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喜劇再解剖︰魯蛇如何變英雄?喜劇的獨特敘事結構大拆解
cover
目錄

全球影人好評推薦

臺灣版序

▎第一章|千面魯蛇

喜劇英雄的旅程

▎第二章|從走進酒吧開始:平凡世界

蛻變/初始目標/充滿缺陷或有所匱乏的關係/埋下種子/從面具到好人/初始失落/隱含的主題

▎第三章|阿呆與阿瓜……與更呆的呆瓜:喜劇角色

角色類型與原型/角色創造出……/封閉宇宙/喜劇角色的原型/純真之人/理性的聲音/獸人/神奇的渴望對象/搗蛋鬼

▎第四章|搞屁啊?我們現在已經不在堪薩斯了:喜劇催化劑

邀約/訴說真實的謊言/讓我們先聊聊《蜘蛛人》/故事會自己寫下去/不可能、不大可能/米亞的抉擇/關於主題的其他二三事/警語/實際損失

▎第五章|停!我要下車!:回應─踏入全新領域

否認/為了回歸平凡世界所採取的步驟/角色需求推動敘事/喜劇的幕後工具/獲勝:對白篇/由內而生的干擾/對全新現實的前期調適/簡單的問題與工作/新技能出現/無意間的結果/沒有成長的改變/任務、事件與期限

▎第六章|當我們混在一起:連結、盟友與敵人

意想不到的盟友與敵人/步調放慢/情感連結/卸下虛假的表面/重要物件/真正的考量點/插曲

▎第七章|這是哪來的帽子?:發現新的方向與目標

新發現的目標/無意間流露出的正向特質

▎第八章|海上迷途:斷裂

萬念俱灰/崩解的關係/重新戴上面具/拋棄一切希望/貨真價實的失去/悲劇還是喜劇?

▎第九章|你要打給誰?:衝向終點

重新邀約/成功或失敗=一線之隔/主動的主角/開誠布公、真相大白與恍然大悟/再次意識到,並重新投入修正後的目標/意外的、無意的,或不英勇的個人成長/成長的象徵

▎第十章|你一開口就征服了我:修復與慶祝

慶祝好時光……開始吧!/轉變與主題的完結/更好世界的應許/喜劇典範/如此這般……

▎第十一章|為什麼是鴨子?:快問快答

謝辭

試閱內容

第二章│從走進酒吧開始:平凡世界

讓我們先從「平凡世界」(Normal World)開始。

英雄旅程最初,我們的英雄儼然已經出類拔萃。據約瑟夫‧坎伯所寫,英雄的冒險「並非是為了發掘什麼,而是重新發現。到最後我們才知道,英雄所追求並在千鈞一髮之際所獲得的驚人力量,自始至終都存在於英雄心中。」一開始,他(或她)內在雖有著不為人知的偉大,但卻又對其尚未被發掘的優點渾然未覺。他們正如克里斯‧佛格勒所說:「準備踏入冒險的世界。」

然而在喜劇英雄的旅程裡,你的主角──喜劇英雄,並沒有所謂不為人知的偉大。你的主角離「偉大」這個詞再遠也不過了,甚至有些時候還不只如此,他對「冒險的世界」的渴望跟渴望有人一槍打死他差不多。你的主角通常是個驢蛋或混帳,或某個思慮有欠周詳的的厭世者。在《飛進未來》裡,主角被同學霸凌,身高還不夠高沒辦法和夢中情人一起搭遊樂設施;在《今天暫時停止》裡,比爾‧墨瑞是個自我中心的混蛋;在賈德‧阿帕托執導的《伴娘我最大》(Bridesmaids)裡,克莉絲汀‧薇格(Kristen Wiig)低落的自我認同導致她明知對方不喜歡自己,卻依然和對方上床。在平凡世界裡頭,喜劇英雄最初的狀態會在某個至關重要的部分有所缺陷:他們心中有個空洞,在這個世界的存在上有著深刻的、嚴重的缺陷。正如英國諧星瑞奇‧賈維斯(Ricky Gervais)曾經說過的:「沒有人想看英俊瀟灑、聰明絕頂的人用了不起的方式做了不起的事情。誰會想看這個啊?你想看的是某個傻瓜去嘗試,然後一敗塗地,在最後才獲得勝利。」

在平凡世界一開始,喜劇英雄的生命實際上是行不通的,只是他們對此一無所知!他們覺得一切都很好,他們的世界很完美。對他們來說,一切都運作如常,他們基本上也接受了現況。如果你讓主角在第一幕便開宗明義地說:「你知道嗎?我……我在做的並不是我人生應該做的事情。我很、我很、我很不快樂。」你所寫的就成了戲劇。這是因為你的角色對本身狀態愈有自覺,這些時刻就愈顯得有戲劇性。「喜劇的幕後工具」其中一項是非英雄(Non-Hero)這個概念。非英雄缺乏技能。與其把喜劇角色形塑成你所能遇見最荒謬誇張的人(我說的就是你,《哈拉猛男秀》﹝Deuce Bigalow: Male Gigolo﹞的這位猛男),非英雄單純就是一個缺乏部分,甚至全部,為了達成最終目標所需要的關鍵技能或工具的人,也可以只是渾渾噩噩地過日子。覺察力是最基本的技能之一:英雄擁有這項能力,非英雄大多數時候則顯得缺乏。

在非英雄所缺乏的技能中,其中最重要的一項就是知道(knowing),這是因為非英雄單純不會知道。也不是說他們很笨,單純就只是他們不知道,他們缺乏資訊。你給角色愈多資訊,他們就顯得愈有戲劇性、愈英勇。如果角色正在受苦受難,同時他們意識到自己正在受苦受難,並為此感到痛苦,這就是一般戲劇。喜劇裡的角色往往顯得愉悅而無知,他們會盲目地面對眼前處境,身為觀眾的我們雖然可以看見事情的來龍去脈,但他們卻無法。

相較於戲劇英雄在找到使命前那尚未成型的不悅,對於眼前重重難關、充滿缺陷的存在,以及一團混亂的生活方式,身為觀眾的我們雖可以看見,喜劇英雄卻是視若無睹。

在《今天暫時停止》裡,比爾‧墨瑞認為他唯一需要的就只是搬去比較大的城市,找個比較大的電視臺上班,我們則能看出他的內心顯得憤世嫉俗且麻木,用這樣的方式活在這個世界上,肯定稱不上成功。

馬克‧福斯特(Marc Forster)執導的《口白人生》(Stranger Than Fiction)裡,威爾‧法洛(Will Ferrell)飾演的國稅局人員缺乏彈性與自發性,徹徹底底地不思變通。

在席尼‧波拉克(Sydney Pollack)執導、曾獲十項奧斯卡獎提名的《窈窕淑男》(Tootsie)裡,達斯汀‧霍夫曼(Dustin Hoffman)是位偉大的表演指導,甚至有可能是位偉大的演員,但誰在乎呢?沒有人要僱用他,因為他是個不折不扣的混帳。當他闖進經紀人的辦公室興師問罪時,他卻沒有意識到,他本身才是自己無法在工作上取得成功的原因。

在馬克‧偉伯(Marc Webb)執導的《戀夏500日》((500) Days of Summer)裡,喬瑟夫‧高登─李維(Joseph Gordon-Levitt)機械化地寫著拙劣的賀卡;在《伴娘我最大》裡,克莉絲汀‧薇格整個人一團糟,經歷了一次又一次失敗的戀情;在《40處男》裡,男主角他,嗯……這,嗯……該死的,他都四十歲了還是名處男啊!

在喜劇英雄的旅程裡,以上就是主角的平凡狀態。

而平凡狀態根本爛爆了!

蛻變(Transformation)

所有的喜劇都會帶來蛻變,而整個平凡世界的概念,就是預備好讓主角迎接那終將到來的轉變。假如你覺得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你那友善的、平凡的主角,放進一個瘋狂的、一團亂的情境裡,然後看看一切會怎樣發展,千萬別這樣做。拿《今天暫時停止》來說吧(我一直提《今天暫時停止》,是因為這是我最愛的電影之一),在丹尼‧魯賓(Danny Rubin)寫的初版裡頭,菲爾‧康納單純就是一個鳥事不停發生在他身上的好人。等劇本過了七十頁,他和女主角麗塔(Rita)試著要找出事情的來龍去脈,但在此之前菲爾就這樣沒來由地被修理了七十頁。請不要只因為自己有本事這樣做,就拿放大鏡燒螞蟻──身為這個宇宙裡的神,就算你決定要讓約伯(Job)受苦,其中還是得要有點理由。你決定要折磨約伯,為什麼?如果他已經夠完美了,為什麼你還要蹂躪他?因為在喜劇英雄的旅程裡,我們的主角需要被折磨。《伴娘我最大》裡的克莉絲汀‧薇格需要擺脫一成不變的生活,《今天暫時停止》裡的菲爾需要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從這角度來看,菲爾頭上的神還真是相當棒,把他從時間與空間之中隔離開來,就只為了讓他成為一個更好的人。這樣的神還蠻酷的!

初始目標(Initial Goal)

另一個約瑟夫‧坎伯式經典英雄與喜劇英雄的巨大差異,是經典英雄往往會有一個在故事過程中,他或她試圖達成的重大整體目標。在英雄旅程中,英雄通常最初會有一個目標,然後他們可能成功達成目標──快樂,或是無法達成目標──悲劇。達成與否,目標還是同一個。《星際大戰》一開始,路克想要加入反抗軍。你猜怎麼著?他真的加入了反抗軍,甚至拯救了反抗軍。很多時候,最初目標也是最終目標。

這個概念在喜劇裡則非如此。你的主角在喜劇最初訂下的大部分目標,只是外在目標,這些初始目標通常顯得自私且短視,肯定沒有觸碰到他們的內在需求,角色隨著敘事經過開始有了轉變,這些初始目標也會替換成新發現的目標(discovered goals)。

在強‧托特陶(Jon Turteltaub)執導的《二見鍾情》(While You Were Sleeping)裡,珊卓‧布拉克(Sandra Bullock)就只想要過著平淡的生活;《口白人生》裡的威爾‧法洛只想要好好查帳,不要別人煩他。

在奧斯卡得獎動畫《史瑞克》(Shrek)裡,史瑞克想要什麼?他就只想要把成群的童話故事角色趕出他的沼澤,然後像過去一樣,獨自一人不要被打擾。他想要讓自己的世界回到過去的樣子──他的平凡世界。

在塞斯‧羅根(Seth Rogen)自導自演的末日喜劇《大明星世界末日》(This Is the End)裡,目標是讓塞斯‧羅根和他的麻吉們可以不用改變他們的縱慾行為,就這樣混過世界末日;在保羅‧費格(Paul Feig)執導的《麻辣賤諜》(Spy)裡,瑪莉莎‧麥卡錫(Melissa McCarthy)飾演的女主角是名情報支援分析師,她就只想要裘德‧洛(Jude Law)飾演的帥氣間諜能夠愛上她。

《40處男》裡,史提夫‧卡爾的目標單純就是起床、上班、獨自回家、獨自煎蛋餅給自己吃、打電動。對他來說,他的世界就這麼深、就這麼廣,他這樣才會感到自在,他也希望就這樣維持下去。《開麥拉驚魂》裡,小勞勃‧道尼(Robert Downey Jr.)和班‧史提勒只想拍完他們那糟糕透頂的越戰電影。對喜劇英雄來說,生命裡的一切都很好,唯一不那麼完美的就只有……

充滿缺陷或有所匱乏的關係

在平凡世界裡,主角總是會有著充滿缺陷或有所匱乏的關係。如果你在寫的劇本講的是某個幾乎要忍無可忍的小人物,你最好不要讓他們一開始便處於一段快樂的、專一的,一切都再好也不過的關係裡頭。如果你想要建構出一個有點算是魯蛇的主角,有位願意支持他或她的女友或男友,只會削弱他們的無能。你的英雄住在媽媽的地下室,自己一個人玩「龍與地下城」(Dungeons and Dragons)。女友?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吧?假如某個人酷到能夠有女友或男友,或許他們就沒有故事所需要的那麼充滿缺陷。就算他像諾拉‧艾芙倫(Nora Ephron)自編自導的《西雅圖夜未眠》(Sleepless in Seattle)男主角那樣是個好人,請確保他的關係要不有所匱乏,要不充滿缺陷。

在《西雅圖夜未眠》裡頭,男主角的妻子過世了,他既沒有其他情感關係,也不打算再追求愛情。但事實上,這件事情正在摧毀他的生活,以至於他兒子有動力打電話到廣播電臺,希望幫他另外找一個老婆。

其他充滿缺陷或有所匱乏的關係如下:在尼可拉斯‧史托勒(Nicholas Stoller)執導的《忘掉負心女》(Forgetting Sarah Marshall)裡,男主角傑森‧席格爾(Jason Segal)的酷炫女友(克莉絲汀‧貝爾﹝Kristen Bell﹞飾)在電影一開始就甩了他;在《今天暫時停止》裡,比爾‧墨瑞有點算是個爛人,所有他的關係都相當表面;《伴娘我最大》裡,克莉絲汀‧薇格的約會對象是渣到不行的強‧漢姆(Jon Hamm),對方甚至不願意留她過夜;《40處男》裡的史提夫‧卡爾沒有任何真實的人際關係,唯一有的就只有和他一起看《我要活下去》(Survivor)的一對年邁夫妻。他沒有任何親近的朋友,肯定也沒有任何女性友人。

在《大明星世界末日》裡,觀眾可以看出塞斯‧羅根與傑‧巴魯契(Jay Baruchel)之間的關係充滿缺陷。兩個人都算是在演藝圈享有一定程度的成功,對塞斯而言如此:他只要能夠瘋狂開趴、嗑藥,跟詹姆斯‧法蘭科(James Franco)一起鬼混,生活就沒有什麼問題。然而對傑來說,他雖然嫌棄洛杉磯,卻又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內心,既羨慕又渴望能和他的演藝圈同儕一樣成功。一方面,他不希望自己變成像是塞斯和詹姆斯‧法蘭科那樣過太爽的年輕電影明星,但另一方面他又非常羨慕他們兩人。無論塞斯或傑都不算是狀態良好,但即便傑相較之下更有自覺,他依舊沒有做任何事情來修補他的關係。

埋下種子

此階段實際長度從五分鐘到二十五分鐘都有可能,在此先建立主角的平凡世界,之後便是搞屁啊(WTF):電影裡的重大事件、讓一切開始分崩離析的催化劑。

在這段時間裡,你可以先種下衝突與解決方式的種子,同時設定故事的規範。向好萊塢默片年代致敬的奧斯卡最佳影片《大藝術家》(The Artist)導演兼編劇米歇爾‧哈札納維西斯(Michel Hazanavicius)在某次訪談裡表示:「你有十五分鐘的時間告訴觀眾:『這部電影的規則如下。』《侏羅紀公園》(Jurassic Park)教我們要期待暴龍出現,但如果《當哈利遇見莎莉》演了半小時後,突然有暴龍出現在電影裡,你根本不會相信。所以就這部電影來說,我們先從正確的開場字幕開始,讓所有的內容集中在同一頁裡頭,接著再選擇正確的西倫蒂納(Silentina)字體來呈現敘事字卡,一切就這樣接著下去。」哈札納維西斯將此稱為「電影的文法」,而一如寫作時的文法,本身雖然不是內容的一部分,但少了它,內容便會瞬間瓦解。

幾乎所有要在後面繼續發展的部分,都必須預先放進劇本的平凡世界裡。有個劇本寫作原則:「假如你的第三幕出了問題,問題其實出在是第一幕。」我原則上同意這句話,只不過每個有問題的第二幕,問題其實也是出在第一幕。如果你在第二或第三幕卡住或搞砸了,都是因為你沒有預先在第一幕把事情準備得宜。

如果可以的話,每件你希望發生的事情,每件你希望有所回饋的事情,都應該先在平凡世界埋下種子。上述概念的絕佳範例之一,便是《回到未來》(Back to the Future)的開場。在這部建構上巧奪天工的電影裡,每件在第二和三幕發生或有所回饋的事情,都在劇本前五至十頁便預先建立完成:主角軟弱無能的家庭、失敗的甄選、滑板等。事實上,其中有相當大的部分在片頭字幕便已出現,當鏡頭帶過布朗博士(Doc Brown)的辦公室和實驗室,你所看到的各種照片與文章,便預告著之後會發生的事情。鏡頭並沒有停下來告訴觀眾:「現在呢,請注意這個地方:三十年前,某某事情發生了。」但一切都在眼前。觀賞這部勞勃‧辛密克斯(Robert Zemeckis)執導的電影樂趣之一,便是看到第一幕所埋下的種子開花結果。一切可能在前十分鐘便已埋好,某些甚至出現在前一分半鐘。

不要到了劇本第八十二頁,才讓一位我們在此之前從未打過照面的鄰居登場,並開始解決事情。這就是天外救星,所謂的機器神(Deus ex Machina)──古希臘人會在悲劇結束時,將一位飾演某位神祇的演員降到舞臺上,以解決在前四幕裡頭困擾著其他角色的情況。如果你想要在第三幕透過閃電讓你的英雄回到未來,你就得在第一幕提到:鎮上廣場的鐘曾經被閃電打到過。只要預先設定好,任何瘋狂的想法都不會有問題。我們得要看到想法是如何種下、如何萌芽,如此一來才能享受它們開花結果的時刻。

有些時候,把每件事情都種在電影剛開始的前十或前二十分鐘裡頭並不可行,《窈窕淑男》便是範例之一。在這部電影裡,全片結束前的實況轉播高潮,是透過在第二幕帶出「犯錯、重拍、實況轉播」這樣一個概念來做設定。就這個案例來說,主角要到平凡世界之後才進入肥皂劇的世界,但重點還是愈早埋下資訊的種子愈好。

從面具到好人

其中一個你會在第一幕埋下的種子,便是我們所謂的從面具到好人(Mask to Mensch)。在一開始,你的主角會戴著面具,一個展示給他人甚至自己眼中的表象,用來隱藏他或她終究會蛻變成為的好男好女──一個意第緒語裡頭所謂的好人(Mensch)。你的角色只是在假裝,假裝沒有意識到心中有可能還有一個更好的人,當他或她在矇騙自己時更是格外成功。但在過程中,面具開始滑落,底下這位正直的、善良的人──這位好人,則漸漸浮現。有些時候你會希望觀眾能在平凡世界便一窺面具底下的好人,暗示他們可能成為的樣子,就算只是驚鴻一瞥都好。不過在平凡世界裡,我們多半看到的只是虛假的表面,也因此當你暫時取下面具以顯現出背後的好人時,請記得你的主角對此毫無所悉。

在《今天暫時停止》一開始,你不會看到比爾‧墨瑞在某一刻突然想著:「嗯,你知道嗎,假如我是一個更好的人,或許更好的事情會發生在我身上。」不會的。但在電影剛開始,當他第一次見到麗塔時,他的確有那樣一個時刻。此時電視臺臺長正在通知比爾‧墨瑞,他得去旁蘇托尼(Punxsutawney)一趟,但他可以帶著麗塔一起去。「麗塔會很討喜的。」臺長如此說。接著,比爾‧墨瑞第一次看見麗塔,此時鏡頭拉近,停留在他看著她的神情上面。沒有任何俏皮話,沒有任何憤世嫉俗的嘲諷。在這一刻,他不再是個混蛋或爛人,單純就是一個仰望著女孩的男孩。

然後這一刻就消失了。他回說:「是啦,她是很討喜……只是不是我喜歡的那種討喜。」他瞬間又變回一個混蛋。但在那一刻,你讓觀眾看見他或許可以成為的樣子,以及為什麼他們應該要支持這樣一個角色。

另一個範例則是《戀夏500日》。在湯姆(喬瑟夫‧高登─李維飾)與桑默(Summer,柔伊‧黛絲香奈(Zooey Deschanel)飾)最早的其中一次對話裡(其實是片中的第八天),她問湯姆他在賀卡公司工作多久了──

桑默:所以你在這邊工作很久了?

湯姆:差不多有三、四年了。

桑默:哇,創作賀卡是你的志向?

湯姆:倒不是,就連此時此刻都提不起勁做這件事。

桑默:這樣的話,或許你該做點其他的事情吧。

湯姆:是啊,我本來念書時是想當建築師的。

桑默:你念這個?蠻酷的耶。後來怎麼了?

湯姆:沒成功,我又得要找份工作,結果就來這裡了。

桑默:你的表現如何?

湯姆:(遞了張卡片給她)這張是我寫的。

桑默:(念出卡片內容)「今天的你是個男人了。恭賀成年禮。」

湯姆:賣得相當不錯。

桑默:我是說做為建築師的表現。

湯姆:恐怕不怎麼樣吧。

桑默:嗯,我會說你是個相當……堪用的賀卡寫手。

她走回自己在辦公室另一端的隔間。

湯姆看著她漸漸走遠,整個人沉浸在愛戀裡。

他坐回辦公桌前準備工作。但在開始工作前,他的視線落在自己畫的房屋草圖上。草圖上的日期是2001,這是他隔間牆上唯一的建築草圖。

湯姆看著辦公室另一端的桑默,受啟發開始畫下建築物的草圖,卻又很快地向內心的懷疑與自卑感屈服,把草圖抹去,揉成一團,丟進垃圾桶。在那一刻,一個稍縱即逝的片刻,我們能夠感受到湯姆可以成為的樣子,只是他隨即又戴上了千禧世代那「一點也不在乎」的面具。

初始失落(Initial Loss)

一如湯姆失去了成為建築師的夢想,許多喜劇一開始總會有著讓人痛苦不堪的初始失落,也可能緊接在其後發展下去。在《伴娘我最大》一開始,克莉絲汀‧薇格因為經濟蕭條而失去了她的烘焙坊;在迪安‧帕里索(Dean Parisot)執導的《驚爆銀河系》(Galaxy Quest)裡,男主角提姆‧艾倫(Tim Allen)是名過氣的電視明星,他主演的科幻影集多年前遭到取消,同劇其他演員對他恨之入骨;皮克斯(Pixar)動畫《腦筋急轉彎》(Inside Out)的女主角萊莉(Riley)失去了她童年的住家,以及所有的朋友,慘遭迪士尼(Disney)和皮克斯毒手的還包括了小鹿斑比(Bambi)與熱帶魚尼摩(Nemo)的媽媽,以及獅子王辛巴(Simba)與灰姑娘仙杜瑞拉(Cinderella)的爸爸。這些失落為角色增添了深度與分量,克服這些失落的過程,則為英雄最終的蛻變與(希望獲得的)勝利增添高度與重要性。

隱含的主題

在平凡世界裡,你會先提出電影的主題,透過對白做出預告與暗示,但切記不要下手太重或太刻意。(我們會在第四章多討論一點關於主題、主題與前提的關係、如何發展前提,以及兩者如何與結構交織在一起。)

舉例來說,在《今天暫時停止》裡,當角色們開車前往旁蘇托尼時,克里斯‧艾略特(Chris Elliott)問比爾‧墨瑞:「你對土撥鼠是有什麼不滿?我都連續報導燕子飛回卡皮斯特拉諾(Capistrano)十年了。」比爾‧墨瑞則以非常不經意的方式回答:「有人會看到我訪問土撥鼠,然後覺得我這個人沒有未來可言。」實際上,上面這句話就是即將發生的事件縮影。不久之後,保險業務員告訴比爾‧墨瑞:「你知道嗎,我有一些朋友完全依靠風險精算表過生活,但我個人覺得一切就只是丟丟骰子隨機發生而已。」這些臺詞不會讓你開始想:「喔,我知道這部電影想講什麼了!」但它們依舊具有主題性,能夠產生迴響與共鳴,將主題融入在戲和劇本裡頭,又不會在那裡窮追猛打。

在伍迪‧艾倫(Woody Allen)的《開羅紫玫瑰》(Purple Rose of Cairo)裡,飾演丈夫的丹尼‧愛羅(Danny Aiello)在片中不斷重複:「人生不是電影演的那樣!人生不是電影演的那樣!」這雖然明確預告了即將發生的事情(傑夫‧丹尼爾﹝Jeff Daniels﹞飾演的虛構角色會從銀幕上走出來,愛上米亞‧法羅﹝Mia Farrow﹞),但多數時候你不需要表現得如此明顯,單純只要暗示或點出主題即可。多數時候你讓觀眾自己找出連結,會比你直接開門見山地告訴他們主題為何更好一點。

在平凡世界的某個地方,在第一幕的某個地方,你只要預告或暗示主題即可。

重溫「平凡世界」

●你的喜劇英雄有怎樣的缺陷?哪些事情是你的英雄有意識到或未能意識到的?

●你的英雄的初始目標是什麼?這個目標為何是自私或短視的?

●請形容你的英雄的關係,或關係上的匱乏。

●是否有哪個片刻讓你的英雄流露出他們即將蛻變成為的角色?

●你的英雄在平凡世界的開始或之前,曾經歷過什麼樣的失落?

---------------

平凡世界的存在,不僅僅是為了設定情境與主題,更重要的是藉此讓我們認識住在你所創造的世界裡、負責訴說你的故事的,那些無比特別的角色。

商品簡介

★台灣第一本喜劇寫作專書★

夢工廠、迪士尼、HBO、索尼影業編劇顧問

多位奧斯卡、金球獎、艾美獎、編劇工會獎得主說故事導師

──好萊塢喜劇教父史提夫‧卡普蘭開課囉!──

你有滿滿的幽默、超有哏的對白、極具創意的設定,

但筆下的喜劇劇本結構為何總是七零八落?

▎喜劇的敘事結構有何獨到之處?

同樣踏上英雄旅程,傳統戲劇英雄展現犧牲使命,

不情願的喜劇英雄卻是……快逃啊! ▎

喜劇就是平凡人成為英雄的旅程!

但魯蛇要如何展開冒險、成為英雄?

結構完備、符合邏輯又好笑的喜劇如何誕生?

我們都聽過傳統戲劇理論中的「英雄旅程」,但喜劇裡頭的主角呢?喜劇本身有著別於其他戲劇類型的路數:英雄接受犧牲自我的安排,喜劇魯蛇保命第一、快速逃跑!英雄教我們理解自我,喜劇魯蛇則是和我們一起掙扎求生!這些差異如何能造就「笑」果,進而發展成結構嚴謹並引人入勝的喜劇腳本?

讓好萊塢最炙手可熱的喜劇專家史提夫‧卡普蘭帶你拆解喜劇獨有的敘事結構,梳理喜劇劇情的歷程與轉折,一起踏上喜劇的英雄旅程。本書援引豐富實例,將理論與知名喜劇作品相互參照,化繁為簡,讓你笑著笑著就懂了!無論你是想把故事說好的編劇新手或對喜劇創作有興趣的資深編劇,本書都能協助你檢視角色設定、目標召喚、劇情轉折、歸返之路等旅程中各階段的鋪陳。想寫出賣座的好劇本,想更了解喜劇電影的運作機制,讀這本書就對了!

作者簡介

史提夫‧卡普蘭|Steve Kaplan

史提夫‧卡普蘭是業界最炙手可熱的喜劇劇本與製作專家,同時也是暢銷書《超棒喜劇這樣寫》的作者。多位奧斯卡、艾美獎、金球獎與編劇工會獎得主,接受過其教導或參與其製作。曾於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紐約大學(NYU)與耶魯大學戲劇學院(the Yale School of Drama)開班授課,同時亦為HBO工作空間(HBO Workspace)與HBO新寫手計畫(HBO New Writers Program )的創辦人,以及曼哈頓笑點劇場(Manhattan Punch Line Theatre)共同創辦人暨藝術總監。

曾為夢工廠(DreamWorks)、迪士尼(Disney Animaton)、HBO、阿德曼動畫(Aardman Animation)及印度索尼影業(Sony Pictures Network India)等知名影視企業提供顧問服務,合作過的製作公司遍及全世界。除了私人指導與一對一顧問服務外,史提夫至今已向數千名學員教授其喜劇衝刺班(Comedy Intensive)工作坊,足跡遍布美國與世界各地。

史提夫與他那美麗並才華洋溢的妻子凱瑟琳‧金恩‧席格,以及兩人養的三隻貓,一同定居於加州查茨沃斯。

www.KaplanComedy.com

Steve@KaplanComedy.com

譯者簡介

呂繼先

政大企管系畢業,職涯前半曾於外商公司擔任顧問,並兼任網路影評暨古典樂雜誌專欄作家,作品散見各網路平台。後半轉職文字工作者,希望能持續耕耘編劇與專業譯者身分。譯有《超棒電視影集這樣寫》、《超棒喜劇這樣寫》(鏡文學出版)。

作者自序

臺灣版序

從問世至今,《超棒喜劇這樣寫》與《超棒喜劇再解剖》二書已經(或即將)被翻譯為俄文、烏克蘭文、法文、簡體中文以及繁體中文版本。在全新臺灣版的誕生之際,對於這兩本書能與世界各地的讀者產生共鳴,身為作者的我真是又驚又喜。

我曾經看過包含《飲食男女》和《囍宴》等臺灣喜劇,並從中得到了一個關於喜劇放諸四海皆準的觀察:不管你身在世界上哪個地方,只要喜劇講述的是關於人的真實,喜劇就會運作得宜。

我們的政治或許有所不同,我們的文化、語言、宗教、美食亦然。我們彼此有著如此多的差異,但不管我們之間存在著多麼大的不同,依舊有更多能夠讓我們團結起來的事物:我們都在生活,都在相愛(或至少試著要找到愛情),都在發怒,都在受傷,都在療傷。我們都會犯錯,會感到愧疚,都在愚昧地用盡各式各樣微不足道的方式,試著讓生活好上那麼一點──至少在我們看來好上那麼一點。喜劇講述的是身而為人的真實,而既然身而為人是放諸四海皆準的,則喜劇本身亦同。當我在觀賞《囍宴》的時候,我整個人彷彿來到了一個我從沒接觸過的世界,但在這個世界裡頭,角色的愛情、生命與傾向對我而言卻又相當熟悉。

我希望你會喜歡這系列臺灣版的《超棒喜劇這樣寫》、《超棒喜劇再解剖》,同時你也能尋得「屬於你自己版本的真實」。這兩本書問世的過程中我獲得了許多人的協助,但若你在書中有發現任何錯誤,這些錯誤是我自己造成的,要責怪也請責怪我自己一人即可。

如果你喜歡這本書的話,在此先向你送上十二萬分的感謝!我們或許能透過我的電子郵件Steve@KaplanComedy.com或我的網站www.KaplanComedy.com在線上做聯繫。我一直持續有在世界各大城市舉辦為期兩天的工作坊,我也期待有機會能跟臺灣電影產業的人面對面地進行交流。

如果你不喜歡這本書的話,那不好意思,書你既然已經買了,現在後悔太遲囉!但無論如何,我還是希望能有機會跟你搭上線,你可以告訴我我哪裡犯了錯,還有什麼比這更具有喜劇性的呢?

期待聽見你的想法!

史提夫‧卡普蘭

二○一九年九月六日,於洛杉磯

名人推薦

影評人|但唐謨、演員及選角指導|許時豪、演員及表演設計|許傑輝、政大廣電系教授|陳儒修、故事工廠藝術總監|黃致凱、導演及監製|瞿友寧──露出滿意笑容推薦

「不只是喜劇,本書清楚地敘述一個吸引人的故事『該』有的樣子。」──演員、選角指導|許時豪

「除了周星馳的電影外,中文喜劇創作者終於有參考書了!」──故事工廠藝術總監|黃致凱

「不論是想寫喜劇或研究喜劇,本書保證你笑著看完。還會在下次看喜劇片的時候,笑得更大聲,因為你『了』!」──政大廣電系教授|陳儒修

「史提夫‧卡普蘭精彩地將經典神話故事結構與角色原型,套用到喜劇類型上頭。本書讓你看見,過去用於創造出戲劇經典如《星際大戰》(Star Wars)的同一批工具,如何藉由些許詮釋上的變化,能夠運用在打造引人入勝的喜劇敘事上頭,著實讓人大開眼界。」──電影《我心屬於你》(Only You)、《女人百分百》(What Women Want)編劇|黛安‧德瑞克(Diane Drake)

「如果你想要破解喜劇的祕密,解碼器就在這本書裡!」《作家之路》(The Writer’s Journey)作者|克里斯‧佛格勒(Chris Vogler)

「喜劇不僅能讓我們發笑,還能展現出我們之中那有著缺陷卻又英勇的人性。」──好萊塢故事專家暨劇本顧問、《寫出賣錢劇本》(Writing Screenplays That Sell)與《六十秒內把故事賣出去》(Selling Your Story in 60 Seconds)作者|麥可‧侯奇(Michael Hauge)

「只要你認真看待喜劇,這本書是充滿洞見的無價之寶。」──《把劇本寫出來:編劇生涯的深度指南》(Getting It Write: An Insider’s Guide to a Screenwriting Career)作者|李傑‧蘇普(Lee Jessup)

超棒喜劇再解剖︰魯蛇如何變英雄?喜劇的獨特敘事結構大拆解
The Comic Hero’s Journey: Serious Story Structure for Fabulously Funny Films
作者:史提夫.卡普蘭(Steve Kaplan)
譯者:呂繼先
出版社:鏡文學股份有限公司
出版日期:2019-11-22
ISBN:9789869837309
定價:400元
特價:79折  316
特價期間:2020-01-01 ~ 2020-0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