作時間彈性,總是能在最快的時間回我,又可以聊到我滿意為止。因此有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沒有意識到,自己其實是焦慮型依戀發作,才會這樣麻木而頻繁地傳訊息,耗掉一兩個小時在沒意義的閒話上,還以為自己很幸福,伴侶願意為我花這麼多時間。

奇妙的是「七件事練習法」中,沒有一樣是對治焦慮型依戀的,但是進入專注力練習期,焦慮型依戀卻會逐漸被療癒。

在練習專注力的期間,我發現即使閒下來,自己也不太會去敲伴侶,而是很自然地專注手上的事。該看書就有滋有味地看書,該做菜就好好料理手上的食物,真的沒事幹,也會去運動,去挑部影片好好欣賞。等心中真的有什麼想法,再敲對方好好分享,而不是虛耗自己和對方的時間,漫無目的地東拉西扯。

這樣過了一段時間,感情中的「幸福值」竟然不知不覺提高了──不是他變了,而是我變了。減少敲他的次數,專注在眼前的生活,反而讓真正相處的時間更甜蜜,交談更有品質。該看書的時候好好看書,聊天的時候專注聊天,兩件事都能讓精神獲得最大的修復;但如果一味期待對方安撫自己,內心的空洞不會因此而變小,反而助長焦慮型依戀。

「專注力」之所以有療癒的能力,在於它給了「焦慮型依戀者」最需要的東西──「在乎」與「關注」。而且來源不是別人,正是我們自己。

有人會問,這種方法是不是要我們「自己找事做」,就不會一直纏著伴侶陪?其實表面上很像,但動機完全不一樣。因為伴侶不理自己,只好被迫找事情做的人,就算再怎麼裝忙裝獨立,心思卻還是牢牢地拴在對方身上,委屈久了,終究還是會心生怨氣的。

但是被「專注力」療癒的焦慮型依戀不一樣,我們的焦慮,已經被當下自己給自己的陪伴所滿足,這種「獨立」是自願的,不會有一丁點委屈的感覺,甚至不會想跟伴侶索討,以證明自己被愛。

能夠用這樣的品質戀愛,能夠用這樣的品質愛著別人,雙方都是極幸福的。焦慮型依戀的特效藥,從來都不在別人身上,而是在自己身上。「專注力」是一條捷徑,讓這帖特效藥療癒自己,也治癒傷痕累累的戀情。

「覺察系」購物:每個失心瘋背後,都藏有脆弱的陰影

滑手機時保持覺知是很有幫助的,尤其當你追蹤了很多網路賣家的時候。

為了減少消費欲的刺激,近年來我已經退出很多網拍社團,避免一不小心看到什麼漂亮的衣服啊、首飾啊就手滑,只留下幾個品味很合的。平常也極力克制,沒有很喜歡就不買,就算喜歡,也會讓它在清單內待幾天,真的還是很心動才會下手。

照理來說,如果過了好幾天還這麼喜歡,應該符合「可以下手」的原則吧?許多教人克制購物的守則都這麼說的。不過如果用覺察力仔細挖掘,這種「過了幾天卻依舊怦然心動」的時刻,還是隱藏著一個盲點,至於我怎麼察覺這一切,要回頭從一副耳環開始說起。

我從小就非常喜歡耳環,連校規森嚴不准戴的時候,我還會偷偷摸摸地夾上一小顆,再用厚厚的頭髮蓋住,享受權威體制下的一絲叛逆感;長大後獨鍾大而招搖的款式,逛街也都會在首飾攤停下來,每個耳環都比過摸過一遍,三副五副地買。幾年前第一次大整理,算一算抽屜裡竟然有上百副,其中卻有超過一半以上,我根本忘記自己曾經買過。

成了少物生活主義者後,我的耳環只剩以前的十分之一,想買新的也會再三思考:這副我真的喜歡嗎?氣質真的適合嗎?有衣服可以搭嗎?有沒有相同的款式是我已經有的?通常被這樣過濾再三之後,火早已滅了大半,而真正留下來、擱了兩三天還是讓我心癢癢的,就是那些我會下單的──這流程看起來沒問題,但,這就是真正問題的所在。

如果仔細看我的收藏,會發現那些被我看上的耳環,都有一種共同的特色:招搖、大膽、氣場強烈,像是無懼眾人的眼光,扠著腰驕傲地宣告「怎麼樣,這就是我!」的氣勢。

我對於這種招搖的商品,不管是衣服、飾品還是包包,一直都非常沒有抵抗力,而且真要說起來,上升獅子的我還算滿能駕馭這樣的氣場,平常時不時又有演講、簽書會、公開活動,非常適合穿搭這些配件,也因此看到這類商品,我絲毫沒在客氣,平常克勤克儉,但對它們花錢從來沒手軟過。

直到某一天,我看到自己心儀的商家,剛上架一副完全是我天菜的耳環──設計大膽、氣場霸道,存在感穿透螢幕,直逼我的腦神經中樞。就在我差點要留言喊「加一」的那一刻,覺察力嗅出這股情緒的不對勁,警覺地把我攔下來:「你現在是怎麼了?」

「嗯?有什麼問題嗎?這副耳環我真的超級超級喜歡啊!我戴起來一定很適合,平常穿素色也很搭,而且我也沒有類似的款式,價位也負擔得起,怎麼不能買?」我滿腦子充血,只想用最快的速度把它掃進購物車。

「不是,是你這股異常激動的情緒,怎麼回事?」反覆訓練的覺察力沒有被動搖,像一個清醒的旁觀者,指出了我視而不見的問題。

我唰地一下子冷靜了下來,看著螢幕開始發呆。

對耶,我剛剛那股猴急的反應是怎麼回事?而且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以前只要看到類似的商品,馬上就會理智崩裂,就算努力冷靜個兩三天,心裡還是非常想買,就覺得自己一定不是衝動,而是真心喜歡──可是仔細一想,這股異常綿延的激烈波動,確實有說不出的怪異。

我仔細地反芻那個情緒,忽然明白了:我極度無法抗拒的東西,代表我渴望成為的人。

我一直以來都很怕自己沒有存在感、擔心自己不被看見,所以特別喜歡「跟別人不一樣」的東西──誇張的耳環越沒人戴,我越情有獨鍾,因為它讓我感覺自己跟別人不一樣。我內心有自卑的陰影,也很在意別人的眼光,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但實際上非常嚮往那種「誰在乎」的霸氣,因此任何招搖調性的商品,都被我視為一片燦爛的金箔,拚命地想摘入手裡,為黯淡無光的自己一片片敷上。

看到耳環時,那股從心底湧出的失控,與其說是真心喜歡,倒不如說是「渴望成為特別的人」在狠狠撞擊我的痛處──對啊,我就是覺得自己這麼卑微、脆弱、平凡,可是我好討厭這樣的自己,我想要變成一個霸氣、自信、無所畏懼的人,我真的好想成為那樣的人。

於是那副耳環,以及所有帶著這種氣場的商品,在內心的渲染下,就成了理所當然的投射標的。而我不但沒有自覺,還付了一筆又一筆的錢在為投射買單,甚至沾沾自喜地認為,自己買到了所謂的「真愛」。

我重新看著那副耳環,它依舊像陽光下的金葉子一樣閃耀。它真的很美、很獨特,但是當覺察力把情緒「還原」之後,我發現自己的渴望下滑到可買、可不買之間──我最後選擇不買,因為我知道買了以後,自己會下意識地依賴它,粉飾自己的自卑,但我不願意這樣做。我美麗的耳環已經夠多了,我可以運用它們好好地打扮,而不是掏錢購買更多的「假氣場」。

說到最後,「覺察系」購物的「買」與「不買」,其實沒有一定的準則。只是我們必須覺察到:「投射會放大的情緒,而情緒背後藏著脆弱。」

學著把情緒還原,才能做真正清醒的決定──拿來買需要的東西、精力用來療癒內心的陰影。而不是在瘋狂購物中吸乾了錢、燒乾了精力,卻讓心裡真正該被照料的那一面,藏在情緒背後哭泣。

商品簡介

你的「多工」是真的有效率,還是在原地空轉?

無痛的改變!只要專心投入日常7件小事,就足以重寫人生軌跡。

工作效率提升、接案更得心應手,

身材變苗條、氣場穩定、精神飽滿,

連愛情、親情、友情也紛紛產生正向變化,

這一切,都從為期一年的「專注」實驗開始!

你的一天是否從邊滑手機,邊洗臉刷牙、吃早餐開始?工作時,則開了一堆視窗同步處理報告、回覆email、用數種通訊軟體聯絡廠商,打電話問公事的空檔,還不忘抽空偷回私人訊息。

這樣一心多用的「多工模式」也曾是柚子甜的生活寫照,甚至引以為傲。直到她發現精神品質開始每況愈下,工作需要花更多時間才能維持水準,連休息都無法好好充電,才認真檢視多工造成的損害。

「拿回專注力」成了當務之急,於是她自創「七件事練習法」,從吃飯、通勤、運動、與人交談、使用3C產品等七件日常小事中,積少成多,在四十九天的練習周期內,重新累積被透支的專注力。

透過為期一年的親身實驗,她不僅成功改善工作效率、人際關係、健康,甚至還修補了長期緊繃的母女關係。專注也帶來額外的禮物──覺察力,幫助看見自己行為的盲點,並在面對亟欲改善的困境時,有能力做出不一樣的選擇。

你也想走上專注力旅程,看看人生會有什麼不一樣嗎?一起加入練習,打破停滯的現狀,為生活吹進新契機吧!

作者簡介

柚子甜

柚子甜,1987年生,商學院出身的心靈工作者。

原本是厭世的上班族,工作迷惘、感情挫敗,因緣際會接觸身心靈療癒,驚覺人生的課題幾乎都源自於內在,從此堅定踏上心靈探索之路。

28歲離職,成為女人迷womany、姊妹淘babyou駐站作者、身心靈療癒者。受益於內觀禪修,文字具有高度洞察力,擅長剖析內在盲點,座右銘是「找到心靈盲點,就能改變人生」。

粉絲專頁:柚子甜剝心事

作者自序

為什麼我就是無法專注?(摘錄)

早上八點半,手機在床頭邊響個沒完。睡覺的人迷迷糊糊地伸出手,撈起被設成鬧鐘的手機,滑開螢幕解鎖,下一步近乎無意識地,就是把飛航模式解開。

網路一接通,整晚沒讀的訊息開始湧入。腦袋還枕在枕頭上,殘存沒忘乾淨的夢,另一隻手已經滑開一個又一個的程式,等著看睡著的時候,遺漏了誰從虛擬世界傳來的訊息。

這段時間往往長達十五分鐘,有時還超過半小時。直到睡眼惺忪的腦袋被灌滿了瑣碎的資訊,才揉揉痠痛的脖子,不甘不願地下床張羅。走進廚房燒熱水的空檔,下意識地又把手機掏出來瞄個兩眼;進洗手間,坐在馬桶上的兩分鐘,也會拿起手機滑幾下;吃早飯的時候更不用說,一定是左手拿吐司,頭湊過去啃的同時,一邊歪著頭看手機上的文章。

這是我起床後的一小時,也是許多人早晨一小時的寫照。

這樣開啟一天之後,帶著充滿雜訊的腦子,我坐在電腦前打算寫稿,卻發現自己陷入困境。打開Word的同時,便順手點開網頁,這邊收收電子郵件,那邊又回朋友幾句聊天,中間還穿插去倒水、泡茶、做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把米放下去煮,甚至連衣服都丟洗衣機了,就是沒辦法好好專注在工作上。

就算逼自己寫了,效率也很差,總是會寫個十分鐘,就想撿起手機看有沒有人找我;又或者屁股坐下來了,腦子卻靜不下來,彷彿一枝斷水的筆,寫一寫就卡住,寫一寫又勾我去其他地方,最嚴重的時候,整天下來也產不出一篇文章。

如果我還像幾年前在職場一樣,大約不會感覺自己有什麼問題—辦公室裡誰不是三頭六臂?可以用肩膀接電話,用一隻手回訊息,另一隻手拿文件給同事,眼睛還瞄著手機跳出的預覽,下午進會議室,還可以一邊聽主管講話,一邊在下面回廠商的郵件。

但是幾年前的一小段時間,我不是這個樣子的。那時候我剛參加為期十天的內觀,體驗與世隔絕、徹底回歸內在寂靜的世界,我曾體會過,什麼叫做「我可以是自己腦袋的主人」。

剛開始入關時,就算待在完全安靜,無人打擾的禪堂,腦袋也完全靜不下來,發了瘋似的跳躍、嬉鬧、怒罵、催促我去做這個、聳恿我去做那個。只不過在靜坐過程中,我連一根手指都不能動,只能不斷回頭調伏躁動的思緒,因此明明只安靜地坐一個小時,心神卻感到筋疲力竭。然而當十天慢慢過去,調伏頭腦也越來越熟練,心變得越來越透明,雜念當然還是會有,但像雪落到溫暖的爐火上,瞬間消散。出關之後,我脫胎換骨變成另一個人──至少短時間內──我變成一個非常容易專注的人。

回到日常生活後,面對生活中百件雜事,我都能馬上把心收攏,一件一件乾淨俐落地處理,不再像以往一樣,任由它拖著我疲於奔命,也不會任由它誘惑我漫無目的地分心到瑣事上。

我確實地成為頭腦的主人,在那段極佳的精神高峰期,我可以非常專注地寫作,運筆時像擁有一把雪亮的刀,所有不相干的雜念都削斷,流暢地寫下自己的思想;也因為內心安定,數個月來睡得極沉而無夢,起床時神清氣爽;白天也不容易累,因為人最大的消耗正是來自內耗,當我有極佳的專注力,精力都傾注在當下的事,也就不會分散到「內心小劇場」上。

而那段時間,我也出現另一個非常大的變化:「排斥多工」。

以前的我以效率為豪,手上能同時做三件事,用個電腦可以同時寫作、回信、開網頁查資料,再時不時地拿手機刷兩下,絲毫不覺得有什麼問題。但是在出關後狀態極好的日子,反而「多工」開戰不到半小時,就會感到巨大的精神折損,非得一件事一件事來不可。例如寫完稿才開信箱,用半小時一次回完所有的信,再開網頁查資料,零碎的訊息也累積到一定量再回。神奇的是,這樣做反而花的時間更少,精神也幾乎不會累,能維持在相當好的水準。

然而這段奇蹟似的經歷,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了。大約兩個月後,這個狀態就一點一滴地褪去。因為一旦脫離了「與世隔絕」的閉關環境,繁忙高壓的都會生活,就會分分秒秒刺激我的情緒;我也不似坐在禪修墊上時,被要求只能靜靜地觀察自己,而是馬上就能起身跟著妄念走,去吵架、去偷懶、去躺在床上滑手機、在該睡覺的時候熬夜追劇。

在這個時代,即使是最日常的生活,也會一點一滴把脆弱的「專注力」腐蝕掉。而當我又慢慢變回早上起來先滑手機,一邊工作一邊回訊息,頭腦亂糟糟睡不好,內心起伏不定的狀態,就知道自己又像之前一樣,整顆腦袋浸泡在名為「散亂」的酒缸裡,醉得不能自已。

但差別在於,這次的我開始有所察覺,甚至嘗試想自救。我是一位作家,也是一位心靈工作者,「精神品質」跟我的工作息息相關,文字來自我的思想,諮詢更需要我的心靈穩定。就算退一步來說,完全不考慮工作,一顆散亂的腦袋,也直接關係到我的快樂與睡眠,而這正是對年過三十的我而言最重要的事。

我想把「專注力」找回來,想念那個「精神品質」極佳的自己,我到底該怎麼辦?

我嘗試繼續靜坐,但發現思緒散亂到某個程度,靜坐就像蹲苦牢,即使勉強坐了數十分鐘,全身還是像爬了螞蟻一樣躁動,隔天就更不想練習。又或者,我也很容易變成靜坐歸靜坐,日常歸日常,靜坐的時候很安定,但從坐墊爬起來回到塵世,還是像無頭蒼蠅一樣四處亂轉。

「為什麼我就是無法專注?」身為心靈工作者的我,開始像拿起手術刀一樣,切開自己的內心探問:「到底是什麼原因,一直在折損我的專注力?」

回想起那段參加十日內觀後的日子,那段精神的高峰期,跟現在的心神散亂相比,其中一個最大的不同,就是「多工」的嚴重程度。精神狀態極佳的時候,身心頻率較高,很容易就察覺到「多工」造成精神的巨大耗損,因此會排斥多工;然而當俗事纏身,不知不覺又養成「多工」的習慣後,頻率慢慢變得低落,連帶也難以覺察它的影響──反正本來就很亂了,散上加亂,好像沒什麼特別不同。

但為什麼明知「多工」如此耗損,我卻無法抗拒呢?科學早已證明,人腦其實無法「多工」,只能在任務中迅速「切換」,而在這樣的切換中,精神品質會因為壓力而不斷下滑,跟我的觀察正好不謀而合──但是為什麼,「理智」知道,多工的「行為」就是停不下來?

我已經不只一百次,注意到自己會一邊寫稿,一邊開網頁回訊息;一邊低頭吃飯,手又控制不住點開螢幕;或是走一小段路,也要三番兩次地掏出手機。當下即使理智想阻止,逼迫自己重回專注,卻發現行為難以控制,要不就是要花極大的力氣才能喊停,要不就是十五分鐘後,又毒癮發作般的想分心。

經過多次觀察自己和周遭的人,我終於發覺「多工」之所以難抗拒,在於它對不同的「心靈脆弱點」產生拉扯。而從這個角度分析,我把多工概略分為兩種:「無聊型」多工以及「恐懼型」多工。

「無聊型」多工:逃避無聊,無法深化滋味

我們人類是一種會下意識尋求「快感」的生物,不斷想從精神或物質上尋找刺激──甚至就算是「痛苦」也無所謂。更不用說在手機普及的現代,「快感」是躺在床上,動動手指就能獲得無窮盡的海量資源,而且還免費。

正因為「快感」如此容易被滿足,人類「逃避無聊」的程度也變得史無前例的高:吃飯好無聊,順手就拿起遙控器;搭車好無聊,下意識就掏手機;運動好無聊,不如放個平板來追劇。如果拿走手機、關掉電視,很多人會感到如坐針氈,就像維吉尼亞大學的實驗一樣,面對事情本來的面目,就已經枯燥到令人無法忍受。

這樣的人,心靈的脆弱點正是「刺激上癮」。一旦養成這樣的慣性,對任何事情就只會停留在淺薄表層,只要快感消失,就會飛快地去找其他刺激,接著又迅速感到無聊,不斷反覆折騰。

其實很多事情都跟感情經營一樣,快感消退後,要有耐性繼續深化,才會越來越有滋味,心也會越來越定。但「無聊型多工」的人,疏於培養這樣的耐性,吃飯對他們而言就是無聊地進食,通勤就是無聊地移動,運動就是無聊地鍛鍊身體,只要這件事的刺激消失,馬上就想轉去做其他事,或是不斷拿起手機找樂子。

刺激上癮,失去深化滋味的耐性,「無聊型多工」的人們,最終就只能在「無聊—找刺激」、「無聊―找更多刺激」之間疲於奔命,一點一滴折損自己的精神。

「恐懼型」多工:害怕說不,忙於應付別人的需求

相較於「無聊型」多工,「恐懼型」多工的人並不是為了逃避無聊,而是為了逃避「恐懼」。

什麼樣的恐懼呢?回想一下,我們有沒有看過有些人,做事像個木偶一樣,誰瞎扯一條線,都能讓他亂了手腳。典型的「恐懼型多工」者,工作時會一次開很多視窗,這邊忙老闆早上塞的工作、那邊應付同事寄來的郵件、主管問一聲等等開會的報表呢?就馬上忙著找檔案印。客戶發信來要報價,隔壁同事問之前的訂單資料,他又馬上放下手邊的事情,急呼呼地去找。一轉眼開會時間到了,手忙腳亂地衝進會議室,才發現主管要的報表根本忘記印……

「恐懼型」多工的人,心靈的脆弱點是「害怕說不」。無法對別人說不,無法對過多的要求說不,才會手忙腳亂地多工,沒有委婉拒絕,或至少說「等一下」的勇氣。

最麻煩的是,「恐懼型」多工者,往往不會意識到內心的源頭是「恐懼」,還以為真的是事情太多,才必須三頭六臂地救火,甚至往往有自己很能幹的錯覺。

還有另一種特別的「恐懼型多工」,會被錯當成「上進青年」。

這種「恐懼型多工」者,所有的空檔都是在吸收知識、騎車在聽英文頻道、通勤看很艱深的書,如果真心樂在其中倒也無妨,但深入探究原因,往往發現背後的心靈脆弱點是「害怕失敗」的恐懼。

「如果我不這樣做,很快就會被競爭者淘汰」、「我朋友比我用功多了,輸給他太沒面子」。恐懼型多工的學習者,他們瘋狂吸取新知的動機,並不是源自於對知識的熱愛,而是太害怕失敗。

但遺憾的是,「怕落後」、「不想輸」的恐懼型多工,總是被當成「上進青年」而倍加鼓勵,這又更加重他們「絕對不能輸」的焦慮感。於是硬邦邦、用來跟別人一較高下的知識,搖身一變成了「上進青年」的抗焦慮劑,每日和水吞服,壓下對「落後」的恐懼,並且持續餵養匱乏的優越感。

多工其實很慢:三種被忽略的「隱形耗損」

從心靈的角度去剖析「為什麼無法抗拒多工」後,有段時間,我都會勸身邊的家人朋友戒掉多工。

「為什麼要戒?事情就是做不完啊!」「一次做這麼多件事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一件一件來?」他們感到相當不解。

甚至一些堅持自己「有效率」的朋友,很得意他一次能處理八件事,卻對其中至少有五件被草草了事,事後又花了無數時間收拾爛攤子的事實,完全視而不見。

對於缺少覺察經驗的人,確實很難說服他「多工」的精神耗損,而內心沒有感覺的事情,自然沒有辦法產生共鳴。為此我開始進一步思考:有沒有可能從更客觀的角度,找出其他多工的耗損,是一般人眼睛看得見,也確實可以感覺到的?

我想起以前當上班族的情境。為了模擬場景,請各位先想像一下,這是一個上班族今天的工作:例行晨間會議、交出差報告、回覆十幾封電子郵件、審核別部門送來的核銷文件。

看起來沒有很多對吧?那我們來看看這位「多工者」是怎麼開始一天的。

走進辦公室以後,她先打開電子郵件信箱,這時候還很有效率地利用空檔,拿便當去蒸、泡杯咖啡,接著從包包翻出早餐,邊吃邊看剛剛收進來的信件。

主管這時候走過來:「艾咪你出差報告今天是最後一天交哦!下午四點以前送過來,不然我沒辦法幫你簽核。」她連忙說好,動滑鼠點開還剩一半的報告,正要敲鍵盤時,猛然想到會計說要附上交通收據,她又趕快打開手機,一邊暗忖高鐵電子票券要怎麼轉成實體收據。

滑開手機螢幕之後,她看到昨天已讀不回的朋友傳來訊息,馬上忘記要查高鐵票的事,急著想看朋友回什麼,於是順手點開,接續昨天的話題:「沒事啦!我只是想跟你說──」

到這邊為止,我已經打了將近三百字了,她看起來好像很忙,卻還是什麼正事都沒有做。照正常情況發展下去,等一下會接到別部門同事的電話,問什麼時候要回他的信,掛掉電話後,她匆匆忙忙地跑去開晨間會議,腦中又猛然想起剛剛的高鐵票,還有擔心報告四點要交,整個人又焦慮了起來,喔對了,早餐也還有一半沒吃呢!

下午為了趕時間,她開一個視窗打報告,三個視窗回郵件,一邊夾著電話問公事,四點整到了,報告還差一頁,主管又來催,前一封手忙腳亂回的郵件忘了附檔案,廠商打了三通電話來要,這時候已經瀕臨崩潰的她,終於對著電話吼:「不要再打了!你不知道我今天很忙嗎!」

這就是台灣大半「多工上班族」的每日寫照,也是過去的我。

但為什麼已經這麼「忙」,卻還是沒辦法把事情好好「做完」呢?因為我們都忽略了,多工會產生三種「隱形耗損」。

「時間/效率耗損」、「遺忘耗損」以及「情緒耗損」,都是只要人腦開始多工,就無法避免的代價。

名人推薦

AKASH阿喀許(心靈導師.靈氣師父.《阿喀許 靜心100》作者)

GiGi Huang(BiG SiSTERS創辦人)

林靜如(律師娘)

柯采岑(吾思傳媒 女人迷主編)

胡展誥(諮商心理師.作家)

張瀞仁(美國非營利組織Give2Asia亞太經理)──共感推薦

如果嫌那些「偉大」的理論書籍不好消化,但又怕「虛無飄渺」的正能量搔不到癢處,我相信這就是你一直要尋找的,溫柔而有說服力的工具書了。──AKASH阿喀許/心靈導師.靈氣師父.《阿喀許 靜心100》作者

在實際執行柚子甜的「七件事練習法」後,我才明白「慢慢來比較快」的真諦,有機會重新感受到「活著」的美好,完整體會每件事情發生的當下,以及自己跟這個世界的連結。──GiGi Huang/BiG SiSTERS創辦人

其實,要專心不難,從大家都會的事情:吃飯,開始就對了。作者教你從吃飯、聊天中學會專注,原來,只要克服你的心靈脆弱點,你就有可能一次專注一整年喔!──林靜如/律師娘

這是一個必須習慣並且大量分心的年代,本書是給當代人的練習帖,透過尋求心靈的平靜與安定,好好吃一頓飯、好好進行一次深度的思考、好好與人交談,這樣的專注,可以帶我們去比想像中更遠的地方。──柯采岑/吾思傳媒 女人迷主編

本書精準點出「為何人們總是分心」?你將會在閱讀這本書的過程中更認識自己、學會許多具體的策略,重新打造專注的能力!──胡展誥/諮商心理師.作家

雜事做了很多,正事完成的很少,重要的事更常被擺到後面。讀這本書時,周圍時間好像慢了下來,我只想好好呼吸、好好走路、好好活著。這才是生活應該有的樣子。──張瀞仁Jill/美國非營利組織Give2Asia亞太經理

如果嫌那些「偉大」的理論書籍不好消化,但又怕「虛無飄渺」的正能量搔不到癢處,我相信這就是你一直要尋找的,溫柔而有說服力的工具書了。──AKASH阿喀許/心靈導師.靈氣師父.《阿喀許 靜心100》作者

在實際執行柚子甜的「七件事練習法」後,我才明白「慢慢來比較快」的真諦,有機會重新感受到「活著」的美好,完整體會每件事情發生的當下,以及自己跟這個世界的連結。──GiGi Huang/BiG SiSTERS創辦人

其實,要專心不難,從大家都會的事情:吃飯,開始就對了。作者教你從吃飯、聊天中學會專注,原來,只要克服你的心靈脆弱點,你就有可能一次專注一整年喔!──林靜如/律師娘

這是一個必須習慣並且大量分心的年代,本書是給當代人的練習帖,透過尋求心靈的平靜與安定,好好吃一頓飯、好好進行一次深度的思考、好好與人交談,這樣的專注,可以帶我們去比想像中更遠的地方。──柯采岑/吾思傳媒 女人迷主編

本書精準點出「為何人們總是分心」?你將會在閱讀這本書的過程中更認識自己、學會許多具體的策略,重新打造專注的能力!──胡展誥/諮商心理師.作家

雜事做了很多,正事完成的很少,重要的事更常被擺到後面。讀這本書時,周圍時間好像慢了下來,我只想好好呼吸、好好走路、好好活著。這才是生活應該有的樣子。──張瀞仁Jill/美國非營利組織Give2Asia亞太經理

專注,是一種資產:七件事練習法,打造富足的精神資本
作者:柚子甜
出版社:遠流出版事業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9-12-27
ISBN:9789573286943
定價:320元
特價:79折  253
特價期間:2020-03-05 ~ 2020-04-06其他版本:二手書 73 折, 234 元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