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勿在此丟棄屍體(新版)
cover
目錄

序章

第一章 屍體不好丟

第二章 抵達新月山莊

第三章 一股緊張的氛圍

第四章 漂流在溪河的屍體

第五章 不在場證明

第六章 眾人的推理

第七章 雙雄對峙

第八章 砂川警部揭露意外的事實

第九章 凶手受罰

終章

試閱內容

第一章屍體不好丟

調成靜音模式的手機顯示收到簡訊。繼續和電腦螢幕比賽瞪眼遊戲(註:日本小孩玩的遊戲,互相對看,先笑的一方為輸家)看來不會有勝算,有坂香織正覺得提不起勁做事,心裡反而慶幸這通手機來的正好。她的手離開鍵盤,從制服口袋中取出手機。來電顯示有坂春佳。是妹妹啊。

香織迅速地離開這座島嶼。呃,她不是去旅行。這裡是轟動整個烏賊川市,同業界的人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大型中小企業「中島佛具」的總務部辦公室。這間辦公室的桌椅都是以課長為中心並排,形成一個經理課的「島」,香織的位置剛好藏身在角落。她離開島,為了和妹妹講電話,往廁所的方向移動。

進到獨間廁所後,香織才接起電話。對方還沒說話,香織就用警告的口吻對著妹妹說:

「春佳,我不是跟妳說過,工作時間不要打電話來嗎?」

中島佛具禁止員工在工作時間內用手機講私人電話。所以這裡的女生獨間廁所常常出現宛如電話亭的光景。

「啊,可是既然妳知道這時候不方便打來,該不會是因為發生了什麼大事吧?」

嗯,電話那頭春佳點著頭小聲地答應。然後開始聽到她夾雜著啜泣聲喃喃道:「死掉了……」原來是訃聞啊,香織開始緊張起來。

「好,沒關係,我已經有心理準備了。呃,是誰?鄉下的老爸嗎?」

有坂姊妹的老家在群馬縣,待在那裡的父親罹患糖尿病和痛風。本以為父親身體雖然欠安,但可以長命百歲,沒想到這麼早就……

『……不是的……不是老爸。』

「什麼嘛,不是老爸,那……該不會是老媽吧。」

『媽媽五年前就已經……』

「喔,對耶。」自從母親去世以來,香織便身代母職照顧妹妹──至少香織自己自負地這麼認為。「那,到底是誰?」

『不認識的人……看都沒看過的人。』

「什麼?」這時候聽到不認識的人去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妳說什麼啊,春佳,不認識人死掉,妳哭個什麼勁啊,還打來跟我說!?」

『不是啦……是我用刀子刺她……然後死掉了……人是我殺的。』

「妳先冷靜一下,春佳,說什麼蠢話啊,妳怎麼可能會殺人──。」

『是真的!真的是我殺的嘛!是我把人刺死、殺掉了!』

妹妹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歇斯底里,不斷重複。妹妹向來給人可靠的感覺,香織從沒看過她這麼慌張失措過。不,現在是講電話不算看到,可是聽到她混亂的回答,就如同親眼見到一般。香織也逐漸了解事態的嚴重性。可是,這時如果連我也跟著慌張起來,只會更加深妹妹的不安。香織為了當一個靠得住的姊姊,刻意努力保持冷靜。

「春佳,我知道了,這件事是真的。可是,妳沒有說謊吧,不可以說謊喔。說謊的話,姊、姊姊可不饒妳喔。說謊的話,妳的薪水要加值到我的西瓜卡喔(注:西瓜卡(Suica),JR東日本發行的IC儲值卡的一種,可用於搭乘交通工具或於便利超商購買東西。類似台灣的悠遊卡)。」

『姊,妳在說什麼啊,先冷靜下來……』

「這叫人怎麼冷靜地下來嘛!」沉著冷靜看來無望。不管再怎麼厲害的姊姊,聽到自己的妹妹殺了人,驚慌失措是必然的。「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對方是什麼樣的男生!」

『不是男生啦,是一個不認識的女人……,姊,妳仔細聽我說,我從頭講。』

就這樣,香織在電話上聽妹妹講完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

幾分鐘後──

「原、原來如此,是這樣啊。」

香織好不容易理解全部的狀況,深深呼了一口氣。反正,事情就是春佳用刀子刺殺了一個不認識的謎樣女人,應該沒錯。

「那麼,春佳,妳報警了沒有嗎?」

『……呃……那個……』

「還沒吧,那現在我們先見一面,靜下心來討論。春佳,妳現在人在哪?」

『──仙台車站。』

「我知道了,好,那我現在馬上搭計程車──什麼!仙台!」這個預料之外的地名讓香織啞口無言。太遠了,不可能搭計程車過去。「仙台──在岩手縣耶!」

『呃,姊,是在宮城縣啦。』

「喔,是在那邊啊!」香織的地理很爛,她腦中所認識的東北地方,朦朦朧朧地糊成一塊。「可是,為什麼妳會在仙台?妳現在在仙台,那事情是什麼時候發生的?我還以為是剛才的事。」

『嗯,有一段時間了……好像是早上十點左右……』

香織看了一下手錶,現在快要下午兩點。從事情發生到現在,已經過了四個小時。而且,妹妹沒有報警,人還在仙台。連香織都知道,這絕對不是一個明智的決定。

『姊,對不起。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變這樣。當我回過神來,發現自己人已經坐在東北新幹線的車上。因為是往仙台的車,所以就在這邊下車了。可是我完全不曉得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這時候才想到應該要打給妳。』

「原來如此,妳逃跑了。好像新聞報紙常有這種說法:嫌犯目前逃往北邊。」

『嫌、嫌犯……姊,妳太過分了吧……』

「啊,對不起,我沒有責備妳的意思啦。妳一點都不壞,當然不壞。可是選擇逃跑,好像不太妙。」

如果四個小時前可以先想到這個值得信賴的姊姊就好了。不過,現在既然她人已經在仙台,兩人不可能馬上見面商量了。

「我知道了。好,現在我們這麼做。妳先到車站附近找間旅館,安頓下來。聽到了吧,一間像樣的旅館喔,不要找霓虹燈招牌閃亮亮的那種。然後泡個澡,吃好吃的牛舌,這樣應該可以放鬆一下。春佳,身上有帶錢嗎?」

『嗯,有帶──那姊,妳呢?』

我也想現在立刻到仙台找妳,可是在這之前,有些事必須先做。

「我會先去妳家看一下情況。」

『什麼,要去我家!?有屍體喔。一片血海耶。』

「我要親眼確定妳說的屍體啦、血海啦是真的還假的。也有可能是妳看走眼。」

『這麼大的東西我怎麼可能看走眼……』

「好啦好啦,照姊的話去做就是了!」香織為了展現威嚴,斷然把話說完。「聽到了吧。先找一間旅館、泡個澡,晚餐是牛舌喔。」

『嗯嗯,知道了,我會照做。旅館、泡澡、牛舌。』

「對,這樣就對了。啊,那個春佳,我想妳應該知道,為了保險起見我還是跟妳說一次,把耳朵挖乾淨仔細聽清楚了。」

『耳朵……?』

香織語略帶威脅地低聲告訴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妹妹,給她一個十分重要的建議。

「聽請楚喔,千萬不要報警。現在才報警,妳一定完蛋的。」

和春佳通完電話的香織,離開獨間廁所,走到洗手台前。她盯著鏡中的自己,頭上綁的栗色馬尾不知何時歪了一邊。她重新調整馬尾的位置,像是在重整心情似的,並想起陷入絕境的妹妹。

春佳在電話那頭的聲音,就像小孩子一樣膽怯。這件事情給香織帶來新鮮的衝擊。怎麼說呢?香織從以前就覺得,春佳雖然是實際年齡小她兩歲的妹妹,但精神年齡跟身為姐姐的自己相比,卻毫不遜色,儼然是個成熟的大人。

事實上,從自己長大成人以來,堅強的春佳從未含淚向我求助過。大概高中時也沒有。中學的時候──呃,不會吧,好像連中學我都沒有被這麼依賴過。那,小學的時候總該有了吧。沒錯,香織記得自己還在上小學的時候,春佳確實曾經認為她是可靠的姊姊。

香織遇到附近愛欺負人的小孩子,會給他們白眼,還有趕走惡犬等等。香織還記得有一次春佳在人群中走失,到處找了很久,終於找到她時,春佳是邊哭邊跑向自己的懷抱。

沒錯,那個時候香織還可以教妹妹讀書。現在想起來簡直不可思議。因為春佳現在可是大學的法律系學生,正勤奮苦讀,而且將來的目標是通過司法考試,是一位準律師呢。而香織只有高中畢業,在佛具店的經理課當一個的平凡OL。現在的香織可以教妹妹的,大概就是中小企業裡,女性行政人員的處世之道。這些知識,對目標成為法律專家的妹妹來說一點都不重要。

而且最近香織常常受到春佳照顧。聽她發發工作上的牢騷、錯過末班電車借住一晚等,受到照顧的都是香織。像這次的情況,軟弱的妹妹向姐姐求助,實屬罕見。這種情況也是香織隱藏在內心已久的盼望。

「對,以前我都沒辦法幫她,這次無論如何一定得幫到底。再怎麼說,我可是春佳的姊姊。」

香織握緊拳頭,信心滿滿,重新回想剛才電話中的內容。

我剛才跟妹妹建議:「絕對不可以報警。」這樣真的妥當嗎?還是應該告訴她:「現在還不算遲,趕快跟警察自首,說清楚事情的狀況。」

「不,不應該這樣,這樣的話……」

事實上妹妹的行為並不是單純的殺人,應該是正當防衛──或許吧。所以,不會被定罪。可是,從她剛才說的話聽來,那個女人似乎是空手。所以,春佳用小刀刺死對方,而對方手上又沒有任何武器,有可能被認定行為過當,過當防衛──好像是這樣講。如果是這樣,妹妹大概也難逃罪責。即使法律常識貧乏如香織,也懂這個道理。更何況,妹妹因為太害怕,逃離了現場,這對警察的自由心證來說,印象也不太好。所以,如果現在老老實實地報警,妹妹一定會被定罪,雖然可能不是重罪,可是任何罪名對妹妹都會造成傷害。

「當上律師的這個夢想,也就不可能實現了……」

不,當律師的夢想幻滅也就算了。事實上,妹妹被眼前的屍體給嚇到後,無意識地逃去仙台,這種個性原本就不太適合當律師。對,春佳適合在平凡的家庭裡當一個平凡的家庭主婦。可是,春佳這次的行為,讓她連這個小小的幸福也難以實現。殺死人的年輕女性,一定會被這個社會遭以白眼。不行,還是不能把妹妹交給警察。

香織下定決心後,對著鏡中的自己,像是對著妹妹講話一般自言自語:

「沒問題的,春佳,交給姊就對了!」

商品簡介

笨蛋推理?本格解謎?

東川篤哉一次滿足,顛覆你的閱讀極限!

2010「本格推理 Best 10」優秀入圍作品

讓你心‧涼‧脾‧透‧開

警告:切勿於捷運或是任何大眾交通工具上閱讀此書

否則將有脫力大笑,或掩嘴竊笑被當作怪咖之虞

什麼?我那柔弱無助的妹妹,房間裡竟然真的有一具屍體?

不行,我一定要幫她找個隱密的地方丟掉!

有坂香織在妹妹的屋子裡看到一具陌生女性的屍體,嚇破膽的妹妹早已落荒而逃。香織得到妹妹的連絡後,決定當個堅強的姊姊,替她瞞天過海。為了完成這項任務,她需要有個人來幫忙,以及可以裝屍體的東西。正苦惱著的香織,碰巧看到窗外有個倒楣鬼完全符合這項條件……?!

名家推薦

「史上最惡搞的推理小說!詼諧、幽默、風趣,充滿動態感的逼真畫面、穿透心脾的清新風格,令人身心舒暢。」──暨南大學推理研究社顧問余小芳

「加入獨特幽默感的懸疑佳作!」

──推理作家林斯諺

「請勿在用餐時間閱讀這本作品,你可能會噎到、噴飯,並笑得在地上打滾大喊著:『東川先生,您實在太有喜感了!』」

──知名部落客Heero

「『現在忙著運送屍體的,大概只有我們了吧!』日常風景中充滿超脫常理的對話,一齣幽默荒謬的笑鬧劇,卻包含了完整而精妙的詭計!脫力系笨蛋推理五顆星推薦。」

──MLR推理文學研究會成員可可

「一連串的謎團居然可以透過一個簡單的概念做收攏,也難怪《請勿在此丟棄屍體》得以獲選2010原書房『本格ミステリ•ベスト10』。」

──MLR推理文學研究會成員心戒

「清新感十足、讓人想到山裡走走、零負擔的推理小說!」

──中國醫藥大學推理研究社公關「菜民」

作者簡介

東川篤哉

一九六八年生於廣島縣尾道市。岡山大學法學院畢業。

一九九六年於鮎川哲也所編的《本格推理⑧》首度發表作品〈半途而廢的密室〉(中途半端な密室)。

二○○二年長篇小說《密室鑰匙借給你》(密室の鍵貸します)獲選KAPPA NOVELS發掘新人計畫「Kappa-One」,正式出道,成為大受有栖川有栖好評的新銳作家。

作品風格在幽默滿點之餘,本格解謎成份卻又十份夠味,主要系列有:「烏賊川市」、「鯉之漥學園偵探社」、《推理要在晚餐後》。包括《密室正面直擊!》(密室に向かって撃て!)、《完全犯罪需要幾隻貓?》(完全犯罪に猫は何匹必要か?)、《不適合交換殺人的夜晚》(交換殺人には向かない夜)、《不學無術的偵探學園》(学ばない探偵たちの学園)等作品;另有《館島》、《再也不誘拐了》(もう誘拐なんてしない)等獨立作品。

2010年9月出版的《推理要在晚餐後》成為最佳暢銷,系列累計銷量超過三百萬冊。

譯者簡介

鄭舜瓏

輔仁大學日文系、台灣大學日文研究所畢,主修日本近現代文學。

曾於日本福岡大學交換學生一年。曾任碧湖劇場日文導覽人員、版權代理公司日文版權業務。

現就讀台灣戲曲學院戲曲音樂系。平時喜歡耽溺於故事、文字、和音樂中。

請勿在此丟棄屍體(新版)
ここに死体を捨てないでください!
作者:東川篤哉
譯者:鄭舜瓏
出版社:新雨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9-10-23
ISBN:9789862272671
定價:390元
特價:75折  293
特價期間:2020-01-01 ~ 2020-03-31其他版本:二手書 69 折, 270 元起